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摄政王妃要躺赢

摄政王妃要躺赢

六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军医夏子安,一朝不慎,不幸身亡,再次睁开眼睛,她穿越千年,重生古代相府嫡女身上。原主身份尊贵,却是十足的草包,渣爹不疼,庶母陷害,被逼嫁给残暴成性的摄政王慕容桀。嫁过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夏子安匆匆做了决定。王府大院,危机重重,她凭借手中医术,逐一化解,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某人看在眼里,慕容桀对她上了心,也动了心。

主角:夏子安,慕容桀   更新:2022-07-16 12: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子安,慕容桀 的武侠仙侠小说《摄政王妃要躺赢》,由网络作家“六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军医夏子安,一朝不慎,不幸身亡,再次睁开眼睛,她穿越千年,重生古代相府嫡女身上。原主身份尊贵,却是十足的草包,渣爹不疼,庶母陷害,被逼嫁给残暴成性的摄政王慕容桀。嫁过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夏子安匆匆做了决定。王府大院,危机重重,她凭借手中医术,逐一化解,却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某人看在眼里,慕容桀对她上了心,也动了心。

《摄政王妃要躺赢》精彩片段

“本宫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嫁还是不嫁!”粗暴冷冽的男声在夏子安的耳边炸开,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男子俊美却狰狞的面容。

身上有尖锐的疼痛,脖子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掐住,胸腔像是要炸开一般难受。

她眸色一凝,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她记得自己被上司出卖,身中五枪,已经死了的。

脑子里顿时倒灌进一些记忆,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子安还没回过神来,脸上便遭了狠狠的一记耳光,直打得她昏头转向,眼冒金星。

嘴里一阵血腥的味道钻上来,她吐了一口鲜血,感觉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她陡然抬头,狂怒在眸子里焚烧,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方才原主被乱棍杖打魂归西天,她才得以穿越在原主身上复活。

“回答本宫,你嫁不嫁给梁王?”

又是一声愤怒的质问,伴随着一记狠辣的耳光,打她的人,是当朝太子慕容桥。

一道绿色的身影扑过来,拉开了慕容桥,哭着说:“殿下,不要为难姐姐了,父亲那日虽然醉酒,确实错应了将我许配给梁王殿下的。要姐姐代嫁确实为难了她,再说,姐姐心里也一直思慕殿下您,您这样逼她,岂不是要把逼死吗?”来人梨花带雨,一副娇弱的模样,正是夏子安的庶妹夏婉儿。

慕容桥见状,十分心疼,当即放开子安,改为虚扶着夏婉儿。

空气迅速回到子安的胸腔,她大口大口呼吸,驱散了死亡的气息。

子安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站立不稳,双腿一软又倒在了地上,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和这两人的对话让她立刻判断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原主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在一个月前与梁王殿下饮酒,醉酒之时答应了梁王殿下迎娶夏婉儿的要求。

丞相酒醒后后悔不已,他平生最宠爱妾室玲珑夫人所出的庶女夏婉儿,怎么可能真的舍得将她嫁给残暴的梁王?

夏婉儿也哭闹着不肯嫁,因为,她早与太子情投意合,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

丞相不得已,便逼嫡女夏子安代嫁给梁王。

夏子安虽是嫡女,在丞相府却从未享受过嫡女的尊荣,她的母亲更是被丞相厌弃。

原主夏子安自然不肯同意待嫁,夏婉儿便向太子慕容桥哭诉。

方才在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一一灌入子安的脑子里,慕容桥不仅和丞相府的人一起逼迫她嫁给梁王,还对她用了刑,她甚至能听到原主夏子安临死前的哀求和她死前那漫天的血腥。

夏子安怒火丛生,慕容桥便轻蔑地看着她,一脚踹了过来:“凭你也配思慕本宫?呸,你这样的货色,便是送给本宫做妾,本宫也不会要你。”

夏子安本就受了刑,这一脚毫不留情,踹得她一口鲜血吐出,她握住双拳,眼底狂怒越发炽盛。

她试图站起来,但是,身上受的伤太重,甚至连动一下,身体都撕裂般的疼。

夏婉儿柔柔弱弱地上前,一脸内疚地继续道:“姐姐,对不起,我曾答应过你,不会对太子殿下有非分之想,可是,情之一字,实在让人无法控制,我越是压抑对太子殿下的思念,这份思念便越深,越无法自拔,恕我不得不无视您对我的警告。”

