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名门假千金离婚以后

名门假千金离婚以后

火红鱼姬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池恩恩做了十几年的豪门千金,养成了她骄纵任性,傲慢无礼的性子。突然之间,豪门千金成了人人嫌弃的冒牌货,真千金找回来了,她这个假千金被池家扫地出门,被迫离婚,失去了一切。换上一个强大的灵魂后,池恩恩想通了,与其纠缠不休,不如拿着巨额分手费,嫁给薄慕深,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豪门太太……

主角:池恩恩,薄慕深   更新:2022-07-16 15: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恩恩,薄慕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名门假千金离婚以后》,由网络作家“火红鱼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池恩恩做了十几年的豪门千金,养成了她骄纵任性,傲慢无礼的性子。突然之间,豪门千金成了人人嫌弃的冒牌货,真千金找回来了,她这个假千金被池家扫地出门,被迫离婚,失去了一切。换上一个强大的灵魂后,池恩恩想通了,与其纠缠不休,不如拿着巨额分手费,嫁给薄慕深,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豪门太太……

《名门假千金离婚以后》精彩片段

“这是一个亿,陆萌萌,我们离婚吧。”

身材修长,男人穿着精致的手工西装,站在她面前,目光里满是厌恶与嫌弃。

陆萌萌眨了眨眼回忆着原身的过往,为了不崩人设,狠狠掐了下自己大腿,硬是逼出几滴眼泪:“为什么,墨哥哥,我真的很爱你...”

陆萌萌是个快穿任务者,她做了七年的快穿任务,终于收获自由,准备养老。

系统为了奖励她,还特意答应给她找个“有钱、漂亮、福缘深厚”的身体。

结果一想到原主的经历,陆萌萌就忍不住想杀人!

什么狗屁奖励!

钱是有了——分手费。

漂亮的确漂亮——原主是个铁血花瓶。

还有福缘深厚...一上来就离婚,见鬼的福缘深厚!

想到这,陆萌萌就恨得咬咬牙,眼里十分恼火。

看着她这副样子,墨斯年眼底的厌恶更深了。

鬼知道她给爷爷灌了什么迷魂汤,让爷爷逼着他非娶了这个女人不可。

还好她只是个假千金,知言才是真千金,他正好有理由跟这个女人离了婚,和知言在一起,知言优秀漂亮,那才是配的上他的女人!

见陆萌萌这副娇柔做作的模样,墨斯年就忍不住想吐,脸色更加阴沉:

“陆萌萌,别忘了你只是个假千金,要是不同意上了法庭,你占不了便宜。”

男人冷冰冰提醒的声音让陆萌萌更加哀怨了。

原身上来被离婚也就算了。

问题还是个假千金...真千金比她美比她成绩好,还比她温柔乖巧。

陆萌萌是陆家的养女。

陆家的千金走丢后,陆母一时伤心就收养了她,然而陆家对陆萌萌算不上疼爱,陆萌萌虽然衣食无忧,但从小缺乏引导,三观不正、自私自利,成绩也是一塌糊涂。

没想到三天前,陆家走丢的女儿竟然被找回来,竟是陆萌萌的大学同学陆知言,陆知言优秀聪明,温柔懂事,甩了陆萌萌几百条街!

陆萌萌这个出身不明、纨绔蠢笨的女人一时间也成了笑话。

陆萌萌恨不得仰天长叹。

严重怀疑系统是不是故意搞她!

不过想到即将反手的一个亿..

也行吧。

至少她穿了那么多世界,还是第一次拿到这么贵的分手费。

有了这笔分手费,这辈子她可以好好享受人生了。

至于眼前这个男人...

陆萌萌自觉无福消受,她朝墨斯年抛了个媚眼:

“好的呢,那墨哥哥是支票还是转账。”

陆萌萌应的干脆利落,让墨斯年皱着眉狐疑地看了她眼。

这个女人怎么会答应得这么干脆?

当初为了不离婚,陆萌萌一哭二闹最后还吞安眠药用自杀来威胁,现在居然一下子想通了?

