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王妃带球虐翻全京城

王妃带球虐翻全京城

七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云小怜陷入穿越魔咒。她总共穿越了八次,每次都没活过一年,都是死于意外。如今到了第九世,她穿成了古代病秧子祁王妃。不仅有老公,软萌小孩她也有了。看起来婚姻幸福,但原主心中有个白月光,还是当今太子。于是,丈夫容梓睿总是找她麻烦。不想背锅的云小怜连夜带小包子逃跑,开始古代潇洒生活。她八世马甲多得很,不愁养不起娃!

主角:云小怜,容梓睿   更新:2022-08-22 1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小怜,容梓睿 的女频言情小说《王妃带球虐翻全京城》,由网络作家“七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云小怜陷入穿越魔咒。她总共穿越了八次,每次都没活过一年,都是死于意外。如今到了第九世,她穿成了古代病秧子祁王妃。不仅有老公,软萌小孩她也有了。看起来婚姻幸福,但原主心中有个白月光,还是当今太子。于是,丈夫容梓睿总是找她麻烦。不想背锅的云小怜连夜带小包子逃跑,开始古代潇洒生活。她八世马甲多得很,不愁养不起娃!

《王妃带球虐翻全京城》精彩片段

晴空万里,一道诡异的光闪进祁王府内。

云小怜从床榻上醒来,长叹了一声。

算算看,从现代穿到这鬼地方之后,这已经是她第九次重生了。

这次的原主似乎格外悲催,在丞相本家被庶女欺压。

英年早婚后,在王府内还不受夫君祁王的待见。

不过,她的样貌倒着实不错。

云小怜看着铜镜里仙子般的女人,当下决定,这辈子要换个套路,靠脸吃饭,摸鱼度日。

“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许你们污蔑我娘亲。”

一个稚嫩的奶音从门外传来。

云小怜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悄咪咪地推开门缝。

果然看到有个小猫一般的奶团子护在门前,面对着几个恶仆。

这孩子说的娘亲不会就是自己吧?

破防了。

前八次,她的身份是一次比一次厉害,可这次居然是无痛当妈?

这带娃的剧本一接,以后还怎么走上人生巅峰?

云小怜简直哭笑不得,可看向奶团子。

不过六岁模样,雪白似莲藕的小身子。脸蛋肉乎,五官却颇为精巧。

淡眉下嵌着一双澄澈的妙目,天地的灵气仿佛都集在他身上。

真是萌得让人挪不开眼!

记起来了,这是原主跟祁王容梓睿所生的小世子容小皓。

因原主和王爷恶劣的关系,这孩子一直过着爹不亲娘不爱的苦日子。

“小东西过得还不如孤儿呢,倒会学那小鸡仔护着母鸡了,哈哈哈!”

奴仆这句恶毒的话,戳中了云小怜的痛处。

在现代,云小怜是个遭父母抛弃的孩子,曾无数次被人拿‘孤儿’二字调侃甚至辱骂。

她绝不能放任另个孩子在眼前,遭受跟自己一样的痛苦!

云小怜猛地一下开门走出去,沉声道。

“放肆!谁许你们跟小世子这样说话的?”

王妃竟然出来护着孩子了?

院落中的几个恶仆满目震惊。

而且这惊人的气势,简直跟往日疯癫不顾孩子的王妃判若两人!

容小皓也被镇住,有些怯怯地拉住母亲的手。

“娘亲,真的不是我……”

他圆圆的脸蛋上挂着委屈的神情,水汪汪的眼珠向下耷拉着,时不时偷看几下云小怜的脸色。

活像只偷吃怕罚的小猫咪。

谁舍得这样可爱的宝贝委屈啊!

云小怜蹲下身,轻轻抚摸着他的发顶,语气温柔。

“娘亲自然是信你的。”

容小皓听了,心中一暖,脸上的委屈神色顿时就舒展开来。

娘亲果然还是在乎自己的。

云小怜另一只手将奶团子的下巴抬起,腰板挺直,教他直视那些刁奴。

“别怕,一切都有娘亲在!刚才就是这些下人欺负了你是吧?你是主子,他们居然敢欺负你,按照家法,得乱棍打死!”

