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顾少的全能甜妻

顾少的全能甜妻

爱吃肉的狐狸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汐失去了四年前的记忆,此次回国,旨在寻找丢失的那些过往。刚刚回国不久,她在意外中救下了一个小女孩,哪知道女孩在清醒之后,抱住她的大腿直喊妈咪!为了不让小丫头失望,苏汐只好跟着对方回家。而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女人,顾亦宸嗤之以鼻,不省心的女儿竟然给他捡回来了一个便宜媳妇?顾九爷的媳妇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胜任,最起码需要通过他的考验……

主角:苏汐,顾亦宸   更新:2022-07-16 15: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汐,顾亦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顾少的全能甜妻》,由网络作家“爱吃肉的狐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汐失去了四年前的记忆,此次回国,旨在寻找丢失的那些过往。刚刚回国不久,她在意外中救下了一个小女孩,哪知道女孩在清醒之后,抱住她的大腿直喊妈咪!为了不让小丫头失望,苏汐只好跟着对方回家。而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女人,顾亦宸嗤之以鼻,不省心的女儿竟然给他捡回来了一个便宜媳妇?顾九爷的媳妇可不是谁都能轻易胜任,最起码需要通过他的考验……

《顾少的全能甜妻》精彩片段

北城医院,长廊上传来一道凄厉痛苦的喊叫声。

“啊——”

“加油,用力,再加把劲…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护士半蹲着身子,抬头对着白色病床上躺着的少女鼓励道。

尽管少女此刻满头大汗,发丝凌乱,但却丝毫不掩盖她漂亮精致的脸庞。

护士突然眼睛一亮,大喊道,“看到了,看到了,小孩的头出来了!”

不知道是听到了那个护士说的话,还是因为那个孩子,少女的动作更加卖力了。

五分钟后,护士一脸喜悦的说道,“小妹妹,恭喜你,是个男孩!”

苏汐转头看着她怀中的小婴儿,心中划过一片柔软。

可能血缘就是这么的奇妙吧。

五个月前,她得知她怀孕的那一刻起,她本打算是不要这个孩子的。

因为那一晚的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况且她怀孕的这件事,她至今都没有告诉家人,她不想让家里人为她担心。

因此她跟医院预约了流产手术,准备拿掉这个孩子。

然而做流产手术那天,她突然有个重要的事要办,结果错过了这个机会。

更令人奇怪的是,之后的每次流产手术预约时间,无一没有发生意外。

不是车子半路上抛锚,就是预约流产的医生请假有事,进行改约,于是慢慢的拖到了现在。

可是这一刻,她竟有些庆幸她没有那么做。

苏汐眼神温柔的朝他伸手,“我想看看他。”

护士会意,抱着小婴儿朝她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苏汐的腹部突然又一阵剧痛,她拱起背,额头豆大的汗珠疯狂往下落,表情很是痛苦。

护士脸色一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不是一个,还有一个孩子!”

他们医院今年接生双胞胎的案例特别少,有也只有两三个。

结果这次竟给她遇上了。

本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苏汐此刻的身体状态并不太好。

在生完第一个孩子之后,她已经用完了全部的力气。

如果在这种情况继续生的话,只会让苏汐的生命变得更加危险。

小的没出来,大人也因此丢了命。

护士决定以大人为重,劝说道:“小妹妹,停下吧,如果你再继续坚持下去,你会没命的,只能说这个孩子可能没有这个好运,以后你还会有的!”

苏汐摇头拒绝,眼中带着坚定的光芒,“不,我要生下他,既然上天选择让他来到我的身边,我不能就这样抛弃他!”

幸运的是,这个孩子像是与她心有灵犀一般,并不像上个孩子那么调皮,迟迟不肯出来。

相反很轻松,苏汐只是稍微一用力,他就乖乖出来了。

看到奇迹出现,护士连忙报喜道,“小妹妹,恭喜你,是一对双胞胎……”

然而话没说完,病房内闯入一群黑衣人,个个面带凶煞。

护士被吓得脸色苍白,双手紧紧护住怀中的两个婴儿,“你们是谁!你们想要做什么?”

为首的黑衣男人没有理她,而是盯着那两个孩子看,“是他们两个吗?”

他边上同样穿着黑色衣服,个子瘦小的男人看了一眼,“对,大哥,就是这两个孩子。”

“很好,带走!”

“好嘞!”

收到命令,剩下的几个黑衣人连忙上去抢孩子。

奈何护士只是一个弱小的女人,哪里会是几个大男人的对手。

转眼间,两个孩子就被他们抢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苏汐怒喝道,“你们是谁,你们要对我的孩子做什么?”

由于刚生完两个孩子,她此刻的身体十分虚弱,仿佛一只折翼了的蝴蝶,轻轻一下就会彻底消散。

黑瘦子目光看向苏汐,询问道,“大哥,那个女人要怎么办?”

为首的男人连看也没看苏汐一眼,背过身朝门口走去,“不用管她,我们走!”

眼看他们就要带着她的孩子离开,苏汐不顾身上的疼痛,从病床上爬起快速朝他们冲去。

“你们不能走,放开我的孩子!”

