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将军夫人又作妖了

将军夫人又作妖了

火星炸鸡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楚遥原本是一名暗卫,辛辛苦苦训练十几年,就是为了给太后卖命。可没想到,太后给她的任务竟然是嫁给唐煜,夺走他的纯阳之身,纵使千般不愿,还是穿上了嫁衣,被花轿抬到将军府。新婚之夜,唐煜没有正眼看她,更别说洞房花烛,一夜过后,她认识到了任务的难处,被迫改变了作战方案,她积极的给唐煜纳妾,可那些女人,无一例外的都被扔出了将军府,这可如何是好?

主角:楚遥,唐煜   更新:2022-07-16 15: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遥,唐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将军夫人又作妖了》,由网络作家“火星炸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遥原本是一名暗卫,辛辛苦苦训练十几年,就是为了给太后卖命。可没想到,太后给她的任务竟然是嫁给唐煜,夺走他的纯阳之身,纵使千般不愿,还是穿上了嫁衣,被花轿抬到将军府。新婚之夜,唐煜没有正眼看她,更别说洞房花烛,一夜过后,她认识到了任务的难处,被迫改变了作战方案,她积极的给唐煜纳妾,可那些女人,无一例外的都被扔出了将军府,这可如何是好?

《将军夫人又作妖了》精彩片段

楚遥奉太后密旨,嫁给唐煜的第二天,四个陪嫁丫鬟全部跑路了。

盖因任务太难。

此次任务,是夺取唐煜的纯阳之身,然而一夜笙歌,她们发现,唐煜是个性冷淡。

无论怎么勾搭,哪怕脱掉衣裳,媚眼如丝地跳艳舞,他都无动于衷。

这种石头做的铁人,冷心冷情,不会动心,更不会动身。

眼瞅着要人头落地,谁能不跑?

楚遥当然也想跑。

可是唐煜睡在身侧,她僵硬一晚,愣是不敢动。

将近黎明,楚遥的上下眼皮终于难以忍受分开的煎熬,正要合在一起恩恩爱爱,身侧忽然有了动静。

唐煜醒了。

她吓得差点跳起来,好在多年临危不乱的经历,让她堪堪稳住心神。

直到唐煜冷淡的声音响在耳畔:“你是想憋死自己?”

楚遥这才察觉自己一直屏着呼吸,急忙大口喘气……装睡是装不下去了,她讪讪起身,绞尽脑汁地想着新婚第二天,妻子该做的事情。

昨天教养嬷嬷教过她,可是她那时被宫里各色精致的糕点吸引注意,光顾着吞口水去了,教养嬷嬷的话只在耳边打了个转,她一个字都没记住。

见唐煜抬步要走,她忙掏出小手绢冲他挥了挥,中气十足地大喊:“将军注意脚下,将军好走,将军记得再来!”

唐煜一言难尽地看她一眼,用力关上房门。

“嘭”地一声闷响,楚遥隐约意识到,她好像惹他不高兴了?

啧,男人心,海底针,真是不可理喻!

可是再不可理喻,任务也必须完成,否则她小命不保!

丫鬟跑了,就再找其他人!

这个世界上,最懂得诱惑男人的女人,在哪里?

楚遥咬咬牙,拿出自己半生的积蓄,英勇地砸开了怡红楼的正门。

鸨母鄙夷地扫视她两眼,然后见怪不怪地问:“来卖身,还是来捉女干?”

“来嫖,”眼角余光,瞥见一个赤身果体的姑娘毫不遮掩的从眼前路过,楚遥舌尖打了个滑,然后立刻改正:“不是,我来找姑娘。”

“你?”鸨母挑高眉梢:“你喜欢姑娘?”

楚遥气势十足地把背后的包袱,拍在她面前。

金灿灿的黄金堆成一座小山,鸨母的眼睛亮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是西施那样的绝世妖孽,还是杨贵妃那样的倾城祸水?”

楚遥豪气万千:“我要包下你们楼里所有的姑娘,帮我去勾引一个男人。这些只是订金,若是事成,金山银山任你挑!”

其实她的钱,都搁在这里了。

不过她没骗人,唐煜身为三军统帅,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兵力,他随便跺上一脚,连皇帝都得腿软……睡到他,还愁没钱?

“成交!”鸨母拍板答应。

唐煜在朝堂上以一张万年不变的冷脸,应付完唾沫横飞的朝臣们,疲倦地下朝归家。

刚推开家门,就瞧见十来个浓妆艳抹,香味刺鼻的姑娘,兴高采烈地向自己跑过来。

那场景,像极饿了十天的狗,扑向香喷喷的肉骨头。

“将军,睡我!”

哪怕面对尸山血海,也依然面不改色的大将军,吓得脚下一崴,摔了。


怡红楼的姑娘被唐煜,一个接一个地丢出了将军府。

不,那不是姑娘,是她长着翅膀的黄金,在一个接一个地往外飞。

楚遥心痛到无以复加:“将军是不喜欢她们吗?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是活泼灵动的惊堂燕,含羞带怯的小蒲柳,还是妩媚明艳的富贵花?”

唐煜气得额角青筋直跳,冷冷剜她一眼:“跟我去书房!”

“我有事。”楚遥果断拒绝。

她要去把她的黄金夺回来。

虽然怡红楼的姑娘们失败了,但是还有翠春楼、百花楼、快活楼……世界之大,总有一个姑娘能破他的身!

“什么事?”唐煜压着怒气问。

“替你纳妾啊!”

