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公主医术高超

公主医术高超

初五九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南瑾曦贵为一国公主,却在新婚之夜发现挚爱是个渣男,可这也改变不了一杯毒酒杀死了驸马的结局。穿越成蠢笨如猪的公主,南瑾曦表示,新仇旧恨,让他们一并清算,索性这爹娘不疼的驸马福大命大,侥幸从毒酒中逃生,如今为了挽回局面,她一面用高超的医术治疗驸马,一面虐渣智斗狗男女。

主角:南瑾曦,墨子煜   更新:2022-08-22 11:3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瑾曦,墨子煜 的玄幻奇幻小说《公主医术高超》,由网络作家“初五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瑾曦贵为一国公主,却在新婚之夜发现挚爱是个渣男,可这也改变不了一杯毒酒杀死了驸马的结局。穿越成蠢笨如猪的公主,南瑾曦表示,新仇旧恨,让他们一并清算,索性这爹娘不疼的驸马福大命大,侥幸从毒酒中逃生,如今为了挽回局面,她一面用高超的医术治疗驸马,一面虐渣智斗狗男女。

《公主医术高超》精彩片段

“砰!”的一声!

新房内,酒盏落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男人一袭大红色喜服,苍白无血色的脸满是愤怒!

“南瑾曦!新婚之夜,你竟然要杀我!”

今天是九公主南瑾曦二嫁的日子,可新婚当夜,她就在合卺酒里下了毒!

看着身前痛不欲生的男人,南瑾曦眼底都是恶毒,“你一个病秧子,若不是占着侯府世子的身份,就算是给我提鞋你都不配!只有晟哥哥,才是我心中认定的驸马!”

“墨瑾晟?”

苍白无血色的脸满是惊愕,难以置信的开口,“原来你们早就勾结在一起了!那今日成婚,也都是你们的谋划!”

“没错!”南瑾曦眼神儿一狠,拔下头上的凤钗朝着男人的胸口刺去:“等你一死,侯府世子的位置就是晟哥哥的!而我,也会是晟哥哥的新娘!”

“无耻!”

男人愤怒的狂吼!身形踉跄着想要抓住她的手腕,可刚用力,就噗出一口鲜血,直直的往后倒去!

“南瑾曦......你......”

男人痛苦的捂住胸口,五脏俱焚!

很快,他便眼前一黑,彻底的没了意识!

南瑾曦强忍着心中的畏惧,小心上前试探。

没有呼吸!

没有脉搏!

他死了!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跟心爱的男人长相厮守,南瑾曦心中就忍不住的欢喜!

她连忙朝着门外喊道:“瑾晟哥哥,他死了!”

九公主二嫁,公主府本就一片死气沉沉。

门外更是没有闹洞房的客人。

只等南瑾曦话音落下,新房的大门被推开,一道青灰色的儒雅身影走了进来。

南瑾曦看见来人,立马欣喜的缠上去,抱上墨瑾晟的手臂,“瑾晟哥哥,从今天起,再也没人跟你争侯府世子之位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成婚?”

她满心欢喜的等着一个答案。

却不想下一刻,墨瑾晟却忽然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瑾晟哥哥,你怎么了?”

墨瑾晟原本深情的眼眸,此刻写满了厌恶!

他猛地甩开南瑾曦的手,嘲讽道:“南瑾曦,你还真是蠢笨无脑,除了这张脸,你哪里配得上本世子,我就算是要个婢女做通房丫头,也不要你这二嫁妇!”

南瑾曦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不是的,瑾晟哥哥,你说过会娶我的,你是说气话的是不是?”

“滚开!”墨瑾晟怒不可抑,猛地抬脚将人踹飞出去。

嘭的一声,南瑾曦狠狠地撞在桌子一角,又重重的跌落在地。

她艰难的掀了掀眼皮,试图伸手想去碰触墨瑾晟,手却无力的滑落,缓缓的闭上眼。

墨瑾晟眸色微惊,几步上前,用脚踢了她一下,语气很是不耐,“南瑾曦,别装死!”

空气里弥漫着血腥味儿。

南瑾曦脸色煞白,只有额角上的鲜血流淌,弄脏了她精心打扮过的小脸。

下一瞬,紧闭着的眸倏地睁开,眼底满是凌冽寒意!

