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八零致富娇妻做大佬

重生八零致富娇妻做大佬

小雨夕夕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社会的女霸总商妍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这好像是失败者的福音,于她而言,不是什么好事。一朝穿越到八零年代,她不是什么女霸总,而是一个被家暴,被娘家人吸血的小可怜。面对种种困境,商妍果断离婚,她要摆脱原生家庭,点滴致富,重新走上人生巅峰。致富奋斗的道路上,女人并不孤单,她遇见了薄启之,两个人由一开始的虚与委蛇,到后来的惺惺相惜,最终走到了一起!

主角:商妍,薄启之   更新:2022-07-16 15: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商妍,薄启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八零致富娇妻做大佬》,由网络作家“小雨夕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社会的女霸总商妍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穿越了,这好像是失败者的福音,于她而言,不是什么好事。一朝穿越到八零年代,她不是什么女霸总,而是一个被家暴,被娘家人吸血的小可怜。面对种种困境,商妍果断离婚,她要摆脱原生家庭,点滴致富,重新走上人生巅峰。致富奋斗的道路上,女人并不孤单,她遇见了薄启之,两个人由一开始的虚与委蛇,到后来的惺惺相惜,最终走到了一起!

《重生八零致富娇妻做大佬》精彩片段

昌平县,白石村。

陆家院子里,地上躺着一个容颜娇美的少女,额上却有大块青肿。

一侧,身材壮实的中年妇女正口沫横飞地教训着自家儿子。

“妈早就和你说过,这商妍长得妖里妖气,不像个好东西。你非要娶她,现在可好,她在外头偷人,咱们陆家要被人笑掉大牙!”

说着,她还不解恨地踢了少女一脚。

商妍痛得皱了皱眉。

其实她早就醒了,只是为了避免继续挨打,这才躺着装晕。

她本是跨国服装公司的总裁,因通宵工作而休克。再恢复意识,就重生到了同名姑娘的身上。

这姑娘年纪轻轻,就被兄嫂卖给了陆家当媳妇。丈夫陆延平是个工人,成日里忙的团团转,连新婚之夜都没在家。

于是她就被村里的流氓王冲惦记上了,对方想和她偷情不成,就倒打一耙,四处宣扬商妍勾引自己,两人已颠鸾倒凤,还把过程说得绘声绘色。

这话被陆母听到,自然容忍不了,便把儿子叫回了家,将商妍毒打了一顿。

陆延平垂头丧气,一脸为难道:“妈,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您消消气。以后让她当牛做马伺候您。”

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他连手都没摸过,实在不甘心。

陆母余怒未消,哼道:“你如果想留下她,也成,左右也是咱们花钱买来生孩子的。只是这头一胎要打掉,否则还不知道是谁的种。”

陆延平连连答应,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

商妍却忍不了了。

又是牛马又是生孩子的工具,还家暴,合着这对母子就没把她当人看。

她堂堂总裁,怎么可能让自己过这种生活!

不过,看这俩人的意思,似乎没那么容易放她走。

商妍思绪一转,计上心头。

她从地上爬起来,指着二人,冷笑道:“你们陆家真是没种,媳妇儿被人睡了,却只敢打女人,有本事去打王冲啊。”

陆延平脸色一僵,自尊心受挫的羞恼涌上眼底,“你这贱人还敢顶嘴。”

说着,扬起巴掌就朝商妍的脸上招呼。

商妍在现代时学过格斗,当下一个闪身躲开,反而劈手给了陆延平一巴掌。

“你!”陆延平不敢置信地捂住脸,眼睛瞪得通红。

这一下给他打出了火性儿,陆延平四处找棍子,打定主意要教训商妍。而陆母见儿子被打,也怒火中烧,撸起袖子就要替儿子出气。

商妍眼皮子一跳,这是要母子混合双打啊。

不过正合她意。

商妍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院子外,大声呼喊起来,“救命啊,打人了!”

