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诡异降临

诡异降临

半城流烟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柳白衣被关进精神病院已经三个多月,无论他怎样解释,那些所谓的医生们根本不肯相信他没病。柳家经营着一家屠宰场,世代以屠宰卖肉为生。三个月前,突然有公牛发疯,公牛挣脱了绳子将父亲顶死。柳白衣声称公牛是变异的妖物,可是不光没人相信,还送进了精神病院。不过很快,他的说法得到了证实,妖诡肆虐,末世灾难来临,人类迎来了最大危机……

主角:柳白衣,刘庆   更新:2022-07-16 14: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白衣,刘庆 的武侠仙侠小说《诡异降临》,由网络作家“半城流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白衣被关进精神病院已经三个多月,无论他怎样解释,那些所谓的医生们根本不肯相信他没病。柳家经营着一家屠宰场,世代以屠宰卖肉为生。三个月前,突然有公牛发疯,公牛挣脱了绳子将父亲顶死。柳白衣声称公牛是变异的妖物,可是不光没人相信,还送进了精神病院。不过很快,他的说法得到了证实,妖诡肆虐,末世灾难来临,人类迎来了最大危机……

《诡异降临》精彩片段

南州,青山精神病院。

青年被两名健壮的护工带着,走在前往诊室的过道上,看着各个路口持枪而立士兵,感受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没过多久,青年就被带到了诊室门口。

“柳白衣!”

仅仅等待了几分钟,就有一位大喊大叫的精神病人被带了出来,而后青年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名字。

“进去吧。”

一名护工指了指诊室,示意柳白衣自己走进去。

柳白衣走进屋内,乖巧的坐在椅子上。

他看了看端坐于正中央的中年医生,以及其身后两名身穿迷彩服、手持银色战刀的士兵,不由瞳孔微缩。

中年医生瞟了眼病历上‘幻想症患者’五个大字,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目光很平静,回道:“柳白衣。”

“家住哪里?”

“南州市,清苑县,柳家湾。”

“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靠着祖传杀猪手艺,经营着一个小型屠宰场。”

医生沉吟半晌,忽然目光锐利的盯着青年,问道:“三个月零八天以前,你家经营的屠宰场忽然有公牛发疯,挣脱绳子将你父亲顶死,你可知晓其中详情?”

柳白衣那平静的目光,忽然变得沉凝起来,继而缓缓抬头盯着医生,语气坚定的说道:“那不是普通公牛,而是变异的妖物!”

医生的脸色略显凝重,深吸口气,问道:“你如何断定那是妖物?”

柳白衣沉默半晌,这才吐出一口气,缓缓说道:“家父自幼习练祖传杀猪刀法,只需数刀,无论猪牛皆骨肉分离。若是普通公牛,恐怕还没撞到我父亲就已经毙命!”

医生握紧了手中钢笔,问道:“你是否习练过祖传杀猪刀法?”

“练过。”

“练得怎么样?”

“我即将破入第二境。”

医生饶有兴趣的问道:“请问你口中的刀法两境,究竟是哪两种境界?”

柳白衣沉吟半晌,道:“手中有刀,心中亦有刀,达到人刀合一境界,是为第一境;手中无刀,而心中有刀,能够以气御刀,达到庖丁解牛那种境界,是为第二境。”

医生面露好奇之色,问道:“你是说,先秦时期为梁惠王解牛的庖丁,也才只是第二境?”

柳白衣点头。

中年医生说道:“据我所知,庖丁解牛之时,手所接,肩所靠,脚所踩,膝所顶之处,都发出皮骨相离之声,刀刺进牛身体内时响声更大,可是这些声响,却能与《桑林》、《经首》这两首乐曲的节奏完全相合。”

“这等解牛之术神乎其技,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你如今不过二十五岁,难道就能与庖丁媲美?”

柳白衣傲然道:“我只是触摸到第二境,自然还远远比不上庖丁的刀法,只是以我天赋,相信要不了多久即可超越庖丁,甚至能够层层破境,达到传说中的无上之境!”

青年脸庞虽有些清秀,语气却略显狂傲。

中年医生眼中光芒闪动,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继而追问道:“那么请问,无上之境又是怎样的境界?”

柳白衣答:“不知!”

