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我要洗心革面

重生之我要洗心革面

唯我独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回到了四十年前,这个亿万富翁秦峰最为遗憾悔恨的一天,未婚妻张瑶被逼跳河身亡的当天……这一次,他绝不会任由悲剧发生,不会让未婚妻张瑶被逼跳河,更不会连累年幼的弟弟妹妹。

主角:秦峰,张瑶   更新:2022-08-22 11: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峰,张瑶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我要洗心革面》,由网络作家“唯我独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回到了四十年前,这个亿万富翁秦峰最为遗憾悔恨的一天,未婚妻张瑶被逼跳河身亡的当天……这一次,他绝不会任由悲剧发生,不会让未婚妻张瑶被逼跳河,更不会连累年幼的弟弟妹妹。

《重生之我要洗心革面》精彩片段

江东市碧海湾的私人医院。

其中一间高级病房内,医生缓缓地给病床上的老人盖上了一层白布。

一代金融大鳄就此落幕。

老人的身旁,众人神色各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去世的老人名叫秦三。

没有人知道老人的名字为什么的这个简单。

也没有人知道老人在四十多年前还有一个名字---秦峰。

他们现在感兴趣的只是老人在去世之后,留下的千亿资产。

只是这一切,都和已死的秦峰没有了丝毫关系。

而众人也不知道的是,就在秦峰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

突然间,他感觉一阵天旋地陷,脑袋就像是受到了一记重击。

而后……秦峰便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朦胧间,秦峰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一直在喊着他的名字。

还伴随着阵阵孩子的哭声。

秦峰用尽全力睁开了双眼。

看着眼前的一切,秦峰愣住了。

在他不远处,一位披头散发的女子,正慢慢地走向河边。

秦峰的脑袋嗡的一声,一阵尘封多年的记忆涌了上来。

眼前的这个女人正是秦峰的女朋友--张瑶。

当然在八十年代初,还没有女朋友这个词汇,说是未婚妻更为准确一些。

秦峰的父母本是战场上的英雄,当年夫妻两人舍下秦峰以及年幼的弟弟妹妹,就去参加战争了。

没想到这一去便不复返。

直到两年前,国家才确定了夫妻二人已经牺牲的事实。

因为还有年幼的孩子,所以国家给予了秦峰兄妹三人一笔烈士津贴。

但没想到,秦峰在拿到这笔津贴之后便开始不务正业。

不仅和村子里的小混混们打的火热,还用这笔津贴去赌。

没多久,家里最后的一个大子都被秦峰输掉了。

幸运的是,张瑶的父母与秦峰的父母早年便是好友。

在临走之前,就已经给秦峰说下了这门亲事。

没有过门的未婚妻张瑶,早早地便承担起了作为妻子的义务。

如果不是因为她,或许秦峰的两个弟弟妹妹,早就已经饿死了。

但就算是这样,也没有让秦峰浪子回头。

秦峰更加变本加厉的赌博,甚至欠下了巨额的赌债。

债主上门索要,秦峰拿不出钱来,便跳墙逃跑,扔下了未婚妻张瑶和两个弟弟妹妹。

结果债主看上了张瑶,张瑶拒绝,债主就要对张瑶霸王硬上弓。

她趁着债主一个不注意,脱身跑掉,几人一路追赶,最后跑到了村头的泥沙河边。

秦峰得知消息,仓皇地赶过来。

他被债主抓住的时候,正好看见张瑶心灰意冷,一跃而下,跳了滚滚河水中。

他才五岁的弟弟妹妹站在河边,哭喊着嫂嫂。

可一个不留神,河边的泥土松动,两个年幼的孩子也一同掉进了泥沙河里。

三人被村民打捞上来,已然成了冰冷的尸体。

这件事情给了秦峰沉重的打击。

从那天起,每天晚上,秦峰都会梦到张瑶跳河,弟弟妹妹惨死的情形。

因为不能原谅自己,也是为了赎罪和忏悔,秦峰至死都未曾娶妻生子。

任由他的千亿资产,成了无主之物。

而此时,秦峰呆呆愣愣地看着走向河边的张瑶。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眼前会重现当年的情景。

但秦峰只知道,他不能在允许自己再一次如此的混蛋。

哪怕这是一场梦,也不行!

