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快穿之女配有读心术

快穿之女配有读心术

澜芊宝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千沐云是一只修炼千年的雪莲精灵,来到人间的目的非常简单,只为搜集眼泪,以完成最后的历练。想要一个男人为她哭还不简单,这个任务对于堂堂雪莲精灵来说,简直手到擒来!可是渐渐地,千沐云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怎么这一世的男人有些与众不同?他的眼睛里有温柔,有愤怒,唯独没有眼泪!为什么最后哭个不停的人反而是她?

主角:千沐云,皓辰天   更新:2022-07-16 14: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千沐云,皓辰天 的武侠仙侠小说《快穿之女配有读心术》,由网络作家“澜芊宝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千沐云是一只修炼千年的雪莲精灵,来到人间的目的非常简单,只为搜集眼泪,以完成最后的历练。想要一个男人为她哭还不简单,这个任务对于堂堂雪莲精灵来说,简直手到擒来!可是渐渐地,千沐云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怎么这一世的男人有些与众不同?他的眼睛里有温柔,有愤怒,唯独没有眼泪!为什么最后哭个不停的人反而是她?

《快穿之女配有读心术》精彩片段

 千沐云躲在草丛之中,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四处张望,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搜!她受了重伤肯定跑不远。”

一队手持长矛的黑衣人,四下分散,对着比人还高的杂草拨弄乱戳着。

千沐云低头看了看自己正在流血的身体,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此时,一个黑衣人漫不经心的走了过来,他扭头朝着四周看了看,见没有人关注着他,便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

不是吧!

千沐云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怎么说她也是天芒雪山上修炼千年的雪莲精灵,她来到人间只是为了搜集眼泪做最后的历练。

南晋朝的公主在和亲路上已经被人害死,她将公主安葬,变成公主的模样完成自己的事。

难道,刚刚醒来就要承受这样的羞辱?

千沐云在黑衣人开始尿尿之前,急中精力让时间暂停,她如同一只奔跑的兔子,身形快速蹿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使用时间暂停,她完全错估了自己的实力。

时间暂停居然只有一霎那!

“在那里!快追!”

追赶的黑衣人很快发现了千沐云的行踪,所有人都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跑!快跑!”

千沐云不想在任务还没有开始之前就结束。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情不自禁的回头去看。就在一瞬间,一脚踩空整个人都向前倾倒,身体咕噜咕噜的往下翻滚。

痛!

斜坡上无数的细小石子抵过千沐云的肌肤,阵阵刺痛在全身蔓延,让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千沐云滚得晕头转向,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已经被团团包围。

“跑啊,你倒是接着跑啊!”

这群黑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疼得龇牙裂齿的千沐云,露出了猥琐的笑。

“都说南晋朝的公主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今天看到了,倒是也没有夸大其词,便宜我们兄弟几个了。”

千沐云勉强用手臂支撑着自己慢慢向后挪,脑子快速转动着。

要怎么样才能脱险?平安见到那个人?

眼看着黑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已经按捺不住要扑过来了,一支支利箭从后方不远处射过来。

随着一声声凄厉痛苦的惨叫,千沐云看到黑衣人一个个倒了下去。温热的液体溅到她的脸上,让她的心猛然之间揪了起来。

一个黑衣人倒在千沐云的身边,睁得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在诉说着不甘和恐惧。

千沐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马蹄声渐渐靠近,她回头看到了几匹骏马疾驰而来,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她抬头对上了一双深邃而又冷漠的眼眸。

是他!

皓辰天,晟都王朝二皇子,一出生便被皇上册封为晋王。她来到人间的任务,就是得到他为她流的眼泪,并且成全他命中注定的宿世姻缘。

皓辰天看着这个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

一袭嫩黄色的纱衣,精致白皙的脸庞,璀璨明亮的双眸,简单挽起的长发。

此时此刻她身上唯一的装饰,只有刚才这些黑衣人留在她衣衫上的那一抹腥红。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他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千沐云?”

“皓辰天!”

千沐云对着皓辰天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容,仿佛是在皓辰天坚硬冰冷的心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皓辰天没有丝毫情感流露的眼睛,淡淡的俯视着千沐云。

“起来,走!”