医生再问:“境界划分,是你父亲告诉你的?”

柳白衣点头:“我虽自幼习练刀法,却并不知晓刀法还有境界划分,直到家父弥留之际,这才告知于我。”

中年继续问道:“除了这些,你父亲临终前还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其它的事情?”

柳白衣闻言却是沉默了下来,过了许久才微微叹道:“家父临终所言之事有些怪异,说出来怕你们笑话,我还是不说了吧。”

中年医生眼神闪动,随后温和的说道:“你放心,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无论多么好笑的事情都不会笑。”

言毕,他还端起水杯喝了口茶。

柳白衣犹豫半晌,最终还是说道:“家父临终前曾言:心怀无敌念,拔刀自然神。我儿白衣有大帝之资,可持手中帝刃,上斩鬼神、下诛妖邪,镇压世间一切敌!”

“噗嗤!”

中年医生实在没能忍住,刚喝进去的水直接喷了出来,好在柳白衣反应够快,迅速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挡在身前,这才没有被喷一脸。

“咳咳咳!”

中年医生被水呛着,剧烈咳嗽了几声,这才脸色涨红的问道:“你父亲说的这些话,你信吗?”

柳白衣郑重的说道:“家父是个实诚人,绝对不会在这种大事上骗我,父亲说我有大帝之资,想必不会有错。”

医生再问:“何为大帝?”

柳白衣幽幽叹道:“无敌当世,镇压古今,横推世间一切敌,是为大帝!”

这句话了,就连院长脸上的肌肉都有些绷不住了。

中年医生略显无语的抚了抚额头,继而问道:“你的帝刃在哪里?”

柳白衣闻言,小心翼翼从怀中掏出了一柄刀。

这是一柄杀猪刀,一柄用纸板做成的杀猪刀。

他郑重捧起手中的纸质杀猪刀,对着医生说道:“帝刃,就在这里!”

刹那间,诊室内变得落针之声可闻。

中年医生脸皮抽了抽,眼中露出失望之色,继而调侃道:“敢问大帝,你手中帝刃是何材料所制?”

柳白衣答道:“这帝兵材料,据传乃是凰血赤金融合了万物母气,一旦彻底解封,将有鬼神莫测之能!”

听到这里,屋内几个看过《遮天》的人,终究没能忍住,全都笑出了声,就连两位持刀士兵都险些没能忍住。

饶是如此,医生仍旧抱有些许侥幸心理,道:“你可否可以展示一下刀法?”

柳白衣略作沉吟,道:“我最近隐约能够感觉到气的流动,已经可以以气御刀,或许很快就能迈入刀法第二境,现在就让你们这些凡人开开眼界吧。”

言毕,他将纸质杀猪刀平放于腿上,双掌掌心面向杀猪刀,而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众人盯着柳白衣,眼中都露出期待之色。

“起!”

酝酿半晌,柳白衣猛然睁开眼睛,口中发出轻喝。

然而,过了许久,纸质杀猪刀却纹丝不动。

看了看腿上静静躺着的杀猪刀,感受着众人那怪异的眼神,柳白衣脸上不由露出尴尬之色,继而小声说道:“我只是堪堪触摸到了刀法第二境,以气御刀的手法尚不熟练。不过请相信我,只要等我破入第二境,就能轻松以气御刀了!”

就在此时,忽然从门外刮起了一道狂风,纸质杀猪刀被风吹起,在空中打了个转,最终掉落在地。

柳白衣见状不由大喜,指着杀猪刀喊道:“你们看,我的刀动了,肯定是刚才御气出了岔子,这才有所延迟!”

柳白衣的话,却是没有人再相信了。

中年医生略显失望的对院长摇了摇头,随后又拿出笔在病历写到:遗传性幻想病症,无特殊能力。

犹豫半晌,他又在病历上加了一句:三月零八天以前发疯的公牛,疑似轻度受污染者,由于公牛尸体早已被销毁,无法考证,建议辑妖司派专业人员前往调查。

写完以后,中年医生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位年轻人,已经没有了继续谈下去的兴趣,略显敷衍的说道:“你的病情我已经了解,可以先回病房了。”

柳白衣捡起了地上的纸质杀猪刀,脸色郑重的说道:“我真不是神经病,医生你能不能让我离开这里?”


