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养反派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养反派

ray雪银树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黎安意外身亡,穿越到了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中,变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娘,按照书中的描写,她是个炮灰,很早就领盒饭了,三个孩子变成了反派,结局并不完美。为了改变全家人的命运,黎安开始悉心教导孩子们,把他们拉回了正路,与此同时,她也积极发展自己的事业,要让三个孩子过上好日子。所有的事情都在好转,书中最大的反派却突然回来了,刚一见面,就想杀了她……

主角:黎安,陆霆沉   更新:2022-07-16 13: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安,陆霆沉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发家致富养反派》,由网络作家“ray雪银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安意外身亡,穿越到了曾经看过的一本书中,变成了三个孩子的后娘,按照书中的描写,她是个炮灰,很早就领盒饭了,三个孩子变成了反派,结局并不完美。为了改变全家人的命运,黎安开始悉心教导孩子们,把他们拉回了正路,与此同时,她也积极发展自己的事业,要让三个孩子过上好日子。所有的事情都在好转,书中最大的反派却突然回来了,刚一见面,就想杀了她……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养反派》精彩片段

“姐姐,她死了吗?”

“还没有!”

“为什么还没死?”

两个小孩窝在墙角,看着床上昏迷的女人,木讷的眼里噙着恨意。

小男孩眸里划过暗流,将手伸向女人的脖子。

就在这时,女人猛地坐了起来,两人脸上闪过恐惧,皆往后缩了下,女孩将男孩挡在身后,警惕地盯着女人。

黎安捂着心口,大口大口喘着气。

原来心脏被刺穿是这样的疼!

过了好一会儿,心悸感消失,她才抬起布满冷汗的脸,入目是一个狭窄昏暗的房间,

她躺在一张木板拼成的床上,还能感受到凹凸不平,硌得她身上疼。

正前方放着一张看不出颜色的桌子。

寒风从竹篾编成的墙缝中吹进来,带着浸入骨髓的寒意。

这是哪里?

她不是被丧尸一爪刺穿心脏死了吗?

难道没死成被人救了?

突然,脑袋剧烈疼痛起来,黎安抱住头,本就没有血色的脸变得更加透明。

陌生的记忆伴随着类似金属摩擦的刺耳声传来,吵得她脑袋嗡嗡响,黎安直接瘫软在床上。

差不多过了半小时,脑中的疼痛才停下来。

黎安浑身是汗坐在床上,无声苦笑。

她死了,又活了。

她重生在了一本小说里!

这本书叫《调香大师》,背景是末世历前四百多年,即公元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讲述女主陆青梨从一介农女成长为国际调香大师并收获爱情的故事。

而她重生的这个身体的主人,只是这本书中的炮灰,却是整本书比较重要炮灰。

为什么说重要呢?

因为这本书的三大反派都是原主亲手养出来的。

原主三年前被家里人以五十块彩礼嫁给了三个反派的爹,刚嫁过来两个月,反派爹出去挣钱就再没回来。

差不多过了半年才收到他的消息,说是去国家保密机构了。

而反派爹不在的那半年,原主一个人养着三个孩子,没有收入来源,经常食不果腹,因此就恨上了三个孩子,对三个孩子非打即骂。

就算后来反派爹每个月都寄钱和票回来,原主也没有对三个孩子好一丁点。

原主甚至觉得那些钱是她应该得的。

在原主长期的虐待下,三个孩子心里严重扭曲,长大后第一件事就将原主施加在他们身上的报复回去。

最后原主的下场何止一个惨字,失去双手双脚,又聋又哑,只能以乞讨为生,却因全身恶臭而经常被人打骂!