她的杀意蕴在眉梢,霸气十足,气场全开。

全然没有平日里涣散痴傻的模样,吓得奴仆们跪了满院,连忙讨饶。

“王妃姐姐好大的架势,对下人要打要杀,怕不是也想这样处置了我?”

这时,一个纤巧婀娜的碧色身影踱步出来。

云小怜冷笑了声,原来是侧妃曲慧儿。

祁王与自己婚后一日便迎这女人入府,时常留宿她屋内,因此满府都急着巴结曲慧儿。

换做以前的王妃肯定随便将孩子推出去顶罪,可云小怜却丝毫不慌。

“我是正妃,你是妾室。在我面前,你不是下人是什么?”

曲慧儿娟丽秀美的面容有一霎凝固。

这废物王妃怎么今日这么难缠,简直完全变了幅样子!

她咬牙,亮出一截起了红疹子的手腕,气愤地道。

“难道我是侧妃就该受欺负吗?全府上下谁人不知我对桃严重过敏,世子偷偷将桃放入我的饮食中,安的是什么心?”

云小怜一眼便看穿,曲慧儿借着自己过敏,要将罪名扣在他们母子二人的身上。

云小怜冷眼瞧她,语气淡淡的。

“曲慧儿,小皓这么小的孩子,如何触碰你的饮食?况且过敏之事可大可小,你还安然站在这里,何谈狠毒?”

“教唆害人,徇私袒护,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吗?”

眼看曲慧儿就要败下阵来,一个身姿挺拔的男子忽然出现在院中。

此人身穿明紫色锦袍,腰佩美玉,一张玉面流光,容色极佳。

尤其是那双狭长的凤目,似墨玉深邃,再往里看去,只见揉碎了的满夜星辰。

可此刻,男子的神情冷峻异常,语气森寒,直逼云小怜而来。

“容梓睿,你就这么信不过自己的孩子?”

云小怜也不甘示弱,直呼原主那无良丈夫的大名。

容梓睿心底微微波澜,对云小怜的改变稍感讶异。

云小怜却二话不说直接上前,狠狠拉过曲慧儿。

容梓睿想拦,却发觉自家王妃的身手奇快,只听得撕拉一声,曲慧儿轻薄的外裳被扯了下来,裸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曲慧儿惊呼,“你、你要做什么?”

云小怜面不改色。

“如果是食用了桃子过敏,应是颈部以下发片疹,身上其他部位皆有,绝不会只集中在手腕。王爷可跟任何一个大夫求证。曲慧儿,你污蔑一个不足七岁的孩童害你,谁更恶毒?”

曲慧儿一时腿软,跪倒在地,不可置信地望着云小怜。

她虽听说过丞相嫡女会些医术,可这些年从未见她展露出来过!

她哪里知道,在云小怜前几次的重生中恰好有一世,正是江湖人称医毒无双的‘妙仙子’大人。

就这么点宅斗的小伎俩,还不够云小怜看的!

曲慧儿赶紧装可怜,“王爷,可、可是我过敏是事实,你瞧王妃姐姐说的这话,好像是我故意让自己过敏,用来诬陷世子。王爷,我好委屈啊。”

说着,她还有意无意的把自己起了红疹的手腕露在容梓睿面前,

容梓睿微微瞥了一眼,柔声安抚道。

“你放心,本王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不会让你平白无故受此委屈。”

说罢,目光便如寒星般扫过云小怜。

“王妃,你教子无方,又诬陷他人,可知罪?”

云小怜只觉得可笑,便真的就笑了出来。

“还请王爷替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教子无方,什么又叫诬陷他人,我和小皓没做过的事情,自然是不会认的!”

她紧紧的将容小皓护在怀中,直视着容梓睿森寒的目光。

容梓睿微微眯了眯凤眸,这女人居然会护着小皓了?

她又在耍什么花样?


“云小怜,本王念在你是世子的生母,不跟你计较,但你诬陷慧儿,理应向她赔罪。”

云小怜冷笑:“且不说我什么都没有做,就算我做了,但我是相府嫡女,也是这祈王府的女主人,她曲慧儿不过是一介侧妃,有什么资格让我向她赔罪?”

