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玄幻我真的不想硬碰硬

玄幻我真的不想硬碰硬

斜照山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柯在家里发生变故之后,便失去了对所有事物的兴趣,如今只想经营好自家的小超市,做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可是实力却不允许。最近几天他经常做一个怪梦,梦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为了人类而战!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梦而已,可是第二天惊悚的事情发生了。街上横尸遍地,平日里乖巧的狗狗变得凶狠无比……

主角:陈柯,庄颖   更新:2022-07-16 1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柯,庄颖 的武侠仙侠小说《玄幻我真的不想硬碰硬》,由网络作家“斜照山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柯在家里发生变故之后,便失去了对所有事物的兴趣,如今只想经营好自家的小超市,做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可是实力却不允许。最近几天他经常做一个怪梦,梦中有一个声音在召唤他为了人类而战!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梦而已,可是第二天惊悚的事情发生了。街上横尸遍地,平日里乖巧的狗狗变得凶狠无比……

《玄幻我真的不想硬碰硬》精彩片段

宁州市,初云镇。

鸡鸣之时,黎明未至,陈柯正呈大字型躺在床上,被褥半遮, 露岀大片肥肉,正做着梦。

“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世界即将大变,英勇的人族青年啊,你应当站起来,为人族而战,为世界而战。

什么鬼东西,肯定是最近沙雕文看多了,做梦都想当 救世主。我是住的地方不好吗?还是吃的东西不香?

“金钱、美女、权利,一手掌握

“别介,金钱,我够用就好,不想劳心费力挣大钱;美女,女 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权利,一天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想想 都累得慌。

“你亲戚朋友即将陷入危险之境,你不想拯救他们吗?

唉,什么沙雕问题,连我现在的情况都不知道就瞎哗哗。听好了,我陈柯,已无父无母,无亲戚朋友,孤身一人,逍遥自在, 好不快活。

哼,死肥宅。

我肥我宅我快乐,

陈柯睁幵双眼,抹了抹眼角的“汗水",看了眼床头桌上的全家 福,脸上落寞之色一闪而过。

“怪得很,做这个怪梦已经做了三个晚上,每次都是这般对话 ,也是没谁了,害得我瞌睡都没睡好。"看着镜中脸上的黑眼圈, 他心里埋怨道。

收拾一下,下楼拉开卷帘门,开始陈记超市的新一天。

“小柯开门了,这几天挺早啊!

那还不是李婶家的包子给我馋得慌,一闻到这味道,就再也 睡不着了。

“就你嘴甜,颖颖,给你哥送两笼包子去。

清澈的眼眸,洁白娇嫩的脸庞,双马尾,简单干净的休闲服, 将青春靓丽的少女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哥,给。"声音清脆如流动清泉声,将早起的困意驱散干净。 陈柯提着包子,看着庄颖回转离开的身影。

美食,大萝莉,岁月静好。

这,才是生活。

我说小柯啊,你也该运动运动了,回来不到半年,你看你又变宽了不少,你要是觉得走不开,可以让颖颖给你看看店,反正她 暑假,在哪儿做作业都一样。

“得咧,我吃饱了就锻炼。"陈柯提着包子,落荒而逃,"锻炼是 不可能锻炼的,这圈肉找上他,不可轻易辜负。

这孩子,哎。"李婶叹一声,以前阳光帅气的小伙子,自从父母出意外之后,就颓废成现在这个样子,作为二十几年的老邻居,看着心里怪难受的。

咯吱,陈柯回到收银台,一屁墩坐在转椅上,转椅发岀咯吱咯 吱的声音,一手吞包,一手开电脑,新的一天幵始了,开始竞技。

肥宅有三好,游戏萝莉手艺妙。

就在陈柯全心全意投入战斗的时候,庄颖从外面跑进来,带着哭腔急声道:"哥,救救我妈妈。

陈柯一愣,抬头看向梨花带雨的小姑凉,心头一怒,谁惹我们家小可爱了,从收银台旁边,拿起扫帚,让庄颖躲在超市别出来, 然后就奔了岀去。

此时天麻麻亮,街道上几无行人,借着包子铺的灯光,能够看到几条野狗,正在扑咬向李婶。

李婶一手拿着擀面杖,一手拿着切面刀,英姿飒爽,威风凛凛,呸呸呸,是险象环生,局势危急。

现在的野狗,这么猖狂的吗?

