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蔺少的甜宠娇妻

蔺少的甜宠娇妻

月七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对于蔺席泯来说,叶雨瞳只是一个小拖油瓶,她喊他一声小叔,他就要照顾她到成年。两人同处一个屋檐下,但没有多余的感情,他就只是监护人而已。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叶雨瞳爱上了他,开始时时刻刻关注他的举动,被发现后,就会红着脸跑开。看到这样的小丫头,蔺席泯心烦意乱,一次酒后乱性,两个人越了雷池,从此纠缠不清,开始了一段孽缘……

主角:叶雨瞳,蔺席泯   更新:2022-07-16 15: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雨瞳,蔺席泯 的武侠仙侠小说《蔺少的甜宠娇妻》,由网络作家“月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对于蔺席泯来说,叶雨瞳只是一个小拖油瓶,她喊他一声小叔,他就要照顾她到成年。两人同处一个屋檐下,但没有多余的感情,他就只是监护人而已。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叶雨瞳爱上了他,开始时时刻刻关注他的举动,被发现后,就会红着脸跑开。看到这样的小丫头,蔺席泯心烦意乱,一次酒后乱性,两个人越了雷池,从此纠缠不清,开始了一段孽缘……

《蔺少的甜宠娇妻》精彩片段

凌晨一点。

一道闪电犀利的劈开漆黑夜空,雷声轰鸣震耳欲聋。

床上的女孩儿骤然被惊醒,香汗淋漓,乌黑清澈的双眼看了一眼摆在旁边的闹钟,蹙了蹙秀眉独自呢喃:“今天应该不会回来了吧。”

门外走廊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叶雨瞳眼前一亮,撩开被子就下了床,连鞋都没来得及穿就往外跑。

蹑手蹑脚的走到书房门口,将虚掩的门轻轻推开一小条缝。

门内。

蔺席泯一身正装整整齐齐,不到三十的年纪,带着一种极其冷淡的气质,薄唇微呡,刚毅的五官透着一股无情之色,举手投足间那狂放的霸气和睥睨天下的气魄彰显无遗。

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拉开,猝不及防,叶雨瞳一下子跌了进去,撞在蔺席泯的胸口,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叶雨瞳脸色绯红,心脏也开始砰砰砰不听指挥的乱跳。

凤眸微眯,低沉的声音带着醉人的诱惑力,似笑非笑道:“这是你多少次偷窥我了?”

骇然的冷意袭便全身,叶雨瞳耷拉着脑袋,眼中闪过一抹失落:“我......我只是看小叔这么晚回来,给你送茶。”

顺手端起门外架子上放着的温热茶水递到蔺席泯的面前。

修长的手指伸到叶雨瞳的面前,端起茶水喝了下去:“别忘了你只是被你爸爸托付给我的。”

托付两个字咬字极重,带着一点羞辱,叶雨瞳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得干干净净,单薄的身子也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她怎么忘了,她只是一个拖油瓶而已——

忍着心尖的痛,叶雨瞳扬起小脸,巧笑嫣然:“我知道~蔺叔叔。”

清纯可人的脸蛋,水绿色的蕾丝睡裙,粉嫩的嘴唇,乌黑的眸中闪动着盈盈秋波,蔺席泯喉间一动,眼中掠过一抹快的让人抓不住的神色,满脸不耐烦:“出去,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踏进我的书房半步!”

