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一招鲜吃遍天

一招鲜吃遍天

紫伊281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梦惊醒,穿越到古代穷山沟,还差点成了土匪的刀下亡魂!可叶娇娇不慌啊,小露一手厨艺,便策反了这些土匪;原来他们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招来的厨子都留不住,以至于不得不自己动手做饭,可拿刀的哪有擅长做饭的!于是乎,叶娇娇便在这几千土匪的山寨窝子,常驻下来,因为厨艺超绝,很快便虏获了所有人的胃。

主角:叶娇娇,夏承衍   更新:2022-08-22 11: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娇娇,夏承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招鲜吃遍天》,由网络作家“紫伊281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梦惊醒,穿越到古代穷山沟,还差点成了土匪的刀下亡魂!可叶娇娇不慌啊,小露一手厨艺,便策反了这些土匪;原来他们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招来的厨子都留不住,以至于不得不自己动手做饭,可拿刀的哪有擅长做饭的!于是乎,叶娇娇便在这几千土匪的山寨窝子,常驻下来,因为厨艺超绝,很快便虏获了所有人的胃。

《一招鲜吃遍天》精彩片段

红烛缭绕,幽香袅袅,隐隐约约的,还有喜庆的鼓乐传来……

叶佳瑶费力的睁开眼睛,盯着大红的喜帐看了许久,猛地一下坐起来,如同噩梦中陡然惊醒,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望着古色古香的周遭,她迟疑的狠狠咬了下皓白素洁的手腕。

哎呀,真疼!疼得她泪花都飚了出来。

原来那不是梦,她真的……穿越了。

原主本是要嫁给济南府知府的大公子魏流江,谁知半道被劫持上了黑风岗,进了土匪窝,要她给三当家的做压寨夫人。

她已经见过大当家和二当家,那大当家是个大白脸,一看就是个奸诈的,阴测测的眼神,阴测测的笑,二当家长的五大三粗,简直就是李逵再生,张飞再世,想必那三当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尼玛,一醒来就遇上这种破事,这是要她再死一次的节奏吗?

不行,她得想办法逃出去。两脚刚一沾地,就听见外头有人大笑:“三弟,二哥说了要给你弄个漂亮媳妇,说到做到,里面的小妞绝对标致,听说还是个大家闺秀,包你满意。”

“多谢二哥美意。”温润声音带着微醺的醉意,在一众粗鄙豪放的大嗓门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春宵苦短一刻千金,三当家可要好好享受。”十分猥琐的语气。

大家哄然大笑。

叶佳瑶听得脸色发青,一群猥琐狼,老天怎不打个雷把他们都劈死了,却送她这个好不容易转世回魂的人进狼窝,可见是瞎了眼的。

听到开锁的声音,叶佳瑶连忙跳回床上装死,一躺下又觉得这个主意烂极了,她应该躲床底下去,指不定他们以为新娘子跑了,到处去找,她才好浑水摸鱼溜出去。可是后悔已经迟了,门已经被打开,旋即又关上。

机会往往只在一瞬间,抓不住便溜走了。

脚步声很轻,轻的几乎听不见,但她可以感觉到他在慢慢靠近,因为她嗅到了一股子酒味,胸口像怀揣了一窝不安的兔子,她紧张的拽紧了身下的大红裙裾。

夏淳于站在床沿,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的新娘子。漆黑如墨的眼似两潭深不见底的池水,看不出半点情绪,然而,他的心里并不平静。

他刚从山下回来就被寨里的弟兄们拖着换上了喜服,拉去聚义堂喝喜酒,说是给他劫了个新娘子。

这是否又是一次试探?这女人会不会是大当家安插到他身边的钉子?不然,为何大当家二当家都还没有成亲,独独给他弄个压寨夫人来。

这黑风岗聚集了三千余草寇,依仗险要山势,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他们劫官道,扰民居,无恶不作,成为齐鲁大地上一枚毒瘤,朝廷多次派兵围剿皆无功而返,反折损了许多人马。他接到密令上山为寇,寻找破解之法,虽然交了投名状,且功劳卓著,但生性多疑的大当家还是对他心怀戒备,变着法子试探他。

