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陆少追妻路坎坷

陆少追妻路坎坷

意楠竹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白初悦深爱陆迟深整整八年,爱到最后,他找到自己的白月光,毫不留情的将她扫地出门。罢了,一厢情愿的付出,到头来,不过是自作多情,她干脆利落的签字,消失的干干净净,绝不拖泥带水,让陆先生有甩不掉的烦恼。本以为这段感情就此告一段落,经年之后,陆迟深却又缠了上来,不肯放手,原来,白月光是她,所有刻骨的想念都是她。

主角:白初悦,陆迟深   更新:2022-07-16 14: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初悦,陆迟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陆少追妻路坎坷》,由网络作家“意楠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初悦深爱陆迟深整整八年,爱到最后,他找到自己的白月光,毫不留情的将她扫地出门。罢了,一厢情愿的付出,到头来,不过是自作多情,她干脆利落的签字,消失的干干净净,绝不拖泥带水,让陆先生有甩不掉的烦恼。本以为这段感情就此告一段落,经年之后,陆迟深却又缠了上来,不肯放手,原来,白月光是她,所有刻骨的想念都是她。

《陆少追妻路坎坷》精彩片段

“离婚吧,我找到她了,不需要你了。”

男人矜贵俊冷,声线凉薄的不夹任何情绪。

“补偿会给你,也会给你母亲安排最好的医生治疗,你只要把字签了。”

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白初悅堪堪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子。

当初陆家抱孙心切,陆迟深为了应付长辈,找到了暗恋他五年的自己,而她毅然答应了他的结婚请求。

结婚前他也说清楚了,只要找到他心爱的女人,她要随时让位。

这一天,终于到了吗?

“好,我同意。”

白初悅面上云淡风轻的开口,没人知道她心底是怎样的酸涩。

本以为早就做好了准备,可真正这天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冷的,像浑身所有力量都被抽走。

“有没有送行酒啊,别人送朋友还要好好吃一顿呢,我们怎么说也算夫妻,不给我好好安排一顿吗?”白初悦忍着心头的苦涩,嘴角略带浅笑。

陆迟深眉头微皱,他以为女人会跟他大闹一场。

可女人现在这样的态度是不是过于平静了?

心底无端升起一抹烦躁,他敷衍的点了点头,“如你所愿。”

家庭厨师动作很快,二人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同桌用完了一餐。

白初悅看着空酒杯,以及晕倒在桌上的男人,眸子里渐渐浮出不甘与倔强。

暗恋五年,结婚三年,整整八年,她以为自己能捂热他的心。

可终究,他们二人之间,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不甘心,不甘心这样就是结局!

哪怕得不到他的人,即便是画下句号,她也要为这么多年的付出留下些什么。

想到此,她神情坚定下来,起身用瘦弱的身姿艰难的扛着男人走进卧室,剥开了自己的衣裳……

一夜欢好,白初悦从沉睡中醒来。

她收拾完行李,走到门口时又折返回来,在沉睡的男人额头上印下深深一吻,这才满眼不舍的忍着腿间不适脸色决绝的离开。

天微亮,陆家别墅响起娇俏的女声。

“迟深哥哥,我一个人睡不着,你在吗?”

面容清纯的女人推开门,一眼就看到男人没盖住的赤裸上身,肌理分明,看的人脸红心跳。

然当她看到床上痕迹时,女人红红的脸刹那变得僵硬而扭曲。

这时,床上男人正好醒来。

入目看到的便是眼眶通红的小女人,他眉头一皱,“欣然?”

他不是在和白初悦吃饭?

看着男人扶着太阳穴拧眉回忆的样子,一个猜测在纪欣然心底炸开!

“迟……迟深哥哥,你不记得了吗?”

脑海闪过支离破碎的画面让陆迟深头痛难耐。

空气似有若无的弥漫着情爱的味道让他脸色微变。

陆迟深低头又看到床上醒目的红,眉头更皱。

纪欣然眼底变幻莫名,但她反应很快,马上换上了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

“迟深哥哥,我不怪你,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我看你喝醉了,只想在一旁照顾你,没想到迟深哥哥……”

后面情形不言而喻。

陆迟深转而看着纪欣然,“我会负责。”然心底怒火滔天,白初悦那女人,竟然在自己醉酒后便消失无踪?

她怎么敢!

陆迟深的脸色冷冽,攥紧拳头。

纪欣然眸光闪动,而后状若娇羞的趴在男人怀里。

“我就知道,迟深哥哥最疼我了~”

而此时的白初悅,早已坐上了她也不知道去哪的车。

目的地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离开这里。

虽然那药还有让人遗忘的功能,但谁也保不准会不会万无一失。

如果他还记得,陆迟深那么孤清骄傲,他醒了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补偿款已到账,从此以后,天高任鸟飞!


然没过多久,白初悅停止了她的颠沛流离,好生安顿了在一家医院。

看着孕检单,白初心尖颤抖,不敢相信又难掩激动。

她和他的孩子……

就连陆迟深自己,怕也想不到会一次击中吧!

几月后。

小镇的一个不起眼的平房里,突然闯进来几个大汉。

白初悦凄厉的求饶声像要撕破耳膜!

“你们是什么人!不要抢走我的孩子!”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不要!”

可无论白初悅怎么嘶声竭力,都没有让那些人放下孩子。

白初悅因此病了好一阵,各方面打听了许久都没有孩子的下落。

五年后——

云城,盛星酒店。

“妈妈,这次我们要呆在这个城市多久呀?”

“妹妹,你忘记妈妈的习惯了吗,她在一个城市最多呆不到一个月!”

