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不灭仙婿

不灭仙婿

木菠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重是唐家的唯一继承人,自幼天资聪颖,是同龄小辈中的佼佼者。可是天之骄子却遭人陷害,以至于被拉下了继承人之位,最终被赶出家门。为了活命,他隐姓埋名成为了一个小家族的上门赘婿。赘婿的日子不好过,每一天都要承受众人异样的目光。阴差阳错下,唐重得到了长生仙诀,从此那个受尽苦难的青年,开始逆转命运,一飞冲天!

主角:唐重,周雨洁   更新:2022-07-16 13: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重,周雨洁 的武侠仙侠小说《不灭仙婿》,由网络作家“木菠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重是唐家的唯一继承人,自幼天资聪颖,是同龄小辈中的佼佼者。可是天之骄子却遭人陷害,以至于被拉下了继承人之位,最终被赶出家门。为了活命,他隐姓埋名成为了一个小家族的上门赘婿。赘婿的日子不好过,每一天都要承受众人异样的目光。阴差阳错下,唐重得到了长生仙诀,从此那个受尽苦难的青年,开始逆转命运,一飞冲天!

《不灭仙婿》精彩片段

云州市人民医院,209病房。

一个穿着病服的青年正躺在床上,盯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长相清秀,眉眼间带着英气。虽然身体还有些虚弱,但他那双眸子中却精芒闪烁。

“终于。。。。。。被我等到了!”

唐重握紧了拳头。

他,本为唐家天才继承人,却因为遭到小人陷害,导致他被家族驱逐,就连未婚妻,也选择了退婚!

于是,他这两年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唐重,选择入赘到一个小家族,做起了上门女婿。

忍辱偷生,终于让他等到了机会,现在得到了这莫大的机缘!

就在唐重这般想着的时候,从门外传来了噔噔噔的脚步声。听那频率,显然那双高跟鞋的主任很着急。

“唐重,你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随着房门被推开,脚步声的主任进了屋子。

唐重偏过头,就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女子来到了病床前。

女子明眸皓齿、肤若凝脂,樱桃嘴、柳叶眉,再配上修身束腰的裙子,勾勒出她完美的身材,足够让世上任何男人发狂!

而她,也是唐重名义上的老婆——周雨洁。

唯一遗憾的是,虽然老婆如此完美,但这两年唐重却根本没有机会一亲香泽,就连拥抱,都没有过。

周雨洁走近了,冷冷地盯着唐重,心里满是恨铁不成钢。

“你整天游手好闲,吃穿全用我的。这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敢去那种场所,还刚好被警察逮住!”

“现在,新闻里已经播出了。你自己没脸没皮,就不能为我想想吗?”

唐重赶紧坐了起来,半躺在靠背上,苦笑着低声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其实他是被陷害的。不过,估计妻子也不会相信自己。

“你就只会说对不起,难道你就不能给我省点心吗?!”周雨洁一只手揉着眉心,烦躁不堪。

“我——”

“算了算了,反正再怎么训你也没用。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你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还要再观察,先走了,明天再过来。”

冷冷的说完,最后丢给唐重一个失望的眼神,周雨洁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那干脆利落的背影,透露的是对唐重的不屑以及彻底的死心!

此时的周雨洁心情很差,先是公司那边,自己耗费了无数心血和精力准备的招标依旧失败。然后,公司的产品又出了篓子。

而且,公司内部还有一些人跟自己作对,掣肘自己。

内忧外患!

更让她齿冷的,则是家里的亲人也参与其中。一直逼迫自己跟唐重离婚,甚至不惜用他们手中的股份作筹码!

偏偏,唐重作为她的丈夫,不仅不能帮她分忧,反而只会给她闯祸,让她来擦批古!

即使她是一名女强人,年纪轻轻就管理着一家大公司。

但,她终究是个女人。

她也希望,能有一个宽阔的胸怀为自己遮风挡雨。

只是,自己丈夫这么废物,就凭他?

开什么玩笑?!这种废物,不拖累自己就已经要烧高香了!

