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先天之境

先天之境

三千晴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这片以武为尊的大陆上,强者才能制定世界的规则,这个世界的人类,在一定年龄便会觉醒武魂,进而开始修行武学之道!而凌天作为星极宗的弟子,却因为天资愚钝,三年的时间,都没能突破先天之境,自己没信心,还被同门师兄弟打压欺辱。一只能够洞悉未来的神秘纸鹤,给了绝望中的凌天一丝希望。

主角:凌天,暮雪   更新:2022-08-08 1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天,暮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先天之境》,由网络作家“三千晴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片以武为尊的大陆上,强者才能制定世界的规则,这个世界的人类,在一定年龄便会觉醒武魂,进而开始修行武学之道!而凌天作为星极宗的弟子,却因为天资愚钝,三年的时间,都没能突破先天之境,自己没信心,还被同门师兄弟打压欺辱。一只能够洞悉未来的神秘纸鹤,给了绝望中的凌天一丝希望。

《先天之境》精彩片段

“凌天,每月筑基丹七枚,三年未提升修为,依例扣减五枚。下一个!”

排在后面的弟子立刻将凌天挤在一边:“让开,入门三年都无法进阶的垃圾,筑基丹给你简直就是浪费!”

这话在周围弟子中立刻引起一阵哄笑。“三年都没提升,这废物怎么还没被赶出宗门?”

“听说他家里是武阳城大族,每年靠着大笔的灵石才能够留在我们星极宗,否则像他这么差的天赋,早就被赶下山了!”

“原来如此,也难怪他还有脸呆在宗门。”

周围不屑的嘲弄,如同一片片锋利的刀刃割过,凌天心中一阵阵抽痛,当初自己刚入门时,修为家世一时无二,这些外门弟子何曾是这种嘴脸。可惜物是人非,如今三年过去,自己毫无寸进,难道能怪这些刚入门的弟子势利?

接住执事扔过来丹药,凌天一声不发地由武阁丹房中走出,直到门外的阳光照到脸上,他才轻舒一口气,举目四望。

星极宗第三峰摇光,云气弥漫,犹若仙家,谁能想到这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地方,却是如此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

“凌天,赵屠来了!”身材微胖的侯大海从人群里挤了过来,悄声对凌天说道。

侯大海和凌天一样是外门弟子,性格颇为直爽,两人日常关系不错。

凌天顺着侯大海示意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白袍青年带着一班手下,趾高气扬地走进广场,所过之处,身穿黑袍的外门弟子纷纷躲避,人人噤若寒蝉。

凌天眉头微皱,赵屠是先天中期修为,再加上有个当长老的舅舅撑腰,向来横行霸道,惹到他的外门弟子,非死即残,却从没人敢说什么。

“别理他!”凌天略显狭长的双目中闪过一抹精芒,示意侯大海离开广场。

凌天和赵屠早就相识,只是那时两人一个是大家子弟,一个是长老亲戚,彼此见面还算客气。可是自打赵屠修为升到先天中期成为内门弟子,行事便越发肆无忌惮,凌天看不上这种仗势欺人的人,两人再无交集。

凌天和侯大海刚要离开,赵屠的身边的一个少年却走了过来,大剌剌地挡在凌天面前:“借几颗筑基丹用用。”

说完,也不管凌天同不同意,伸手就去抓他手中的药瓶。

侯大海一把推开少年:“你是谁,凭什么借你!”

少年被推了一个趔趄,脸色一下沉了下来:“你敢推我?”

侯大海一把揪住少年的衣襟,一巴掌就抽了过去,打得少年满嘴是血。“小兔崽子!光天化日抢劫同门,打你都是轻的!”

凌天拉了拉暴怒的侯大海,这个空档,赵屠已经带着几个少年围了过来。

“凌天,你长本事了,敢动我的人。”赵屠看看手下,冷哼一声。

凌天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赵师兄事物繁忙,难免管教不严,我只是替你教训一下。”

“笑话,我的人,轮得到你来教训,说吧,这事怎么办!”