陈柯二话不说,提着钢管扫帚,大步奔袭,行至包子铺,微喘,扫帚武得虎虎生风,将三条野狗逼退,大喘。

众野狗怒,你一个死胖子也敢和我们灵动的狗爹叫板,不想活了是不是,舍了李婶,珊牙发出低吼,冲向陈柯。

陈柯此时才看到,这些狗的眼睛,完全血红,有疯狂嗜血之色,心中一凛,这个现象明显不正常。

他下意识想起了这几天做的怪梦。

小心。”

这一走神,三条野狗立刻把握良机,扑杀而至。

李婶大吼一声,从一旁杀出。

老娘一天处理的猪肉,没有一百斤也有八十斤,还让你几条野狗给吓着了?野狗的肉不是肉?,老娘今天就做一顿狗肉包子。

两人配合默契,将三条野狗纷纷打退,手上力足,一扫打中要将其扫飞几米远,但这些野狗,受如此重力,却丝毫未伤,爬起来 继续进攻。

一来二回,彷如大战三百回合,陈柯双臂发酸,气喘如牛。

李婶倒是精神奕奕,看陈柯显疲惫之色,开口道:“小柯,这 几条狗不对劲,去你家超市。

好。"陈柯应一声,额头上已见汗珠。

两人一动,三条野狗呈围剿之势,扑杀更加凶猛。

有一条野狗咬在了李婶的擀面杖上,直接将擀面杖给咬断,好 在陈柯手快,一扫帚将这条野狗给扫了岀去。

陈柯灵机一动,一扫帚将包子铺的蒸笼打翻,雪白色的包子, 散发着浓郁的香气,跌落四方。

那些野狗却无动于衷,双眼血红的盯着他们两人。

陈柯抿了抿嘴,肉包子都这么没有吸引力了吗,难道是因为太 小?

两人只能凭借蛮力,且战且退,最后筋疲力尽的回到超市,陈柯将逼来的野狗扫退,李婶趁机将卷帘门拉了下来,转瞬就听到卷帘门上,划岀刺耳的摩擦声。

陈柯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被三条发 疯的野狗,逼得如此狼狈。心里更是诞生了这副身体真该锻炼了的荒诞想法。

妈,没事吧!

没事,还好颖颖机灵,从侧门岀去喊你哥,不然今天还真不好说。小柯,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陈柯摆摆手,"李婶,我们两家不用这么客气,你们先休息休

息,这事有点不对劲,我先报个警。

李婶一边安抚受到惊吓的女儿,一边叹道:"哎,那几条狗倒 是眼熟,平时还经常喂他们些包子,不知道今天发什么疯,突然攻击起人来了,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陈柯打开手机,拨了110,人生第一次打110,还有点小激动。

喂,警察同志,我们这

抱歉,警局所有人员都已经岀警,请你们居家,关好门窗, 做好防护措施,等待后续通知。

 


电话挂断,陈柯和李婶对视一眼,眼中惶恐、焦虑。

撕拉…

卷帘门被划开一道缝,一双狗眼出现在缝里,猩红、疯狂。陈柯脸色大变,"李婶,带着颖颖去楼上,我马上来。"李婶带着庄颖就走,陈柯去厨具区,取了几把砍骨刀,拿了两个铁锅,就往楼上跑,就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卷帘门已经被划开了很多口子。

说个笑话,狗爪子都能划开的卷帘门,狗日的奸商,连这昧心钱都赚,良心不会痛吗?

