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深情不妄付

深情不妄付

小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暮是孤影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同时,她也是他翻云覆雨的对象。两年相伴,她以为他们可以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却不知,男人心里装的是别人。孤影让江暮替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坐牢时,她才知道自己多天真,多可笑!所谓的地久天长,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笑话,他救她的时候,就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主角:江暮,孤影   更新:2022-07-16 16: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暮,孤影 的武侠仙侠小说《深情不妄付》,由网络作家“小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暮是孤影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同时,她也是他翻云覆雨的对象。两年相伴,她以为他们可以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却不知,男人心里装的是别人。孤影让江暮替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坐牢时,她才知道自己多天真,多可笑!所谓的地久天长,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笑话,他救她的时候,就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

《深情不妄付》精彩片段

大雨倾盆。

江暮捂着肚子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狂风携卷着豆大的雨滴从那条细小的窗缝吹进来,落在她身上。

她只觉得身上更冷了,也更疼了。

她正想起来找片止痛药,缓和下身体传来的剧痛,忽然听到了他的声音。

“我要你做件事。”

“什么事?”她头也不抬地问道,以为还跟往常一样。

烟雾缭绕,模糊了男人的轮廓,红点跳跃在黑暗中,明明灭灭。

江暮拿了片止痛药放到唇边,她刚要吃下去,便听到他冷声说道,“去坐牢。”

江暮张开的唇瞬间僵住,她不敢置信地转头看他,他神色淡漠得好像在谈论天气。

他总是这样,哪怕动情时也神色淡淡,江暮早就习惯了。

“为什么?为了团队?”

“不是”,男人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是为我的女人。”

他的女人……

江暮神色一滞,顺药的水直接呛进了气管,她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

恍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那一夜,大火蔓延了整间旅店。

她被呛得趴在地上,跃动的火苗,侵蚀了她原本光滑如玉的肌肤,她在火海里翻滚挣扎,喉头滚出痛苦的呼救。

一个身穿作战服的男人踢开路上的木板,脱下外套,扑灭她身上的火,救她于危难之中。

历经大半年的皮肤修复,医生拆开她脸上的纱布,呈现在面前的是另一张完全不同的脸,男人一步步向她走来,冰冷的长指落到她的脸上。

他极尽温柔地抚摸,眼中尽是柔情蜜蜜,“你原先的脸烧坏了,我给了你一张新的。”

他的声音很冷,冷如二月间的雪,又是那样沉稳动听,江暮从来没被一个男人的容颜和声音倾倒过,但对他,一见倾心。

她傻乎乎地扯着嘴角,“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此生,我是你的人。”

从那以后,她便留在他的身边,才知道他叫做孤影,据说生来就被父母抛弃,孤影是他给自己取的代号。

短短两年的功夫,她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亦是他翻云覆雨的对象。

江暮以为他们可以一生一世,却不知,他心中竟是别人。

她被呛得眼睛湿润,连忙起身追问,“你的女人?是谁?我认识吗?”

孤影仍旧淡淡,对着镜子理了理衬衫领口,今天的他格外在意外表。

“你不认识。”

他转身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背对着江暮开口,“也不必认识,等我的通知,两周后会安排你入狱。”

“两周?这么快?”江暮觉得有些荒唐,想追问到底,孤影已经开车走了。

她立即抓起床单,随便裹着自己,开车跟上去。

孤影限量版的幻影驶过大街小巷,停在一家眼熟的餐厅前。

江暮躲在暗处,攥紧了方向盘,她看着孤影下车,服务生拉开餐厅门。

孤影前脚踏入餐厅,后脚便有女人过来,开心地钻进孤影怀中。

两人相互依偎,手牵着手往里走。

当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江暮的身体一瞬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定住,她浑身血液倒流,嘴唇发颤发抖,连瞳孔都开始放大。

那张脸,和她现在的脸,一模一样。

她猛地尖叫,仿佛回到被大火灼烧的那个冬夜。

她本该死的,可他救了她。

原来,这才是他救她的目的。

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回去的路上,一辆轿车斩断江暮的去路。

车窗摇下,女人长发披肩,皮肤白皙姣好,戴着一副GUCCI墨镜。

纤纤玉手摘下墨镜……

是和孤影幽会的女人。

“上车。”

红唇半启,女人轻描淡写的命令,那份笃定和自信让江暮浑身不安。

女人开车到就近的咖啡厅,抬手要了杯蓝山咖啡,张口问江暮,“你喝什么?”

江暮失神地望着女人,抿唇,直奔主题,“你是谁?”

“我?”女人笑了一声,涂着红甲油的手指轻轻落到江暮脸上,满目怜爱的抚摸,“我是安静茜。而你,是我的替身。”

安静茜。

江暮狠狠地捏着拳头,指甲嵌入掌心。

安静茜漫不经心地打开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着她们的脸,镜中的两个人一模一样,神情都有七分像,唯独穿着打扮不一样,连服务生都傻傻分不清她们。

路过的行人,甚至以为她们是双胞胎。

安静茜啪地合上镜子,她笑眯眯地品尝咖啡,“我是安氏集团的总裁,阿影是我手下,他一直暗中帮我做事,包括现在。”

“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我的买卖我的利益。阿影暗恋我,我就用爱情诱惑他,虽是利用,我也给了他想要的。私下里大家都知道,阿影是我秘密交往的男朋友。你猜猜,我花这么多力气,下这么大盘棋,为了什么?”

