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开局全系法师

开局全系法师

孟婆汤里加香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战天的身世十分凄惨,他也因此遭到了村子里同龄人的嘲笑。当初父母逃难至此,把他丢给村里的瘸腿老头之后便不知所踪,在那之后他便与养父一起生活。斗转星移,历经三年的苦练,战天已经摘掉了软弱的帽子,不过那些人依旧称他为废材。虽然自己天生没有魔法天赋,但他坚信,只要经过不懈的努力,一定可以找出另外一条通往强大的路……

主角:战天   更新:2022-07-16 1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战天 的武侠仙侠小说《开局全系法师》,由网络作家“孟婆汤里加香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战天的身世十分凄惨,他也因此遭到了村子里同龄人的嘲笑。当初父母逃难至此,把他丢给村里的瘸腿老头之后便不知所踪,在那之后他便与养父一起生活。斗转星移,历经三年的苦练,战天已经摘掉了软弱的帽子,不过那些人依旧称他为废材。虽然自己天生没有魔法天赋,但他坚信,只要经过不懈的努力,一定可以找出另外一条通往强大的路……

《开局全系法师》精彩片段

一个炎热的夏天,天空上挂着的太阳仿佛被一双大手恶狠狠地往地面拽了几下,一股股的热浪席卷了这个名叫雷城的每一寸土地。一阵热浪袭过,空气里唯一的一丝丝凉气也被抽的一干二净。这时候就连平日里叫的最欢得凤尾兽都不敢多叫几声,生怕被这热浪吸干了水份。

“呼哧!呼哧!”

“滴答!滴答!”

只见这毒辣得太阳底下有一名八九岁的少年,仿佛感觉不到这空气里的热浪一般,一步一步地扛着一捆得干枯树枝走在滚烫的土路上。稚嫩得小脸上的汗水如小溪般留下了一道一道的水痕。因为体型小的缘故两只手都空不出来擦一擦挂在脸上得汗渍。

“嘿!”

“这不是咱们雷城出了名那个小废物吗,又出来帮那个瘸腿管家捡柴火啊?”

“是啊是啊!真是物以群分啊,瘸腿管家带着一个病秧子,哈哈哈!”

村边的道路上有一群孩子,大的十二三岁小的六七岁,看见这个少年背着柴火便开始了嘻嘻哈哈的嘲笑。

“瘸腿小老头啊,一瘸又一拐啊,养个病秧子啊,早晚蹬蹬腿儿啊!”

只见这群小孩子一边指着背柴少年,一边用不知谁编得儿歌大声的唱着。

听到这群人得嘲讽,这个少年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仿佛经过了内心的各种挣扎,只是使劲的拽了拽身上的绳子,头也不抬得继续向前走,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孩子里边一个头头一样的小孩,看到背柴少年没听到一样还在往前走,仿佛感觉这样唱歌没意思,便对其他小孩说。

“诶呀,你们听说过没有,咱们雷城啊,有这么一个人,他从小啊没爹没娘,就一个瘸腿老头给他养大,真是可怜啊!”

“是吗?还有这样的人啊,我怎么不知道啊。”

一个岁数稍大一点的孩子一边拍着头一边故意应和这个孩子头头说道。

“那可不,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听说啊他父母惹了都城那种级别的大户人家,逃命到咱们雷城,把孩子扔给了一个咱们雷府的瘸腿管家就跑了,估计啊早就被抓住让人家给杀了啊,老惨喽!”

这个孩子头头仿佛知道一些内幕一样冲着底下的一群小屁孩讲得吐沫横飞。

“雷霸天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你再说一句我爹娘我饶不了你。”

这个背柴少年本打算赶紧远离这里,但是听到孩子头头这么说自己的父母就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呦呵!小病秧子敢还嘴了,你忘了前几天被我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吗。”

孩子头头就知道一讲这个故事,这个小病秧子就会忍不住还嘴。

“你爹你娘早就被人抓起来杀了,你就别有其它想法了哈哈哈!”

