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影后靠着崩人设出圈了

影后靠着崩人设出圈了

是阿喵呀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幺幺去参加了自己的葬礼!这件事听起来匪夷所思,却真实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在两天之前,她被继母与继妹陷害而一命呜呼,再次醒来后,就成为了娱乐圈小花秦幺幺!只是没有想到,在葬礼上她见到了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前生与影帝沈煦本来没有任何瓜葛才对,他为什么会露出悲怆的表情?为了一探究竟,秦幺幺决定接近那个男人……

主角:秦幺幺,沈煦   更新:2022-07-16 14: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幺幺,沈煦 的武侠仙侠小说《影后靠着崩人设出圈了》,由网络作家“是阿喵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幺幺去参加了自己的葬礼!这件事听起来匪夷所思,却真实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在两天之前,她被继母与继妹陷害而一命呜呼,再次醒来后,就成为了娱乐圈小花秦幺幺!只是没有想到,在葬礼上她见到了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前生与影帝沈煦本来没有任何瓜葛才对,他为什么会露出悲怆的表情?为了一探究竟,秦幺幺决定接近那个男人……

《影后靠着崩人设出圈了》精彩片段

“这次去参加这个葬礼的人,都是

娱乐圈的腕儿和投资商,你可机灵点,等会我给你使眼色,你就去敬酒,知道了吗?”红色的宝马行驶在路上,一个带着金属框眼镜的胖女人,一手拿着烟,一手握着方向盘。她狠狠的吐了口烟圈,车内的空气立刻变得浑浊不堪起来。

“秦幺幺!秦幺幺!!你发什么愣呢?!我跟你说的话你给我记住了!”她用粗短的手指戳了戳身边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纤细身影,呛人的香水味混合着手指上的浓烈的烟味,让人作呕。

秦幺幺转过脸来,一双小鹿似的湿漉漉的眼睛盯着胖女人,柔柔弱弱的点点头:“知道了,何静姐。”

何静本来还想再骂她几句,可是被她这几乎要掐出水来的眼神看着,一时有点骂不出来了。小妖精,长的这么祸国殃民的,就是脑袋不开窍,要是她肯好好陪那些金主爸爸,娱乐圈大把的资源不是随便她挑?!公司也能跟着水涨船高,真是个不开窍的!何静在心里憋了一口气,猛地吸了几口烟,拉开窗户,将烟头弹了出去。

秦幺幺默默垂下头,纤细白皙的手指动了动,把一副大墨镜戴在了巴掌大的小脸上,顺便遮掩住的,是她眼底的一丝轻蔑。

她闭上眼,脑袋里却清晰的浮现出三天前的事情。

那时候的她,还不是20岁的流量小花秦幺幺,而是24岁的颜一。

“颜一,你乖乖的帮清月满足了这个投资方,我自然还是会好好的把你当女儿养的。”继母苏如英那张丑陋的嘴脸在黑暗里像是吸血的蝙蝠一般。

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颜清月,为了得到电视剧《绯色》的女主角,想要性贿赂副导演贾一鸣。只不过得知这个副导演喜欢虐—待后,怕受伤的颜清月,联合妈妈苏如英,弄了这出李代桃僵。

到时候灯光昏暗,谁还在乎床上躺着的到底是颜一还是颜清月呢?

颜一被下了药,穿着清凉的睡衣,瘫软在某个酒店的房间里动弹不得,甚至连喊都喊不出声来,忍受着全身的灼烧感。眼看着继母调暗灯光,关上房门,又看着那个肥头猪脑的副导演色眯眯的摸了进来。屈辱感夹杂着悲愤,颜一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

等她再睁开眼,却发现自己重生了。或者说,这算是借尸还魂?她竟然变成了天恒娱乐旗下的流量小白花秦幺幺,而且同时拥有了秦幺幺所有的记忆。

她用了三天才消化掉这个事实,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后,却被经纪公司的老板何静拉来参加颜一的葬礼了。

参加自己的葬礼,这绝对是一件十分新鲜的事情。

进入别墅区后,车子速度缓慢了下来,秦幺幺注意到,右前面还有一辆黑身银顶的迈巴赫。

门口有安保礼貌的拦住迈巴赫,车窗摇下,露出一张清俊冷漠的脸。

秦幺幺立刻就认出来了,是沈煦。

那个年仅26岁,就获得了双料影帝的男神级别全能实力派偶像!

