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千金归来女配当自强

千金归来女配当自强

糯米丸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一世,纪温雅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一心嫁给心里装着白月光的男人,结果,满腔深情付诸东流,她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回到过去,纪温雅做回她的千金小姐,不再围着凤凰男转悠,就算她是女配,她也要活成自己世界里的主角,这一世,谁也别想再算计利用她分毫。宋世哲出现时,她发现自己不是女配了,因为她遇见了自己的“男主角”……

主角:纪温雅,宋世哲   更新:2022-07-16 15: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纪温雅,宋世哲 的武侠仙侠小说《千金归来女配当自强》,由网络作家“糯米丸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纪温雅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一心嫁给心里装着白月光的男人,结果,满腔深情付诸东流,她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凄惨而死的下场。一朝重生回到过去,纪温雅做回她的千金小姐,不再围着凤凰男转悠,就算她是女配,她也要活成自己世界里的主角,这一世,谁也别想再算计利用她分毫。宋世哲出现时,她发现自己不是女配了,因为她遇见了自己的“男主角”……

《千金归来女配当自强》精彩片段

“纪温雅,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阴暗的肮脏小巷,女人跌倒在垃圾堆旁,若不是她胸口处那微弱的起伏,定会有人误认为是具死尸。

女人的腹部高高的隆起着,昭示着此时她孕妇的身份。

“我都已经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白雪温柔的低喃着,她缓缓俯下身子,也没在意女人身上的污秽,纤细的手指点在了女人的肚子上。

“我想,和他好好谈谈。”

“不,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纪温雅咬着牙祈求着,为了肚子里的小生命她低下了曾经高贵的头颅,向着敌人求饶。

想她纪温雅,出身名门,父母疼爱,是H市出了名的小公主,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一切都改变了。

她的父母失踪,公司易主,昔日的爱人对她避如蛇蝎,拜倒在了白雪的裙下。

“王浩轩,你我好歹夫妻一场,你就这么看着她折磨我吗?”

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

她和王浩轩结婚五年。

如今这个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搂着别的女人。

看这个女人折磨他昔日的妻子。

王浩轩,你的心难道是铁做的吗!

男人没有看她,而是温柔的护着怀里的女人,“雪儿,你小心一点,医生说了你身子弱,别动了胎气。”

这是纪温雅从来没有见过的模样。

“王浩轩,我在问你话呢!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讲情面吗?”

“情面?”男人冷哼一声,“纪温雅,你背着我和别的野男人乱搞,还让我放过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想得美!”

“我说过,那是场意外!我……”

明明她也是个受害者,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是她的错!

难道她就想被坏人玷污,难道她就想背上这等恶毒的骂名吗?

还有她的孩子……

王浩轩明明说过不在意的,他说过会把他当成亲生骨肉,他说过的!

“行了,谁要听你那些废话!”男人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不再开口。

白雪看着男人如此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

“纪温雅,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交出保险柜的钥匙,不然……”

“你做梦!”父亲说过,保险柜里装着纪家的命脉,公司什么的不重要,只要那玩意没丢,纪家就可以东山再起。

她怎么可能交出去!

“你!”白雪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纪温雅还这样的冥顽不灵!

她气急败坏的从挎包里扔出一个东西来,“纪温雅,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纪温雅躺在那,没有动,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到了现在,她就是鱼肉,只看白雪和王浩轩这两个刀俎如何下手。

生死都不由她!

“纪温雅,看来你并不在意你弟弟的死活?那可是他的贴身玉佩!”

“温城?温城!你们把他怎么了?”

“你弟弟他,他……”白雪似乎有些不忍提及,最后还是王轩浩接过了话茬,“你弟弟要杀我,被保镖击中,现在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

“他能不能活全在你一念之间,不过……”男人话锋一转,“医生说了,就算是救过来,这辈子也只能当个活死人了!”

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好像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个蚂蚁一样。

可这短短的几个字对于纪温雅却犹如晴天霹雳,她的弟弟,一母同胞的孪生弟弟,就那么被人弄死了,而杀弟的仇人就站在离她不过三步之遥的地方,她却没法报仇。

她恨!她好恨!

“啊!!!!”纪温雅捶地大哭,悲愤之下竟吐出了大口的鲜血,“你,你们,好狠!温城他才二十六岁,他才只有二十六岁!”此时的纪温雅早就忘了,纪温城和她不过差了十几分钟,她也是个刚过二十六岁的女人。

“那是他咎由自取!我也算是给了他一个痛快。”王轩浩目不斜视的看着纪温雅,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好好好好好好!”纪温雅怒极反笑,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王轩浩,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这么个是非不分,禽兽不如的玩意儿!”