这是十足的命令口吻,在他的眼里,她和他的下属似乎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能还不如他的下属吧,叶雨瞳自嘲一般的想道。

“我知道了。”叶雨瞳拿过蔺席泯喝完的水杯一步步的往外面离开。

垂着头出神走路的她没有看见在她面前突然合上的门,猛地不妨一脑瓜子就实实的撞在了门上。

一瞬间,眼泪花儿一下子冒了出来,捂着头半眯着眼睛倒吸凉气。

修长的手臂霸道的从秀气的脖子旁边穿过,带着一股子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撑在门上,几乎是下意识的,叶雨瞳转过身,猝不及防,柔软的嘴唇划过蔺席泯的脸颊。

在这样的夜里,又是这样一个蜻蜓点水的柔软,最是能够挑动男人心底里的那一股躁动。

蔺席泯仅用一只手就把叶雨瞳捞了起来扔在旁边的沙发上,他的胸膛紧紧贴着她娇嫩的身体,甚至是沉沉压着她的身体,让她几乎有些喘不过气来。

霸道又带着惩罚似得的吻,随着若有似无的啃咬,细细密密的就落了下来,在她的脸上,唇上,耳朵上,脖子......

叶雨瞳瞪大了眼睛,呼吸渐渐急促,有些反应不过到底发生什么事的她,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推开男人:“不要~”

本应该强势拒绝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绵,听起来倒像是软软糯糯的撒娇一样,充满了——挑逗。

蔺席泯眸光一黯,他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你是故意勾引我!”

“我没......”

她唯有紧紧的靠在他的胸前,双手穿过他的腋下紧紧的抓住他的背,才能感觉到一点的安心。

叶雨瞳紧紧的抓住沙发垫,背后疼的隐隐冒着冷汗。

这是,她的第一次——

一夜......旖旎。

晨曦的微光细密的从窗帘缝隙处洒了进来,照着床上赤裸着身体的叶雨瞳。

强光带来的不适应,叶雨瞳抬手遮了遮,揉了揉半眯的眼睛,慢慢睁开,还是熟悉的房间,昨晚——

叶雨瞳猛地坐起来,再猛的跌下去。

浑身酸痛,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就好像这个身体已经不是她的了一样,就连抬个手这样简单的动作都非常的吃力。

原来昨晚真的不是梦,她的第一次,真的已经没有了,她的第一次给了他——

呼吸声浅浅落在叶雨瞳的耳里,叶雨瞳顿时想起来了什么,僵硬着扭过脸看着旁边的蔺席泯。

猛地对上一双冷的结冰的双眸,眸中带着冰冻三尺的雷霆之怒,仿佛下一刻这个男人就会扑上来,把她撕碎。

“连监护人的床你都爬?”他的话犹如晴天里的一道霹雳,满是羞辱和嘲讽的语气让叶雨瞳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没有,昨晚是你......”叶雨瞳急迫的想要解释,可对着他那淡漠的眸子,喉咙里仿佛被塞住了什么东西,还没说完的话,也生生的咽了下去,心尖上仿佛被人狠狠的割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鲜血潺潺。

“当了婊子还立牌坊?”浓浓的嘲讽染上一丝轻蔑,蔺席泯一把掀开被子,随意拿了两件衣服穿上,头也不回的离开:“不过外面那些骚货,一个样。”

“嘭。”

重重的关门上吓得叶雨瞳一抖,不是的,不是的,他误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雨瞳迫切的想要把他留下来解释,但是却无从说起,浓浓的苦涩在心中蔓延,他——

更讨厌她了。


叶雨瞳贝齿轻轻咬着下唇,忍着浑身的酸胀,艰难的穿好衣服,扎上马尾走出来。

“小叔,你去哪?”一出门,大大的行李箱摆在客厅,叶雨瞳一下子就慌了,以往出去出差蔺席泯从来不会带任何的行李,因为——麻烦。

蔺席泯面无表情拿起外套穿上,看都不曾看叶雨瞳一眼,如果说以前蔺席泯对叶雨瞳只是疏离的话,现在就完全是冷漠了。

“你没资格过问。”他修长的手指搭上金属门把,轻轻一压。

冷的丝毫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让叶雨瞳的心头一紧,脑袋垂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低声的解释:“很抱歉,我......”

