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九零萌妻有点野

重生九零萌妻有点野

抱抱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梁茵被白莲花欺骗,恨透了段文博,两人结婚之后,她又作又闹,一心想要逃跑。本以为离开段家就自由了,却不料,落入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圈套,在命悬一线时,是段文博倾尽一切救她,还为此搭上了自己的命。重生之后,她回到了新婚第二天,这一次,她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只想和段文博好好过日子,可没想到,这个冷面男人这么难撩,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主角:梁茵,段文博   更新:2022-07-16 15: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茵,段文博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九零萌妻有点野》,由网络作家“抱抱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梁茵被白莲花欺骗,恨透了段文博,两人结婚之后,她又作又闹,一心想要逃跑。本以为离开段家就自由了,却不料,落入了一个早已准备好的圈套,在命悬一线时,是段文博倾尽一切救她,还为此搭上了自己的命。重生之后,她回到了新婚第二天,这一次,她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只想和段文博好好过日子,可没想到,这个冷面男人这么难撩,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重生九零萌妻有点野》精彩片段

 郊区外,一间废弃的修车厂。

气若游丝的梁茵隐隐约约听到脚步声,吓得本能的想要往隐蔽的角落爬去,可惜,已经被打了三天三夜的她,身上犹如千斤重一般,动弹不得。

任由她那想要躲起来的意识有多强,终究还是瘫在原地。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她那早已布满伤口的背重重挨了一脚,痛得她发出一声悲愤!

紧接着,一股力道却将那踩在她身上的人推开,随即,她被抱入怀里,那人动作小心而轻柔。

而那抹一直对梁茵温柔至极的声嗓,也在这时响起,“茵茵,别怕,我来了。”

这声音,让梁茵顿时慌了!

是段文博!

徐昊这个人渣居然利用她,把段文博骗出来了!

梁茵眼眶中那忍着的悲愤泪水,顿时滑了出来,用仅有的力气说:“走,你快走!”

“哟,梁茵,着什么急!段文博就是来带你走的!”话落,徐昊晃了晃手中的房产证,“真没想到,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居然还能换套房子!呵,段文博,这世上也就只有你傻到把梁茵当宝!”

段文博没有理会徐昊的羞辱,轻轻柔柔的将身受重伤的梁茵抱了起来。

只是这才刚站稳,段文博的后脑勺就被重物狠狠敲击了下。

瞬间,一个重心不稳,梁茵从他怀里重重摔在地面,痛苦不堪。

与此同时,她也眼睁睁看着段文博在她面前倒下,鲜血更是从那细碎的刘海中流了出来。

梁茵绝望的睁大了瞳眸,撕心裂肺的喊着:“文博。”

“这个时候知道心疼段文博了?呵,晚了!不过你放心,等你们死了之后,我会做个好人,把你们埋在一起!”

随着这话落下,一脸狞笑的徐昊举着木棍,狠狠朝梁茵头部挥过去。

那一刻,梁茵的世界暗了下来,隐约间她还听到那女人的声音。

而过去种种证明她这一辈子活的有多失败,有多令人憎恨的画面,从她脑海中一一闪过。

最终定格的画面是段文博额间淌血,倒在她面前。

不!

她不要段文博死!

要死的人应该是徐昊这种人渣!

……

“不,段文博,不要……”梁茵额间冒汗,猛地睁开双眼,不适应的眨了眨眼睫,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由喜字彩条布置而成的婚房。

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感。

这不是她嫁给段文博时,段家为他们布置的婚房吗?

什么情况?她,没死?

“我知道你不愿意这门亲事,所以你放心,我不会碰你。”

这低沉而稳重的声音,让梁茵身体猛地一颤,她认得这声音,是段文博的声音!

梁茵顿了顿,往那抹熟悉的身影看过去。

是他,真的是他!

而他身上那粉色衬衫就是他们结婚当天穿的。

她这是重生了?

还重生到他们结婚当天晚上?

