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龙门废婿沈巍

龙门废婿沈巍

铁骑惊梦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沈巍曾经是第一世家沈家的大少爷,可如今他只是小家族林家的上门赘婿。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他不能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一直以废材的形象示人。在林家,除了妻子对他有好脸色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把他当人看,这几年受尽了屈辱,简直有违男人的风范。如今林家遭遇了经济危机,有钱的拿钱,而作为最不受宠爱的妻子,只能去陪酒……

主角:沈巍,林亦疏   更新:2022-07-16 15:1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巍,林亦疏 的武侠仙侠小说《龙门废婿沈巍》,由网络作家“铁骑惊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巍曾经是第一世家沈家的大少爷,可如今他只是小家族林家的上门赘婿。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他不能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一直以废材的形象示人。在林家,除了妻子对他有好脸色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把他当人看,这几年受尽了屈辱,简直有违男人的风范。如今林家遭遇了经济危机,有钱的拿钱,而作为最不受宠爱的妻子,只能去陪酒……

《龙门废婿沈巍》精彩片段

第一章无尽屈辱

“啪!”

沈巍正在低头擦地板,一条湿淋淋的抹布,直接砸到他头上。

丈母娘吴亚娟双手掐腰,大声呵斥道:“沈巍,我都告诉你多少遍,擦地板要用湿抹布,你偏用干抹布,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沈巍解释道:“妈,用湿抹布擦地容易摔倒,我......”

“让你擦你就擦!还敢反驳我?再敢多说一句,我把抹布塞你嘴里!”

“你这个窝囊废,干啥啥不行,我们林家怎么就招了你这么个上门女婿!”

沈巍很无奈,也不敢有怨言,只能按吴亚娟说的做,只因他是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的上门女婿。

“这还差不多!”吴亚娟一脸得意,光着脚就要往卧室走,谁知道没走几步,就踩到了地板上的水渍,重重摔倒在地

“妈,你没事吧!”沈巍连忙把吴亚娟扶起来。

“你......你瞎啊!”吴亚娟气个半死,一巴掌拍在沈巍脑袋上,“地上这么多水,你是不是想摔死我!”

沈巍一脸无奈,说道:“妈,我刚才都说了用湿抹布擦地容易摔倒,是你自己非要我用的!”

“还敢顶嘴?你是不是要造反啊?想造反打我啊,来来来,我让你打!”吴亚娟把头伸了过去。

沈巍真想一拳头打过去,他在林家当上门女婿也有五年了,每天除了在工地上班,还要包揽家里所有的家务,可就算是这样,丈母娘还是对他不满。

说到底,在丈母娘眼中,他连一条狗都不如。

“哼,没用的窝囊废!”吴亚娟恶狠狠道。

就在吴亚娟准备再说些什么时,一道空灵的声音传来。

“妈,差不多得了,沈巍毕竟是你女婿,你给他留点颜面吧。”

来人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浑身上下有着一股说不清的诱人与艳丽,这个堪比明星的女人,正是沈巍的妻子,林亦疏。

吴亚娟讽刺道:“他就是一个窝囊废要什么面子?要是他能争口气,咱们就不至于让人家戳脊梁骨了!”

林亦疏发现沈巍依然在埋头擦地,自嘲的摇了摇头,看来他就是个废物,这五年是看错他了。

吴亚娟把林亦疏拉到一旁,担心道:“闺女,老爷子非要你去陪酒?那个王副总长得贼眉鼠眼,色眯眯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啊!”

陪酒?

听到这,正在埋头擦地的沈巍身体猛地一震。

“妈!”林亦疏面色难堪,说道:“你别说了,咱们去公司吧。”

林亦疏看了沈巍一眼,眼神中满是无奈和悲凉。

“谁让我在林家最不得爷爷宠爱,林家遭遇危机,爷爷说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林家其他人都能拿出钱来,而我只能......”

两人故意压低声音,以为沈巍没有听到,但沈巍却听的一清二楚。

沈巍低着头,咬着牙,他多么想告诉亦疏自己的真实身份,可他却不能。

曾经,他是第一世家沈家的少爷,如今却眼睁睁看自己的妻子被家族逼迫去陪酒,这种感觉就如同被人千刀万剐!