凌天收起笑容“赵师兄想怎么办?”

赵屠冷笑一声:“好说,你现在一月两颗筑基丹,多了我也不要,就赔你三个月的筑基丹吧。”

侯大海怒发冲冠:“赵屠,你不要欺人太甚!”

凌天眉梢一挑,赵屠这招真是够狠,三月没有筑基丹,自己的修为肯定无法寸进,倒时肯定会被赶出宗门。只是有一件事凌天还不明白,赵屠怎么会忽然针对起自己了?

凌天按住侯大海的肩膀,沉声道:“赵屠,大家都是同门,我自问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刻意为难?”

听到凌天的话,赵屠放声狂笑:“刻意为难?凭你也配!”

赵屠的手下一阵哄笑:“入门三年连后天巅峰都摸不到,这种废物还当自己是个人物?”

“就这副德行,还敢和赵师兄叫板,真是不知死活。”

和赵屠叫板?凌天心中一动,似乎明白了赵屠如此针对自己的原因。

他不动声色,随手将药瓶抛向赵屠:“赵屠,你记住,今天的帐,我迟早会讨回来!”

说完,拉着侯大海往前山走去。

赵屠接过药,得意地向身边的跟班道:“这没用的废物,我还以为他真敢动手呢!”

“赵师兄英明神武,这废物怎么敢挑衅。”

……

侯大海听着身后隐约传来的笑声,涨红着脸道:“为什么不和赵屠拼了,我们两个加起来,怎么也有一拼之力?”

凌天冷笑:“人家挖好了坑,何必傻乎乎的跳下去。况且我的药,有那么好吃么?”

侯大海眼睛一亮:“你给他的,不是筑基丹?”

凌天一笑:“那药像筑基丹没错,不过却是我在下山定制的,里面掺了泻药!山上这么乱,平时没点防备怎么行。”

侯大海先是一愣,随即放声狂笑起来,和凌天一起朝着前山居所走去。

星极宗有三峰,玉衡,开阳,摇光,玉衡峰是宗门长老居住的地方,开阳峰住的是宗门圣子,而摇光峰则是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居住之地。

内门弟子占据灵气更为充裕的后山,每人一间精舍,而外门弟子则只能够在前山居住,虽然每人能够分到一间房子,不过环境比起后山那些错落有致,如在仙境的精舍,那就差得太远了。

到了住处,侯大海却忽然停住脚,神色凝重道:“赵屠虽然横行霸道,但不是疯狗,这次他好像确实是专门针对你。”

凌天点点头:“他的手下说我和他叫板,多半是因为暮雪。慕雪前些日子也和我说过,最近赵屠总是纠缠她。”

“原来如此。”侯大海恍悟。

凌天所说的慕雪,同样出身武阳城大族,天赋极高,后来拜入星极宗,很快成为内门弟子。慕家与凌家有通家之谊,凌天与暮雪青梅竹马,关系亲密,显然引起了赵屠的不满。

侯大海走后,凌天回到前山居所,从纳戒中摸出由丹房领来的筑基丹,心情却越来越沉。

他和慕雪虽然亲密,但是以暮雪的天赋,恐怕很快就会成为宗门圣子,前往开阳峰,到时候两峰相隔,再难相见。

慕雪不在,自己留在星极宗,还有什么意思呢?

恍惚间,一只纸鹤由窗外翩然飞了进来,纸鹤那由朱砂点出的双目,泛着点点红光,若有灵性般的在屋梁下盘旋一圈后,慢悠悠的落到了凌天的面前。纸鹤脊背上有半月堂三个描金小楷,正是每个月刊发一次的畅销传奇小说。

大越国三洲十九城,到处都有半月堂的分店,销售这种供人闲暇娱乐的传奇小说,像这样一只纸鹤,就要灵石两颗,普通人根本买不起,也只有那些家中殷实,修仙无望的年轻人才会买来翻看。

凌天辛苦修炼的闲暇里,除了暮雪的笑容,也就只有半月堂的传奇小说能够带给他一丝慰藉。

“砰!”

