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巅峰仙尊

都市巅峰仙尊

柿子很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韩默——叱咤风云,纵横诸天万界的一代仙尊。他修行千载,逆袭人生,无所不能,心中却始终有无法释怀的人和事。天劫之中,惨遭遭心魔反噬,不幸陨落,韩默因祸得福,重生回到少年时期。重活一世,他发誓要弥补前世遗憾,手刃昔日仇敌,将所有曾经欺凌伤害过自己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主角:韩默   更新:2022-07-16 13: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韩默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巅峰仙尊》,由网络作家“柿子很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韩默——叱咤风云,纵横诸天万界的一代仙尊。他修行千载,逆袭人生,无所不能,心中却始终有无法释怀的人和事。天劫之中,惨遭遭心魔反噬,不幸陨落,韩默因祸得福,重生回到少年时期。重活一世,他发誓要弥补前世遗憾,手刃昔日仇敌,将所有曾经欺凌伤害过自己的人,狠狠的踩在脚下!

《都市巅峰仙尊》精彩片段

脑袋昏沉,头晕目眩,四肢百骸剧痛欲裂

强烈的痛楚让韩默清醒过来,随后瞪大双眼,茫然地盯着四周,仿佛从噩梦中惊醒。

“我这是......在哪?”

韩默蜷缩在一个豪华花园角落,忍着剧烈的疼痛,在自言自语。

没有人回答他,四周看似是一个高档的私人花园,但是并没有人,瞧这周围的景色,应该是现代化都市。

韩默愣了片刻,随即,无尽的记忆如潮水般涌进脑子,他脸色惊变,内心翻江倒海般惊骇。

“这是地球?这是我......十八岁那年?”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球?”

“我不是在宇宙诸天万界中央渡天劫吗?”

韩默顾不得痛楚,艰难地站起来,想要感应体内那一身磅礴的法力,却没有任何反应。

他不甘心,继续尝试使出道器和神通,结果体内空空如也,他强大的底蕴全然消失,连元神也了无痕迹,成了一个普通凡人。

韩默迷茫片刻,接着便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结合这杂乱的记忆,韩默逐渐理清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他,韩仙尊,重生了,重生到被赶出家族的那一年。

记忆中,这一天,他被魏长信的人抓住打了一顿,浑身伤痛,这一年往后,将会很残酷!

韩默,尊号韩仙尊,是玄武宗点苍真人座下真传弟子,宇宙诸天万界公认的最强者,仅用千年时间,便修行至渡劫期。

他以天纵之资,纵横寰宇,镇压了无数惊才艳艳的绝代天骄,万战未尝一败。

他天赋惊人,修行速度更是让人咋舌,千年成就渡劫,堪称诸天万界第一人,也是当时人族数十万年来最有希望飞升仙界的惊世大能。

可惜,葬仙劫,成仙难!

就在韩默渡天劫飞升之时,遭到心魔反噬,不幸陨落。

韩默自修仙以来,天赋世所罕有,本以为道心也坚如磐石,没有丝毫破绽。

可待仙劫来临之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道心摧枯拉朽般崩塌,心魔肆虐,千载惊世修为,仿佛成了笑话。

在临死前的一刻,韩默才明白道心不稳的原因。

未修仙之前,韩默只是地球上一个普通凡人,一个惨遭家族遗弃的废物,至亲惨死,人人可欺,受尽屈辱,那段记忆不堪回首。

这段岁月固然短暂,但却给韩默留下了无尽的仇恨和深刻的悔恨,千年时间,哪里磨灭得了?

当年,韩默不是没有想过回地球了却这一段屈辱的经历,只是待他修炼至金丹期,可肉身横渡宇宙之时,百年时间弹指即过,地球换了人间,那段岁月早随黄土掩埋。

韩默重返地球无果,黯然离去,自此只顾苦修,又经过漫长的岁月,本以为看淡一切,向道之心稳如仙山神岳,不料在关键时刻引发强劲心魔,命丧于天劫之下。

“不过,老天爷待我不薄。”

韩默的思绪飘忽一会后,轻叹一口气:“前世我的人生不尽如人意,遗憾太多,仇恨满怀,以致道心不稳。”

“这次得以重生,我定要弥补遗憾,将心魔尽早扼杀,巩固我的无上道心。”

韩默轻轻叹息的同时,眼神中露出一抹凌厉的寒意:“既然能重生,自然不可碌碌无为,前世伤害过我和我至亲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我要除心魔,稳道心,斩的就是你们!”

