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远古兽夫宠妻有点甜

穿越远古兽夫宠妻有点甜

婉央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女生赶上穿越潮流,穿到了远古时期,这里的人类没有完全进化,只是半兽人形态。刚刚从天而降,就被雄性带回了山洞,婉清一时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看着对方吃生肉,她于心不忍,决定教他们用火烹制食物,渐渐地,婉清成了这里的首领,她利用现代技术帮助半兽人开荒,带领他们发展农业文明,她本想一心搞事业,奈何总有人捣乱,迫不及待的要让她繁衍后代……

主角:婉清,澈   更新:2022-07-16 14: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婉清,澈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远古兽夫宠妻有点甜》,由网络作家“婉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女生赶上穿越潮流,穿到了远古时期,这里的人类没有完全进化,只是半兽人形态。刚刚从天而降,就被雄性带回了山洞,婉清一时间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看着对方吃生肉,她于心不忍,决定教他们用火烹制食物,渐渐地,婉清成了这里的首领,她利用现代技术帮助半兽人开荒,带领他们发展农业文明,她本想一心搞事业,奈何总有人捣乱,迫不及待的要让她繁衍后代……

《穿越远古兽夫宠妻有点甜》精彩片段

 救命啊——

婉清从树杈上掉了下来,成大字型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还好地上有一层厚厚的树叶,并没有受伤。

啊呸!

嘴里吐出烂叶,婉清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一脸茫然的环顾四周,这里是哪儿?

目光望向前方,密密麻麻的参天古树遮挡住视线,地上是厚厚一层腐烂的枝叶,吧嗒吧嗒,有不明的液体从头顶滴落到脚下,粘稠的就像乳胶。

下意识抬起头,头顶什么都没有,只看到茂密的枝叶遮天蔽日,零星的光线投射进来,像满天繁星。

我该不会掉进原始森林了吧?

婉清心里毛毛的,一想到森林里全是虫子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下意识抱着手臂搓了搓,又急忙地从背包里摸出手机来拨打119急救电话求救。

嘟嘟嘟……电话忙音。

“怎么没有信号啊?什么破手机啊?”

婉清气恼的拍打着手机屏幕。

喳喳喳……

突然前方传来诡异的叫声,那种声音令人毛骨悚然,绝不是任何一种动物该有的声音

婉清害怕地缩在古树底下,背后的书包重重地撞了树干。

她忽然想起身上还有一个指南针!

急忙翻出指南针辨别方向。

红蓝两根针竟忽左忽右地跳个不停,根本就辨别不出任何方向。

“呜呜……有没有人……来救救我啊……”

婉清吓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

喳喳!!

诡异的叫声又传来,而且似乎比之前近。

婉清盯着声音的方向,参天古树密不透光,阴暗令人产生恐惧。

喳!

诡异声更近了!

树木间的缝隙处缓缓露出一双幽蓝色眼睛,眼睛比皮球还大,中间的黑色瞳孔竟然是一道竖缝,犹如被一刀划开的裂.口,无比锋利。

“啊——”

婉清吓得躲到树后,用力捂住嘴巴,死死闭住眼。

哗啦~

哗啦~

有什么东西略过腐烂的枝叶

寂静无声……

“走了?”

婉清缓缓放下手,人也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地树根上。

吧嗒吧嗒……

突然有几滴乳白色液体从头顶上滴落下来,正好落到裤子上。

婉清下意识抬头,陷入一双冰蓝色眼睛里。

眼睛的主人是一条巨大的银蟒,头顶长着鸡一样的冠子,三尺长的獠牙正往外渗着白色液体。

“啊啊啊啊啊……”

婉清惊恐尖叫,疯狂蹬着双腿想逃跑,但她的腿就像两根棉绳直不起来。

眼看那条大蛇就要发起攻击了,婉清吓得蒙住了眼睛以为自己已经被那怪物吃进了肚子里去。

再次睁开眼睛,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自己还活着?