就在梁茵还处于恍惚之中,她看到段文博袖口处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隐约间,她还能看到伤口。

梁茵努力回想着,她跟段文博结婚当天晚上的情况,她是闹过,但是没伤到段文博,反而是在第二天晚上,她没能从段家逃走,气得拿起剪刀冲段文博的手臂挥了过去。

那么她应该是重生到了她嫁进段家的第二天。

梁茵呆呆看着段文博,清澈的眼眶中顿时泛起了泪光。

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她会不懂得珍惜?

眼盲心瞎看不到他对自己的好也就算了,还听了别人的挑拨离间,搅的段家鸡犬不宁,家破人亡!

梁茵,你怎么会如此愚蠢!

见到梁茵哭了,段文博剑眉微拧,搞不懂这女人在换什么套路!

按照她昨晚那胡闹的程度,看到重新收拾好的婚房后,应该再次将床铺上的枕头朝他丢去,又或者严重些,将桌上那些家里为他们准备的新婚用品,一起砸向他。

只可惜,并没有。

梁茵抹掉眼泪,下了床,径直往门口走去。

听到动静的段文博,并没阻止,而是无奈笑着。

这婚房的门刚一打开,就看到段文学跟段文礼两个小家伙举着木棍站在门口,守着。

“三,三嫂,你快回房去,不然我跟四哥就要揍你了。”10岁的段文礼磕磕绊绊的警告着,一旁大他5岁的段文学倒是故作一脸的凶气,瞪着梁茵。

看到段文礼那瞬间,梁茵喜极而泣,上一世,因为她的逃跑,这小屁孩为了追她,出了车祸。

段文礼看到梁茵哭了,小声问:“四哥,我们是不是太凶了,把三嫂都吓哭了?”

段文学也是一脸懵。

昨晚的三嫂可是凶悍的很,连他三哥都拽不住她,现在怎么哭了?

就在这兄弟俩懵圈状态,梁茵吸了吸鼻子,带着笑意走到段文礼面前,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三嫂是因为看到你,太高兴了。”

这话让段文礼更加懵圈了。

说着,梁茵便往偏厅走去,上一世,虽然她厌恶待在段家,但她对段家的一切还是很熟悉的。

来到偏厅,很快就找到简单处理伤口的医药箱。

一回到房间,她就将段文博拉到了床边,示意他坐下来,下秒,便将他那被划伤的手臂,轻轻捧到眼前。

“疼吗?”梁茵的声音轻轻柔柔,甚至还蕴着几分心疼。

段文博对于她这反常的行为,感到疑惑不解。

这伤,可是在不久前,被她所伤的。

这会,怎么还关心起他来了?

段文博没应声,而是静静的看着梁茵为他处理伤口。

不知为何,梁茵脸上那小心翼翼的神情,让他产生了一种她是真的在心疼他的错觉。

处理完伤口后,梁茵又说:“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补补。”

脱,脱衣服?

段文博猛地震住。

意识到自己的要求有点怪,梁茵也不好意思的垂着眸。


 就在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慢慢发酵时,刚从梁家回来的李素兰匆匆忙忙过来了,看到房门开着,吓得她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来。

段文礼见自己母亲来了,笑嘻嘻,纯真的说了句:“妈,三嫂要三哥脱衣服。”

李素兰一听,双眼陡然睁大,赶紧用双手挡住段文礼的眼睛,伸长脑袋往婚房内望去,见没有像昨晚梁茵发脾气,各种东西都被摔在地上的场景后,这才放心。

“学仔,赶紧带弟弟睡觉去,别打扰你三哥三嫂了。”

段文学撅着小嘴,一手拿着木棍,一手牵着段文礼,有点小情绪,嘀咕着:“明明是你让我带着弟弟堵在三哥房门口,说是三嫂出来发疯的话,就吓唬她!”

