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将门女仵作

将门女仵作

回马抖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法医齐冰羽穿越古代,带着两世记忆生活,她毛遂自荐,成了衙门中的女仵作。刚刚上任时,谁都不看好她,一个娇弱的小丫头,怎么敢和尸体打交道?然而,一桩桩案件接连上演,一条条鲜活的人命消逝,所有人都望而生畏,只有齐冰羽毫不畏惧,她冲锋在前,破疑案,解谜题,还死者清白,将凶手绳之以法。她用自己的实力,赢得了百姓们的敬重……

主角:齐冰羽,颜天睿   更新:2022-07-16 12:5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齐冰羽,颜天睿 的武侠仙侠小说《将门女仵作》,由网络作家“回马抖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法医齐冰羽穿越古代,带着两世记忆生活,她毛遂自荐,成了衙门中的女仵作。刚刚上任时,谁都不看好她,一个娇弱的小丫头,怎么敢和尸体打交道?然而,一桩桩案件接连上演,一条条鲜活的人命消逝,所有人都望而生畏,只有齐冰羽毫不畏惧,她冲锋在前,破疑案,解谜题,还死者清白,将凶手绳之以法。她用自己的实力,赢得了百姓们的敬重……

《将门女仵作》精彩片段

是水!

齐冰羽最后的一个意识就是,好好的一个年假为什么自己没有选择在解剖室加班,劳什子的参加这个见鬼的旅行团,叫自己可能直接变成一具巨人观提早出现48小时的水流尸。

“大人,这两人全都已经溺死,生机全无。”

周围杂乱的人生还有马嘶的声音已经很乱,齐冰羽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丢在泥泞冰冷的地上,还被随意的翻动了几下,自己死了还能有感觉?

天生不会游泳的她可以肯定自己是死了的,最后濒死的感觉和教科书上的溺毙症状如出一辙,可是为什么现在她还能有感觉?

“这件案子应该是船难事故导致的意外,你们收敛了尸体就回去吧。”一名男子的声音在和刚才的人对话,声音死板却带着装出来的威严,叫人听了有点别扭。

职业习惯使然,齐冰羽心底直接冒出一串的质问,尸源不查,现场勘探不做,最简单的大体解刨不做,直接认证意外,谁给你们的胆子!

也许是心里这份执念太过强大,趴在地上的齐冰羽猛地一口气顶上来,直接咳出几口脏水,整个人也随着这口水的排出,如同回魂一般,大口开始喘息。

“大人,这个……这个诈尸了!”身边一道声音发出难听的公鸭叫声,声音里面带着惊恐,还有快速离开的脚步声。

这一句诈尸,周围看热闹也好,办案的也罢,闲杂人等倒是把这边让出来一个不小的圈子,叫终于捯饬上一口的齐冰羽睁开眼睛可以好好的呼气几口新鲜的空气。

“你们……”嗓子发出的声音是嘶哑得分不出男女,想摔裂的破锣摩擦出的噪音一样的动静。

不是齐冰羽不想继续说下去,而是眼前这些人的装扮叫她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装束根本就是大型古装剧集拍摄现场一般,连周围的环境都落后得一点不违和。

等等,这样的场景好像出现在自己刚刚经历的梦境里面过……

“大人,他不是诈尸,诈尸是不能说话的,这人八成是还阳了!”头戴方布巾,身上穿着一件像是围裙一般衣裳的小胡子男子躲得远远的,朝着齐冰羽的方向指点。

被众人围在中间,重点保护,一身看似官袍的大人把身前一名差役推出去,“你,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那衙役单手扶着腰上的佩刀,像是给自己壮胆子一样,一步步的靠上前来,伸出来探鼻息的手直接叫恢复一点力气的齐冰羽扒拉到一边。

像是受到惊吓,衙役快速收回手,回头大叫,“大人,这是个活的,手上有点温度。”

周围一圈圈看热闹的乡民听到这话,也都大着胆子再次围拢上来,议论纷纷的指指点点。

“原来没死啊,天可怜见的,那姑娘死了这个倒是没事,八成是他害得人家吧。”

“可不,老天爷不开眼,看看这小公子长得人模狗样的,不会是谋财害命吧!”