他要阻止这一切。

阻止这场噩梦再次发生!

秦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甩开了紧紧抓住他肩膀的两个人,向着张瑶跑去。

“张瑶!张瑶!求求你,不要再往前走了。”

张瑶却好像没有听到秦峰的呼喊一般,行尸走肉般,径直朝着河边走去。

秦峰眼睛已经通红,他使尽全身的力气嘶吼:“张瑶!求求你了,求求你,别在往前走了!”

因为喊得过度用力,只几声,秦峰的嗓音便已经极度嘶哑。

他一阵剧烈地咳嗽,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就呛了出来。

秦峰的视线被泪水模糊,踉跄着向张瑶跑去。

不知道是张瑶听到了他的呼喊,还是想要最后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她堪堪走到河边,只差一步就落下去的时候,脚步停顿了一下。

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跑过来的秦峰紧紧地将她抱进怀里。

“我求求你!不要!千万不要!”

张瑶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秦峰。

为什么?

为什么你刚刚能抛弃我们逃走?

为什么你现在又跑来求我不要死?

张瑶轻轻地摇了摇头:“你也想劝我,让我跟他走吗?不!我不会答应的!你放开我!”

她说完,想要挣开秦峰的怀抱,可她一动,秦峰反而抱得更紧。

“不,我不会!我之前不是个东西,我不是人,伤害了你,对不起,请你再相信我一次,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张瑶愣住了。

秦峰趁机紧紧地拉住张瑶的手,拉着她离开河边,到了安全区域,才松了口气。

太好了,太好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露出一点笑,要债的人就就已经走了过来。

秦峰年幼的弟弟妹妹,被驱赶着小心翼翼地走在这几人身边。

先说话的是一个领头的高壮男人:

“呦!敢回来了,你这是有钱还了?”

他就是秦峰的债主,叫王二柱,旁边那个瘦小的年轻男子是他的表兄弟李伍,剩下的都是纠集的混混打手。

四十年前,就是他们逼死了他的未婚妻,害死了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

不……最混蛋的是他自己,是他欠下了赌债,也是他抛下了张瑶和弟弟妹妹。

秦峰紧紧地攥着拳头,深吸了一口气,从牙齿里面挤出了几个字:

“没钱,今天要么你们离开这里,等过段时间我把钱还给你,要么咱们今天就同归于尽!”

王二柱嗤笑一声:“你小子看来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他一挥手:“兄弟们给我上……”

没想到话音未落,秦峰率先冲了过去。

他迅速抓住了距离他最近也最瘦弱的李伍,瞬间夺过他的匕首。

王二柱还没能反应过来,秦峰就已经死死地钳制住李伍往后拖了几步。

他将匕首抵在李伍的喉咙处,眼神冰冷:

“来啊!不怕他死,就过来!”

 


王二柱被吓了一跳,激动地指着秦峰说道:“秦峰,我就不信你敢杀了他!”

秦峰双眼微眯:“要不试试!”

秦峰半点犹豫没有,手中的匕首就开始用力。

男子的喉咙处立刻渗出了鲜血,血液顺着匕首迅速滑落到秦峰手上,立刻吓得王二柱失了声。

刚刚还在拼命挣扎的李伍,也僵得连哆嗦都不敢了。

张瑶也蒙了,她回过神,慌乱地抓住秦峰的手臂:“秦峰,你赶紧放开他,你不能杀人,杀人是犯法的,要偿命的!”

秦峰缓了缓神,咧开嘴对她笑了一下:“往后走走,别看。”

张瑶一下子泪流满面。

弟弟妹妹还不清楚杀人是怎么回事,但此刻的气氛让他们觉得恐惧不安。

他们下意识地抱着张瑶的大腿哭了起来:“嫂嫂!呜呜呜,嫂嫂——”

王二柱看秦峰这架势,居然是真的想要杀了李伍,顿时慌了神,刚刚那点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凉了。

他急忙说道:“秦峰你冷静点,别这么冲动,你先放开他,咱们有话好好说!”

