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死对头每天都想勾引我

死对头每天都想勾引我

情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乔汐去世后,绑定了快穿系统,穿梭于各个世界,积极的完成各项任务,只为了攒够积分,能够兑换一次重生机会。她想要重生,阻止乔家破产,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可没想到,系统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她重生的时间往后推了几年,乔家已经破产了,而她住到了垃圾场。看着一望无际的垃圾堆,乔汐不停的咒骂系统,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主角:乔汐,凌湛   更新:2022-07-16 14: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汐,凌湛 的武侠仙侠小说《死对头每天都想勾引我》,由网络作家“情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乔汐去世后,绑定了快穿系统,穿梭于各个世界,积极的完成各项任务,只为了攒够积分,能够兑换一次重生机会。她想要重生,阻止乔家破产,改变一家人的命运,可没想到,系统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她重生的时间往后推了几年,乔家已经破产了,而她住到了垃圾场。看着一望无际的垃圾堆,乔汐不停的咒骂系统,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死对头每天都想勾引我》精彩片段

艳阳高照,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酸臭。

城外的垃圾场,堆放着整个城市数以万吨的生活垃圾,苍蝇嗡嗡盘踞在上空,周围的污水沟颜色浑浊,腐烂的死鱼漂浮在水面上,萧条衰败。

一个黑瘦干巴的小身影穿梭在垃圾堆中,她拿着麻袋,动作灵活而熟练,翻找着值钱的废品。

“啧。”

乔汐把快滴到眼睛里的汗水甩掉,心里长叹一声。

该死的系统,除了坑她,一点人事都不干。

她抱憾早逝,意外被绑定了快穿系统,穿越在各个时空完成任务,好不容易攒够积分,跟系统兑换了重生回第一世的机会,本想弥补当年遗憾,挽救破产的家庭,结果……

系统出现了bug,重生时间朝后挪了挪,把她送回家里已经破产的年代。

如今,父亲携巨款跑路,她和母亲只能蜷缩在垃圾场躲仇家。

在这之后,本来是有机会挽救的。

系统看似良心发现,给她送来了补偿——一个据说存着无数道具和巨额财富的空间。

好嘛,正封印着呢。

乔汐一脸平静接受现实,系统狗惯了,不奢望它当人了!

纵使她经验丰富,有无数发财致富的好点子,可她现在才十岁,手里一点本金都没有,空手套不到白狼。

迫于现实,她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家门口的废料回收垃圾场。

起码……仔细翻翻,还能勉强温饱。

从早到晚的劳作让人腰酸背痛,乔汐伸了个懒腰,目光漫无目的一扫,忽然顿住了。

“咦?”

一把银光淋漓的水晶酒壶,就落在不远处,映着炽热的日光,闪烁着金钱的光芒。

今天运气不错。

愉悦地吹了声口哨,她走了过去。

正当乔汐马上摸到壶柄时,头顶传来一阵滚落声。

随即,一个比她还大的麻袋当头滚下,直接砸到酒壶上!

“咔嚓。”

酒壶化作点点银光,支离破碎!

惊喜消失得太快,乔汐半晌没反应过来。

妈的,她的水晶壶!

她直勾勾地瞪着麻袋,几乎要瞪出一个窟窿,但打量了许久,才发现不对劲。

敞开的麻袋口,露出一缕头发。

……

弃尸现场?

不过没闻到血腥味,乔汐努了努鼻子,上前一把扯开了麻袋。

映入眼的,是一个眉眼俊秀,气质冷绝的少年躺在里面,手脚被捆得严严实实,嘴上还贴着胶布,原本闭着眼不知死活,察觉到她的动静,立刻睁开了眼。

黝黑的眼眸没有一丝情绪,像两颗漂亮的黑曜石。

这小孩被绑架了,扔到这里自生自灭?

幸好,还活着……

乔汐松了口气,忍不住打量了几眼,他穿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但面料闪烁着温润的光泽,一看就价值不菲,让她一颗心活络起来。

他,像极了地主老财家的倒霉儿子。

思及此,乔汐露出友好的微笑,眼睛亮的发光,“小朋友,需要帮忙吗?”

