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最刻骨的相见

最刻骨的相见

熹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那一年,沈贝棠恰是十五芳华,父亲第一次派人接她到城里,令她与穆家小少爷订亲。一场阴差阳错,她落入顾墨屿的手里,穆家在江城翻云覆雨,一手遮天,却唯独不敢招惹大帅顾墨屿。自那以后,他的冷漠,他的残忍,成为沈贝棠此生都挥之不去的梦魇。三年蛰伏,她终于握住男人的命门,得以从他的禁锢里挣脱。却不料,这不是他们恩怨纠缠的结束,而是开始。

主角:沈贝棠,顾墨屿   更新:2022-07-16 13: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贝棠,顾墨屿 的武侠仙侠小说《最刻骨的相见》,由网络作家“熹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年,沈贝棠恰是十五芳华,父亲第一次派人接她到城里,令她与穆家小少爷订亲。一场阴差阳错,她落入顾墨屿的手里,穆家在江城翻云覆雨,一手遮天,却唯独不敢招惹大帅顾墨屿。自那以后,他的冷漠,他的残忍,成为沈贝棠此生都挥之不去的梦魇。三年蛰伏,她终于握住男人的命门,得以从他的禁锢里挣脱。却不料,这不是他们恩怨纠缠的结束,而是开始。

《最刻骨的相见》精彩片段

第一次见到顾墨屿那年,沈贝棠恰是十五芳华。

那日父亲第一次派人接她到城里,令她与穆家小少爷订亲。

那时的江城,还是穆家翻手云,覆手雨的玩物。

父亲告诉她,穆家家世好,只要她嫁过去,他就会把沈贝棠患病的母亲接去身边。

沈贝棠下火车时,夜色渐浓。穆少爷瘸着腿迎她上了黑色的小汽车,司机在前头开车,他便盯着她的脸,痴痴地笑。

车子行驶到江城最繁华的地段,街上霓虹四起,知音阙传来舞女高亢魅惑的歌声,掩住了整条街的氛围。直到几声枪响,四周的歌舞声才被尖叫声代替。

沈贝棠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得近处一声枪响,紧接着旁边的穆少爷便倒在她身上,抽搐两下,就断了气。

惊得她倒吸一口气,挪着身子,慌慌张张推开他,只见得他额上血红色窟窿里,鲜血汨汨往外淌着,与这洒在破碎车窗上的鲜血一样令人窒息。

“快走!”她催促着司机,屁股往下移了移,缩着身子,双手抱住自己,这双手却控制不住地抖。

那司机吓掉了魂,握不住方向盘,车子左右摇晃,最后撞停在路边的柱子上。

沈贝棠正要催促,又听得一声枪响,眼见着司机倒在了方向盘上,鲜血四溅。

她浑身一颤,目光惊恐地看着剧烈抽搐的司机,便将身子死死缩在角落里,头压得更低了些。

穆少爷和司机前后死亡不到半分钟,开枪的人都在近点盯着这辆车,她若下车,马上就会死。

她一手摸出口袋里的钢笔,去掉了笔帽,一手慌乱地去抹穆少脸上的鲜血,正要往脸上抹,便被人开了车门,听见动静,她一哆嗦,刚回头,那冰凉的枪口便抵在了她的下颌上。

沈贝棠吓断了呼吸,目光缓缓下沉,落在那扣着板机,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此刻,他的手只要轻轻用力,她就会跟自己身后的死人一样,连痛苦的呻吟声都发不出来,就顷刻没了性命。

“你就是跟这个姓穆的瘸子订亲的女人?”男人充满威慑的声音让这鲜血笼罩的夜晚多添了几分寒气。

沈贝棠手藏在身后,紧握着钢笔,伺机而动,“我是被逼无奈的……我刚被人接到城里来,半小时前,我都不认识他。”

男人沉着眼,移了移目光,迅速夺走她手里的钢笔,再利落地对着她的手刺了下去。应声落地,钢笔刺在她的指缝中。接着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枪上了膛,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求……求你!”沈贝棠吓得抓住他的大衣,声音颤抖。她赶在他开枪前掉下两行泪,既是祈求也是试探,“只要不杀我,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求你了。”

她小心翼翼地抬头,这才看清夜色中这张轮廓分明的脸和双眸深邃且藏有杀气的眼。

沈贝棠小脸吓得惨白,一双眼怎样看着都有种让人觉得无辜,让人忍不住疼一疼的魔力。

他侧了侧脸,便有小弟过来唤他“墨哥”。

他抓住她的后颈,大力将她从车上拽下来,推到了街边石柱上,漫不经心道,“送去知音阙!”