“哈哈哈”

底下的其它小孩也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雷霸天你找死!”

说罢这个背柴少年用力的解下身上的绳子,把柴火一扔就朝孩子的头头跑了过去。

“战天就凭你这小病秧子?也敢来挑战我。”

说罢,雷霸天一伸手拦住了这个名叫战天挥来得瘦弱拳头,顺势往后一拉,抬起就是一脚踹在了战天的肚子上。

战天一个趔趄就趴在了地上,抱住了脑袋就蜷缩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会迎来,一群孩子的拳打脚踢,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要害不被打到,当然鼻青脸肿和皮肉之苦肯定是免不了,这是这么多年来战天自己挨打挨出来得经验。

战天也知道每次雷霸天都会带着一群小跟班,来羞辱自己,自己每次也是就想装听不见赶紧远离他们,但是每次雷霸天都用战天的父母来刺激他,一听到雷霸天说道他的父母都被杀了,他就忍不住冲过去和对方厮打起来,当然是单方面的厮打。

“小病秧子,让你反抗,让你反抗,今天让你知道谁才是雷城得老大。”

雷霸天一边说一边抽空补上几脚。

战天一边哼哼一边死命的咬着牙,一嘴的银牙仿佛都被咬碎了。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 阅读最新章节。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快跑!老大!公爵夫人来了!一会又要踢你的屁股了。”一个在远处像放风一样的小孩一边跑一边喊。

“算你运气好,今天就收拾你到这里,下次再反抗看我怎么收拾你,还有记得刚才的事闭嘴,让我听见你在我母亲耳边乱说有你好受的。”

说罢雷霸天就带着一帮小弟一溜烟的跑进了城里,生怕公爵夫人狠狠地修理他一顿。

“咳咳咳!呸呸呸!”

战天爬起来咳嗽了几声,吐了吐嘴里的尘土爬了起来。

“哦我亲爱的战天,是不是霸天那小子又带人欺负你来?你和义母说,义母给你出气。”

远处走来一位身穿蕾丝花边宫廷服饰举止端庄高贵的妇人急忙的带着侍女小跑过来。

雷城位于星落帝国的内部腹地,是星落国王赏赐给战功赫赫得大公爵雷怒的封地,因为大公爵雷怒一身实力十分强横,多次带兵驻守在星落帝国的东北边防,为防止邻国晨阳帝国的侵袭参加了无数的战斗。

星落帝国和晨阳帝国以及皓月帝国成三足鼎立之势分布在天凡大陆上,而大陆的四周被海水包围着,三大帝国又相互接壤,所以每年的边防便会有不少的战事摩擦发生。

天凡大陆,不论三大帝国哪个一个帝国都是崇尚斗气和魔法的帝国!传闻天凡大陆周边也有其他的大陆,他们原本是一个整体,突有一日天空出现两人,其中一人一袭白衣背生六对羽翅手持一把流光四溢的精制法杖;另一人身穿黑色盘龙战甲手握吞吐着无边黑色魔气的双手大剑。两人大战不知多久,大陆被打的满目疮痍,分崩离析,天凡大陆便是其中最大的一块。经过无尽岁月慢慢的形成了天凡大陆,究竟是不是真的有待考究,反正大陆上的吟游诗人传颂的都是这个版本。

天凡大陆上生活着除了人类以外的几大种族。

矮人族精通冶炼打造武器战甲,但本身却是很矮,很难想象就是这种只爱大麦酒的大胡子酒鬼,却是大陆上许许多多有名的武器战甲的打造者。

长相丑陋身如侏儒但脑子灰常发达的地精一族,上天给了他们精通炼金之术的脑袋,却把贪生怕死啥都是小命第一的性格赋予了他们。

还有不论男女都通杀,颜值巅峰爱好和平的森林宠儿精灵一族。

还有长着一双24K钛合金眼喜欢收集一切财宝的空中霸主龙族!