一群差役倒是还有点自觉,上来把这些七嘴八舌看热闹,自编自演了好几个版本的无知乡民全都圈挡在外围,不叫他们再靠近。

直到这个时候,齐冰羽才从迷迷糊糊的浑噩中真正清醒,眼角的余光直接瞄到就在自己一米不到的位置,还有一具被随意摆在河边滩涂上面的女尸。

那女尸脸上已经毫无血色,但是穿着上可以看出生前也是小康之家的女子,头上和手腕上都还有一些简单的首饰,而身上的衣衫此刻有些松散,眼尖的齐冰羽眼中快速闪过一道亮光。

她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

“你不是说这两个都生机全无,死得透透的了么,怎么还能活过来一个!”那位大人是最后靠上前的,声音里面带着明显的不满,一双三角眼更是狠狠的剜了那名身穿围裙在罩袍外面的小胡子一眼。

这大热天的,本来以为已经可以快速结案,回去享受屋内的清凉,谁知道又活过来一个,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小胡子是县衙里面的仵作,在县老爷跟前多年,自然之道这人的为官之道,赶忙狗腿子一样躬身上前,“大人您明鉴,刚才是气息全无了,可能是闭住气了,这醒了案子就更好断定了。”

说着扒拉开前面挡着县老爷视线的一名衙役,指着倒在地上的女尸说道,“您上眼看,这女子发型分明还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又和这男子同船,不是在无媒苟合就是准备私奔,更可能是这男子出手故意谋害了这姑娘准备携带财物私逃,您只要把这人下到大牢,不光案情明了,还是您的一个大大的政绩呢……”

说到最后好像连自己都相信了自己的揣测,脸上眉飞色舞带着得意,想着自己还真是舌灿莲花,没准大人一高兴给自己涨了月奉都不是没有可能。

那大人也是从一脸的不耐烦转变了脸色,嘴角带上了美滋滋的笑容,还频频点头,甚是满意的模样。

“来呀,把这个疑犯先给老爷收押,回去好好审问一番结案,这女尸单独装殓等待认领。”说着就转身准备离开,心里想着升官发财的美梦。

身上还是毫无力气,齐冰羽要是现在能动,说不准就上去给这人屁股一脚,还有那小胡子,这一个个都是什么玩意儿,当案情推理就靠凭空臆想么?

男女先分分清楚好不好?微微侧头,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还真是一副标准的俏公子装扮,黏答答的长发披在自己身侧。

大脑已经开始工作,这样的装束不是自己可能穿着的,而自己为了工作方便更是一头利落的短发多年,什么时候有这一脑袋的贼毛的,自己身上真的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眼前自己马上就要背上嫌疑犯的身份,被下大狱了!

刚才短短的时间,齐冰羽就肯定了一件事,只要自己现在被下了牢房,这个傻缺大人一准有办法把刚才那个小胡子的话变成真实的,自己好不容易睁开的眼就要永远的闭上再也睁不开了。

不行,什么都不着急,最急的就是要证实自己的嫌疑,趁着现在还在外面人多眼杂,他们不敢太过分的时候!

就在齐冰羽用力的咳嗽,想清清自己气管里面的积水,至少能正常说话的时候,身后的河里面传来扑腾水的声音,还伴随几道有力的声音高声喊道……

“大人,这边还有一个活口,另外还有发现……”

山不转路转,水不转人转,齐冰羽即使身体在难受,全部精神还是集中在那边传来的每一个讯息上面,原因无他,只为了要知道的更多,利用这些消息,达成自救的效果。

刚才站在一边的几个同样全身湿透的男子快步朝着河边冲过去,齐冰羽的视线也转移过去,和岸上的人一样在看着是什么样的新状况。

一名看上去七八岁的小女孩被捞人的男子扛在肩上,小姑娘虽然睁着眼睛,但是不说话不挣扎也不动弹,身上的衣裳和头发披散,呆愣愣的看上去有点不是很正常。

而他们的身后,一名汉子用网兜拽着一名身穿短打的男子尸身,他的腹部明显有血迹不说,身体扭曲的程度更是连寻常人都能明白。

他……已经死了!


这一幕不光是暂缓了衙役抓人的步伐,更是叫人群中爆出一阵子的惊呼,这样的小县城难得一下子出现这么多的热闹可看,这可是所有围观群众的心声。

同时一名牵着一匹高头大马的男人停下了脚步,也站在后面观看着这边的骚动。

那位大人烦躁的转身,指挥着手下的仵作,“你赶紧再过去看看……这点子破事还没完没了呢!”