“王爷,你看她!”曲慧儿气得不轻。

就连容梓睿的眉头都紧紧的皱了起来,眉宇间似乎暗藏冰霜。

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

容小皓水汪汪的大眼睛在云小怜和容梓睿的身上逡巡了一圈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娘亲和爹爹不要吵架!都是小皓的错!”

云小怜赶紧将他抱在怀里安慰。

容小皓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声撕心裂肺,就算容梓睿再怎么不喜云小怜,也不好惩罚小皓。

“都下去吧。找大夫来给侧妃看手,至于王妃和世子,禁足。”

“王爷!”曲慧儿对于这个结果很是不满,正想说几句,却被容梓睿一记冰冷的眼刀子吓得赶紧闭嘴。

曲慧儿深知王爷说一不二,只得怨恨地瞪着云小怜和奶团子,愤愤不平地离开。

“娘亲,你的怀抱好温暖!”

容小皓小小的眼眸里映出娘亲温柔的面容,还挂着泪珠的眼里顿时盛满了欣喜之色。

难道娘亲以前那副不理人的样子都是伪装吗?

云小怜的脸被奶团子看得有些发热,不好意思地揉了揉他的脑袋。

“小傻瓜。”

既得了这个奶娃,她就必须护他周全,好好做个神仙娘亲!

容梓睿将孩子和云小怜的亲昵互动尽收眼底。

他也好想上去抱抱小皓,可刚走到附近,小奶团就缩了回去,转身一溜烟跑进了屋内。

头也不回。

容梓睿神情微怔,这孩子终究还是恨上了他。

他收回手,冷冷地对云小怜道,“不管你玩什么花样,我都不会带你去宫宴见他的。”

去宫宴?见他?

云小怜有些莫名,但她就是想气一下这个渣男,于是顺嘴说道。

“你有曲慧儿,我自然也可以喜欢别人。”

“你!”容梓睿眸底的怒色都颤抖起来,仿佛随时都想掐死云小怜。

可下一秒,他竟捂着心口,痛苦地倒了下去!

云小怜吓了一跳,本想找人帮忙。

容梓睿却颤抖地靠在她耳侧道,“王府内眼线众多,不可……直接去找曲太医。”

她这才想起来,这渣男王爷自小就有心疾,这几年发作得愈发频繁。

若不是曲太医以针之法续命,估计早就凉凉了。

而曲太医正是侧妃曲慧儿的父亲,也因此才顺利成章,将女儿送入王府。

不过容梓睿这次发作得太急,估计根本撑不到曲太医过来。

关键时刻,云小怜曾为医者的本能发作了,也顾不上对容梓睿的厌恶。

她一把扯开容梓睿的衣襟,露出他精壮的胸膛。

精准地点住他心口的几处大穴,助其疏通血脉。

先救了人,云小怜又跌跌撞撞地将失去神智的容梓睿扶到房内的床上。

容梓睿昏了片刻,此时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胸口微凉,立即死死地抓住了云小怜。

“放肆,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光天化日,云小怜竟扒开了他的衣服?

云小怜猝不及防被他拉到跟前,差点亲了上去。

她羞愤交加,活了几辈子还是个母胎单身,怎么能让这个渣男占了便宜!

云小怜恶狠狠地道,“当然是趁你昏迷准备杀你!不然还劫色吗?”

“娘亲,爹爹,你们在……做什么吖?”

这时,奶团子从床榻后探头出来,一脸好奇。

夭寿了这孩子还挺会挑时候!

云小怜生怕容小皓听到些不好的,伸手掐了掐容梓睿的腰。

容梓睿面色一僵,又怕心头攒的怒火再一次吓跑世子,只好忍了下来。

“娘亲正在治病呢。”

云小怜皮笑肉不笑地帮男人整理衣襟,“对吗,王爷?”

她的眼睛止不住地往下瞟了瞟,方才急着抢救没把这人当病患。

现在一看,这祁王身材奇佳,明晃晃的六块腹肌就藏在衣裳下,简直秀色可餐。

容梓睿的眸底则闪过片刻的恍惚,他已经很久没见王妃笑了。

上一次,还是他们成婚之前。

他声线温润,透着一丝酸涩的深情,“嗯,有劳王妃了。”

奶团子长长地‘哦’了声,随即抛出一个惊天的结论。

“‘劫色’原来就是治病的意思啊。娘亲好厉害!”

