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神尊医妃不好惹

神尊医妃不好惹

萧月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竟然有人污蔑她堂堂神医是废材?这样的羞辱白如墨断然不能忍!当年她是叱咤医学界的顶级神医,众人顶礼膜拜还不够,怎么穿越到古代就要被人踩在脚底?她绝对不会服输,翻手虐渣男,覆手撕白莲,轻而易举的就扳回了局面。只不过如今有一件事比较棘手,某位王爷连尊严都不要了,整日缠在她身边该怎么办?

主角:白如墨,温亦寒   更新:2022-07-16 13: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如墨,温亦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神尊医妃不好惹》,由网络作家“萧月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竟然有人污蔑她堂堂神医是废材?这样的羞辱白如墨断然不能忍!当年她是叱咤医学界的顶级神医,众人顶礼膜拜还不够,怎么穿越到古代就要被人踩在脚底?她绝对不会服输,翻手虐渣男,覆手撕白莲,轻而易举的就扳回了局面。只不过如今有一件事比较棘手,某位王爷连尊严都不要了,整日缠在她身边该怎么办?

《神尊医妃不好惹》精彩片段

“嗯。”宋凌许对这件事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

江洋叽叽喳喳的说,他只是面色平静的应两句,毫无波澜。

“你不觉得奇怪吗?”江洋皱着眉分析,“前面假吃被曝光,大晚上的来问你做什么饭?还出高价买你的饭?我怎么觉得这么诡异呢?该不会是精神分裂了吧?”

“而且,我刚才看见她都被吓了一跳。那张脸和昨天简直是天壤之别,果然娱乐圈里的女星都是包装过度,这么看来,卸了妆还不如普通人呢。”

宋凌许始终沉默着,未发一言。

但是江洋在形容的时候,他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了简纾刚才的样子。

一面光鲜,一面狼狈。

的确很矛盾。

…………

简纾进了家门,甩掉两只鞋,拖鞋都没来得及换,就走到茶几边拿起手机。

红烧肉红烧肉……

她点开外卖APP,往搜索栏里输入“红烧肉”,弹出来几百个选项。

她是颜控,点外卖也是看图片颜值。

勾选了三个她看中的,并在备注里面写上:麻烦快一点送达,快饿死了。

想到那香味,简纾舔了舔唇,有点迫不及待。

等她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又赶紧把舌头缩回来,淡定的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

几分钟后,电话铃声响起。

简纾条件反射,以为是外卖送到了。

结果拿起来一看,却是好友徐嘉慧。

“喂……”简纾靠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一句话都感觉眼前在冒星星。

“宝贝,你没事吧?”听筒里,徐嘉慧的声音炸耳,“我刚下飞机就看见你的新闻了,是哪个没长眼的这么欺负你?”

简纾呼了口气,还没说话,徐嘉慧又道:“你别急,我马上定最近的一班飞机回来陪你。别怕,有我哈。”

“你不是刚到吗?工作要紧,我没事。”简纾挤出一丝力气道。

“你真没事?”

“嗯,没事。”

徐嘉慧明显松了口气,“你这样,我最多两天忙完,立刻飞回来找你。在我回来之前,你可不能出事。”

“知道了。”简纾说,“我有电话进来了,先不和你说了。”

“好。”徐嘉慧挂了电话。

简纾接起那个陌生的号码,是外卖员打进来的,提醒她外卖到了。

三份红烧肉,差不多前后脚到的。

简纾一开门,三个外卖员站在她家门口面面相觑,场面颇有些奇特。

为了不被人认出来,简纾在开门之前做了一些准备。

“谢谢。”她伸手一一接过红烧肉,诚恳道谢。

门外,三个外卖员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

心道:这人在自己家还戴着帽子,系着围巾?这些也好理解,但是大晚上的戴个墨镜,真不怕摔跤么?这是什么奇怪癖好?