夏婉儿表情实在是楚楚可怜,但是夏子安却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慕容桥大怒,“你竟然敢阻止婉儿与本宫在一起?你这种女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夏婉儿连忙拉住慕容桥的手,哽咽道:“殿下不要怪姐姐,本来做妹妹的就不该与姐姐争,是我的不是,是我没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慕容桥道:“婉儿你不要再说了,你就是心肠太软,才会一直被她欺负。”

夏婉儿看着底下狼狈不堪的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阴毒,却用哀求的语气道:“姐姐,求你成全我与太子殿下吧,妹妹会一辈子记得您的恩德。”

子安吸着冷气,冷冷地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表演恩爱,心头觉得厌烦不已,她在现代是特工组的军医,来往皆豪爽痛快之辈,不屑与这种勾心斗角矫情恶心的人说话。

她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告诉她,梁王腿有残疾,且他生性残暴,虽没娶正妃,府中却有十余名姬妾,而且,听闻这些姬妾有半数都残废了,可想而知,她们在王府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原主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不愿意嫁给梁王。

子安忍住疼痛,用尽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拿我一生的幸福去成全你吗?你真不要脸!”

慕容桥闻言,陡然大怒,看向廊前坐在椅子上的夏婉儿之母玲珑夫人,“还不打更待何时?”

玲珑夫人一直都在看着,她心中着实焦虑万分,如果夏子安不答应,自己的女儿婉儿便要嫁给梁王那个恶鬼了,今日太子前来施压,她本以为夏子安会答应,却不料三番四次用刑,就是不肯松口。

如今听得殿下的吩咐,她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愤怒,厉声道:“来啊,给我打,狠狠地打,打到她答应为止。”

玲珑夫人一声令下,两名粗暴的下人便摁住子安,棍杖声声落在夏子安的背上,直打得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八年特工生涯,练就了她钢铁一般的意志,她咬着牙关,承受着原本不属于她的耻辱与痛打,一口口的鲜血从嘴里溢出,背上的棍杖几乎要把她所有的骨头都打断。

玲珑夫人与慕容桥都没想到夏子安会这般的口硬,玲珑恼火至极,也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威仪,疾步下来,一手抓起子安额前的头发,用力地把她的头拽起来,恶狠狠地道:“你若不肯答应,便是自寻死路。”

子安呸了一声,满口的鲜血吐在玲珑夫人的脸上,玲珑夫人怒极,拽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脑袋狠狠地摁在地上,用脚踩在她的后脑勺上,“我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慕容桥冷声道:“还与她废话什么?她若不答应,便按照丞相之前的计策,以通奸之罪,把她母亲休出去,且看那袁氏以这等不堪的罪名被休出府去,还能不能活下去。”

子安心头狂怒,狂怒之中,夹着一丝心痛,这不是属于她的情感,这是原主留在大脑和心里的情感,可以想象,原主死前,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的母亲袁氏。

昏沉中,子安只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明日就是婚礼了,再打伤一点,昏迷中抬上花轿去,梁王要的只是相府嫡女为王妃,至于她日后是残疾还是毁容,梁王不会管。”

子安死死地记住了这把声音,特工生涯的经验告知她,这把声音应该是原主的父亲夏丞相。

虎毒不食子,这个夏丞相,猪狗不如。

一顿狠辣的棍杖再度落在她的背上,终于,她昏迷过去。


曲星眠垂眸敛去眸中寒意,抬脚迈入庭院,背影落在不远处的曲嫣嫣眼里,她瞳孔骤然一缩,神经顿时绷紧。

这个身形怎么这么眼熟?像是......曲星眠?

不,不可能!曲星眠分明五年前就死在了那间产房!应该是自己最近为嫁入司家太焦躁,想多了,这怎么可能是那个女人。

曲嫣嫣定了定心神,想到当年抢来的机遇,调整好情绪转向一旁的管家:“北霆什么时候到?”

管家垂着脑袋,努力整理了一番委婉的措辞:“小姐,御景园那边来过电话,说是司少有事来不了。”

曲嫣嫣脸上的期待转为愤怒,抬手就摔了架子上的花瓶。

又是这样!