秦峰咳了两声,又吐出了一口血水,声音嘶哑:“行啊!”

王二柱立刻说:“那你把他放开!”

秦峰冷冷一笑:“放开他?你们这么多人,我单枪匹马一个人,那还不是任你们揉捏?”

王二柱看着秦峰:“你说吧,什么条件才能放开他?”

秦峰道:“很简单,离开这里,以后有什么事冲我来,别在打我未婚妻的注意。”

王二柱心想着先稳住人,急忙点了点头:“行!没问题,不过这个钱你什么时候给!”

秦峰思索片刻,说道:“给我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后,两百元一分不少的给你。”

王二柱看他还要还钱,立刻又挺直了腰板,冷哼一声:“你说七天就七天?你到时候拿不出来怎么办?”

“七天之后如果没有钱,你要杀要剐,我秦峰悉听尊便!”

王二柱犹豫了一下。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本来只是一个简单要账的小事情,先不说被抓的是他的表兄弟,真出了事,不仅他脱不了干系,开设赌场的事情肯定也会暴露。

到时候,他免不了要吃几年的免费午餐。

王二柱想了想,便点了点头:“行,七天之后我来拿钱,要是你拿不出钱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秦峰听他答应,直接放了李伍。

他把人往前一推,李伍踉跄几步,连滚带爬地来到王二柱的身边,哭丧着脸说:

“二哥,你可得给我报仇啊。”

王二柱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说道:“报什么仇!有本事你自己去。”

李伍小心翼翼地回头,恰好对上秦峰的冷眼,直接打了一个寒颤。

刚才的事情,在他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王二柱竖起大拇指,对秦峰说道:“好你个秦峰!没想到今天我王老二竟然会栽到你的手上,不过你也别得意,记住你说的话,七天!”

秦峰看了紧紧抓着自己手臂的张瑶一眼,笑了笑:

“我秦峰说一不二,七天之后,你过来拿钱。”

王二柱看着秦峰冷哼一声,带着众人转身离开了。

此时只剩下了秦峰还有张瑶,以及两个年幼的弟弟妹妹,小皮球和小铃铛。

秦峰蹲下,将小皮球和小铃铛揽在怀里,默默地流下眼泪。

最后,他在两个孩子的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两个豆丁大的孩子没见过他这么亲昵的举动,对望一眼,止了眼泪,都呆呆地愣住了。

秦峰站起身看着张瑶,张了张口,却忽然说不出话。

张瑶这时候也恢复了冷静,她擦干眼泪,抿了抿唇,说道“七天之后你拿什么还钱?那可是两百元啊,不是一个小数目。”

是啊,现在的秦峰身上一个大子都没有,更别说两百块钱了。

秦峰却微微一笑,尽管这是个梦,他也要让梦里的张瑶不再担惊受怕。

秦峰坚定地说:“你放心,我有办法解决,以后在也不会让你提心吊胆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喉咙撕裂般的疼痛,忍不住再次干咳起来。

这一咳,却让他忽然反应过来。

这不是一场梦吗?

他为什么还会感觉到这么真实的疼痛?

本来秦峰还在感谢上天,能在他死之前在看看一眼张瑶和弟弟妹妹。

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一种极大的恩赐。

可是突然间,秦峰心中生出一个极其荒谬的想法:

如果这不是一个梦呢?

如果他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张瑶和弟弟妹妹去世之前……

想到这里,秦峰不由被眼角的泪朦胧了双眼。

难道是上天想要在给自己一次机会,好好的让自己忏悔,弥补他们吗?

秦峰伸出手,他轻轻地拉住张瑶的小手说道:“张瑶,我……我...”

张瑶却抽出手,冷淡地摇了摇头:“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已经对你彻底失望了,你的钱你自己想办法还,我不想管你了。”

秦峰顿时不知所措了。

怎么办?