被绑成这样也不挣扎,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男孩嘴上被贴着胶带,黑黢黢的眸子透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老成与冷静。

她暗自腹诽,声音却甜美极了,好声好气道:“我可以救你,但你得付给我报酬,公平合理,对不对?“

乔汐毫不掩饰想要钱的心思,她只是想活着,干净的钱有何拿不得?

有钱人家的小少爷,不会愿意死在臭烘烘的垃圾场。

谁知道,对方并没有如她所愿,反而冷笑一声然后转过头重新闭上了眼,一副不想搭理她的表情。

乔汐径直伸手,从对方脸上撕下了粘得很紧的胶布。

“嘶!”

凌湛忍不住痛呼一声。

她撕得太快,对方俊秀白净的脸上红了一大片,连眼底都泛起生理性的泪光,有种被人狠狠欺负过的狼狈感。

乔汐后知后觉地搓着手指,抱歉地笑了笑。

罪过罪过,她不是故意的。

乔汐再次试图跟他商量,“你看啊,我要帮你解开绳子,还要把你安全送回家,这些时间成本和精力,都需要钱的。”

凌湛眉头紧锁,眼里划过一丝警惕。

眼前的女孩眉眼弯弯,笑容可掬,双颊酒窝甜美娇俏,身上的衣服虽然陈旧,但依稀能看出是牌子货,语气不慌不忙,似乎对他的出现不太惊讶,不像是个该出现在垃圾场的人。

他就说,那群人哪敢真的杀他。

原来,是打算让他欠下一个救命之恩,好方便以后控制他?

简直做梦。

凌湛自以为猜出了乔汐的底细,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厌恶。

“……我不需要你救。”

他尽量让奶里奶气的声音变得凶一些:“我没按时回家,迟早会有人发现,送我来的人走的路线并不高明,他们能找到我,你别白费力气了。”

乔汐抿了抿唇,这小鬼,真不好忽悠。

于是,她尝试着用另一种办法——威胁。

“你知道这里有多大,每天要新运来多少垃圾吗?且不说你的家人能不能找到你,如果你还躺在这儿不挪地方,等下午运来新的垃圾……”

“到时候啊,你要不就躺在垃圾里祈祷别人找到你,要不,就是被垃圾直接掩埋,活活饿死!”

“唔,你没体验过吧?那些垃圾还带着汤汤水水,说不定要流到你嘴里!耳朵里!眼睛里!”

“臭臭的,酸酸的,还有小虫子……”

凌湛抿了抿嘴,脸色青白。

这个女人说得太恶心了。

他不怕等,但是……他也不想躺在垃圾里。

乔汐察觉他态度松动,决定乘胜追击:“所以,现在咱们可以谈了吗?”

小人!

唯利是图!

凌湛不屑地看着她,终于露出马脚了,果然和绑架他的人是一伙的,就是想要钱。

他到底是小孩心性,受不得这份气,再次紧紧合上嘴巴,不发一言。

怎么又不说话了?

乔汐愤愤不平地鼓起脸,明明她开的条件很友善啊!

现在的小孩怎么这么不上道,一点都不善良好骗,啊呸!淳朴!

 


“你真不同意我的条件吗?”

乔·当代活雷锋·汐有些无奈,虽然可能穿得不太体面,但她真的是好人。

凌湛看她一眼,神色睥睨。

他不会上当。

这些人想要卖他一个人情,必定不会真的不管,他才不要服软求救!

乔汐为难地皱起眉头。

救肯定是要救的,但浪费的时间……她本来可以捡好多东西呢!

还有那个水晶壶……

“我可以不要钱救你,但你弄坏了我的水晶壶,总该赔给我吧?”

见他一副誓死不屈的模样,乔汐无奈叹了口气。

真应了那句:越有钱的人越抠。

犹豫半晌,她决定亲自上手搜刮值钱的东西。

凌湛立刻警觉,脸色一变,声音里全是警告:“你想干什么?”

柔软微凉的指尖在胸口的口袋处摸索,凌湛浑身一僵,疯了似的拼命挣扎。

“好啦,别动!”