韩默暗下决心后,思绪逐渐回到现实,仔细地打量着四周,却又感到一丝疑惑。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那么他现在应该是重生到被魏长信派人教训的那一天。

当年,韩默还是韩家二爷长子的时候,曾是林浅雪的疯狂追求者,将云城其他公子哥狠狠地踩在脚下。

后来,韩默被逐出家门,云城的公子哥落井下石,以讽刺韩默为乐。

其中,魏家第三代的嫡子魏长信最为嚣张。

他也是林浅雪的追求者,以前竞争不过韩默,但韩默失势后,他直接派人动手围殴,导致韩默躺了半年医院,几乎丢了性命。

如无意外,这件事就是今天发生的,但地点应该是街角或者医院。

这个奢华的私人花园,韩默没有印象。

“难道是因为重生回来,产生了蝴蝶效应,引起了一些细微的改变?”

韩默想不通,也不去想那么多,心中只是冷笑:“魏长信,以往你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我只能仰望,这次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有多嚣张。”

“前世修为有成,仇人却成为一抔黄土,这次我回来,定会找你算账的。”

韩默不是善男信女,在诸天万界生存千年,要是没有狠辣手腕,成不了仙尊!

“至于林浅雪这个女人......”韩默忽然轻笑一声,淡淡地道:“你不配!”

当年,韩默没有现在的心境,对林浅雪可谓是千依百顺,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

韩默百感交集,待了片刻,也不知这私人花园是何人领地,感觉不宜久留,准备离去。

花园很大,韩默忍着疼痛走了一段路后,看见前方青石板路上迎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妙龄女子,身后是一群医生打扮的人,还有好几名保镖。

女子气质清冷,风姿绰约,姿容无双,气场强大,定然不是一般人。

韩默为之一顿,心想此女在云城绝对是掌握生杀大权的那类人,他是不会看错的。

这等权贵,韩默却没有什么印象,要知道他以前的身份也不差。

“你醒了?”

清冷女子看见韩默,黛眉一挑:“我见你半死不活地躺在街上没人管,就送你去医院,但医生却说没事,我看你挺奇怪的,就顺便派人将你带回来。”

她的语气平淡,但眼看韩默这般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明眸里闪过一丝厌恶。

女子眉眼间的情绪变化,韩默自然捕捉到了,但没有放在心上。

韩仙尊纵横诸天万界之时,什么女人没见过,眼下只是对此女身份好奇,多看了几眼。

不过,既然她心有不快,韩默便没有多看,他目前没有仙尊的神通法力,只是一个肉体凡胎的普通人,若非必要,尽量别惹麻烦。

韩默收回目光后,那女子也收敛了不快的神色,淡淡地道:“既然你醒来没事,那我也不多管你,前面左转离开,慢走不送!”

她没有留韩默的意思,而且那深入骨子里的冷漠和高傲容易让人产生敬而远之的心理。

韩默并不在意,也未动身离开,反而神态自若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今日搭救之恩,来日必赠你一场机缘造化。”

言辞自信,仿佛这个承诺重逾千斤,受者必须感恩戴德,但在一个落魄之人口中说出,却变了味。

这不,清冷女子身边的保镖脸色为之一变。

 


“放肆!”

“不知好歹的东西!”

“你敢讽刺宋小姐?”

那清冷女子尚未发话,她身后的保镖立刻上前将韩默围住,眼神不善。

韩默轻笑一声,不以为意地道:“我没有无礼的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能给你莫大的机缘。”

韩仙尊向来恩怨分明,从不轻易欠下人情,此女好歹将他从街头带回来,可算小恩,韩默自然不能一走了之。

再说了,恩恩怨怨之事,极易沾上因果,不好好解决,可能会影响今后的修行,韩默经历过一次心魔之劫,这辈子可不会再犯。

然而,韩默说话时表情不屑,明显没有把这些保镖放在眼里,这让那些保镖心头恼火,正想给韩默一些教训。

“算了。”

那位宋小姐挥挥手,让保镖退后,然后用同样的口吻对韩默道:“不必回报,举手之劳,萍水相逢罢了。”

宋小姐没有把韩默的话放在心上,只当韩默是那种博取眼球,表现自我的登徒子,她懒得搭理,更没空搭理。

韩默无奈,韩仙尊的承诺多少人求而不得,可惜自己这副落魄样子,任谁听了都会认为是一番不自量力的话。

韩默不禁自嘲:真是用最狼狈的姿态说出张狂的话

也罢,他日若是有缘,可送她一场造化。

韩默不想多解释,继续一瘸一瘸地离开。

只是没走几步,韩默忽然停下来,鼻子轻嗅,眉头皱起,低声道:“有凶怨之气!”