皓辰天压下了下马搀扶千沐云的冲动,他从未对哪个人表现出过关怀。他更加不想让身边的人看穿他的情绪。

千沐云咬了咬牙,忍痛站了起来。

皓辰天对着她伸出了一只手。

她看着皓辰天结满了老茧的手掌,将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掌心。

皓辰天一用力,将千沐云拉上了马背,坐在了他的前面。他的双臂圈着他,她发间淡淡的清香随着微风轻拂钻入他的鼻腔,让他的心跳情不自禁的慢了半拍。

皓辰天带着千沐云回到驿站已经是午夜时间,朝廷的一队精锐人马在驿站门前等候,燃烧的火把将整条漆黑的道路照得透亮。

“属下参见王爷。”

“平身。”

“启禀王爷,属下等人已经在附近搜查过,护送公主前来和亲的队伍在五十里外遭遇伏击,全军覆没,无一生还。至于公主……”

“她没事!”皓辰天淡漠的声音冰冷无情,让人听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王爷,属下在没有找到行凶者留下来的线索……”叶凌风身为皓辰天的贴身侍卫,从小跟随着他长大,对他的行为处事方式太了解了。

所有人,都会受罚。

“找不到,就算了。”

皓辰天的态度,让叶凌风大吃一惊,眼角的余光偷偷去观察皓辰天的神色。

皓辰天不理会,翻身下马将马绳扔给了牵马的小斯。

对方没有留下线索就对了。朝中什么人不想他和南晋朝联姻他心里清楚。

这件事,不需要查!就算有线索,他现在也没有把握能够报仇。

在朝廷的斗争之中,只有胜负,代价是生死,没有中间地带。因此,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喂,我怎么办?”千沐云发现皓辰天径自往里走,根本没有要照顾和安排她的意思。

这个人态度这么冷冰冰的,要怎么样才能让他为她哭呢?

皓辰天对着叶凌风使了一个眼色,叶凌风挥挥手,立刻就有丫鬟和嬷嬷过来,簇拥搀扶着千沐云进了驿站。

皓辰天提前接到消息,会有人对千沐云不利。他亲自带兵赶来接应,并高调的护送千沐云顺利回到了京城。

千沐云坐在马车之中,悄悄的掀起帘子的一角,好奇的向外张望。

这,就是繁华的红尘人间了吗?

她被安排在国宾会馆住了下来,在此期间晋王府的侍卫贴身保护,直到大婚之日到来。

千沐云被礼部按照最高规格抬进了晋王府。喜堂之上,她想要看看皓辰天在想些什么,偷偷的对着他使用了读心术。

结果……

千沐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她读到的是……


 一片空白!

这个男人的心思是完全没有起伏的吗?

千沐云欲哭无泪,为什么要找一个这样的人来做历练?

她变得心不在焉,在拜完堂之后被皓辰天牵着往洞房走去。

“哎呀!”

千沐云只顾着想自己的事情,没有留意到门槛,脚下一绊身体向前倾倒。

要丢人了!

念头刚闪过,一只强壮的手臂将她拉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蠢!”

冰冷的声音压低了在耳边低吼,这让千沐云感到莫名的恼火。

骂人,皓辰天也只用一个字吗?

她正要反驳,忽然身子一轻被人抱了起来。

红盖头轻轻飘落,千沐云的视线与皓辰天对接,她在皓辰天的眼眸之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惊艳光芒。

“哟,晋王千岁艳福不浅,这南晋朝的公主果然是个大美人儿。”

“是啊,也值得王爷出城亲自迎接了。”

皓辰天听着四周传来的窃窃私语,突然之间有种想要将千沐云藏起来的冲动。

他的视线扫过,所有议论顿时禁止,那些说话的人全部低下了头,不敢正视皓辰天的眼眸。

皓辰天将千沐云抱进了房间里,低头看了她一眼,冷冷说道:“自己下去,还是本王扔你下去?”

千沐云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缠绕在皓辰天的脖子上。

“我现在是你王妃了,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会为我哭吗?”

“什么?”

千沐云的问题让皓辰天莫名其妙。

哭?

笑话!

他从十二岁开始上战场,驻守边疆保家卫国。多少次死里逃生,看了那么多血流成河,接受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人惨死异乡。

皓辰天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凭的是现在的铁石心肠。

他还会为谁哭?有谁值得他去哭?