唐煜怀疑眼前这个女人疯了。

懒得再跟她废话,他直接揪住她衣襟,强拽着她进入书房。

“识字吗?”唐煜问。

不识。

作为一个惯会偷奸耍滑的暗卫,楚遥能坐不站,能躺不坐,别说认字,她连剑都没有好好握过……可她现在的身份,是唐煜恩师,那个桃李满天下的宰辅楚晖年幼时走失,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孙女儿,她必须识字。

于是点点头。

“抄一百遍!”唐煜随手扔了本书到她眼前。

楚遥瞪着厚厚的书册,不死心地说道:“将军,你如果不想纳妾,一夜风流也行啊,俗话说红袖添香,有了姑娘,你就会明白欲仙欲死的滋……。”

唐煜眼中漫上杀气,抬手取下墙上的宝剑。

楚遥很识时务地闭嘴了。

那年她在极乐阁通宵打麻将,曾听说他于百里之外,一箭贯穿敌军首级,并将它割下烤了下酒吃……他要杀她,那就跟砍瓜切菜一样容易。

她害怕。

摊开书册,密密麻麻的字体跃入眼帘,楚遥头大。

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抄写这些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她的任务,是脱掉他的衣裳,夺走他的元阳!

眼珠一转,楚遥计上心头。

她提笔沾墨,认认真真地落在雪白的宣纸上。

唐煜肩负重任,并不得闲,见她姿态端正,便自己坐在桌案后处理军务。

不知过去多久,一张白纸随着风飘啊飘,飘落在唐煜眼前。

那纸上,画着一个惟妙惟肖的小人儿,小人儿衣裳半褪,压在一个婀娜多姿的姑娘身上,没脸没皮地喊着心肝宝贝儿……他脸色一黑,用力把宣纸揉成团。

抬头正要发火,始作俑者又呈上一张宣纸。

这张纸上,还是那个小人儿,只是身下的姑娘,被换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

唐煜气得生生掰断了桌角。

“楚遥!”

楚遥不敢置信地瞪住他:“身娇体软的姑娘,你不喜欢,风光霁月的小倌儿,你还是不爱,将军,你是不是不行啊?”

唐煜暴走了。

“蹭”地一声,宝剑出鞘,楚遥见情况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溜烟的跑走了。

唐煜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堪堪压下心中怒火,正想喝口茶水顺气,就见下属快步跑进来。

“将军,不好了,夫人她……。”

唐煜抬手,抵住隐隐作痛的心口:“她怎么了?”

“她去打劫妓院了!”


唐煜匆匆赶到怡红楼时,楚遥已跟鸨母唇枪舌战三百回合。

碍着她将军夫人的身份,鸨母既不敢动她,也不敢骂她,被气得两眼翻白。

瞧见唐煜来了,鸨母两腿一伸,嚎得撕心裂肺。

“仗势欺人啦!伤了我的姑娘,还要砸我地盘,天理何在!”

想讹她?楚遥冷笑,一撩裙摆,也不服输地想躺地上去哭惨,却被唐煜死死拽住。

“跟我回家!”

楚遥很生气:“她不退钱,那姑娘们就都是我的,我必须将她们带回将军府!”近水楼台先得月,唐煜日日跟这些姑娘们住在一起,总有把持不住的时候!

唐煜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伸手将她打横抱起。

恰在此时,陡生变故,数支利箭破空而来,呼啸着袭向两人。

唐煜被楚遥分心,待到近前才察觉危险,边闪躲边将她牢牢护在怀中。

知道自己的三脚猫功夫帮不上忙,楚遥老实藏在他怀中,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又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没等五城兵马司的人赶来救援,数十个刺客们已经被唐煜杀了个精光。

这个男人,有点可怕。

楚遥心有戚戚焉,待回到将军府,才察觉身边的人有点不对劲。

她探头,就见一支断箭插在他后背,血浸透了他的衣裳。

“你受伤了!”

唐煜瞥她一眼,故意当着她的面,反手将箭矢拔出。

鲜血喷涌。

“你痛不痛?”楚遥唇都吓白了,手忙脚乱地脱他衣裳:“让我看看伤口!”

看伤口?瞧她这饿狼扑食的模样,更像是迫不及待想吃掉他呢!

“不必,”唐煜轻轻挥开她的手:“自有太医前来诊治。”

楚遥顿觉遗憾。

多好的扒光他的机会啊!

可惜了!

不过没事,一计不成,她还有二计!

等身为太医的苏凌给唐煜上过药,楚遥端着一个托盘,摇曳生姿地回到房间。

唐煜只穿着中衣靠在床头,正漫不经心地听苏凌絮叨,瞥见她,挥手示意苏凌赶紧离开。

苏凌瞥瞥唐煜,又瞥瞥那个身穿藕色襦裙,姿容绝艳的女子,恍然大悟。

“好好好,我不碍你们的事。”

他眼帘微垂,瞥过楚遥手中的汤盅:“这汤……很不错。”

楚遥欣赏他的眼光,笑容灿烂地回他:“没错,这汤十全大补!”

这女人,对谁都笑得这么没心没肺?唐煜不悦,薄唇一掀:“滚!”

“你悠着点儿!”苏凌坏笑着滚了。

楚遥献宝似的跑到唐煜面前,揭开汤盅:“将军,快趁热喝,这汤特别补身。”

唐煜垂眼,就见一只硕大的王八泡在浓稠的汤汁中,它的脑袋从壳里伸出,斗志昂扬,像极了……。

他的脸黑了。

“端走!我不喝!”

“将军,这可是我亲手煲的汤,”楚遥把自己通红的手指头展示给他看,故作可怜:“你不能辜负我的心意。”

沉默。

良久,唐煜端起她递过来的汤碗,一饮而尽。

直到瞧见眼前的小女人脸上流露出得逞的笑容,他才察觉身体里涌起一股股热流,正向身下汇聚而去。

她在这汤里放了情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