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冷面皇叔独宠娇妻

冷面皇叔独宠娇妻

傲娇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颜诺儿从有记忆起就跟着容瑾言生活,他是她的皇叔,也是她最爱的男人。记忆中,容瑾言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对谁都很冷漠,唯独对她柔情似水。颜诺儿以为自己是他的唯一,傻傻的给了他一切,结果被无情的欺骗了。皇叔心有所属,而且从没爱过她,所谓的鱼水之欢,只是逢场作戏罢了。被伤到极致时,颜诺儿失去了求生意志,她只身一人走向火海……

主角:颜诺儿,容瑾言   更新:2022-07-16 16: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诺儿,容瑾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冷面皇叔独宠娇妻》,由网络作家“傲娇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诺儿从有记忆起就跟着容瑾言生活,他是她的皇叔,也是她最爱的男人。记忆中,容瑾言是个爱恨分明的人,对谁都很冷漠,唯独对她柔情似水。颜诺儿以为自己是他的唯一,傻傻的给了他一切,结果被无情的欺骗了。皇叔心有所属,而且从没爱过她,所谓的鱼水之欢,只是逢场作戏罢了。被伤到极致时,颜诺儿失去了求生意志,她只身一人走向火海……

《冷面皇叔独宠娇妻》精彩片段

 她没有记忆,九岁,父皇带兵打仗回来的路上捡了她,她从流浪的小乞丐,终身一跃变成了一国公主。

父皇疼爱母后,让她随了母后的姓。

姓氏步……名绾绾!

步绾绾。

多好听的名字啊,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

温柔,灵俏,倾城,是东楚最漂亮的公主,万千宠爱在一身。

北辕陛下曾说:东楚有绾绾,一笑倾人城,回眸倾人国。

四处上门想与父皇订下皇亲,但父皇以及疼爱她的皇叔但都以公主年幼,不宜嫁人为由拒绝。

她东楚繁荣天下,明知是借口,却也无人敢驳。

更甚者,先皇驾崩时,一道圣旨:无论九公主步绾绾做了什么,饶她死罪。

她有娇纵有跋扈的资本,所以,她不觉得喜欢上自己的皇叔是一种错误,如同飞蛾扑火,必要得到,不是他死,便是她忘。

她怎么能忍受从小疼爱她的皇叔娶妻呢?

她怎么可以忍受皇叔与那个叫做唐馨儿的女人举案齐眉呢?

她不知羞耻,只想爬上皇叔的床,昭告天下,皇叔是她步绾绾的!谁也休想抢了去。

是以,皇叔登基时,封后大典,她歹毒给唐馨儿的孪生妹妹唐嫣儿下了剧毒,要挟唐馨儿离开。

但唐馨儿的爱比她更壮烈,一杯毒酒下腹,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在封后大殿上薨逝的皇后,而唐馨儿的妹妹随时都可能死去。

她不管别人的生死,只知道,就算要封,她步绾绾才是这东楚母仪天下之人,才是配得上她皇叔容修尘的女人。

唯一一个!

世人都说:你看她多恶毒,多娇纵?多狼心狗肺啊?

可皇叔,你知道吗……根本就不是那样的……


 眼前一片模糊,再也看不见那张英挺分明,俊美无双的脸。

“皇叔……”

步绾绾伸出手,想去摸他的脸,然而,没了任何力气,软软的落了下来。

衣袖骤离,容修尘松开了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嗓音像是对挚爱的思念,眼里却只剩下冰冷:“绾儿,你该受的。”

说完,袭上龙袍头,转身,大步往外走。

美人榻上的步绾绾赤着身子,没有任何尊严。

容修尘低眸看着地上跪着的丫鬟云碧,冷声道:“若让朕知道,九公主从美人榻上下来,朕就命人砍了她的双脚。”

“是……奴婢遵命。”云碧瑟瑟发抖,唐馨儿是死在美人榻,那里,便成了公主的牢笼。

见皇帝走了,这才起身,打开门进去,看着步绾绾白皙的身子上紫紫青青,瞬间落下了眼泪。

想替她穿好衣裳,却发现,都是碎的。

胡乱找了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哽咽着:“公主,您这是何苦呢?”

昏迷中的女人听不见,但眼角一滴泪落下,让人看了心伤。

云碧用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

似乎弄疼她了,步绾绾深呼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她以为,她被皇叔掐死了。

“公主!”云碧哭着喊她。

步绾绾回头看她,见她落了泪,笑了起来:“你哭什么?”

“公主,为什么不告诉皇上真相?”

“真相……”步绾绾凉凉的一笑:“他不会信,而且,我也不会告诉他。”

“为什么,您每天遭受这样的折磨,可明明,你才是……”

“嘘!”步绾绾伸手放在了她的嘴唇上,眸色几分暗伤,几分柔和:“云碧啊,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吗?”