模糊中有个人影引开了那怪物,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婉清眼前之时,竟然让她失了神。

他有着棱角分明的下巴,一双深邃的眼睛,杂乱的头发的长发垂在了八块腹肌的胸膛上。脸上还有不少的污秽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正当婉清一愣的时候,一双大手就把她抗在了肩头。

“喂!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快放我下来……”婉清在路上被颠的胃里翻江倒海,只能忍住不吐出来。

路上还路过了村庄,说是村庄吧也不算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山洞围在一起,路上还遇见好几个围着皮裙身上脏兮兮的女野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做什么……

那人越过那几个女野人迈着大步走进洞穴之中,一把把婉清丢在石床上。

婉清吃痛,摸了摸自己的说道:“喂,你懂不懂怜香惜玉啊?”

那人没有说话便出了山洞,过了好久肚子不争气的发出了声音,这让婉清不住的脸一红。

“唉……”婉清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开始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只喝点水现在都快饿死了。谁来救救我呀……”

突然,一块血淋淋的肉扔在了自己的脚边。

太好了,有肉吃了!

但是生的怎么能吃呢?

那人见婉清犹豫了,皱了皱眉头便蹲下来抓起地上的生肉就要往婉清嘴里送。

“喂!住手啊,别急,别急咱先放下让我来!”稳住了眼前这人的“残暴行为”,就从背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准备烧烤!

把地上的材火拢了拢,用打火机一点一束火红火红的篝火亮起来了照亮了整个山洞。

“哦哦哦……”

那人像是猿猴一般,上窜下跳,又吼又叫的就差点没有给自己跪下了。

那人又是打着哑语,又是叽里哇啦的说了一堆婉清模仿着那人的发音:“澈?”

那人兴奋至极,显然这就是他的名字了。之后婉清便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澈没有办法把名字叫全只能单名叫一个清字。

经过这件事儿后,婉清就适应了在山洞里生活的日子,也接受了自己穿越到了远古这个事实了,还有这里的语言也能听的懂七七八八了。

这几日澈吃过了烤肉之后,连生肉的味儿懂闻不得了天天就给自己烤肉吃。不吃生肉还好就不用得蛔虫病了,但天天吃烤肉也不怕腻?

还不许老娘出去,这几天吃了就睡睡了就吃肚子上的肉都肥了几圈了!

这日婉清还像以前一样,吃完了就睡不过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梦中一排又一排的药材和现代医疗最顶尖的器械堂堂正正得摆在了自己眼前,这可是连自家爷爷都不敢奢求的啊!

“主人,你好!我来帮助你的你的系统”一机械般的声音响起。

太好了,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不过需要你完成任务,每治疗好一个人之后就会得到相应的积分,然后可以兑换系统中的相应的医疗设备。”

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过还好总比没有的强。

到时候,我就可以凭借这个系统称霸一方了!

梦中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再次醒来发现果然是梦虽然是梦但还是有一点点失望的。

突然,一道铮亮铮亮的光芒闪过。婉清才发现自己手上有一个白玉镯,凑进一看白玉镯里面居然有一个空间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医疗设备。

太好了,这不是梦!

正当婉清喜悦的时候,洞外就响起了咋乱的声音:“你不能进去,澈说了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你就是澈带回来的雌性?”虽然自己身处在远古时代但看见眼前这个女人的打扮还是大吃一惊。

黝黑的皮肤,头上带着五彩斑斓的羽毛,身上穿着兽皮衣服只遮住了重要部位但是胸部那一大片春光还是露了出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未来大巫的唯一继承人,我阿父还救了澈首领的命知道了吗?我阿母还是太阳部落的大巫。所以,你还是乖乖地远离澈!不然我就把你抓去喂外面的大野狼!”瑶骄傲地看着婉清说道。

“哦,又管我什么事?是你们首领把我关在这里的,有种你让澈放我出去!”