乔汐很不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脑袋,手上动作不停,却把握着分寸。

白净的小脸近在咫尺,稍一低头,她的鼻尖映入眼帘,浓密的眼睫轻轻颤抖,眼神专注极了,好似在做什么极为重要的事。

被人搜身的震惊和耻辱,还有鲜少与女生接近的羞涩,让他不由止住动作,脖子都泛起淡淡的粉色,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乔汐动作很快,她在这小鬼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一块玉佩。

通体碧绿,没有一丝杂色,表面光洁,色泽灵动,捧在手心里,好似一汪波光潋滟的湖水。

好东西啊。

全当赔水晶壶的钱了!

乔汐毫不客气地将玉佩纳入口袋,任由凌湛用杀人的目光瞪着自己。

“这个就当赔偿了。”

看在对方赔了自己损失的份上,乔汐送佛送到西,将比自己高了快一头的少年拖上三轮车,绑住双眼,然后躲开监控,丢到了不远处公园的长椅上。

那公园游客不少,长椅又在显眼处,多了一个人,很快就会被注意到,他会被救下来的。

至于绑住眼睛……

她才不是怕对方记住了路线,回头找上门寻仇呢!

五年时间一晃而过,乔汐依旧没能变得富有。

她运气好,那块意外得到的玉佩,足足卖了二十多万,帮助母亲挺过了最危险的时期,之后零零散散地为母亲买药,如今也所剩无几。

乔汐凭借将课本背得滚瓜烂熟的本事,她以全市第一的好成绩,免学费进入高中,还拿了高额奖学金,

这些年,她将抠门本领练就的登峰造极,能白拿,就绝不花一分冤枉钱!

乔汐穿着免费提供的崭新校服,站在私立高中门口,不禁感叹:唯有读书,才是人间暴富的正道啊!

她抱着书艰难的找到了教室,刚一走进却被拦住了去路——

“咦!怎么来了个穿破烂的穷光蛋!”

乔汐刚进教室,一个坐在靠门位置的女生,就用一种非常刻意的语气,大声道:“真是的,我本来还想跟新同学做朋友呢!”

对方边说着,还很做作地撩起头发,神情高傲得像个公主。

温然扫了一眼新转来的学生,啧,还真是掩盖不住的贫穷气息。

“可惜啊,大家消费水平都不一样,看来没得聊了。”

乔汐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她,这小屁孩的恶意,真的来得一点理由都没有。

“你看我干嘛!”可能是她脸上的困惑太明显,温然不耐烦地问道。

“你说得对,我确实没什么跟你聊的。”

乔汐扫了一眼她手上的镯子,本着‘互帮互助’的原则,好心提醒道:“但是,我觉得你被骗了,你手上的那个镯子,是假的。”

温然眼神一闪,下意识捂住了手腕,“什么假不假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你这镯子颜色不对。”

乔汐徐徐道来,“仿的应该是和田玉,但光泽黯淡,不透不亮,花纹也粗糙得很,一看就是机床加工的,好的玉料都是人工雕刻的。”

“完全就是现代工艺品,你没花了很多钱吧?不然成冤大头了。”

温然的脸都绿了,半晌才嗫嚅道:“……我,我这是真的。”

乔汐有些无奈,这人怎么不见棺材不落泪呢?

她穿梭在各个世界,之前有一个任务就是做玉石买卖的,玉的真假还能看不出来?

她径直伸手,拽住对方的手腕,屈指在镯子上轻轻一弹。

“咚。”

撞击声像是石头落在地上,毫不起眼。

“你知道有个词叫金玉共振吗?就是形容声音好听的,玉石碰撞,应该会发出特别清脆的声音,你这个沉闷得很。”

乔汐认真科普道:“如果你还是不信,可以回去称一下重量,和田玉质地结实,比一般石头要重很多,你比一下就知道了。”

“你,你……”

她说得头头是道,温然心里终于慌了。

“还有你这玉坠子……”

乔汐的目光幽幽地落在她脖子上。

温然猛地抬手,护住领口,大声道:“这是真的!”