颜家居然连他也请来了,看来苏如英她们这次,可是说服了颜父颜世海下了血本。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张邀请函,淡然的递出来,秦幺幺的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真好看的手啊,让人忍不住幻想握住那双手是怎样的心神激荡。

啧啧,这男人,真是绝了。

秦幺幺忍不住悄悄咽了口口水,要知道,上辈子她是妥妥的颜控啊,短视频网站上关注最多的,就是各种有颜有料的小哥哥。

安保放行了沈煦,秦幺幺她们的车再次启动。何静也递出了邀请函,顺利的进入别墅区。

还没靠近颜家大门,音乐声夹杂着热闹声就涌了过来。

这动静,哪里像是一场葬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在开生日party呢!

“切,请这么多人来,也不安排个帮忙泊车的。“何静不满的敲了敲方向盘,看向秦幺幺:”你,自己先进去,《绯色》的贾导演也来了,你机灵点,这次的角色我可是费了老脸去给你争取的!“

秦幺幺下车,活动了一下全身的筋骨。没多远,就看到自己那对双胞胎弟妹颜楚云和颜清月,打扮的像是贵族王子公主,花蝴蝶一样的穿梭在宾客之间。而她那位继母苏如英,也满脸堆笑的跟各位太太小姐说着家常,反而一家之主的颜父颜世海却不见踪影。

她死了,她的仇人们却开开心心的活着,这公平吗?一点都不公平。秦幺幺握紧了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去把颜清月挠个满脸开花,把他们母子三人

的丑陋嘴脸扒出来示众。

“哎呀!是沈影帝!沈影帝居然也来了!”突然,人群中一阵骚动,秦幺幺闻到空气中清冽如同月下寒潭的香气,奇迹般的舒缓了一点秦幺幺暴躁的内心。

她扭头,就撞上了沈煦那双寒星般的双眸。

他菱形的唇紧抿着,好看的下颌骨勾勒出完美的线条,延伸至性感的喉结。

众人围了上来,却听他清冷的开口:“我想先去拜祭一下颜一,你们请便。”

这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生人勿进的气息,让迎过来的众人尴尬了一下。

不过他也无所谓,径自迈开脚往别墅旁边的一小排平房走去。

众人大概习惯了沈煦这样的性格,交头接耳了两句,也就各自散去。秦幺幺想了想,缓缓的跟在了沈煦后面。

沈煦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跟随,只是微微蹙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小平房那里本来是个大车库,现在临时改搭成了颜一的灵堂。

灵堂正中间,放着的是颜一的黑白照片,。

照片中的她笑的有些凉薄,左边眼角下方,有条清晰的疤痕。

颜一本是A大影视系的高材生,深受各位导师的喜欢,去年刚毕业,就被推荐去了一部大IP剧里演女二,接到通知的那天她真的很开心,却没想到,晚上就被颜楚云“不小心”撞下楼梯,留下了那道疤。

她可以肯定颜楚云是故意的,可是重男轻女的颜父根本就不讲所谓的公平。即使她再愤怒,这件事情最终也是不了了之,随之断送的,就是她的演艺事业。

喜欢演戏的颜一,从那以后,就成为了M音短视频APP上一个不露脸的女主播——猫一条。

 


秦幺幺忍不住上前伸手碰了碰照片中的那道疤。

“你,认识颜一?”沈煦突然开口,吓了秦幺幺一跳。他的语气带这些叹息,似乎很是伤神。

“嗯,认识。”秦幺幺下意识的回答:“或许可以说,她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沈煦好看的眉毛又皱了皱,不太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天恒娱乐旗下的艺人,叫秦……“