五年了,她虽凭借孩子得到自由出入御景园的机会,可司北霆始终对她不假辞色,不公开不承认,现在甚至连她生日都不愿来露个面。

管家宽慰她:“小姐消消气,司少没来,但他表弟带着小少爷来了,说明他还是重视你的。”

这话顺了曲嫣嫣的耳,她抚抚长发,正此时,一名佣人跑过来说:“小姐小姐,有人送了份大礼,你快去看看!”

曲嫣嫣随着佣人下楼,只见客厅中央摆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右下方刻着一个烫金的大写字母——“M”。

这是个流传几百年的顶奢品牌,旗下玉石系列皆由顶级匠人手工打磨设计,小小一颗价值千万,极为贵重,北城有购买资格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思及此,曲嫣嫣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一座造型精美的玉石钟跃然眼前。

钟盘是稀有的青白透闪石玉,温润羊脂玉雕琢的指针恰好指向整点,钟摆发出清脆的咔哒声,由内而外传遍别墅,一听便知是极品。

宾客发出艳羡的称赞。

“透闪石玉本就产量稀少,这么大个钟面,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曲小姐真是好福气,我们今天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是啊是啊,能被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嫣嫣命真好!”

曲嫣嫣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结交了这么有钱的朋友,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正得意着,一名小男孩兴冲冲地说:“咦?这是谁来给寿星送钟呀?真不错。”

此话一出,宴会厅静了一瞬,旋即陡然炸了锅。

“送钟......送终......这是存心膈应人呢,谁这么缺德?”

“对呀,这是钟哎!不过......应该不是故意的吧?这么贵呢!”

曲嫣嫣神色一僵,表情顿时点挂不住。

这么贵重的礼物,真是有人送来诅咒她的么?

“怎么,曲小姐不喜欢我送的这份礼物吗?”

众人疑惑间,一道女声忽地传来,所有人同时看向声源,便见一名女人戴着墨镜信步而来。

曲嫣嫣听到声音就慌了神,联想到此前在庭院看见的那个女人,一时气血上涌,出声质问:“曲星眠!真的是你!你怎么没死?!”

隐在墨镜下的双眼盯着曲嫣嫣,女人勾唇:“曲小姐问得奇怪,你说的那个人死没死,你心里不是最清楚不过么?”

闻言,曲嫣嫣猛地一惊。

是了,当年自己亲自交代手下处理了她,曲星眠绝无活着的可能!

回过神的曲嫣嫣不由后悔。

她怎么能当着众人的面提及这件事?这不是自找不痛快么!

想法才落下,便听人群里纷纷讨论起曲星眠,又提及她私生女的身份。

曲嫣嫣的脸色立时堪比调色盘,曲星眠欣赏够了,这才抬手摘下墨镜。

墨镜下的她皮肤暗黄,痘印遍布,唯有一双眼睛像揉碎星河落满瞳眸,熠熠生辉。

曲嫣嫣看清她的长相,长舒一口气。

果然不是曲星眠。

但转念想到刚刚因为这丑女人在生日宴上给她送钟,她又被人议论私生女的身份,不由怒火中烧,想给她个下马威。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说这礼物是你送的......”

说着视线上下打量,眼底充满嫌恶:“怕不是假的吧,这个正品要十几亿呢,而且全球就这么一个,一般人......可没有资格买呢。”

曲星眠看小丑似的瞥一眼曲嫣嫣,掏出一张烫金名片:“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星源制药集团的总裁特助,代表公司祝曲小姐生日快乐。”

旁人不知,曲星眠可是清楚的很,曲家日薄西山,曲建宏绞尽脑汁,企图搭上这几年异军突起的星源制药集团,扭转曲家的尴尬局面,同时跻身上流。

所以,为了能让曲家感恩戴德地接受别人给他们送终,她可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一旁的曲建宏听到这名头,急忙接过名片,上面赫然印着:XIMOM,星源制药总裁特助。

他赶紧满脸堆笑,生怕有一丝怠慢:“原来是特助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抱歉抱歉。”

曲星眠淡淡一点头,看向那钟:“这礼物曲小姐要是不喜欢,我就收回吧。”

曲嫣嫣震惊不已。

她以为这钟是假货,没成想送礼的居然是星源,那这个钟?是真的!

可是,这毕竟是生日,曲嫣嫣介意极了送终这种忌讳,即便它价值连城,还是让她犹如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然而送礼的是星源的人,她不敢开口拒绝,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曲建宏。

却不想,曲建宏的想法和她截然不同。

这可是十几亿啊!在十几亿面前,忌讳算什么?