齐冰羽算是见识了这个仵作的本事,难怪刚才直接判定自己也是具死尸,只看到他过去翻开那具男尸的眼皮,再在他脖子动脉的位置试探了一下,不死心的还摸了摸心脏。

连身上伤口的位置都是随便的瞟了一眼,就颠颠的回来报告情况,“大人,这人已经死绝了,是被人一刀扎在肚子上死的。”

趁着刚才仵作在那边胡作非为的时候,齐冰羽已经颤颤巍巍的努力从泥巴地上站起身子,虽然身上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脑子里面有着不可克制的眩晕,但是她依旧努力维持站姿,实在是地上泥泞的叫人难受。

仵作斜眼注意到齐冰羽的动作,眼珠子一转,直接指着他的方向说道,“大人,八成这人就是被那少年灭口的,想来应该是他们搭乘船只的船家。”

人群里面那些脑洞大开的百姓又开始顺着这个消息朝下面编,议论纷纷的声音传出,还有那看杀人犯的眼光叫齐冰羽很不舒服,多年培养出来的敏锐观察力叫她感觉到只有一道带着戏谑的眼光,在那些视线中也在望着这边。

是那个比较突兀存在的骑马少年,他现在就拽着缰绳,骑在马上抱着手臂看着这边事情的发展。

“别说那么多了,先把人收押了择日再审,这些尸体全都带回去,那个小丫头应该是看到事情经过,找人问清楚了回报给本官,回府,奶奶的这天太热了。”县令擦着额头上面流下来的汗,不耐烦的随口下达命令,转身就准备走人。

齐冰羽冷下脸来,面对走上前想要把她压起来的两名官差断喝,“你们给我住手,这些尸体也都不能这样搬运!”

一声带着女子音调的娇喝,再次叫现场炸了锅,那些揣测这人拐带少女,杀人夺财谋害船家的人都惊讶不已,原来这个皮相不错的少年郎是个女娇娥啊!

那刚才的推论,还有仵作的话不就全都站不住脚了?

县令也是疑惑了一下,瞪了那个仵作一眼,这都是什么事,这一下子案子就瞎了,哪还有那么好结案,定个情杀就能过去的。

“大人这尸不能这么验,会叫亡者含冤,阴魂难平的。”

没等那个仵作横着眉毛插嘴,齐冰羽快速的继续说道,“大人,这仵作男女尚不能分,死因未查,疑点众多怎可就此草率武断死因。”

对于这个仵作,齐冰羽坑起他来一点都不觉得亏心,这是什么手艺,还敢拿出来在自己面前丢人,要是这样的人之前放在自己手下做事,别的不说,用不了半天,保准叫他铺盖卷都不要了直接滚蛋,什么玩意,一点职业素养都没有。

身为二十一世纪出色的法医官,齐冰羽对于这些很是有点子底气,古有宋慈蒸骨验伤,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败类混迹在这个神圣的职业当中。

好在这位大人也是个耳根子软,好忽悠,叫齐冰羽的几句话也是说的心中摇摆,他考虑的还是自己在百姓中的威信问题,要是真因为这事出了不利于他的流言,不光是对升迁毫无助益,更会挡了自己的官途啊!

“听你这小丫头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好,那本官就给你个机会,你说说你的看法,别说本官太过武断叫你心中不服。”那官员现在多少有点骑虎难下,只得叫身边的衙役给自己搬来把椅子,放在树荫下面准备听这个女扮男装诈尸的丫头能说出什么来。

仵作心虚的小跑到县太爷身后,小心的陪着笑脸,“大人呀,这一个女子怎么懂得我们仵作的这些事由,您这也太随和,任她胡来咱们不好和死者家属交代不是,再说天气这么热,这尸首没多久就有味道了,再冲撞了您的官运。”

县官脸上边沿变色,这个仵作也是个巧嘴的,知道说话说重点,找别人的软肋下手,可惜他遇上的是齐冰羽……

只见她朝前走了两步,学着电视剧里面看到的样子躬身行了一个男子的礼,这和她现在的装束倒是很搭配,却叫周围人觉得怪怪的,刚才声音明明就是女孩子啊。

“大人!”现在她的声音清淡,听不出太大的情绪波动,却带着安定人心的自信,“不用多久时间,我就可以给您一个完整的验尸报告,另外还能简单的梳理一下案情,证明自己的清白。”