将那两崽崽打发走后,李素兰面色不安的走了进去,看到段文博手臂上的伤,眉头紧了紧。

讨好式的语气:“茵茵,我知道你嫁给我家文博,让你受委屈了,但那是文博的工作啊。”

段文博是消防员,时常不在家。先前段家两老一直给他说亲,但媒人那边回话,对方都以工作太危险为由,拒绝了。

这也是李素兰会说委屈梁茵的原因。

梁茵缓缓抬眸,偷偷瞄了眼段文博:“不委屈。”

李素兰脸上满是惊愕,刚刚梁茵说什么?不委屈?

这是接受自己嫁进段家的事实了?

猛地,李素兰想起文礼那孩子刚刚说的话!瞬间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待在这了,“时候不早了,你跟茵茵早点休息,别折腾太晚了,明天一早还要回你老丈人那呢。”

说着,李素兰便往门口走去,顺带将房门关上。

婚房内。

段文博跟梁茵两人,依旧处于你不动,我不动的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茵主动了,“我们休息吧。”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段文博喉间干涩,有点不自然的应了声:“嗯。”

随即,段文博从一旁的柜子里,搬出了枕头棉被,往墙边那一铺。

梁茵见状,眉心拧着问:“你这是在干嘛?”

“睡觉。”说话间,段文博也将灯关了。

婚房瞬间昏暗了下来。

对于他跟梁茵的婚事,段文博在回家之前,完全不知情。两天前,李素兰突然打电话到部队里,说家里出大事了,让他赶紧回来。

没想到回到家,李素兰却一脸笑意的告诉她,家里给他相了门亲事。

他也是在摆喜酒当天,第一次见到梁茵。

梁茵五官精致,标准的美人胚子。那双水灵清澈的大眼,更是让段文博一眼就心喜这个女人了。

可梁茵对他的态度,让段文博想要取消这门亲事,但李素兰一直反对,说是好不容易有人家肯把女儿嫁给他,让他耐心点,多跟梁茵了解了解彼此。

而这两天下来,段文博对梁茵的性格,也算有所了解,一个刚烈倔强的女人。

不嫁就是不嫁!

以至于,她刚刚突然对他的关心,让段文博摸不着头脑。

昏黄的房间内,梁茵侧躺在床沿边上,看着打地铺睡觉的段文博,久久不能入睡。

对于自己重活一世,总觉得不真实。

良久过后,梁茵轻轻唤了声:“文博?”

见对方没回应,梁茵索性下床,来到他身旁,看着那张刚毅的俊颜,自责的红了眼眶,这个男人虽然不会甜言蜜语,但对她一直都很好。

即便是后来段家所有人因为段文礼的意外,都对她恨之入骨,他还能冷静的跟她办理离婚手续。

梁茵鼻尖一酸,泪滑了出来,手掌情不自禁的朝段文博的脸伸过去,带着那一丝丝哽咽:“文博,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并未睡着的段文博,脸上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掌心的温度,整个身体僵住,连呼吸都不敢过大。

尤其是梁茵那句一辈子对他好的话,更让他极为的惊讶。

待梁茵回到床上后,房间内又恢复到之前的平静,段文博这才松了口气,缓缓睁开眼。

其实刚刚,段文博听到她喊他,只是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装睡,放她走。

没想到,她却碰他了!

还说了那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

翌日,天微微亮。

睁眼的那瞬间,梁茵下意识往地上望去,段文博已经起床了。

今天是她带他回娘家的日子,上一世,段文博也是早早就不见人影了。

梁茵换了身衣服,刚洗漱完,房门就被人推开,紧接着,一句很是担心的话传入梁茵耳里:“茵茵,我刚刚看到我表哥手受伤了,他没打你吧。”

说话的这女孩叫李心露,跟梁茵年纪相仿,既是她的高中同学也是一步一步利用梁茵一点一点毁掉段家的始作俑者。

若不是前世见识过,在李心露那温柔心善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极致险恶的心,梁茵只会觉得她刚刚说的那句话,是在替她打抱不平。

因为拿剪刀伤段文博,也是她提议的。

是她告诉她,段文博有暴力倾向,必要的时候,记得拿利器防身!