前台边站着两个四五岁左右的孩子,声音稚嫩,却长的都无比精致。

女孩粉嫩的小脸像软糯的汤圆,说话也软软的让人心都化成了一滩水。

男孩帅气夺目,特别是一双乌黑狡黠的眼睛,转动起来灵动的似会说话。

两个小孩子此时一左一右的拉着一个女人衣角,齐刷刷的仰着小脸问。

女人温柔的摸了摸二人的头。

“这座城市不一样,是妈妈的老家,会呆的久一点。”

“这次来,是让你们见见外婆的。”

女儿白恩沫还好,眉眼长得都像自己,儿子白恩泽却和那个人相像到完全像缩小版。

如果不是母亲病危要见孙子最后一面,她有生之年都不会回到这里的。

将两个孩子的口罩戴好,白初悅柔声道:“这里空气不太好,等到了房间再摘下来。”

两个孩子很听话,看的前台小姐姐一阵羡慕。

“好年轻的妈妈,龙凤胎吗,真的可遇不可求,太幸福了。”

听到这话,白初悅心中却是一窒。

不,是罕见的三胞胎!

当年她生了三个孩子,大宝发育最好便在她身边照顾,二宝三宝发育不好只能待在保温箱,她心疼二宝三宝,可现在却无比庆幸!

要是孩子都在她身边,那孩子就会被全部抢走!

白初悅没有多说什么,勉强笑了笑,便要拿着房卡离开。

这时——

“迟深哥哥,你真的要把这整栋酒店当做生日礼物送给我吗?这也太贵重了吧!”

“你喜欢的都给你。”

女声婉转动听,娇气的让人骨头都酥了,男声低沉磁性,带着清冷。

白初悅却整个人愣在当场,整个人像是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这一刻,她重逢故土所有伪装起的坚强土崩瓦解,溃不成军!

“妈妈,你手好冰啊,是生病了吗?”恩沫眨巴着水晶般的大眼睛,满眼担忧。

“没事,可能今天风太大了。”

没想到重逢的那么突然,她知道现在绝对不能和他碰面。

但她还是忍不住侧了侧眸。

她好想知道,让陆迟深心心念念等待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然这一眼,却是目光相撞!

陆迟深带着审视的眼神扫了过来,他刚刚一瞬间好像听到了白初悅的声音?

这一眼,正好将女人的慌乱正收眼底!


陆迟深视线往下,看到了两个小萝卜头。

他眸色一暗,一份难言的感觉从心底弥漫开来。

从未有过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让他看起来阴郁异常。

白初悦一惊,她就是个猪!给两个宝带了口罩,却忘了给自己戴!

“迟深哥哥,你和这位年轻母亲认识?”一旁的纪欣然看到陆迟深表情不对,连忙出声。

“两个小家伙好可爱啊,看起来和我们的孩子差不多大呢,宝贝几岁啦?”

纪欣然像是对孩子极有兴趣的上前逗弄,女孩受惊般的躲到女人身后,男孩直接拍掉了那只手。

“阿姨,没洗手不能随便碰我和妹妹哦,妈妈说了,小孩子的肌肤可是很脆弱的。”

白恩泽忽然对女人释放了针对的敌意,白初悅尴尬的将两个孩子挡在身后。

“不好意思,我儿子有点调皮,他们四岁了,吃的多,显得比较大。”

“真好,能吃是福,我们家的五岁了,成天吃不进去饭,长得还没有四岁的娃娃高。”

没人知道白初悅此时的内心是多么苦涩!

结婚三年他从来都洁身自好,现在转眼却和别人有了孩子。

她以为他是没那方面的需求,原来只是她不被需求。

纪欣然上下打量女人一眼,眸里含着意味不明的暗芒,随即像是故意炫耀一般,亲昵的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迟深哥哥,我刚咨询了,子墨还是因为心理问题吃不下去饭,下午约了医生,待会一起去给子墨看病?”

“嗯。”

陆迟深感觉到手臂上的触碰眉头不着痕迹皱起,但终究没说什么,淡淡点头。

而后那双高傲的眼眸再也不施舍白初悅一眼,便带着女人离开酒店。

白初悅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间的,意识再清明时,对上的就是两个宝贝担忧的脸。

“妈妈,你的心绞痛又犯了,刚刚给你喂了药,现在好些了吗?”

恩沫还乖乖端着水眼睛红红的,恩泽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以后不想接触的人就离得远远的,别给自己添堵,妈妈这些道理都不懂吗?”

白初悅刚想说恩泽对人不礼貌的行为,闻言沉默了。

孩子察觉到她不喜那个女人,所以才护着她的。

白初悅眼眶微热,她摸摸孩子的头。

“知道了,妈妈会记住的,恩泽也要记得,说话做事要讲礼貌,不能让别人难堪哦。”

恩泽乖顺点头,声音大而响亮。

“记住了!”

白初悅笑笑,这病是当年丢失大宝急火攻心落下的,现在也不见好转。

不过还好她有两个懂事的孩子,陪伴在她身边。

什么意难平的初恋和婚姻,都去见鬼吧!

各自安好,互不打扰,就是最好的结局。

下午。

既然身份已经袒露,白初悅便没有遮遮掩掩,带着孩子去了第一医院。

然就在她刚进医院,一身着正装打扮神色刻板的中年男人挡在她前面。

“白小姐,云燕咖啡厅,陆总在那里等你。”

白初悦心中一紧,下意识有些慌乱,难道,他看出了什么?

“劳烦回禀陆总,现在我有点事,稍晚会就过去。”

白初悅强装镇定,中年男人面无表情惜字如金的吐出几个字。

“即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