柳白衣背负双手,腰悬纸板杀猪刀,缓缓走进520病房。

这个病房居住的四人,都被诊断为幻想症患者。

就比如右边首位床铺上年仅十八岁的项文,就患有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总是声称有鬼怪想要吃掉自己,被吓得惶惶不可终日。

另外两名室友,一名唤作刘庆,是位年近七旬的干瘦老头,喜欢在额头上用朱笔划一个圆圈,称自己拥有天眼,能够观邪祟、晓祸福、趋吉避凶。

至于最后一人名叫周径,此时正待在卫生间,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玩着剪刀石头布。

屋内四人,都觉的自己是正常人,可他们的某些举动,却不能让常人接受。

柳白衣刚刚进门,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项文,就连滚带爬下床抱着他的大腿,涕泪横流的喊道:“大帝啊,你才走没多久,就有鬼怪要来吃我。呜呜呜,求大帝救我!求大帝救我!”

柳白衣伸手摸了摸项文脑袋,对着正四处张望的刘庆喊道:“刘天师,帮本帝看看鬼怪在哪里,且让本帝斩了它!”

干瘦老头刘庆闻言却是犹豫道:“老夫虽能观邪祟,却也会惊动它们,若你不能将邪祟斩杀,老夫贸然动用天眼,反而会招惹祸端啊!”

柳白衣微微一笑,道:“心怀无敌念,拔刀自然神。家父说我有大帝之姿,必将无敌于天上地下,莫说只是区区邪祟,纵然是诸天神佛、异域来客,只要我柳某人帝刃在手,亦皆可斩之!”

项文也急忙出声附和:“我总感觉有鬼祟想要害我,可每次待在大帝身边,都会感到心安,想必是那些鬼祟不敢靠近大帝。”

刘庆扯了扯花白的胡须,继而凝神看了看柳白衣头顶,忍不住赞道:“老夫看到一股强大的精气直冲云霄,你果然有无敌之姿。既如此,且让老夫将邪祟找出!”

言毕,刘庆双掌合十盘坐于地,先是伸出右手摆出一个剪刀手手势,缓缓从额头上用朱笔画出来的眼睛上面抹去。继而,他摆出了个五心向上的姿势,闭上眼睛细细感受着。

过了许久,刘庆猛然睁开了眼睛,那布满沟壑的脸上满是严肃与恐惧。

柳白衣与项文见状,也都心中凛然,缓步挪到刘庆身边,小声问道:“天师发现了什么?”

“嘘!”

刘庆猛然转头,在嘴边竖起食指示意二人噤声,而后用略显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看到了妖魔横行大地,毁灭城池、吞食活人;我看到了鬼怪肆虐人间,散播恐惧、操控尸体。我看到了末世般的景象,这个末世充满了死亡与绝望。若无英雄拔剑起,镇压世间一切敌,人间必将生灵涂炭!”

项文听到这里,心中已经充满了恐惧,身体更是抖若筛糠,眼睛内满是无助。

柳白衣却是摸了摸腰中的纸板杀猪刀,问道:“为啥非要英雄拔剑起呢,拔刀起中不中?”

刘庆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不知所措,沉吟半晌以后翻起了白眼,装模作样掐指算了许久,这才摇头晃脑的说道:“若有英雄拔刀起,倒也并非不可!”

柳白衣闻言面露喜色,急忙上前揪住刘庆衣领,道:“既然如此,快告诉我那些妖魔鬼怪在哪里,你口中那个拔刀而起的英雄正是本帝!”

说到这里,柳白衣拔出了插在腰中的纸板杀猪刀,兴奋的说道:“本帝手中的大刀早已饥阔难耐,唯有饱饮鲜血才能让它平静!”

“嘘!”

刘庆看着那柄已经有些弯折的纸板杀猪刀,伸出食指示意柳白衣噤声。

随后,他缓缓趴在地上,屁股也高高撅起,柳白衣与项文都照葫芦画瓢,悄悄趴伏于地。

“妖魔鬼怪就在这里!”