李心露见梁茵不言不语,静静地望着她,心里不免有种心虚的感觉。

但很快,她面露担忧神色,关心着:“茵茵,你怎么啦,是不是我表哥伤害了你,威胁你不能说?”

梁茵摇了摇头,浅笑着:“没有,他没伤害我。”

李心露闻言,眸底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

静默两秒后,李心露突然降低声音,“茵茵,那你还想不想离开段家,我可以帮你。”

梁茵心里鄙夷,李心露,你的心果然是黑的,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利用我让段家丢脸?

梁茵故作无助,眼神躲闪,淡淡问:“你要怎么帮我?”

见梁茵依旧信任自己,李心露握住她的手,一抹很是仗义的口吻说:“今天是你回娘家的日子,一会我送你回去,我姑姑肯定不会怀疑的,到时候,你偷偷出村口,先坐车去市里。”

说着,李心露给梁茵一张纸条:“这号码是我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开工厂的,你到市里之后,联系他,他会带你离开这里,给你安排工作。”

看着李心露一副真心为她好的模样,梁茵只觉得恶心。

但还是配合的收起了那张写有号码的纸条,心中已然有自己的打算。


 两人出了房门,第一个碰到的人便是李素兰。

“姑姑。”李心露从小就嘴甜,见到长辈,都是语气温柔,很是礼貌的喊上那么一声。

李素兰欸了声,视线全在梁茵身上,“茵茵,米粥熬好了,你去吃点垫垫肚子。”

“姑姑,茵茵要是在这吃饱了,一会回娘家还怎么吃呀。”

李素兰笑了笑,将李心露拉到一旁说话:“露露,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离开她半步,一定要亲眼看着她进梁家的门,知道不?”

“姑姑,你放心吧。”

看着乖巧听话的李心露,李素兰放心的让两人出门了。

随后,自己便也立即出门,往田地小跑过去,嘴里念着,文博这孩子心真大,这媳妇回娘家的日子,怎么还有心思去田地里帮忙。

她得赶快让文博去梁家陪梁茵。

梁家跟段家中间隔了两个村,步行约半小时。

李心露在陪着梁茵走出小福村后,赶紧领着她往公交车站走去。

好在这一路上,两人并没碰到什么熟人,公交车站也空无一人。

“心露,我身上没钱。”

一心要让梁茵逃走的李心露听到这话,赶紧从身上掏出一个精致的小荷包出来,刚要从里面掏出钱来时,梁茵突然将小荷包拿了过来,“心露,谢谢你。”

李心露双唇一抿,她这小荷包里面可是有好几十块钱,怎么能全部都给她,再加上那个小荷包是她自己亲手做的,上面还绣着她的名字。

就在李心露刚要开口,公交车来了。

梁茵手中紧紧攥着小荷包,转身就上了公交车,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李心露想要拿回荷包,但又不敢上车,只能故作不舍,朝梁茵挥挥手:“茵茵,好好照顾自己,记得联系我给你的那个电话号码,千万别回来了!”

梁茵薄唇勾着笑,眸光淡淡看着李心露的表演。

这时,公交车缓缓行驶了起来,车票员也在这时朝梁茵走了过来,“去哪?”

梁茵回头看了看公交车站,发现李心露已经离开了。

她笑了笑:“前面一站,下车。”

车票员撕了张最低车票递给梁茵:“五毛。”

一下车,梁茵就绕小路,往自己家方向走去。

……

离开公交车站的李心露并没急着回段家,而是偷偷摸摸先回了趟家。

这刚在厨房忙完的徐春凤见女儿回来了,立即上前问:“露露,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去你姑家,办事去了吗?”

李心露笑了笑,“梁茵已经被我送上公交车了,现在估计都要到镇上了。”

“那你联系那个豹哥了吗?”