“验尸报告?”这是什么玩意?县官在这个位子上混了快三年了,还真是第一次知道这么个说法,有点好奇的看着齐冰羽。

“对,就是尸单,详细准确的尸单!”齐冰羽现在十分清醒,闲暇之余刷剧一般刷的也都是和法医相关的剧情,对于这些类似的叫法还不是很陌生。

“你也是仵作?不对,你是尸婆?!”看这个架势,这么个小姑娘还准备亲手检验尸体,倒是叫热的汗流浃背的县官觉得有点意思。

这个时代男女大防还是比较严谨的,仵作一般检验的都是男尸,而检验女尸的时候,稍微有点底子的人家都会花点小钱请尸婆出手。

齐冰羽先是一愣,下一刻已经明白这人口中尸婆的意思,但是她很不喜欢这个称呼,站直腰身,尽管一身湿透的狼狈,但是依旧自带一身风骨,眉间还带着女子少有的英气,朗声说道,“大人,我更愿意您称呼我法医,协助执法,声张正义的医者。”

也许是齐冰羽现在的气势很唬人,那县令居然鬼使神差的点点头,“不管你叫什么医,你刚才既然说了,那本官就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要是没有结果就休怪本官法不容情。”

那仵作听到这话,居然还当真的颠颠点上一株香插在一边,他心里可是一点都不相信,这样一看就没过双十年纪的小丫头能有什么尸婆的本事,他倒要看看今天谁比较丢脸,敢在这里质疑他的可信度,叫他以后还怎么在衙门里面混。

不带丝毫的犹豫,齐冰羽直接撕下自己狼藉的衣摆布料,系在自己的口鼻之间,转身大步就朝着岸边停放着的两具尸体而去。

旁边被救起来的小孩子还傻站在尸体旁边,齐冰羽轻声对着她说道,“娃娃,转过头去,我不会叫他们枉死。”


那自从被捞起来就没有任何反应的孩子倒是很意外的听了齐冰羽的话,也没有走远,只是原地转身,用后背对着地方的尸体,就那么站着。

齐冰羽率先走近的是那具女子的尸体,现在是在野外,周围还有很多好事的村民,她并不希望这个姑娘在死后还这样没有尊严,也不着急检查什么,而是在周围打量起来。

这个小胡子仵作没有什么本事,出门的排场倒是不小,一边的地上出了一个大木箱子里面放着简陋脏兮兮的工具之外还有文房四宝和裹尸的白布。

带着嫌弃,齐冰羽直接在里面找到两把看上去还能派上用场的小刀,她这个动作倒是叫一边的仵作差点没笑歪了嘴,真和自己想的没有出入,这丫头完全就是在打肿脸充胖子,这样的尸体根本也用不上那两把骨刀好么!

而齐冰羽根本不受任何影响,直接走到两颗挨着不远的树前,抖开裹尸布,用刀子当成了钉子,把布钉在了树干上面,当成阻隔视线的简易克难帘子,才开始正式的面对脚边的女子尸身。

一件件衣裳被脱下,一个个位置被检查,连口腔和牙齿包括下体以及脚趾都没有丝毫放过,这是多年从事法医形成的习惯,死者留下的线索可能存在任何一个叫人意想不到的位置。

法医的工作就是要找到这些,死者想要告诉世人的东西!

习惯性的在工作暂时完成的时候,把死者的衣冠整理整齐,她想要证实的东西已经在刚才的检验程序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走出帘子直接开始拿起毛笔奋笔疾书。

感谢之前的授业恩师,总是抱怨自己火爆的脾气不适合做法医和死人打交道,摁着她脑袋叫她学了很久的毛笔字,现在才可以不用写出一纸的蚯蚓叫人侧目。

被衙役接过,递到县官大人面前的真的是一张可以称之为十分详尽的尸单,漂亮中带着洒脱的梅花小楷叫人眼前一亮,倒是叫这位大人真的仔细看起上面齐冰羽写出来的哪些内容。

一看之下,这位大人是再也坐不住了,上面的文字刚看完就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快步走到齐冰羽面前,“这上面写的字字属实?”

“大人可以再请尸婆前来查验。”自己的判断齐冰羽是完全有这份自信的,是不是属实也不是自己说了别人就会相信。

那位大人手中的尸单被那小胡子拿过去,也看了起来,上面的内容叫他有点心惊,“大人,咱们这附近没有几个尸婆,要不小的再帮着看看?”

县令也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是再叫这个不靠谱的仵作参和,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要知道一但有这样的冤假错案这样条理清晰的被呈到上面,自己别再奢望官途亨通了,能保得住吃饭的家伙才好。

当即就命令衙役,不管多远赶紧找一个口碑好的尸婆过来验证尸单上面的信息,一切安排就绪还殷勤的走到了齐冰羽的身边,神情和蔼丝毫没有刚才的不耐烦和傲慢。

笑眯眯的问道,“小姑娘的本事了得啊,是不是哪位大家提点过,或者师出名门啊?”