再看这新娘子,双目微阖,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生得柳叶弯眉,琼鼻樱唇,的确是美貌。

门外有轻微的响动,夏淳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既然他们想看戏,那他就配合着演戏,好在这女人还算入得了眼。

叶佳瑶心中纠结万分,是继续装死呢还是奋起抵抗呢?估计是打不过人家,说不定还要挨一顿暴揍,结果都一样。

只听得悉悉索索一阵响动,被子被人掀开,随即一具充满男性阳刚气息的身体靠了过来。

叶佳瑶再也装不下去了,一咕噜爬开,顺手拔下头上的簪子对准了脖子上的动脉,宁死不屈道:“别过来,不然我死给你看。”

然而,当她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时,脑子嗡的一下,傻了。

居然有这么帅的土匪?

男人侧卧着,一手支着头,面带微笑,自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慵懒的优雅,狭长的凤眼微眯着,因着沾了酒意的缘故,水润乌亮若星光熠熠,令人炫目,线条分明的唇,微微扬起,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简直就是一副美男睡卧图。

叶佳瑶很不争气的咽了口口水,上辈子她就是外貌协会的忠实会员,朋友要找帅的,电影电视剧要看有帅哥的,一心想着,将来的老公也一定要找个帅的,结果这个愿望还没达成她就香消玉殒了,没想到,一穿过来,老天就送给她这么一个帅的没边的土匪。

叶佳瑶原本视死如归的气势不觉泄了三分,如果真的逃不过这一劫,一定要委身这位帅哥,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呸呸呸,叶佳瑶你脑子抽了吗?人家长的再好看也是个土匪啊!叶佳瑶狠狠鄙视自己,不觉又握紧了手中的簪子,瞪大了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凛然气势。

她眼中细微的情绪变化一丝一毫没有逃过夏淳于的眼睛,从决绝到犹豫再到决绝,在夏淳于看来,不免有演戏的成分,若真是正经人家的女子,应视清白名节如命,怎可能有动摇的念头,别是哪家青楼弄来的姑娘吧!

男人眉梢一挑,笑的几分邪气:“性子挺烈,我喜欢。”

“谁要你喜欢,快放我走,不然我爹报了官,把你们都抓起来。”叶佳瑶虚张声势道,簪子离脖子又近了几分,已经抵触到肌肤。

男人轻嗤:“报官?你以为这黑风岗是什么地方?莫说官府,便是大军来了,断龙石一放下,千军万马也攻不上来,我劝你还是省省事儿,趁我现在对你还有些兴趣,乖乖从了我,要是惹恼了我,把你送给寨里的弟兄,他们一定求之不得。”

轻描淡写的威胁,却是威力十足。叶佳瑶还真怕他后面那句话,进了狼窝逃又逃不走,要真把她丢给那些虎狼,恐怕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

她可不是原主那种烈性子,撞墙上吊抹脖子,只求一死以保全名节,作为现代人,保命才是关键,怎样把危害降到最低才是她要考虑的。

于是,她放下簪子,期期艾艾地说:“不是我不识时务,我毕竟是正经人家的女儿,你要我这样随随便便从了你,我心里这关过不去,况且我这一日担惊受怕,又撞了柱子,身上不大好,现在头还是晕的,恐怕也没办法伺候你,你能不能容我缓缓?”

不管怎样,先躲过今晚再说,爹肯定会想办法救她的。

夏淳于有些诧异,没想到她说出这番话来,缓兵之计还是欲擒故纵?

“还撞了柱子?伤哪儿了?我看看。”

叶佳瑶迟疑了片刻,看他不悦的挑眉,便一点一点挨了过去,指着左边的脑袋:“喏,这里,好大一个包。”

随着她低头的动作,乌亮的发丝柔柔垂下,带着淡淡幽香,似有若无的扫过他的手背,像是一根羽毛划过心尖,如蜻蜓点过荷塘水面,有小小的涟漪漾开来,夏淳于自嘲地勾起唇角,有多久没近女人了?来黑风岗也快半年了。