乡下人大多爱看热闹,又恰逢农闲时候,周遭很快围了一批人。

陆母和陆延平追了出来,见外面人多,脸色登时更难看了。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儿怎么好闹大?

他们投鼠忌器,虽气得面如猪肝,到底不敢上手就打。

陆母眼珠一转,收敛了怒容,半劝哄半威胁道:“商妍,你进屋,咱们一家人好好说!”

商妍冷笑,“有什么不能在这儿敞开了说?”

她把头上的伤口指给众人看,朗声道:“诸位瞧瞧,旁人欺负了我,这陆家母子不提给媳妇儿出气便罢,竟然将受害者打成这样。你们说,陆延平是不是个只会打女人的绿毛龟?”

此言一出,陆延平气得目眦欲裂,也顾不得许多,抄起棍子就要打。

商妍宛如游鱼钻入人群,一边灵活地躲避,一边连珠炮似的骂:“你这没用的男人,从结婚到现在,晚上就没着过家。说什么要做夜活儿,其实根本就是不行,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猛话一个接一个地往外放,围观群众一片哗然。

“的确,偷人又不是一个人的错,怎么只打媳妇不打奸夫呢。”

“这商妍骂的也太狠了,又是个偷人的,不离婚等着过年?陆延平不会真不行吧?”

“没种呗。”

听着这些不加掩饰的议论,陆延平的自尊心终于全线崩溃。

他红着眼怒吼:“商妍,我要跟你离婚!”

陆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她不甘地跺了跺脚,心头滴血。因着商妍长得漂亮,买她的时候可花了不少钱呢。

而商妍终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她压住唇角笑意,趁热打铁道:“好啊,现在咱们立马去办离婚,谁不去谁是王八羔子!”

陆延平把棍子一摔,回屋翻户口本去了。

从民政局出来,陆延平阴沉着脸,眼底翻滚着恨意。

商妍却捧着离婚证,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

激将法真好使。

解放了!

她现在虽没有自己的房子,但可以先回兄嫂那儿住上一段时间,等她赚足了钱,就可以自立门户,获得真正的自由。

不过,她并不打算在白石村长住——她要通过高考,进入城里,趁80年代房价不高,在城中置办房产,这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也只有在城里,才能让她施展拳脚,发财致富。

打定主意,商妍回到陆家,简单收拾了行李,步伐轻快地离开了。

没想到,还没到自家门口,便被一个不速之客拦住了。

王冲趿拉着麻鞋,嘴里衔着草叶儿,笑得幸灾乐祸,“哎哟,我当是谁这么狼狈。怎么,被夫家赶出来了?”

此人虽不修边幅,却生了副好样貌,和村里普遍粗鲁壮实的男性不同,有股浪子般的风流邪气。

难怪村里人会相信商妍勾引一个流氓。

商妍冷下脸来,想要绕过他。

王冲张开手臂一挡,轻佻地耸了耸眉,“反正你现在也没人要,不如干脆跟了我,流氓穿破鞋,绝配啊。”

这话说得难听,商妍却不怒反笑,道:“跟了你有什么好处?”

她伸出葱白的手指理了理鬓角。尽管脸上有些伤口,却并不降低颜值,反使她多了几分脆弱美。

王冲不禁咽了咽口水,轻笑道:“你想要什么好处,我去给你弄。”

他费尽心思,不过是想看这漂亮玩意儿乖乖钻进他怀里,只要能达成目的,他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

商妍故作沉思,随后惆怅地叹了口气,“我只想恢复清白的名声。否则还不知道能在流言蜚语里活多久,自然无心找伴儿。如果你没有害我,或许——”


她拖长了音调,引人遐想。

王冲本来已经垮了脸色,闻言又觉得有戏,笑嘻嘻道:“恢复名声有什么难的。只是你该不会利用完我,一转头又回到陆延平那儿吧?”

