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顾爷偏爱小娇妻

顾爷偏爱小娇妻

范小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辈子,苏晚被人算计,下场非常凄惨。重生之后,一改往日的作风,变得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她不再和渣男废话,直接打他的脸,对于白莲花的挑衅,她也不再忍让,直接撕开了对方伪善的面具。这一世,苏晚越来越优秀,追求者也越来越多,可她一个都不看,一心追求顾景川。身边的大佬虽然多,可她只想抱住顾景川的大腿,在狂热的追求下,某男终于动摇了……

主角:苏晚,顾景川   更新:2022-07-16 15: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晚,顾景川 的武侠仙侠小说《顾爷偏爱小娇妻》,由网络作家“范小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辈子,苏晚被人算计,下场非常凄惨。重生之后,一改往日的作风,变得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她不再和渣男废话,直接打他的脸,对于白莲花的挑衅,她也不再忍让,直接撕开了对方伪善的面具。这一世,苏晚越来越优秀,追求者也越来越多,可她一个都不看,一心追求顾景川。身边的大佬虽然多,可她只想抱住顾景川的大腿,在狂热的追求下,某男终于动摇了……

《顾爷偏爱小娇妻》精彩片段

夜。

全身滚烫的苏晚,被人塞进了车厢。

“晚晚,今晚你先去你酒店住一晚,明天带你离开风城,远离你不喜欢的联姻。”

看着这熟悉的一幕,车内的苏晚意识晃晃,脑袋一片混乱。

她不是被人挖了心脏惨死了么?

怎么再睁眼竟然回到了八年前!

她抬眼,静静地看着对面目清雅温和,一心为她考虑为她好的张晨光,整个人却气血上涌,杏眸深处涌着的是滔天的恨意。

前世,她爱这个男人深入骨髓,但直到哥哥坐牢,爸爸惨死,他将她囚禁在地下室日日折磨时,她才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原来,他从未爱过她。

他从一开始接近她,就是冲着他背后的苏家而来,他先是利用她排斥联姻的心理一步步怂恿她离婚,让她自断靠山,然后再一步步利用她吞噬苏家,害她家破人亡。

前世种种历历在目,她身下的手死死攥紧。

“司机,去云都酒店。”她走神时,耳边再次传来张晨光的声音。

苏晚眸子眯了起来,送她离开?

云都酒店?

片刻后她猛然想起来,自己竟然重生在了与顾景川闹离婚,听信张晨光要送她离开风城的那天。

可事实呢!

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却在她酒水里下药,将她送到别的男人床上,毁了她的清白还害苏顾两家彻底决裂,给了他对苏家下手的好时机。

眼看着张晨光弯身也要上车,苏晚眼底陡然凌厉起来,对准张晨光的腹部就是狠狠一脚。

“晚……晚晚?!”

张晨光趔趄着倒在地上,掌心擦破一层皮,刺目的鲜血渗了出来。

刺痛袭来,他疼的额头布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然而这痛却不及被心头震撼与错愕来的猛烈和震撼,“晚晚,你做什么!”

面对质问,秦晚恨不得给他几刀,让他偿还前世对她对苏家犯下的罪行。

但她知道,不能冲动!

报仇急不得,还需要从长计议。

她强行压下恨意与冲动,全程看都没看张晨光一眼,抬手关门上锁,动作一气呵成。

啪嗒车门关上,张晨光彻底懵了,脑子一片空白,这女人发什么疯?

错愕的不止是他,司机也一脸恍惚甚至有些不知所措,“晚晚小姐,您……”

“李叔,回顾家。”

“可……张少爷不是说要送您去凯瑞酒店么?”

苏晚冷然一笑,“我有答应他要去么,掉头,去顾家!”

李叔微微一愣,平日里晚晚小姐最是听陆晨光的话,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莫名觉得今晚的晚晚小姐有点不一样,但还是听话的调头直奔顾家。

……

二十分钟的车程,药力已经开始起了作用,苏晚只觉前身的燥热汹涌般蔓延开来,整个人如置身火海。

好热……

好难受……

当车子停稳后,她慌忙下了车回了背后的别墅。

因为身子软绵无力,刚踏入卧室她整个人几乎是瞬间软在了地上。

“你确定要离婚?”一道低沉暗哑的嗓音在昏暗的房间响起。

苏晚吓得一激灵,这声音是……

她蹙着眉,迷茫地抬头望了过去。

男人落坐在沙发上,大长腿优雅的交叠,白色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到领口,往上,是一张俊美到极致的面孔,冷冷冰冰地,散发着不近人情的冷漠气息。

最令人瞩目的是,他手里摩挲着串佛珠。

男人抬手拿起桌上的离婚协议看了一眼,冷沉地再次看向她,“说话!”

