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女配很有自知之明

女配很有自知之明

楚醉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十六岁的陆常辛,因为迷恋网络小说,熬夜追文不幸猝死。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没有真的死去,而是穿越到一本古早的修仙文里,变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她想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又怕按照原剧情发展下去,自己的结局会过于悲惨。于是,陆常辛走上了抱反派大腿的道路,殊不知,书中最大的反派,跟她是师徒关系……

主角:陆常辛   更新:2022-07-16 1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常辛 的武侠仙侠小说《女配很有自知之明》,由网络作家“楚醉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六岁的陆常辛,因为迷恋网络小说,熬夜追文不幸猝死。再次睁开眼睛,她发现自己没有真的死去,而是穿越到一本古早的修仙文里,变成了书中的炮灰女配。她想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又怕按照原剧情发展下去,自己的结局会过于悲惨。于是,陆常辛走上了抱反派大腿的道路,殊不知,书中最大的反派,跟她是师徒关系……

《女配很有自知之明》精彩片段

五月二十二,天气晴。

微风起伏,暖暖的阳光照在某人的脸上。一辆低调而又不失奢华的小汽车在公路上疾驰而去。

西市三中校园网上

楼主:《我们学校要来个很牛的转学生大![期待][期待]》

一楼:“听说她身份很高呢!”

二楼:“我还听说是个学霸。”

三楼:“她是谁啊?求解[疑问]”

四楼:“等她来了不就知道了吗。”

……

陆常辛和他那个所谓的发小竹子卿在去饭堂的路上。

竹子卿左手端着手机刷校园网右手搭在陆常辛的肩膀上,嘴叭叭叭个不停,“你听说了吗?我们这儿要来人了”“你知道她是谁吗?”“听说她长的不错喔”……

陆常辛反手就是一巴掌扣在竹子卿的脑门上,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安静点!”

竹子卿委屈的捂着脑袋不敢说话。

到了饭堂

陆常辛点完菜,看着竹子卿在那挑挑拣拣,挑了十多分钟,可算是挑好了。

做到位置上,还没等竹子卿开口,陆常辛率先开口道:“你可真能挑,饭都给你挑凉了。”

竹子卿可没管他讲的这句话,把手里的手机举起给陆常辛看,“校园网上说:新人下午就到。”竹子卿又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吃完饭就是午休时间,陆常辛躺在宿舍床上,心里总感觉不安,也许是要出什么大事了吧。

竹子卿看到陆常辛躺在床上闭上眼,埋怨道:“你别睡这么快啊,我还没说完呢!”可陆常辛理都不理他。没办法,他不和他讲话,他自己就干脆点也去睡觉。

下午上课上到一半,高二(9)班班主任带着刚来到学校转学生去教室。到了教室门口,(9)班学生个个跟猫头似的往外看,班主任把人带到门口就去忙自己的了。

语文老师是个中年男人,很温柔,见到新来的学生,温柔道:“你就是新转来的转校生吧,还站在外面干嘛呢,快进来。”心里却念叨:这种大人物来,谁敢不知道啊。

新人淡定自若地走上讲台,熟练的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茶浮尔,以后就是你们的同班同学了”说完对同学们笑了笑。

班上的同学看到人时瞬间炸了起来“啊啊啊”“该不会是那个茶浮尔吧!”“是不是她”“是茶浮尔吗?啊啊”

语文老师见学生这么激动,顺口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就是你们想的那个茶浮尔”,一句话总结了全部。

班上的人叫的这么大声。也幸好隔壁只有一个班,隔壁(10)班听到(9)班那帮人叫的这么大声好奇的往外看,但可惜是个傻子的都知道看不到什么情况。

陆常辛看了一眼讲台又看了一下旁边的同桌竹子卿,竹子卿一脸激动的摇着陆常辛的手。

到安排位置时

全班就只有一个位置是空出来的,而作为那个位置的同桌齐秒秒被迫接受全班人的羡慕。

竹子卿的心乐开花儿了,高兴的对陆常辛说:“你看你看,她要成为你前桌了诶”。

陆常辛一脸无语,一手把竹子卿的头扣在桌子上。

“看你这么开心,是不是喜欢她?”