“为了两周后。”江暮冷冷地回答。

“聪明。”安静茜笑了起来,“难怪阿影选了你,还一直把你留在身边。”

“安氏有个大坎要过,我身为安氏总裁,自然在劫难逃。阿影是个心思缜密、会为以后做打算的人,所以两年前,阿影给了你这张脸。”

所以孤影救她、送她去整形、收留她,全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江暮用力按着胸前,心口如同有烈焰灼烧,呼吸一下,都是疼。

她安静地看着面前的安静茜。

她是安静茜的替身,那么,孤影呢,也只是把她当成安静茜的替身吗?

所以他从来没有爱过她自己……不管是身体还是心!

江暮尝到心碎的滋味,她咬破了舌尖,浓烈的血腥味混杂着愤恨直冲大脑!

“五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安静茜还是那副笑意盎然的模样,无聊地拨弄指甲,“在里面听话些,没准还能早点出来。”

江暮气恼地拍桌而起,“我不可能帮你坐牢!我是江暮,不是你的替身!”

吼完,她直接冲出咖啡厅,安静茜望着江暮远去的方向摇了摇头。

半晌,她冷笑着拨打电话,“阿影,看来你培养的丫头不怎么乖啊。”


江暮跑回住处,位置偏僻的廉价民工房。

孤影的其他下属也住在这,只是那些男人都是混住,而她有自己单独的房间。

她把自己关进卫生间,苍白的面容倒映在洗手池上的镜面中,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她伸手抚上自己的脸,仿佛看到骄傲自信的安静茜,笑着对她说,“你是我的替身。”

不!

她魔怔一般用指甲狠狠刺进肉里,她要把这张脸撕了、毁了!

她不是安静茜的替身,她不是!

血顺着手指流淌,脸颊的裂口触目惊心,她感受不到疼痛。

她现在,只想毁了这张令她痛恨至极的脸!

只是不论她怎样用力,都无法把它整张撕掉,她直接跑出去找刀。

刚刚握住刀柄,手腕就被人一把擒住,紧接着她整个人被压到墙上。

手中的刀被夺走,连带着呼吸也被夺走,孤影压低了头,在她唇边冷声问,“你想做什么?”

江暮抬起眼看他,还像第一次见他一样,心动不已,呼吸加快,即使他利用她、伤害她、她还是爱他啊!

爱到宁愿放弃正常的生活,一辈子跟他活在阴暗之中。

“你的脸怎么回事?”她抬起头时,孤影看清了她的脸,像蜈蚣一般的裂口,还在流血,都是指甲印!难道是她自己抠的?

孤影眉头紧拧,指腹擦去流到她颈间温热的液体,眼中溢满了心疼,“江暮,你疯了!”

看到孤影紧张的眼神,她却觉得刺眼和可笑,他只是心疼这张脸罢了。

孤影让人拿来医药箱,把江暮摁到床边坐着,用棉签细细的消毒,包扎她的脸,小心翼翼地如同对待珍宝。

他们在这张床上睡过很多次,他永远像驰骋草原的野兽,而她是他的猎物,只有被粗暴的对待、蹂躏。

唯独这张脸,他会护在手心里。顶峰时,孤影爱吻她的脸颊,吸吮她的双唇,表情陶醉,难得温柔缱绻的情绪。

江暮忽然掉下泪来,说不出是委屈还是真的被他弄疼了,晶莹的泪珠打到孤影手上,他动作一顿,坚持贴好创口贴,才问,“你都知道了?”

江暮“嗯”了一声。

孤影背向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清冷,仿佛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工具。

“江暮,你是我的手下,必须完成我布置的任务。”

“只是手下?”他们一起这么久,对彼此的身体了如指掌,他竟然说她只是他的手下?

“只是手下。”孤影薄凉至极的声音,一下子斩断江暮全部的贪恋。

她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是怎么都落不下来。

原来,心痛到极致,眼泪是会干的。

她红着眼圈,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冷漠如斯的男人。

陪伴他两年,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她不求有名有份,起码在他心里她是有些特殊的,然而……她今天才知道,她竟什么也不是!

江暮发狂地大笑,眼泪和着血流,“是你救了我,可如果时光倒流,我情愿你不救我,起码我还可以是我自己,而不是某个人的影子、谁的替身!”

“江暮!”

孤影喊住她,眸色深沉地望着又哭又笑的她,“我救你一命,你还我一次。小茜她有困难,挺不过这关,安氏就完了。”

小茜……

呵,他眼里只有那个女人,只在乎那个女人的安危。

“孤影,我问你,你救我,是不是就是为了两周后的那一天?”

安静茜说孤影为了防止那一天出现给了她这张脸,可她想听孤影亲口说。

只要孤影说不是,她就相信,只要他说不是,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听到这个问题,孤影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话到嘴边却被铃声打断,他接起电话,不一会儿对江暮说,“我有事,晚上再过来。”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夜色渐深,江暮一圈圈红了眼眶。

以前,不懂情爱滋味,她总觉得爱情甜如蜜糖。

现在,一颗心被他踩在脚下,被他一寸寸碾过,她才明白,爱情是毒药穿肠,令人痛不欲生。

痛到极致,江暮又开始笑。

也罢!他救她一命,她还他一次!

还完以后,他们,两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