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闪婚甜妻温柔宠

闪婚甜妻温柔宠

洛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长思需要一个人结婚,是个人就行,身家背景,职业长相,什么都不挑。一朝闪婚,她发现自己的闪婚对象,竟然赫赫有名的谢家家主谢如珩。这个男人可怜又可恨,让她想要好好爱护他,却又不止一次被他吓哭。谢如珩从出生开始就活在黑暗里,林长思是他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温暖他,治愈他,救赎他……

主角:林长思,谢如珩   更新:2022-07-16 13: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长思,谢如珩 的武侠仙侠小说《闪婚甜妻温柔宠》,由网络作家“洛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长思需要一个人结婚,是个人就行,身家背景,职业长相,什么都不挑。一朝闪婚,她发现自己的闪婚对象,竟然赫赫有名的谢家家主谢如珩。这个男人可怜又可恨,让她想要好好爱护他,却又不止一次被他吓哭。谢如珩从出生开始就活在黑暗里,林长思是他生命里唯一的一束光,温暖他,治愈他,救赎他……

《闪婚甜妻温柔宠》精彩片段

林长思是痛醒的。

她捂着发疼的头脑勺坐了起来,太阳穴痛的快要炸开。

“这是,什么地方?”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房间装修古典,地上铺着海棠花纹地毯,窗户半开,夜风吹进来,她打了个哆嗦,这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有些年头了,要不是现代化的灯,她都要以为穿越了。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被收养她的苏老爷喊回苏家,说是有事要当面详谈,她一进门就脑袋一疼,不省人事。

到底是谁打她?又是谁把她绑架到这里来?

“咯吱。”一声,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房间的雕花木门被推开,一群身穿民国服饰的女人鱼贯而入,她们分成两排,最后走进来一位灰色唐装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捧着一个放着红色布料的托盘。

太诡异了,这都0202年了,怎么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你们是谁?绑架我做什么?再不放了我,我要报警了!”林长思道。

她心里怕的要命,说出来的话都有些哆嗦。

男人走到她面前,毕恭毕敬道:“请夫人换上嫁衣,免得耽误了吉时。”

林长思看着他和眼前红的晃眼的衣服,差点叫出来,她给自己打气,咽了咽口水,道:“你们搞错了,我不是你们夫人,请你们放了我。”

“不会错的,苏先生亲自送过来的,您就是苏家小姐。”

“我不是苏安雅,我是他们家收养的,我叫林长思,你看我都不姓苏。”林长思眼圈红红的,眼里含着泪花,她才十九岁,虽然在苏家是个透明人,却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

男人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恢复过来,他摆了摆手:“这样说来你跟我们家主也算是天定良缘,伺候夫人更衣,再送到家主的房间里,完成婚礼。”

“是。”

女佣不由分说,上前抓住林长思快速的给她换衣服,不顾她的挣扎反抗。

“你们弄错了,我命不好的,我是天煞孤星,会克夫,放开我,放开我,我会克死你们家主的。”

她穿着火红的嫁衣,被人架着出门,一路上不管她怎么喊怎么挣扎,这些都像是听不见一样,一直强拖着,将她推进了房间里,锁门。

林长思被扔在地板上,摔的她很疼,她早就哭的满脸泪痕,爬起来想要逃跑,这房间连窗户都是封死的,里面亮如白昼。

她吸了吸鼻子,房间中央的床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吓的她紧贴身后的墙壁,哆哆嗦嗦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

床上的东西爬了起来,她尖叫出声,那东西听到声音,几个闪现到了她面前,几乎是一瞬间,林长思屏住呼吸,看着突然出现的人。

是个男人,他有着一张性冷淡的脸,头发如深渊般漆黑,皮肤惨白没有血色,眉眼呈现的线条锐利挑衅,偏偏左眼眼尾缀着一个多情的泪痣,像是高高在上的神明跌落凡尘,染上了一丝烟火气。

他凑到林长思脖颈边嗅了嗅,再后退两步半跪在地上,他一手撑地一手捂着脑袋,声音低哑暗沉:“绑起来。”

林长思快速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把我绑起来,不然会伤到你。”男人声音带着痛苦的压抑,像是在竭力控制身体里的猛兽冲出囚笼。