竹子卿被这句话给雷到了炸毛似的:“你开什么玩笑,我这是崇拜好吗?”

陆常辛不语

茶浮尔早就注意到某陆和某竹的动作和话语,且都听到了。

茶浮尔走到位置上坐下,就跟同桌齐秒秒打招呼,后桌的竹子卿也凑了上来自我介绍,顺便还把同桌一起介绍了。

茶浮尔听到这两个名字,微微一怔,但又瞬间回过神来,和他们打招呼,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也没有人注意到。

一下课班上一堆人围着茶浮尔问东问西,还有好多要签名的合影的,茶浮尔一一满足了。这种火箭学校的一般都可以带手机来学校,学习好可以为所欲为。

反正一下课,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新来的转学生是茶浮尔,在高二(9)班。有很多好奇的都来班级门口偷看,茶浮尔对于这种完全不在意,毕竟习惯了嘛。

下课没一会儿,班主任就把茶浮尔的课本给送了过来,还不忘嘱咐她:要是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一定要来找老师。

茶浮尔敷衍的点了点头,没过多久就把这句话给忘了。

陆常辛和竹子卿下课就去了小卖铺,回到位置上,把水放在茶浮尔桌上。

说是水就太为过了,明明就是一瓶旺仔牛奶。

坐在位置上的茶浮尔看着桌子上的旺仔牛奶眼神逐渐复杂起来,过了几分钟才把出神的眼睛缓过来。

看了看旺仔,忽然她笑了起来“第一次喝这个”。

听到这句话,陆常辛、竹子卿和下课留在位置陪同桌的齐秒秒看她的眼神也复杂了,心想:这么可怜,连旺仔都没喝过。然而此时的茶浮尔根本不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了这俩家伙指不定要挨顿打。

其实不是她不想喝,当初“学业”繁忙,喝水都很随便,都是矿泉水就解决了,哪会买这种奶喝。

她晚饭是和陆常辛这两个人去吃的。其实她也不想啊,不想才怪,刚来这个学校,连认识的人都没有,她同桌又有约了。她其实也挺想认识一下竹子卿和陆常辛的。

晚上的自习课是能自由选择上不上的,现在自习课又没有老师上课,去了也是白去茶浮尔干脆就不去上了,坐在床上想事情。

宿舍是可以选择单人住,双人住和四人住的,只有四人住才不要钱,不然其他两种的都要交钱。竹子卿和陆常辛他们就是一起合住的双人宿舍。

在今天听到竹子卿和陆常辛的名字时,她就想到了那本小说《庶女不能惹》。他们可是里面温柔的男二啊,最后却不得善终,但温柔男二只是陆常辛,可不得善终的却两个都是。

今天看到这两个配角,她发现了一个秘密,要是以后陆常辛知道了竹子卿的想法,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呢?当然她也不会去告诉陆常辛这件事,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

在知道这两个配角时她就知道她穿书了,穿进了一本名叫《庶女不能惹》的修仙恋爱小说里。男主是苍澜宗剑气峰长老的独子,天赋异禀,而女主前世是一名杀手,再一次意外穿越了,穿成一个落寞家族族长的庶女。女主以超高的天赋被男主父亲看中,成为真传弟子,和男主天天出入成双成对,产生了情愫,但最后两人被反派给重伤,差点领饭盒,但他们是谁啊,主角光环还在呢,最后两个通过自己的努力,飞升成仙了。

但维一可疑的就是这本书没有讲到有现代,我又为什么会出现在现代。其实也不能怪她怀疑自己是否穿进《庶女不能惹》,毕竟这里可是和书中截然不同。

这天晚上她想了很多,以至于失眠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她看着镜子里的人的黑眼圈,瞬间垮下了脸。

