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越之拽妻不好惹

穿越之拽妻不好惹

沐笙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美少女,唐霜还有大把的美好时光没有度过,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经历了一次无语的穿越。唐家家徒四壁,并且家人重男轻女,原主不光不受重视,还被当成了可以换取利益的物品。原主在一怒之下抹了脖子,这才给了唐霜穿越的契机。自杀是一种无能的行为,她好不容易活下来,断然不会重蹈原主的覆辙,她要逆天改命!

主角:唐霜,裴云泽   更新:2022-07-16 15: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霜,裴云泽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越之拽妻不好惹》,由网络作家“沐笙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美少女,唐霜还有大把的美好时光没有度过,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经历了一次无语的穿越。唐家家徒四壁,并且家人重男轻女,原主不光不受重视,还被当成了可以换取利益的物品。原主在一怒之下抹了脖子,这才给了唐霜穿越的契机。自杀是一种无能的行为,她好不容易活下来,断然不会重蹈原主的覆辙,她要逆天改命!

《穿越之拽妻不好惹》精彩片段

 唐霜是被疼醒的,浑身好似被人用酷刑鞭打过一般,额头更甚,好似被人敲了闷棍一般。

她这是怎么了?

睡一觉起来怎么浑身都不对劲了?

四肢也都动弹不了?

唐霜奇怪的睁开眼,入目的是脏乱难闻的木房,手脚都被麻绳绑住了。

卧槽!

这里是哪里?这不是她的房间?!

“臭婊子,你可算是醒了,连累老子还要在这守着你,呸!”

突然一道带着恶意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唐霜转过头,只见长的一油腻的男子,手拿着啃了一半的鸡腿正在骂她,嘴里的油沫腥子不停的往外喷,看的她一阵恶心。

我去,这人长的跟猪头有的一拼。

“那么肥,还吃,小心得高血压。”

“你你说什么高血压?”

虽然不懂高血压三个字,但男子感觉不是好词,立马恼怒了起来,“贱丫头,撞死一次长胆子了啊,非要老子教训你一次,才知道听话。”

他边说边撸起衣袖,手掌带起冷冽的风声,狠狠的扇了过来。

“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在了唐霜的脸上,本就头疼的她霎时头昏脑胀起来。

靠,竟然敢打姑奶奶我?!

男子打完便叫骂道:“你说你个死丫头,裴地主家那是什么样的人家,家里良田百亩,长工无数。能嫁过去简直是修了万年的福分,偏偏你不愿意,居然撞墙,老子告诉你,别说你没撞死,就是撞死了,老子也要把你嫁过去。”

随着男子吐露出来的话,唐霜只觉得脑袋更疼了,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眼前男子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这死胖子居然是她的亲哥哥唐亦天!

准确来说是她这个身体的亲哥哥。

喵了个咪,她一个21世纪名副其实的白富美居然穿越了,穿越就穿越了吧,居然还变成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穷人家的女儿。

从记忆中得知,从小亲爹亲妈就重男轻女,认为她是个赔钱货,吃的少做的多,过了12岁后,就一直盘算着想把她嫁了,卖个好价钱,正好这次裴地主要给自己家的傻儿子娶个媳妇。

亲爹亲妈加上亲哥就把她给卖了,原主从小懦弱胆小,被往死里折磨也不敢反抗,但是这次她实在不想嫁给一个傻子,毁了后半辈子的幸福,这才鼓起勇气逃跑,却没想到还是被抓住了。

绝望的原主撞墙自杀了,她一觉醒来成了原主。

见她不说话,唐亦天一脚踢在她的身上,衣服下的肌肤瞬间青了一块。

靠,要不是被绑着,她一定要扒了这个死胖子的皮。

唐霜被踢的脸色惨白,凤眼中闪出冷忙的光,但下一秒眸中的冷忙隐去,整个人颤抖着抬头,眼里带着泪光,看起来有些楚楚可怜。

“哥哥,我保证不跑,你能不能放开我?”

她弱弱的问道,把记忆里畏畏缩缩的原身演了个十成十。

唐亦天早就看惯了原身胆小的模样,一点也不心软,闻言吃了一口鸡腿,含糊道:“休想。”

丫丫的,你个死胖子,你给老娘等着。

唐霜掩下心中的怒火,细声细气的说:“可是被绑着妹妹我很难受,手脚都麻了,肯定被勒出血了,若是就这样嫁过去,被裴家的人看到,会不会嫌弃妹妹呀,若是被退婚这可怎么好?”