韩默转过身继续感应了一会,错不了的。

重生回来后,韩默的神念不复存在,但是他的精神力异于常人,再者他有千年修行的见识,分辨出若有若无的凶怨气息不难。

在云城这种现代化大都市出现凶怨之气,绝不简单,韩默决定留下。

“宋小姐。”

另一边,一位浓眉大眼的壮汉满脸焦虑地推着一架轮椅走出来,急切地对她道:“宋老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轮椅上面坐着一位布衣布鞋、老态龙钟的老人,半昏沉的样子,似似失去了意识,脸色看上去很差,像是大限将至。

宋小姐一惊,花容失色。

“张神医,你快救救我爷爷。”

这一刻,宋雨筠冷漠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慌和紧张,转过身恳切地看着一位身穿灰色长褂的山羊胡子老者。

“宋小姐无须担心,老夫既然跟你来了,自然不会坐视不救!”

看似六十上下,红光满面的张神医快步来到老人身边,蹲下来开始望闻问切那一套。

过得片刻,张神医松一口气,说道:“别紧张,宋老只是精神亏损,经脉阻塞,导致阳气虚缺,加上旧患作祟,才会变得这般萎靡,以致失去意识。”

“宋小姐你无需担心,待老夫施针为宋老疏通经脉,再让他休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

然后,张神医对身边的药童道:“取出银针消毒。”

宋雨筠心里稍安,平时喜怒不形于色的她也免不了大喜过望,满是感激地道:“张神医,真是太感谢您了!”

“无妨,救死扶伤是杏林院人天职所在。”

张神医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然后接过消毒好的银针,暗暗运气,不多时,额头上隐隐有雾气升腾。

众人安静下来,暗自称奇,宋雨筠也点头认可。

就在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庸医误人!”

声音并不大,但在众人屏息之时,却显得异常刺耳。

这话的分量,也无异于平地起惊雷。

说话之人,自然是韩默。

韩默站在众人身后,表情颇有几分讥讽。

他凭借敏锐的精神力感觉到凶怨之气,便没有离开,想留在这里一探究竟。

若是可以,就顺便出手解决,送那女子一场造化,以了却这一段因果。

再者,韩默通过众人对那女子的称呼以及这里的环境,大致猜出这家人的身份,有点感兴趣。

韩默此前在沉默,直至这位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出来后,方知凶怨之气所在,因此出手喝住这位号称神医的张老头。

凶怨之气缠身,经脉不通反而不利于扩散,若是疏通经脉,那么凶怨之气在四肢百骸游走,缠住心肺,严重的会当场毙命。

这个老头子看上去有几分本事,懂得基本的运气法门,但连诊断都出错,在韩默心里不是庸医是什么?

场面安静了好几秒,众人才反应过来,满脸怒容。

推着轮椅的壮汉猛然抬头,眼眸里闪过一抹杀意,默然无声。

首先发难的是张神医,他霍地站起来,头顶上那团雾气一扫而空,盯着韩默道:“小兄弟,你这是在怀疑我的医术?”

语气颇为不善,任谁被这样质疑,恐怕都没有好脸色,何况是一位享誉极高的医生。

张神医身边的药童听到师傅被骂庸医,一时间也急了,愤然指责韩默。

“你是哪位?也敢质疑我师傅的医术?”

“我师傅可是中州杏林院首席医师之一,针灸之术出神入化,可起死人肉白骨,平生行医救人无数,享誉国内外,你也配出手指指点点?”

“哗众取宠,想要博取眼球的小人,赶紧道歉!”

“宋小姐,你怎能让这种人打扰我师傅施针?”

这些药童经常陪同张神医见达官贵人,都是被奉为座上宾的,哪会被人指责,更何况是一个毛头小子,这下都炸毛了,纷纷出言讥讽。

宋雨筠见此蹙眉,冷声道:“我希望你立刻消失在我眼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宋小姐,我好意提醒,还请重视,若是让这庸医出手治疗,你爷爷只会死得更快。”

韩默语气笃定,不为所动,依然是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

这话在众人听来更加气愤了,当着宋小姐的面诅咒宋老?找死!

韩默见此,感觉有些不妥。

刚重生回来,还是肉体凡胎,没有半点神通,韩默本不该用这种语气的,但是他这千年来纵横宇宙万界,强大的实力使他拥有强横的底气,一时间难以改变。

再说了,韩仙尊这算是低调了,换作以往,挥挥手就能解决的事情,不屑于解释。

“小子,你休要胡言乱语!”