人类虽然身体一般,却经过无数代的繁衍,渐渐的学会了沟通空气中游离的八大元素,让它们为其所用慢慢的人们叫它魔法和斗气;人们学会魔法和斗气,又在贸易中学会打造兵器铠甲,逐渐的在这片大陆上站稳了脚跟,形成了几方霸主的其中之一!而因为上古一次较大的种族大战之后,人类和其他几大种族的首领签订了种族之间的和平条约,所以现在在大街上出现除人类其他的种族也不会感到稀奇。

“没事!义母是我不小心摔得,不碍事。”战天呲牙裂嘴的揉了揉身上的伤说道。

“战天!以后这种事情就让下人们去做,你不用亲自做这种粗活。”公爵夫人心疼的说道。

虽然公爵夫人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儿子雷霸天干的,但是雷霸天也是自己的心头肉,现在孩子大了,她也不好管教了。

但是公爵夫人没有因为战天的身世而对战天有一丝得不好,恰恰因为战天从小身子就弱就多多的照顾有加,把家里连大公爵都说话客气的管家都派过去了,足矣看到他们的行动。估计雷霸天就因为小孩子的争风吃醋每次都趁她不注意来欺负战天。手心手背都是肉让公爵夫人也是头疼不已。

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斗转星云,转眼间过了三年。战天每日听从瘸腿管家的教导,不过从每日得背柴变成了每日的沙袋负重训练,并学习了雷家的斗气功法,原来的小病秧子经过几年的斗气滋养和体魄训练,虽然体型不属于浑身肌肉的大块头,却也变成了比没修炼过斗气的平民要宽厚很多。

傍晚在公爵府餐厅的饭桌上,饭桌上的美味佳肴随着女仆们一趟一趟的来回穿梭变得丰富起来。中间主坐上有一个正襟危坐满脸刚毅的中年人说道:

“天儿,义父看你岁数也不小了,虽然你没有魔法天赋,斗气的修炼也比常人慢很多,但是时间长了斗气也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过几天就是神风学院招生的日子,所以准备送你去神风学院去学习。”

天凡大陆虽崇尚武道,却以魔法师最为尊贵,一万个人也不一定会出现一个有魔法亲和力的人,而有魔法亲和力就代表你可以学习魔法,所以一个魔法师的出现即使是最低级的魔法学徒也是一些王公贵族们的家族值得庆贺的大事。

“知道了义父,虽然我天生没有魔法天赋,但这世界上还是传说有过超越战神的存在,我便没有这魔法天赋也一样要成为超越战神的人!”

战天虽然是雷怒公爵的义子,却是没有雷家的一点血脉,所以平时也会受到很多的风言风语。

坐在中间的人便是为星落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雷怒大公爵;本身就拥有五级青色斗气的剑宗。

斗气修炼分为见习剑士、剑士、剑师、大剑师、剑宗、剑圣、剑神。每一级又分为上中下三阶,以颜色对应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剑圣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两个,平日不问世事只在关键时刻出现危及国家安全的时候才会现身,剑神的话大陆上有着几个剑神的传说却从来没有人见过。而在神风国民间流传着雷家不倒,星落永立的说话,可见雷家为国家立下的赫赫战功。

“好!好!好!不愧我雷家家男儿!”雷怒摸了摸战天的黑发说道。天凡大陆虽然种族繁多,但是人类不分男女却是都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而战天却生有一头黑发,也确实另类得很。

雷怒虽然嘴上夸赞但是心里也为战天感到惋惜;当初雷怒还在大剑师的时候,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都是剑师的水准,只有个别大家族的未来接班人才能与之相提并论。而雷怒正是处于风头狠压其它家族未来接班人的时候,难免会被其他家族视为眼中钉。

所以雷怒在一次野外任务中遭到了小人的伏击,眼看就要死于敌人之手,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对年轻的夫妻。