一步跨三阶,迅速登楼,关好防盗门,心里总算安稳一点,不过还是不保险,他和李婶合力,将冰箱、沙发全部搬过来抵挡在门后,这才放心一点。

妈,哥,街上死人了。

刚搬完东西,站在窗边的庄颖突然开口,声音慌张,小脸苍白

顾不得身体的疲惫,陈柯迅速来到窗边,看向外边的情形。

成百上千的老鼠,如黑色潮流般的卷向街上行人,此时正是上早班的时辰,有不少刚岀门,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打工人,被鼠潮席卷,鼠潮过后,只留下森森白骨。

嘔当,却是李婶见这一幕,脚下不稳,直接坐在地上,神色惶恐。

这些都是老街坊了,每个人都是熟面孔,没想到,最后一面却是这般情形。

陈柯同样浑身冒出冷汗,之前他们要是在外面与那三条野狗再缠斗一刻钟,恐怕也要成为这些老鼠的口粮。

将窗帘拉上,三人对视一眼,彷徨不安,世界,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撕拉,撕拉的声音,幵始在防盗门外响起,那三条狗当真是锲而不舍,然而陈柯和李婶此时的心情,已是完全不一样了。

陈柯脑海中,出现各种网文里的情节,末世、未知病毒感染、神的游戏

嗤。

一声嗤笑,在陈柯脑海中响起。

谁。

陈柯惊慌之下,大吼一声,将李婶和庄颖吓了一跳。

不待李婶询问,陈柯瞪大双眼,惊恐的看向防盗门的方向。

防盗门已经被利爪划幵,门后的抵挡物更是脆弱,转眼就被划烂。跃进来的三条野狗形象也发生了変化,体型变大,四肢变粗,皮毛光亮,爪子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光,双眸冷冷的看着他们,有一丝嘲讽。

此时此刻,陈柯他们已经闻到了死亡的味道。李婶将庄颖护在身后,脸上再现凶狠之色,为母则强。

陈柯拿着砍骨刀,一刀砍下去,野狗不躲不避,他却如砍在钢板上,野狗毫发无损,自己却震得虎口发麻。

陈柯脸色一变,对着空气大声喊道:"喂,出来,我知道你在,告诉我,怎么才能杀死这几个狗东西。

呵,你不是不愿意吗,人类与你何干、世界与你何干,你不爱财不爱权不爱美色,你无视亲戚朋友,啧,怎么了,死咸鱼死肥宅死胖子,想要翻身活命了?

放心,你不会死,至少在此时此刻不会死,我可以保证它们不会攻击你,我从来不强迫人的。

话落,三条变异野狗果然将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落在李婶和庄颖的身上。

哥,我怕。

这一声哥,喊得陈柯心肝寸断,他不由想起,半年前,父母发生意外,是李婶忙前忙后,帮他一把安排葬事,是庄颖陪在他身边,安慰着他,陪着他度过了最黑暗的时期。

你有什么条件,我都接受了,我要救她们。

想通了?

没想通,但是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也行,没想通可以慢慢想,但人死了就真的没了。记住,条件只有一个,伐天。

好。”

陈柯应了一声,却根本没有去细听对方说的话,注意力完全在那虎视眈眈的三条变异野狗身上。

不过答应的事,他也不会后悔,父亲曾教过,男人可以硬可以软,可以懒可以堕,但一旦做岀了承诺,就不能失信于人。

随着陈柯一声好,周身一疼,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钻进身体。

拿着你的菜刀,砍它们。

陈柯知道身上有所变化,闻言执刀上前,一刀砍向野狗。

面对陈柯这次攻击,野狗做岀规避的反应,野兽的直觉让它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但野狗的速度,在陈柯的眼中,变得极慢,他肥胖的身体,仿佛装上了无数个轴体、打了无数润滑油,变得灵巧、机动。

脚下一转,手中砍骨刀顺势劈下,一刀,野狗的皮肤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连骨头都被一砍而断,野狗分尸,发岀一声惨叫,落下最后一口气。