现在的他在张瑶眼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根本没有信誉可言。

眼看着张瑶要转身,秦峰立刻又按住她肩膀,他犹豫许久,说道:

“我知道我之前不是人,我很混蛋,可其实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洗心革面了,这一次我要专心弥补对你、对弟弟妹妹的亏欠,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张瑶的眼睛先是瞪得大大的,然后又化为怒气,她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秦峰,你这是在说什么鬼话?你是在糊弄我,还是疯了?”

说完,张瑶拉着小铃铛和小皮球就要走!

秦峰急忙拦住张瑶,慌张地解释道:

“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会出现在这里,按照上一世的情形,你和弟弟妹妹都已经死了,而现在我们都好好的站在这里,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一脸真挚,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张瑶看。

张瑶似乎是信了,脚步顿住,神色也微微松动,放开了拉着弟弟妹妹的手。

秦峰脸色一喜,结果就看见张瑶抬起手,用手背在秦峰的额头贴了贴。

秦峰:“……”

他耐着性子,等张瑶测完温度,立刻又说:“你看,我没事,我说的都是……”

结果话没说完,张瑶就急忙拉着秦峰就往村里走。

秦峰拉住小铃铛,小铃铛拉住小皮球,糖葫芦一样被拽着往前。

没走多远,秦峰察觉不对,有些纳闷地看向张瑶:

“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家在后边呢。”

张瑶着急地说道:“回什么家,我们去诊所,你现在肯定是烧坏了脑子,我得带着你赶紧找李医生给瞧瞧!”

 


说着,张瑶忍不住加快了步伐。

小铃铛和小皮球的小短腿快跟不上了,小铃铛仰着头喊着:

“嫂嫂慢点!你慢点!”

张瑶这才反应过来,放慢步子,但是依然满脸忧心。

秦峰看她的神情,顿时恍然。

原来张瑶还是觉得自己脑子出问题了。

也是……这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他也不会相信。

想到这,秦峰又拉住了张瑶:“我没事,我没有病,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

张瑶看着秦峰:“真的?你刚刚是跟我开玩笑?”

秦峰点了点头:“真的。”

可不曾想,张瑶瞬间冷下了脸:“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跟我闹着玩。”

张瑶说完,抱起小铃铛,拉着弟弟就往回走。

秦峰看着张瑶离去的背影,哑口无言。

可看着看着,他不由的耸了耸肩膀。

这一刻,他的内心是温暖的。

几十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是在想念三人。

现如今,他们就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

别说吵两句,就是天天打他一顿,他也是心甘情愿。

回到家,秦峰看着破旧的土房子。

西边的小偏房,房顶还漏了一个大洞。

偌大的院子空荡荡的,连一根水管都没有。

平时打水,张瑶都要去附近的邻居家借。

只有洗衣服的时候,张瑶才会跑去村边的河里洗。

秦峰又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

为什么他当初那么的混蛋,没能给张瑶带来好日子,让他们三个人跟着自己受苦。

好在上天眷顾自己,让他重来一次。

而这个时候,小铃铛拉着张瑶的裤腿,小声说道:“嫂嫂我饿了。”

小皮球也摸着肚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张瑶。

而张瑶被两个孩子望着,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温柔地笑了笑:“那你们去旁边玩会,嫂嫂给你们弄吃的。”

两个小孩乖巧地点点头,就坐在门口的石头墩上,看着嫂嫂在屋里生火。

秦峰几次想过去,都踟蹰着,怕再惹张瑶生气。

没一会饭做好了,张瑶端出了四只破损的小碗,弟弟妹妹的碗中有小半碗青色的叶子,另外两个碗里更少些,几乎只有几片。

但秦峰看的非常清楚。

那不是菜,那是树叶。

槐树上的叶子。

那么的苦。

那么的涩。

秦峰的心一颤:“怎么吃这个?”