商妍拿出离婚证,挤出几滴眼泪,“不可能,我们已经离婚了。”

王冲眼睛一亮,捧着离婚证看了又看,确认无误后,一拍胸脯,“成。到时候你可得乖乖跟我,否则——”

他眯了眯眼,冷沉沉地威胁:“我能毁你一次,就能毁你第二次。”

商妍面露畏惧之色,轻轻点了点头。

王冲转而又笑开了,在她俏生生的脸蛋上掐了一把,转身离开,“先收你点利息,过两天听我的,包你满意。”

商妍望着他的背影,目光幽暗。

这王冲虽是个美色熏心的流氓,却很有几分精明在。如果不是原主一贯柔弱可欺,他不可能如此轻易地答应。

要利用这个人,就不能留后患,否则麻烦无穷。

她边想边走,很快回到了娘家。

商妍的父母去得早,家里只有兄长商瑞和嫂子李梅。

李梅正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择菜,一抬眼见到商妍,又是意外又是不悦,“你怎么回来了?”

她忽而想到了什么,面色愈发不善,语带警告道:“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在外头做了什么事儿,跟我们家半毛钱关系也没有。你最好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商妍抿了抿唇,心底不禁为原主感到悲哀——天大地大,竟无一处是她存身之所。

原主的死,是原生家庭、流氓和夫家一同导致的。

幸好站在这儿的人是她。

商妍毫不在意地笑了,“嫂子说的哪里话,我回自己家,还要问过你的意见不成?”

李梅的脸彻底阴沉下来,高声喊道:“商瑞,你听到没有,合着在这个家,我反而是外人了!”

“谁敢说我老婆是外人?”五大三粗的商瑞大步走了出来,一见商妍便皱起了眉,斥责道:“你已经是陆家的人了,还回来做什么!”

商妍掏出离婚证晃了晃,“离婚了,我就回自己家了。我可没说嫂子是外人。只不过爸妈留下这房子的时候也说了,无论如何总归有我一间房。不想让我回来也可以,把属于我的那间房拎出来,我立马走人。”

如果有别的选择,她也不想回这儿。

商瑞板着脸,“你不要无理取闹,我们家条件一般,养不起你。”

商妍把离婚证塞回包里,又拿出一张纸,冷笑道:“怎么,卖妹妹的钱花完了?我没说要你们养我,只是单纯找个住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们连这么个小要求也不答应,那我走投无路,只好去村委会问问,买卖人口这等违法行为,应该怎么处理了。”

那张纸正是买卖商妍的契约。她在陆家收拾东西的时候,顺手把这也拿了回来。

刚好派上用场。

李梅和商瑞对视一眼,脸色俱是难看无比。

他们不是村里的老古董,对新法律有所耳闻,买卖人口可是大罪,搞不好要坐牢的。

良久,李梅挤出一丝笑来,道:“我们做兄嫂的,哪能让你走投无路呢。我这去把房间给你收拾出来。”

商妍终于有了暂住之地。

但她并没有放松。

距离七月初的高考,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

想要在半年的时间里把学业捡起来,并且赚到足够在城中落户的钱,非常困难。

兄嫂不会供她去学校读书,而靠事业赚钱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学业方面,她只能自学,那么首先要找到教材。

这下商妍犯了难。

她在村里没什么朋友,何况这个年代,村里人都不富裕,谁也没有多余的教材。

她决定出去逛逛,搜集一下可用信息,顺便碰碰运气。

临出门还把买卖契约揣在了兜里,以免被李梅夫妇偷走。

夜幕已降,村中处处是草木暗色的剪影。

商妍一边走,一边仔细听着旁人的唠嗑,再与原主记忆进行补充。当然,她自动过滤了那些指点嘲讽自己的内容。

不远处的河边人影晃动。

“薄启之,你的笔记到底借不借?”少女恼火地质问。

商妍心头一动。薄启之不是未来科学院成就最高的天才院士吗?竟然在这小小的白石村!