得了命令,小弟枪指她后脑勺,拽着她往知音阙方向去。

“只要是穆狗的铺子都给我砸,只要是跟姓穆的有关系的人,都他妈给我毙了!”身后还回响着那个男人威严且不容违抗的命令声。

穆家仗着权势为非作歹,伤天害理,各方势力早就蠢蠢欲动。看样子,今晚穆家就会从江城消失。

沈贝棠拖着发软的双腿踉跄前行,被拽进知音阙前,她曾回头看了一眼。

彼时,夜幕下笼起一层薄雾,他身上的大衣衣角被风吹得飞起,他总是一边往前走,一边轻易抓住一个人,不做犹豫便用枪在人身上崩出血色的窟窿。

街道上人影众多,只有他高大的身躯和杀伐果断的动作,像坠落凡间大开杀戮的神,让人一眼便只认得他。这画面,分外醒目刻骨。



顾墨屿回头看向她,高大的身影遮住她眼前所有的光,他嘴角的笑在背光下,格外吓人,“沈小姐发什么愣?坐!”

不等她回答,他厚重的手掌抓住她单薄的肩膀,轻而易举将她按在了凳子上,跪地的女人就在她脚边,若不是被绑了手,她怕是要抓住她的腿,向她求救。

顾墨屿站她身后,一脚踩着她的凳子,双手握着她的椅背,他俯着身子,那声音就从她的头顶传出来,“穆家的人清干净了?”

旁边的小弟说,“所有人,全部清干净了,除了……沈宥为一家和地上这个女人。”

沈贝棠抬了抬眼,他果然不安好心!

“顾先生……”

他长满茧的手掌当即抚上她小巧的脸颊,大拇指按住她的嘴唇,断了她的话。

小弟踢了一脚地上的女人,“我们去抓穆老头和那瘸子的时候,就是她通风报信,才让穆老大脱离掌控,一个反扑,平白折了我们几个兄弟。”

顾墨屿松开她的脸,将一把刀子丢在地上,“撕烂她的嘴!”

沈贝棠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嘴角僵硬。

他只是故意吓唬她的,对吧?几个大男人不会对一个女人这么残忍吧?

可就是在她的默念中,已经有人捡起地上的刀子,朝着那女人的嘴角割了下去。

耳边刹时充斥着凄惨的叫声,她拼命侧过脸去,但很快顾墨屿便双手按住了她的脑袋,逼着她面对,“不许用刀了,开了口子,就给我撕!”

他的声音冷漠而充满压迫感,那人得了命令便双手去撕,耳边的叫声更加恐怖,沈贝棠咬住嘴唇,挣扎不过,干脆闭紧了眼睛。

“眼睛睁开!”

她不听话,他抓住她后脖颈将她拽到那女人面前,“不敢看,那她另外半边脸就由你来撕!”

她近看着女人被人双手掰着嘴,看着她伤口从嘴角裂到耳根,那翻开的皮肉,顿时令她吓出一身冷汗,浑身颤抖。她拼命摇头,“不,我不……”

“不想动手,那就待她面前好好看着。”他蹲在她身边,手掌揉着她的后脑勺,每个细微的表情都令人窒息。

“够了,真的够了,你究竟想干什么?”她的声音在颤抖。

“够了?”他反问。

可他的眼神和语气却让她不敢回答,甚至后悔说了这句话。

于是,她眼睁睁看着那女人被撕烂了另一边的脸。花容月色的脸变得恐怖血腥。

寂静的夜里,这间屋子传出的叫喊声惨绝人寰。

终于结束,沈贝棠扶着椅子颤颤巍巍站起身。

只是,他仍不尽兴。

“喜欢告密报信的人……”顾墨屿捡起地上沾了血的刀子,往墙上掷去,刀上的血便顺着墙面流了下来,“得拔舌头!”

沈贝棠一哆嗦,背上起了一层冷汗,眼看着有人已经揪住那女人的舌头,她后退两步,转过身去。

他伸手便将她圈入怀里,抓住她的脸,逼迫她亲眼看着这一切。

“我不要看,你放开我!”她颤抖着声音,拼命挣扎。他就是个疯子。他还不如直接开枪杀了她。

“放开我!”她闭着眼,用尽力气腾出手来,一巴掌甩在他脸上,“你就是个疯子!”

她顿时从他怀里挣脱。

“你他妈的!”他身后的手下当即给子弹上了膛,冲过来,将枪口死按在她太阳穴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