看了一眼时间,快上课了,也顾不得那么多,穿上校服就跑去教室。

 


到了教室,茶浮尔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成功引起了同桌的注意,齐秒秒担心的问了句:“你怎么了?”我摇了摇头,以表示:我没事,我可以。

没精神的茶浮尔早上睡了四节课。

熬到了放学,茶浮尔饭冲回了宿舍。饭是竹子卿叫齐秒秒帮忙带的,他可是发现了一早上茶浮尔精神的不对劲。

来了这个世界这么多年,一直到今天下午才有了“一点”动静。

太阳还是“温暖”。

下午上课像往常一样枯燥且乏味,但经过中午的调整,茶浮尔精神算是好了点。

忽然之间,天上的白云突变,几分钟时间就变成了黑云,大风四起,乌云翻涌天空中出现了一个由乌云和风组成的漩涡。漩涡当中出现了一艘巨大的飞船。

在教室上课的同学们看到这场景惊呆了,纷纷跑出走廊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师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也是很震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跑去走廊外喊同学们回教室待着。

飞船缓缓向学校靠近,到了学校上空才停下,飞船几乎有半个学校这么大。

学校里的同学也第一次见这种场面,纷纷在走廊讨论这玄幻的事件。一堆人叽叽喳喳像是在开讨论会一样。

同学们纷纷抬起看向飞船,由于飞船停在学校的正上方,本来乌黑的天空亮度都不好现在飞船一挡,亮度更是下降。

全校的人:这这这拍戏都能这么拍的吗?恐怕拍戏都不敢这样子吧!

没多久,走廊上的讨论声越来越大,还夹杂着害怕、恐惧和尖叫的声音。

容不得我细想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环住我的腰拉着我往飞船方向牵。吓得我一个劲地在喊救命,扭来扭去,不管怎样都没法挣脱掉那股力气的牵引。

发现挣扎没用,又没人能救得了我,我这样就只是在浪费力气,还不如保留点力气。

我被那股力量给牵到了半空中上飞船的平地上。

虽然不恐高,但被这么没有安全可言的力量从教学楼牵到飞船上,都不敢往下看,生怕丢下去。现在一到地面上,腿就软了,直接跪坐在地上。

飞船上的众弟子见上尊跪坐在地上,惊的连忙单膝抱拳下跪齐声喊道:“参见上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容给吓到,立马开始辩解起来,害怕紧张地说:“我我不是你们的上尊,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你们别杀我。”

那些人依然跪着,怎么说都不动。我害怕了。

害怕过后就是考虑该怎么办。

然后我有模有样的开始胡编乱造,用了最平淡冷漠的语气说:“这是怎么回事?”

跪在最前面的那个开口:“您是修仙界苍澜宗尊贵的上尊,如今我们是特意寻你回去的。”

我知道没多久就会有直升飞机过来,能把我直接拉上的的又能有多弱,怕直升飞机里的人受到伤害,我有点着急。对这里没有感情,换个地方玩也不是不行,保持着冷静:“那就回去吧。”

那些人个个惊喜的抬头望着眼前这个上尊。欣喜的跑去开飞船回去。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只有四个是被吩咐来照顾茶浮尔的。

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昨晚还确定了穿书,我现在回到修仙界才是回到正轨。

根据他们的描述,修仙界最尊贵的上尊,就只有一个。

虽然茶浮尔内心一片波澜,但表面上还是冷漠的表情。

我走到飞船的边缘,明明都看到学校里的学生在喊,却听不到一点声音。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东西,从我被那股力量牵住开始,就听不见他们的叫声了。

果然是闹出了亿点动静,连警察都来看他们了,一堆直升飞机也围在飞船周围。

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谁家演戏都敢这么演的,站出来,看完不扇死他。

站在茶浮尔旁边的一人单膝跪下抱拳问到:“上尊,要不要解决他们?”这淡定语气的让人以为是问你今晚晚饭吃什么一样。

我皱了皱眉,我依然是表现的很冷漠,虽然对这里没什么感情,但不代表会让他们因为她而出事,。语气却冷了几分:“他们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就给他们陪葬吧。”