“你,你……”

瑶气不过上前就要打人,还好外面留守的人阻止了,气的瑶全身直发抖。

“你,你……你等着!”说完就跑没影了,婉清撇了撇嘴又耸了耸肩想到管我屁事。

又回到了石床上吃着兽肉哼着小曲儿等着澈回来,这样的日子也乐的清闲。

“不好了,不好了……清,你快过去大巫找你有事儿!”那人气喘吁吁地说道。

大巫?远古的巫师吗?

“什么事儿?”

“赶快去吧,别墨迹了!”那人拉着婉清就向祭坛的方向跑去。

“你就是澈从外面带回来的雌性?”说话的人是一个很老的女人脸上爬满了古褐色的褶子,头发花白但眼睛还是囧囧有神。旁边的人都对眼前的老人,充满了尊敬这位应该就是大巫了同时也是瑶的母亲。

“阿母,就是她!这个雌性有可能是别的部落派来的奸细!”瑶漫不经心地说道,嘴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仿佛在说你玩完了。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瑶你这么说你有证据吗?”

“你,阿母你看她……”看着瑶气的直跺脚,不禁摇了摇头小样儿还敢和我斗?

“不许胡闹!”大巫用拐杖重重地捶在了地面严肃地说道,“这件事关乎部落的存亡,还是不要妄自下结论!只能先把这个雌性关起来吧!”

大巫挥了挥手,从大巫身后走出了两个身材高大的两个身上臭烘烘的男人伸手就要往婉清身上抓去。

“你们凭什么抓我?快走开,好恶心啊……”那两人身上臭味冲天,周围还围绕着不少苍蝇。

“不好了大巫,有人中邪了!”那人扶着另一个虚弱的族人着急地喊着。

只见那人骨瘦如柴但肚子大的出奇,口中还有白色的细小的小虫爬出。

“这是食人虫啊,快来人准备去邪!”

他们把大着肚子那人整整齐齐地摆在祭坛中央,大巫围着那人又唱又跳嘴里还哼着听不懂的歌曲。

直到满头大汗才停下来,摇摇头说道:“这人怕是不行了,他被邪神上了身很快就要去见兽神了。”

“大巫,求求你救救我的阿弟,你是大陆上最厉害的人了,你快想想办法……”那人给大巫跪了下来痛苦流涕地说道。

原来这两人是兄弟啊!

“我有办法可以治好他!”

众人惊愕。

“我说我有办法可以治好这种怪病!”

“求求你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请要救救我的弟弟……”那人便向着婉清跪了下来,婉清哪里见过这阵势只能先答应着帮忙了。

“呵呵,你可知道胡说也是要被喂大野狼的!”

“瑶说的没错,如果你治不好的话是要被扔到后山喂狼的。”

果然是一对母子,都是那么地心狠手辣。

“你们都说治不好要把我喂狼,如果我把这人治好了呢?又该怎么算?”

“如果你治好了这人,我,我……”

“如果我治好了这病,我不会把你喂狼。不过你的管我叫爸爸!”

“爸爸?什么叫做爸爸?”

瑶见婉清在偷偷地乐着,瞬间就明白了“爸爸”的意思了。

走进一看那大着肚子的那人,瘦的跟个皮包骨一样了肚子上银银还能看见有东西在蠕动。

这是蛔虫病?

“恭喜宿主,找到了病因,奖励打虫药一打。”

这是宝塔糖?

额,这算什么奖励?

不管了,先给病人吃完了再说吧!

“喂,你给他喂什么呢?是不是毒药?”瑶上前来连忙阻止。

婉清推开瑶,直接把那人的嘴掰开把宝塔糖喂了进去。

药效很强吃下去之后就有了反应,那大着肚子的人捂着肚子跑进了小树林里进行了“粪斗”。

吃了药的那人摇摇晃晃的出来了,肚子小了一圈脸色也红润了不少面露惊恐之色地说道:“里面,里面有好多的虫……”

“神了神了,我阿弟的病好了!你应该就是兽神派下来的神女,不然我阿弟怎么会好呢?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人,让他们都知道我们太阳部落里出了一位神女……”

“没事儿没事儿,这是我应该做的。”面对病人的太热情,婉清只好苦笑面对。

那人离的婉清很近身上的味很又浓郁熏得人只犯恶心,婉清只好强忍着恶心说道:“来个人,把那人架出来顺便把那污秽之物给烧了!