说着,她用尖利的指甲直接戳破了自己的双眼,如此剧痛她居然还笑的出来,“既然瞎,就瞎的彻底一点。”

“白雪,你不就是想要纪家承认你的身份吗?可是有我在一天,你永远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贱货。”她边走边颤抖着举起了只剩下皮包骨的手腕,一把撕破了上面已经结痂的伤口,“这是属于纪家人的血,即使我抛弃你也得不到的纪家人的血!”

“你!”白雪气愤难当,也顾不上维持自己一贯的娇弱模样:“纪温雅,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摆什么大小姐的谱,你是个失败者,我手下的败将!”

“是吗?”纪温雅不在意的笑了笑,撕掉了另一道疤,“可是,我的名字永远都在纪家家谱上,而你,不在。所以你永远都拿不到那个东西!”

“纪!温!雅!”

失去了双眼,纪温雅只能根据声音来判断那两人的位置,她瞪着空洞的眼眶,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白雪明显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她上前一步,大声喝道:“纪温雅,你还得意什么?你知道你那个弟弟是怎么死的吗?”

“哈哈!他是被自己蠢死的!”白雪大笑出声,“那个蠢货居然相信我是被浩哥哥囚禁的,想要保护我,救我出去,你说他蠢不蠢?”

“你说什么!”

若说纪温雅这辈子最在意什么,无非是她的家人,和,曾经的爱人。

“我,我一定要杀了你!”再次受到刺激的纪温雅张牙舞爪的朝白雪扑了过去,白雪被吓得急忙躲到了王轩浩的身后,“浩哥哥!快,快,救我!”

因为恐惧而变得尖利无比的女声回荡在夜空中,伴随着这一声惊叫的,是人体落地的声音。

王浩轩不遗余力的一脚直接让纪温雅飞了出去,她重重的砸在地上,血液伴随着剧痛流了出来。

可是身体上再痛也抵不过心上的痛……

偏偏白雪还不愿意这样放过她。

“纪温雅,其实你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浩哥哥的,那些人不过是我找来的演员,而且这件事情浩哥哥一直都知情噢!所以,你可以瞑目了,冰清玉洁的纪大小姐!”

纪温雅躺在冰凉的青石板上,心头的恨已经达到了顶点,虎毒尚且还不食子呢!

想想这半年来,她因为这件事在王浩轩面前伏低做小,对他和白雪的事情默不吭声,还不是她觉得对不起王浩轩。

如今看来,她不过是个被耍的团团转的傻子!

她好恨!

她恨白雪,恨王浩轩,但是更恨她自己!

就在这时,她的耳边隐约传来一句话,“纪温雅,若是再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做?”

再给她一次机会?

纪温雅在心里默念:若是能够重来,她定然不会放过那些伤害她的人,神挡杀神,佛挡弑佛!

 


“这,这是?”纪温雅眨了眨眼睛,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身前身后都是白森森的雾气,能见度不足三米。

她不是死了吗?难道,这里是天堂?

纪温雅自嘲的笑了笑,像她这样的女人,死后居然能够进天堂,难道连老天都可怜她生前的遭遇了吗?

她甚至能够苦中作乐的想着:不知道天堂有没有长着白翅膀的鸟人?

“你醒了?”

“谁?”

突然出现的男音吓了纪温雅一大跳,她想起来了,这,这不是她“死”前的那个音色?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道:“纪温雅,若是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怎么做?”

纪温雅眉头一挑,“我会弄死那几个贱人!”

破罐子破摔的纪温雅也懒得装什么纯良,她现在唯一的念想就是这个了。

似乎是被纪温雅的“诚实”吓了一跳,空气中好久没有出声。

“喂,你到底是谁?”

“我?我叫沈长笙。”

“长生?神仙,长生不老吗?”如果这世上真有神仙,为什么白雪那样的坏人还活蹦乱跳的,真是,不公平!

临死前的记忆开始回笼,一幕幕场景像电影一样出现在纪温雅的面前,血淋淋的事实让她再一次体会到了剜心之痛。

她的弟弟,从小最喜欢粘着她的弟弟,还有爸爸妈妈……“纪温雅,我可以让你回到过去,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男人似乎考虑了很久,终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我,答应你!”纪温雅没有一秒丝毫的犹豫,就迫不及待的同意了,连沈长笙都惊讶于她的痛快。

“你就不问问是什么条件吗?”

“不管什么,我都答应!”

“好。”黑暗中再次传来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纪温雅的错觉,总觉得男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没给她太多的时间思考,纪温雅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房间里。

玫瑰雕刻暗纹的天花板,浅粉色的镂空壁纸,白色的欧式家具,每一样都是那么的熟悉,这是纪家!