沈巍握紧着拳头,看着亦疏单薄的背影离去,他想了想,便决定去林家一趟。

二十分钟后,林家办公大楼。

林家是临市的末流世家,有一家资产过亿的建材公司,沈巍只在公司年会的时候,来过几次这里。

沈巍刚想进去,就被门口的保安拦下。

“马哥,你就让我进去吧,我是林家的女婿,我有急事要见林老爷子!”沈巍说道。

“你个废物能有啥事?老爷子不见你,赶紧滚!”门口的保安不耐的挥了挥手,像在赶苍蝇。

“马哥,那能不能先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结了?我老婆急需用钱,我都大半年没发工资了!”沈巍绝望乞求道。

这份搬砖的工作,还是林亦疏帮他找的,本以为在自家工地,沈巍能得到些照顾,谁知道这些年,他永远是干最重的活,拿最少的工资。

最近这半年,甚至连工资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沈巍知道自己的工资微薄,但再少也是对亦疏的支持!

“就知道要钱,项目款没下来,开什么工资?”这保安不耐烦道。

“可是,别人都发工资了,就我没有发。”沈巍说道。

这几个保安对视一眼,突然爆发哄堂大笑。

“哈哈哈,就你咋地?就你没有是吧?”这保安冷笑道:“实话告诉你,上头就是不愿意给你,你能怎么样?”

“一个废物,娶到了咱们临市第一美女,还想要工资......”

他突然像想起什么,一把勾过沈巍的肩膀,好像两人关系多好似的。

“诶,沈巍,你给咱们讲讲,你是怎么迷住林亦疏的?”

“我没有迷住她。”沈巍咬着牙。

“放屁,你要是没迷倒她,她咋能甘心跟你这废物过五年?”这保安上班之前灌了点黄汤,说话也猥琐起来。

“你一没钱,二没权的,肯定是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吸引林亦疏是不是?”说着,他眼神向沈巍的身上看去。

带颜色的笑话,引得不少男保安哄笑。

“啧啧啧,平时看林亦疏高洁的像个圣女,没想到......”

他的话还未说完,迎面就挨了一拳,直接鼻眼窜血!

“说我可以,但不许说亦疏!”

沈巍攥紧了拳头,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敢对老子动手,兄弟们,揍他!!!”

几个保安像是疯了一样向沈巍扑来,其实这几人根本就不是沈巍的对手。

沈巍刚要抬手,准备还击时,就听为首的保安说道:“姓沈的,我哥可是财务部主管,你要是敢还手,这辈子就别想拿到工资了!”

沈巍的动作下意识一顿,表情也变得痛苦,是啊,没有拿到工资他怎么帮亦疏?

在停顿的一瞬间,这些保安就群起而攻之,很快揍得沈巍遍体鳞伤。

“就你这窝囊废,也敢和爷爷斗!”

这保安狠狠的一脚踹在沈巍身上。

大街上。

“咦,你看这个人,是乞丐吧?”

路过的行人看着脏兮兮的沈巍,捂着鼻子快速走开。

“乞丐都没这么狼狈,影响市容啊!”

一人嘴角勾起道恶劣的笑容,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硬镚儿,“来来来,学声狗叫,学了狗叫这个就给你!”

沈巍满身血水和伤疤,终于忍不住抱头痛哭。

哭着哭着,他就一脸凄凉自嘲狂笑起来,谁能想到堂堂第一世家的少爷,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殊不知,沈巍出身的沈家是第一世家。

五年前,沈巍家中突发变故,二叔夺权,害死他父亲,母亲也殉情而死。

逃到临市时,身无分文的沈巍已经三天没吃过什么东西。

在冷风刺骨的街边,他被冻的瑟瑟发抖,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他只记得在失去意识前,看到一个女孩慌乱的面容。

林家大小姐林亦疏发现了晕倒的沈巍,并把他带回家里,才没有让他饿死在街头。

后来,林亦疏为了躲避商业联姻,沈巍需要一个身份隐秘下来,以及为了报答林亦疏,便欣然同意上门入赘。

这些年,林亦疏是唯一给过他温暖的人,渐渐的,沈巍发现林亦疏在自己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五年时光已经让他爱上这个善良的女人。

现在,林亦疏却因为拿不出钱被家族逼迫去陪一个老头,这就像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沈巍彻底崩溃。

做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人生何其悲哀?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沈巍怎么也想不到,曾经他挥金如土,现如今竟会被钱逼到这个地步!