周雨洁来到了医院门口时,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街道华灯初上。

忽然起了一阵风,席卷过她娇柔的身躯。周雨洁咬着嘴唇,好看的眉头蹙起,抱着胳膊匆匆往外走去。

她忽然觉得有些冷。

。。。。。。

另外一边,病房内。

唐重站在窗户边,目送着妻子匆匆离去的背影,刚才妻子的态度并未让他觉得生气,反而让他感觉愧疚。

“之前我确实亏欠你太多,从现在开始,让我慢慢弥补吧。。。。。。”

直到妻子的身影彻底融入夜色中消失不见,他才收回了目光,喃喃低语。

原来,今天有人给他下了药。而且,还害得他差点从五楼掉下来摔死。

幸好在关键时刻,他一直佩戴的家传古玉救了他一命。

而且,还把他曾经被废的身体给修复好了。

更是让他传承了长生道统!

长生道统包含了无穷无尽的知识,有种种逆天的攻伐神通、也有不可思议的医玄术法等。

此刻的唐重,脑海中就有着许多神奇的知识,尤其是关于修行的攻伐。

他冥想了一会儿,了解了关于修行的知识。

关于身体经络、任督二脉、以及各处的穴道等。

而且,长生诀特别有一点神奇之处,那就是此种攻伐不需要时时刻刻打坐。

只需要在身体内运行攻伐,那么随时随刻都可以修炼!

所以,唐重立即就坐在了床头,双目闭合,开始尝试吐纳天地灵气。

只是一盏茶的功夫,就有丝丝缕缕的灵气不断涌入体内,游走在周身脉络间。

淬炼着他的身体,而且剩余的也都转换成了真气,藏在了他的丹田中。

虽然速度还很慢,但是他的身体表面很快就出现了点点光点。

唐重双目一凝,他认了出来,这光点正是当初古玉沾染到自己血液时,闪烁的光点!

他立即又开始专心运功起来,很快,那光点便又转化成了能量,又融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一夜无话。

。。。

翌日,一大早便进来了一个男医生。

见到唐重后,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废物真是祖上积德,竟然有个这么完美的妻子。

昨天男医生只是见了周雨洁一眼,就惊为天人,为之神魂颠倒。

也难怪,冯大少这么迷恋周雨洁,哪怕周雨洁已经结婚,都还想着把周雨洁抢走了。

“昨晚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医生淡淡问道。

“没有。”唐重摇头,顺便也注意到了医生白大褂上的牌子,对方是内科的主任。

张主任坐到了唐重旁边,用仪器在唐重身上听了一会儿后,皱起了眉头。

“你的心脏还有些问题,还要继续住院。”张主任把仪器收回来,推了下自己的金丝眼镜,平静而冷漠的说道。

“心脏有问题?”唐重眉头一挑,语气带着讥讽。

如果是在以前的话,他肯定会听从医生的吩咐。

但是,如今他身怀绝世医术,岂会被这个不安好心的医生给骗到?

张主任却没有察觉,点头道:“对,我开再给你开些药,你还要继续留院观察。”

说罢,他就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

唐重忽然叫住了对方,目光仿若两把利剑,想要直接穿透对方的心防。

他问道:“张主任,我跟你之前,有仇?”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主任一愣。

“既然没仇,你为何要骗人?还是说,是有人指使你的?”唐重盯着张主任,似笑非笑。

张主任脸色一沉,“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这是污蔑!要是你不相信我,那你现在就出院吧。”

然后,他一副气呼呼的模样,直接离开了房间。

但是,他离开的主要原因,其实是因为心虚。

他之所以让唐重继续住院,确实是受到了冯大少的指示。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甚至想要给唐重安上一个精神病的名声。

而唐重却耸了耸肩膀,冷冷一笑,他从张主任的反应中,看出了某些猫腻。

一群跳梁小丑,真以为自己看不出他们耍的小心眼吗?

既然自己已经没事了,唐重整理一番后,直接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办完手续,他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了哭声。

循着声音望去,就见到在旁边的病房里,一个消瘦的男人躺在床上。

男人面色发青,像是中毒了。而旁边则有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孩趴在病床上,哭得梨花带雨。


这女孩扎着马尾辫,上升白衬衣,下身牛仔裤,气质清纯,此时显得楚楚可怜。

而女孩的旁边,正是之前打算坑自己的张主任。

“珍珍,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张主任假模假样地安慰着女孩,眼神却盯着女孩前面胸围的波峰,眼神色眯眯的。

他这个人,平生最好女色。

“不,我爸他还没死!”

李珍珍有些激动,有些无助。

她恳求张主任道:“张主任,你再给我爸看看吧!求求您了,您就让顾神医再来看看我爸行吗?一定有用的!”