这对夫妻没有天凡大陆惯有的金发,而是都是黑色长发,二人随手救下雷怒以后便要离去,雷怒经过各种劝说想让二人一起回到雷家再好好感谢救命之情。

二人极力拒绝,雷怒看二人在危急时刻轻轻松松在战场中把雷怒的性命救了下来,就仿佛在自家花园里随手救了一个被露水打湿了翅膀的蝴蝶一样简单。便知二人得实力已经达到了不能想象的地步,最起码在当时雷怒得认知中,已经是挠破头也想不到比这夫妻二人还实力强横的了。

雷怒便把自己的贴身令牌送给了二人,告诉夫妻二人如果遇到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持令牌直接到公爵府找他,雷怒定生死相助。

二人随手接过令牌并无多说,其中得女子微微一笑二人便踏风而去,仿佛这大陆得引力已经不加在二人身上一样。

雷怒心里明白,就凭这夫妻二人得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气息,这令牌估计接的也是不想雷怒太难堪,而且雷怒也知晓,这令牌怕是一辈子也不会见到第二次,但是作为家族未来的接班人,却是明白对方接下令牌,就算是结了一段善缘,这只能是未来得一个敲门砖而已。 二十两银子少是少了点,但放到现代也是八千到一万块。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两银子,一名百夫长每个月三两银子。

也许他会收吧。

另外,秦虎还准备给李孝坤画一张大饼,毕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钱。

现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过今夜了。

“小侯爷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饿,手脚都冻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说道。

“小安子,小安子,坚持住,坚持住,你不能呆着,起来跑,只有这样才能活。”

其实秦虎自己也够呛了,虽然他前生是特种战士,可这副身体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只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慢着!”

秦虎目光犹如寒星,突然低声喊出来,刚刚距离营寨十几米处出现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声音,引起了他的警觉。

凭着一名特种侦察兵的职业嗅觉,他觉得那是敌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犹豫,万一他要是看错了怎么办?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跟以前可是云泥之别。

万一误报引起了夜惊或者营啸,给人抓住把柄,那就会被名正言顺的杀掉。

“小安子,把弓箭递给我。”

秦虎匍匐在车辕下面,低声的说道。

可是秦安下面的一句话,吓的他差点跳起来。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么,这个时代居然没有弓箭?

秦虎左右环顾,发现车轮下面放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木棍,两米长,手柄处很粗,越往上越细。

越看越像是一种武器。

木枪,这可是炮灰兵的标志性建筑啊。

“靠近点,再靠近点……”几个呼吸之后,秦虎已经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

对方可能是敌人的侦察兵,放在这年代叫做斥候,他们正试图进入营寨,进行侦查。

当然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顺便投个毒,放个火,或者执行个斩首行动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此时,他突然跳起来,把木枪当做标枪投掷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铠甲的,因为行动不便,所以这一枪,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着秦虎提起属于秦安的木枪,跳出车辕,拼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为了情报的可靠性,斥候之间要求相互监视,不允许单独行动,所以最少是两名。

没有几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而后拿着木枪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那人的脑袋低垂了下来。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点虚脱,躺在地上大口喘气,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内容

就说刚刚扭断敌人的脖子,放在以前只用双手就行,可刚才他还要借助木枪的力量。

“秦安,过来,帮我搜身。”

秦虎熟悉战场规则,他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把这两个家伙身上所有的战利品收起来。

“两把匕首,两把横刀,水准仪,七八两碎银子,两个粮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壶,两套棉衣,两个锅盔,腌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东西,你有救了……”

秦虎颤抖着从粮食袋里抓了一把炒豆子塞进秦安的嘴里,而后给他灌水,又把缴获的棉衣给他穿上。

天还没亮,秦虎赶在换班的哨兵没来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脑袋,拎着走进了什长的营寨,把昨天的事情禀报了一遍。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种环境。

“一颗人头三十两银子,你小子发财了。”

什长名叫高达,是个身高马大,体型健壮,长着络腮胡子的壮汉。

刚开始的时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缴获的战利品,以及两具尸体。

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发财,是大家发财,这是咱们十个人一起的功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