她侧身躲在了树后。

少女对面,身形清瘦的少年靠坐在一棵树下,冷漠倔强的声音远远传来,“不借。”

少女的指甲掐紧了袖口,恼羞成怒道:“就你能,就你不卖我面子,我还不稀罕借了。你们几个给我上,把他的笔记全都撕了!”

几个黑色人影摩拳擦掌朝着薄启之走去,少年反身将书包牢牢护在怀里,用后背抵御着拉扯和踢打。

这几人都是学生打扮。

没想到让她撞上了八十年代的校园霸凌。

商妍拧紧了眉,薄启之未来做出的贡献不可估量,全国人民都要受他恩惠的。她怎么能看着他被欺负?

她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一脚一个,将几个人踹出老远。

这才看清少女的面容。

商妍挑了挑眉,这人她认得,村长家的小姐,白月桃。

白月桃没料到会有人敢帮薄启之,登时气红了小脸,指着商妍威胁道:“你少多管闲事,当心我让你在村里待不下去!”

“你是想让你爸被举报官僚主义作风吗?”商妍漫不经心道。

白月桃心里一虚,却见商妍孤身一人,又冷笑了起来:“今儿若是你和情人私会,意外淹死,又关我爸什么事?”

她冲背后几人使了个眼色。

商妍目光一凝。没想到这白月桃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狠毒。

薄启之站起身,把商妍拉到背后,“你走,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白月桃死死盯着他拉住商妍的那只手,眼底竟冒出了妒火,咬牙道:“好哇,薄启之,你对我爱答不理,护个已婚妇女倒挺殷勤。”

她一招手,发号施令道:“谁也别想跑!”

商妍忽的低笑一声,默默挽起袖子,走到薄启之身前,冲面前几人勾了勾手指,“谁跑谁是孙子。”


片刻后。

白月桃黑着脸看着一帮孙子逃之夭夭。

商妍把手指掰得咯咯响,面带微笑向她走来。

白月桃紧张地咬着嘴,往后退了两步,颤声道:“你别过来,我爸是村长,他不会放过你的。”

商妍挑眉,故作狠辣地回敬:“今儿是你和情人私会,意外淹死,又关我什么事?”

白月桃面色一慌,见商妍越来越逼近,自己也已退到河边,退无可退。

她终于抛下面子,扭头就跑。

商妍在背后吹着口哨道:“乖孙女,下次见面记得叫爷爷!”

一回头,却见薄启之面色古怪地看着她。

面对未来大佬,商妍还是有些拘谨的。她垂下眼,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你没事吧?”

方才薄启之帮她挡了几拳,脸上破皮的地方泛着红,在白净俊秀的面容上格外显眼。

他微微摇头,薄唇轻启:“谢谢。”

商妍赶紧摆手,她怎么敢接这声谢,说到底,她也是未来薄启之造福的群众之一。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刚那些人说不定还会卷土重来。”她望着对方,睫毛心虚地颤了颤。

她只是为了找借口去他家。

商妍从琐碎的村民闲话中提炼出了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薄启之的母亲周英是白石村手工最好的人,经常帮别人缝制衣物补贴家用。

而她是做服装生意的,精通设计和销售,却对实际操作一窍不通。

如果能与周英合作,商妍的赚钱大业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薄启之静静地望着她,似乎洞察一切,“你想来就来吧。”

薄启之家是个黄泥房,房子外用参差不齐的树枝围了一圈栅栏,勉强算是个院子。

满头华发的中年女子正坐在院子里,借着月光织着毛衣。由于看不清晰,眉头皱成了“川”字。

“妈,快回屋点灯,这样对眼睛不好。”薄启之抿着唇,轻声劝道。

周英抬眼笑道:“灯油要省着给你做作业呢,哪能这样浪费。”

她注意到一侧的商妍,笑意更深,“有客人来,你们快进屋去吧。”

薄启之的唇抿成了一条线。他默默拿起周英手里的毛衣,找了个小板凳一坐,自己织了起来。

少年微拧的眉宇间蕴着倔强,月色轻淡,更添几分疏冷孤高。

周英有些着急,想要责备,却又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只能无奈叹了句:“这孩子真是的!”