就在沈巍陷入绝望时,一辆限量版劳斯莱斯停在了他面前。

特殊的是,这劳斯拉斯车头上,挂着“九五之尊”车牌。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车上走下。

刚下车,这女人就一脸心疼道:“少爷,五年不见,您怎么变成这样了?”


“兰管家?你怎么在这!”沈巍一脸惊异道。

“少爷,我知道您现在的疑惑很多,不如我带您去换身衣服,咱们再慢慢讲?”

兰管家注意到沈巍身上的脏兮兮的衣服,做了个请的手势。

直到换完衣服,沈巍才回过神来。

兰管家一脸尊敬道:“少爷,是老太太让我来接您的,这些年,她一直都很惦记您,不知您现在可愿意和我回去?”

听到这,沈巍讽刺一笑,“老太太想我回去?五年前的雨夜,我跪求她救救我母亲,可她是怎么做的?”

“那年我十六岁,我抱着母亲的尸身跪了整整一夜!她现在要我回去?回去干什么?继续给她二儿子当垫脚石吗?”

兰管家似乎也没想到,沈巍会这么激动,连忙安抚道:“我知道您不愿意原谅老太太,但您也不想一直这么窝囊下去,隐藏自己的实力吧?”

说着她递出一张银行卡。

“这张金葵花卡是老夫人赔偿给您的,除此之外,从今天开始您就是长龙集团的董事长,长龙的一切都交由您打理!”

“我不需要!”沈巍转身就要走。

“少爷,据我所知,您的夫人正被林家人为难,如果您拒绝......”

“你威胁我?”沈巍皱紧眉头。

兰管家连忙低头,俏脸发白,“不不不,不敢,我只是想帮您解决现在的困境。”

“这张卡里是老太太给您的一点零花钱,不多不少,正好五百亿!”

什么?五百亿零花钱?

听到这里,沈巍是彻底不淡定了,以前他只知道沈家有钱,却没想到有钱到这个地步!

可一想到沈老太太之前的所作所为,沈巍还是恨得牙根直痒痒。

兰管家善于察言观色,看出沈巍的愤恨:“我知道您心中的不满,但眼下这不就是证明您的机会?”

“这偌大的临市看似豪门无数,实则在长龙集团面前都是弟弟,有了长龙集团和这张金葵花卡在,您和夫人就不必再受人欺辱了,您难道真想当一辈子窝囊废?”

看着一时缓不过劲儿来的沈巍,兰管家也不强求,直接把金葵花卡塞到他手里。

“我还要回去复命,不能多留,这张名片上的人叫程勇,您可以随时吩咐。”

目送着兰管家离开,沈巍攥紧了这张金葵花卡,第一时间冲到了银行。

当看到银行卡中的余额时,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沈巍不想接受那个女人的钱,但一想到林亦疏这些年和自己过的苦日子,还是心中不忍。

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她的平安

沈巍拿着这张卡,向林家狂奔。

亦疏,你等等我,咱们再也不用为钱烦恼了。

与此同时,林家办公室十分热闹。

林老爷子坐在首位,林亦疏的堂哥林浩宇,表妹林夕颜向来得林老爷子的喜欢,则是坐在最靠近老爷子的位置。

林亦疏一家不讨老爷子喜欢,则是坐在最靠后的角落。

林浩宇清了清嗓子:“林亦疏,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叫你来干嘛,长龙集团的王副总点名要你去陪酒,只要你肯去,他就把城西的项目交给林家。”

“二十号城西这个项目就要竞标,要是在这之前不能把王副总伺候好,你就是林家的千古罪人!”

一听到‘陪酒’两个字,吴亚娟就心惊肉跳起来。

她看了一眼林浩宇,装傻道:“原来王副总是想找人陪酒啊,那个浩宇啊,亦疏不太会喝酒,不如让建国去吧!”

吴亚娟抬手推了推林建国,给他使了个眼色。

林建国也是急忙道:“对啊,浩宇,我闺女不太能喝,不如我去给王副总陪酒如何?”

“我最能喝酒了,保证把王副总伺候的开开心心的!”

林建国是林亦疏的父亲,即便再庸懦无能,也不能眼看着自己的闺女往火坑里跳!

林浩宇淡淡道:“要你个老东西过去干什么?王副总是让亦疏过去!”