血一滴一滴从病床上蔓延到地板,通红一片,触目惊心。

只可惜她脚刚落地,浑身失去力气,整个人重重摔倒在地上,双手却死死抓住前面男人的脚不放。

为首的男人不屑的嗤笑一声,抬起脚毫不留情地将她狠狠踹开,然后转身离去。

片刻,一群黑衣男人在病房内瞬间消失,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因为刚才的撕扯,苏汐失血过多,瞳孔慢慢流离,目光一直看着门口,“孩子,我的孩子……”

下一秒,她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四年后,萧山机场。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欢迎您乘坐TH航空公司1256航班前往北城……”机舱内传来一道飞机即将起飞的播报声。

头等舱靠窗边上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她低着头,一双葱白如玉的双手敲击着手机屏幕。

【汐姐,你可算是回我消息了!这四年你突然消失不见,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嗯,这件事我们见面再谈。】

【好,我明白了,汐姐,那你现在人在哪里,我立马开车过去接你!】

【不用,我人在飞机上,三小时后,夜来香见。】

【OK。】

手机关机,苏汐侧头看向机窗外湛蓝的天空。

前天晚上,师父们喝酒尽兴,一不小心漏嘴说出了四年前一直在隐瞒的事。

四年前,她浑身是血的倒在桃花村的村口,被她的师父遇见带回家中救治。

好在及时处理伤口,不然恐怕她现在应该早已不在人世了吧?

她这次回来,目的就是要查清当年究竟是谁要杀她,以及找回她四年前丢失的那段记忆。

而四年前,她记得最后一通电话与她联系的人,就是李武。

所以从他的身上下手,没准能够知道当年发生的事,有助于她恢复记忆。

除此之外,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还忘记了一个什么特别重要的记忆。

苏汐刚准备闭眼休息,“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地上摔碎了。

苏汐睁开眼看了过去,只见前座一个小男孩不小心打碎了玻璃杯,手心划过一道很长的血口,鲜红的血顺着手腕慢慢滴落下来,场面很是吓人。

然而小男孩像是感受不到一点疼痛,弯下腰用手捡起地上一片片的玻璃碎片,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苏汐清冷的眸中闪过一抹动容,起身走上前。

“伸手。”

小男孩扬起头,大眼睛不解的看着她,刚想开口。

突然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冲了过来,迅速将他拉到身后,盯着苏汐的眸子充满了防备,“你是谁?你想要对我儿子做什么?”

被人质疑,苏汐也不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小圆盒,“你儿子的手流血了,这是止血膏,涂上这个药膏,过个半小时应该就能够好了。”

听到这话,女人这才注意到儿子手上的伤口,很快反应过来,“对不起,美女,是我误会你了。”

苏汐淡淡道,“没事。”

然而女人低头看着苏汐手中的药膏,表情有些犹豫。

这时小男孩握住她的手,“妈妈,我相信这个姐姐不是坏人。”

女人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道,“好,那妈妈相信你。”

于是伸手接过药膏,给儿子涂上后,原本血流不止的伤口,渐渐开始愈合。

看到变化,女人看苏汐的眼神中多了几分亲和,“美女,谢谢你的药膏。”

“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苏汐也不邀功,收起药膏,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美女!”

苏汐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

女人从包里掏出手机,“刚才谢谢你帮了我的儿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互相加个联系方式,我这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以后只要是我能够帮到忙的,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

“好。”苏汐点头。

因为她这人也不喜欢欠人情。

两人互相加了对方VX后,她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

……

夜来香。

下了车,苏汐径直走进店内,舞池的灯光缤纷闪耀,台上的男男女女跟随着音乐,身体舞动起来。

转了一圈,她拉住一个端着酒瓶的女孩问道,“你们的总经理人在哪?”

女孩愣了一下,回答道,“武哥他人去了二楼VIP室,不过刚才外面突然闯进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找他,模样看起来都不太好惹,搞得大家现在都不敢靠近二楼。”

苏汐眸光闪动,“嗯,我知道了,谢谢。”

说完,她转身快速朝二楼的方向走去。

二楼走道的尽头,房间内传来两个男人的谈话声。

木桌前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右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李武,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肯乖乖交出令牌,今天我就放过你,不然你休想活着走出这个房间!”

“呵,死?我李武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就算是死,这令牌我也是不会交出去的。”

刀疤男人眼中带着一丝狠厉,“行,那我今天就成全你,让你死个痛快!”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了。


刀疤男人眉头皱起,神情不悦道,“我不是说过了,让你们待在外面别进来吗?”

下一秒,他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五官极为精致,皮肤光滑白嫩,没有一点瑕疵,茶棕色的长发披散在腰间,宛如画中的仙女。

一身火红色的大衣,在包厢旋转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耀眼迷人。

此刻她的身后倒着四五个大汉,各个痛苦哀嚎。

“大哥,对不起,我们拦不住这个女人。”

刀疤男人看苏汐的眼神瞬间变了,“你是谁?”

女人没有回答,视线落在他脚边浑身是伤的男人身上,“你做的?”