“吃了药就没事儿了,肚子里的虫都排出来了。你最近不要吃油腻的食物,还有吃的东西一定要洗干净,弄熟。

还有不要随地排泄,因为上面会附着这蛔虫卵人再吃下去之后。蛔虫卵就会在肠道里孵化,孵化后就会吸取人的营养之后人就会出现营养不良的现象。还有这不是什么食人虫的病……”婉清看了看大巫母子俩又嘱咐道。

“蛔虫病是什么病?”瑶见婉清说了一大堆的自己愣是一点都听不懂。

“哎,人丑就要多读书!”

瑶听到这儿就明白婉清在说自己傻,顿时就红了脸。

婉清又把手中的宝塔糖给那人说道,“你把这些打虫药都分发下去吧,这些时间以来你们都是吃生肉的吧?肚子里多多少少都会有点蛔虫卵,把这药吃下去就没事儿了。”

“谢谢,谢谢……谢神女福泽……”

“刚才我们打赌说如果我治好了那人的病,你是要叫我爸爸的……”


 “刚才我们打赌说如果我治好了那人的病,你是要叫我爸爸的……”

“哼,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小雌性竟敢对太阳部落的大巫我不尊敬,兽神即将会降罪给你的……”

“好啊好啊,快让兽神给我降罪啊?他在哪儿?我怎么没有看见?”

“你,你……”

大巫气的只翻白眼,瑶见婉清觉得没意思就已经走远了。

瑶跺着脚气呼呼的说道:“阿母,你就这么打算放过那个嚣张的雌性吗?”

“哼,放心我自有办法对付她……”

山洞中

“你招惹了大巫?”澈全身湿漉漉的好像刚从水里出来,身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逐渐放大的面孔被逼到角落里的惹得婉清脸直发烫。

“没有啊,只是他们太无知了而已我只是提醒了一下而已。”婉清红着脸别过头小声说道但还是被人如数的听进了耳朵里。

“你知道大巫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吗?”

“那又怎样?我又不害怕……”婉清被父母丢给爷爷养大的,之后再也没有来看过她。小时候经常有小伙伴欺负她,但她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人每次都伤痕累累地回来不过也没有落下眼泪。所以,一个小小的大巫又怎样……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绝不会让她伤害你分毫,即使他是大巫……”澈一把把她拥入了怀中,结实的怀抱和温柔的语气竟然让她湿了眼眶。

爷爷去世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保护她……

“清,我想保护你……”澈沙哑又带着磁性的嗓音说到,耳朵直发痒差点就沦陷了下去。

婉清红着脸摇了摇头,虽然我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女性但是我还是一个谈过恋爱的小白。但是面对这么大的一个男人她也是知道他说的意思。可如今要她和一帅的不得了的远古人谈恋爱还是有点那啥……

没等澈反应过来,婉清红着脸就往山洞外跑了出去。没想到在外面迎接的是另一番景象……

“神女,这是我给你贡献的食物求神女赐福……”一位妇女模样的拿着发了霉的羊腿跪在婉清的面前说道。

“神女神女,请保佑我的雌性顺利生崽崽……”一个部落的年轻男人神色紧张地跪在地上嘴里不停地说着祈求的话。

“神女神女,保佑去打猎的族人平安回来……”一颤颤巍巍地约莫五六十岁的老人想要跪下,但婉清阻止了毕竟在这远古时代活个五六十岁也是不容易的了。

……

额,看见大家反常的样子不由得感到非常奇怪。我什么时候成为了神女了?

“神女,神女,你还记得我吗?”一眼望去是那个大着肚子的找她治疗的人,当时那场景确实让她恶心不少怎么会忘记呢?