纪温雅一翻身从床上咕噜起来,她大力的拉开抽屉,从最下面翻出了一个密码本,打开之后,贪婪的看着上面的字迹。

“2020年3月18号,明天是我和弟弟十八岁的生日,爸爸妈妈为我们准备了盛大的生日party,我邀请了很多同学,还有我的浩哥哥。我想,他一定回来的。”

这是纪温雅的日记,稚嫩秀气的字体,带着少女的羞涩和对心上人的期许,那时候的她,满心满眼都是王浩轩那个混蛋!

而且,白雪也是那个时候出现在了她的生活里,还送了她一份大礼,这一次,她倒要看看,是谁更胜一筹!

“纪温雅!”

“沈,长笙?你怎么跟过来了?”纪温雅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任谁大半夜的听到身边,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也会被吓个半死吧。

“是你等不及要回来的,所以我只好跟过来慢慢告诉你了。”就在纪温雅目瞪口呆中,她身前不远处出现了一道虚幻的身影。

“沈长笙?”女人的声音里满是惊讶。

其实也不怪纪温雅,之前她一直以为那道男音怎么也会是个帅小伙,怎料却是个高冷大叔。

大叔板着一张俊脸,让人忍不住的觉得严肃起来。

“是我。”沈长笙看着女人错愣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暗自好笑:难道他长的就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吗?

“没,没有……”

“长笙,我真的重生了吗?”

沈长笙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并起两根手指弹了纪温雅一个脑瓜崩,“现在真实了吗?”

纪温雅捂着脑袋,揉着那一小块疼痛的地方,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大大的笑容,笑着笑着,她的眼泪也跟着出来了。

“我,我真的重生了!我真的重生了!我真的……”心酸异常的跪倒在地,嘴里一直嘀咕着这句话。

纪温雅从前一直都是个无神论者,她没有任何的宗教信仰,她只信自己。

但是这一刻她觉得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存在,就是不知道救她的是哪一位神仙,若是她知道了肯定会每日供奉,诚心祭拜。

心中千折百转,纪温雅胡思乱想着,整个人都有些呆呆的。

沈长笙无语的戳了一下她的脸蛋,“醒醒!”他可别救个小傻子回来!

“嗯?”

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面容,纪温雅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过这人长得好真好看,挺翘的鼻梁,幽黑而深邃的眼眸……“你是神仙吗?”

沈长笙满头黑线,他可不是什么神仙。

抓起女孩的手,按到了他的胸膛上。

“你……”好凉,这是纪温雅摸到人的第一感觉,她不自觉的胡乱摸索着,发现男人的体温异于常人,简直就是个天然的制冷器。

“你在做什么?”这小丫头再摸下去,他就要把持不住了!

“啊?”纪温雅回过神,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自己乱动的爪子,想要收回来,却被男人再一次的按到了胸膛之上。

“别动!慢慢感受!”

啊?感受什么?胸肌吗?确实很大啊,而且好硬……纪温雅甚至还有时间在想,为什么她重生第一件事,是在卧室里摸男人的胸肌啊!不过真的很好摸。

“你的小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我是让你感受我的心跳!”

“哦!”纪温雅脸色绯红的应了一声,不过在男人的笼罩下,她只能听到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声,至于男人的,她根本摸不到!

“算了!”沈长笙泄气的坐会到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好整以暇的看着纪温雅,“我不是神仙,也不是妖怪,更不是什么长着翅膀的鸟人,我是人,活生生的人!”

纪温雅扬起小脸,眸子里满是不相信。

凡人怎么可能会救她,让她重生,别开玩笑了!

“不管你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身份,你放心,我都不会歧视你的,毕竟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歧视!

沈长笙再一次被气的脑筋崩裂,他一个大活人为什么会被歧视!而且他还是……算了,还是先别告诉这丫头了。

“是,我是有难以启齿的地方。”起身扑到在纪温雅柔软的大床上,“对了,我救了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我,我的人?”纪温雅险些咬到舌头,这人说话还真是毫无顾忌!

“怎么,丫头,你可不能不认账!”

看着男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纪温雅莫名的就怂了,虽然她不知道沈长笙用什么办法救了她,但是他都是她的救命恩人。

“那你跟过来……”

沈长笙一拍脑门,然后拉过纪温雅的手,把人压在了身下,两个人额头对着额头,亲密的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闭嘴,我不会害你!”

说着,就见他额头出现了一个六芒星形状的印记,嘴里还念念有词:“九天之上,灵兽为媒,长笙长乐,契自温雅……”

这段咒语念了足足有五分钟,念的纪温雅都要睡着了,不是她懒,实在是太过无趣了。

“蠢货!”沈长笙劳心劳力的签订好契约,就看见纪温雅迷迷糊糊的躺在他的身下,眼睛呈现出一副半睁半闭的状态。

登时气得他鼻子都要歪了,这个女人,就,就不知道心疼心疼他吗,要不是为了她,自己怎么会,怎么会……沈长笙气结,不过这都不重要,只要温雅还活着,只要她还活着就好。

虽然未曾拥有,但是他绝对不要失去。

“嗯?”纪温雅茫然的看着一脸冷然的沈长笙,“结束了?”