“浩宇,你就别开玩笑了,亦疏怎么能去干这种事!”吴亚娟急着赔笑脸。

“开玩笑?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林家如今出现危机,我们有钱的出钱,你们没钱的,出力还不行?”

林浩宇讨巧的看向林老爷子:“爷爷,我说的没错吧!”

在这瞬间,所有人的眼神都齐刷刷向林老爷子看去。

感受着所有人的目光,林老爷子咳了咳,有些尴尬的点点头。

“浩宇说的没错,亦疏,你既然是林家人,就应该为林家做贡献,要是连这点事都不愿意做的话,那你就不配做林家人!”

“你现在的工作,和你们一家住的房子,我全部都要收回!”

林老爷子是打定主意,要林亦疏去陪长龙集团的王副总。

毕竟牺牲一个林亦疏,就能得到整个城西项目,这样一来,林家用不了多久,就可以从末流世家跻身成为二流世家。

“老爷子,亦疏她都已经结婚了,怎么能去陪酒呢!”吴亚娟急的都要哭出来。

只要是长了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陪酒’意味着什么,她怎么可能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往火坑里跳?

林亦疏咬着牙,说道:“爷爷,你另选别人吧,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林家适龄的美人,除了林亦疏就是林夕颜。

林夕颜吓的立刻窜了起来,“林亦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去吗?”

说着,她就和林老爷子哭诉道:“爷爷,我还没出嫁,将来是要嫁入豪门为您争光的,林亦疏这不是要毁了我吗!”

林亦疏攥紧手心,说道:“你去是毁了,难道我就不是了吗?”

“你是什么货色,也配和我比?”林夕颜一脸不屑。

林亦疏双眼通红,说道:“我们同为林家的女儿,我怎么就不能和你比?难道你的名声是名声,我的就不是吗?”

林夕颜骂道:“你随随便便就能找个男人结婚,还要什么名声?一个已婚妇女,这种货色也好意思和我比?”

“你!!!”林亦疏气的浑身颤抖,想反驳,却找不出任何言语来反驳。

她双眼通红,死死咬住嘴唇,来掩饰内心的痛苦。

见林亦疏说不出话,林夕颜像是斗胜的野鸡,趾高气昂道:“就你这种,人家王副总能看得上,都是你运气好,只不过是让你去陪个酒。”

“不管你同不同意,这王副总你是必须去陪!”

就在这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让我老婆去陪酒,试问,你们征询过我的意见吗?”

一道犹如闷雷的声音突然炸响,令众人猛然一惊,下一刻,沈巍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见到沈巍,林夕颜不屑道:“沈巍,谁让你这个废物进来的?”

下面的林家众人,也都是看苍蝇一样看着他。

“林家公司岂是你这个窝囊废能来的?”

“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断我们的会议?马上滚出去!”

沈巍无视这些讽刺,走到林亦疏眼前,温柔道:“亦疏,对不起,我来晚了。”

林亦疏浑身一震,整个人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泪水渐渐萦上眼眶。

这五年来,她承受了太多的流言蜚语,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更不知道还要熬多久。

她无数次幻想沈巍能站出来,为她遮风挡雨,虽然沈巍迟到了五年,可这一刻,林亦疏却觉得,沈巍至少值得她等。

“老婆,对不起,这些年我让你受委屈了。”沈巍眼神中闪过一道不忍。

他隐忍了五年,林亦疏也就陪了他五年,沈巍委屈,林亦疏更加委屈。·

这些年,沈巍为了报仇,只能像个废人一样把自己隐藏起来,因为他很清楚,二叔根基深厚,自己稍微不注意,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所以在没有把握将二叔彻底打败时,他只能装出这幅模样。

林家众人听了沈巍的话,都是大翻白眼。

为首的林浩宇更是直接说道:“行,你来了正好,刚才我们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作为林家的上门女婿,我们希望你能懂点事,只要你劝你老婆听话,我会在保安队给你安排个工作!”

林夕颜在一旁开口道:“听见没有,你还不快谢谢浩宇堂哥,不然你就等着搬一辈子砖吧!”

“我不需要!”

沈巍的脸色低沉难看,几乎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工作,我可以自己找,长龙集团在城西的项目,我也可以帮亦疏拿下,而我的妻子,决不允许他人欺辱!”

