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相思难忘君无殇

相思难忘君无殇

春雷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傅北城恨透了姜晚,因为她在自己最为需要她的时候,选择离开,选择背弃,亲手毁掉了两个人之间的美好诺言。再见面时,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和报复她,甚至娶了姜晚最为痛恨的庶妹。他娶妻那日,女人的一颗真心,彻底破碎成灰,她从未负他,甚至曾经为他拼了命,可傅北城不信她,便什么都没有用!

主角:姜晚,傅北城,姜暮   更新:2022-07-16 13: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晚,傅北城,姜暮 的武侠仙侠小说《相思难忘君无殇》,由网络作家“春雷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北城恨透了姜晚,因为她在自己最为需要她的时候,选择离开,选择背弃,亲手毁掉了两个人之间的美好诺言。再见面时,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折磨和报复她,甚至娶了姜晚最为痛恨的庶妹。他娶妻那日,女人的一颗真心,彻底破碎成灰,她从未负他,甚至曾经为他拼了命,可傅北城不信她,便什么都没有用!

《相思难忘君无殇》精彩片段

偏僻破落的院子里,姜晚怔愣地听着外面铺天盖地的鞭炮声。两个月前,她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执意嫁给傅北城,却在第二日被他扔到这里,半步不得离开。

她向来不会忤逆他的话,也是真的有些伤心,此时,却顾不得这些了。

忍着左腿发出的阵阵酸痛,姜晚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前厅,姜晚一眼便看见了一身黑色西服,俊逸无双的傅北城。

“送入洞房!”

声落,礼成。

姜晚的脸上惨白,手紧紧的扶着墙壁勉强站稳,目光却始终落在那一双人身上。

她的丈夫,娶了她此生最痛恨的人为妾。

姜暮,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小到大什么都要和她争的,现在,就连她的丈夫也不放过。

傅北城牵着一身白纱的姜暮转身离开之际,一阵穿堂风不经意间挽起姜暮遮脸的轻纱。

众人一阵唏嘘,姜暮的脸上也染上几分无措。傅北城淡然一笑,随手解落她脸上半掩的白纱,俯首,在她红艳的唇上落下一吻。

将美人紧锁怀中,傅北城无所谓的朝众人道:“抱歉,让大家见笑了。”

满堂喝彩,都道才子佳人,天生一对。

姜晚的脸上血色尽失,紧握的拳头,指甲深深插入血肉中,疼痛至麻木。

傅北城抱起姜暮,大步朝新房走去。没几步,姜暮忽地望向姜晚所在的方向,轻声叫道:“姐姐……”

男人身体蓦然一僵,豁然转身,正对上姜晚悲凉的双眸,他脸色一变,“姜晚,谁让你出来的?滚回去!”

众人面面相觑。

姜暮挣扎落地,盈步走到姜晚面前,执起她的手,巧笑道:“姐姐,今日我和北城大婚,日后我们姐妹俩,就能一起照顾他了。”

姜晚抽回手,目光从始至终都只落在一人身上。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直到这时,众人总算了解,原来这人就是傅家少爷的原配妻子——姜家大小姐,傅家的少奶奶。

据说傅家公子与姜家大小姐自小青梅竹马,郎情妾意,两家长辈为他们订了姻亲,这本应成为一段佳话,怎料傅家中途遭逢大劫,家道中落,姜家大小姐嫌贫爱富,在傅家公子落难之际,落井下石,并单方面要求解除婚约。

傅家公子痴情,卑微的跪在姜家大门前整整两天两夜,却始终挽回不了女儿心,最终因为姜晚一封绝情信,而断了痴念。

傅北城一场大病后,独自一人离开衡川,所有人都以为傅家已经彻底陨落,两年后,傅北城却回来了,并且一跃成为衡川的掌权人。

如今在衡川,傅家一家独大,谁见了都不免要放下姿态,仔细讨好。

“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过问?”傅北城眯起双眸,眉目间的气息冷然,“我说过不准你踏出房门半步,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来人,把太太压下,仗打二十。”

姜暮眼波微转,假装担忧想要劝说,却被傅北城一下堵了话。“任何人不准求情,否则一起处罚。”

众人一粟,纷纷闭了嘴。

“姜晚认罚,只是……”姜晚被下人按在地上,抬头,仰望面前居高临下的男人,道:“不要是她好不好,任何人都可以,不要是她好吗?”

姜暮掩面哭泣,“姐姐,妹妹与北城是真心相爱,你为什么要狠心拆散,是不是妹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傅北城盯着姜晚,俊脸无波,“打!”