陆萌萌已经不再是陆家的千金,之前为了保住荣华富贵,死都要霸占着墨夫人的位置。

陆萌萌见他盯着自己不说话,水盈盈的眸子忍不住流露出几分不舍:“我也不舍得墨哥哥,可强扭的瓜不甜,墨哥哥放心,有了这笔钱,人家以后不会缠着你啦。”

呕。

陆萌萌自己都想吐。

倒是墨斯年松了口气,讽刺的目光从陆萌萌身上掠过。

这才是他认识的陆萌萌。

贪财虚伪,一无是处。

不像宁宁,那才是他心中的墨夫人。

“离婚协议书我会让人送到陆家,只要你签下,拿到离婚证,钱自然会打到你的卡上,明天开始,我不想再看到你出现在墨宅。”

说完,墨斯年一眼都不肯多看,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没有一丝丝眷恋。

看着墨斯年避之不及的背影,陆萌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等到墨斯年离开,陆萌萌也起身收拾衣服准备离开墨家。

她随意收拾了几件衣服,拉着行李箱打车回到陆家。

墨斯年的巨额分手费还没到手,陆家虽然认回了真千金陆知言,但也顾念着脸面也没有把陆萌萌赶走,再说暂时陆萌萌也没有更好的地方可去。

虽然离了婚,但是有钱拿!

一个亿。

她也算小小地暴富了!

陆萌萌心情十分愉快地哼着歌,她拉着行李箱往陆家走,穿过幽暗的小巷忽地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晦暗不明的角落内,一道颀长的身影垂落,男人靠在垃圾箱附近,如果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那是个受伤的男人。

陆萌萌拉着行李箱走近,等看清男人的脸庞,陆萌萌眼神一亮。

狭长凤眸紧眯,浓眉如蹙微微皱起,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五官凌厉而精致,一眼望去只觉得**得摄人心魄!

加上脸上的血渍,越发让人觉得迷人。

好好的帅哥,死了倒是可惜。

陆萌萌伸出手指刚附上他的脉搏,一道狠戾的目光直直朝她射来,冰冷的刀刃抵上她白嫩的脖颈。

“你在做什么?!”

男人沙哑的嗓音冷冰冰的,即使身上伤势极重,气场也强大而危险。

陆萌萌两根手指捏着危险的刀刃挪了挪,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嘟哝:“都快死了,还有力气动刀动枪。”

眼前的女孩目光清澈干净,巴掌大的小脸上,有着天真与妩媚的矛盾美感,唇红齿白,看上去并无恶意。

薄慕深见她似乎在为自己把脉,眼中的戒备与敌意少了几分,他喘着粗气,凝着陆萌萌,目光犀利:“你会治病?”

“会啊”陆萌萌随口答道,她在那些世界穿梭,三教九流什么都干过,治病算得了什么,男人的气息实在虚弱,听完不知是晕过去还是怎么,靠在墙壁上双唇紧闭,一句话也没说。

等到给男人把完脉后,陆萌萌看了他眼,扯着嘴角忍不住吐槽:“这是把毒药当营养品喝吗?快点找块地埋了吧!”

男人体内的毒素七七八八加在一起快二十几种,各种毒素在血液经脉里乱撞,不死都是个奇迹。

话是这么说,陆萌萌还是慈悲为怀地在他身上的几个关键位置点了穴,能够短时间阻止他体内毒素的流动。

做完这些,男人已经彻底晕了过去,陆萌萌拍了拍手,看了他一眼,能不能活就看命了。

她刚准备好心地打个120,忽地巷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九爷!”

九爷?

陆萌萌挑了挑眉,见来人似乎对男人并无敌意,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

半个小时候,陆萌萌拉着行李回到陆家。

四周传来下人的纷纷议论声:“她怎么回来了?不会是被墨少赶回娘家了吧?”

“我听说是和墨少离婚了,墨少说了大小姐才是陆家的千金,他要娶咱们大小姐!”

“那她也真好意思觍着脸回陆家,难道她不知道咱们陆家已经有真的大小姐了吗?冒牌货还回来干嘛”

“就是!被离婚就已经很丢人了,居然还回陆家。”

陆萌萌无语地无视掉闲言碎语,一踏进客厅,她就瞥见陆父陆母诧异的目光,两人正围着陆知言,紧接着两人目光一闪脸上堆着笑,招呼着她:

“萌萌回来了,快过来,你姐姐马上要和墨少订婚了,你快来帮她挑挑礼服。”

“谁?”陆萌萌惊讶地问了句。

“你这孩子,还能是谁,墨斯年啊。”

陆母嗔笑着回道。

陆萌萌面无表情:“哦,我前夫啊。”

陆母:....


前脚踹了假千金,后脚和真千金订婚。

真千金接回来不过三天,墨斯年都能无缝接轨。

这操作属实秀翻天。

早说墨斯年和陆知言没有暗度陈仓,早早算计好...她是不信的。

怪不得陆知言一回来,陆母就催着她跟墨斯年离婚!