刀疤男人毫不隐晦的承认了,口气还十分的狂妄,“对,是我做的,不仅如此,今天他还要死在这里!”

话落,用脚狠狠踹向脚边男人的腹部,李武当场吐出一口血。

苏汐手指微动,眼中带着一抹冷意。

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刀疤男冷笑道,“既然你听到了我们两人之间的对话,今天你跟他都必须死在这里!”

语毕,他便对苏汐出拳。

苏汐眼神凌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侧身躲过,反手捏住他的手腕,随后轻轻一折,“咔擦”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刀疤男人弯下腰,面色痛苦的咬紧牙关,额头上疯狂冒出豆粒大的汗珠。

如同看一具尸体,苏汐的眼中没有一丝温度,冷声道,“这是警告,以后我不想在夜来香再见到你们,若有下一次,那就不是像今天断一只手这么简单!”

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走到李武的面前伸出手,“还能站起来吗?”

抬头看到来人,李武苍白的唇勾起一抹笑容,“汐姐,你来了!”

“嗯,我回来了。”

废了一只手的他,如今不是她的对手。

刀疤男人捏紧拳头,目光凶狠的看向面前的女人,“今天的这个仇,你给我记住了,我们走!”

转眼间,包厢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李武在苏汐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垂下头懊恼的说道,“对不起,汐姐,我差点没能保护好我们的店。”

苏汐摇了摇头,“你这不是好好保护住了吗?”

她自己的人有几斤几两,她心里很清楚的。

以前的夜来香,一直都是李武负责处理店内的一切大小事务,而店内有人找茬打架这方面,都是靠她暗地里解决。

让一个武力值为0的人,跟一群大汉打架。

算是难为他了。

听到这话,李武眼眶微红。

苏汐走到沙发前坐下,抬头看向他,“说吧。”

李武微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她说的意思,“汐姐,刚才我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

既然事情被发现了,李武也不隐瞒,解释道,“刚才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他叫丁茂,是南区龙哥的手下。”

“南区?”

“对,汐姐,你可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四年,北城发生了一些变化,暗地里被划分为四个区域,分别为东区、南区、北区、西区,而我们店偏偏正处于北区和南区中间的地块,这几年南区就一直想要吞并掉我们这块地,提前领先北区一步,划入他们的领地。”

苏汐拿出手机,“你知道南区总部的位置在哪吗?”

“知道。”

“发给我。”

李武似乎猜到她接下来想要做什么,摇头道,“汐姐,事情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这四个区域的背后可能有更大的势力幕后操控着,但是至今无人知晓他们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苏汐依旧面不改色,“嗯,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一会儿把他的位置发给我,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

老大发令了,他哪里还敢不从。

李武:“是!”

事后,苏汐忽然想起了正事,脸色严肃的问道,“李武,你还记得四年前,我打给你的那通电话吗?”

李武一愣,“记得啊!”

这件事他印象太深了,想忘也忘不掉。

从那通电话挂断之后,苏汐就再也没有回过夜来香,仿佛整个人彻底消失一般。

所有人都在找她,可惜四年来搜寻一直未果。

说到这里,李武问道,“汐姐,你这五年到底跑去哪里了啊!”

“五年?”

苏汐眼中带着疑惑,“李武,你确定你没有记错,不是四年?”

“对,我没有记错,是五年没错。”李武继续说道,“汐姐,你难道忘了吗?五年前那天,刚好是暮暮姐的生日,大家一起在外面玩了一晚上,不过从那次聚餐之后,你就再也没来过店里,直到四年前的下午,你才打电话给我。”

不对,她记得那次聚餐,明明应该是四年前才对。

但是李武是绝不可能搞错的,那么只剩下一个原因。

就是她的记忆出现了混乱。

她不仅丢失了五年前那一年的记忆,还丢失了四年前被人追杀的一段记忆,总共两段记忆。

偏偏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汐姐,四年前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汐眼眸动了动,“这件事,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李武也不强迫,或许汐姐有什么难隐之言吧。

“汐姐,这些年你人消失不见之后,暮暮姐和萧寒哥两个人一直很担心你,你有空就给他们回个电话吧。”

提到那两人,苏汐眼中闪过一抹柔光,“嗯,我会的。”

话落,又回归正题,“李武,你还记得那通电话,我跟你说了什么吗?”

李武回忆道:“我记得汐姐你那个时候,声音特别很虚弱,我问你是怎么了,你都不肯说,不过我记得你说要回家一趟,之后就再也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了。”

“回家?”苏汐眼睛眯起。

“对,你说你要回家看江阿姨,你想她了。”

苏汐眸光黯然,“嗯,我知道了。”

四年前,她因为身体伤的实在太严重了,同时还失去了记忆,整整躺在床上休养了一个多月。

等她身体康复之后,她便一直待在桃花村,跟着师父们旁边学习,再也没有离开桃花村一步。

直到前不久从师父口中得知事情的真相,她才彻底恢复了记忆,记起来她到底是谁,于是她离开桃花村,来到了北城,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到,母亲在四年前已经病逝了。

如果她早点恢复记忆,或许还能够再见母亲一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