趴在地上的柳白衣循声望去,看到了几只浑身漆黑的怪兽,列成整齐的队伍,在地上行走。

项文声音颤抖的说道:“瞧瞧这宛若从地狱而来的黑色皮肤,瞧瞧这狰狞而有力的利爪以及口器,瞧瞧这宛若天兵般整齐的队列,果然是恐怖的妖兽啊!”

柳白衣撅着腚,脸庞贴着地面,感受到了项文的恐惧以后,直接大吼出声:“本帝在此,妖孽休得肆虐!”

地上几只正在排队觅食的蚂蚁,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从空中席卷而来,差点要将它们几个吹走,顿时将这几只蚂蚁吓得瑟瑟发抖。

它们停止继续觅食,利爪死死扣在地上,这才侥幸没有被大风吹跑。

可惜祸不单行,就在蚂蚁们以为大风消散,自己可以继续觅食的时候,忽然有一滴很大的水珠从空中落下,刚好将最前面那只蚂蚁包裹住了。

这滴水,正是柳白衣喷出来的吐沫星子。

蚂蚁们的举动被刘庆收在眼底,他忍不住大呼疾声:“好一尊大帝,果然有气吞山河之势,面对如此狰狞凶恶的妖兽,居然仅仅用气势都让它们瑟瑟发抖,还用一点口水就封住了一只怪兽,简直恐怖如斯!”

柳白衣却没有放松警惕,他牢记父亲的话: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不仅要有心怀无敌之念,也要有全力以赴准备死战的决心。

此时的柳白衣,身上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势,哪怕身前妖兽无比狰狞恐怖,可是在他眼中亦形如蝼蚁。

“斩!”

只见柳白衣双目如电,猛然将手中纸板杀猪刀扔向空中,他气运丹田一声大吼,纸板杀猪刀骤然在空中加速,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朝着地上的怪兽们斩去。

“嗤!”

那抹刀光太过迅速、太过璀璨,仅仅一刀,数只狰狞的怪兽尽数伏诛。

卧室内,只留下了震惊的刘庆与项文,以及那抹稍纵即逝的璀璨刀光。

斩出那一刀以后,纸板杀猪刀自动回到腰间,柳白衣却没有再去看地上狰狞的怪兽,而是起身负手走到窗前,仰头四十五度遥望天际,留下了一个寂寞千古的背影。

项文见状两眼放光,大叫:“天不生你柳白衣,青山万古如长夜!”

刘庆也忍不住叹道:“妖魔横行人世间,柳帝奋起平动乱;满堂皆是狰狞兽,一刀光寒十九州!”


却说柳白衣斩了几只蚂蚁,安抚住了恐惧的项文以后,就像往常那般开始打坐修炼。

至于寝室内其余三人,也先后被叫了出去,显然是接受了那位中年医生的问询。

除此之外,几个精神病人还像往常那般,没有任何异常。

时间缓缓流逝,慢慢来到了晚上八点,喧闹的精神病院也终于变得安静下来。

就在指针走向八点整的时候,闭眼打坐的柳白衣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戴上了一只无框眼镜,而后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本《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也不去理会其余三位室友,就开始依靠在墙上认真读书。

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柳白衣才将书籍放下,做了眼保健操后稍稍休息,又从床底拿出了一个沉甸甸的箱子。

打开箱子,上面几本书赫然是《罗布泊之咒》、《魔胎》、《幽灵马车》。

很显然,箱子内全是中外著名的恐怖文学书籍。

精神病院内医生,只知晓白天的柳白衣是幻想症患者,却不知道他也患有精神分裂症,每到晚上第二人格就会出现。

此时的柳白衣,不再是白天那个以为自己必将天下无敌的少年,反而给人一种严谨与冷酷的感觉。

第二人格熟读各种刑侦、推理书籍,对于近百年中外恐怖文学都有着广泛了解,是一个沉默寡言且心思缜密的人格。

柳白衣拿起《魔胎》这本书,一看又是一小时,眼看已经到了睡觉时间,他才将书籍全部收了起来。

只不过,相比起以往夜晚十一点准时睡觉,今夜的柳白衣却显得有些异常。

他透过窗户,看向外面漆黑的夜,想起了白天那位中年医生的问询,眼中不由露出些许忧虑。

“正如父亲所言,这个世界真的变了。”