这是哪儿?

她不是死了吗?

“南瑾曦,你少在这玩花样,你就算是死,本世子也不会娶你这个二嫁妇!”

头顶再次传来男人的怒斥声!

紧接着,铺天盖地的回忆挤、入脑海!

随即反应过来。

她穿越了!

她是来自无间国度的南溪!

只因其拥有一双能杀人于无形的眼睛,和扭乾坤断生死的鬼手,在新婚之日,被被挚爱和亲妹妹谋害,挖其眼,断其手,受尽折磨,失血过多而死。

谁知却穿越成了东郡国的九公主!

原主生性娇蛮跋扈,恃强凌弱,却对靖安侯继夫人所出的墨瑾晟情有独钟,为能嫁他,不惜在新婚夜下毒谋杀自己的驸马,后被挚爱无情抛弃,撞击致死!

倒是死有余辜!

可一想到原身跟自己一样,都是被挚爱利用谋害,她心中的恨意便瞬间爆发!

见她呆愣不语,墨瑾晟对门外喊道,“来人,九公主下毒谋害驸马,将其带到刑部听候发落。”

话落,侍卫推门而入。

南瑾曦缓缓起身,一双狭长的凤眸微挑,红唇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漆黑的眸瞬间变成诡异的紫色。

只见上前的侍卫纷纷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就好似被施了定身咒一样。

“你...你不是南瑾曦!”墨瑾晟看着这诡异的一幕,震惊不已。

南瑾曦眉梢一挑,声色凌厉,“放肆,本宫的名讳也是你能喊的!”

“你谋害驸马,本世子乃是刑部侍郎,有权利抓捕你。”

只是一瞬,墨瑾晟恢复镇定,亲自动手,只是还没有碰到,就被定住了。

南瑾曦眸光瞥过他,视线落在地上的墨子煜身上,眸光微沉。

“本宫就让你看看这驸马究竟死没死!”

说着上前,背对着身后的人,右手落在墨子煜胸口上,一道七彩光晕瞬间晕染开来,将心脏给重重包裹住。

随着光晕越来越清晰,墨子煜那如死灰般的脸,肉眼可见的恢复了气色。

“咳咳咳!”一道咳嗽声响起,墨子煜缓缓的睁开眸,虚弱不已。

“你现在身体很虚弱,需要休息,不可动怒。”南瑾曦出声安抚,吩咐一声,“来人,驸马身子不适,送他去休息。”

墨子煜审视着她,眸底汹涌的杀意尽显,此刻却毫无力气,只能任由侍卫将他抬到了内室的床榻上。

南瑾曦没理会,理了理衣裳,饶有兴致的看向墨瑾晟,勾唇笑问,“墨二公子,诬陷本宫,对本宫不敬,诅咒驸马,这桩桩件件不知道你这刑部侍郎可想清楚了是什么罪名。”

墨瑾晟难以置信的看着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南瑾曦,怎么回事?

这个蠢货怎么突然有这般气势!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故技重施的讨好道:“瑾曦,这次是我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等你和他和离了,我立刻娶你可好?”

南瑾曦心中冷笑。

同样的花言巧语,她前世可听够了!

“本宫放着俊俏多金的驸马不要,要你这个庶子,本宫眼瞎了一次,可不会再瞎第二次!”

说完,她喝斥一声,“来人,墨瑾晟对本宫不敬,即刻关押,明日听后发落!”

“南瑾曦!你疯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嘴给本宫堵住!”

很快,墨瑾晟被臭抹布堵住嘴拖了出去。

人被带走,南瑾曦这才进了内室,看着半躺在榻上的墨子煜,她深吸一口气。

即便这人虚弱不已,自身散发出来那威慑力也足以将她给震慑住。

而不久前,原身不仅将他贬的一无是处,更是给他下了毒,如今她却不得不将人救回来,还要和他好好相处。

若不然,他死,她也活不了!

而她想活着!

刚上前,原本闭眸假寐的墨子煜忽的睁开眼,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南瑾曦的脖颈,双眸顿时布满肃杀之气。

瞬间,南瑾曦面色涨红不已,艰难开口,“墨子煜,你听我解释。”

“南瑾曦,你以为本世子还会再给你机会?”


