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盛世娇宠霸道侯爷别乱来

盛世娇宠霸道侯爷别乱来

棠溪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红颜祸水,这话说得一点不假。前世,清辞拥有倾国倾城之貌,她是京城中无数世家公子倾慕的对象,也是很多名门贵女嫉妒的对象。因为这张脸,她遭人陷害导致身败名裂,最终落得了个五马分尸的悲惨下场。今生,她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重生机会,发誓不会重蹈覆辙。恶毒的嫡母,险恶的长姐,还有虚伪的父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主角:楚诏,清辞   更新:2022-07-16 14: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诏,清辞 的武侠仙侠小说《盛世娇宠霸道侯爷别乱来》,由网络作家“棠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红颜祸水,这话说得一点不假。前世,清辞拥有倾国倾城之貌,她是京城中无数世家公子倾慕的对象,也是很多名门贵女嫉妒的对象。因为这张脸,她遭人陷害导致身败名裂,最终落得了个五马分尸的悲惨下场。今生,她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重生机会,发誓不会重蹈覆辙。恶毒的嫡母,险恶的长姐,还有虚伪的父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盛世娇宠霸道侯爷别乱来》精彩片段

三月开春时候,地处大焉国最北方的泸城,屋檐下的冰凌才刚刚开始融化。

冷风从没有关紧的隔扇门涌入,吹得地上身穿水红色嫁衣的女子瑟瑟发抖。

清辞一只手拿着唇笔,另一只手轻轻地抬起女子的下巴,唇边带着温柔的笑意,边说边帮她将惨白的双唇画上颜色:

“好姐姐,孙家是泸城第一大户,孙老爷虽然已经年过五十,还有八房小妾,但从他下给咱们荣家那么丰厚的聘礼看,他是真心实意想要结这门亲,想必你嫁过去,他一定会好好疼爱你。”

疼爱两个字,她刻意咬重,荣芸听得浑身一抖。

孙老爷名义上有八房小妾,但泸城里谁人不知道,被孙老爷玩废玩残的女人数不胜数,她嫁过去,必定是人间地狱般的生活。

可这明明是她为荣清辞安排的婚事啊……

“妹妹我把这么好的一桩姻缘让给你,你可一定不要辜负我呀,等会孙家的花轿来了,你就盖上盖头,坐上轿子,安安分分去做你的九姨娘,要不然,”清辞言笑晏晏,温良无害的模样,可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我让你七孔流血而死。”

“荣清辞,你会有、你会有报应的!”

“要是真有报应,你跟你娘毒死我爹爹的时候,老天爷就该让你们不得好死,既然你们都还活得好好的,想来这报应我也是不用怕的。”

荣芸惊恐地睁大眼睛:“你、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我还能告诉你,孙老爷和他儿子很喜欢一起享用一个女人,你今晚会很精彩呢。”

“啊——”

荣芸尖叫大骂:“荣清辞,你敢这么对我,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和你那个贱货娘亲暴尸街头!死后没有人埋,被乞丐奸尸!被野狗分食!死无全尸!死无葬身之地!”

清辞早就不怕这些所谓的诅咒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神色清冷,眸光清锐,明明只是药材铺里一个十五岁的庶出之女,却无端有一股上位者的矜贵之气。

“你再多骂一句,我就晚一天给你解药,总归毒发后三天内不会要人命,只会让你穿肠烂肚生不如死,那滋味姐姐你也不是没有尝过,再体验一次也无妨。”

荣芸一下子想起数日前那焚心蚀骨,恨不得立即剖腹自杀的痛苦折磨,浑身一颤,只敢低声抽泣,不敢再出声了:“呜……”

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是迎亲队伍来了。

要说这孙老爷也确实看得起荣家,纳个妾也这么大阵仗,清辞嘴角勾出一抹极淡的讽刺,转身避到帷幔后。

门外进来两个婆子,屋内光线昏暗,她们没看清荣芸的模样,只见她穿着嫁衣,便以为她就是今天的新娘,拿起盖头给她盖上,扶着她出门。

清辞走到二楼栏杆边,面无表情地看着长街上的花轿远去。

现在坐上花轿的人是荣芸,而前世,上这顶花轿的,是她荣清辞。

就是从这顶花轿开始,她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人生,都在炼狱里辗转反侧。

荣芸的诅咒,有一部分倒是对应了她上辈子的结局——她那时,的确死无葬身之地。

长街上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清辞的记忆也飘回了半个月前。


那时候的清辞万万没想到,被五马分尸的自己竟然还有重活一世的机会,恢复知觉的一刻,她便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同时呼喊道:“好疼啊……”

身体被活生生撕裂成几片的痛楚,清晰地烙印在她的神经里,她疼得蜷起身体,泪流满面。

耳边旋即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她就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女人轻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豆豆,摔疼了吗?还是被老虎咬到的伤口又疼了?不哭啊,跟娘亲说,娘亲在呢。”

女人细细的软语穿过重重叠叠的黑雾,进入清辞的神经里,安抚了她的疼痛,这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让她在迷糊中睁开眼,隔着朦胧的水雾,和女人慈爱的眉眼对上,心神顿时一震!

“娘亲……”

“暧,豆豆,你终于醒了,你昏迷了三天三夜,可急坏娘亲了。”宁娘怜惜地看着女儿,小心翼翼地触碰她脖颈间的伤口,“还疼吗?要娘亲再去请孙郎中来吗?”