“妈,你放心,梁茵蠢的很,到了市里,绝对会自己打电话给豹哥的,到时候,豹哥接到人,就会把剩下的钱给我们。”李心露瞬间也不心疼那几十块钱了。

徐春凤听到女儿这么信誓旦旦的话,心里特别的舒坦。

冷哼一声:“这人财两空的事,也够让你姑,烦上好一阵子了。”

徐春凤的风凉话,李心露早就听习惯了。

毕竟,从小徐春凤在她耳旁就一直在念叨着,当初她嫁进李家的时候,李素兰这个小姑子,是如何的刁难她。

这坏话一旦说的多了,也让李心露从小就不太喜欢这个姑姑。

在家里待了一会后,李心露攥着事先准备好的纸条,出门了。

快到段家院子时,李心露将自己的头发弄乱,直到看起来像是刚刚跟人拉扯过后一样,并将自己的上衣扯了小口子,手指沾了沾口水,往自己脸上抹了抹,神情瞬间挤出一副哭相。

“姑姑,不好了,姑姑~”

正在里院整理东西的李素兰,听到李心露又哭又嚎的声音,心顿时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顾不上手中的活,就往院门走去,看到了一身狼狈的李心露。

“露露,你这是怎么了?”

“对不起,姑姑,我太没用了,我不应该相信茵茵。”

李素兰一听这话,完了,还是出事了。

“露露,你先别哭,把事说清楚。”

李心露哽咽着,双肩抖了抖,“茵茵说,让我陪她先去见见她朋友,谁知道,见到她那个朋友,茵茵就马上推开我,跟那人跑了。”

说着,李心露还将手中被她攥得皱巴巴的纸条拿给李素兰,“姑姑,这是茵茵让我交给她爸妈的,不知道写了什么。”

李素兰着急的将那纸条打开,差点没气得晕过去。

纸条上,清楚的写着:爸妈,你们逼我嫁给段文博,就是等于让我去死!段文博那么没用,我嫁给他,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还有,我已经怀了别人的孩子,你们别再逼我了!

李素兰气得揉皱了纸条,“露露,梁茵是不是跟野男人跑了?”

李心露捂嘴震惊,“姑姑,你怎么知道那人是男的!”

这还需要问吗!纸条里都写的清清楚楚了!

“老段,抄家伙,我们上梁家讨说法去。”

在堂屋里喝粥的段金成听到李素兰这一声吼,吓得筷子都没拿稳,没等他弄清发生什么事,就看到李素兰气势汹汹从偏厅拿了农具出来。

“素兰,你这是?”

“梁茵跟野男人跑了!这梁家真是恶心,梁茵都怀着孕呢,还让她嫁给文博,难怪梁家只要了两千彩礼,原来是急着给女儿找婆家!”

李素兰越说越气,这按照当地的习俗,彩礼都在三千左右,当时梁家只要两千彩礼,这让李素兰还以为遇上好亲家了,没想到这门亲事,是梁家人用来解决自己女儿丑事的方法!

而李素兰这么一句气愤的话,也让段金成瞬间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姑姑,就你跟姑丈两人去的话,太危险了,你等我,我回家喊我爸妈陪你们去。”李心露总是能在关键时刻,那么善解人意的说着,感动人心的话。

李素兰点了点头:“好。”

人多点去梁家,是好事,但她家文博可是去了梁家的,这梁茵都跟人跑了,文博还待在梁家,那必定是个笑话。

越想,李素兰就朝已经跑了一小段路的李心露喊:“露露,我跟你姑丈去村口等,你手脚快点。”

“知道了,姑姑。”话音落下,李心露是越跑越快。

她知道自己姑姑脾气爆,所以故意编造了那么令人愤恨的事情。

这一会儿要是去了梁家,两家人吵起来,单凭那张纸条的姑姑也未必能够占上风。

李心露心里暗喜,这种让李素兰丢脸的事,怎么能不喊上她爸妈一起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