“奴婢没爱过,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公主现在很苦。”云碧含着泪摇头。

“爱一个人,只愿他好,他好,我便好,他不好,我便不好,哪怕是被恨着,也不愿他伤心半分。”步绾绾看向窗外,夜已经深了,外面,竟下起了雪。

“可您……”

砰!

门被人推开,打断了云碧的话,寒风顿时涌进,冷得主仆二人皆是一抖。

管事刘姑姑是宫里的老宫女了,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

福身:“九公主,今儿个天太冷,皇上命老奴端一碗养身汤,有助于睡眠。”

步绾绾瞬间警惕了起来。

如果是养身汤,不可能叫来那么多宫女,分明有灌药的趋势。

“搁那儿,本宫一会儿就喝。”

刘姑姑笑了:“皇上说了,要看着公主喝下,老奴还等着回去复命。”

步绾绾看着宫女端过来的汤药,眸色一痛,她医术了得,怎会不知,这是一碗绝育汤?

阖下眼帘:“若是本公主不呢?”

刘姑姑脸色淡然:“那只能得罪公主了。”

宫女听着就要上前。

步绾绾端起了那一碗汤,仰头,全部饮入腹中,最后,冷冷的看着刘姑姑:“满意了么?”

“更深露重,九公主早些休息,老奴告退。”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快步离去。

步绾绾张扬的神色不在,换上的是痛苦:“云碧,快。”

云碧立即拿着痰盂来接住。

步绾绾一掌击在胸口上,胃里一阵翻涌,将喝下的汤药,一并吐了出来,过程很痛苦,眼角因为胃里的不适有了湿意。

就在云碧准备将痰盂收走时,步绾绾再次低头。

一股腥甜涌上,鲜血瞬间喷出,染红了云碧的手。

云碧惊叫:“公主!”


 步绾绾剧烈的咳着,仿佛五脏六腑都在痛着。

她伸手捂着唇,好一会儿平息下来,摊开手,一片猩红。

她的时日,果真不多了。

云碧哭了出来:“已经第三次咯血了,公主……告诉皇上,叫太医吧……呜……”

步绾绾摇头笑了:“傻云碧,你怕是忘了,我本就是神医。”

“公主……”

“退下。”步绾绾摆摆手,绝艳倾城的五官上染上一层疲惫之色。

云碧擦了擦眼泪,只好退了下去。

步绾绾躺在美人榻上,一双水月眸尽是苍凉。

虚弱的抬起手摸着小腹,双眸里难得有了点点笑容。

皇叔。

在我死之前,替你生个孩子,这是我毕生的愿望。

以后,就让我们的孩子,陪伴你。

……

夜深,雪雨飘飘,步绾绾躺在美人榻上,只觉得十分寒冷。

啪嗒……

不大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

步绾绾立即抬眸,一眼,就看到一身黑衣,眉毛染上一层白霜,却无法挡住他的温润,心里一惊,坐了起来:“萧哥哥,你来做什么?”

“封后大殿上的事我都听说了,绾儿,我不信你会杀了唐馨儿,我来带你离开。”萧长廷风尘仆仆,握住了步绾绾的手。

他的手如同冰块一般,却有种浓浓的情义。

下意识,看向门口,一颗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回过头来看他,摇摇头:“不,是我杀的,你不该来,你是大将军,从边疆凯旋归来应该是见皇叔,不应该在这里,萧哥哥,快离开。”

“我不信,绾儿,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萧长廷听到她的回答。

步绾绾看着他,一时之间心头疼痛。

萧哥哥都不信,为何皇叔就深信不疑呢?

敛去思绪,推他:“你快走!不管你信不信,那都是事实,如果被皇叔知道就不好了,萧哥哥,绾儿不值得你如此冒险。”

“不管是不是你所杀,我带你离开东楚……”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打断萧长廷的声音。

砰……!

一声巨响,紧接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来人一袭明黄龙袍,浑身张扬着强大的气场,仿佛与这雪夜合二为一,俊美无涛的脸上是染上一层寒霜,凉薄的唇冷冷的擒起一个笑容。

步绾绾一震:“皇叔……”

“凯旋归来不见朕,深夜带刀入公主殿中,你好大的胆子!”容修尘的声音夹着寒芒,直逼人心。

步绾绾神色一边,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起来,重重的摇头:“不,不是的,皇叔……”

“住口!”容修尘冷冽的看口,震慑人心。

萧长廷一袭黑袍,眸光毫无惧意,仿佛看破红尘的飘渺,似乎一切都不放在眼里,唯有步绾绾!

容修尘广袖里的大掌狠狠握紧,一字一句:“大将军勾结步绾绾萧长廷欲要谋朝篡位,削除官衔,打入大牢,等候发落!”

步绾绾呼吸一滞,下意识抓住萧长廷的手:“我不准!”

萧长廷反手握住她,十指相扣,看向容修尘的目光带着几分淡然:“绾绾,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说着,弯下身在她耳畔轻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