“没什么!”千沐云从皓辰天的臂弯之中跳了下来,张望着偌大的房间。

“嗯?你不用出去招待宾客的吗?”千沐云回头看到皓辰天还站立在原地,微微歪头看着他。

之前的教习嬷嬷说过,皓辰天需要出去应酬宾客。而她,必须乖乖的坐在房间里等待。

皓辰天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千沐云想要给皓辰天留下一个好印象,为以后打下基础,便挪着小碎步走到了床边坐下。

皓辰天直接去书房看了一个下午的书,当他再次回到房间,看到千沐云靠在床沿睡着了。

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睑,这幅画面仿佛静止,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加浓烈。

整整一个下午,千沐云除了发呆便无事可做,就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她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缓缓抬头,看到皓辰天站在她的面前。

空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起来,替本王宽衣。”

千沐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站起来去解皓辰天的腰带。

她比皓辰天矮了一个头,张开的双臂穿过皓辰天的双手,发间的清香再一次刺激着皓辰天的嗅觉。柔弱无骨的手指若有似无的划过皓辰天的腰间……

皓辰天猛然之间揽住了千沐云。

千沐云吓了一大跳,双手下意识的抵在了皓辰天的胸口。

“你干什么?”

“教习嬷嬷没有教你,本王接下来要干什么吗?”

“有啊!”千沐云回忆着教习嬷嬷给她看的那些书,“书上画着两个小人躺在床上,姿势还很奇怪。你看过没有?”

皓辰天怀疑南晋朝送了一个傻子给他当王妃。

“啊!”

千沐云没等到皓辰天的回答,而是被他压在了床上。

两人近距离的眼眸对视,感受着彼此炙热的呼吸。

“你和本王……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皓辰天的眼神不知不觉变得温柔,手指轻轻的划过千沐云白皙的脸庞。

 千沐云躲开皓辰天的吻,皓辰天单手扣住了她的手腕禁锢在头顶,另外一只手手指一弹,房间里的蜡烛一支一支的熄灭。

四周顿时陷入了黑暗,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进来。

“你……”

“闭嘴!”

皓辰天打断了千沐云的话,眼神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了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皓辰天听到屋顶上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他的眼神在黑夜之中变得凌冽,仿佛一只孤傲的狼。

皓辰天伸手捂住了千沐云的嘴巴。

“嗯……嗯……”千沐云透不过气来,奋力挣扎着,发出了似乎痛苦隐忍的呻吟。

就好像……

就在千沐云觉得自己快要憋死的时候,从窗外跳进来几道人影,快速朝着床边冲了过来。

刀锋在月光的折射下闪耀着冰冷的寒光。

钢刀朝着床上的人砍了过去,皓辰天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钢刀,一个翻身一脚踹飞黑衣人的同时,掌风也震退了两个。

千沐云拉过被子包裹住自己,看着房间内刀光剑影的打斗,眨着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她是不是应该帮帮皓辰天呢?

千沐云摸索着在床头底下掏出了火折子点燃。光亮,立刻吸引了房间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灭掉!”

皓辰天的话语刚落,千沐云感觉到一阵劲风袭来,让她全身的汗毛直立。

皓辰天身形一晃,在黑衣人的钢刀落下之前挡在千沐云的面前,手掌抓住了刀刃。

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


 千沐云这才发现自己确实干了一件蠢事。

房间内的打斗惊动了晋王府中巡逻的侍卫,高举火把冲了进来。

千沐云看到皓辰天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光,眉头微蹙,轻轻说了一个字。

“杀!”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惨叫声,仿佛只是片刻,她看到了喜气洋洋的新房之中,横七竖八的躺了几具尸体。

血流满地。

“属下护驾来迟,请王爷恕罪。”

叶凌风带着侍卫跪了下来,所有人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抬出去。”皓辰天的声音冰冷,透露出凌冽的杀气,“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你们所有人,下场和这几个刺客一样。”

“属下明白!”叶凌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手下的侍卫们抬着刺客出去了。

“你干嘛这么凶呢?刚才要不是他们及时冲进来救了你,你现在说不定就……”

“闭嘴!”

皓辰天回头看着千沐云,深邃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不耐烦。“如果不是你蠢得点燃火折子,根本就没那么麻烦。”

千沐云一怔,脸上泛起了两片红晕。

“我承认我的临场应变能力差了一点儿,但是你不能否认,我是想要帮你,对不对?”