林长思点头:“好,好,你等着。”

她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最后还是揭了床单,费尽力气撕开,等将男人绑起来后,林长思脱力跌坐在地上喘气。

她的手指因为撕床单太用力已经出血,刺痛提醒着她疲惫的大脑,一旁的男人闭着眼睛,眉头紧皱。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几个小时之后,她还在兼职的咖啡店里面,听着客人的八卦。

谢家那个神秘的家主,因车祸昏迷,醒来的几率渺茫,他们家破罐子破摔,打算找人冲喜,说不定就能醒来了。

妄想攀高枝的女人踏破了谢家的门槛,却在第二天疯疯癫癫的逃离,这事儿越传越邪乎。

最后客人们猜测谢家对苏家有恩,会不会把主意打到苏家小姐身上。

林长思抱紧了自己的胳膊,蜷缩在床边,主意当然打了,只不过,他们舍不得自家小姐,又不能不还恩情,把自己当成苏小姐送过来了,即便是苏老爷收养了她,也不能这么做啊,他们家小姐是人,她就不是人了?

林长思越想越委屈,小声的哭了出来,最后哭的迷迷糊糊睡过去,天刚破晓,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林长思在地板上睡的很不安稳,被绑着的男人猛地睁开双眼。

他打量着四周,目光触及不远处的娇小的女人,再看看自己被绑的好好的手,面无表情的用嘴解开,再起身将人抱起来。

怀里的人不安的动了动,男人身体瞬间僵硬,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在他看来,怀里的人太缩弱小了,她昨晚哭了很久,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那么能哭,等她睡熟之后,将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

林长思长的很清秀,是那种江南水乡女子的婉约,脸上不知道在哪里蹭上了灰,眼睛因为哭的太多,有些红肿,如果此刻睁开,是不是都是泪水和血丝?男人想要触碰,最后还是收回了手,转身离开。

守在门口的佣人,见到门打开,出来的居然是他们的家主,惊喜的无以复加。

这些天,都是被送进去的那些女人疯疯癫癫的跑出来,被他们家主吓的,以为自己见了鬼。

“家主,要不要我让人进去收拾一下。”其中一位佣人狗腿道。

谢如珩看他一眼,冷道:“不用。”

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了,佣人赶紧跟上去,他们家主话本来就少,一年到头说不了几句,不过没关系,能带着家里飞黄腾达就好。

林长思醒来后已经是上午十点过,房间内还散落这破碎的床单,而她躺在柔软的床上,垫子是天鹅绒的,特别舒适。

“你醒了?”


“你是?”

她看着坐在床边的谢如珩,是昨晚的那个人。

“谢如珩。”

“谢家主?你不是……不是,你们搞错了,我不是苏安雅,我是林长思,你们能放我回去吗?我快要开学了。”林长思恳求道。

她不想就这样过一辈子,她还有理想有抱负。

“长思,管家。”

“啊?”

林长思没懂这人什么意思?不过他话一落,昨天给她送衣服的中年男人就进门了,他脸上堆着笑意,慢慢解释道:“夫人,家主的意思是,既然都来了,那就这样吧,这样更能说明,你们是命中注定,至于上学,我看没这个必要了,谢家的家主夫人,有许多课程,您可能没时间去学校。”

“你怎么可以这样?谢如珩,你们不能这样。”怎么可以一句话就决定她未来的路,她不要当什么家主夫人。

“谢如珩你不是出车祸昏迷不能醒来吗?怎么突然就醒了,你这么是骗婚,是犯法的。”

林长思急的胡言乱语,管家想要呵斥她闭嘴,谢如珩却是握住了她的手,生硬道:“没有骗婚,都依你。”

“家主。”管家并不赞同,谢家的家主夫人,就应该待在老宅里面。这是规矩,可是接触到谢如珩的眼神,就歇了心思,谁都不能违抗他,规矩也不行,除非不想混了。

“等你吃饭。”谢如珩丢下这句话就离开,同样离开的还有管家,女佣随后进来给林长思递上了衣服。

谢家很大,他家是那种很古老的宅子,整个家里佣人都要比主人多,林长思跟着人到餐厅吃饭,谢如珩已经在等了,偌大的餐厅,只有谢如珩这个主人,剩下的全是佣人。

她的位置在谢如珩旁边,佣人们麻溜的摆上饭菜,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指大动。

只是,她与谢如珩的饭菜是隔开的,她自己的荤素搭配,美味营养,谢如珩就是简单的水煮的蔬菜,一点油花都没有。

谢如珩拿了筷子夹了菜,道:“吃饭。”