凌天刚刚将纸鹤抓在手里,还没来得及打开,房门就被人猛然推开,一个身穿红衣的娇俏身影,急匆匆的由外面冲了进来,犹如一道红色旋风般,停在了他的床前。

星极宗内门弟子服色尚白,但暮雪却是异类,喜欢穿着一身红裙,犹如一道烈焰,仿佛能够将那些投到她身上的视线给灼伤。

她眉目如画,肤白如雪,发黑如墨,尤其是那对星眸,清澈动人,此刻雪白的贝齿正轻咬着樱桃般的下唇,俏丽的小脸上浮现着难以抑制的怒色。

“天哥,赵屠那个混蛋今天是不是欺负你了,你告诉我,这次我肯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看她这样子,如果凌天点头,先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赵屠肯定免不了被痛揍一番。

凌天苦笑道:“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我也没吃亏!”

“算了?”暮雪的俏目中浮现出一抹失望之色。“天哥,你怎么变成了这样?你曾经和我说过,习武修仙,最重意志,凡事需一往无前,有十荡十决之勇,可现在,区区一个赵屠就让你怕成这样,日后还怎么修成大道?”

凌天错愕,他纵然修为停滞不前,却放不下心中那抹骄傲,不想让女人来为自己出头。没想到这份心思,到了慕雪眼里,却成了懦弱怕事。

两个人之间的鸿沟,什么时候已经大到这个地步了?

慕雪口快,话一说出来,便有些后悔,却又不想立刻道歉,气氛一下僵了下来。

凌天沉默半晌,沉声道:“慕雪,你今天来,是以内门弟子的身份,来指导我修行的么?”

“天哥……我……”慕雪被噎得说不出话。

凌天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我天资愚钝,与大道无缘,还是不劳你费心了,请。”

这话一出,慕雪美目中立刻盈满泪水,默然半响,从纳戒摸出一瓶筑基丹,放在书桌上,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暮雪失望离去,凌天只感觉她的每一步,都仿佛是重重踏在了自己的心头,让他感觉说不出的难受,就仿佛眼前这个女孩,踏出这房间之后,就将化龙翱翔,从此与自己再无交集似的。

霎那间,凌天痛得如万箭穿心,却忍住没有挽留。这事他早已想通,对暮雪来说,两人相差天地,拖下去,也不过是她修仙大道上的阻碍而已,早点分开是最好的结果。

凌天低下头,颤抖着的手指拿起纸鹤,抚过那半月堂三字,一面水样光幕,带着圈圈涟漪,从纸鹤上荡漾而出,浮现在他眼前。

“咦!”

凌天看向水镜里的文字,脸上却突然浮现出惊讶之色。


“这,这分明不是自己一直追看的书啊!”凌天怒气上涌,难道半月堂都学会欺负人了,这纸鹤给自己送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等等,星极宗,大考,暮雪,赵屠,……。

连串熟悉的名字出现在水镜之中,让凌天顿时愣在当场。

惊怒之下,凌天仔细的查看着水镜里面的内容,然后懊恼的发现,这同样是一篇小说,只是里面的主角,却是赵屠。

只是这篇小说却太过真实了一点,里面描写的星极宗,几乎与现实完全相同,甚至他自己都在书中出场,不过却是作为暮雪的青梅竹马,一直对她死缠烂打,只是暮雪却毫不动心。

之后赵屠偶入开阳峰后山,不小心闯入秘境,得到奇遇后修为大增。随后便在宗门大考时设计让人将凌天重伤致残,赶下了摇光峰,替暮雪解决了麻烦,并且还一步步俘获了暮雪的芳心。

看到这一段情节,凌天只感觉胸臆难平,现实中的自己,隐隐要与书中重叠,莫非,这样下去,自己真的只能够黯然离开摇光峰,最后看着暮雪投入到赵屠这个混蛋的怀抱里?