这种好东西,别说曲嫣嫣,连他活了几十年都没见过真的!怎么能收回去!

他无视曲嫣嫣的抗拒,谄媚接茬:“怎么会不喜欢?!这钟巧夺天工,大气斐然!星源出手阔绰,我们曲家受宠若惊啊。”

话音刚落,刚才那小男孩眨巴着眼睛说:“你们都这么喜欢这个钟,为什么不挂起来呢?多好看哇。”

曲嫣嫣脸色一变,想要制止,曲建宏却连连点头:“对对对,是该挂起来。”

言罢叫来佣人,将钟挂在了客厅墙上。

玉石钟价值不菲,观赏性也极高,但生日挂个钟,怎么看怎么诡异,曲嫣嫣的脸色则更是丰富多彩。

曲星眠听着宾客阴阳怪气的议论,看了一眼钟面上和玉石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绿色信号源。

送终也好,送钟也罢,从这个挂在曲家大厅的针孔摄像头开始,一切才拉开序幕!

曲星眠冷哼一声,正欲离开,一只小包子抓住了她的衣摆。


赵辛身无分文的那天,借了笔贷款。

这笔贷款,很快从小几千变成了小几万,又摇身一变,嘿,上几十万了。

赵辛穷,贼穷,可没那个还债的钱。

人家上门讨债时,两手一伸,说:"要不然你们把我给抓回去吧,钱是真没有!"

来的几个大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也是假把式,哪敢呐?

大哥中的大哥轻轻的咳了咳,怒目圆睁的瞪她:"小姑娘,看你身上什么新货都没有,你那钱,都花哪了?"

花哪了?

赵辛眨眨眼:"花男人身上去了。"

……

ktv里面,男男女女,热热闹闹。

角落里的男人,正四仰八叉懒懒散散的躺着,偶尔灯光闪过,哟,那张脸,的的确确是让人叫绝的。

褚随的手机响了无数次了。

可他一看是赵辛,就懒得接了。

这个女人,无趣,市侩,长得也不符合他的审美,关键点,还穷。

如果不是看在她愿意随时给他钱的份上,他早就拉黑她了。

也就是这点,赵辛穷归穷,但大方,为他花钱的事情上,从来没有抠过。从他允许她待在自己身边的这两年里,她给他买过一块价值二十万的手表,至于钱怎么来的,他就不清楚了。

没问过,也不在意。

旁边的人说:"褚随,谁的电话啊?"

褚随有些嫌弃的说:"赵辛。"

"哦,来查岗?"

褚随淡淡:"她凭什么身份查岗?"

"她不是你女朋友?"

"我什么时候说过?"

褚随可从来没有承认过赵辛是他女朋友,一直是赵辛在外面不停的强调,他俩是正式身份,褚随就是一直懒得否认而已。

朋友讪讪笑:"褚随,问你句实话,赵辛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他愣了愣,随即拿起放在桌面上的话筒,开场前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提钱的"

……

此刻,提钱小姐已经放弃了联系他。

大哥说:"怎么,联系不到要钱啊?"

赵辛说:"没问他要钱。"

赵辛:"叫他记得回来吃饭,厨房里还给他热了几个馒头。"

大哥:"……"

大哥也觉得挺累,"算了,过几天我再来。"

一群人,撤的飞快,还得赶下一户人家。

赵辛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捏了捏手心,才发现手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

她看了几眼,笑了。

没想到她竟然也会害怕。

赵辛再次拿起手机,这回是翻褚随的微信了,她说:[褚随,赶紧回来,再不回来,你家女朋友,要没了。]

可是她知道那边不会回复的。

褚随这个人,不喜欢用微信,从她跟他加上好友那一会儿开始算起,他就没有发过一条朋友圈,也从来没有给她点过赞。

赵辛想了想,她这会儿太需要他来抱抱自己了,还是给他打了电话。

好在这次褚随接了:"喂?"

赵辛说:"你在哪?"

"工作。"褚随扫了旁边的人几眼,对方就把音量给关了,也没有人再起哄,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见。

赵辛压低声音说:"什么时候回来?"

褚随那头沉默了良久。

赵辛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拒绝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是干脆利落,这大概今天是不会回来了。

可最后褚随只是不太耐烦的"啧"了一声,说:"等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