南瑾曦摇头,奈何墨子煜手中力道又收紧了几分,让她几乎要窒息。

凤眸倏地一变,诡异的紫眸瞬间出现,她红唇微动,好似念着什么。

只见原本扼住她脖颈的手无力的滑落,连带着墨子煜的身子都颓然靠在了榻上。

他语气虚弱至极,眸却异常的坚定,“南瑾曦,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方才,她和墨瑾晟的谈话,他都听到了,不久前给他喂了毒药,现在又救他,还当着他的面将墨瑾晟入狱。

“当然是救你了,难道你没看出来?”南瑾曦眉眼微挑,鬼手已然落在他的手腕上。

墨子煜咬着牙,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毫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你少在那假惺惺。”

也不知道这女人对他做了什么,竟然使不出内力。

南瑾曦皱眉看他,一副病态十足,却傲娇又倔强,难怪原主不喜欢,换谁都会喜欢墨瑾晟那种一副儒雅公子哥模样的人。

红唇勾了勾,她轻笑,“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没有关系,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说着,很轻松的就将他扣着的手给拿开,用鬼手仔细的给他检查了下身体,神情忽而就变得凝重起来。

“你中毒了!”肯定的语气。

“噬心毒外加牵心引,且这噬心毒应是从娘胎带来的。”

南瑾曦耳边是鬼手反馈的信息,她一边说一边继续探测。

墨子煜狐疑的看着她,眼底深处涌动着不易察觉的情绪。

不一会,南瑾曦收回手,紫眸也恢复了,墨子煜感觉被禁锢的力道瞬间消散了。

他怒声质问,“你究竟是谁!”

她是南瑾曦,又不是南瑾曦!

南瑾曦凑近他,无视他那满是怒火的眸子,伸手在他的脸颊上摸了一把,轻笑,“我是你娘子啊,有什么问题吗?”

对上她那清纯又无害的凤眸,墨子煜眸光犀利,“你不是南瑾曦,你究竟是谁!”

南瑾曦想要他的命,而她现在,确实是救了他。

她怎么可能会救他!

“那煜世子倒是说说看,本宫不是南瑾曦是谁?”南瑾曦好笑的看着他,丝毫不恼。

他会怀疑她是正常的。

墨子煜眸微动,冰冷的眼神犹如冰刃一样扫过她全身。

半晌,他才从嘴里吐出一句话,“南瑾曦,你想耍什么花样尽管来,本世子奉陪!”

南瑾曦气笑了,双手插着腰,“我说你这人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我要是要你死,犯得着去管你?”

直接让他自生自灭就好了。

墨子煜薄唇紧抿不语,漆黑的眸平静的毫无波澜,让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再怎么看下去,我也还是南瑾曦,与其费心思想我是谁,倒不如好好想想你那不到三个月的命,该如何挽救。”

南瑾曦起身走到一旁,端起婢女送上来的茶水灌了一大口,这才觉得好受了些。

挑着眉眼看墨子煜,“我知道你现在对我不相信,但你的毒我可以帮你解,你要不要考虑下?”

“你为何帮我?”墨子煜可不相信她真的会这么好心。

南瑾曦勾唇笑了笑,“墨瑾晟利用完我对付你,如今倒打一耙,我怎么能让他轻易好过,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吗?”

让墨瑾晟不好过,那就只有墨子煜能帮她了,做不了嫡子,墨瑾晟这辈子都只能背负着他最不想背负的。

墨子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他并不相信南瑾曦,但她有句话说对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眼下,他想活着,也只有她能护得住。

“你怎知我中了毒?”

南瑾曦喝茶的手一顿,挑眉看他,“怎么?以为墨瑾晟和我说的?”

见他不语,她撇嘴,“你只需知道,我能帮你解毒,而你现在想活下去,也只有留在公主府才能安然无恙。”

南瑾曦说着起身,唤来婢女明月,“去弄些吃的,在准备热水,本宫要沐浴。”

吩咐完,她走到墨子煜跟前,看着他那张冷峻却没有一丝瑕疵的脸,她俯身凑近他,“要不要沐浴?”

墨子煜毫不掩饰对她的嫌弃,“九公主自重!”