简纾关上门,拎着三份红烧肉飞奔进厨房。

打开三份袋子,未尝一口却先皱了眉。

她弯下腰,凑近嗅了嗅,眉心越皱越紧。

不对,气味不对。

盒子里装的的确是红烧肉,三份各显不同,但尝起来味道却是差不多的。

和她想象中的天差地别。

简纾勉强吃了两块,再吃不下第三块了。


身上和脸上的鞭伤火辣辣的疼。

因为刚刚的动作,伤口还在有血不断渗出。

被师父的仇人杀死时的情形历历在目,要不是身上的鞭伤在时刻提醒她,她大概会觉得现在经历的一切是一场梦吧?

“死而复生啊……”

勉强撑着地坐起来的白如墨似是叹气一般感慨了一句,摸索着点了几个穴道止血,这才坐在地上慢慢恢复体力。

只是老天爷也太会开玩笑了。

让她死而复生,给了她帮助师父的机会,却把她丢在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再见到师父的世界。

也罢,今后她就是残灵大陆的白如墨了。

作为百安城唯一一个经脉残缺、不能聚气修炼的人,与其担心遥不可及的师父,倒不如先把师父放在心底,担心一下自己当下的处境吧。

原本的白如墨因为不能修炼,已不知遭了多少年的白眼、受了多少年的欺负了。

父母过世,父母的养子白浩峰又在去年失踪之后,没了庇护的白如墨甚至都能被人当做一件物品,拿她的清白名声去换一个炼器的机会。

如今在世人眼里早她已经失了清白,未婚夫来退婚是迟早的事情。

她在爷爷眼中唯一的作用联姻也没了,难怪白如雪敢直接伤她的脸、毁她的容了。

可那些嘲弄她、欺负她、凌辱她的人都还在。

不想个办法让自己修炼变强的话,她以后的日子都不好过,更别说还要替原本这位白如墨向那些人讨债了。

“经脉残缺吗……”白如墨看了看自己沾染着血迹的双手,稍稍有些头疼。

上辈子的她虽然不是因为经脉问题,却也无法修炼,这才选择和普通人一样上学、学医。

上辈子的师父都没解决的问题,她能凭自己的力量解决吗?

“这幅身体原本确实是经脉残缺,姑娘来了之后,这身体里便多了一条隐藏的经脉。”

“隐藏的那一条经脉不但十分完整,而且比寻常人的经脉都要宽上数倍,聚气修炼不但没问题,反而速度要比寻常人快上许多。”

清澈好听的男子声音响起,像是在耳边,又像是在更加贴近的地方,让白如墨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

她对声音很敏感,能听出来先前冷哼和叹气的也都是这个声音,只不过现在比先前听起来声音低了一些,所以……

“你是谁?为何帮我?又是如何控制我的身体的?能不能站出来说话,别装神秘?”

她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警惕,却不似刚刚和白如雪对话时那般冷漠。

毕竟刚刚这个声音的主人帮了她,还接连帮了两次。

“在下是鸣锋剑的剑灵,现在在姑娘的识海之中。帮你也好,能控制你的身体也好,都是因为如此,你不必这般紧张。”

“还有……在下现在出不来。”

许是那声音太过温和淡然的缘故,白如墨居然从中听出来了几分虚弱。

不过她也总算明白这声音的主人是怎么回事了。

鸣锋剑,那不就是白家人用她的名声从第一炼器宗师寻墨大师那里换来的那把剑吗?

寻墨大师在铸剑之前说过要用八八六十四天,结果才过了三十三天便将剑铸好了,而他本人却失去了踪迹,只留下白如墨独自一人承担骂名。

这也便罢了,最后那把剑还被白如雪抢去了。

而当初的白如墨为了护住那把剑狠狠咬了白如雪一口,便被她活活打死了。

如今看来,鸣锋剑的剑灵能留在她的识海之中,应该是认她为主了。

虽不知那把剑是如何认主的,但她总算放心了一些。

不过,她还是关心了一句:“你‘出不来’,是因为鸣锋剑不在吗?”

虽然随身带着个剑灵不是坏事,甚至还能关键时刻保护自己,但她并不想剑灵随时随地跟着她。

毕竟那剑灵是个男子,有些事肯定会多有不便。

“嗯。”剑灵的声音越发虚弱了,“姑娘最好尽快拿回鸣锋剑,即便不为其他,剑灵与剑身分开太久,也会反噬主人的。”

“你明明有自我意识,不反噬不就行了吗?”