苏晚一震,猛然拉回心神。

她撑着已接近崩溃边缘的身体走了过去,弯身拿过离婚协议,而后一扬利落干脆的丢进了垃圾桶。

顾景川随之眯了起来,锐利的视线宛若要穿透她的身体看清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又不离了?”

前世,张晨光大费周章利用她出轨丑闻斩断苏顾两家联姻,要的就是肆无忌惮对苏家出手。

如今,她断不能让张晨光得逞。

虽事实如此,但她并没直说。

她红唇一勾,敷衍着,“折腾半天苏顾两家长辈也不同意,干脆不折腾了。”

顾景川听了眉心直皱:“……”

显然,男人根本不信她这么荒唐的理由。

“不信?那没办法,反正我不是来离婚的,我是来……睡觉的。”

被人下药,她在外不安全。

而且结婚一年,顾景川从未碰过她,可见对她也并不满意也不在意。

所以留宿顾家不仅安全还能瓦解张晨光的阴谋,她何乐而不为?

顾景川眉心又是一皱,“睡觉?”

此时已经药物吞噬了理智的她只看到男人菲薄的唇瓣张了张,却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她满脑子都是对男人的渴望,只知道这唇好性感好想亲一亲。

这么想着,她就真的这么做了,全然忘记了什么叫做羞耻。

顾景川感觉到头顶被一团黑影笼罩,下意识抬头。

吧唧!

下一秒,女孩粉嫩分唇瓣覆上了他的唇。


四瓣唇相撞,顾景川身子僵了一瞬。

当唇齿之间被一股酒气搅动时,他墨眉不由簇成了一团。

她喝酒了……

也只有喝酒了,她才会对他不冷漠。

他伸手将趴在自己身上的女孩拎开,菲薄的唇瓣绷成了一条线,清冷道,“你醉了。”

被人钳制,苏晚不满的哼了哼,全身炙热无比,她哪里肯放开男人冰冰凉凉的身体。

她贪恋的再次贴上男人的胸膛,亲着他的下巴,脖颈……

“嗯~好凉,好舒服……”

女孩的声音软糯糯的,撩人于无形。

男人低头看着她不断在自身身上落下的粉唇,喉咙上下滚动。

但下一秒,他却再次用力将她推开,声线里透着克制的沙哑,还有一种莫名的怒气,“苏晚,看清楚我是谁!”

他不是张晨光。

苏晚抬起巴掌大的小脸,湿漉漉的眼睛锁着男人的脸,低低呢喃:“你……是……”

“谁?”

她星眸一弯,双手圈主男人的脖子,粉唇密密麻麻的再次落下。

喉咙里是含混不清的声音,“顾景川,你是顾景川。”

咚!

女孩的回答,敲开男人的深锁的心扉与克制的欲望。

他眸色幽深起来,一把将怀里的女孩扛起,放在了床上。“这是你主动的!”

当两具身体紧紧贴着时,他男人却感觉到了不对劲。

她身体好热,就像是火炉子一般炙的厉害。

他拧眉,重新审视怀中的女孩。

她脸颊绯红,神志不清,身体更是滚烫似火……她这是被人算计?!

怪不得她会这般主动。

他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要了她,不然她会恨他一辈子。

刚刚燃起的欲望,这一刻彻底被浇灭,男人脸上恢复了以往的清冷。

他松开她,抽身要离开。

“别走,别走……”女孩抓着他手臂,嗓音中带着哭腔。

男人脚步微顿,但还是离开了。

不过很快他又折返回来,只是手里多了一个冰袋。

苏晚意识混沌,她只能感觉到男人再向她靠近。

她起身就要扑上去,却被人无情按在床上。

“啊——”

刺骨的冰带落在头顶,让苏晚尖叫出声,下意识抬手就要拍开脑袋上的东西。

她却被男人的大手死死钳制住,动弹不得。

她不乐意的撅嘴,“呜呜,欺负人。”

顾北辰微微低头看着怀中女孩委屈到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有了些许不忍。

只是这不忍也是一瞬罢了,很快他又将她的撒娇视若不见了。

他就这么按着她,不肯她靠近。

冰袋太冷太冷,冰的苏晚嘴唇发白,身子抑制不住的发抖。

脑袋昏沉沉的。

她无意识的只知道喊冷。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身体被人小心翼翼地抱起,整个人被一股淡淡的檀木的清香包裹,温暖也随之而至。