“自重?”南瑾曦低笑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玩笑一样。

眉眼勾起一抹风情笑,纤细的手指搭在他的肩膀上,“煜世子怕是忘记了,今晚可是你我的洞房花烛夜。”

“难不成,你还想违抗圣旨不成?”明日一早,宫中就会有人亲自前来检验。

墨子煜一把将她的手给甩开,厌恶道,“这是你的事!”

“呵。”南瑾曦笑了,敢情她还能一人洞房花烛不成?

“罢了,你先用膳,你这身子骨也经不起折腾。”南瑾曦说完转身进了浴房。

墨子煜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眸光冗长深沉,高深莫测。

翌日一大早,南瑾曦是被门外的吵闹声给惊醒的,她睁开眸才发现,墨子煜竟不知何时起身了。

想到昨晚,她不禁笑了,这男人...要不是知道他只是中毒了,她还真的以为他不行了。

利索的起身,她拿出一把匕首在指腹上划了下,将鲜血抹在了丝帕上,这才转身准备出去。

迎面就撞见墨子煜一身黑色锦袍出来,视线落在那块帕子上。

南瑾曦面色微僵,只是一瞬,眉头微扬,“怎么?煜世子不行,还不许本宫这样?”

墨子煜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大步出了内室。

南瑾曦刚收拾好出去,就传来极为不耐烦的谩骂声,“南瑾曦,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有了心上人,还妄图染指煜哥哥,我要打死你!”

紧接着就是一道长鞭朝着她的身体直直的抽过来,她身形一闪轻易的避开,眸光犀利的扫向来人。

“安平,一大早这么大火气,要不本宫给你也找个驸马消消火?”

来人不是别人,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六公主,安平公主,对墨子煜青睐有加,墨子煜能活到现在,这安平公主倒是出力不少。

“南瑾曦,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要脸,我今日不抽死你,我就不是安平!”

安平说着,一鞭子朝着南瑾曦的脸抽了过去......


“煜哥哥,她欺负我!”安平看着来人,挑衅的看向南瑾曦。

墨子煜低声说了句什么,沉眼看向南瑾曦,“安平公主奉懿旨前来取东西,九公主又何必大动干戈。”

话落,跟着安平前来的嬷嬷立马见礼进屋去取东西。

南瑾曦眉梢轻佻,看向墨子煜,红唇勾起一抹饶有意味的笑,“驸马这是胳膊肘往外拐了。”

“你才是外人,我和煜哥哥关系你是不会知道的。”安平仰着脸,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女孩子花一般的年华。

“是吗?”南瑾曦红唇轻勾,手腕猛地一个用力,就将长鞭给抽回来。

看着墨子煜微变的眸,她冷笑一声,“正好,本宫试试你们的关系究竟有多好!”

话落,长鞭啪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甩在安平的手臂上。

眼看着就要甩在上面,墨子煜猛地握住长鞭,沉喝一声,“安平公主不过是实话实说。”

南瑾曦呵了一声,眸光微缩,长鞭往前一伸,再往后一扯,就轻易地就给抽回来。

现在的墨子煜身体虚弱至极,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红唇一勾,南瑾曦笑的放肆又张扬,“本宫不仅如此,还嚣张跋扈。”

话音刚落,长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在了安平的手臂上。

“啊!”

安平痛的尖叫一声,大喊道,“南瑾曦,你竟敢打我,我一定禀明祖母,要你好看!”

“对本宫出言不逊,打你都是轻的!”

南瑾曦话落,又是一鞭抽下去,快到墨子煜都来不及阻止,力道不是很重,却也能看到血痕。

他挡在安平的面前,“九公主,安平公主年幼,你身为长辈又何必和她一般见识。”

“怎么?煜世子这是心疼了?”南瑾曦冷笑一声,看着他那护短的模样,眼底的冷意更甚。

虽说原身咎由自取,但她救了墨子煜也是事实,如今被他这么说,心底老大不爽。

“拿了东西,赶紧滚!”丢下这话,南瑾曦进了屋。

墨子煜看着南瑾曦转身时,眼底闪过的那抹落寞之色,眸色微暗,

“煜哥哥,她欺人太甚了,好疼啊。”安平呜呜的哭咽,今日的南瑾曦比昔日的她更为狠辣无情。

墨子煜看着她衣衫上浅淡的血痕,沉声吩咐,“来人,护送公主回宫。”

说完,大步离开。

安平看着远去的人影,气的原地直跺脚。

墨子煜进了屋,南瑾曦正在喝茶,见他进来,火气大的很,“墨子煜,你是本宫的驸马,竟帮着外人!”