……

云小怜一脸黑线,小孩子不要乱用词啊喂!

容梓睿也轻咳了几声,试着转移话题,他伸手唤容小皓到身边。

“刚才为何躲着爹爹?最近忙于公务,没来看你,可是生爹爹气了?”

容小皓赶忙摇摇头。

前些日子,祁王几乎是衣不解带地在外救治水患,赈济灾民。

美名传遍整个都城,容小皓心里也是倍感骄傲。

“爹爹在外忙大事呢。书上说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饿什么来着?”

他背到这里就卡壳了,挠挠头,“后面饿忘了。”

云小怜噗嗤一声笑出来,这孩子是个十足的吃货啊。

因为想吃桃子才会被曲慧儿抓住把柄,现在背到吃的就忘词。

她忍不住吐槽道,“你这小馋猫!”

小奶团藕段似的小手从背后拿出一盘桃子。

“我刚才是跑进来拿桃子的,早知道这东西会闯祸连累娘亲,我就不摘了。”

他甜甜圆圆的脑袋上挂着懊恼,“都在这里了,爹爹你拿走吧,我以后再也不馋了!”

云小怜和容梓睿的目光都落在那盘桃子上,角落里的一颗明显被咬了一口。

而容小皓的嘴边,还有留有一小块没擦干的桃汁呢。

一向不合的云小怜和容梓睿,竟不约而同地开口。

“桃子真的都在这里?”

容小皓大囧,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这里还有一点点,就一点点!”

容梓睿忍俊不禁,爽朗的笑声传出屋外,震飞了枝头的喜鹊。

但他的畅快也转瞬即逝,眸底的郁色很快又浮现。

“王妃以前也很喜欢桃子。”

世子和王妃其实有诸多相似的地方。

外面的桃林,其实就是为云小怜而种的,可惜她一眼也不曾欣赏过。

如今她忽然性情大变,当真是想通了?

还是做戏给自己看罢了?


容梓睿起身离开,神色淡淡,“本王公务繁忙,改日再来看你们。”

云小怜将渣男王爷变幻的脸色尽收眼底,一时莫名。

容梓睿当真是个为了绿茶小三,冷遇正妻的混蛋丈夫吗?

可他却清楚记得王妃的喜好!

宫宴上所谓的‘他’又是谁?

云小怜感觉这次重生有点麻烦,原主的部分回忆分明被藏起来了。

听雨轩内,禁足的曲慧儿从仆人口中听说了容梓睿病发的消息。

“王妃不知用了什么邪术,不仅救了王爷,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呢。”

这怎么可能?

谁人不知王妃入府前心系他人,早就与王爷两两相厌。

就连小世子也是酒后才勉强怀上的。

多年的怨恨,一朝就变了?

曲慧儿偏不信这个邪!

“去请父亲来,就说要给王爷请脉。顺便让他跟王爷求求情。”

赶紧解了自己的禁足,她才好去容梓睿身边陪伴,不给云小怜一丝机会!

曲慧儿并不知道,重生后的云小怜并没有宅斗争宠的心思。

这几日,她都带着吃货小奶团直奔厨房。

用自己身上的十八般厨艺,将容小皓彻底征服。

“娘亲,这双皮奶里有桃子!”

小奶团忽闪着大眼睛,满是崇拜。

她将桃子捣成汁水跟第一层奶皮搅拌,又精挑果肉,静置在第二层奶皮之下,使得奶味和桃子味融合得恰到好处,口感新鲜。

云小怜一脸自豪,谁让她有一世还是天下第一厨呢,这种手艺简直小意思。

“你怎么不吃了?”

容小皓只尝了一口,便舍不得再吃。

“我想拿去给爹爹尝尝。”

云小怜愣了愣,随即又回味过来他的小心思。

“你认得路?”

容小皓的小脸上立刻浮现出奸计得逞的小表情,“自然是要娘亲带我去。”

这样,娘亲和爹爹不就又可以见面了!

他可不能任由恶婆娘终日把爹爹霸占着。

云小怜无奈,又无法拒绝那双忽闪的眼睛,只得牵着孩子前往容梓睿的书房。

她本想将食盒放下就走,容小皓却透过门缝瞧见了里头。

“太医又给爹爹扎针了,一定很疼吧?”