沈长笙没说话,翻身从纪温雅的身上下来,躺到了另一侧。

他的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了,准确来说应该是惨白,毕竟同生契约相当于共享生命,是纪温雅在吸收他的生命力。

“好了,契约构建成功了,你腕部的手环是我送你的礼物,你自己玩吧!”说着,沈长笙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纪温雅摸了摸鼻子,满头的雾水。

她生前不是没看过重生类的小说,但是为什么她重生要附带一个傲娇又不怎么不负责任的男人!就这么扔给她一个手环,倒是好歹给个使用说明书啊简直不能更不靠谱!

即使是这样,纪温雅还是乖乖的摆弄起腕上的手环来。

整个手环成乳白色,摸上去温润细腻,但是又不像是玉石,倒有几分牙齿的质感。

纪温雅翻弄了半天,也没搞清楚这玩意该怎么使用,最后她想起小说里经常说的滴血认主,于是找了把匕首打算试试。

“温雅,你在做什么!”就在纪温雅找角度下手的时候,门从外面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位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美丽女人,她一脸的惊恐之色,然后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冲过去,夺下了纪温雅手里的刀。

“我的温雅,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刀伴随着女人的惊呼声落在了地上,也砸在了纪温雅的心上。

纪温雅第一反应不是看向女人,而是转身往自己的床上看去,她可没办法解释大半夜的自己床上怎么会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不过等她看过去的时候,男人已经不见了,若不是手上还在散发温热的手环,她都以为自己是字做梦。

“温雅!你看着我!别吓妈妈!”女人见女儿不说话,更加的慌乱起来。

“妈妈?”

“我在,宝贝温雅,妈妈在这!”

“妈妈!妈妈!妈妈!”纪温雅一下子哭倒在母亲的怀里,泣不成声,声嘶力竭似乎要把心肺都哭出来似的。

纪妈妈可是心疼坏了,她的宝贝女儿定是受了好大的委屈,不然怎么会哭成这个样子,连刀子都翻出来了。

刚才若不是她,若不是她恰好赶到,温雅岂不是……徐子晴心里一阵的后怕,于是更加的抱紧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所以等纪明海循着声音赶到的时候,就看见亲亲老婆和宝贝女儿跌坐在一起,抱着哭成了泪人,这可把他给心疼坏了。

“子晴,温雅,不哭,不哭啊!”高大挺拔的男人笨拙的把心上的人儿揽在怀里,不停的安抚着。

似乎是感受到了父亲的温暖,纪温雅终于止住了眼泪,她透过眼泪看着父亲慈爱的脸庞,眼泪又有些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爸,爸爸,我,我好想你!”

“傻丫头,爸爸不是在呢嘛!爸爸会一直陪着你,陪着妈妈的!”纪明海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纪温雅哭得更厉害了。

父亲永远都是这么宠爱她,可是直到她死,纪温雅都没有找到突然失踪的父母,当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重蹈那样的覆辙,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弟弟!

对了,弟弟!

她记得,最开始白雪能够来参加她的生日会,还是作为自己弟弟朋友的女伴进来的,这也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温城虽然贪玩任性,脾气有些坏,但是本性是好的,处事自有原则,绝对不会和自己的朋友抢女伴,那到底他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白雪?

“宝贝,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爸爸去给你报仇!”纪父有些不悦的紧锁双眉,在他的一亩三分地,居然还有人敢给他女儿脸色看,这是没把他纪明海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纪温雅骄狂的性子和纪父的溺爱脱不了关系。可谁让他有这么个资本呢?

用纪明海自己的话说,他辛辛苦苦的坐上家主之位,可不是让自己的宝贝们受苦受罪,看别人脸色的!

“就是就是,若是有人敢让你不舒服,妈妈给你出气!”纪母也不甘示弱,谁让徐家也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徐子晴的实力并不比纪明海弱。

纪温雅看着父母关心的眼神,心里暖洋洋的,可更多的是愧疚。

曾经她仗着家世和家人的疼爱,肆意妄为,不知道让父母操了多少心,但是爸妈从来没有责怪她半分。

甚至是在她偷偷拿了父亲公司的项目书给王轩浩,导致纪氏损失惨重的时候,父亲都没舍得动她一根汗毛,甚至在她以死相逼的情况下,选择放过了王轩浩。

所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都是她咎由自取!

这一世,她重生,只为了赎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