他一说话,林长思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自己端着碗吃饭。一顿饭,吃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林长思都不敢发出声音,偶尔筷子碰到碗碟,她都心惊胆战的,生怕这些人把她丢出去。

他们谢家太诡异了,房子诡异,家里人态度诡异,谢如珩更加的诡异,就连昨晚那个发了疯的人,都让她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吃过午饭,谢如珩带着她回房间,这里已经收拾妥当,就连林长思的生活用品换洗衣服都放好了。

“谢家主,我,我想离开这里,我们不合适。”

谢如珩反锁了门,看着眼前吓坏的人,心里叹了一口气:“抱歉,不能走。”

“为什么?”

“他们不会让你走,委屈你多呆段时间,等时机成熟,我会放你离开。”这是谢如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了,语气生硬,像是憋了很久,才得了这么一句话。

林长思太无辜,被苏家替嫁过来,还要被谢家当做治疗他病的药。

“好吧,我还可以上学的对吗?还有你昨晚到底怎么?是生病了吗?”她没问为什么不昏迷了,想来豪门总有一两件辛秘的。

谢如珩点头,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林长思听到了呕吐声,以为他的病了,赶紧冲进去,就见谢如珩撑在马桶上,将刚才吃进去的东西催吐了出来。

“你怎么样?”她赶忙上前,拍了拍他的背。

等谢如珩吐完,到洗漱池边漱口洗了把脸,林长思一直看着他的举动,手足无措。

两人出了浴室,谢如珩坐在沙发上休息,林长思给他倒了杯水:“你喝点水吧。”

谢如珩接过来,捧着温水喝了几口,他很瘦,脸上没有多少肉,林长思坐在他旁边,不知道要怎么做。

“我的饭,不能吃。”

林长思才想起来,刚才吃饭,谢如珩的饭菜是单独的,跟她的不一样。

“我,我知道了,需要我做什么吗?我会尽力的。”林长思问。

她心思单纯,有着少年人的热血,谢如珩看起来在家里举步维艰,她拿的是替嫁复仇剧本吗?

“不用。”谢如珩声音低沉,他漆黑的眼睛有些茫然。

“你刚才把饭菜都吐出来了,我给你重新做吧,你告诉我,什么没,没,嗯,你可以吃的。”她想说什么没毒的,但是不好开口。

谢如珩将目光从天花板放到了她身上,新娶回来的小娇妻似乎是个心软的,“走吧。”

她被人带进了厨房,里面忙碌的人看到这架势,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恭恭敬敬的站着,微微低头喊人。

“做吧。”谢如珩无视了一厨房的人,只跟林长思说话。

她做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谢如珩吃的干干净净,饭后,他拉着人散步,将来找人学习礼仪的管家瞪了回去。

谢家的花园百花齐放,她一路走来看到了甚多珍奇的花卉,谢如珩就拉着她,不许任何人靠近,包括两次过来找她的管家。

“休息一下吧。”她有些累了。

谢如珩牵着她到荷花池边的小亭坐下来,立马就有佣人送上茶点,这些茶店,分成两份,她自己的那份正常的小点心,谢如珩的,一片绿油油,一看就没什么胃口。

他是有什么病吗?为什么要分开?还是说有人要下毒害他?不应该啊,整个谢家他最大,他不害别人就不错了,谁敢害他?

“你为什么总是不说话?我们现在这种情况,很尴尬。”林长思满脑子疑问,为了让自己不如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决定转移话题。

对面的人张了张嘴,半天憋不出来,她叹了口气,自顾自道:“算了,我想了很久,既然都这样了,我们不如将错就错,你们别找苏家麻烦,毕竟他们养了我,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做的事,可以让我去做,我会配合你,但是你不能让你的家人限制我的自由。”

“嗯。”谢如珩应了一声。

“你就不能多说一个字?”