“沈影帝你好,”秦幺幺伸出手,“我是秦幺幺。”

沈煦看着那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没有伸出手回握。

他对这个秦幺幺有点印象,之前在某些活动上见过几次,这女孩像个柔弱的小兔子,根本就不适合娱乐圈这种复杂的环境。

可是今天的她,似乎跟之前很不一样。

甚至,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自在。

沈煦不再说话,点燃三根香,郑重其事的插在了颜一遗照前面的香炉里,双手合十,闭上眼,不知道默念了些什么。然后扭头,离开了灵堂。

秦幺幺收回手,更加疑惑的看着沈煦的背影。

上辈子她应该从来没有跟沈煦打过交道吧?为什么感觉沈煦和她很熟的样子呢?

远处,那个跳的十分雀跃的,正是颜清月,她几乎要扒到沈煦胳膊上了,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和惊喜。看来他们应该也没想到沈煦这样的人物会出现在这场小小的葬礼上。

秦幺幺给颜一上了三根香,然后沿着车库旁边的小路,径直从别墅后门走进去。

室内很安静,佣人们都被差遣去了院子里。她摸着熟悉的扶手走上二楼最里面那间属于颜一的房间。

推开门,里面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以前颜清月就老是想要霸占她的房间,现在看来,都快要等不及了呢。

她迅速的关上房门,打开了桌面上的电脑。

里面有颜一的手机备份,她现在要做的

,就是把备份全部导入到秦幺幺的手机里。

那上面有许多重要的联系方式,也是以后能够帮助秦幺幺青云直上的东西,还有M音的账号,里面还有好多M币没有提现呢!

别看秦幺幺算是个流量小白花,但估计年纪小,又被公司压榨,所以过的很是朴素。

电脑界面上顺利的显示出传输中,秦幺幺松了口气。

“喵~”一声软软的猫叫,然后,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就蹭上了她冰凉的小腿。

“一条!”秦幺幺立刻弯下腰,揉了揉小猫咪的脑袋,喊出了它的名字。

这是一只刚满一岁的美短加白起司猫,去年颜一伤了脸的那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捡的。

也因为它,颜一的M音账号才取名为猫一条。

粉丝们没看过颜一露脸视频,但每个人都看到过在颜一直播时缠着她捣乱的小猫一条。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秦幺幺摸下去才发现,平时被她喂的肥嘟嘟的一条,此刻没精打采的,骨头都凸出来了。“他们,都不管你吗?”

秦幺幺心疼了。

“一条,你还认得我对不对?”她轻轻的挠着一条的下巴,一条十分依恋的躺在她脚边,尾巴尖尖轻轻的甩动着,表达着此刻的愉悦。

秦幺幺对着一条伸出手,一条就像以前见到颜一一样,十分配合的顺着她的手臂爬上她的肩膀,安安静静的伏下来。

秦幺幺拉开床头的抽屉,手往抽屉上面的背板探去,果然,东西还在,没有被翻走。她手轻轻拨弄了一下,一条钻石项链就滑落到了她的手心。

这是妈妈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

颜一不会忘记,她七岁那年,颜瑞安被发现背叛家庭,在外面有了一对已经五岁的双胞胎私生子。

妈妈接受不了表面那样温柔的爱着她的丈夫竟然是这样的人,每天酗酒,疯疯癫癫的,在一个雨夜失踪了。

颜瑞安没有去找她,反而迫不及待的把三儿苏如英和那一双比颜一只小了两岁的双胞胎子女带回家里。

从那以后,颜一就懂得,即使在家里,有些东西也需要藏好,不然就会被抢走。

秦幺幺攒紧了手心,握了握,把项链放进了包包的夹层。

电脑那边的备份传输快要完成了,她却听到门外传来颜楚云的声音。

“二姐,今天可真热闹,来了好多娱乐圈的腕儿!”