李珍珍口中的顾神医,是国内最顶尖的内科专家,今天上午的时候已经来检查过。

但就连顾神医也表示已经回天乏术了。

张主任趁机双手按住了女孩的柔顺的肩头,心中窃喜,语气却故作温柔:“珍珍,你爸呼吸都停止了,现在别说顾神医,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了。”

“不可能!”

李珍珍神情十分绝望,脸色苍白,趴在父亲床头,又哭了出来。

“爸,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呜呜呜~”

这一幕让外面的唐重皱起了眉头,朝着病房内走去。

这个老银棍,又打起了坏主意。

“你爸爸确实还没死!”李珍珍刚才的样子让唐重起了恻隐之心,他无法袖手旁观。

听了这句话,病房内两人都愣了,同时朝着唐重望了过来。

张主任发现是唐重,大怒:“又是你!谁允许你进来的,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而李珍珍却十分激动,盯着唐重:“大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爸爸真的没死?”

张主任立即嘲讽道:“这小子自己都是个病人,你竟然相信他的话?而且,他还是扫慌被抓的!”

他的话说完,病房内那些原本就好奇的人立即对唐重投去鄙夷的眼神。

“无耻!看这小子人模狗样的,竟然做这种下流事。我看他不仅是身体脏,思想也很龌龊。”

“没错!人的呼吸都没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竟然还说没死。小姑娘,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应该相信张主任的判断,毕竟主任可是专业的。”旁边另外一个医生劝说李珍珍。

“你在这哗众取宠,无非就是垂涎人家小姑娘美貌,想博取小姑娘的好感。人家父亲才刚走,你竟然就打这种歪主意,简直是亲授!”

张主任冷着脸呵斥,他自己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却给唐重扣上了帽子。

“闭嘴!”

唐重不耐,突然爆喝一声,如同旱地惊雷,吓了其他人一跳。

“人命关天,我懒得跟你们废话。张主任,你口口声声说他已经死了。那你敢跟我打个赌吗?要是我把他救活了,你就跪在地上给我磕头道歉!而且,还要从医院辞职滚蛋!”

“我也不让你吃亏,要是我不能救活他,我随便你处置。”

唐重指着张主任的鼻子,底气十足,“你敢赌吗?”

“有什么不敢?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张主任阴险的笑了起来,急忙道:“大家都给我作证,别让着这小子等会耍赖。”

冯大少给自己的任务没完成,张主任正发愁呢,想不到唐重自己送上门来。

真是个沙比!

唐重冷冷一笑:“这么有自信?你还是准备下跪吧。”

他目光扫视,发下自己的视线竟然能穿透男子的身体,看清楚对方的骨骼内脏,让他信心十足。

张主任却是一脸不屑。

其他人也是纷纷摇头,显然都不相信唐重。

他们都觉得唐重疯了,为了讨好李珍珍,什么牛都敢吹。

他也不考虑一下,如果失败了,该怎么收场。

唯独李珍珍,眼中充满了希望。

“你们全都出去,我的治疗不允许任何人打扰。你们出去等我十分钟,赶紧!时间很少。”唐重淡淡说道。

刚好病房里有银针,也刚好帮她省了功夫。

张主任摇头冷笑:“就你还装模作样,小子,等下看你怎么收场。”

而其他医生也是不断摇头。

医道向来都是越老医术越高,现在中医之所以被很多人诋毁,就是因为有许多骗子冒充大师,招摇撞骗,坏了中医的名声。

这些医生,把唐重也当成骗子了。

张主任已经开始让其他人离开了:“大家都出去,别耽误这小子治疗,我倒想看看,他怎么个治疗法。到时候可别赖我们,哼!”

李珍珍也出去了,只剩下了唐重一人。

唐重把门关上,然后把银针抽出,接着一根一根查入男人的身体里面。

他的动作很快,而且十分精准。

每一根银针上,都带着他的真气,力度也恰到好处。

然后,顺着银针,真气丝丝缕缕进入男人的经脉中,不断地修复着男人衰竭的身体,恢复着他的身体机能。

很快,十分钟就过去了。

唐重额头满是汗水,脸色也有些苍白。

显然,他的实力目前还不足,这次治疗对他的消耗太多了。

好在,他的真气总算没有浪费。

而外面又多了一些人,都是闻声来看热闹的。

周雨洁也在此时路过这里,以为这里有什么热闹市。

不过她可没心思看热闹,直接朝着唐重病房走去。

而张主任等人已经不耐烦了,正准备推门,刚好此时门开了。

张主任根本懒得往床边多看一眼,冷笑:“小子,刚才你说的话可是很多人听见了,现在给我下跪道歉!”

