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楚小姐余生请多指教

楚小姐余生请多指教

sanding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柠和林晏予在一起两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男朋友。虽然他从来没有把她带到明面上,只有他身边的熟人才知道她的存在。可她没想到,自从他白月光初恋回国,他就无情的和她断了关系,给钱给房子,看起来十分大方。甚至,他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小三的身份,可以继续和他暧昧,以为她会对他感恩戴德。楚柠突然觉得这两年的爱有些可笑,毅然决然离开,直接把他甩了!

主角:楚柠,林晏予   更新:2022-08-22 1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柠,林晏予 的女频言情小说《楚小姐余生请多指教》,由网络作家“sanding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柠和林晏予在一起两年,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男朋友。虽然他从来没有把她带到明面上,只有他身边的熟人才知道她的存在。可她没想到,自从他白月光初恋回国,他就无情的和她断了关系,给钱给房子,看起来十分大方。甚至,他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小三的身份,可以继续和他暧昧,以为她会对他感恩戴德。楚柠突然觉得这两年的爱有些可笑,毅然决然离开,直接把他甩了!

《楚小姐余生请多指教》精彩片段

漆黑的夜暗流涌动。

偌大的房间里,静谧深沉,透着几分缱绻过后的平静。

激情过后,楚柠苍白的脸上略带着几分红润,娇媚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她贪恋地享受着这一刻,因为她能感受到林晏予今晚上的不同,不仅没有做完就走,而且他的动作中带着几分怜惜。

认识这么久,他给予的怜惜相当有限。

所以她沉溺于他无意间施舍的所有温柔。

“楚柠。”

他嗓音低哑,一只手还虚虚的搂着她的细腰,那腰细的一只手都能搂住,是他最痴迷的部分之一。

楚柠抬头,黑夜中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她依然仰望着他。

她缩了缩肩膀,往他怀里蹭了蹭,像只猫咪一样乖顺温和。

“嗯?今天……心情很好吗?”

她试探着问他。

往常他们在一起,总是做的多,说的少。

他不喜欢她去私自探究他的生活。

所以,她只能在其他方面取悦他。

刚开始她是放不开的,但是时间久了,他好像格外沉迷她的主动。

她喜欢看着那么理智凌厉的男人为她恍惚沦陷。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他们之间,没多少距离。

她今晚,逾越了。

林晏予拧眉,像是对她探询的不满,嗓音里少了事后的低哑,克制又清冷:

“你跟了我两年了,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一句话,缱绻的气氛陡然僵住。

他能感受到怀中女人的震惊和僵硬。

只是一瞬间的不适,他在黑暗中凝视着她的脸,等着她开口。

她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跟了他两年的女人,只要她别过分,他在金钱上是不会亏待的。

怀中一空,取而代之的是微弱的冷意。

她坐起来,单薄的被子覆在身上,裸着莹润的肩头。

就像在最快活的时候被人当头一棒的敲醒。

黑暗中,女人呆滞的沉默良久。

楚柠的声音颤抖又克制:

“什么意思?你要跟我分开?为什么?”

不同于女人波动的情绪,林晏予嗓音是毫无波澜的沉静:

“晚晴回来了,我要订婚了,马上会结婚。”

如同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她愣了许久,脸色发白。

原来是他青梅竹马的初恋情人回来了,所以才迫不及待的结束跟她的关系,开始新的人生?

这轻描淡写的语气,只是想让她这个碍眼的女人,自觉地滚远点。

苏晚晴,那个万众追捧的世家千金,那个出国后也把林晏予的心带走的女人。

她回来了,所以楚柠要离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找回自己的理智,接受现实。

“那……恭喜你。”

她的嗓音,是故作镇定,有些颤抖。

说完,她就从温暖的被子中抽离,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还算冷静的去了卫生间。

打开灯,昏黄偏冷的色调能让人清醒。

林晏予拧眉,她的反应有些出乎意料,他顺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烟,点燃。

几分钟后。

她穿戴整齐的从卫生间出来,跟他告别,打算体面的离开。

他凝眉看她,指尖的烟燃到半截,声线不冷不热:

“你还算懂事,如果你实在是不想跟我分开,可以继续住在这里,我每个月会过来看你几次,也会继续往你的卡里打钱。当然,这段关系,不能说出去。”

他自以为给她找好了一个台阶下。

她得高兴疯了吧?


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楚柠抬眼看他的时候,脸色几近惨白。

这个晚上几分钟前还温柔缠绵,现在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她兀自攥紧了身侧的拳头。

寒意吹散了温暖,冷的彻骨。

林晏予居高临下的施舍一般的态度,刺痛了她的心。

而他对她最大的宽容,就是允许她做他的情妇。

或许,还是……之一?

她跟了他三年,不争不抢,除了他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几乎没人知道她的存在。

或许别人也不屑知道。

毕竟跟林晏予传过绯闻的人不在少数,他的女伴一个又一个。

而她,从来没有被带出去过。

她靠近他,仰望他,取悦他,都是因为甘之如饴的爱他。

他说都是逢场作戏,她就信了。

只要他没结婚,她就可以期待和他的未来,自己是留在他身边时间最长,最特殊的那个。

他从没公布和她的恋情,楚柠也没有半分抱怨。

可是在今晚,她忽然觉得,自己在林晏予的眼里,竟然是个没底线的捞女?