再次被说庸医,张神医彻底怒了:“我张文景乃大夏杏林院人,行医四十余载,治病救人数不胜数,你竟敢骂我庸医?真是荒唐!”

张文景气得七窍生烟,那张老脸都涨红了。

“放肆!”

宋雨筠也怒不可遏,寒声吩咐道:“麻风,打断这小子的腿,再扔出去。”

韩默眯了眯眼,心想这个女人手腕魄力可不简单,绝非花瓶,但他曾身为仙尊,纵然沦为凡人,也是带着千年记忆的,并非没有自保手段,即使起了冲突,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因而,韩默仍淡定地站在原地,心境超然物外,同时有些感叹,堂堂仙尊的肺腑之言,却被人当成驴肝肺。

收到大小姐的命令后,名叫麻风的壮汉眼里的寒意更浓,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剧烈的咳嗽声打断。

“爷爷!”

“宋老爷子!”

场面顿时紧张

 


众人的注意力落在那老人身上,无暇顾及韩默。

轮椅上的老人猛地咳嗽着,突然间吐出一口黑血,脸色看起来更差了,似乎随时都会毙命。

“张神医,来不及了,您快出手救救我爷爷。”

宋雨筠急切地叮嘱完,语气一转,沉声吩咐道:“麻风,给我看好这小子,别让他跑了。”

满脸凶悍的壮汉麻风点点头,虎狼般唬人的目光盯死韩默。

韩默轻叹一声,心想也罢,姑且留下看看,因果易结不易解,可不要因此影响自己的修行。

只要这宋老爷子还剩下一口气,韩默就有把握将他从鬼门关上拉回来,任由这张庸医施针也无妨。

“老夫尽力而为!”

张神医收敛心神,不去管韩默,急忙接过药童消毒好的银针,扯开宋老爷子的外衣,运起气息,准备施针。

落针之时,张文景头上再次蒸腾出滚滚雾气,如三花聚顶。

众人觉得这是极其高深的神通,惊叹不已,唯有韩默不当一回事,这不过是极其简单的御气法门,连炼气期入门都不算。

韩默猜想,地球上应该是有修真者的,只是少之又少。

再说了,地球上的灵气稀薄,根本就不适合修炼,若修炼不到金丹期,无法肉身横渡宇宙,去更广袤的位面获取资源,只能待在地球慢慢老死。

就在韩默思索之时,张文景早已开始施针,只见他捻起银针,随手一抬,银针便稳妥妥地落在宋老爷子身上,认穴相当精准。

过得片刻,张文景施针的速度越来越快,宋老爷子脸上的气色随之红润了不少,不像开始那般死气沉沉。

宋雨筠见状,一双柳叶眉缓缓舒展。

“噗——”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宋雨筠还没来得及欣喜,宋老就喷出一口黑血。

这次情况比刚才还严重,因为宋老爷子的五官痛苦得直接扭曲成一团,脸色死一般的苍白,浑身透出一股死气。

“爷爷!”

宋雨筠惊呼一声,怒视着张神医:“你对我爷爷做了什么?”

霎时间,麻风以及一众保镖将张文景围起来。

这老匹夫要是治死了老爷子,那么他就活到头了。

“我......这,老夫也不知道。”

看到这情况,张文景明显慌了神:“老夫行医多年,绝对不会诊断错误的,不该,真的不该......”

这老头受到打击,一下子坐在地上,脸色同样苍白,看似老了几分,嘴里喃喃自语,似乎还不肯相信。

“你赶紧给我重新诊断救人!”宋雨筠气得厉声呵斥:“如果我爷爷出事了,你脱不了关系!”

张文景回过神来,连连点头。

“宋小姐你别急,老夫再重新看看,一定有办法的。”他咬咬牙,强行稳定心神。

他行医多年,声誉极好,可不能因为医死人而给杏林院抹黑。

张文景站起来深吸一口气,颤巍巍地伸出双手去搭脉。

可是刚搭上脉,张文景又一屁股坐在地上,表情滞呆,颤声道:“快…没脉搏了。”

医死人的事实重重地击在他的心头上,心如死灰!

张文景身边的药童见此,吓得茫然不知所措,心想这次死定了。

“你好大的胆子......”

宋雨筠脸色惊变,正想呵斥这老头,但想到现在不是时候,急忙吩咐手下人打急救电话。

她起先就是因为相信中州杏林院,没有送去大医院救治,不料庸医误人。

张文景还深陷在医死人的自责中,他身边的药童看到宋雨筠这副脸色,都不敢吭声。

“来不及了。”

就在众人慌乱之时,韩默那平静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开:“老爷子熬不过五分钟!”