另外两条野狗见到这一幕,瞬间想逃,陈柯不给他们机会,动如游龙,欺身而上,手上砍骨刀划岀两道寒光,再斩两狗。

他们的生死危机,随着手起刀落,仿佛很轻松就解决了。

李婶和庄颖瞪着双眼,处于懵圈状态。

陈柯瞟了眼,庄颖眼中冒出星光,那崇拜之色,让他心神一振,身体一软,就倒在地上。

“小柯。

“旬

“没事,有点累,休息下就好了。

李婶,还得麻烦你,将防盗门赌上,趁着血腥味还未散幵,将血迹清洗一下,不能让这里的血腥味吸引那些变异的动物过来。

陈柯叮嘱一声,便躺在地上闭上眼睛,吸气呼气,身体的疼痛在一步一步缓解。心神则在询问,这般变化是为何。

这些动物,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怎么变得如此凶残、凶猛

宇宙公转加上此界的特殊,从末法时代进入到灵气复苏的时代罢了。简单点说,你看得那些网络小说,要在你们这个世界兴起了。

“那为何我所见,都是变异的动物,却无变异的人类?

“你怎知没有?只是人族想要觉醒,会更加困难罢了。好了,不说这些,先前我强行聚灵在你身上,让你有了斩杀变异动物的能力,但是也伤了你的身体,现在传你一篇修炼法,赶紧修炼,免得伤了根基。

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或者说,到底是什么?

呵,好奇吗?我就不告诉你?

死胖子,老子进你梦境说了三天,居然无动于衷,真当我没脾气?

一篇修炼功法进入脑海,然后对方就没声了。

石锤,应该是个傲娇鬼。

 


修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灵气复苏后,人体变得十分奇妙,浑身经脉脉络出现在脑海中,感受到空气中的一股'气‘,控制呼吸,将其引导入经脉中,按照修炼之法完成周天运行,就可以了。

按照修炼法运行周天,身体上那股疼痛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种酣畅淋漓的畅通感,感觉身体焕然一新。

哥,你做什么了,变得好臭呀。"看到陈柯睁眼,守在一旁的庄颖捏着自己的小琼鼻,很嫌弃的吐槽道。

我去洗洗。"陈柯从地上爬起来,冲进厕所,开始洗澡。

咦,身上的肉居然变紧致了些,力量也大了不少,这功法,应该有洗经伐髓的效果。

洗完澡出来,李婶已经做好了午餐,至于那三条野狗的尸体则被李婶用袋子封了起来,这种变异动物的肉,可不敢乱吃。

陈柯没想到,他短短运行功法几个周天,居然会花这么长的时间。还好这段时间没发生意外,不然就死得冤枉了。

吃了一顿饱餐,通过窗户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形,街道上空旷无人,偶尔有变异的动物路过。

这些动物比以前都大了不少,皮毛更加明艳,爪牙更加尖锐锋利,散发着凶悍、霸道的野性。

“灵气运转的方式摸熟了吗?"那声音再次在脑海中响起。

还行。

“那就去战斗。

李婶,你和颖颖躲在这,我岀去摸摸情况,我岀去之后,把门堵上,等我回来。

“小柯,你岀去做什么,如今外面那么危险。

哥,不要走。

庄颖萌萌的脸上,带着一缕哀求,让陈柯差点心里一软。

放心,你们忘了我怎么杀那几条野狗的吗,我不会走太远,就在周围转转,有这能力了,总要去看看街里街坊,看能不能岀一份力。

“那你小心一点。

陈柯岀门,李婶将防盗门的洞堵上,拿着砍骨刀,小心的戒备着。

陈柯在楼道观察了一下,并未发现一楼超市有什么异常,才岀楼道。

梦中那位大哥,出来聊聊呗。

作甚,有屁快放。

陈柯讪讪一笑,哎,不就是拒绝了你三天嘛,怎么这么傲娇。这话当然是不能说的,世界已经大变,现在轮到他讨好对方。

局势变化,由不得人,当真应了那句话,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陈柯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也没有深究,"大哥,你之前说得条件是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砰!

陈柯意识中好像有一道光影左冲右撞,让他有些头晕目眩,这就是傲娇本娇吗?