原主想过死,可是三大反派怎么可能让她如愿,她自杀一次三大反派就救一次。

报复原主后,三大反派对这个世界只有浓浓的恨意,经常做些伤天害人的事,后来惹上男女主,才被男女主灭了。

就在这时,角落里传来声响,黎安抬头就看见角落里缩在一起的两个孩子。

俩孩子看起来四五岁,如今已经是冬月,温度都在零度以下,可是他们却只穿着打满补丁的单衣,全身脏兮兮的,看不出颜色。

对上黎安时,眼里都噙着恐惧,身体不断地往后缩。

这就是三大反派的其中两个:冷面杀手陆亦夕和笑面魔鬼陆亦阳。

此时都还只是五岁的小豆丁。

黎安在末世见多了各种丧尽天良的事,但看见俩孩子,心里还是不由地骂了原主一声人渣。

这是多狠的心才能这样对待孩子?

从床上下来,寒风从墙缝里不断吹进来,黎安不由地抖了下,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俩小孩看见她靠近,都吓得一哆嗦,陆亦阳连忙带着哭腔喊道:“妈妈,我和姐姐不是故意呆在家的,我这就去找吃的,不要打我和姐姐。”

他说着慌乱爬起来往外跑,不想绊到桌子脚就要接摔在地上。

黎安连忙将他接住,不想男孩挣扎得更加厉害,哭喊道:“妈妈,我真的不是故意不做事的,妈妈,你不要打我,不要打姐姐。”

陆亦阳哭得撕心裂肺,陆亦夕也紧张地盯着黎安,话语中夹着不可忽视的害怕,“你……你别打弟弟,要打就打我,是我不让弟弟出去的。”

女孩说完紧紧地闭上眼睛。

黎安心里一酸,心里再次唾骂原主。

两个孩子是龙凤胎,已经五岁,却只有平常三四岁的孩子高。

黎安抱着陆亦阳,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肉,骨头硌得她手疼。

他们脸色已经冻得全身发紫,说话都在打哆嗦。

“别怕。”她柔柔地摸了摸男孩的头,将他放在床上,“妈妈不打你。”

陆亦阳依旧十分惊恐,黎安一放下他就十分迅速地缩进角落里,抱着膝盖怯生生地望着她。

他衣袖滑下,露出青紫交错的伤痕。

那是原主打的。

人渣!

败类!

如果原主在这里,黎安肯定打得她满地找牙。

竟然这样对待孩子,简直该死。

“你也过来。”黎安上前一步,想将陆亦夕也抱***。

不等她反应,小女孩已经爬上了床,姐弟俩害怕地躲在床角,瑟瑟发抖,黎安稍微靠近一点,身子抖得越发厉害。

黎安知道他们怕她,叹了口气,“你们把被子裹在身上。”

俩孩子不动,黎安无奈说道:“如果你们不听我的话那我就过来了。”

她的话落,两个孩子立刻抓起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暖和从四肢百骸传来。

见他们包裹严实了,黎安才问道:“你们大哥呢?”


她醒来半天,也不见书中最厉害的反派陆亦朝。

书中描写陆亦朝白手起家,不到五年的时间就建立起了商业帝国,是唯一一个差点将男主搞死的人,最后因为女主对他有恩才放过男主。

“大哥出去找吃的了,我本来要去的,可是大哥说我身体刚好,让我等在家里,妈妈你不要生气,我这就去。”

陆亦阳前不久刚生了场大病,原主并没有找医生给他看病,他硬生生挺了过来。

他说着又想起来,黎安立刻道:“别动!”

黎安自己在末世建有个基地,因此常年处于高位,身上不自觉带着气势。

陆亦阳吓得僵在原地,刚刚才暖起来的脸变得苍白。

黎安见他被吓到,放缓了语气,“你们好好呆在家里。”

她说着转身到了外头。

出来才发现他们住的房子有多破烂,房子只有两间,里间是房间,外间就是平时做饭吃饭的地方。

房子四面墙要么是竹子编成的,要么是木板拼凑成的,不挡风不挡雨,难怪她刚刚在屋里就冷得牙齿打颤。

房顶盖的是稻草,有好几处已经腐烂了,下大雨的时候肯定会漏雨。

寒风在呼呼狂啸,天空不知不觉下起了冻雨。

这样的天气,稍不留意就会冻死,黎安担心陆亦朝,脚下的步子加快。

可是她在周围转了一圈,都没找到陆亦朝,却遇到不少同寨的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原主名声极差,虐待孩子是寨里出了名的。

黎安权当没听到,找了半晌没找到陆亦朝,又担心家里两个孩子,先拐了回去。

两个孩子还保持着她离开的姿势缩在床角,被子上多了几个黑乎乎的印子。

两个孩子察觉到她的视线,顾亦阳手一缩,“妈妈,我不是故意的。”

他一边说一边擦被子,想将被子上的黑印子擦掉,不想越擦越黑。

眼泪从他眼眶里掉下来,他慌乱地抱着头,“妈妈别打我,别打我!”