过了许久,他微微叹息一声,最终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准备躺下睡觉。

可就在此时,本来已经睡下的周径,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而后朝着卫生间走去。

柳白衣起初也并没有在意,可当他看到周径在卫生间里面,点燃了一支不知从哪里弄到的红蜡烛,并且对着镜子里面的人影划拳以后,瞳孔却是剧烈收缩起来,心中也感到有些不安。

寝室内四人,唯有晚上的柳白衣算是正常人,他对于另外三位室友的习惯,自然也了如指掌。

周径虽患有精神病,每日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划拳,却从未在晚上有过此等举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

白天医生那奇怪的表现,再加上周径今晚诡异的举动,都让柳白衣嗅到了些许非同寻常的气息。

他悄悄下床,蹑手蹑脚来到卫生间门口,细细观察着。

卫生间内,红蜡烛散发的微红光芒,在镜子的反射下映照在周径那苍白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些妖异。

再加上周径对着镜子做石头剪刀布的奇怪举动,哪怕心智坚定如柳白衣,此时都感觉有些发毛。

可他观察了足足有半小时,直到眼睛干涩困得想要睡觉,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难道是我想多了?”

柳白衣皱了皱眉,感受到身体传来的疲惫,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返回了自己的床铺佯装睡觉。

夜,漆黑如墨,不见丝毫星光。

“滴答,滴答!”

墙上时针有规律的走着,发出了轻微的响声,时间越来越靠近凌晨十二点。

卫生间内,蜡烛烛心噼里啪啦燃烧着,时不时有烛泪自红烛上面流下,缓缓滴落在浴室柜上。

“石头、剪刀、布!”

三十岁左右的周径头发乱糟糟,他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不停出拳比划,却是无论如何都赢不了。

“石头、剪刀、布!”

周径仍旧不停出拳,并且心中有种执念,坚信自己能赢。

“滴答,滴答,滴答!”

由于水管没有关紧的缘故,不断有水珠从龙头滴落,溅在地上又与其他水珠汇聚起来,朝着蹲便器流去。

“铛!”

忽然间,墙上时钟敲响了十二点的钟声,几乎就在同时,周径再次出手比划出了剪刀手势。

可镜子里面的影子,却不似往常那般永远与周径本人比划的手势相同,这次却诡异的变成了拳头。

周径看了看镜子里的那个拳头,又看了看自己摆出的剪刀手手势,不由呆愣当场。

镜中周径的影子,此时却忽然咧开了嘴吧,露出了满口森白的牙齿,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

与此同时,卫生间内的红烛熄灭了。

周径缓缓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回到了自己的床铺,只是动作略微有些僵硬。

柳白衣听到动静以后起身观看,正好看见周径朝着床上躺去,当即出声问道:“周径,你没事吧?”

“我没事。”

嘶哑的声音传来,周径随即将自己蒙在被子里面,沉沉睡去。

柳白衣闻言,非但没有打消疑虑,心中的不安反而越发浓烈。他躺在床上思来想去,哪怕身体无比困倦,却始终无法入睡。

直到凌晨三点,柳白衣感觉自己实在扛不住,已经将要入睡的时候,寝室内的电灯忽然被打开。

他猛然惊醒坐了起来,发现却是干瘦老头刘庆,正朝着卫生间走去,这才悄悄舒了口气。

没过多久,刘庆就从卫生间返回床铺,却发现周径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声音略显嘶哑的说道:“刘庆,和我玩石头剪刀布好不好。”

刘庆却是打着哈欠,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神经病啊,大晚上玩什么石头剪刀布?”

“莫不是有鬼怪附身?且让老夫睁开天眼瞅瞅!”

言毕,刘庆还煞有其事的摆出了一个剪刀手势,就想要抹过自己额头上用朱笔画出来的眼睛。

“你输了!”

就在刘庆比出剪刀手手势的同时,周径正好伸出了一个拳头,嘴角也勾勒出了浅浅的弧度。

“我输了!”

刘庆见状,脸上血色逐渐消散,继而转身躺在床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柳白衣看着两人略显诡异的举动,虽然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可是考虑到周径平常对方也会缠着自己等人划拳,终究还是没能看出哪里出了问题。

眼看众人都沉沉睡去,柳白衣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