张瑶冷淡地说:“你平时在外面大鱼大肉的吃惯了,不在家里吃,我们和你比不起。”

秦峰突然记起来,这个时候的他身上只要有点钱,就一定会去外面喝酒赌博。

每次都是醉醺醺地回来,从来都没有关注过自己的弟弟妹妹,自己的未婚妻在家里吃什么。

就连刚刚,两个孩子饿了,都是去找嫂嫂,至于秦峰,他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就算在河边,秦峰忽然亲近了两个孩子。

可是在他们的心里,早就有了概念,哥哥是不会给他们吃的的,只有嫂嫂会。

张瑶给秦峰也递过去一个碗,说道:“省着点吃吧,我们现在叶子剩下的也不多了,隔壁的奶奶不让摘了。”

秦峰沉默半晌,用力地在自己的脸上扇了两巴掌。

他干的这叫什么事。

恐怕畜生都做不出来这么过分的事情。

秦峰蹲在小铃铛和小皮球的面前,摸了摸他们的头,声音干涩:“对不起,哥哥对不起你们。”

张瑶在一旁说道:“你真觉得对不起他们,就出去找一份工做,不要再吊儿郎当了,再这样,他们就真的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饿死了。”

秦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放心,之前的秦峰以后不会在出现了,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吃喝不愁的好日子!”

张瑶心里触动了一瞬,差点就信了。

之前不管她怎么对秦峰说,秦峰不是挥挥手装作听不见,就是对她爱答不理。

而今天,虽然秦峰并没有实际行动,但是至少,他知道了他弟弟妹妹在饿肚子。

但她想到秦峰之前的所作所为,又硬下心,没去理他。

她只能做到这里了,毕竟她只是未婚妻,又不是他的妻子。

想到前几天家里和她说的话,张瑶忍不住又看了小铃铛和小皮球一眼。

如果没有她,他们……

这时,秦峰突然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张瑶回神,疑惑地看他:“你干什么去?把饭吃了啊。”

秦峰转身,看着张瑶认真地说道:“我去找吃的,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们吃上肉。”

张瑶听了,顿时大惊失色:“你回来!你告诉我,你又要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秦峰噗嗤一笑:“我只是去看看,能不能在河里抓个鱼,逮个虾,能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张瑶迟疑:“真的?”

秦峰点了点头:“真的!”

张瑶知道秦峰的水性很好。

之前他也经常去河里抓鱼,但每次抓来的鱼,都和狐朋狗友一起吃了。

哪怕只是一片鱼鳞,都没有往家里带过一次。

她不再说话,目送秦峰离开。

秦峰一走,小铃铛和小皮球才出声。

小铃铛看着张瑶,不敢相信地问:“嫂嫂,哥哥真的去抓鱼了?给我们?”

张瑶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两个小娃娃对望一眼,眼睛都亮起来,小皮球开心得手舞足蹈:“太好了!我们有鱼吃了!”

……

而另一边,秦峰走在前往泥沙河的路上,却暗暗皱眉。

抓鱼要看运气,不一定今天能抓到。

但他已经放下话,今天让张瑶和弟弟妹妹吃上肉,就一定不能食言。

他想了想,忽然想起过去那些所谓的‘朋友’。

他们坑了他那么多钱,现在他去收点利息,应该不过分吧。

想着,秦峰改变了方向,前往离得最近,也是关系最‘铁’的张强家里走去。

此时张强正在吃饭,他看到秦峰过来,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家伙怎么饭点过来了?

难道是来蹭饭吃的?

现在十里八乡,谁不知道秦峰家里都已经吃不上饭了。

张瑶甚至经常跑到人家树上去借树叶。

他正犹豫着怎么推脱,这时,秦峰嘿嘿一笑:“吃饭呢强子。”

张强立刻说:“没!刚吃完,这正准备收拾呢。”

秦峰嘴角微掀,冷冷一笑:“那吃完饭正好,找你有点事。”

张强暗暗纳闷,问道:“什么事?”

秦峰看了一眼张强的老婆,又对张强使了一个眼神,便向外走去。

张强立刻想起之前从秦峰那里坑来的好处。

他会心一笑,给老婆说了一声,便跟着秦峰来到了大门外。

一到门口,他就迫不及待地说:

“峰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来找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