一下接下的顿痛从背部蔓延,有那么一刻,姜晚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粉碎了。

姜晚咬牙强忍,低声道:“别碰……她……求你……”

姜暮的娘害死了她的娘,而姜暮抢了所有本属于她的一切,甚至雇人打断她的左腿,这一桩桩一件件,让她如何释怀,如何不恨?

“活该,落井下石的小人,当年抛弃傅少爷后,还想攀高枝嫁给莫少爷,哼,现在都是报应!”

“就是就是,真是报应。”

围观的人交耳闲谈,声音不大,却足以落入傅北城和姜晚的耳中。

傅北城的脸色不变,眸中却逐渐拢起万千汹涌,冷意十足。

姜晚的脸上血色全无,惨然一笑。

明明是她跪在雪地里,求莫少枫保住傅北城的命,是她为了见傅北城,因此被姜暮废了左腿,也是她让小青卖掉了所有值钱的首饰,想方设法送他离开……

她还曾写信言心志:姜晚此生,非北城不嫁,静待君娶。

只因她坚信,他曾经给予自己的承诺——

他说:姜晚,我会守护你,永远。

棍子打得一下比一下重,一股腥甜溢上喉咙,姜晚强咽了下去,目光模糊地落在傅北城身上。

永远,永远有多远呢?

才不过数载,他便将别的女人护在身后了。

还是,她最恨之入骨的女人……


杖打过后,姜晚彻底晕过去了。

傅北城冷眼看着,只挥手让人将她扔回偏院里。眼看少爷对这位少奶奶都不上心,下人们也便跟着轻怠了去,两人随意拽着姜晚的手往外拖。

鲜艳的血色蔓延出一条血路,渗人的很。

偏院里,伺候姜晚的丫鬟小青抱着昏迷的姜晚,哭得几乎晕厥。

“小姐别怕,小青这就去找医生来,别怕……”

小青抹着眼泪,将姜晚安置好,便跑出去四处求人去找医生,可是一个不受宠的少奶奶,傅家的佣人又有谁会理睬……

……

姜晚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正午,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姜晚在床上怔愣了半刻,忽地回神,挣扎起身。

小青见了,忙道:“小姐,您醒了,哎,小姐不能动,您背上的伤太重了,要好生休息……”

姜晚顾不得身上拆骨般的疼痛,只白着一张脸颤抖问道。

“他呢?他碰那个女人了吗?”

小青的脸色不豫,小心翼翼的道:“小姐,咱别管他们了好不好,好好把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不!”姜晚掀开被子,挣扎下床,“我要去找傅北城,带我去见他。”

小青瞬间红了眼,“小姐……”

“小青。”姜晚含泪看着小青,近乎哀求的道:“最后一次,就让我任性这最后一次,带我去吧。”

小青闭了闭眼睛,眼泪刷刷的滚下,“小姐,您不用去了,姑爷他,他昨夜整晚都宿在二小姐那里,早上才从二小姐房中出来……”

姜晚的神情一顿,如坠冰冢,她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寒。

“你是说,他们……”姜晚惨白一笑,“他还是碰她了。”

小青不忍惹她伤心,却也不想欺瞒于她,“是。”

姜晚气急攻心,一直压着的一口血终是吐了出来,她紧紧的闭着眼睛,眼泪自眼角无声的滑落。

小青大惊,“小姐!”

“晚晚。”正当小青惊恐无措之际,有人自屋外走了进来。

人影渐近,莫少枫温润俊美的容颜映入眼帘,小青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哭着道:“莫少爷,您总算来了,快救救小姐吧。”

莫少枫的视线紧紧的锁在姜晚身上,眉心紧拢,声音微哑,“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我没事。”姜晚拿手绢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虚弱道:“你怎么来了?”

莫少枫还没开口,小青便哭着道:“小姐,是小青把莫少爷唤来的,昨日你伤势过重,一直昏迷不醒,我四处找人,让他们帮忙找医生,可,可……就连老爷他也不愿帮忙,小青只能求助莫少爷了,对不起,小姐,是小青没用。”

姜晚愣了愣,随后伸手,拭去小青脸上的泪痕,淡声道:“不,是我没用,还连累你跟着我一块受苦,爹那里,以后也别去找他了,他已把我从族谱上除名,也就没有义务再照顾我什么。”

“是,小青知道了。”

小青低声应好,擦完眼泪,借着煎药的借口便出去了。

莫少枫到桌旁给姜晚倒了杯水。姜晚接过,喝了两口便放置在一旁,“老是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莫少枫凝着她,好半响,才叹息道:“你这是何必呢,非要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

姜晚低着头,悲凉一笑,没有搭话。

“当年明明是你救的他,为什么……”

“莫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提起已无意义,”姜晚抬眸,望向莫少枫,“只是姜晚有一事相求,还望莫少能够答应姜晚。”

“你说,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完成。”

姜晚敛下眸,避开莫少枫过于深沉的目光。

“小青的心性过于简单,在很多事上不懂轻重,以后如果还求你来这里,你大可不必理会,在衡川,姜晚名声已臭,而你对我有大恩,我不想,也不能连累你也跟着受辱。”

莫少枫的眸色微暗,他凝着她,忽而转了一个话题:“你事事都为他着想,哪怕他娶了你的妹妹?我认识的姜晚,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度了?”