谢如珩想了想:“好的。”

林长思:“……”这个家主看起来憨憨的。


林长思在谢家住了三天,谢如珩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跟个闷葫芦似的,跟他说十句,他只回答你一句。

而在林长思嫁过来,第二天就对外界宣布,谢如珩醒了,已经慢慢恢复,而谢如珩自从初见林长思之后,就没有再发疯,她不敢多问怎么回事,这个家里所有人都对她毕恭毕敬,也将她排除在外,像个借住的陌生人。

月明星稀,林长思换了新睡衣坐在床边回复朋友信息,她如今和谢如珩住一个房间,不等林长思提议分床,谢如珩自觉的拿了被褥睡到沙发上。

相处这些时间,这谢如珩并不想传闻中那样不近人情啊?虽然不怎么说话也没有表情,有的时候还挺贴心。

“回门礼。”谢如珩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单子,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字。

林长思接过来一看,差点没看晕了:“这么多没必要吧?”

“必要。”

她闭了嘴,想来也不是他准备的,定是那位管家了。

谢家人丁兴旺,但是老宅里只住了谢如珩一个人,其他人忙着工作,从他清醒后,每天忙着看文件,到底是有多少文件看不完?

次日一早,林长思在谢如珩的陪同下回苏家,其实没有这个必要,但是谢家要面子,事出突然没有婚礼,回门一定要风光。

管家和司机坐在前面,他们两人在后面,谢如珩一上车就闭目就养神,跟他平时作风一样。

此刻的苏家,苏老爷坐立难安,从昨天接到谢家电话后,说他们今天会回门,他就一晚上没睡好,此刻虽然收拾妥当,脸色并不太好看。

苏夫人温暖抱着双手坐在沙发上,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开口:“行了,不就是回门吗?搞的什么大人物上门一样。”

“你懂什么?人家要的是安雅,这会儿回来要知道不是,我们全家都吃不了兜着走!”苏老爷苏云开呵斥了一句。

“那小蹄子也不敢说实话吧?胆子那么小,小雅今天可是在家里的。”温暖不以为然,养她长大,就该替她女儿受罪。

“要是这样就好了。”苏云开并不像她那么乐观。

这林长思脾气倔的很,说出来的可能性很大,幸好他提前叫安雅不要出房间,不然真的说不清了,私自换人就已经是冒险了。

谢家的车在上午十点到达苏家,林长思从车上下来,谢如珩本想去给她开车门,现在只能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

“怎么了?”注意到谢如珩的视线,她疑惑的问。

谢如珩微微敛下眉目:“走。”

这人莫名其妙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她只能试探的走到谢如珩身边,还好后者没有躲开。

苏家一行人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看着谢家的车过来,再看见林长思与谢如珩的关系僵硬,这是知道了还是不知道?

苏云开心惊胆战,脸上还堆着慈爱的笑意,上前两步含蓄:“一路辛苦了,回家吧,我吩咐了厨房给你做了最爱吃的吃。”

他现在必须扮演一个好父亲的角色,来维持谢苏两家联姻的假象。

“谢谢伯父。”林长思毫不客气的拆穿他。

苏云开脸色一僵,尴尬的笑了两声,看他们谢家那些人的架势,还有谢如珩的样子,怕是早就知道了,他就知道,这小蹄子不会安安分分的代替安雅。

“应该的应该,这位就是如珩了吧?果然一表人才啊。”他一个人在那里说,谢如珩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场面一度很尴尬,林长思主动牵住了谢如珩的手,道:“伯父,如珩不爱说话,外面凉,他刚醒来,我们先进去吧。”

“是是是,请请。”安云开顺着她给的台阶下了,将人请进去,谢家管家指挥着佣人将带来的回门礼往苏家抬。

温暖看着那些东西,眼睛都直了,这谢家果然有钱,那谢如珩长的十分俊美,气质出尘,既然都醒了,怎么能便宜了林长思这小贱人?

想着,她偷偷的给房间里的苏安雅发微信,反正本来就是安雅的未婚夫,回归原位有什么不好?