就在秦幺幺想要站起来离开这里的时候,她听到了同父异母的龙凤胎弟弟颜清云的声音。

“以后不要叫我二姐了!”颜清月十分傲娇的说道:“那个讨厌的颜一已经死了,你只有我一个姐姐。”

“说得对,姐姐!”颜清云掩饰不住的雀跃。“可是,今天都没看到爸爸呢。”

“知道自己顽劣的大女儿因为性贿赂导演,还用药过量死在了床上,爸爸气的都要拆房子了,怎么可能出来参加这个肮脏的葬礼。”颜清月声音里带着嘲讽的笑。

秦幺幺握紧了拳头,她们居然在爸爸面前是这样诋毁她的,把脏水再次泼到了一个死人的身上!

“还是咱们妈妈聪明,用了这么好的办法!这件事以后就永远成为爸爸心里的奇耻大辱,而我们这么乖,爸爸一定会更加疼我们的。”颜楚云拍了拍手:“不然这次妈妈怎么能这么顺利的说服爸爸投资那么大一笔钱来给姐姐拿角色呢。”

很好,这三个狼心狗肺的母子,先陷害她致死,再把所有的错都抹到她头上,这笔仇,秦幺幺算是记下了。

突然,一阵哀怨的歌声由小渐大的响起,从颜一的房间穿过回廊,异常的诡异。

“什、什么声音?”颜清月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其实秦幺幺也吓了一跳后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大概是何静遍寻她不着,急了。

这个小姑娘的手机铃声还真是……也不整点阳间的东西。

女人如泣似诉的低吟来来回回的哼着同一个曲调,秦幺幺看了看已经传输完毕的数据,勾起了嘴角。

她把长发散开来,遮住脸,然后,轻飘飘的拉开了房门。

秦幺幺的身段跟她有些相似,再加上那一袭长至脚踝的黑色长裙随着门被拉开带起的风涌动起来,十分的带感。

“啊啊啊!!!你是谁!!!”猛然间受到了视觉惊吓的颜清月猛的跳到了同样脸色惨白的颜楚云身后,尖叫起来。

 


“你、你你你!你是颜一?”颜楚云也结巴了,脚像是在地上生了根,不敢上前去查看半分。”不不不,不可能,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

“我……会记住你们。”秦幺幺压沉了嗓子,缓缓抬起白皙的手臂,指向姐弟二人。

这是小时候跟他们姐弟俩打架,颜一最常说的一句话。

当初她一个人对抗两个人,打不过也死命的还手。

虽然明知道最后换来的结果不过是被颜世海再打一顿,警告她不要欺负弟弟妹妹,但每次打架,颜一必定不遗余力。

“颜……颜一,真的是颜一?”颜楚云听到这儿,腿肚子都开始发抖了。

肩膀上的一条此刻也十分配合的拱起背,它不过是趴久了想伸个懒腰。不过一向讨厌猫的双胞胎姐弟更加慌乱了。

“那、那是颜一的猫!“颜清月都要哭了,死死的扣住颜楚云的手臂。“快!快叫人来!!!”

秦幺幺见目的达到,猛然关上房门。现在这姐弟俩是还没反应过来,等会要是真把佣人给招来了,可就得穿帮了。

她麻利的断开电脑电源,

脱下高跟鞋,把一条和手机一起塞进了随身背着的托特包里,手脚利落的翻出窗户。

“一条乖乖的,我带你走哦。”秦幺幺揉了揉好奇的探出个脑袋的一条,撩起裙摆,在腰间打了个结,让长裙瞬间变成超短裙,然后,熟练的一个跳跃,攀上了窗边的那颗歪脖子树。

这可是小时候她最长干的事情,那时候的她,一心想要偷偷跑出去找妈妈,但是,小孩子能去哪里找呢?只会翻遍家里院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罢了。

秦幺幺坐在歪脖子树的树丫子上,刚准备跳下来,却猛然瞳孔一震。树下,站着一个人,45度扬起下巴,仰望着秦幺幺,明媚而忧伤……

“呃……沈、沈煦……你怎么会在这里?”秦幺幺的脸都黑了,这可怎么解释?趁着葬礼跑到人家家里翻墙爬树的,不把她当贼才怪。

只不过,鬼会想到沈煦居然跑到这个角落里来了?还正好,抬头看颜一房间的窗户???