“不,这只是书,里面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凌天懊恼的伸出手,一掌扫过纸鹤上方,将水镜荡成了无数的粼光,在眼前慢慢破碎。

“凌天,你听说了没有?”突然间,外面传来侯大海的声音,然后就看见他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喊道:“我刚刚听说,今年大考头名的奖励和往年不一样,你猜猜头名会奖什么东西?”

大考,头名,奖励,听到侯大海的话,凌天只感觉一道霹雳从脑海中划过:“是不是一颗龙血造化丹?”

侯大海的表情像是活见了鬼,惊讶的喊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刚才出去打听过了?”

霎那间,凌天心中电闪雷鸣,真的,书中的情节,竟然与现实中完全相同。

凌天刚才只是随口一答,因为书中这次星极宗的大考,头名奖励就是龙血造化丹,只是他怎么都没想到,书中情节竟然与现实两相映照,幻化真实。

“我随口猜的了!”凌天面对着侯大海诧异的目光,回过神之后随口应付了一句,心思却重新回到了纸鹤带来的这段莫名情节上来。

难道书中情节,真会在现实中出现……?

想到这里,凌天心中不由涌起一团火热,要真是这样,岂不是可以抢先一步,去开阳峰找出那处秘境,抢夺赵屠的机缘,顺利的话,不仅能够通过大考,更能够实现儿时守护暮雪的诺言。

书中对于赵屠如何误入秘境写得极为详细,凌天相信自己只需要按图索骥,就能够顺利夺取那份机缘,但最大的问题就在于,玉衡,开阳,摇光三峰泾渭分明,不要说他只是个外门弟子,就算是摇光峰上的内门弟子,前往开阳峰都需要得到允许。

至于外门弟子,想要混进开阳峰,简直是痴心妄想,一旦被人发现,要么废去修为,逐出宗门,要么处死,再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对了,刚才我听说今天有玉衡峰的孙长老过来授业解惑!”侯大海将自己打探到的另外一个消息也说了出来。

凌天皱眉:“孙长老?赵屠的舅舅?”

侯大海惋惜地点点头:“孙长老最擅长炼丹,平日里都在开阳峰打理药田,今天也是心血来潮才会过来,机会难得,可惜我们刚刚整治过赵屠,不能去触这个霉头。”

听到这里,凌天心头一亮:“不,这回我们一定要去。”

侯大海喜出望外:“好,你不怕我也不怕,咱们一块去。”

凌天跟着侯大海往武阁那边走。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在朝他指指点点,显然他今天被赵屠抢走筑基丹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摇光峰。

武阁是存放宗门功法,秘笈的地方,进去之后,就是个可以容纳数百人的大殿,巨木为柱,柱木为梁,足足有十多丈高,显得无比空旷,大殿里整齐的放着一排排蒲团,不少人已经坐到了蒲团上,等着长老过来。

大殿正前方,足足有三丈多高的铜鼎,雕刻着仙草异兽,只见鼎里火光升腾,但大殿里却并没有灼热的感觉,淡雅的清香从铜鼎里散发出来,闻之沁人心脾,精神振奋。

铜鼎之下,也有一方蒲团,那是长老宣讲奥义的地方,左侧偏殿乃是丹房,负责发放丹药,而右侧偏殿,存放着不入流的后天功法,谁都可以进去翻阅。

至于先天境的功法和武学,则在武阁上层,只有内门弟子,才能够进去。

“暮师姐来了!”侯大海眼睛最尖,瞟到了从门外进来的暮雪,轻轻撞了下盘膝坐在自己旁边的凌天,然后对他挤眉弄眼起来。

凌天转过头,正好瞧见暮雪清冽的目光也绕到了自己身上,两个人同时愣了下。

暮雪咬着樱唇,并没有往这边走,只是找了个角落里的蒲团,然后静静的坐下。

凌天轻叹一声,回过头,现在还不是安慰慕雪的时候。

“铛!”