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能会内疚很久。

那个问我的弟子立刻吩咐下去,没一会儿飞船瞬间消失,学生、警察、直升飞机里的人面面相觑,都震惊了起来。

飞船飞了一天,飞回了修仙界。

茶浮尔在床上躺着,从进入修仙界开始全身都在疼,不知过了多久才缓过来。灵力一股涌进入身体,撑得五脏六腑痛的要死。

等再缓过来时才记起要收威压,不然外面那些小弟子就得死了。

飞船上的弟子也是一阵懵,突然被一股威压,把他们压的喘不过气,连身体都寸步难行,更严重的是威压刚放出就有的人直接晕倒,倒是有些人坚持了一下,吐了血也晕了过去,就是有两个还坚持了下来,虽然也快倒下了。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差不多可以头破血流,然后死不瞑目了。

茶浮尔从房间走出来,在那两个没倒的弟子面前丢了两瓶丹药,面无表情和那两个弟子因疼痛而面目狰狞形成对比“你们给他们吃了,就没事了。”两个弟子看着这两瓶七阶的回灵丹,心想直接震惊:这就是壕无人性。

又回到房间,坐在床上。

她穿成了那本《庶女不能惹》小说里的最可怜的炮灰女配桑灵幻,桑灵幻是整个修仙界都不敢惹的人物,但男女主的光环太大,可以说男主对她一见钟情,女主经常因为桑灵幻吃醋生气,而桑灵幻只见过三次,总得来说就是女主因为吃醋而对桑灵幻下手,在和魔族决斗时,偷袭桑灵幻,致使桑灵幻坠入魔界和修仙界的分界线——无尽深渊【修仙界最恐怖的地方之一,连大乘期的修仙者下去都要掂量一下自己】

茶浮尔知道这不是一本书,因为她本来就是桑灵幻,只不过是去了现代渡劫,还误打误撞知道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现在劫渡完了,也该回宗门好好想想对策了。

刚下飞船,看见从飞船下来的人都御剑见回去见掌门,我心想:他们不累吗?御剑这么慢。想完直接撕裂虚空去到掌门那里。

徒留下那些御剑的弟子面面相觑,流下了可怜的泪水,不过这些桑灵幻是看不到的。

桑灵幻到掌门那,看到掌门还有各个峰的长老都在,还没开口他们都开始行礼了“见过上尊”。

桑灵幻也没有什么心情跟他们瞎掰掰,摆了摆手,开口道:“你们找我回来是什么事?”

琴音峰长老就心快口直直接说出来“听说魔界魔尊不见了,我们趁现在这个机会,赶紧把魔族除掉。”这个喜悦的心情连狗都能分辨出来。

桑灵幻笑了,笑的特别讽刺“一直以来魔界没对我们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凭什么毁坏约定。”“毁了约定你能负担得起这罪吗”“而且,我刚进入修仙界就知道魔尊在闭关,魔尊不见了你是哪个门道得来的消息啊。”越说越讽刺。

琴音峰长老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憋屈的话却不敢说出口来。

桑灵幻又把事情丢回给掌门“掌门你觉得这件事情怎么办呢!”

掌门也说不出怎么办,他也觉得自己太蠢了,竟然被琴音峰的这个老女人给骗了“是我愚昧了,这件事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总结一下修仙界的灵力分段:

修仙界: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

魔族:聚气期、炼体期、凝丹期、魔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

(鬼族和魔族是一样的)

佛教:修佛期、渡灵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

(妖界的灵气分段和修仙界是一样的)

【以上的灵力分段越往上越难,用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也有很多人因为先天不足或者天赋不够,再或者限制就在这而进阶不了】