清辞还处在怔然中,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她死后到了天上,所以才重逢早已经亡故的娘亲,直到脖颈间传来骤疼,她才猛然意识到,这么真切的痛感,不可能是幻觉。

再看这屋子里的摆设,不就是她在泸城荣家里的房间吗?可她自从十五岁离开泸城后,一辈子没有再回来过,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她非但没有死,还回到了十五岁前?

清辞不可置信,踉跄地跑到镜子前,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脸,脸颊上干干净净,没有那个带给她一辈子屈辱的“贱”字,什么都没有。

清辞愣住。

是了,她记起来了,她十五岁那年上山采药,结果遇到了老虎,被扑倒在林子里差点被咬死,幸得路过的猎户救了她,但她也因为被咬伤脖颈,一度性命垂危,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

她是真的,回到十五岁这一年,回到所有悲剧都还没有开始之前!

清辞看着眼前的娘亲,前世她被自己所连累,客死异乡,她甚至连她的遗体都没有看到,现在她活生生在自己面前,喊着自己的小名,那样亲切而温柔,她眼眶一热,情难自禁地扑进她的怀里:“娘亲,娘亲,你真的还在。”

“娘亲当然在啊。”宁娘摸着她的头发,也是忍不住落泪,“都怪娘亲没有用,让你一个小姑娘上山采药,要不然你也不会路遇老虎,差点把命丢了。”

清辞紧紧地抱着她,半点都舍不得放手,她想,如果这是个梦,那她宁愿在梦里过一辈子:“娘亲,我……”

“呦呦呦,这是在演母女情深呢,用不用我搭个戏台子,再请一班敲锣打鼓来给你们伴奏啊?”

一道讥诮尖锐的女声从门外传来,直接刺破这一室和谐。

听到这熟悉得几乎梦靥的声音,清辞的呼吸一滞,猛地抬起头,看向门口来人。

果真是她!

荣家的正室,柳氏!

恨意迅速在清辞眸中凝聚成利刃,死死地盯着这个年过四十,仍然打扮得招摇妖艳的女人。

她再死十次也不会忘记,柳氏,就是导致她和娘亲一切悲剧的源头!


柳氏一副尖酸刻薄的长相,见清辞真的醒过来,白眼几乎要翻到天上:“真是命大,被老虎咬了都能活命,果然贱人生的贱种也是祸害,遗千年!”

宁娘十几年来都受柳氏欺压,不敢反抗,也无法反抗,听她那样作践清辞,只得默默垂泪,委曲求全道:“夫人,豆豆醒来伤口还很疼,让孙郎中再来给豆豆看一下吧。”

“看什么看?醒了不就好了吗?孙郎中现在是药铺里唯一的郎中,让他来给这小贱种看病,病人都跑去济世堂怎么办?赚不到药钱,拿什么养活这一大家子?”柳氏登时破口大骂。

泸城里只有两家药材铺,便是荣家的荣德堂和杨家的济世堂,两家一直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两年前荣德堂掌柜,也就是清辞的父亲荣善德突发急病病逝,荣德堂就一落千丈,到现在已经是苟延残喘。

柳氏是荣善德的正妻,生有一子荣浩一女荣芸,她对宁娘这个妾室一直是动辄打骂,荣善德去世后,她更是百般刁难,荣德堂里明明有专门负责采药的工人,她却偏要一条腿残废的宁娘去陡峭的南山上采药,清辞正是因为不忍让娘亲去送死,才会主动去南山,结果遇到老虎,差点丧命。

清辞坐在地上,冷冷地看着耀武扬威的柳氏。

前世的她,直到很多年后才知晓,荣善德之所以会死,根本不是得病,而是被柳氏毒死!

荣善德疼惜她和她娘亲,也知道柳氏是什么样的人,不想她和娘亲再受她欺压,便打算在外面买座宅子,给她们母女单独居住,谁知这事先被柳氏知道,柳氏觉得再这样下去,荣家也要被她和她娘亲抢走,所以就一不做二不休,和她女儿荣芸合谋,毒死荣善德,霸占整个荣家。

如果她没记错,再过不久,她们还要把她卖给泸城里一个无恶不作的恶霸做妾,以此赚取价值不菲的聘礼,更在她娘亲阻止她们时,将她娘亲另一条腿硬生生打断。

想到前世自己进入孙家后遭遇的一切,清辞无声地捏紧了拳头,重活一世,她势必要改写自己的命运,绝不要像前世那样任人摆布!

她也绝不会让自己和娘亲再受柳氏迫害,既然柳氏不给她们活路,那就别怪她不留情面!

柳氏感觉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一回头就看到清辞阴森森地盯着自己。

心下莫名一怵,她快步走过去,对着清辞的脑袋就是一巴掌,咒骂道:“醒了就起来干活!装什么娇弱的大小姐?别说那个老不死已经没了,现在是我当家,容不到你这贱蹄子作妖,就是他还在,荣家的小姐也轮不到你来当!你以为你是安平侯啊?”

清辞被打了一巴掌没有反应,倒不是被打傻了或是不敢反抗,而是乍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一时间觉得恍若隔世。

安平侯,楚诏啊……

愣了半响,她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可不就是隔世,她和那位名扬天下的楚侯爷的交集,确实已经是上辈子的事。

就是挺可惜,到死都没机会问他,她在他面前脱衣服,他真的没有半点想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