千沐云的解释并没有让皓辰天的脸色有所缓和,只是阴阳怪气的冷哼了一声。

“过来!”

“干什么?”

千沐云有些生气皓辰天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可是看到他的手掌还在流血,顿时就心软了。

刚才,危险之际,皓辰天毅然挡在了她的面前。他们其实没什么深厚的感情,他能够这么做,已经尽到了责任。

那么,她是不是也要做一点儿夫人该做的事?

千沐云下了床,看到皓辰天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打开以后里面是各种刀伤剑伤的药。

她明白了皓辰天的意思,不等他开口就主动为他包扎伤口。

“我尽量小心一点儿,如果动作太大弄疼你了,你就告诉我。”

千沐云低下头,专心致志的为皓辰天上药。她的手指柔软,冰冰凉凉的温度,碰上了皓辰天炙热的肌肤。

每一下的触碰,都仿佛是天雷地火的碰撞,狠狠的击打着皓辰天的心。

他看着千沐云低垂眼睑专注的模样,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忽然之间有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

这么多年来,皓辰天的身边女人无数,更有一些大胆到投怀送抱的人,却都没有在他心头激起任何的波澜。

有时候连皓辰天自己都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生理或者心理的缺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千沐云轻而易举的就激起了他心中那一团燃烧的火焰。

他,想要她!

“好了!”

千沐云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抬头看着皓辰天,正好对上了他复杂的眼神。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皓辰天的心弦再次被拨动。从他懂事以来,身边每一个人都在不停的鞭策他,好像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疼不疼。

“没事!”

皓辰天暗暗做了一个深呼吸收敛心神,他不能让任何人左右他的情绪。就算是夫人也不行。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真心想要嫁给他厮守终生,还是只是敌国放在他身边的一个奸细。

“自己上床去睡觉。”皓辰天说完,便径自离开了房间。

千沐云看着皓辰天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做了一个鬼脸表示不满,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还是刚刚死过人,她虽然不害怕,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舒服。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丫鬟和嬷嬷进屋来叫醒她梳洗以后进宫给皇上和皇后请安。

千沐云强忍着睡意打起精神,穿戴整齐在嬷嬷搀扶下走出了晋王府,看到皓辰天已经在门外等着她。

一袭白衣,一把折扇,腰间水蓝色的腰带,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

简单的装束,却衬托出了皓辰天与生俱来的风度和贵气。

皓辰天一转身,看到千沐云笑意盈盈的望着他。

这一笑,让皓辰天的心情莫名的就开朗起来。

两人一起进宫,在太监的指引下到了御花园。千沐云跟着皓辰天向皇上皇后行了大礼,她好奇人间九五至尊长什么模样,偷偷的抬起头来去看,正好对上了皇上打量的目光。

她尴尬的笑了笑,又把头低了下去。

“皇上,晋王终于肯迎娶王妃成家立业,也算是了了您的一桩心事了。”

皇后打量了千沐云一番,这个南晋朝的公主,美貌倒是真的名不虚传。

她上扬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轻轻的放下了杯子,说道:“皇上,今儿一大早,太子带着太子妃也进宫了,其他的皇子公主也想见一见晋王妃,您觉得呢?”

皇上被千沐云惊艳了一把,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也好。老二,你就带着你的王妃在御花园里走走吧,去跟其他兄弟姐妹见见面。公主从南晋朝千里迢迢嫁过来,你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儿臣明白。”

皓辰天带着千沐云再次行礼退了出来。

一路上千沐云好奇的东张西望,被御花园中的奇珍异草所吸引。如此美丽,竟然如人间仙境。

“二弟来了。快快快,让我们见一见南晋朝的第一美人。”

千沐云看到前方有一群衣着华丽的人围坐在一起,她还没有靠近就听到了热情的声音。

她转头看向皓辰天,他阴沉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冰冷,没有温度。

千沐云被几个完全不认识的女子拉着坐到了一边,这些人殷勤的围绕在她的身边嘘寒问暖。

“我早就听闻晋王妃是南晋朝最受宠爱的公主,不仅如花似玉能歌善舞,听说还擅于骑射,是吗?”

千沐云怔了怔,她对于原身的情况完全不了解,不敢随便回答,摸棱两可的说道:“我学的都是雕虫小技,怎么能跟人才济济的中原相比。”

千沐云的话语刚落,在身旁女子的眼里看到了一纵即逝的狡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