伸手一摸,果然有一块鼓起,倒不是说谎。

“疼……”叶佳瑶夸张地倒抽一口冷气,好显得她是个严重的病号。

他的手就势揽住了她的肩膀,轻轻一带,叶佳瑶一头载进他怀里,与此同时,手里的簪子被夺了去,只听的“叮”的一声脆响,不知被扔到那个角落里,碎了。他的身体随即覆了上来,一只手屈肘撑在她耳边,将她禁锢在身下,一手指背在她细腻柔嫩的脸颊上摩挲,眼神专注而深情,像是看着自己无比珍爱的宝物,语声低沉微哑极具诱惑:“不用你伺候爷,今晚,爷伺候你。”

叶佳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头皮发麻,这位仁兄超强演技派,那眼神,深情似海啊似海深情,尼玛,如果这厮生在现代,绝对是横扫中日韩一概花样美男,什么长腿欧巴外星叫兽都得靠边站,可惜生不逢时,只能落草为寇了。

“这,这怎么好意思,你可是三当家啊……”叶佳瑶支吾着,笑得比哭还难看,你伺候我,我伺候你还不是一回事吗?

“爷乐意。”他眉眼一弯,头低了下来。

叶佳瑶看着眼前不断靠近放大的俊容,鼻息间充斥着美酒的醇香与他衣上木槿花的幽香,混合出一种特别的气息,刺激的她浑身每根神经都绷紧了,如满弓的弦。

两唇就要相印的瞬间,一只冰凉的手挡在了中间。

“等等,你……能不能去漱漱口,我……我闻不得酒味,会吐的。”叶佳瑶急中生智,怯怯地说道,谁都不会希望亲密运动的时候,对方呕吐吧!

夏淳于眸色一深,一丝尴尬与恼怒浮上心头,她居然嫌他有酒气,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嫌弃过他,敢嫌弃他。

他真的离开她,下了床,走到圆桌边,提起了茶壶。

叶佳瑶有些不敢相信,他这么听话?

下一刻,她就不这么想了。

夏淳于提起茶壶又放下,转而提了酒壶过来,当着叶佳瑶的面喝了一口。叶佳瑶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心里念念碎,真是个小气的男人,白瞎了这一身俊雅的风姿气度。

下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又想错了。

男人猝不及防的吻了上来。

“唔……”

 


辛辣的液体刺顺着咽喉一路灼烧到胃,这一****光吃惊没吃饭,连水都没得喝一口,空空如也的胃顿时抽搐起来,难受得她不停挣扎,可那厮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一口又一口的灌。没多久,她就开始晕乎了。

“别……别灌了……”碰上这么个睚眦必报的男人,叶佳瑶欲哭无泪。

唇齿间氤氲的酒香,迷乱着人心,她迷离羞怯的眼神,白里透粉的脸颊,莹润欲滴的红唇,楚楚动人又透着几分娇媚的神情……夏淳于不觉喉头发紧,原本只是想戏弄她,惩罚她,现在却勾的他自己万分难受。

“放手。”他哑着声低喝,黝黑地眸子里氤氲着难堪与恼怒,怎么会有这么煞风景的女人。

看到他发火,叶佳瑶赶紧放开手,瘪着嘴委屈地说:“你弄疼我了。”

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求他不要这么粗暴,别真把自己给弄死了或是弄残了。

看她战战兢兢地小样,夏淳于怒意平复了些。

他并不是个不怜香惜玉的人,只是想到她不明不白的来历,真若是山下抢来的,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大当家自己不知道享用?偏偏送给了他?

他在山上一贯以冷酷著称,出手果断,杀人不眨眼,怜香惜玉似乎跟他这个冷血残暴的土匪身份不相符,况且外面还有等着看戏的人。

夏淳于看她又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不觉又有些气闷,跟他欢好就这么为难吗?要知道,多少女人想要爬他的床,他都不屑一顾。

臭男人,迟早有一天,她会废了他,她发狠的想,用她能想到的所有恶毒的词来诅咒这个为非作歹的臭男人。

不过,他真的很好看,特别的好看,如果他们不是现在的状况,她真的会被他迷惑,如果,他们可以正常的交往,慢慢地发展,哪怕他是个土匪,也许她也会喜欢上他。但是没有如果。

她的反应让他有些困惑,她是青涩的,敏感的,她好像很害怕,却又很镇定,能坦然接受现实,几乎都没怎么挣扎,若真是大家闺秀,被他这样对待,定是哭死哭活的闹了。

她到底是什么来路?然而,此时此刻,他也没心思去想那么多。

“喜不喜欢我?”他问道

喜欢你个头啊,大变态!叶佳瑶恨不得掐死这个恶人。

他嘴角噙了得意的笑,真是个敏感的女人,掌握了这个弱点,还怕她不乖乖就范?