语不惊人死不休!

韩默凭借这番话,再次成为全场的焦点。

在座的人觉得他是个疯子,居然当众诅咒宋老爷子活不过五分钟,这不是找死吗?

就算人家老爷子真活不过五分钟,你也别当众说出来啊,这简直是脑子抽了。

韩默可没有这些顾虑,因为这是事实,纵然说了,谁能奈他何?

再说了,韩默可是要还她一个人情的。

“你这是在诅咒我爷爷?你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吗?”

宋雨筠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莹白如玉的脸上布满了寒意,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杀了韩默。

很快,一部分保镖又将盯着韩默,只要大小姐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上前将韩默撕成碎片。

张文景身边的药童本就害怕得要死,这下看到韩默还敢触怒宋雨筠,几乎被吓晕,可又不敢出声,只能在心里把韩默狠狠地骂一遍。

宋雨筠语气不善,那上位者的气势更是骇人,寻常人经受不起,更别说与之对视,可韩默偏偏例外。

此刻,韩默轻松对上宋雨筠的目光,对于她的气势视而不见,淡然道:“我会有什么后果,用不着你来操心,你该操心的是你爷爷不及时救治会有什么后果。”

“你救我一命算是沾上因果,如今我可以救你爷爷,算是了却这一段因果,从此我们再无瓜葛。”

韩默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救人只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你还知道我救你回来?”宋雨筠冷笑一声:“我救你一命,你却在这里胡言乱语诅咒我爷爷?你是不把宋氏放在眼里?还是觉得我宋雨筠好欺负?”

她被气得不轻,鼓鼓的胸脯剧烈起伏。

韩默心中暗想:“江东宋氏宋雨筠?果不其然,在云城也就只有宋氏有这个牌面。”

心里嘀咕了一会后,韩默说道:“我不是在胡言乱语,我是在陈述事实,事实上你爷爷只有我能救。”

韩默说话不紧不慢:“时间,已经过去一分钟了,你还要赌上你爷爷的性命去犹豫吗?”

“话,我就放在这里,我不出手,宋老必死无疑!”

听到这话,宋雨筠沉默了,转身看了看爷爷那可怕的脸色,心如刀绞。

众人焦急地看着宋雨筠,都在等她拿主意。

“胡闹!”

骤然间有人发话,只见张文景颤巍巍地站起来指责韩默:“你一个毛头小子会什么治病救人,不要在这里添堵!”

“宋小姐,先等急诊医生来了再说。”

张文景稳住了心神,又道:“老夫这就通知杏林院的院长,让他亲自来一趟,中西医结合,肯定能找出宋老爷子的病因。”

他治不好宋老不假,但也不难眼睁睁看着老爷子被一个毛头小子乱治。

众人一想也是,硬着头皮出声抵制。

杏林院出身的张神医都束手无策,更何况是一个模样如乞丐的落拓少年,他口口声声说自己能治病,莫不是想谋杀。

“宋小姐,路上交通拥堵,急诊医生预计还有十分钟才能到。”麻风接了个电话,回到宋雨筠身边小声说道。

“十分钟吗?”宋雨筠看着爷爷那痛苦的表情,内心挣扎起来,如果那小子所说是真,那么爷爷危在旦夕,可等不起这点时间。

如今,张文景无能为力,难道真的要信这小子?

宋雨筠纠结了一会,目光落在韩默身上,但见韩默的眼神依然是那么自信,隐隐让人生出心神安宁的感觉。

于是,宋雨筠沉声道:“你有几成把握?”

韩默淡淡地道:“十成!”

虽然修为尽失,但这点小事还难不倒韩仙尊。

宋雨筠的脸色变幻了一会,寒声道:“如果我爷爷出事了,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韩默道:“你尽管放心。”

他懒得解释太多,爱信不信。

宋雨筠艰难地点点头,最终决定让韩默试一试,同时又吩咐麻风催促医院的人快点来。

“宋小姐,不可!”

张文景仍然不信韩默,其他人也是这副态度。

韩默懒得抬眼去看,平静地给她施加压力:“三分钟。”

宋雨筠厉声一喝:“都给我闭嘴!”

场面霎时安静下来。

宋雨筠冲韩默吼道:“你,快去救我爷爷,如果敢耍花样,不会轻易饶了你。”

众保镖死死地盯着韩默,只要他稍有出格举动,便会立刻格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