缩在那个结实却暖暖的怀里,苏晚簇成团的眉终于舒展开,许是折腾的精疲力尽了,她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昏暗的光线下,顾景川低头看着怀里睡踏实了女孩,俯身亲了亲她粉嘟嘟的唇。

抬头,唇瓣好看的扬了起来,神情却是那么理所当然与霸道:“你亲了我,我还回去……我们,扯平了。”

……

翌日,苏晚头痛的仿佛要炸裂,身体更是酸痛不已。

她揉了揉太阳穴,坐了起来,发现顾景川睡在她旁边,地上是散落了一地衣服……

她心猛地一沉……

昨晚的事,她记得不全,但依稀记得她抱着顾江川,一个劲向他求欢来着。

他们该不会……

她慌了神忙低头查看自己的衣物,这才被子下自己原本的衣服已经被自身淡粉色的珊瑚绒睡衣替代。

苏晚咬着唇,目光微微上移,视线迷茫地落在顾景川的脸上……他,他们该不会真的睡了吧?

就在她走神时,男人那双冷清的眸子蓦地睁开。

四目相撞,苏晚一震,红着脸慌忙别开。

昨晚她刚对他上下其手,这时再见面脸皮薄的她有些羞耻且无比尴尬。

但深吸一口气,她又故作淡定,勾唇一笑,“醒了?”

“嗯。”

男人应了声,声音里独有刚睡醒的沙哑的性感。

苏晚瞥了一眼地上的衣服,不死心的向男人投去求证的目光,“昨晚,昨晚我们,我们发生什么了么……”

顾景川闻言顿了一下,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怎么,昨晚的疯狂你不记得了。”

疯狂!

这一词用的刁钻,苏晚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了。

果然,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她心沉了沉,冷声道:“你本来可以推开我的……”这事可以避免的。

而且是谁说这男人信佛,不恋女色的???

见她误会,男人却腹黑的没有纠正,而是下了床披上了自己外套,转了转手上的婚戒,“合法妻子主动送上门,我为何要拒绝?”

“你!”

苏晚憋火的厉害,却找不到反击的点。

是啊,她主动的……一想到昨晚她攀着他说着我要我要的画面,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她咬唇,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我?我怎么了?”

“负责!”苏晚敛去不悦,红唇里冷静地吐出几个字,“对我负责!对苏家负责!”

失身非她所愿,但事已然发生,她自然也要换取对她对苏家有利的一面,拉拢住顾景川这个未来全球首富的大腿。

让他庇佑苏家,让人不敢觊觎。

顾景川怔了一下,长腿迈着沉稳地步子走到了床边,逆光而立。

俯身。

他修长且骨节分明的大手捏起了她的小脸,迫使她看着自己,“负责可以……但没有反悔的机会,你可愿意?”


四目相对,强大的威压倾泻而来,苏晚身子发紧的厉害。

她强迫自己淡定回道,“我很清楚我要什么,自然不会反悔。”

男人一脸促狭,“不怕我真睡了你?”

“你不会。”

她如此坚定的目光,反而让顾景川有些好奇了,“哦?”

苏晚指了指他手腕上的佛珠,“传闻你信佛,不恋酒色,对女人不感兴趣。”任由哪个男人结婚一年都不曾碰过妻子的?

顾景川就做到了。

他从未要求她履行妻子的职责,也从不拈花惹草。

可见传闻还是有可信度的。

而且……

她深吸了口气,目光重新落在了清隽无比的顾景川身上,淡淡道:“而且我一顾先生的为人,你不会趁人之危更不会不尊重对方。”

顾家是真正的豪门世家,良好的修养是刻在骨子里的。

然而,她话音刚落,男人陡然俯身……缓缓一步步朝着她逼近了。

安暖一凛:“?”

“看来,我有必要向苏小姐证明下,我六根未净呢。”

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灼的苏晚小脸滚烫。

她侧脸想要躲开,可奈何男人力气太大她根本动弹不得。

眼看他的唇就要盖上来,她恐慌阻止,“顾景川,请自重!”

“既然要我负责,那你就应该想到了,我们迟早会睡的事实,毕竟……我是个正常男人。”顾景川手指在她粉嫩的唇瓣上摩挲了一下,目光上移定定的落在了她身上。

这视线冷冷地,却极具侵略性。

苏晚被看得脸红,忙低头躲开……他么的到底是谁跟她说这男人信佛,不贪恋酒色的?

屁!

他分明是狼,还是吃肉的狼!

由此可见传闻并不可信。

见她抿着唇不语,顾景川狭长的眸子眯了起来,眼底一片冷沉,“怎么,开始后悔了?”

