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夫人娇贵得宠着

夫人娇贵得宠着

千层苏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阮阮父母双亡,没多久她便被爷爷送进了薄家。父母死亡的真相还没有大白,所以她不能就此脱离苏家,只好答应下爷爷的要求。只不过这们婚事却是个笑话,因为她的丈夫此时已经是一缕幽魂。大户人家有守房的习俗,所以她便成为了那个连丈夫面都没有见过的小寡妇。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进入薄家之后,竟然会与亡夫的大哥产生纠葛……

主角:苏阮阮,薄景衍   更新:2022-07-16 1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阮阮,薄景衍 的武侠仙侠小说《夫人娇贵得宠着》,由网络作家“千层苏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阮阮父母双亡,没多久她便被爷爷送进了薄家。父母死亡的真相还没有大白,所以她不能就此脱离苏家,只好答应下爷爷的要求。只不过这们婚事却是个笑话,因为她的丈夫此时已经是一缕幽魂。大户人家有守房的习俗,所以她便成为了那个连丈夫面都没有见过的小寡妇。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进入薄家之后,竟然会与亡夫的大哥产生纠葛……

《夫人娇贵得宠着》精彩片段

“阮阮,这是你的命。”苏老爷子叹息。

薄家次子意外丧命,要找女孩子去“守房”。

挑来选去,落到了父母双亡的苏阮阮头上。

她自是不愿,但她还没有查清爸爸妈妈的死因,她不能完全脱离苏家。

所以,她顺从了。

黑色房车停在薄家别墅前。

苏阮阮端坐在车后座,青丝垂肩,白裙下小腿稚嫩紧实,出奇地精致好看。

门厅处,薄家老太太十分地激动:“子齐房里的人来了啊?”

苏阮阮拎着一只小皮箱下车,亭亭玉立。

老太太身边的薄夫人心头一紧——

这女孩子好看得过分了。

“这孩子生得齐整。”老太太却十分满意,拉着她的手介绍:“这是子齐的父母亲,这是妹妹景媛和你一般年纪……”

苏阮阮一一点头示意。

老太太又指着一位职场丽人,似顿了一下:“这是你二姐景瑟,和你大哥景衍是一个母亲所生。”

薄夫人面色便不好看。

身后,薄家幼妹薄景媛更不开心。

二哥是为了救苏家三小姐苏琼琳摔下山崖的,苏家人就是凶手,老太太为什么还对苏阮阮这么好?

她得给苏阮阮一个教训!

薄家餐厅富丽堂皇,长餐桌摆放了银台和法式蔚蓝色玫瑰,很是气派。

苏阮阮入座,仪态举止哪怕便是薄父薄明远都忍不住说:“这孩子看着不错。”

老太太高兴之余又有些感伤:“子齐没有福分。”

在座的人都伤感了起来,让苏阮阮很是难堪。

她目光轻垂,落于透明水晶杯中的红色液体。

酒杯沉底处,有几许少量的粉末还未融开。

她不动声色地挪开,目光轻轻扫过一圈落在薄景媛殷殷切切的眼底……

薄景媛面容有着笃定。

她给苏阮阮那杯酒下了挺重的药,只要喝下去立即就会大汗淋漓、丑态毕露。

想到那场景,薄景媛高兴地笑了。

此时,老太太侧头对着儿子薄明远说:“景衍怎么没有回来?”

薄明远才要说些什么,门口一道清贵声音响起:“家里多了个人又是老太太的主意,我怎么敢不回来?”

所有人都朝着门口看,薄景媛更是兴奋地跑过去。

趁着这机会,苏阮阮不动声色把自己和薄景媛的酒杯换了位置……

话音落,一道修长身影进了餐厅。

白色衬衫外披着昂贵手工西装,英俊的面容映照在灯光下,衬得五官越发深邃,气质冷贵疏离。

他弯腰吻了下老太太的鬓发,含笑哄着:“我这不是回来了?”

老太太笑骂:“还知道回来!”

老太太嘴上虽骂,但却最疼这个长孙。

薄景衍长得好又有本事,28岁便是“帝景集团”的执行总裁,江城多少名媛淑女想和薄家结这门亲,但是薄景衍一个也没有看上。

有时,老太太真怀疑孙子身体有隐疾,不然,血气方刚的年纪怎么会不想女人的?

老太太有心思,于是介绍时故意说:“这是阮阮,子齐房里的人。”

薄景衍收起戏谑,朝着苏阮阮看过来。

苏阮阮仰头注视他,乖巧叫了一声:“大哥。”

薄景衍眉心微动。

竟然是她!

 


薄景衍心中百转千回,声音却温和疏离:“挺乖的。”说完,径自走到苏阮阮身边坐下。

苏阮阮轻咬了下唇。

她怕他。

方才他看她时,目光是纯男性的侵略。

就在苏阮阮内心轻颤时,老太太又对众人说:“回头挑个好日子,正式让阮阮入咱家的族谱。”

入族谱?

薄景衍意外。

他侧头看苏阮阮。

白皙纤细,娇软脆弱。

这样的孩子,在薄家熬不了几年。

这时,薄景媛举杯甜笑:“阮阮初到咱们家里,应该先庆祝一下。”

哼!想入薄家族谱!?

苏阮阮,也配?

这一打岔,老太太竟然忘了话头,和薄家众人一起热热闹闹饮酒。

饮毕,薄景媛异常热情:“阮阮,你怎么不喝啊?”