陆萌萌说完,客厅内静了一瞬,陆父陆母有些尴尬。

倒是陆知意挽了挽耳后的头发,叹了口气歉疚地看了她眼说:“萌萌,不好意思,是墨少主动提出要娶我的,他说墨家毕竟是大家族,总不能娶个冒牌货,那不是让人笑话吗?墨少说你的成绩和能力也配不上他,所以才提出要娶我,萌萌你不要生气难过啦。”

陆萌萌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清新的绿茶婊白莲花——逼你离个婚,不能生气吧?

“...重婚犯法。”陆萌萌半晌无语,最终吐出这么几个字。

她咬着唇似是害羞:“萌萌不是和墨少马上离婚了吗!墨少说了等你们一离婚,墨少就会跟我求婚,而且他还承诺要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萌萌你不会介意吧...”

陆萌萌看着陆知言扯了扯嘴角。

她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光真诚语重心长:“你都不介意别人说你捡了别人不要的垃圾,我干嘛要介意。”

陆知言脸色一变,她看着陆萌萌带了几分指责:“萌萌,就算你和墨少离婚了,也不该这么说呢,墨少怎么会是垃圾。”

陆萌萌勾着唇,耸耸肩微笑:“这是你说的,又不是我。他是垃圾也不在我的垃圾桶里。”

她是真不知道陆知言的脑回路是怎么转的。

居然跑到她面前一副“我抢了你男人,牛不牛逼”的模样。

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一旁陆母像是怕两人争吵起来,想到商量好的计划,她给陆知言使了个眼色,紧接着目拉着陆萌萌坐到身边,假模假样地笑道:

“萌萌,既然你和墨少离了婚,不如妈帮你再找个合适的人嫁了!”

陆萌萌的这个养母对陆萌萌其实并不算好,为了墨家的钱,拼命让陆萌萌讨好墨家,后来陆知言一回来,又鼓动两人离婚,把原身养的又蠢又坏。

陆萌萌对养母没什么好印象,当即拒绝道:“不用了,我和墨少毕竟还没离婚...”

“早晚会离的,萌萌当然要再找个,二婚就是要趁早,你身世不明,条件也不好,要是再过几年就该嫁不出去了。”

“就是就是,知言说的对,我看这样吧,今晚不是要去温家赴宴吗?你也跟着一起去,到时候要是有相中的...刚好订下来!”

陆萌萌皱了皱眉,怎么陆家一副恨不得把她卖掉的样子,然而不等她拒绝,一旁的陆父忙附和道:“对,今晚温家的几位公子给温老爷子办寿宴,萌萌你也跟着去吧!到时候没准备能遇上合适的。”

三人这样殷勤劝道,陆萌萌也懒得再多说,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打算什么,但就当走个过场,她好不容易获得自由,疯了才会又结婚!

陆萌萌坐了一会,她的身体刚刚康复,也有些疲惫,转身上楼休息,留下陆父陆母和陆知言在楼下。

陆萌萌离开,陆父陆母眼底的欣喜立刻就流了出来,她握着陆知言的手喜不自胜地夸赞道:

“还是言言你聪明,让她也去赴宴,让王总好好相看!要是满意刚好把她嫁出去,咱们家的生意也能做的更大。”

陆知言十分满意,安抚地握住陆母的手理直气壮:“妈,既然你们养了她二十年总不能白养,这也是她该做的!”

陆知言看着陆萌萌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

陆家只要有一个千金就够了,至于另一个自然也只能是绿叶!

晚上八点。

为了让王老板看上陆萌萌,陆家特意给两个人准备了同样精致昂贵的礼服。

温家是整个南城与薄家平分秋色的存在,因此来的大多数是显赫的豪门。

陆家一家到的时候,厅内已经有了不少人。

一进大厅,便瞧见四个旗鼓相当的帅哥站在厅内的中央,迎来送往。

这四个人正是温家的四位少爷!

温老爷子儿子早逝,膝下只有四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四个孙子各个是人中龙凤,唯一的一个孙女却在多年前的一场意外里不知所踪,温家到现在依旧没有放弃寻找。

这个失踪的孙女也成了温老爷子的一个心病。

这次温老爷子的七十大寿,有不少名媛也是冲着温家的这四位少爷来的。

陆母和陆知言要去给墨家的人打招呼,陆萌萌不想掺和,便游荡在大厅内四处寻找着美食。

不知为何,她的目光总是下意识地落在中央的四位帅哥身上。

就好像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陆萌萌咬着叉子晃了晃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驱散,忽然,背后传来一道粘腻的目光。

陆萌萌回过头,只见距离她不远处,陆父的身边正站着个满脸肥肉,笑容猥琐还带着大肚腩的中年男人。

此时正举杯冲着她舔着唇色咪咪地笑了笑。

陆萌萌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端着甜点赶紧离远点。

完全没有听到陆父和男人的对话。

“王总,那就是我家养女,您觉得怎么样?”