黎安抓住他的手,轻叹道:“你好好坐着,我不打你。”

将被子重新裹在他们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黎安转身去了厨房。

慢慢来吧,反正她在末世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回去,她有时间跟他们相处。

当然,她不可能再像原主那样对待三个孩子。

陆亦阳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

妈妈竟然没有打他!

“姐姐,她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来捉弄我们?”今天的妈妈太温柔了。

在他的记忆里,妈妈一直在打他们,稍有点不顺就会拿他们出气,唯一一次对他温柔,他差点被打死。

陆亦夕的眼里此时噙着冰寒的恨意,说道:“三宝别害怕,不管她怎么欺负我们都忍着。”

陆亦阳眼里的迷茫转变成恨意,他重重的点点头,“嗯,我会的。”

大哥说过,他们现在没有能力,保护不了自己,只能受着,等他们长大了就能报仇。

黎安并不知道两人说的话,她到厨房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半盒火柴。

用火柴将炉灶里的火燃起来,烧了锅热水端进房间里。

末世经常在野外出任务,常常自己生火做饭。

她一进屋,两个孩子又紧张起来,眼底的恨意还没来得急收敛。

黎安装做没看到,将水盆端在床边柔声道:“先把手洗下。”

她说着抱起陆亦阳到床边,却在看到他的手的时候一愣。

男孩小小的手上满是冻疮,有好些裂开浸着血,有些已经化脓。

黎安心里涩涩的,手上的动作却越发温柔了。

拿帕子细细地将陆亦阳的手和脸洗干净,然后又换陆亦夕。

跟陆亦阳的手没有丝毫区别,陆亦夕的手上也都是冻疮。

原主真是该死。

两人洗干净后黎安才发现,他们眉眼生得极好,就是瘦得有点脱相。

特别是陆亦阳,眼窝深陷,眼珠子似乎随时都会掉出来一样。

黎安将两人又塞进被子里。

“外面很冷,别出来。”

这一次不仅陆亦阳愣住了,就连陆亦夕都迷茫地盯着她,像是不认识她一般。

黎安抿嘴一笑,摸了摸他们的头。

两人身体僵硬,没来得及躲开。

黎安心生怜爱,末世孩子的出生率极低,这也导致了所有人都喜欢孩子,黎安也不例外。

突然,耳边传来咕咕的叫声,黎安轻笑出声,“饿了吗?”

看见她脸上的笑,陆亦阳眼里的慌乱才稍稍平息,他咬了咬嘴唇,摇头,“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又叫了几声,黎安直接笑出声,“厨房里烧了水,你们先喝点热水,我去做饭。”

黎安去厨房里,茶壶里烧的水已经开了,她将水倒在碗里端给他们。

“你在干什么?”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爆喝。


一道身影从门口冲进来,撞在黎安身上,碗里的开水洒出来,泼在黎安的手腕上。

黎安疼得倒吸了一口气,手腕立刻红成一片。

“你想对我妹妹弟弟做什么?”来人冷声问道。

这就是陆家老大陆亦朝,他穿着两件单衣,手里还拎着一只带血的兔子,抿着薄薄的唇挡在陆亦夕和陆亦阳的面前。

黑眸沉沉地盯着黎安,犹如孤狼。双手用力攥紧,像是要极力克制着什么。

黎安先是一怔,随后明悟。

他以为她想对陆亦夕和陆亦阳不利。

看着他像护赎子一样护着陆亦夕和陆亦阳,黎安突然笑了,“天气太冷,我给二宝三宝他们热水喝。”