她一再逼迫,苏阮阮只得小口地喝。

薄景媛冷笑——

那东西不出两分钟就有作用,一会儿苏阮阮忍不住,家里人就会知道她怎么放荡了。

可是她左等右等苏阮阮仍无异样,反倒是她自己全身热了起来,面上烫得要死。

她怕死了,哭起来失神地叫薄夫人:“妈……我……我难受……”

薄夫人瞧着她这模样也是一惊,她毕竟是过来人一眼就猜出原由。当下立即扶着小女儿起身,一边对着下人吩咐:“叫医生过来。”

她若有所思地扫了苏阮阮一眼。

那女孩子不胜酒力地靠在椅背上,一脸担忧地瞧着景媛。

应该不是她!她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薄夫人带着薄景媛匆匆离开,薄家其他人也没有心思吃饭了,纷纷离席过去探望。

楼上,不时传来薄景媛的尖叫,偶尔还会有几声不堪入耳的声音来。

家里的佣人都在窃窃私语。

餐厅凉薄的灯光下,苏阮阮独自坐着。

她垂眸敛去眼中光芒,拿了餐巾纸慢慢擦拭那只高脚杯上自己的指纹。

她的嘴角浮起一抹轻嘲——

人不犯她,她必不害人。

薄景媛心存歹念,所以她中药,只能是她自己想不开!

夜深,她才缓缓站起,在佣人的带领下款款上楼。

一道修长身影悄然出现,他用纸巾包着高脚杯举起——

片刻,无声一笑。

竟然是个挺坏的小孩子。

秘书过来低语:“衍少,专机一个小时后起飞。”

薄景衍放下杯子,又往楼上看了许久才淡声说:“走吧。”

这个夜晚对薄家人来说很漫长,但苏阮阮睡得很好。

清早,阳光透过窗棱洒在白色大床上,落下点点金光。

苏阮阮一头青丝铺了满枕,空气中飘浮着淡桅味道,那是她发上的清香。

她幽幽转醒,慢慢坐起用手指梳理落肩长发,看了看时间。

清早七点。

她该起床向薄家长辈们“请安”,不出意外的话,还要面对薄景媛的指控。

十分钟后,苏阮阮换上一件嫩黄洋装下楼。

楼下餐厅十分安静,只有薄明远夫妻和薄家二小姐薄景瑟在。

苏阮阮轻声问好,薄夫人只轻哼一声,薄景瑟也略冷淡。

只有薄明远打起精神勉强一笑:“还习惯吗?”

 


苏阮阮落座浅笑:“挺好的,谢谢叔叔。”

薄明远又问了几句才说:“老太太的意思是给你正式入族谱,就在三天后,你看怎么样?”

闻言,苏阮阮眉心一动,却垂眸轻语:“我听叔叔的意思。”

薄明远松了口气,想不到这个孩子这样地服软听话。

薄夫人却是一千个不同意。

苏阮阮入了族谱便真成了薄家人,老太太百年之后少不了会给这女孩子留一份家产,她怎么能让外人分走属于子齐的那份?

她才想说什么,楼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薄景媛披头散发从楼上冲下来,到苏阮阮面前,不由分说打了苏阮阮一个耳光。

苏阮阮皮肉细致,脸蛋竟立即浮起五道鲜明指痕……

“景媛!”薄明远气死了,训斥小女儿:“任性要有个度!给阮阮道歉。”

薄夫人也很不高兴:景媛太冲动了!

薄景媛昂着头,眼里尽是泪花,“爸,我打的就是她!昨晚是她给我下药的。”

薄明远惊疑,他盯了小女儿很久。

薄景媛神态斩钉截铁!

薄明远又望向苏阮阮,目光里颇有些质问的意思。

谁轻谁重,清楚分明。

苏阮阮心中冷冷一笑。

她垂了眸子,声音放轻:“如果叔叔不信我,我可以回苏家的。”

薄明远犹豫了。

让苏阮阮走老太太头一个不同意,但是留下的话他心中也有几分疑心——

景媛怎会无缘无故喝下那种东西?

就在薄明远犹豫之时,薄夫人开口了:“家里的下人还算警醒,知道把景媛那只杯子留下未洗,查一查想必会有线索。”

薄夫人这么一说,薄景媛立即大叫:“就是就是,爸爸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她抱着薄明远的手臂轻晃,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薄明远心一软,为难地看向了苏阮阮。

苏阮阮面色难堪。

薄明远看她神情,下定了决心:“把杯子拿过来。”

薄景媛便得意地看向苏阮阮——

还是妈妈想得周到!

只要杯子上面有苏阮阮的指纹,苏阮阮不止滚蛋还要身败名裂!

这会子的功夫,佣人小心地把杯子拿过来,交给薄明远。

薄明远细细地把杯身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发现了几个指印。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薄景媛觉得胜券在握。

薄夫人也开始怀疑和苏阮阮脱不了干系。

家里的佣人更是估莫着这一位新来的苏小姐马上就要被扫地出门。

结果,大出意外。

除了佣人的就是薄景媛自己的,和苏阮阮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薄夫人脸色不好看。

薄景媛大惊失色:“怎么可能呢?这绝对不可能!”

她还要再说什么,苏阮阮轻声反问:“景媛你不舒服,为什么只怀疑这杯酒而不怀疑其他呢?是不是你早就知道酒有问题?”

薄景媛面如死灰,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薄明远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大怒:“景媛!你也太胡闹了。”

他扬手准备修理女儿,薄夫人立即就拦着苦苦哀求:“景媛年纪小不懂事,你放过她一次。”

薄明远仍是怒气冲冲:“你太溺爱她了,这种害人的事情她都能做得出来,以后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薄夫人见拦不住,便幽怨地看了苏阮阮一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