白如墨小声嘀咕了一句,又关心了一句。

“我听你声音很弱,你没事吧?”

“无碍,只是姑娘体内没有半分玄灵气,在下刚刚耗尽了自己的力量而已……”

剑灵说到最后,索性没了声音,白如墨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

但既然剑灵说了无碍,她便也没有过多担心,而是忍着身上的伤,费力从地上起身,慢腾腾地挪回了房间之中。

先前的白如墨经常受伤,房间里各种外敷内服的伤药倒是不缺,虽然没见到什么珍贵的灵药,但也够白如墨处理自己的伤口了。

快速处理了身上和脸上的鞭伤,又找了一身相对宽松干净的衣服换上,白如墨便开始依照以前师父教给自己的聚气方法吸纳灵气。

师父教给她的方法,与印象中原主的哥哥白浩峰教给她的方法并无太大区别。

所以白如墨上手很快,吸纳灵气、控制灵气在经脉中运转、控制灵气归于丹田……

这样的事情她越做越熟练,越做越快。

等到她隐隐听到院落里有动静的时候,丹田中的灵气已经成了一片雾蒙蒙的红色。

她慢慢睁开了双眼,片刻之后,便见一个一身粗布青衣的丫鬟急匆匆闯了进来。

是那个整个白家唯一没有离开白如墨身边的丫鬟,明音。

明音在看到院落里的血迹之后几乎是惊慌失措地冲进了房间,然后就对上了一双明亮如星子的眸子。

“小姐,是谁又来欺负您了?院子里怎么那么多血?怎么您的脸都伤了,到底是谁干的?”

明音又急怒又担忧,不自觉就红了眼眶。

“都是奴婢的错,若是奴婢早点回来就不会这样了……”

她也想一直守在小姐的身边保护她,可是没办法,主仆二人的吃穿用度乃至白如墨经常受伤要用的药和绷带都得明音出府做零工赚回来。

明音听说了望家要来退婚的事情,立刻急匆匆赶了回来。

谁知还没看到望家的人,就看到了外面地上的血和小姐脸上的伤,这一瞬间她连自裁谢罪的心都有了……


白如墨抬眼看了明音的表情片刻,这才淡淡开口。

“别哭,我没事。”

“只是后背有两道鞭伤不好处理,还要你来处理一下。”

通过原主的记忆,白如墨知道明音对她是何等的忠心。

所以还是开口安抚道:“放心,不仅没事,而且从今日起,我,你,甚至整个天音苑,都会变得与以往不同。”

明音闻言微微一愣,这才发现自家小姐以往一派天真懵懂的脸上,如今却是认真而自信的神色。

就像半日不见,突然长大了一样。

让她惊喜,也让她难以置信。

白如墨没在意明音的神色,转过身去脱下了外衣。

明音意会,忙整理了伤药帮她处理后背上的伤。

期间白如墨将中间发生的事情简略同明音说了,问道:“你比平日里回来的早了许多,是望家来退婚了?”

明音的语气不太好:“望家确实来人了,但只有他们家大管家来了。”

白如墨闻言冷笑一声。

望家会退婚不足为奇,当初白家把她送给寻墨大师的时候整个百安城可谓人尽皆知,所以白家是早就做好了被退婚的准备的。

反正在他们看来,牺牲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牺牲和望家的关系换来一把寻墨大师亲自铸造的神兵实在是划算极了。

但是同为百安城两大世家,望家却只派一个管家前来退婚,分明是有意羞辱于她,趁机打压白家。

想羞辱她?

从今天开始,不可能了。

谁也不能。

“走吧。”处理好伤口之后,白如墨穿好了衣服,淡淡的开口,“去看看。”

白家的会客厅中,白如墨的大伯白星苍,二伯白星岩黑着脸坐在主位之上。

大厅中央昂首站着的,正是望家的管家。

“小人来府上所为何事,想必两位也是心知肚明,为了贵府三小姐的名声,咱们就不必言明了吧?”