周围其他人也都摇头,年轻人就是心浮气躁,活该吃点苦头。

唐重扫了主任一眼,淡淡道:“抱歉,应该是你下跪道歉。”

“你什么意思?”众人一听都愣住了。

张主任也愣了一下。

而此时,李珍珍发出了惊喜的声音。

“爸,你终于醒了!”

因为大家都不相信唐重能治好那个男人,所以大家都没有去观察,唯独李珍珍在注意自己的父亲。

然后,李珍珍就发现自己的父亲睁开了眼睛。

醒了?!

在场众人都惊呆了。

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醒了?!

包括张主任在内,他们都朝男人看去。然后,张主任脑袋轰的一声。

他吓得直接愣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明明不可能!

上午的时候,顾神医亲口说救不回来了。

而且,刚才那个男人分明没有了呼吸啊?

医院的医生给男人号脉后,语气中仍然带着震惊,说道:“他真的好了。”

虽然现在还没有用仪器彻底检查男人的身体,但是医院的医生却已经能确定,这个男人确实是好了。

神医啊!

这才是真正的神医!

李珍珍无比的激动,对唐重不断的感谢。

唐重则是很淡定,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呆若木鸡的张主任,笑了,“现在,你还要耍赖么?”

“不可能!”张主任语气惊慌,不断地摇头,双眼好像一把刀子似的盯着唐重,好像要把唐重解剖,让他弄清楚唐重使了什么诡计,“你到底用了什么邪门歪道?”

“你不必知道,总之他醒了。现在,是你兑现诺言的时候。”唐重掏着耳朵,嘴角微微扬起。

“什么诺言?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张主任看向左右两边,立即否认,他可是医院的主任。

要是今天向唐重下跪,以后自己还有面子吗?

更不用说辞职了,那是不可能的!

“呵呵,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

唐重冷冷一笑,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邪魅而残忍。


现在这个男人还没走?明显的意思是等她这个恩客起来给他钱!

顿时对失身失心又要付钱满是痛苦,顾爽爽心情很差地扭头翻出钱包,这时浴室里走出一道男人挺拔的身影,他只简单地过了一条浴巾,浑身都是性感的肌肉滴着水滴,那双墨眸犹如浩瀚的海一眼深沉,此刻正慢悠悠的朝她看过来。

顾爽爽呜的叫了一声,不敢直视这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呀!抬起被子火速捂住烧红的脸,小手从被子里伸出去,哆嗦着,“多多多、多少出台费?给你,拿了钱你赶紧走人!”

“出.台.费?”沈墨城的脸顿时难看,听明白了,这二傻还把他当男公关?很好!

他笑得腹黑而冷,“给我钱是吗?我可是很贵的。”

顾爽爽鄙夷,料到他会狮子大开口,她大方地抽出钱包里所有整张:“一千够……”

“8万一晚。”

什么?!!

顾爽爽一口气喘不上来,好久找回声音,“8万?你怎么不去抢?!”

男人慢条斯理地抚过自己英俊的脸,“一分货一分价钱啊。”

“中看不中用好吗!”顾爽爽十分气愤,动了动身体,“我根本没有被大卡车压过的感觉呢!而且也没有酸痛感,身上也没有传说中的小草莓!你是不是不行啊?”

“……”沈墨城的脸色一寒,长腿走了过来,“莫非你想再试一遍,我行不行?!”

“别别别过来!”顾爽爽躲进被子里,小脸懊丧,只得跪下来认错,“头牌大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那么说只是想让您打个折,人家还是学生嘛,学生半价好不好啊?嗯?”

男人盯着女孩挽着他胳膊的小手,软绵绵的,成功被酥到了,严肃地冷哼一声,“你说打着就打折?那我头牌的面子往哪搁?”

“求你了!五万行吗!我分期付款好不好?”顾爽爽双手合十,大义凛然拍xiōng部,“叔叔!你放心,我回头一定多多介绍朋友来照顾你的生意!”