一个穿着灰袍,身材瘦小,鹤发童颜的老者,由武阁后殿转出,正是长老孙大千。而赵屠则是脸色发白的跟在长老身后,还狠狠朝着凌天瞪了一眼。凌天一笑,自己预计的没错,赵屠绝不会把药给自己的手下,而是会自己服用,看来那瓶丹药已经让他吃到苦头。

孙长老径直走到焚烧着香料的铜鼎旁边,伸手在上面轻轻拍了一下,犹如金铁相击的钟鸣之声响彻整个武阁,原本还有些闹腾的众人,顿时全部都收敛心神,静了下来。

孙长老神目如电,从凌天身上扫过,一股绝强气息,朝着凌天压了过来,一时间,只感觉身负重山,汗如雨下。

幸好孙长老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否则再被他多看两眼,凌天说不定就会直接瘫倒在蒲团。紫府强者,竟是恐怖如斯,只是一个目光,就能够秒杀后天。

凌天转过头看了侯大海,心道这次就要让这死胖子陪着自己一起倒霉了。

“暮雪怎么坐得那么远?”凌天故意挑起话题。

“是啊,以前她不都是坐你旁边的吗?”侯大海果然接招,。

孙长老耳聪目明,大殿中尘土坠地,虫蚁飞过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原本赵屠被凌天算计,他就已经存了惩戒一番的心思,此刻再看凌天居然在自己授业解惑时开口说话,更是恼怒。

孙长老沉声道:“你们两个,敢在我授业解惑时说话,那就随我去浇灌药田,算是惩戒吧!”

侯大海心理一抖,孙长老的药田有数十亩,要用灵泉浇灌,都浇一遍,两个人就算没累死也要脱一层皮,算是极重的惩罚,几个月都恢复不过来。

赵屠满脸得意,暮雪却转过俏脸,有点怒其不争的看着凌天。

全场之中,只有凌天依然淡定,他处心积虑,就是要这个结果。浇灌药田虽然辛苦,但却是前往开阳峰的唯一机会。


散会后,孙长老冷着脸走出武阁,身边跟着一副垂头丧气模样的凌天与侯大海,旁边还围着一圈幸灾乐祸的家伙。

武阁外,孙长老冷冷扫了凌天与侯大海一眼,从纳戒里摸出个巴掌大小的纸船,轻轻往天上一抛,然后数个闪烁着黄色光芒的阵法在纸船上浮现出来。

片刻之后,光芒敛去,一艘可以容纳四五个人的纸船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纸船上荡漾着犹如水波般的黄芒,很是温润,一圈圈犹如涟漪般的黄光从纸船下方荡漾出去,仿佛随时都能够乘风而起。

只看见孙长老轻轻挥了下袖子,凌天和侯大海就感觉自己脚下一股力量涌起,身体如同腾云驾雾般,在纸船里摔了个四仰八叉,只感觉全身骨头都要断了似的,说不出的疼。

孙长老跨出一步,不见如何动作,瞬息间已经出现在了纸船上,然后伸出右手,并指如剑,指向开阳峰,轻喝道:“起!”

纸船御风而起,只留下一道黄色长芒,横贯半空,飘飘荡荡的破开云雾,朝着开阳峰疾驰而去。

虚空之中,风寒彻骨,刮面如刀,凌天与侯大海身上挂满白霜,冻得脸色惨白,心里暗恨那死老头居然撤去了抵挡风寒的阵法来折磨自己,却始终挺直脊梁,相互扶持站在纸船上,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绝不能让人看扁。

距离开阳峰还有里许的距离,纸船就如同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上似的,缓缓停了下来,紧接着,一团金色光芒,由船头处荡漾开来,片刻之后,笼罩整个开阳峰的金色光罩,就出现在了凌天与侯大海的面前。

这是开阳峰的护山大阵,名为百锁金鳞,阵法运转之下,开阳峰可以说是固若金汤,哪怕是数十名元丹修士联手,都未必能够破阵而入。

至于玉衡峰上的千锁金龙阵,则能够抵挡紫府修士的联手合击,两大阵法,是星极宗开山立派之本。

孙长老信手抛出一面只有巴掌大小的令牌,然后只看见那面令牌在半空中化成了点点星光,融入到了金色的光罩之中,化成了一处银色的通道,让他们脚下的纸船顺利的进入到了大阵之中,朝着开阳峰驶去。