‘嘭’

关门声把叶雨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解释,生生隔绝,叶雨瞳心里很不是滋味。

“叶小姐,该用早餐了。”慈祥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化解了叶雨瞳的尴尬。

是蔺家的保姆,在叶雨瞳住进这里之前她就已经在这里了,所以叶雨瞳对她也很是尊敬。

“好,谢谢李妈,李妈早安。”

在李妈的眼里,叶雨瞳是个很懂事的小女孩,乖巧可爱,加上李妈已经年近五十还没有孩子,一直都把叶雨瞳当自己的女儿看待,叶雨瞳对蔺席泯的心她又怎会没看出来,只可惜......

“少爷从今天开始就搬出去了,以后......”

“什么。”即使早有猜测,当李妈骤然说出口的时候,叶雨瞳下楼的脚步突然一滞,眼前一片漆黑,胸口一阵一阵的泛闷,整个人就好像一会被人扔进了热水里,一会又被扔进了冰箱。

“嘭咚——”

“小姐——”

与此同时,正在会议室开会的蔺席泯表情淡淡,听着董事们喋喋不休的争执,手指一下一下的叩在椅子的扶手上,很有节奏,不缓不急态度沉稳。

“咚。”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董事们脸上明显不悦,甚至有人将手中拿着的笔重重的扔在桌上发出一声响,张了张嘴,责怪的话才要说出来,待看见来人是谁,又生生的咽了下去。

大步进来的路时只是微微朝董事们点了点头,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蔺席泯跟前,俯身在蔺席泯耳边回报:“苏小姐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李妈已经把她送医院了。”

蔺席泯手上的节奏错漏了一拍,不过眨眼的功夫,他只端坐在椅子上,仿佛没有听见路时的话一样:“怎么不继续了?”

路时微微一怔,垂首退下。

会议继续......

叶雨瞳在浓浓的消毒水味之下悠悠转醒,白色的被单印着医院的字眼。

“小姐醒来啦。”李妈扔开削了一半的苹果走过来,将叶雨瞳扶起来靠在靠枕上:“医生说是轻微的脑震荡,所以......”

见叶雨瞳一直往她身后看根本没注意听她的话,李妈暗暗叹了口气:“少爷他没来。”

失望,就像千千万万只小小的蚂蚁,爬在她的心脏处一口一口的啃噬,嘴里涩涩发苦:“知道了李妈。”

李妈拿过苹果切开一半递给叶雨瞳:“吃点垫垫肚子,李妈这就回去给你做好吃的给你送过来,你好好休息一下。”

李妈走出去拉开门,一眼见到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的蔺席泯的时候心跳都漏了一拍,眼神复杂的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看着窗外啃苹果的叶雨瞳,朝蔺席泯恭敬道:“少爷来了,我先回去给小姐做吃的。”

李妈心中暗暗狐疑道:昨天一晚不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觉得这两个人怪怪的。

叶雨瞳怔怔的看着蔺席泯,有些不可置信,紧接着心里的高兴无限放大,他还是担心她的吧,摔了一跤换来他的关心,也值了。

叶雨瞳兴奋的低着头暗暗眨眼睛,贝齿咬着下唇,两点梨涡浅浅:“我没事,只是......”不小心。

蔺席泯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不带任何情绪,薄唇张了张:“为了勾引我,你还真是无所不用。”

叶雨瞳脸上一白,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她这才抬起头,清晰的看见了蔺席泯眼中的厌恶,想到李妈的话,叶雨瞳心里一酸,神使鬼差的说道:“如果是因为我你才搬出去的话,那还是我走吧,毕竟......”那是你的家。

蔺席泯鼻息一哼,又是这样欲情故纵的把戏:“滚。”

......

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形影相吊茕茕孑立,大街上的灯把她的影子拉的特别的长,孤寂。

“哟,小妹妹,这大晚上的怎么一个人在街上走,要不,跟着哥去玩玩?”仿佛鼻涕一样让人恶心的声音传进叶雨瞳的耳里。

“你们想干什么!”叶雨瞳看着面前一副地痞流氓打扮的人,心中一紧暗暗念着蔺席泯的名字求救。

又害怕又故作坚强的眼神最容易激起男人的兴致,男人拍着大腿笑:“干什么?哈哈哈,你问我要干什么,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告诉你!”