唐亦天吃鸡腿的动作一顿,打量了唐霜一会。

见着她这幅惨兮兮的模样,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他在这里量她也不敢跑,这才把鸡腿放到缺了个口子的碗里,蹲下身给她松绑。

嘴里还得意的说着:“你这么想就对了嘛,你可是我的亲妹妹,做哥哥的还会害你不成,那裴地主家可是顿顿都吃山珍海味的,听说就连吃饭的筷子和碗都是金的。”

边解绳子,唐亦天的脸上露出几分贪婪的神色,狠狠的咽了口口水。

唐霜哀求着道:“哥哥想吃好的,妹妹可以给哥哥做,能不能不要把我嫁给傻子。”

“嗤,你能做什么,要不是裴地主的儿子是个傻子还能轮到你嫁过去?”

唐亦天鄙夷的看着她,又得意的说道:“裴地主给的彩礼可有整整一百两银子,老子正好用它来娶千柔。”

唐霜听了不禁替原主感到悲哀,至亲居然比不上一百两银子,要被卖了换彩礼。

手脚的绳子一得到松解,唐霜眼中精光一闪,手腕狠狠一扭,挣脱了松散的绳子,一头朝唐亦天撞了过去,后者没有防备摔了个狗吃屎。

趁着他没有反应过来,唐霜站起身活动着麻木的身体。

“臭娘们,找死。”

唐亦天没想到温顺惯了的妹妹居然敢推他,站起来阴狠的骂了声,抡起拳头朝她砸了过来。

唐霜眼眸冷芒的盯着他,只见男人越来越近,面露狞笑。

拳头近在眼前,唐霜侧头躲过,一脚重重踢向唐亦天的胯下。

“啊!”

唐亦天只感觉一股剧痛从第三条腿传来,身体下意识的蜷缩成一团,手捂着下身惨叫连连。

见他没了反抗之力,唐霜这才放松下来,抄起椅子直接砸在唐亦天身上,为原主出去,嘴里骂道:

“打死你个王八羔子,特么简直就是人渣,居然这么对自己的亲妹妹……”

唐亦天一开始还想还击,然而胯下剧痛,他有心无力,就连躲避都很艰难,一下子被砸了好几下。

坚硬的凳脚砸在脸上身上,硬生生的疼,不由求饶起来:

“啊,妹妹,啊哥哥错了,啊,别打,啊哥哥了。”

唐霜没有丝毫心软,她可还记得这王八羔子是怎么对原主的,没一脚踹废他算不错了。

正打着,外面传来两道急切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尖锐的女声突然响起:

“你个挨千刀的贱人,居然敢打天儿。”

唐霜回头便见两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女走了过来,走在前面的女人气势汹汹,从记忆中得知这是原主的父母。

唐母踏进门内,就看到唐亦天被唐霜揍得鼻青脸肿的,当下一阵气血上涌,脸色涨的通红。


 几个大步,唐母上前分开了他们,并牢牢的将唐亦天护在身后。

唐父也气的不轻,哆嗦着嘴狠狠的盯着唐霜,

“孽障!”

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袖口染上的灰尘,唐霜似笑非笑的扫了眼这奇葩的一家三口,心下嗤笑不已。

为了儿子想要卖掉女儿,现在还有脸一副大义凛然的样,真是够不要脸的。

唐父唐母一看她这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更是气得不行。

唐亦天右手捂着自己的腮帮子,疼的他大口大口地吸着凉气:

“爹,娘,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胆大了,竟然敢打我,你们快帮我教训她。”

唐母将唐亦天推向唐父,率先发难,扬起手就朝唐霜打了过来,“死丫头,看老娘今天怎么教训你。”

冷笑一声,唐霜毫无退缩之意,一把捏住了唐母手腕上的脉门,冷笑一声:

“唐亦天变成今天的样子还不都是你们惯的,他没钱娶媳妇,那是他没本事,我告诉你们,以后你们再敢打我的主意,下次就不止是把他揍成个猪头。”

虽然他们是这具身体的父母,但是从小到大他们对唐霜非打即骂,她就像这个家里的下人一样伺候着这一家三口,到头来还要被卖出去换钱。

眼眸微暗,唐霜狠厉的目光盯着他们,随后一把甩开唐母的手。

唐母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后退撞在了桌子上。

“哎呦,老娘的腰。”

呲着牙捂着后腰,唐母被唐霜的眼神看的心底一怵,色厉内荏的向唐父大吼,“你个死老头子,这孽障都要打死老娘了,你还不管管?”