片刻之后,云气弥漫的开阳峰,已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只看见山峰之上,重峦叠翠,飞流直瀑,一座座亭台楼阁散布其中,时不时还能够看见驯养的仙鹤驮着那些身穿蓝袍的核心弟子在山峰边自在翱翔。

凌天强忍凛冽如刀的寒风与体内翻涌的气血,双手握拳,咬紧牙关,付出这般代价来到开阳峰,那处机缘,哪怕是死,也要握在手里。

点点星光,随在纸船后面,最后落入到孙长老的手心里,凝聚成先前的那面令牌,只看见纸船平稳的落在了药田边的一个小院子前面。

“连区区风寒和护山大阵的威势都抵挡不住,真是废物,完工之后,捏碎灵符,自有人送你们回去,如敢懈怠,我必定会将你们逐出宗门!”孙长老收起纸船,随手扔下个三指宽的木牌,这才离去。

看着开阳峰那片犹如被人平平削去一层,种植着无数灵药,灵气充裕的药田,侯大海的脸上顿时泛起了苦色。

“这死老头黑白不分,明明是赵屠先找我们麻烦,居然如此护短!”侯大海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郁闷都写在了脸上。

“算了,不要多想,谁让赵屠是他侄子呢!咱们还是先想着怎么把这片药田给照料完再说吧!”凌天转身推开虚掩的院门,径直走了进去。

凌天步入院中,心思却放在了那处机缘上面,书中记载,赵屠是在雷瀑深潭水底找到线索的,当今首要任务,还是尽快找到雷瀑,然后再来定计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那处机缘据为己有。

院子不大,左侧厢房堆积着些柴米油盐等杂物,应该是生火做饭的地方,门边还有几个尖底木桶,提满水之后,木桶根本不能够放下,也无法休息,最是累人。

凌天心里暗暗琢磨着该如何去后山夺取机缘,一边顺手抓起两个木桶,准备借着运送灵泉的机会,查看下后山的环境。

谁知道桶一入手,竟给人重于千钧的感觉,猝不及防之下,凌天竟然没能够将这两个木桶提起。

“惨了,这些桶最起码都有四百斤重,这下有得我们苦头吃了!”旁边跃跃欲试的侯大海也惨叫起来。

凌天性格向来坚毅,他咬着牙运转起星极宗入门功法星元诀,提起两个木桶,低声道:“这片药田我们一人一半,看谁能够先浇灌完,赌一颗固元丹,胖子,你敢不敢来?”

侯大海是后天巅峰修为,体力比凌天要强得多,看着凌天眼中的沉毅之色,他笑着点头:“没问题,固元丹可是好东西,有了它,说不定我能够提前半个月进阶先天,这次我赢定了!”

说完之后,他就抄起两个木桶,小跑着冲出了院子。

凌天吃力的提着那尖底木桶,一步步慢慢往开阳峰侯大海走去,前面的侯大海说是小跑,但那速度也就比他步行快上一线而已,加之他那肥胖的身躯跑起来左摇右晃,倒是有几分像是鸭子。

开阳峰后山怪石嶙峋,石阶隐没于奇石异树之间,空山鸟鸣,更添几分寂静,只是山中灵气充裕,远胜摇光峰。

凌天手提木桶,拾级而上,每走一步,额头上都有一片汗珠沁下,背后的黑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只是他却还是在咬牙坚持,心中那股韧劲,支撑着他绝不可以轻易认输。

转过一处奇峰突出的巨岩之后,水鸣之声,突然犹如雷霆般轰然响起。只看见一道白色匹练,由百丈山巅冲刷而下,如同怒龙,扎入到十丈方圆的水潭之中,溅起层层水雾,带着针砭般的寒气,朝着四面八方激荡过去。

凌天心中充满欣喜,这瀑布声如雷鸣,如果没错的,应该就是书中所说的雷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