苏晚舒展开眉心,故作一脸淡定的勾唇,“婚都结了,睡也合法,而且你人帅钱多,不花心,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听到女孩的回答,男人眼底涌动的黑暗瞬间一片光明。

好似刚才的冷沉都是错觉。

他低低一笑,起身向外走去,“那,顾太太,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顾太太?

这个称呼让苏晚有些不适应,她别开已经被火烧火燎的脸,胡乱捞起自己的衣服,“你……你先下去,我冲个澡再下去。”

说着,她掀开被子下了床。

但当她看着洁白到一尘不染的床单,眼睛猛然睁大。

没……没红……

她知道有些人第一夜未必有红,但!前世,她被张晨光算计的那天,她明明记得床单上留了红的。

难道……

似乎意识到什么,她猛然抬头看向顾景川。

“你骗我!我们根本什么都没发生,没睡!”

顾景川摩挲着手里的佛珠,又是低低一笑,“我有说睡了这个词么?”

他的确没说。

他只是说疯狂一词……剩下的全是她自己猜想。

苏晚手攥紧,憋火的咬唇,“那也是你引导的,我才会误会。”

顾景川低头看着女孩气呼呼的模样,心里却莫名觉得可爱。

低低地笑再次从男人喉咙中溢出。

他抬起她的下颌,很慢很慢的那种开了口,“误会不误会不重要,你只需记住,顾太太的身份刚刚我给你了……你不能不要……也没有再收回的可能!”

苏晚微怔,瘪瘪嘴,“收回?你想得美,初吻不用负责么!”

丢下一句话,她捞起地上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她要的就是顾太太这个身份,自然不会给他收回的机会。

……

浴室的门关上。

此时,苏晚终于可以好好审视一下自己的处境和未来的打算了。

她摸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胳膊上没有被张晨光用烟烫过的丑陋疤痕,此时的她白嫩,水润……

她眼眶红润起来,她真的活过来了。

“铃——”

忽然一道尖锐的电话铃声刺破了此刻安静。

苏晚低头瞥了一眼备注,眸色陡然一沉。

苏冉!

陆晨光的真正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前世,他们联手欺骗她的感情,利用她侵吞苏家不说,还挖了她的心脏做供体,来延续苏冉的生命。

她下意识摸了摸曾经被人切开的心口的位置,眸底充斥着滔天恨意与怨念。

苏晚废了好大劲这才压下恨意,接通了电话。

“晚晚?你在哪?”电话那端,苏冉一副捉急又关切的口吻,“你知不知道你一晚未归,我和晨光都急坏了。”

急坏了,嗯的确急坏了……毕竟离开离他们掌控苏家的好机会失之交臂,当然急坏了。

她不动声色地解释,“哦,昨晚喝的有点多,稀里糊涂回了顾家。”

她这么解释,苏冉并没怀疑。

因为苏晚喝了一瓶白酒,都是自己灌下去的,喝大了是肯定的,那不都是想将她送到别人床上嘛。

没想到,苏晚昨晚踹了张晨光一个人坐车跑了,让他们计划落空了。

该死!

苏冉敛下不甘,继续讯问,“晚晚,你什么时候来机场,晨光在等你呢。”

呵!

终于说到正题上了,苏冉这是来帮张晨光游说她了?

她一口回绝,“不必等了。”

电话那段明显愣了一瞬,而后这才慌忙开口,“晚晚,你这……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确,我不走了。”

“晚晚,你和晨光是不是闹别扭了?或者……”

苏晚不耐打断苏冉的猜测,幽幽开口,“没有……你别瞎猜!我只是不想逃了,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今晚爷爷寿宴,你叫他也来吧。借此机会,我会当众宣布我和他的关系。”

“当众宣布……”这四个字,似乎瞬间抚平苏冉的惊慌,温柔且关切的声音又回来了,“也是,逃避不如直接和爷爷摊牌,和顾景川离婚,追求你自己的幸福。你放心,姐姐一定帮你到底。”

苏晚敷衍两句,而后径直挂断了这通电话。

和顾景川离婚?

呵!

她可没说!

苏冉你想多了!

前世,她被他们算计失去清白,又在爷爷寿宴上怂恿她公布非顾景川不嫁,向爷爷逼婚,彻底引狼入室,

今晚,她就给他们送上重生来的复仇的第一份大礼!

她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断了张晨光与她的联系,抱住顾景川这个首富的大腿一心搞事业搞钱,只有这样在苏家面临危机时她才不会束手无策,也才有能力去扭转和化解苏家败落的下场。

苏晚捋了捋心中的计划,低头望着屏幕上的备注,嘴角忽然绽开一抹笑,又美又狠:“张晨光,苏冉,我苏晚回来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准备迎接地狱的到来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