唐父神色一僵,怒瞪双眼,顺手抄起墙角的一根木棍,就向唐霜打了过去。

唐霜双眸微眯。

靠,还敢来。

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眼看唐父的棍棒就要落在自己身上,唐霜突然脚下一动,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唐亦天,将之拉向了自己身前,做了自己的挡箭牌。

“嘭——”

随着唐亦天一声惨叫,所有的一切都好像突然静止了,唐母反应过来后尖叫着扑向了唐父,边打他边指责他眼瞎,打在了儿子身上,唐父忙着扒开唐母,唐亦天又人事不省的倒在地上。

唐霜没有兴趣再看这场闹剧,趁着混乱之际,大步迈出了房门。

若不是刚刚醒来,还不清楚自己所在的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她一定要好好教训这奇葩的一家。

唐霜来到人来人往街道上,听着四周商贩的吆喝声,本来皱着的眉头渐渐松了下来。

所谓有钱就是大佬。

所以接下来她得好好经商。

好在她前世有在这一方面的经验,今生实施起来应该更容易。

打定主意,唐霜观察起路边的小贩,想要看看做什么生意比较好。

却在这时前方传来吵闹声,她抬头一看,便见一伙人正追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富家少爷,这少爷长得十分俊美,骨相饱满,棱角分明,朦胧夕阳中,一下击中了她一颗少女心。

周围的人纷纷躲开生怕沾染上麻烦,唯有唐霜站在原地没动。

我靠,这帅哥极品啊。

“坏,坏人。”

裴云泽躲到范花痴的唐霜的身后,指着那伙凶神恶煞的混混,朝着她傻里傻气的告状。

颜狗的唐霜还没从帅哥的颜中回神,身材粗壮的混混已经到了眼前,看着她警告道:

“少多管闲事,快滚,老子今天心情好,只教训这个傻子。”

傻子?

唐霜一愣,随即看了看躲在她身后埋着头瑟瑟发抖的男人。

可惜了,这极品帅哥是个傻子,暴殄天物唉。

虽然是个傻子,但颜狗的唐霜可不想这么个大帅哥被揍。

她美眸狡黠的转了转,抬了抬下巴,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傻子,你们也好意思。”

“呦,小娘子这是啥意思?是想救这个傻子么?那也不是不行,给老子10两银子,老子就放过他。”

混混上下打量着她,咧嘴笑着。

她现在一穷二白的,哪来的10两银子!

唐霜蹙眉,脑袋瓜子在快速的运转着。

裴云泽闻言眼底幽深,全全没有了之前傻傻的模样,他微微垂眸看向唐霜,女子身材纤细,肌肤白的透明,五官精致又大气。

称的上一个美人。

最主要的是她看着文文弱弱的,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救他,看着看着,裴云泽突然觉得她有些像某个人,随即又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呢?

“既然拿不出来那就滚一边去,兄弟们把这个傻子抓住了,咱们拿他去向裴地主要银子。”

混混没了耐心,手一挥,身后的混混向两人走过来。

“官爷,这里有混混要行凶。”

唐霜突然惊喜的看着前方,挥手喊道。

混混们一惊立即四散逃开,被官差抓住可要蹲大牢的。

“快跟我走。”

唐霜见状赶紧拉着裴云泽朝着街边的小巷子里跑去。

裴云泽的眼底流露出几分欣赏,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还挺有主意的。

混混们这时才察觉不对,抬头哪里有看到什么官差,自然明白自己是被耍了,咒骂道:“臭娘们,别让我再遇到你。“

而唐霜此时已经拉着裴云泽跑了很远,见没人追来才停下脚步喘着粗气,平复一会后,才对着小傻子说:

“现在你已经安全了,你别在乱跑了,赶快回家吧。”

话落看眼男人的俊脸,越看越觉得暴殄天物。

“我走了,拜拜。”话落便转身离开。

裴云泽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女人挺有意思。

唐霜来到另一条街上,在看到书楼时,脚步一顿走了进去。

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正好是这里的律书,这里的律例看起来似乎和秦国有些相似,但也有一些地方完全不一样,比如说经商。

若是想要经商就必须拿到经商令,经商令的等级越高,所做的生意范围就能越大。

本朝的经商令分为五个等级,木牌,铜牌,银牌,金牌,玉牌。

木牌本地里正便可以进行颁发,看到这里唐霜心里一喜。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找到了法子,害怕没有应对的方法吗?

只是,书上所说的考核究竟是什么?

还有这考核到底是在什么时候?

唐霜曲起手指,轻轻的点击着桌面,略一沉思后,便继续向后翻了起来。

每月初一戌时……

指尖一顿,唐霜转了转美眸,突然一喜,书上所说的时间不就是今日吗?

看了看窗外,正是黄昏时分,也就是戌时,唐霜收好书本,凭着记忆里的方向,来到了里正家。

里正家的院子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他们看到唐霜都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又带上了些许的嘲讽。

唐霜可没空搭理他们,她只想知道如何才能拿到木牌。

过了一会儿,里正从正屋中走了出来,看到唐霜惊讶了一瞬,随后,淡淡的开口,“本次考核内容——算数,想要经商,必先学会算数,这是看题,你们将答案写在纸上交予我,若是通过,自可获得木牌。”

听到考核的内容,唐霜暗暗松了一口气,考算数,小儿科,一点都难不倒她。

她在大学期可是学霸呢!