当朝也是有几位做的比较出色的仵作,更是把手艺世代传承,不宣于人,就是不知道这个姑娘是哪家的,县令也是怕真的遇到得罪不起的人,才有此一问。

“您不用问我的师承,现在这张尸单您已经看过了,另外一具男尸我也想细致的看看,不知道大人准许否。”齐冰羽尽量用自己那少得可怜的文言文知识把自己的意思表达清楚,还多少端起来一点姿态。

对于这个请求,县令哪有什么意见,简直求之不得,这位看上去年纪不像已经出阁的姑娘自己都不计较男女大防,他有什么好计较的,这次直接没等人家自己动手在树上定裹尸布,直接喝令几名衙役用大草席子给搭建了一个建议的围挡出来。

齐冰羽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别说自古医者父母心,她一个现代社会身经百战的法医什么没有见过,直接大步朝着未到后面而去,顺便还把放在一边,那名小胡子仵作的工具箱给顺进去。

就在衙役拖着上气不接下气的以为白发苍苍的尸婆到达现场的时候,齐冰羽的第二份尸单已经交到了县令的手中,这人确实是被利刃伤及脾脏,导致内部失血死亡。

两人都是不是溺水身亡,这就是齐冰羽最后的结论,而作为一名法医她想到的可是比别人都多很多,因为她也结合了之前脑中闪过的几个画面,肯定了一件事情。

围观的人有增无减,显然是这边的动静引来的关注,那名尸婆早就知道自己被带来需要验证的事情,进去没有多久时间就已经走出来,恭恭敬敬的朝着大人行礼,“大人,那位女子尸身确实已经有三月有余身孕。”

“那你可看出她是怎么死的?”县令问完这句才想到齐冰羽也在旁边,有点不好意思的转头对她尴尬的笑了一下,现在在县令心中,这位已经被定义为那些仵作大世家得罪不起的人物了。

刚到的尸婆自然不知道这些,她倒是还算有点子见识,回答道,“大人,那女尸看上去全身湿透,身上带有水草杂物,但是摸胸腹并没有喝进去太多的水,所以并不是表面上淹死那样简单。”

得到这样的答案,县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知道刚才都是自己衙门里面那个现世的仵作乱来一气,差点就叫自己背上一个这么大的黑锅,当即就有些后怕。

围观的群众终于听到了劲爆的消息,真是没想到啊,原来不是淹死的,还有其他的转折,真是越来越好看的发展,简直比茶楼里面说书的故事都精彩不少,兴致也更是盎然。

现在他们看齐冰羽也不像是之前看杀人犯的眼神,而是带着崇拜,纷纷多嘴多舌的问她,“姑娘你是不是之前都看出来了!真是有本事啊,和我们说说到底咋回事呀!”

“是啊,和我们说说呗,你一看就是有大本事的,那个刘老四原来就是鼻子里插大葱在装象啊,平时咱们大伙可没少叫他糊弄,看看今天就差点叫他冤枉了好人不是!”

县令虽然是一县的父母官,却也不敢太过强硬,只能陪着笑也顺着大伙的话说,“这位姑娘,本官现在也还有很多疑问,既然这次赶上您出手了,就索性在这里设立公堂,叫百姓也明白一下个中曲折,给您洗清冤情可好?”

他也是难得,什么时候和一个仵作这样低声下气过,现在不得已只能用这样的语气和人说话,实在是他为官多年深知一个道理,就是老百姓的嘴黑的也能说成白的,更能把没有的说成有的。

今天这件事情,也只能这样处理,才能叫大伙知道,错在那个不靠谱的仵作刘老四,而不是他这个县老爷不作为!

此时那个小胡子的仵作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猫着去了,人影子哪里还能找到一丝,连一边他自己插在泥地上面的香都不知道被谁一脚丫子直接踩到泥里。

齐冰羽努力半天的结果总算是看出了效果,而人群中出了那个比较突兀的骑马上年之外,还有一个很眼熟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如果不出意外,今天真的可以帮着这位县老爷在这里就把这个案子直接完结。

她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被阳光脱得有点长的影子,再抬头是严重已经没有了犹豫,“好,既然您这样说,那咱们就在这里开一个临时公堂,大人您请上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