“我是被食人虫附体的那人啊,你还记得我吗?我我,我叫苗古我的哥哥叫麻青。”那叫苗古的少年不再受蛔虫病的侵害脸上肉也长了不少,但是看起来还是比周围的人瘦了一圈。不过还好,命保住了。

苗古非常热情立马就冲上来要给救命恩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婉清吓得不轻不是不想和他拥抱啊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和别人交流也是用的拥抱礼。但是苗古身上的味道还是特别浓郁,让人受不了。

“她已经知道你的谢意了,拥抱就算了。”一股熟系的淡淡的清香,是他?

“你给苗古治好食人虫的病之后,大家都知道了都说你是天上派来的神女不然你怎么会治这个病?而且现在大家尊重你了,这也是好的。”澈激动的看着婉清两眼都发光了。

治个蛔虫病而已就是神女了?婉清感到很无语,不过还好这样大巫母子俩暂时就不会找自己的麻烦了部落里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对了,这里有什么好吃的蔬菜吗?”这几天天天都吃没有放盐的肉,都快吃腻了。

“跟我来……”

澈带着婉清来到了附近的一个树林之中,也是部落中的雌性经常采集野果的山林,“这一带的野兽已经被部落的勇士猎杀的差不多了也算是比较安全的。”

这也叫安全?山洞连个栅栏都没有这也叫安全,更不要说在这山林里面了到处都是荆棘什么的。

婉清走在山林中没过多久,就发现了几处的可以吃的野菜。小时候家里穷婉清就跑到山里采集野菜什么的带回家和爷爷一起充饥,没想到在这里也能发现这种野菜便兴高采烈的去采。

澈连忙阻止,“你想吃这个?”

“对啊,怎么了?这是野菜,可好吃了!”

澈叹了一口气说道:“不好吃,这是野草!”

噗嗤——

“这是野菜不是野菜,这味道还是不错的。不过要吃这玩意儿要用开水煮熟,再用调料凉拌一下可好吃了!不过,你这里有盐吗?”

“盐?什么是盐?”

“就是一种颗粒的,味道咸咸的。”

“没有颗粒的,不过我们这里有一种果子。一串一串的,味道也是咸咸的。”

“在哪里儿?快带我去!”

“在山里有很多的,你要去的话我带你去找就是了。”

澈带着婉清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终于他们来到了一处峭壁中上面还挂着一串一串的黄豆大小的果子。摘了一颗放进嘴里,你别说还真咸!

嘻嘻,这下好了没有盐巴有这个果子也好啊!这几天吃没有味道的肉,嘴巴都要吃出个鸟味了。

到时候,能做很多好吃的呢!

婉清手舞足蹈的乱跳,一不小心摔倒了压死了不少的花花草草。

“宿主,发现药用价值的药草——”

系统的声音在婉清的脑海里,所以其他人是听不见的。

“怎么了?”

“我找到了一些可以治病的采药。”

原来被自己压死的花花草草之中就有蒲公英什么的,虽然被自己压死了但好歹晒晒还能用。婉清一路走一路系统就提示有新的草药发现,澈手上都抱满了草药在后面跟着。

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奇怪的山洞里,外面长满了绿色的藤蔓就像一个绿色的门一样。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这里有个山谷呢!

这个山谷在一座高山中央,周围有不少高山给山谷围了一圈就剩下一个藤蔓做了一个门的出口。

里面温度有点燥热,里面有一些棉花,还长一些耐热的草药什么的。

“这地方好啊,以后我们就在这里建个房子怎么样?”婉清四处望了望满意得不得了,冬暖夏凉的。

“什么是房子?”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采草药一路下来天也黑了,两人没有回部落去吃饭澈就在打了猎回来,就在原地烤着吃。

路上还看见了蚂蚁不停的搬家,半边兔子的毛被烧焦。

婉清还嘲笑道:这里的兔子怎么这么笨?跑过火堆的时候都不知道绕路走,殊不知这兔子的毛根本不是被篝火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