“九公主昨日不也是如此?”墨子煜语气淡漠又疏离,还不忘补了句,“何况,安平公主说的也没错。”

“呵!”南瑾曦气笑了。

合着在他的看来,她也是不要脸的女人。

南瑾曦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转念一想,这话好似也没什么不对,烦躁的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去把墨瑾晟给本宫带上来。”

都是这男人,正好给她消消气。

屋内,墨子煜喝茶的手一顿,看向外面,眸色愈发的暗沉。

不多时,墨瑾晟被带上来,一晚上折腾,此刻的他精疲力竭,怒视着坐在院子椅子上的南瑾曦。

“看来这一晚上还没有让墨二公子醒悟啊。”南瑾曦掀了掀茶盖,语气不轻不重,却透着一股威压。

“南瑾曦,我是侯府世子,你将我关押一夜,可曾想过要怎么交代。”

“交代?”南瑾曦把玩着自己的指甲套,饶有兴致的勾了勾唇,“确实要给本宫一个交代。”

说着,她起身走到墨瑾晟的跟前,看着被侍卫架着却奋力挣扎的男人,来回缓步,“墨瑾晟,本宫以前是不是对你太好了,让你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墨瑾晟怒吼,“南瑾曦,你不过是被人丢掉的破鞋而已,本世子看的上你,那都是你的福气。”

“来人,墨瑾晟对本宫出言不逊,杖打五十。”

“南瑾曦,你敢!”墨瑾晟大声喝斥。

“一百!”

南瑾曦幽幽的吐出两个字,兰花指微挑着,眉眼淡淡的扫向墨瑾晟,“还说吗?”

三个字,满满都是压迫感。

屋内,墨子煜听着外面传来一板接着一板的声音,深邃的黑眸染上几分讶异。

昨日南瑾曦关押,他也只是以为她做做样子,吓唬墨瑾晟,不曾想今日竟动起了真格,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南瑾曦,你杖责朝庭命官,我定会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

“话太多,给本宫堵上!”

忽然,一侍卫神色匆匆进来,跪地道,“启禀九公主,太后派人传话,让您即刻进宫。”

南瑾曦呵了一声,吩咐一声,“打完给本宫送回地牢!”便起身进了屋内,看着墨子煜道,“换身衣服和本宫进宫谢恩去。”

这门婚事可是皇上太后撮合的。

不多时,两人已经抵达太后寝宫,还未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缀泣声。

“祖母,您一定要给安平做主啊,九姑姑太欺负人了,我就是说了她两句,她竟然把我打成这样。”

南瑾曦唇角轻勾,瞥了眼身旁的墨子煜,忽而道,“一会太后质问,煜世子可是会护我?怎么说,我也是你娘子不是?”

“九公主伶牙俐齿,何需本世子保护。”墨子煜不轻不淡的回道。

南瑾曦撇嘴,一副失望的语气,“昨晚才恩爱过,还真是无情啊。”

墨子煜脸色倏地一沉,扣住她的手腕,冷声警告道,“南瑾曦,你少耍花样。”

“难道没有?”南瑾曦低笑,无视他满是怒意的俊脸,伸手在他脸上楷了一把油,这才抬步进去。

太后见到南瑾曦进来,原本慈爱的脸瞬间沉下来,很是不悦的喝斥一声,“瑾曦,你身为长辈,竟心胸如此狭隘,对自己的亲侄女也下如此重的手。”

南瑾曦和墨子煜行了礼便立在一旁,她勾唇笑道,“太后这是昨夜里没被伺候好,这一大早火气这么大?”

“放肆,竟敢对哀家出言不逊!”太后震怒,“来人,掌嘴!”

墨子煜眸光瞥向神色淡定从容的南瑾曦,心下诧异。

这女人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安平一听,还不忘添油加醋一把,“祖母,九姑姑就是仗着自己身份才敢这般无视您,就该让她好好的长长记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