丹药品级:一阶、二阶、三阶、四阶、五阶、六阶、七阶、八阶、九阶、圣阶、天阶

(阵法和符咒都是和丹药一样,妖兽也包括,这个等级和修仙界灵气阶段一一对应,多出来的圣阶和天阶是逆天的存在,在修仙界已经销声匿迹)

 


桑灵幻又笑了笑,笑里带讽刺:“你们可得掂量好了,打魔界要打你们打,别拉上我,毕竟我可打不过魔尊。”声音像开玩笑一样,却一直徘徊在各个长老的心里,压的差点喘不过气。

桑灵幻说完也没管他们怎么想,撕裂虚空回了月萤峰。

月萤峰是桑灵幻在金丹期开辟出来的山峰,山峰上果树生长良好,种有各种天灵地宝。没有桑灵幻的允许,谁都进不了月萤峰。月萤峰内灵气很浓郁,各种提升灵气的阵法包围着月萤峰,这也是为什么天灵地宝能在月萤峰生活得这么好的原因。

回到自己的洞府,感觉到了久别重逢。

桑灵幻又是坐在床上思考接下来的剧情。

啪,对了,反派!

一巴掌往脑子上扇,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人物忘记了。

剧情里说到反派魔尊,不知道怎么弄的失去了记忆,魔力也被封印了,伤痕累累的出现在赤炎森林。最后被女主的情敌陶挽所救,助人为乐带他到苍澜宗修行,被女主身边的深情最终堕落成魔修的男二折磨的差点至死,女主亲眼看到,反派向女主求救过,但女主却冷漠路过,视而不见,等反派修炼到筑基初期,记忆开始逐渐恢复,到了金丹期记忆完全恢复,冲破封印,回到魔界,带兵攻打苍澜宗。把女主带回魔界折磨,男女主差点领了饭盒。整个修仙界差点被他毁了,也就男女主光环在身,还能飞升。

不得不说这反派命真硬,竟然打了天道的宠儿都不被制裁死。

桑灵幻眼里充满了正气,这个大腿非抱不可,抱住等于保住小命。

剧情讲两天后就是反派掉落的日子,不行,我得去准备点他能用的东西。

桑灵幻傻乎乎的把所有储存戒里的东西倒出来,挑挑拣拣也没找出什么他能用的东西。

倒是有三瓶六阶的回灵丹和一瓶七阶的引灵丹,一瓶里就十粒。

桑灵幻看着这十分低阶的东西,皱了皱眉毛,脸上写满了嫌弃。

要是宗门里的人知道桑灵幻心里所想的,肯定会被活活气死,要知道苍澜宗里最高的炼丹师不过才七阶。

修仙界之人要是知道,肯定会举起小旗子 [拒绝凡尔赛][抗议][很是生气!

桑灵幻又在选灵剑中犹豫了,这些灵剑都这么烂,感觉没哪把能配得上大反派的。

殊不知这些在桑灵幻眼中的烂剑,到别人手上却是稀世珍宝。

还是等找到他再把这些倒出来给他自己选吧。

【桑桑把茶浮尔在现代的喜怒哀乐融入现在桑灵幻,现在的桑桑是一个完整的桑桑】

两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桑灵幻出现在赤炎森林东南方。

剧情真是的,反派这么重要的角色,竟然不把掉落的具体地点说一下。

桑灵幻到了赤炎森林东南方就用神识覆盖了整片森林,惊的树上的鸟儿叫了几声飞走了。

神识都探不到一点动静,只能说明这是在特定地方掉落嘛。

听到白镜湖对面有声音,想也没多想立马冲过去,就遇上了陶挽在使唤下人把反派大佬抬走,看来还是来完了,但没事,还不算完全来晚。

陶挽看到桑灵幻出现在眼前吓了一跳,眼睛瞬间亮了。看到这个冲撞过来的人,明明是十五、十六岁出头,却三千丝发及腰,长着一张美人胚子的脸,一双桃花眼,还长着一张樱桃小嘴,好似上了梅花色,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右边眼角还有一颗泪痣,把原本就好看的脸变得有些神秘而又妖艳,身材也是发育的不错,该有的都有,这冷白又细腻的皮肤,让人很想摸摸是不是真的【以下省略九百字】