林亦疏听了这话,整个人都震撼在原地,一直强忍着的泪水也终于流出。

结婚五年,沈巍一直都是那副窝囊样子,林亦疏甚至觉得自己当初是不是看走了眼。

这五年她无数次对沈巍抱有期望,却次次失望,就在她想放弃时,沈巍终于愿意像个男人一样,站在她的面前,为她遮风挡雨!

什么?沈巍说自己能拿下城西的项目?

林家这帮人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疑惑。

下一刻,整个会议室都被笑浪淹没!

“哈哈哈,还真是吹牛不上税,这个窝囊废居然敢说能拿下城西的项目!”

“就是,看他这个穷酸样子,恐怕连长龙集团大门都进不去吧!”

“爷爷,赶紧把这个脑残给扔出去,看着他我就来气!”

这些人毫不掩饰对沈巍的讽刺,殊不知现在的沈巍,除了拥有五百亿的金葵花卡,还是长龙集团的董事长!

一个小小项目,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我呸,林亦疏去陪酒都未必能陪下来的项目,你能拿下?”林浩宇冷声道:“咋地,你觉得人家王副总看不上你媳妇,能看上你呗!”

“不过,看你白白嫩嫩的!爷爷,以我之见,就把他两个全送给王副总吧!”

“林浩宇,你别太过分!”林亦疏实在忍受不了林浩宇这样侮辱沈巍,当年若不是沈巍,她早就被爷爷拉去商业联姻了。

“怎么?他在林家白吃白喝这么多年,我让他做些贡献错了吗?”

林浩宇口不择言,说道:“林亦疏,你少在这装好人,你别告诉我,这么多年,你没背着沈巍在外面胡搞!”

林亦疏一听这话,心凉了半截,气愤道:“林浩宇,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在外面胡搞了!”

这些年,是有不少人看着林亦疏年轻貌美,想占便宜,但她洁身自好,从没乱搞过男女关系,林浩宇这分明就是诬陷!

“亦疏,别说了,我相信你!”看着泪眼朦胧的林亦疏,沈巍内心无比愧疚。

他指着林浩宇,冰冷道:“立刻给亦疏道歉!”

给林亦疏道歉?

听到这话,林浩宇像是听了多么可笑的笑话一般,“让我给她道歉?沈巍,你是脑袋被门挤了吧,她这种货色也配让老子道歉?”

“我可是林家的继承人,未来的家主,我肯骂她,那都是抬举她!”

沈巍听到这里,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

林浩宇不屑道:“哎呦,怎么着还生气了,想打我不成?来来来,往这里打,你打一下试试。”

“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要是敢打我一下,算我服你,你敢吗?窝囊废!”

林浩宇死皮赖脸的把脸伸了过去,让沈巍打。

下面的人也像是看笑话一般看着沈巍,就像断定沈巍不敢出手一样!

可下一刻,让所有人不可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啪!!

沈巍抬手,狠狠一巴掌抽在林浩宇脸上!

响亮的耳光声在所有人耳边回响,这一巴掌下去后,林浩宇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住了。

他们惊讶的看着沈巍,就像不认识他一样。

要知道林浩宇可是老爷子最喜欢的嫡孙,林家未来的继承人,沈巍竟然敢对林浩宇动手,还是当着老爷子的面动手!

林浩宇被沈巍这一巴掌,给打的愣住了,脑子嗡嗡作响。

他满脸懵逼的捂着脸,完全呆住了。

林老爷子没想到,沈巍真敢出手,他猛地一拍桌子,“反了,都反了!老二,你是怎么管教你女婿的!”

林建国也是吓的一哆嗦,他也没想到沈巍真敢动手。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沈巍这一巴掌打出去,就像是打散了他这五年的无尽屈辱,在这瞬间,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发生了变化!

入赘这些年,沈巍问心无愧,唯独对林亦疏充满内疚。

因为沈巍隐约间感受的出来,多年相处,林亦疏渐渐接纳了他这个有名无实的丈夫,甚至对他有所期待。

只是沈巍自己有苦难言,无法向林亦疏证明自己实力。

当林亦疏离开那一刻,沈巍发现自己一颗心忽然乱了。

曾经,自己无能为力,无法挥手给林亦疏一片天地,如今他已潜龙觉醒,怎么会让林亦疏遭受这般委屈?

沈巍来到林亦疏面前,柔声道:“亦疏,从今往后,就由我来保护你,我一定不会再让你遭受半分屈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