男人一步步将叶雨瞳逼到角落,眼里闪着淫秽的光:“小妹妹,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大晚上不要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跑到这种偏僻无人的地方吗,不然要小心流氓哦~~~”

叶雨瞳惊慌失色:“我可是蔺少的女人,你敢过来。”

“哟,蔺少的女人?全天下的女人都想做蔺少的女人,你算老几......”话才落音,出声的这人瞠目结舌的看着叶雨瞳后面大步走来的男人。

“蔺少,是蔺少!怎么办,死定了......”说话都开始舌头打颤,男人顿时感觉脚好像被黏在了地上,拼了全力都抬不起来。

蔺席泯的身影在灯光的照射下似乎布上一层暖光,看着他的脚步朝她走来,叶雨瞳莫名的安心了下来,原来他不是真的不管她了,她就知道他还是会管她的,毕竟......

“滚。”冷漠的声音仿佛能结成冰碴,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男人背后出了一层冷汗,听了这话如获大赦,屁颠似的落荒而逃。

“我......谢谢你。”蔺席泯的脚步停在了叶雨瞳的跟前,叶雨瞳一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脸颊的微微发热,每个女孩都抵抗不了英雄救美的戏码,叶雨瞳也是,况且救她的人还是蔺席泯,这简直让她受宠若惊。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淡漠的声音仿佛一个重重的巴掌,打在了叶雨瞳的脸上。


仿佛一张黑色的密不透风的网,将她的心盖住,就要窒息,他面无表情的绕过她的身边往前走,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突然一腔的委屈一下子就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叶雨瞳局促不安的看了一眼蔺席泯,慌乱的擦干眼泪,赶紧转身就要朝着和蔺席泯相对的方向走去。

没有听见身后紧随的脚步声,蔺席泯皱着眉头转身,眼睛正好对上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好似一只迷茫的小鹿一般,一下子撞进他的胸口:“你滚反了!”

“嗯?”似乎是质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叶雨瞳回头呆呆的看着蔺席泯。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他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叶雨瞳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低着脑袋三步并作两步的小跑到了蔺席泯身后,乖巧而默默的跟着。

蔺席泯收回目光,嘴角浮上一抹几不可察的弧度,或许是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弧度。

叶雨瞳埋着脑袋,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有些紧张的心情,偏偏属于蔺席泯身上特有的薄荷香味一点一点不停的往她的鼻子里飘来搔动着她的心,脸上也不知何时爬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哎呀。”

叶雨瞳没有发觉走在前面的蔺席泯突然止住了脚步,闷着头往前走,鼻子狠狠的撞在了蔺席泯结实而坚硬的背上,疼得龇牙咧嘴。

蔺席泯皱了皱眉,声音冷酷无情:“叶叔叔精明一世,怎么会生了你这样蠢的女儿,你是捡来的吧?”

话才说完,蔺席泯似想起了什么,眼中瞬间流过浓浓的恨意。

“......”叶雨瞳知道蔺席泯的心结,自然不敢再说什么,一路无言到家。

开了门,家里虽然开着灯但是并没有看见李妈的身影,蔺席泯将外套挂在架子上径直往里面走。

“席泯,你回来啦。”二楼书房的门口,陶梦然一身紫色紧身鱼尾长裙,棕红色的大波浪卷长发,身材凹凸有致,成熟而性感。

叶雨瞳看了一眼陶梦然的前凸后翘,再看了一眼自己,不忍直视,失望的叹了口气,埋着脑袋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走。

陶梦然哒哒哒的从楼上小跑下来,直接扑进了蔺席泯的怀中:“我等你好久了,你去哪啦?”