死胖子,老子是有多倒霉,会遇见你。

大哥,大哥,消消气,消消气,你看现在,正事重要正事要紧。"陈柯姿态放得很低,外面的世界想想就知道是什么样子,现在他和李婶,小妹的安全,可都要仰仗这位大佬。

哼,死胖子,听好了,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顿,好像在调整情绪,让情绪变得激昂高涨起来。

嗯,您说,我听着呢。

“讨伐天道,干死它。”

嘔当,陈柯听清楚了,脚下一个趣超差点摔倒,来不及反应,一只变异野猫突然从墙角的阴影处窜出来,他身体后仰一转,手中刮骨刀顺势一划,在空中落下一道刀光,那变异野猫落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小心点。"大佬声音低沉下来,难得正经严肃。

陈柯黑着脸,没有看那尸体一眼,抬手往上指了指,“那个天

对,那个天。

陈柯倒吸一口凉气,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本来有些话是不能现在告诉你的,但是事态严峻,你得知道你今后的敌人是谁。

“怎么说?

我说的天,和你想象中的天,虽是一物,但还是有所不同。你所想象的天,应该是网文神话传说中那般,天道无情,凡人逆天这种。

陈柯眉头一挑,难道不是?

我说的天,是天道序列。天道本无情,待众生平等,但有神编造序列,让天道按照他们的意思行事,而此界的天道序列的唯一任务,就是奴役控制此界人族或者毁灭此界人族。

陈柯手一抖,好像是个不得了的消息,神…人族祭天,得众神庇护,一瞬间,他就想到了很多神话故事。

难道蓝星以前是一位恶神的领地?

一声冷笑,“狗屁神,又何来善恶,记住,人族今日之落魄,皆为这些所谓神所导致,无需多想,你能不能修行到接触那些存在的境界,都还是个问题,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强大起来,干死天道。

陈柯一头黑线,此话说得,好像很轻松一样。

哎,真的很轻松。你要是能一日气海,两日幵藏,三日结丹,然后在我的帮助下,将天道序列剥离,真的是简单得很的事情,可惜,你半天才刚刚达到聚灵的地步,也就和那些变异动物一等变化罢了,差得太远了。

灵气复苏,序列重启,今日是它最虚弱的时候,一旦过了这个时期,它开始布局,你今后遇到的境况会越来越难。

陈柯咬了咬牙,他一个得过且过的死肥宅怎么转眼就上了对方的贼船,现在下船可以吗?

哼,死胖子,在你斩杀那几条野狗的时候,就已经被天道序列关注,如果所料不差,不久后天道序列安排的第一波袭杀就要来

了。

记住,天道序列会关注人族天骄,会生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尝试控制人族天骄,暗中培育凶兽、蛊惑人心。第二个阶段,一旦发现有人实力触发第三等序列,他就会开始将信息向上反馈,并同时开启毁灭计划,召唤时空之门,引渡其他世界进攻此界。第三个阶段,如果召唤三次失败,将启动终极计划,那也不必挣扎了,等死吧!

而天地异变,同样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灵气复苏,天地异变,众生开始进化。第二个阶段,有前古人族封存遗址开启,各个封存的异空间会现世,也是他们为后来人族留下的一些手段。第三个阶段,修行世界纳入,蓝星将冲破规则限制,岀现在修行宇宙,维度变化。

头炸开了。

陈柯眼中闪过迷茫之色,字都听清了,但是却没能完全理解,反正,就是他必须强大起来,在天道序列第三阶段来临前,将其干掉,不然的话,就只有被干掉。至于天地异变,这个没得办法,不受控制,是宇宙规则演变。

其中道理,自然不懂。

他呼唤了两声,这位大佬不再岀声,他终究还是没机会问岀最想知道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

所作所为,好像是在为人类,不,人族。

蓝星人族,好像并不孤独,前古人族遗迹,人类出现以前,蓝星还有人?

裂开了,裂开了,陈柯索性不再多想,现在,死肥宅的生活将彻底告别,今后,他有一个伟大的梦想。

为拯救世界,干死天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