叶佳瑶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下,是里子撑不住,面子也全丢光了。

门外一帮土匪偷听着。

“乖乖,三当家好生厉害,居然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要死要活的贞洁烈女生生变成了娇娃……”有人小声感慨。余众纷纷点头,眼神里无不流露出钦佩之意。

“嘘,别说话……”二当家回头瞪了多嘴的家伙一眼,继续专心的偷听。

叶佳瑶老实地伏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刚才发生的事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穿越、重生不到一个时辰,她就完成了从少女到女人的蜕变,而且是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土匪。

这穿越的时间点掐得可真尼玛的准啊!本来再过两天就到济南府了,嫁给青梅竹马的魏流江,想到温文尔雅的魏流江,叶佳瑶真心觉得自己太不幸,太倒霉了,原本穿过来,可以安安生生的做个大少奶奶,如今却沦为土匪的玩物,太尼玛的悲催了。

“在想什么?”耳边传来男人慵懒沙哑的语声。外面那帮子听墙壁的终于是走了。

他还以为她睡着了,可她扑闪的长睫毛像两把刷子,一直在刷啊刷,就忍不住出声询问。

“没想什么,我累了,这样躺着脖子酸,我可不可以转过去睡?”叶佳瑶怯怯道,她现在有些怕他,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他。

他把手撤了出来,支着头,幽深的眼将她望,心里好奇,她怎么都不哭?

 


叶佳瑶不是不想哭,她不敢哭也没力气哭,都一天没吃饭了,刚才又经历了一场剧烈运动,饿的她前胸贴后背,肠子都打结了。

想到吃的,肚子就很配合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房里很安静,只有红烛偶尔发出灯芯爆花的荜拨声,所以,这叽里咕噜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叶佳瑶条件反射的捂住肚子,窘的满脸通红。可随即一想,更窘迫的事都经历过了,还怕什么肚子叫,要不是被他死命折腾到现在,她的肚子能叫的这么欢吗?嫌弃吧嫌弃吧,最好把她赶出去。叶佳瑶这么奢望着,便理直气壮道:“我饿了。”

夏淳于无语地看着她数秒,目光扫了遍桌上,说:“这会儿没吃的了,明天再说。”

叶佳瑶沮丧地揉揉肚子:“它要老是这么叫,会不会影响你睡觉?”

夏淳于皱眉:“你想说什么?”

叶佳瑶指了指对面的罗汉榻,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张像床又像沙发的东西就叫罗汉榻:“要不,我睡那。”

他把被子一裹,转过身去,不耐烦的口气凶巴巴道:“睡觉。”

呃!这是准了还是不准啊?叶佳瑶冲着他的背呲牙咧嘴,无声咒骂。

骂完了,饭还是没得吃,还是得跟他睡一床,叶佳瑶真心觉得这场景比她看过的所有狗血电视剧都要狗血,比所有倒霉女主还要倒霉。

她家从太爷爷辈开始就是当大厨的,祖孙三代,不算上她,个个都是业界知名的大厨,所以,在她家,最不缺的就是吃的,所以,她从小到大就没尝过挨饿的滋味,原来饿了是这么难受,长夜漫漫,怎生熬得过去?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初时叶佳瑶还想着把被子捂的严实一点,能掩盖少许这让人尴尬的声音,后来发现这是徒劳,也就认命了,死鱼一样的躺在那翻白眼。

咕噜噜……

终于是换个节奏,叶佳瑶郁闷地想。

叽里咕噜……

两个声音此起彼伏,犹如配合默契的合唱。

咦?不对,这才是她肚子叫的声音,叶佳瑶竖着耳朵听了会儿,差点没喷笑出声,那帅哥的肚子居然也在叫。

瞬间,心理平衡了。有饿同挨,公平,公平的很。

夏淳于呼啦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恼怒地瞪向叶佳瑶,发现她居然在偷笑,一张脸顿时阴沉的要滴出墨来。

她居然敢笑话他,要不是她老在一旁叽里咕噜,他的肚子能叫吗?今晚上光喝酒,都没吃饭菜,他也饿了。

叶佳瑶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过来,笑容一时没来得及绷回去,僵在了脸上,她嘴角抽了抽,尴尬道:“要不,我去找点吃的?”