管家看起来客客气气的,语气中却带着些轻视的意味。

“此事本该我们大少爷亲自前来,只是今日二少爷从灵心宗归来,大少爷亲自前往迎接,实在是腾不开空,只好让小人前来送这个信,委屈一下三小姐了。”

他看起来客客气气的,但言辞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望家二少爷能进入残灵大陆第二大宗门灵心宗,望家当然要以二少爷为主,别说白如墨这个废物,就是区区白家,在现在的望家眼里又算的了什么呢?

白星苍和白星岩只是尴尬的咳嗽,并不说话。

望家管家见状,从袖口处拿出来一封信,信封上直白地写着“退婚书”三个字。

“既然白老家主在闭关,两位又默认了,那就这样吧。”

“姻亲不在了,咱们两家还是朋友,两位也别芥蒂,还请将此物转交给府上三……”

望家管家的话还未说完,忽然一道劲风自门口处袭来,直奔他递出去的右手。

他急忙往回收手,手倒是没受到伤害,但手里的信封直接被绞成了碎片……

“玄灵气外放?”

会客厅中几人齐齐看向了门口处,却发现一个脸上有着狰狞伤口的白衣少女步子缓慢却稳健地走了进来。

“白如墨?”

白星苍脸色更黑了,没好气地问:“你来做什么?”

刚刚肯定是他的错觉了,玄灵气外放起码是凝气九层才能做到,白如墨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呢?

他以为白如墨会和以前一样被吓到小心翼翼地回话,然后被他两句话打发走。谁知这废物竟然嗤笑一声道:“大伯不问我为何伤成这样,却先问我为何来此,可真是有意思。”

“我怎么来了?自然是听说望家的管家来了,又正好有东西托他带给望君则,所以才特地赶过来的。”

说罢她随意地一抬手,将一枚蓝莹莹的玉佩丢给了望家的管家。

管家连忙伸双手接住,免了那玉佩粉身碎骨的命运。

那玉佩是望家大少爷、白如墨的未婚夫望君则从出生就佩戴在身上的。

和白如墨定下娃娃亲之后,玉佩便作为信物被送到了她的手里,谁知十多年后,又被她毫不在乎地扔了回来。

不仅如此,白如墨还示意身后的明音将一方写了字的帕子拍在了望家管家的手中。

“这玉佩本小姐今天左看右看不顺眼,不想要了,所以还是还给望君则,和你们大少爷退婚的好。”

“这临时起意写的退婚书你先带回去,过几天本小姐会亲自登门拜访府上二少爷,到时候自会给望君则一个交代。”

白如墨这条理清晰却又态度轻蔑的一番话听得白星苍和白星岩都愣在了当场。

原本性格怯懦、呆呆傻傻的废物白如墨居然能说出这样嚣张的话来?

这是发生了什么?

而望家管家的脸色则是变得和白星苍、白星岩一样黑。

他小心翼翼地收起大少爷的玉佩,然后捏着那方帕子难以置信地问:“三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退婚啊,这不是说的很明显了么?”

白如墨微微偏头,抱肩看着望家的管家:“退婚都没听懂,难道说管家来的时候只带了嘴,没带脑子吗?”

望家管家当即大怒,抬手一掌拍向了白如墨,结果被她一个闪身轻松避开。

一掌拍空,那管家倒是愣住了。

他也没打算在白家人面前杀掉白如墨,但确确实实打算教训她一下。

这一掌打得不狠,却也不是一个连聚气都不能的废物能躲开的。

被白如墨躲开这一掌之后,望家的管家顿时觉得自己的老脸有点挂不住——连个废物都打不到,还是当着外人的面,这岂不是太丢脸了?

这么一想,他干脆毫无保留又是一掌打了出去。

管家能代表望家独身一人前来,实力自然不会太弱,白如墨才修炼了不到半日,单凭她自己还真躲不开这一掌。

不过她也没打算直接躲开,反而在推开试图上来帮她挡着的明音之后,偏头看向了白星苍和白星岩。

反正望家的管家不敢直接在白家要她的命,她倒要看看,那两个人会不会因为她是白家人而出手维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