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这么说,反而坐实了她心里有鬼,知道镯子是假的。

“我没说是假的啊。”

乔汐温吞吞道:“挺好看的,比你这镯子值钱点。”

虚晃一枪,她就是故意吓一下对方,省得她没事找事,来挑衅自己。

温然嘴唇紧抿,脸色青白。

有些人本来不信她有这种见识,但眼看温然面露不甘,却不敢出声反驳,就隐隐明白,对方说得都是真的。

大家再看乔汐的眼神,就有些震惊了。

玉石市场水深,除非见过摸过许多好东西,不然怎么能一眼看出真假?

难道家里很有钱?

那怎么还穿得这么破啊?

乔汐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小屁孩心里想什么,觉得没必要解释,便无辜地耸了耸肩,环顾四周。

她来得太晚,班里已经坐满了人,只有最后一排还有个空桌子。

乔汐背着包往那边走。

忽然,一阵力道撞上后背,不知道哪个小崽子暗算,她走进座位还没坐下,整个人猝不及防往前一扑!

好死不死,同桌警觉的一回头,和她撞了个正脸!

“哎哟!”

“嘶!”

呼痛同时响起,幸亏对方躲得快,两人在亲上的前一秒错开了脸,只是乔汐的虎牙,不小心磕破了对方的嘴角。

一抹血色在紧抿的唇瓣晕开,眼前的男孩趋近少年和青年之间,清爽挺拔,气质冷绝,眉眼有了锋利的轮廓,虽然两颊婴儿肥未褪,但已经能看出将来帅得惨绝人寰的影子。

乔汐鬼使神差地多看了两秒。

忽然,从对方微敞的领口,望见一抹似曾相识的翠色,那上面沾染了男子的血。

红绿之间的相撞,惊艳又惹眼。

但,有点眼熟。

“恭喜您解锁空间,空间使用详情手册请完成升级任务再行查看!”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的字幕,让乔汐愣在了原地。

系统将她送过来后就解绑寻找下任宿主去了,几年没动静,这个作为补偿的空间,居然真的能解锁?!

凌湛面沉如水,如山雨欲来。

尽管五官长开了不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就是当年在垃圾场的那个女强盗!

过往的回忆,和一阵难言的屈辱涌上心头,他的眼神晦涩难懂。

“小虫子……”

“爬到你嘴里……”

威胁犹在耳畔,几乎一想起来就反胃作呕。

乔汐哪知道新同桌是自己当年祸害的小哥哥,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对方的心理阴影,见对方脸色阴沉,才后知后觉发生了什么。

“啊,不好意思,是别人推我的。”

四周寂静无声,所有人都秉着看好戏的姿态。

啧,新生竟敢惹凌少,有的看了。

乔汐满脑子都是空间的事,从包里翻出个创口贴递过去,又很敷衍地道了个歉,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然后……趴下睡觉了。

凌湛扫了她一眼,眸底毫无温度,隐藏在袖口的拳头却紧攥成拳。

众人有些惊讶凌湛竟没有反应。

这时,伴随着上课铃响起,老师夹着书本从门口走入。

但这一切,乔汐无从察觉,她将意识沉入系统,在查看阔别已久的空间。

想想过去攒的金银珠宝。

呜呜呜,富婆竟是她自己!

结果一进去,乔汐傻眼了。

鸟不拉屎的荒地上,乱石嶙峋,寸草不生,黑漆漆的山脉挡住了视线。

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奇怪味道,阵阵狂风刮过,扬起大批砂砾灰尘,猝不及防就能糊人一脸。

乔汐幽幽仰望天空,仿佛看到那乌云滚滚的天上,大写着一个“穷”字。

本以为这一世住的垃圾场已经很穷了。

没想到……更穷的出现了。

不是据说存着无数金银财宝和道具?

好一个据说!

乔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重新绑定狗逼系统,然后自爆,她死,系统也别活!

“请尽快寻找钥匙,激活空间矿场以及挖掘手册!”

空间上方,机械化的字幕浮现眼前,乔汐心里一言难尽。

哦……这鬼地方是矿场啊?