沈墨城:“……”

脸一黑,不知道自己是他老婆就算了,还扬言要给他介绍生意,个小傻蛋。

大手一甩,他装模作样,完全一副男公关架势,“先有多少付多少,学生证押在我这里。”

……

一个小时后,顾爽爽灰溜溜的从酒店回到花溪别墅,这个别墅是她和那个‘老头’结婚后,老头给她住的,‘老头’自己从不露面,但这两年有个女佣人一直照顾她。

刚从后院爬到二楼自己的房间,佣人来敲门,“太太,七点半,要上课了哦。”

“哦哦!我知道了……我马上。”

“快点呢,先生派来的车等在楼下了。”

“什、什么?老头回来了?”顾爽爽吓了一跳,那个‘老头丈夫’莫非昨晚回家了?尼玛!她昨天去酒吧嫖男公关了啊啊啊!

“不是,先生没回来,不过先生安排了司机送太太上学。”

顾爽爽大舒一口气,挺疑惑,怎么老头突然想起她了?之前一直没出现诶,莫非良心发现冷落她太久?她希望他还是不要出现算了,反正还有一年,三年的婚约就到期了,她就自由了!

如果陆皓轩和顾子艺要举行订婚,眼下她也有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呢!

去学校的路上,顾爽爽拿出今早得到的纸条,给头牌大叔发了条短信,商量的语气:【头牌叔叔,你看我欠了你那么多钱,干脆你再帮我一个忙行吗?我可能会雇佣你当我一天男朋友,陪我出席一个场合,打一群人的脸!佣金我会另付,你考虑一下!”

收到这条短信的沈墨城,正走进盛世集团大厦的总裁办公室。

秘书张青恭敬地接过男人的公文包,端进来一杯咖啡,身材修长的男人在大班椅上坐下,黑色手工建材的衬衫,衬得他容颜更为冷峻成熟。

沈墨城看过短信,薄唇扬起了一丝弧度,捏着那十张百元钞票,“张青,去把这钱存了。”

张青疑惑,“沈总,这钱……”

男人的薄唇弧度微扬:“太太给的昨夜的报酬。”

“一晚上才一千?哈哈哈,沈总您好便宜……”

沈墨城极淡地抬起眼,“我可以把你的工资也变成这么便宜。”

“沈总!我错了,我闭嘴,我出去!”

“滚。”沈墨城手一甩,又收住,“等一下。”

张青回过头,只见他们沈总手中拿着一张学生证,深邃的眼睛盯着证件上面的小女孩,顾爽爽,X大二设计院。

“前几天找我去大学讲座是不是京都X大?”

“是啊!不过沈总您日理万机,回绝了呀。”张青疑惑。

沈墨城眯起眼,摆手,“去给X大校长打电话,说我同意当他们的客聘教授了,不过专业从建筑转为服装设计院系。”

“诶?!”张青摸不透他家老板的意思,紧接着又听到沈总吩咐,“另外,顾爽爽的资料,尽快给我调查一份。”

“……”张青揣测着,咦,沈总这莫非是一夜出感情了,对太太感兴趣了?

刚走出来,就撞上温谨怀,张青礼貌的叫了一声温少,温谨怀却步履匆匆闯进总裁办公室里,显然刚才沈墨城说的话,温谨怀都听到了,不禁皱起眉头,“墨城,我昨晚后来才知道那小丫头竟然是你太太!”

“怎么?”沈墨城挑起眉头,“说到这里,我还没找你小子算账,你算什么医生,给小丫头用药!”

“我错了嘛!”温谨怀十分懊恼,“可我那时并不知道她竟然会那么巧,是你娶回家的丫头,墨城,你能睡了她,我为你高兴,证明你硬件没问题,和她来电,但是可惜了,她偏偏是你结婚证上那位。听我一句,千万别再和她睡,走着走着肾说不定就走心了。你娶她干什么用的,不用我提醒吧!”

沈墨城掐灭香烟,男人间的沉默对视,他这双深沉的眼睛里有什么,温谨怀根本看不清。

他表情淡漠:“我有分寸。”

昨晚根本还没和她怎样,只是用了一些手段让自己爽了……能不能走肾要看他身体造化呢,至于走心,大可放心,他这辈子怎会再碰‘感情’二字?

……

顾爽爽发给头牌叔叔的短信石沉大海,那男人完全没搭理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