云小怜不由也多了看了眼,房内,曲太医正对着容梓睿的心口下针。

可看这穴位和针法……

不对劲,这哪里是救人,分明要容梓睿的命。

她还来不及动作,身旁的小奶团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到了门上!

“是谁!好大的胆子!”

容梓睿的贴身侍卫辛夷拔剑冲出来,一脸的凶神恶煞。

糟了,闯祸了。

小奶团吓得直打嗝,二话不说躲到了云小怜的身后。

云小怜手上提着个食盒,眼看避无可避,只得尴尬地站在中央。

“多做了些点心,我给王爷送过来,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更奇怪了!

一向对祁王冷漠仇视的王妃,今日竟转性送起了点心。

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下毒?毕竟这事云小怜当真做的出来。

护住心切的辛夷没有退下。

容梓睿淡眉斜挑往上,示意护卫道,“下去。”

辛夷只得不情愿地退到他身后,神情依然戒备。

容梓睿神色极冷地望着云小怜,“闹够了吗?别利用孩子做这些蠢事,回去乖乖待着。”

“你该不会觉得这里面真的有毒吧?”

云小怜气了个半死。

要不是小奶团子想过来,她才不凑这个热闹。

之前还以为容梓睿不算什么渣男,倒是她想错了!

容梓睿的眸底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你心知肚明。”

再生下小世子之前,他这位王妃曾用过多种荒唐的手段对付自己,闹得满城风雨。

生产之后,王妃虽然消停了不少,但也彻底没了精神,活得如同行尸走肉。

前几日,他之前还以为云小怜变了,没想到还是如此!

“爹爹,这个真的很好吃的。”

小奶团看不懂爹妈两人间互相嫌弃,却当场吃了一口对容梓睿激情安利。

“我都舍不得吃呢!”

容梓睿大惊,赶忙抱住容小皓,“不能吃。”

“能吃!”小奶团很倔强,他又舀了一勺送到容梓睿的嘴边,“你试试。”

桃子和牛乳的香气扑鼻,容梓睿见孩子一派天真的模样,不自觉也尝了一口。

甜而不腻。

这当真是王妃亲手做的?

容梓睿的讶异凝结在眸底。

一旁的曲太医上前来查验了一番,别有用心地道。

“王爷,还是要多小心些。臣听闻,有些毒素日积月累方见效果……”

云小怜冷笑出声,“你一介庸医,也敢出来造次,简直笑话。”

曲太医一脸孤傲,他挺直了腰板,抚了抚长须。

“王妃虽有家学渊源,但不过是一介女流,难道比老臣懂药理?”

他早就听闻女儿在府内因王妃禁足的消息。

仗着他有能缓解心疾的医术,平日里连祁王都敬自己三分,这个不受宠的王妃倒很是嚣张!

云小怜的目光扫过曲太医面前那副针具。

那是她做神医那一世,最熟悉的东西,一针定乾坤,既能救人也能杀人。

而刚才曲太医分明就在杀人!

“老太医,你刚才对祁王下针并非是疏通他血脉,而是将血脉封住了。病人一时会觉得疼痛减轻。但长久这样,穴位会暗中挪移,最终药石无灵。”

云小怜眸光如利刃,直刺入曲太医眼底。

曲太医满面慌张,冷汗差点就下来了。

“王妃莫要胡说,我行医数十载,只会救人,不会害人。而且,小女……小女还在府中啊!”

不正是因为曲慧儿在府中,才方便这老东西下手?

云小怜走到容梓睿的面前,从容不迫地卷起他的衣袖。

“王爷,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从这三年心疾才发作频繁的,右肩到小臂也开始逐渐麻痹,需放血治疗。”

果然,这个倒霉渣男的右臂上已经有多道放血的伤痕,早就被坑惨了。

容梓睿的神情逐渐从震惊转为了冷怒。

他其实早就发觉了有些不对。

可曲太医身份清白,跟其他官员鲜少往来,次次都能避过自己的暗查。

如今云小怜这么一说,容梓睿恍然大悟。

正是有人在背后长达数年的精心谋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