夏淳于冷哼了一声,下了床穿衣服,叶佳瑶也忙穿衣服:“你告诉我厨房在哪,我去就好,万一厨房没吃的,我可以做。”

他扭头,挑着眉梢将她望,不是说大家闺秀么?还会做吃的?

叶佳瑶一脸诚恳的看着三当家,讨好地说:“这种小事,我去就好了,三当家,您稍等片刻就好。”

夏淳于沉默着,在想,她不会是想趁机逃走,如果她当真是被抢上山的话。可又不像,她不仅不哭不闹,还主动要给他弄吃的,这么殷勤,可不是想讨好他么?

叶佳瑶见他没反对就当他默许了,飞快穿好衣服出门去,生怕他又变卦说什么忍一忍好了,他能忍,她可忍不了。

夏淳于还没琢磨出个究竟,人已经跑走了。不是不知道厨房在哪吗?夏淳迟疑了片刻,还是躺回了床上,反正她跑不掉,看她能弄什么好吃的来。

院门口有两个土匪守着,见叶佳瑶出来,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想要跑路还是咋滴?刚才里头战斗那么激烈,嫂子居然还有力气下床?

“两位大哥,能告诉我厨房在哪吗?”叶佳瑶怯怯地问。

见两人怔愣着,叶佳瑶指了指屋里头,小声说:“三当家肚子饿了,要我去弄吃的。”

两人眼里便多了几分同情,新嫂子不容易,喂饱了下面还得喂上面。叫宋七的土匪道:“新嫂子回吧,我去给三当家弄个肘子来。”

这一声新嫂子叫得叶佳瑶激灵灵打了个哆嗦,狗屁新嫂子,她才不承认自己嫁给了土匪。

叶佳瑶想着,这土匪可能不放心放她出去,便道:“大半夜的吃油腻的东西会消化不良,要不这位大哥陪我去?”

宋七和彭五对望一眼,既然是三当家要吃东西,新嫂子又让跟着,没什么好不放心的,宋七便道:“我陪新嫂子去。”

叶佳瑶感激一笑,不好意思道:“那就麻烦大哥了。”

宋七忙说:“新嫂子叫我宋七就好了,叫大哥可不敢当。”

他要敢应承,被三当家知道了,非削他不可。

因为胃不舒服,叶佳瑶走路不免有些佝偻,脚步虚浮,彭五看在眼里,不免跟刚才那场惊心动魄地激战联想到一块去,心说,三当家也太不怜香惜玉了,这么娇滴滴一个美人,怎禁得住那般搓揉。不过三当家本来就不好伺候,寨子里的弟兄怕大当家,更怕三当家,因为三当家绝对是个狠角色。

厨房倒是离的不远,出了院子,也就五十来米的距离。

宋七走进去,大声道:“姜婶,还有没有吃的?”

叫姜婶的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妈,生的腰粗膀圆,极符合厨娘的形象,此时手里正抓着一只红烧肘子啃的欢,满嘴流油,见来人是宋七,也不遮掩,不客气道:“都这个点了,还能有什么吃的。”

“我看都是被你偷吃光了。”宋七埋怨道。

“呸!你们大鱼大肉酒足饭饱,老娘我可是饿到现在才吃饭。”姜婶狠狠甩了个白眼过来。

“三当家还饿着呢,快看看还有啥吃的不?”宋七去掀锅,锅里只有热水。

一听说是三当家要吃的,姜婶的态度立马和顺起来:“剩菜没了,橱柜里倒是还有些剩饭。”

叶佳瑶四下里看了看,发现柱子上挂着一扇牛肉,地上的篮子里还有几个西红柿,黄瓜和胡萝卜,就问:“有鸡蛋吗?”