男人拍了拍肚腩,想到刚才妩媚天真的女孩,满意地笑了笑:“不错。从前只听说陆总的养女是个一事无成的纨绔,现在看来嘛,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纨绔点也是应该的。”

“既然您觉得不错,那不如明天我就把她送过去,等她领了离婚证,您再随便摆个酒席?”

“还是陆总舍得,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个男人达成交易的同时,被交易的对象陆萌萌却迷了路,她迷迷糊糊转悠了半天,刚从小花园走出来,两个黑衣保镖恭敬地将她拦住:

“陆小姐,我们九爷有请。”

九爷?

陆萌萌一愣,咬着唇疑惑地跟着保镖不离开。

陆萌萌跟在两个保镖身后,打量着对方的阵仗,微微皱了皱眉。

这是原主的仇家?

陆萌萌保持着警惕,拧着眉拼命回忆着,然而等她被带到一辆全球限量的迈巴赫面前,车门打开,男人从车内优雅矜贵地走出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眯着眼冷声打着招呼:

“陆小姐,我们又见了。”

男人的气场极强,陆萌萌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目光飘忽。

原来他洗白白以后是这副模样。

还真是倾倒众生,掷果盈车。


眼前的男人正是之前被陆萌萌救下的薄闻曜。

薄闻曜幽深的目光落在陆萌萌身上,

之前他因为毒药发作,被仇敌设计受了重伤,不得不躲在巷子内,却没想到不仅躲过一劫,毒素还得到延缓。

林浩告诉他就是因为那几处被封的穴道,帮助了他更好地缓解毒素!

薄闻曜一瞬间想起了这个女孩。

是她。

她既然能够延缓,也一定能够彻底解开自己身上的毒素!

薄闻曜看着女孩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她清澈无辜的眼眸透着几分灵动,小脸上写满了“想遛!”,他眯着眼,薄唇微微一勾。

倒是有趣。

他的脸上是写上了“坏人”两个字吗?

“你..你们是谁啊?”陆萌萌有些扛不住男人犀利的目光,直接开口问道。

薄闻曜微微示意。

一旁的助理见此,立刻领会,温和地笑着走上前递出张名片介绍道:

“陆小姐不用紧张,这位是薄家的九爷薄闻曜,我们九爷有事相求于您。”

大哥...你看你们是有事相求的样子吗?你们薄家都这么求人?

薄?

陆萌萌一愣。

薄九爷?!

紧接着她快速地抓着记忆中的只言片语,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心里越发紧张不安。

按照原主的记忆,薄家是与温家平起平坐的大家族,但薄九爷却是实实在在的南城第一人!

他坐上薄家家主的位置后,硬是把薄家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家族一举发展成与底蕴深厚的温家相媲美的豪门。

传闻薄闻曜行事没有章法,手段狠厉,行事常常不择手段,是南城有名的鬼阎王!

陆萌萌瞬间忐忑不已,这个男人身上毒素那么多,她还在他身上动了手脚,他不会宰了自己吧?

“呵呵...”陆萌萌求生欲极强,看着男人眨着眼十分卑微,“不知道九爷有什么事要让我做呢,我一定肝脑涂地,不问报酬....”

薄闻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手指轻轻点了点车身,示意助理告诉她。

“陆小姐,您既然给我们九爷把过脉,应该知道我们九爷中毒很深,还请陆小姐帮我们九爷解毒。”

陆萌萌:.....

这个男人身上的毒又多又杂又深,许多药都不一定能找到,她也没办法说一定能解开啊。

陆萌萌吞咽着口水,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九爷,如果我说...我解不了怎么办?”

薄闻曜看着她这副瑟瑟发抖的模样,冷眸一眯,嗓音没有一丝温度,如修罗降临般地吐出一句话:

“呵,解不了,那你就给我陪葬!”

陆萌萌吸了口冷气,小腿都在发抖,她尴尬地笑了笑:“能解,一定能解哈。”

心里忍不住怒骂。

能解个鬼?!

这个男人怎么一点道理也不讲?!

有本事你去弄死那个给你下毒的王八蛋啊,为难我一个养老玩家算怎么会是?!