看到这样的美人,陶挽硬生生把刚刚打扰到她的骂人的话给咽了下去。对美人她一向很有耐心:“美人,想要什么呀!”说完还不忘对桑灵幻抛个媚眼,

把桑灵幻吓的一个嘴巴吃惊。小说里只讲了陶挽是男主的未婚妻,并没有说她喜欢女人啊。

但桑灵幻还是很耐心的对陶挽解释:“这个是我的同伴,路上遇见妖兽,所以走散了。”

陶挽表示她不急,对待美人,就要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攻略,然后拿下,第一步当然是先交朋友。

陶挽听了立马叫下人把人放下来,这就是一个好时机。凑到桑灵幻身边,笑眯眯看着桑灵幻:“美人,这个人我不要,但我们相逢即是缘分,交个朋友可好?”

某桑因为救某反派的热血心急,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陶挽看到后,欣喜地问:“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啊?”桑灵幻毫不吝啬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桑灵幻”。虽然很多人都认识她,但并不知道她的名字,见到她都是恭恭敬敬叫上尊。不然桑灵幻怎么可能敢自报家名。

跟陶挽分别,陶挽再三确定他们也会去苍澜宗参加海选,才一步三回头满脸不舍的往苍澜宗的方向走。

这时桑灵幻才注意到某反派,长着一张美的不是人的脸,标准薄唇,剑眉,妖孽般的眼睛,这鬼斧神工的侧脸,这挺直的鼻子,这冷白的肌肤,大概是受伤的原因,脸色显的更加苍白。大概有个188左右的身高,身材看着也不错【省略五百夸赞字】他就睁着眼睛,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妥妥的美男子一个。

某桑在心里忍不住笑出了鹅叫声。犯了花痴,但脸上并未表现出来。

彼此都不说话,桑灵幻忍不住了:“你还能走吗?”大反派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看着她。

桑灵幻发现,他的眼神没了以前的那种冷漠和肆孽,而是平静的像一湖水,没有一点波澜。

良久后反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个样子让桑灵幻心里的小人激动的蹦来蹦去,这这这也太可爱了吧。

桑灵幻看了看天边的那抹夕阳,过去把反派扶起来:“天快黑了,先去山洞休息一晚吧。”

反派听到这,抬头往周围看了看,没看到山洞,向桑灵幻投向疑问。桑灵幻也没管他的疑问,把他扶到石山前,随手一挥,一个山洞出现在眼前,随手一挥,把山洞的石头移走丢外面。也幸好周围都是石山,不然那这么容易‘找到’山洞。

某反派看向桑灵幻的眼神更加疑惑。

桑灵幻把反派扶进山洞坐着,督了一眼反派的身体便知道是什么情况了。从储存戒里拿出一颗接骨丹给反派服下。

反派没有反抗,把丹药吞下去。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很强,想杀死他只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他的反抗是起不到任何效果的。

不到几秒钟,接骨丹开始起作用,反派的骨头“咔,咔,咔”地响,但他没有吭过一声,脸上也没有一丝疼痛的表现,仿佛接的不是他的骨一样。

桑灵艺不禁佩服大佬的自制力。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骨才全部接完,反派身上也布满汗水,这令反派皱了皱眉。某桑看到秒懂了意思,给反派捏了个除尘诀。

反派皱的眉才缓下去。桑灵幻看到不禁失了笑,这么容易满足,以后可怎么办,再看了看这张脸,在宗门更不好混下去了。

桑灵幻从储存戒里拿出茶,用手加热,再把温度降下去些,递给反派大佬,示意他喝掉。

反派也没有拒绝,一饮而尽。

桑灵幻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笑了笑:“你不怕我在里面下毒吗?”反派有点疑惑,却还是摇了摇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