林长思再次进到这里,苏家客厅装潢华丽,也俗气,比不上谢家的优雅大气,不过苏家作为杭城最有名的暴发户,跟百年世家没法比的。

谢如珩挨着林长思坐下来,看着两人交握的手发呆,她的手柔柔软软的,手指还有薄茧,也小小的能被自己的手掌完全包裹。

这是个新奇的体验,他从未与人这般亲密过。

“如珩啊,这事都怪伯父不好,安雅那孩子吧……”

苏云开没说完,温暖一阵抢白:“那孩子心疼长思,你还不知道吧,长思一直喜欢你,听到安雅要嫁给你了,她哭着求安雅成全,我们小雅跟她关系亲密,不忍心看她那么难过,就同意了。你也别怪长思,这孩子是真心喜欢你的。”

她话里话外,都是林长思抢了安雅的人,这场闹剧他们都是受害者,要怪只能怪林长思。

谢管家带着佣人站在谢如珩两人的沙发后面,微微低头一言不发,谢如珩不说话,这话题就接不下去。

温暖是什么人?她当然不会看脸色,还在自顾自的说个不停:“哎呀,我看啊长思跟你也不幸福,不如今天咱们就换回来吧?我们安雅啊,长得漂亮会弹琴,性格也好。”

她说了一大堆,完全不顾苏云开的暗示。等她说完,再去看谢如珩,发现这人居然拿着林长思的手把玩,后者被弄的不舒服要抢回自己的手,他固执的抢回来,根本没听她说什么。

“如珩?你觉得怎样?”温暖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被点了名字,又没有手玩的谢如珩淡淡的回了一句:“不要。”

这是他进门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低沉好听的不行。

“爸妈,是有客人来了吗?”

听到这声音,苏云开差点没厥过去,这一个两个,是嫌他们家死的不够快是吗?

林长思看去,苏安雅打扮一新,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她长得艳丽逼人,稍微打扮就是当下最流行的女神模样。

她看见林长思想要过去跟她表示亲近,可看到她身边的男人停住了脚步,他只是穿着简单的灰色衬衫和黑色长裤,一双腿笔直修长,看起来身形很单薄,黑色碎发服帖,皮肤白到发光,在没看见他之前,绝对不会有人想到,会有男人俊美成这样。

温暖连叫了她几声,才将她叫的回过神来,想到刚才自己直勾勾的盯着他看,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爸妈,长思,他们是谁啊?”苏安雅娇羞的坐到他们对面,正对着谢如珩。

一般这种情况下,只要谢如珩开口,他们话题就能接下去,可谢如珩是什么人,在场那么多人,也只有林长思能多得他一句回应。

“哎呀,这位就是如珩啊,你忘了,你的未婚夫。”温暖赶紧道。

苏安雅眼睛一亮:“真的?如珩,我是安雅,你是来跟我爸妈商量婚事的吗?”

“你说说你,长思一哭你就同意了,这不,如珩过来了,咱们换回来。”

眼看温暖越说越过分,苏云开赶紧制止了:“行了!如珩跟长思过来也累了,准备吃饭。”

管家一听吃饭,赶紧道:“苏先生,我们家主不习惯外面的食物,我们带过来了,不介意吧?”

这做法,让苏家三人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苏云开尴尬的点头,苏安雅倒是活跃:“如珩,我家大厨做的可乐鸡翅很好吃的,你试试看啊。”

而一直被点到的谢如珩根本没听他们说什么,他在跟林长思抢手,他就想握着,可是长思不同意。

“行了,你一直拉着我,怎么吃饭啊,”林长思小声呵斥了谢如珩,再抬头看苏安雅母女,歉意笑了笑:“抱歉,如珩不能沾碳酸饮料,用来烹饪都不行。”

“没事,还有其他的,我想如珩一定会喜欢的,毕竟以后我跟他是夫妻,要多多了解对方的喜好,你说是不是如珩?”苏安雅端着得体的微笑,像极了正宫。

谢如珩没握到手,又听到这种话,果断拒绝:“不要你。”

“小雅只是孩子气,开个玩笑,如珩不要生气啊。”苏云开赶紧打圆场。

管家早就不满了,他微微上前一步,不紧不慢道:“苏先生,只有夫人才能叫家主的名字,还请先生,太太,小姐改个口,毕竟我们夫人也算不得苏家人,能回来,还是家主疼爱夫人不是?”

他们一家三口尴尬的应了,毕竟谢家他们十个苏家都不敢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