姜婶见叶佳瑶身上还穿着新娘子的喜服,便知她就是今儿个二当家从山下弄回来的新娘子了。笑道:“有有,傍晚刚从鸡窝里摸出来的。”

“灶火熄了吗?”

“还没,烧着热水呢!”

叶佳瑶道:“那就麻烦姜婶帮我烧个火,还有,拿几个鸡蛋来。”

叶佳瑶说着就撸起袖子,准备干活。

宋七道:“新嫂子,让姜婶弄就行了。”

“没事儿,我自己来。”叶佳瑶从篮子里捡了两个西红柿,一根黄瓜和一根胡萝卜,舀了一勺水来清洗。

做饭可是她最大的兴趣,除了这个,她也别无所长。

宋七和姜婶目瞪口呆的看着叶佳瑶娴熟地挥舞着菜刀,将那牛里脊切成小小的丁,几乎每一颗肉丁都一样大小,十分均匀。这刀工了得啊!两人心下感叹。

叶佳瑶也不问姜婶,哪样是料酒,哪样是酱油,哪样是醋,瓶子打开一嗅,就开始调料,往切好的牛肉丁中倒了酱油、料酒,再是一小撮盐和糖,两片生姜,搅拌均匀。

腌好了牛肉,叶佳瑶又开始切黄瓜和胡萝卜,一样切成小块的丁。

姜婶不知从哪摸出几个香菇:“姑娘,香菇要吗?”

叶佳瑶面上一喜:“要要,有这个更好。”香菇可以提味,等同于味精,但市面上的味精吃的不放心,她们家都是自制鸡精的,这个年代估计也没有味精,改天她自己来做鸡精。

准备工作就绪,叶佳瑶往锅里下了一勺油,等油沸滚,把腌好的牛肉往里一倒,快速翻炒两下就装盘,牛肉本来就鲜美柔嫩,要是过火就老了不好吃,用滚热的油爆炒几下,马上出锅,才能保持肉质的鲜嫩。

鸡蛋已经打好,炒成碎碎的蛋花装盘,接着下香菇翻炒,等香菇的香味飘起,再下萝卜丁,最后才是黄瓜,等菜炒到五分熟装盘。叶佳瑶把两碗剩饭倒进去,等米饭都揉开了,味也调好了,最后才把炒好的配料放入锅里搅拌。

不一会儿,厨房里香气四溢,宋七看着红红绿绿的蛋炒饭,闻着那诱人的香味,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叶佳瑶看着美食出锅,自己也很开心,这可是她最爱吃的牛肉蛋炒饭,吃过她做的蛋炒饭,没有一个不是念念不忘的,那个可恶的三当家算是有口福了。

饭做好了,叶佳瑶开始烧西红柿蛋汤,其实最平常的菜反倒是最见功底的,西红柿要烧出汁,但又不能太烂,烂了菜色不好看,不出汁又没味道。

“姑娘,您这厨艺可是比老于头强多了。”姜婶称赞道,这大厨房是老于头掌勺,她和几个妇人打下手帮厨,老于头最喜欢的就是乱炖,杂七杂八往里一扔,跟做猪食一样,还没她做的好呢!拽的跟什么似的。改天让老于头瞧瞧人家这手艺,看他不拿个锅盖把自己闷死。

叶佳瑶谦虚地笑了笑:“谈不上厨艺,就喜欢做而已。”

对她来说,做菜不是工作,纯粹爱好,因为她本身就是嘴叼的吃货,他们一家全是吃货,自然对美食的要求比较高。

装了满满两大碗蛋炒饭,外加一碗西红柿蛋汤,锅里还剩了些,看宋七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锅里,叶佳瑶笑道:“宋七,你也饿了吧,要是不嫌弃,这些就归你了。”

宋七笑呵呵地搓着手:“那敢情好,本来不饿的,看新嫂子做的这么美味就饿了。”

姜婶讪笑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宋七拿了个碗把锅里剩下的蛋炒饭给装了去,也是狠狠吞了口口水,恨不得拿自己啃了一半的肘子去换蛋炒饭,就是没好意思开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