她为自己感到羞耻。

站在那里,垂眸良久。

她骤然抬眼,眸子里泛着清冷的光,讽刺的扯了扯嘴角:

“不必了,您要结婚,我们之间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我也不想有一天,林太太的巴掌落在我身上。”

那些网上正室打小三的视频,小三永远没有还手之力。

她不想挨打。

林晏予拧眉,沉着脸色,“只要你别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别人不会知道。”

他们在一起两年,都没什么人知道,这是让他很满意的地方。

她还算老实。

楚柠眸色暗了暗,心底微微一颤。

不该有的心思?

是她不配有吗?

他那么喜欢苏晚晴,为什么还要说这些?

凭什么他就认为,自己一定会对他的决定,感恩戴德呢?

楚柠惨淡的一笑:“我不想承受这样的风险,一旦关系曝光,您可以全身而退,但我不行。”

男人犯错可以说是浪子回头?

可是那个“小三”呢?

只会被钉在耻辱柱上一辈子。

两个人相互拉锯,林晏予已经没多少耐心了。

作为一个商人,他不喜欢给对手开出太多条件,会让对方得寸进尺。

他掐掉烟蒂,目光沉暗下去,语气冰冷凝人:

“别不识抬举,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楚柠心里酸涩,满眼绝望。

她笑了笑,拿起自己的外套,转身就走。

一直到关上门,也没有听到那个男人挽回的声音。

果然,他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

温暖和男人都被隔绝在了身后。

迎面而来的冷风,让她瞬间清醒,心中钝痛不止,眼眶里也忽然忍不住的酸涩起来。

她深吸了口气,抬脚就往外走。

别墅区不好打车,她为了讨他喜欢,穿的是细高跟,穿久了磨脚生疼,仿佛提醒着自己的卑微。

走了二十分钟,走出别墅区,她刚打开打车软件,一辆熟悉的卡宴停在面前。

司机小吴下车,打开车门:

“楚小姐,林总吩咐我送您。”

林晏予格外周到,以为他不管她了,可是又让司机来送她。

是怕她路上出事,他脱不了干系吗?

楚柠摇头,“不必了。”

她离开的那一刻起,就不该再有任何牵扯。

司机小吴执拗:“楚小姐,现在已经是凌晨,打不到车的,安全重要,您上车吧。”


楚柠低头看手机,果然没有人接单。

让司机过来,要是以往,她或许会以为他对她上心。

如今,怕是他怕自己出了事,他沾上麻烦吧?

她咬了咬下唇,道了声谢,上了车。

司机说得对,安全重要,没必要为了他,把自己置于危险当中。

就当是分开的最后一次关怀。

“您去哪儿?”司机小吴问。

楚柠:“回学校。”

养父母的家在外地,除了学校,她无处可去。

恍然间,她觉得自己像是一直被豢养了很久,又被主人丢弃,无家可归的猫咪。

街边的路灯穿梭而过,光影闪烁间,回忆汹涌而来。

楚柠沉浸在思绪中,想着她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呢?

大概是大一那年,林氏集团举办周年庆典,作为学校赞助商,楚柠和几个舞蹈生代表学校去参与跳舞。

楚柠的外形条件极其出色,皮肤白皙,五官长相清纯明媚,身材柔软曼妙,人又自律能吃苦。

站在舞台上就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仿佛是天生吃这一碗饭的。

她站在台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所以,那天庆典,楚柠一支独舞,跳进了林晏予的心里。

事后,老师带着楚柠代表学校敬酒。

她给林晏予倒酒的时候,不小心洒在了他的衣服上。

懵懂慌乱的目光落入了他幽暗深沉的眼里,那一瞬间,全场寂静。

她的心也乱了。

本以为会等来他的斥责,但他只是温润的笑了笑,安慰她:

“不要紧,别害怕。”

他离开换衣服,走之前,还不忘夸赞她“跳的不错”。

这个宴会上,专业的舞者技艺精湛,知名的明星同台献艺,怎么就单单夸了她?

楚柠那一瞬间心跳加快,小鹿乱撞一样。

在这之前,她听说过林晏予,作为林氏集团的总裁,多少女人上赶着靠近。

可是真正能走到他身边的,只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初恋。

那个人三年前把他甩了。

庆典结束,主管客客气气的过来,悄声的告知她,林总要跟她喝一杯,问她愿不愿意?

她忽然明白了主管的言下之意。

喝一杯的意思,并不是真的喝酒。

她应该拒绝的,可是她鬼使神差的点了头,就被送去了他下榻的酒店。

那天晚上,他喝多了,两人并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他直接了当的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女人,但是不能公开。

她看着跟在庆典上判若两人的男人,褪去了温润的神色,他冰冷如霜,仿佛在跟她谈一场没有感情的交易。

楚柠承认,她陷进去了。

她同意了。

那时候她认为,自己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不然那么多女人,他为什么独独选择了她?

总有一天,她会捂热这颗石头。

从每隔几天见面,到搬到他的别墅里,用了不到半年。

两个人维持着微妙的热情,每当她逾越界限,他就会冷落几天。

过后,他会让助理给她买各种礼物,名贵又精致。

也会时不时的给她的卡里打钱,作为她温顺乖巧的奖励。

短短两年,他驯服了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