她冲商妍歉意地笑了笑。

商妍回以谅解的笑容,心底却颇不是滋味。

她耳闻过薄启之的事迹,只知道他幼年丧父,母子相依为命,却没有想到他们的生活过得这样艰苦,连灯油也舍不得用。

这可是未来的国之脊梁啊。

周英招呼商妍进屋,便要去点油灯,商妍连忙制止,开门见山道:“周阿姨,不必麻烦了。我来是想跟您商量一件事。”

她把自己的想法用简单易懂的方式讲给对方听。

“总而言之,就是我负责设计款式、提供材料和推广宣传,您负责制作服装和售卖。赚到的利润五五分,您觉得可以吗?”

商妍眨巴着大眼,真诚而期待地看着周英。

周英本就是个善良心软的女人,又听到可以分到五成的利润,心下有些跃跃欲试,但又难免心存迟疑:“我从未做过,这可行么?万一——”

“您别担心,咱们这是小本生意,先做一两款试试水,万一亏了,也亏不了多少,全算在我身上。”

被那清亮坦诚的眸子望着,周英终于下定决心,点头应下此事。

商妍笑弯了杏眼,道:“谢谢您。不过咱们得约法三章,您可不能在夜里头做工。万一熬坏了您的眼睛,我去哪儿找手艺这么好的合作伙伴呀。”

周英知道她是关心自己,心下一暖,也跟着笑了起来。

薄启之一进屋,便看到一老一少两个人笑眼弯弯,相谈甚欢。

他性子冷淡沉闷,只会让母亲担心,鲜少见她这样快乐。

晚风吹起他的刘海,遮住了淡褐色瞳仁。

商妍走时,周英嘱咐薄启之送送她。

到了门口,他忽而问:“你帮我,是为了这事?”

商妍回眸,少年面容平静,身影却单薄寂寥。

“当然不是。”商妍脱口而出,却蓦地沉默下来。她是不忍心见未来栋梁受欺负,可这话要怎么同薄启之说?何况,她也的确考虑到了与周英合作的可能。

薄启之见她沉默,眼尾染上讥诮,道:“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下次直说便可。”

商妍:……

大佬,你不是物理系的吗,怎么对《季氏将伐颛臾》信手拈来?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薄启之已经关上了房门。

商妍挠了挠头,大佬的脾气果然不是她这种凡人能够揣度的。她还是多考虑自个儿吧。

现下服装制作者已经找到,还差个材料供应商。商妍手里有些私房钱,是她嫁人后攒下的,若是去县城里买些料子,倒也可以暂解燃眉之急。

等得了利润,她再去考虑扩大规模。

正盘算着,商家已经近在眼前。

商妍正要进门,斜巷里伸出一只手,将她猛地拉了进去。

王冲邪气的脸放大在眼前,他质问道:“你这么晚上哪儿去了?”

这是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所有物了?

商妍眉尖微蹙,手腕一转,挣脱了桎梏。

这个动作激怒了王冲,他再次捏住她的手腕,厉色道:“老子为了给你澄清名声忙前忙后,你呢,是不是背着老子找野男人去了?”

听到“澄清名声”,商妍压下不悦,轻声解释:“没有,我想参加高考,所以出去看看有没有人肯借我教材。”

王冲面色缓了缓,怪笑道:“你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还想参加高考,简直是白日做梦。”

考中了就能进城,他大费周章才让她离了婚,可不是为了让她拍拍翅膀飞走的。

商妍咬着唇,一副受了委屈的可怜相,月色下愈发娇俏。

王冲心里发痒,心念一动,转而握住她的手,诱哄道:“要是你同我结婚,我就帮你找教材,让你高考,到时候咱俩一块进城过日子,怎么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