余光看到周围人神色萎靡了起来,唐霜从里正妻子手中接过题目,不过两眼就得出了答案。

不过她也深知锋芒不能太露的道理,垂首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在其他人都交卷的时候,才慢吞吞的将答案写了上去。

又过了片刻,里正手中拿着三块木牌走了出来,“此次通过考核的有三人,一是穆勒,二是叶曾,还有一人……”

里正落在唐霜身上的目光顿了顿,随后才开口,“唐霜,恭喜,上来领取木牌罢。”

里正话音落下后,院中顿时骚动了起来,落在唐霜身上的目光也复杂了起来。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获得木牌?”

“就是,前面二人毕竟念过几天书,这个没念过书的小丫头怎么可能通过考核?”

质疑的目光顿时落在了唐霜身上,她戏精的缩了缩肩膀,可怜巴巴的看了里正一眼。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现在就相当于是一个孤女,若是能够抱到一个大腿,以后的日子就香了。

里正看着唐霜瑟缩的模样,心中一软,垂首咳了两声:

“你们是在质疑考核的公平么?”

众人一下子闭了嘴,连声道:“不敢,不敢。”

村里面里正的权利可是最大的,得罪了他,今后可有什么好果子吃。

“行了,都散了吧。”

接收到唐霜感激的目光,里正大手一挥,让众人离开。

唐霜也趁机捏着木牌走了出去。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看她要做什么生意了。

可是无论她想要做什么,大晚上的总得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尽管她万分不情愿回到唐家,可也不得不承认,除了唐家,她无处可去。

人家的小说中穿个越不是千金小姐就是狂妃。

怎么牛逼怎么来。

到她这就惨兮兮的==

她若是离开了村子,没有里正给予的凭证,她就是个黑户,到时候别说经商了,被官府查出来,可是要进大牢的。

再者,她现在身无分文,就算是想溜,又能跑去哪?

唐霜摸了把辛酸泪,将木牌藏进袖口,推开了唐家的大门。

“你这个死丫头,还知道回来。”

唐母铁青着一张脸,和唐父,唐亦天一起坐在门槛上,被阴影遮住的半张脸略带狰狞,恶狠狠的盯着她。

唐霜翻了个白眼,压根就不想搭理这一家人,然而她不想搭理,对方却喜欢找事。

准备回房时,却被唐亦天挡住了脚步,

“死丫头,你去哪儿?我是你哥,你就得听我的!沈千柔做你大嫂有什么不好,让你嫁去裴家,难道不是让你去享福,明天赶紧收拾收拾滚去裴家,否则……”

“否则什么?”

唐霜眼神一凛,一双寒气的眸似笑非笑的盯着唐亦天,直看得他背上的伤又疼了起来,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

这个死丫头怎么感觉跟变了个人似的?!

这眼神他看着就头皮发麻。

虽然心底范怂,但面上确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否则你今天别想睡觉。”

不等唐霜开口,唐母唐母叉看腰从地上站了起来,露出一口大黄牙恶声恶语道:

“你哥说的没错,你个赔钱货能换的你哥哥一门好亲事,那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别给脸不要脸,这裴家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如若不然,今天就别想睡。”

唐父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可却关上了大门,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呦,这是胁迫不成,准备来硬的么?!

唐霜挑了挑眉,暗搓搓咬了咬牙,正好她也不想忍了。

有些人如果不好好教训教训,就只会得寸进尺,上房揭瓦,此事是他们挑起来的,就算她动了手,也是激怒之下,全无理智不是么?!

唐亦天看着唐霜毫无动作,还以为她是怕了,得意洋洋的扬起了脖子:

“这就对了,等哥哥以后发达了,必不会忘了你的。”

说着,就要上前来抓唐霜的手臂,女子眸中全然都是冷色,待唐亦天快要碰到她的时候,她就像是一个突然被触发了开关的战斗机甲,开启了狂暴模式。

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只木凳子,狠狠的砸在了唐亦天身上,随后又一脚将他踹个狗吃屎。

“我打死你个王八羔子,就想靠着亲妹妹拿到彩礼娶媳妇,你脸怎么这么大呢?平时针尖大的活你都不干,现在居然想卖了我,你个王八羔子人渣。”

一脚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小腹上,唐霜只觉得打的爽爆了,似乎连胸口都顺畅了起来。

唐父唐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看到唐亦天被打的半死不活后,急忙大叫一声,向唐霜冲了过来,“你个死丫头,我打死你。”弯腰捡起地上的斧头。

唐霜眼眸一凛,将之横亘在自己的胸前,神色冰冷的盯着俩人,“来啊,既然都不想活了,那大家就同归于尽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