不管书中写他们以后如何狠如何泯灭人性,但是此时都还只是孩子,连陆亦朝也才八岁。

既然她来了,再歪的树她都能给它扳正。

视线从陆亦朝脸上的伤扫过,眼眸闪了闪,重新进了厨房,又倒了两碗开水递给陆亦夕和陆亦阳,折回身去端了盆水出来,朝陆亦朝招了招手,“过来处理一下你身上的伤。”

她做这一切的时候,陆亦朝都紧紧盯着她,担心她耍什么花招。

听了她的话,丝毫未动。

黎安又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道:“你身上的伤需要处理一下,不然会化脓。”

陆亦朝挣扎着,眼看着他手上的伤因为挣扎浸出血,黎安轻喝道:“别动!”

霎时间,空气似乎凝滞,陆亦朝的挣扎变得微乎其微。

黎安一怔。

她的异能随着她一起过来了?!

黎安在末世的异能鸡肋又强大,说鸡肋是因为她的异能在末世根本不能帮她猎杀丧尸,说强大是因为这狗异能能够化解世间一切对她不利的力量。

像能量围罩,只能保护她。

刚刚她不自觉发动异能,化解了陆亦朝的力量。

黎安趁机将陆亦朝手里的兔子拿走,把人拉到床边坐下,细心地给陆亦朝清洗伤口。

陆亦朝垂眸,女子动作很轻,低垂的眉眼认真,是他从未见过的柔和。

他眼底涌起不可置信,随后化为更深的戒备。

黎安变了,变得让人骨子里发冷,生怕她再耍什么更坏的招数。

以前她憋大招之前总会对他们温柔,一开始他们还相信,几次被她折磨得路都走不了之后,没人再相信她。

黎安将他眼里的戒备收在眼里,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他身上的伤问道:“你这伤是怎么来的?”

陆亦朝眼眸一闪,垂下眼睑说道:“不小心摔到的。”

黎安看了他一眼,这明明就是人为的伤!

没再说什么,麻利地将他的伤口清洗了,这个家一穷二白,没有伤药,就只能简单处理一下。

“上去暖暖,我去做饭。”黎安将陆亦朝赶到床.上去,转身去了厨房。

三双眼睛看着她出去,最小的陆亦阳凑到陆亦朝身边问道:“大哥,你说妈妈是不是变了?”

陆亦朝抿抿嘴,沉默地摇摇头。

“别被她的把戏骗了。”陆亦夕冷冷的声音响起,陆亦阳乖乖应了一声,

他们虽然说得很小声,但是黎安还是全部听在了耳朵里,她失笑地摇了摇头。

看来任重而道远啊!

她用冷水过了手上的烫伤,火辣辣的疼让她倒吸了好几口。

庆幸的是伤只是红,没有起泡。

疼痛减轻后,黎安打开家里的米缸,准备做饭,并没有看到她手腕上的伤口一闪而过的光芒。

她正盯着空荡荡的米缸叹气,又在厨房里四处找,最终也只搜到了一点玉米面,还是被原主藏起来的。

她瞅了瞅,最多一碗。

这点玉米面根本不够一家人吃。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家这么穷,真正的家徒四壁。

黎安视线落在陆亦朝打来的兔子上。

还好有这只兔子,可家里没有任何东西煮。

兔子这东西如果不好好处理,膻味还是很重的。

黎安吃东西有点刁,有点点膻味她都咽不下去。

“我出去找点菜,你们就在家里呆着。”她跟兄妹三人道了一声出去。

黎安记得寨子后山里不远处就有一棵八角树。

果不其然,走了六七分钟,远远就看到了一棵跟旁边不一样的树。

黎安捡了掉在地上的八角,她运气很好,还在不远处找到了野姜。

连路摘了些野菜,估摸着够他们娘四人吃后黎安才停下来往回走。

远远看到家门口有人影,黎安加快脚步,才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略胖的女人的巴掌落在陆亦朝脸上。

同时女人嘴里骂道:“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杂种,竟然敢抢老娘家的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