叶雨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蔺席泯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随便接触他的身体,这让有洁癖的他完全接受不了。

然而,陶梦然八爪鱼一般的挂在蔺席泯的身上,蔺席泯却也没有推开她,反而略有耐心的解释道:“出去走了走。”

他虽然语气仍旧是淡漠的,但是相对于对叶雨瞳的态度,已经算得上是温柔了。

看见陶梦然投过来挑衅的目光,叶雨瞳选择了无视,径直走到沙发坐了下来,今天走了太多的路,脚底都已经磨破皮了。

虽然叶雨瞳已经极力的选择无视两个人,但陶梦然偏偏有意无意的加重脚步,让叶雨瞳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席泯,我渴了,李妈不在,我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去倒水。”娇嗔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陶梦然挽着蔺席泯的手,几乎整个胸口都贴在蔺席泯的手臂上。

“叶雨瞳,去倒两杯水送到我书房来。”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叶雨瞳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磨了磨牙,站起身,面向两个人扯唇一笑:“知道了,蔺叔叔。”

而这边,蔺席泯见叶雨瞳进了厨房之后,伸手拨开了陶梦然挽住自己手臂的手,然后淡漠而疏离的道:“有什么事去书房说吧。”

话毕,直接转头上楼,陶梦然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眼中划过一道恨意,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厨房那边瞥去。

倒好两杯水,叶雨瞳小心翼翼的端着往二楼去,站在书房门口,没有空着的手能敲门了,只好用脚尖踹了踹:“水来啦~”

随着开门,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陶梦然含笑站在叶雨瞳的面前,大方得体宛如蔺家女主人一般:“辛苦了你了雨瞳,刚刚我还怕你一个人端着烫手想去帮忙,可是席泯偏偏不让我去,抱歉啦!”

叶雨瞳扯了扯唇,直接越过陶梦然的身边,将水杯放在了书桌上:“蔺叔叔,水好了。”

“嗯。”蔺席泯低着头似乎在看一份文件,听见叶雨瞳的声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淡淡的应了一声。

叶雨瞳扁了扁嘴,努力的掩饰着心里的小失望。

陶梦然走到蔺席泯的身边,恬静而体贴的模样给蔺席泯揉着肩膀,声音十分温柔:“席泯,天已经晚了,让雨瞳去睡觉吧,这里有我陪着你就好了。”

叶雨瞳一直都知道陶梦然是蔺席泯的绯闻女友,然而听说和亲眼所见的效果是不一样的,这一刻,仿佛被人夺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什么东西一样,心疼的厉害。

叶雨瞳从发现自己暗恋上蔺席泯的时候,就暗暗的警告自己,蔺席泯是她的监护人,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也不能觊觎他,可是就算管住了人,也管不住心啊,况且那天晚上还......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睡觉了。”她低低的说道。

“嗯。”仍旧只是一个平淡的单音调。

努力的压抑着心里的胡思乱想,叶雨瞳才要转身就听见身后陶梦然一脸关切的说道:“雨瞳你别介意,席泯手里在处理一件非常重要的公务,你早点休息,记得盖好被子哦。”

咬了咬唇,眼眶酸胀,叶雨瞳应道:“嗯。”

或许这个家里要新添女主人了吧,到那时候,还有她的位置么,叶雨瞳心中想道。

不期然间,蔺席泯抬头转了转脑袋,视线正好落在叶雨瞳的身上,皱眉:“你眼睛怎么了?”

叶雨瞳一怔,只好遮遮掩掩的撒谎:“没事,可能是被风吹了。”

蔺席泯回头,看着闭得紧紧的窗户,哪来的风?

“叶雨瞳,爷爷没在家,你用不着演戏给谁看,要想演,留着你的眼泪等爷爷回来,你去他跟前站着慢慢哭,不是更好让他觉得我欺负你了?”蔺席泯走到叶雨瞳的身前,双手环在胸前冷然嗤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