想到这里,秦幺幺脸又绿了起来。岂不是刚刚她那奔放的一跃,裙底风光毫无保留的被人看完了?!

这……what

a

fucking

day?

”喵?“一条又露出小脑袋,歪了歪,跟着看向树下的沈煦,似乎不太明白这是在干什么。

“一条?”沈煦古井无波的眼睛在看到猫的时候,闪烁了下。

他居然能叫出一条的名字!秦幺幺更加shock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曾经跟沈煦有过什么交集。

“这是颜家的猫。”沈煦开口,声音清冽如同夏日的冰茶,听不出他的情绪。

“这是颜一的猫,不是颜家的猫。”反正被发现了,秦幺幺干脆从树上跳下来,完美落地,解开裙摆,自顾自的穿上高跟鞋:“它是自愿跟我走的,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沈煦皱眉,又是这种该死的熟悉的感觉,为什么,这个表面看起来小兔子一样的秦幺幺,私下的一面这样不同,为什么他居然觉得,她有点像……颜一?

“沈影帝,如果你要报警抓我,请自便,如果你保持沉默,我也会很感激。”秦幺幺撩了下散落的头发。

就在这时,那哀怨女鬼般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秦幺幺看着上面经纪人何静的名字,皱着眉接起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何静姐,我有些不舒服,怕扫大家的兴,就先离开了。明天的试镜,我一定会很努力的。”秦幺幺一秒切换成柔柔弱弱的小兔子,甚至还隐约红了眼睛。

看得一旁的沈煦微微挑眉。

挂掉电话,秦幺幺翻了个白眼,她对这个经纪公司和何静简直是够够得了。

仗着原主单纯好欺骗,除了会让她陪酒,还给她定了个什么鬼清纯校花的人设。

接的角色也都只会在那瞪大眼睛做无辜状,害的秦幺幺戏路直线变窄,直接被各路网友黑成了花瓶,还是那种一碰就会碎的玻璃花瓶——一眼就能看清楚里面是空的。

要不是需要赔付高额的违约金,秦幺幺想立刻、马上一秒都不能多等的就换公司。

突然间,秦幺幺好像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她对着沈煦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她知道沈煦是最年轻的双金影帝不假,可是当他夺得双金影帝之后,媒体还曝出了他的另外身份:沈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以及星耀娱乐的现任CEO。

人家先凭实力说话,再拿家族说事儿,娱乐圈里,就没几个不服的。

沈煦看着小兔子又自如切换了神情,抿了抿唇。

“沈影帝,你明天也要去《绯色》的试镜现场对不对?“她记得,星耀娱乐也是《绯色》的投资方之一。

当初总导演方有才还邀请了沈煦出演男一号,不过好像因为档期原因被拒绝了,这件事还上了热搜呢。

“是又如何?”沈煦看着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机灵劲儿,觉得事情好像变得有点意思了。

“不如我们来打个赌?”秦幺幺舔了舔唇,转动了一下黑黝黝的眼珠子。“如果明天,我顺利拿下女二号的角色,你就帮我跟天恒解约,让我加入星耀娱乐,如何?”

沈煦走上前一步,伸出手来。

秦幺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骨节分明的手,她真的可以呀。

却没想到他只是揉了揉在包里探出好奇小脑袋的一条:“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为你这种在娱乐圈混了四年还不红不火的小花,付高额的解约违约金?”

“反正,明天的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秦幺幺知道以现在的身份来说,她在沈煦的眼中肯定是要实力没实力,要后台没后台的。不过,只要他明天看了她的表演,就一定会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投资项目。

秦幺幺说完,也不等沈煦回答,只是对着他挥了挥手,道了句明天见,就脚底抹油的开溜了。

她刻意的回避着人群,往大门外走去。

离开的时候,她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颜家别墅。这里原本应该是她的家,这里有属于她的一切。

那母子三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颜一的仇,她一定会报。她会找到证据,将他们绳之以法,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