然而这话肯定没法说出口,陆萌萌真诚又卑微地看着薄闻曜:“九爷,要不您给我三天时间考虑下,我想想再给您答复?”

薄闻曜倒是没再为难她,慵懒冷漠的目光深深看了她一眼,嗓音低沉的撂下话:

“可以。不过从今天起,我能活多久,你就能活多久。”

说完,男人丢下陆萌萌转身上了车,丝毫不管额头都是冷汗的女孩。

上了车后。

助理看向薄闻曜问道:“九爷,需要给温老爷子打个招呼吗?”

温家和薄家算得上世交。

按理说这种场合薄闻曜确实应该出席,但他的身体有些撑不下去,只好作罢。

薄闻曜靠在椅背上,合着眼假寐:“不用了,过两天我会亲自拜访。”

助理点点头,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担忧道:“九爷,那位陆小姐真的能解开你身上的毒吗?”

薄闻曜没说话,过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眼底清明。

“如果她解不了,应该也没有人可以做到。”

而在陆萌萌被客气地请走时,小花园内窜出来个急切而激动的身影,她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人,眼中流下一行泪水:

“窈窈...是窈窈...一定是的!”

刚才,她看到的那个孩子一定是她的窈窈!

十五年了。

如果不是她带着窈窈出去玩,如果不是她只顾着救下出车祸的路人,窈窈怎么会被她弄丢。

她找了窈窈整整十五年。

如今终于见到窈窈了。

温雨柔流着泪,她激动地转身发动着温家所有的下人一起不动声色地在花园中寻找,最终却一无所获。

温雨柔双目失神,呆滞地呢喃:“不是的,那个女孩和姐姐长得那么像,一定是窈窈,对,告诉靳阳他们,他们一定知道怎么办。”

女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花园内。

而另一边被人拿自己性命做威胁的陆萌萌不爽地往回走,此时宴席已散去了大半,她丝毫不知就在她消失的这段时间,整个温家的花园被翻了个天翻地覆。

她往回走刚好碰上准备回家的陆父陆母。

因为薄闻曜的缘故,陆萌萌也没什么心思敷衍宴会,跟着上了车回到陆家。

一到家她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内,躺在床上想着薄闻曜的毒素。

不是不能解。

是麻烦。

但是比毒素更麻烦的是九爷这个人。

她总觉得就算解了毒,这个男人也不会放过她。

烦!

陆萌萌烦躁地抓了抓头,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陆知言端着杯牛奶走了进来,她语气温柔,模样大方走到陆萌萌身边,关心道:

“萌萌,你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喝杯牛奶垫垫胃吧。”

陆萌萌挑眉着她手上的;牛奶,忍不住有了小人之心,这么好心?

果然!

她一接过牛奶,就闻到了**的味道。

这她喵又要,搞什么玩意?

陆萌萌眯着眼,扫了眼正直直盯着她和手中牛奶的陆知言。

见陆萌萌迟迟不肯喝下牛奶,陆知言有些心急,她不耐烦地催促了句:“快喝啊!”

呵。

小姐姐,你就差把“阴谋”俩字写在脸上了。

陆萌萌勾了勾唇,手指精准地点住某个穴道,不动声色地将牛奶喝下去。

“好晕...”

不一会,她身体轻轻晃动,手指抵着太阳穴就晕乎乎地朝床上栽倒过去。

陆知言看着她晕倒的模样,忍不住勾唇一笑:“陆萌萌,好好睡一晚,明天就等着被捆着送到王总那当媳妇吧!也算你为我们陆家的合作案做点贡献”

陆知言一走,陆萌萌瞬间睁开眼,她的眼底一片清明,一丝混乱的迹象都么有!

陆知言忍不住咬咬牙。

什么破系统!

这个原主被离婚、成了假千金、被迫给大佬解毒...

现在这群王八蛋,居然算计她!

这也叫好命?

她该怎么养老!

陆知言怒火中烧,吸了口气,明天不给他们个教训,就不姓陆!

而就在陆萌萌准备教训陆家时,隔着几十公里的温家,此刻也灯光璀璨。

客厅内坐满了人。

主座的沙发上,原本温柔优雅的女人此刻捧着脸激动地哭出声:“那一定是窈窈!我不会看错的,她和年轻时候的姐姐长得一模一样!”

她今晚本来只是嫌厅内人杂,想出来散散心,然而没想到一抬眼却看到个和姐姐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

她只怔愣了一瞬,就慌忙追了出去,天知道她有多想找到窈窈!

当年如果不是她,窈窈怎么会失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