姜晚的喉咙梗着一根刺,连带着呼吸都携了一阵阵的刺痛,“木已成舟……”

见她这般,莫少枫心生怜惜,却又无可奈可。

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瓶药,他低声道:“自己的身子要好好爱惜,仔细上药,别日后留了疤。”

顿了下,他又叹息道:“如今傅家在衡川一家独大,傅北城成为了商会的主席,大权在握,我们轻易惹不得他,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随意过来了,免得让你左右为难。”

姜晚的眼里盈了泪,抬头看向他,诚心道谢,“谢谢你,莫少。”

屋内的窗户没关,窗外,傅北城脸色阴沉地站在院子里,冷眼看着屋内两人含情相望的亲昵神态。

他身边还站了一人,正是昨日才进门的姜家二小姐——姜暮。

姜暮的嘴角轻挽,讥笑道:“看来,莫少对姐姐还真是情深义重呢,姐姐不过受点小伤,莫少便亟不可待地跑来照看,这要是让不知情的看了去,大概会觉得,他们才是一对恩爱夫妻……”


大概会觉得,他们才是一对恩爱夫妻……

------------------

“闭嘴!”傅北城忽然伸手,掐住了姜暮的脖子,厉声道:“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以为嫁入了傅家,就有资格在我面前指手脚,好好做你的姨太太,最好别惹我生气,懂?”

他白皙的手背青根浮起,力度大到几乎要掐断姜暮的脖子。

惊恐之下,姜暮含着泪,不停地点头,再不敢多话。

傅北城阴沉着一张脸,随手将她甩到了地上,他回首,看了一眼屋内,眸色阴鸷,最终转身离开。

姜暮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双手捂在脖子上,喉咙火辣辣的痛。

她满怀怨恨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姜晚的身上,无声冷笑起来,“姐姐,好好珍惜现在的日子吧……”

莫少枫离开后,姜晚在床上躺了一会,看了眼傅北城曾经送她的怀表,时间不早了,小青却还没回来。

“小青,小青。”

她撑起身子,朝外面唤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平日负责后院清洁的丫头小羽,小心翼翼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她平日与小青有几分交情。

小羽面带急切与担忧,匆匆来到姜晚的跟前,“少奶奶,不好了,小青在前院冲撞了姜姨太,现在少爷要将小青仗打至死。”

姜晚瞬间变了脸,“什么?”

小青与她一同长大,说是丫鬟,但姜晚早已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小青对她来说又多重要,他怎会不知?

姜晚挣扎着起身,“小羽,你扶我去前院。”

“这……”小羽站在原地,踌躇不决,“少奶奶,我,我……”

小青与她是有几分交情,但她却不敢忤逆少爷,偷偷来告知少奶奶已是用了最大的胆量……

她不敢,姜晚没说什么,“你先离开吧,我去就可以了。”

“对,对不起,少奶奶!”说罢,小羽红着眼睛跑了出去。

姜晚忍着背部伤口撕裂的疼痛,缓慢下了床,颤颤巍巍的往外走。前院的小草坪上围了一群人,熙熙攘攘中,姜晚还是听到了板子拍打身体的声音,昨日一场仗打还历历在目,那痛楚,她最清楚不过了。

疼痛让姜晚脸色煞白,她扒开人潮,缓步走了进去,只见小青的后背被一下接一下的板子打得皮开肉绽,嘴角弯了一道血流。

“住手!”姜晚径直想跑到小青身边,帮她挡开那些板子,但一路走来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没走几步便摔倒在地。

小青泪眼涟涟,气息微弱,“小,小姐……”

姜暮穿着一身淡绿色旗袍,姿态摇曳地站在姜晚面前,浅笑嫣然,“姐姐,你怎么给妹妹行如此大的礼,这怎么使得,就是行礼,也该是妹妹给姐姐行才对。”

她略微弯腰,作势要扶姜晚起来,脖子间原本被挡在领子后的暧昧红痕,被故意露了出来。

“这么多人看着,北城也在呢,咱们可不能丢了傅家的脸面,来,妹妹扶你起来。”

目光落在她的颈脖,姜晚倏然觉得很冷,整个人如坠冰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