乔汐认命接受了现实,开始在矿场里闲逛起来。

别说,这地方荒凉是荒凉,但东西准备的还挺齐全,矿车,铲子,探照灯,甚至还有安全帽……

“咦?不止一种矿?”

乔汐走近矿山,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分区的,虽然都被层层浓雾遮盖,看不清里面的详情,但每个区域前都立着一块牌子。

“铜矿,金矿,还有钻石矿?”

空间这么有钱吗?!

但她随即想到,挖不出来有什么用,还不如垃圾场。

“乔汐!”

“乔汐!站起来!”

老师严厉的声音响彻教室,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而始作俑者,还趴在桌上紧闭双眼,看起来睡得香甜无比。

凌湛眉头微皱。

他不想管,但老师一直似有似无的看着他,明显是叫他帮忙。

凌湛冷下脸色,伸手碰了碰身边女孩的肩膀。

“醒醒。”

清亮的嗓音唤回了乔汐的意识,她茫然醒来,一抬头,正对上老师满是怒火的双眼。

哦吼,完蛋。

“有些人,不过是中考成绩好一点,就得意忘形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条件,本来就只有学习拿得出手一点,结果一点都不知道珍惜!可别管我没说清楚啊,这个班不缺好学生,我也不是非要教谁不可!”

上学第一天就上课睡觉,老师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莫大的挑衅。

他知道乔汐的底细,比起满班的富二代能为他带来的好处,一个穷学生而已,不值一提,他为难起来毫无心理负担,甚至越骂越难听。

乔汐皱了皱眉。

上课睡觉是她理亏,但涉及到家人,就是她的雷区,她绝不容忍。

“不好意思,我要纠正您一下。”

乔汐伸出两根手指。

“老师,第一,我不是成绩好一点,全市没有比我更好的,我的成绩特别拿得出手,在场诸位没人比我更懂学习。”

“第二,我是校长招来的,你要是不满意,可以让校长把我开除。”

她一脸平静望着她,语气肆意:“不过,你敢么?”

私立高中的招生,全靠往年高中成绩。

乔汐是校长亲自挖来的金字招牌,大笔奖学金,免学费入学,都是指望她三年后一举夺下好成绩。

换言之,乔汐再刺头,只要她学习好,校长一定会保她。

既然对方拿老师压她,她就拿校长杠回去。

她选择这所高中,压根不是看重什么教学质量,而是因为给的奖学金最高。

一年两万,乔母六个月的药费。

老师的脸都绿了。

“你!你给我出去罚站!”

“你牛得很是吧?好!以后我的课,你都不准上!”

乔汐面不改色,起身就走。

她站在走廊,任由其他来往学生打量,挺胸抬头,一脸无所谓。

短短一天里,她“没有人比我更懂学习”的名言传遍整个年级。

这个年纪的学生,心里都藏着个中二少年。

乔汐顶着中考全市第一的名头,第一天上课睡觉,硬杠老师,还敢抬出校长的行为,在大多数人眼里都酷得不行,甚至连同班几个男生,都在课间悄悄过来夸她牛逼。

对此,乔汐不太在意。

她更发愁的一点,是激活矿场的钥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当时,她碰到了同桌,耳边才响起空间解锁的声音,所以钥匙肯定在对方身上。

说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同桌很眼熟。

那块当年被她卖掉的玉佩……

乔汐忽然一顿,脑海中两张面容缓缓交叠,是那个小鬼!

她就说怎么感觉很熟悉,当年她救过他的命,也算半个熟人了,现在叫他配合自己找钥匙,应该也不过分?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学生三三两两走出校门。

九月开学,天气还有些热,不少学生出了教学楼,不急着回家,反而边喊着热,边冲去商店买冷饮、

唯独凌湛穿着板正的校服走在树荫下,身姿挺拔,神色漠然,身上一点汗都没出,整个人清清冷冷,像一块上好的白玉。

乔汐原本跟没骨头似的靠在校门上,见他来了,咧嘴露出一个自认为善良的笑容,她把书包往身后一甩,眸似繁星一般灿烂。

“喂,小鬼,我们谈一谈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