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

关耳小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婚礼成了一场闹剧,临结婚前,被好朋友挖墙脚,未婚夫放鸽子,父母的责备全都对着自己……再次醒来,暮以静重回四岁那年,父亲还是暴脾气疼宠妻女,刻薄的老妈仍旧温柔贤淑,也没有无休止的争吵,哥哥也还是熊孩子的年纪,一切都和前世一样美好,只是他们家什么时候住进大城市,买了大房子!

主角:暮以静,君礼倾,暮以森   更新:2022-08-08 1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暮以静,君礼倾,暮以森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由网络作家“关耳小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婚礼成了一场闹剧,临结婚前,被好朋友挖墙脚,未婚夫放鸽子,父母的责备全都对着自己……再次醒来,暮以静重回四岁那年,父亲还是暴脾气疼宠妻女,刻薄的老妈仍旧温柔贤淑,也没有无休止的争吵,哥哥也还是熊孩子的年纪,一切都和前世一样美好,只是他们家什么时候住进大城市,买了大房子!

《重回九零女子当自强》精彩片段

在临市的小镇里,今天有场婚礼,不过天气很不好,一大早的就开始落雨,原本想要个明媚的天气,可这雨就是不给面子的不肯停。

不过暮以静对婚礼期待的心情没有因为这场雨而有所减弱。

二十一岁的她穿上了婚纱,在表妹的陪伴下就等着新郎来接人,从此,自己就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

“姐,快到时间了。”表妹不停的看表,和暮以静的关系很好,所以也很期待看到这场婚礼。

“恩。”暮以静羞涩的低应一声,从十岁后日子一直过的很坎坷,父母总吵架的她很期盼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庭,然后过属于自己的日子。

而自己绝不和老公吵架,未来也绝不让自己的孩子体会到这种父母吵架而无助的恐惧心理。

就在她把未来一切幻想的很好的时候。

新郎却迟迟没有来。

眼看着就要过了婚礼的时间,十一点了。

底下,妈妈已经不满的在念叨了,“这时间都要到了,男方怎么还没来。”这婚礼是女儿求来的,而她不怎么满意。

所以这男方眼看着不守时,作为母亲的更加不高兴了。

暮以静坚信未婚夫应该是遇事耽误了,“我打电话问问他。”

电话打出去后,却处于忙碌的状态。

不急。

可能在赶过来的路上。

她想,把手机拿在手机,过了两分满怀信心的再打。

这次被接通了,但是对面的声音却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是陌生的,“你好,请问是暮以静吗?你认识罗成督吗?”

罗成督成是暮以静的未婚夫。

她应道“是的,他是我未婚夫。”成督是出什么事了吗?

“是这样的,出了点事。”对方说。

果然,她就说成督不是会无缘无故迟到的人。

轻松的跟爸妈解释了看着二老眉眼舒缓了,耳边却传来对方迟疑不定的声音,“你自己来医院看一看吧,就在第一医院这里。”

暮以静心砰砰的跳着,连忙的拿了钱包下楼,撞上不悦的父母亲时,忙解释,“成督好像出意外了,在医院,我要去看一下。”

她妈妈的表情很惊讶,“出什么事了,大喜的日子去了医院真是不吉利啊。”

“人命关天,哪里管得上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暮以静反驳了一句,在表妹和堂弟的陪伴里到了第一医院,报了罗成督的名字后,护士告诉了他们这人在七楼。

“七楼?”暮以静听到表妹说,“是不是搞错了,七楼是妇产科。”

一个大男人去妇产科干嘛?

“没搞错啊,他和他女朋友坐车出了车祸,孩子保不住,正在动手术呢。”护士回答说。

穆以静脑袋轰的一下,觉得整个人都炸了。

“你说什么,女朋友,孩子,你误会了吧?”仿佛听到了自己的语气都是颤抖的。

跑过去按下了电梯去七楼,就在手术室的门前,罗成督正来回的徘徊,身上有血迹,他的妹妹跟在身侧一边劝着哥你坐下一边给他包扎流血的伤口。

暮以静原本要炸的心情在看到他身上的血迹时全然变成了担忧,“成督,你怎么受伤了?没事吧?”

“以静?”罗成督表情似乎惊讶了一下。“你怎么过来了?”

这话问的好奇怪。

“你是我未婚夫,今天是我们婚礼,你出了车祸我当然要过来啊。”

暮以静说完,看着手术室,“里边的是谁?你的朋友吗?”成督不会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所以里边流产的女孩可能只是他的朋友而已。

罗成督眸光复杂了下,“她……”

正要回答时,手术室的门却开了,医生从里边走了出来说,“谁是家属?”

“我是。”

暮以静震惊的看着未婚夫瞬间站出来急急的承认。

只是因为……家属还没到来而已,对吧?

一定是这样的。

成督,你不会背叛我的!

“很遗憾,孩子保不住,大人也因为失血过多,以后也可能很难再怀上孩子了。”

罗成督的表情是灰头土脸的。

那种绝望,连站在旁边的暮以静都被感染了:“成督……”心惴惴不安的想要安慰他,却叫未来的小姑子被甩到一边去了。

“没看我哥心情不好吗?你别碰他。”

自己是成督的未婚妻,看他心情不好想要问他,安慰他,这有什么错吗?

暮以静心情也不好,可是看着未婚夫难过的样子,只能硬生生的压抑住了胸口满满不住的困惑。

手机响起,是家里的来电,那里还有场婚礼在等着他们回去,她想要问成督婚礼怎么办,可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不可能得到答案,也不忍心给他加大压力,独自的到了阳台去接听。

“妈。”

“你到医院了吗?成督出什么事了?”

“他……”如果叫妈妈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一定会很生气的,暮以静稍加犹豫后,隐瞒道,“为了买我喜欢的礼物给我惊喜出了车祸,受了伤,有点严重正在包扎伤口。”

尽管心情很复杂,还是为着未婚夫说着好话,希望妈妈不要对他有责怪。

“这孩子,那婚礼能够赶回来吗?亲戚可都在等着呢。”

“应该可以的,不是很严重的伤。”

“那就好。”虽然嘟嘟嚷嚷的,可最后母亲还是妥协了。

暮以静吐了口气,说不出是轻松还是压力,回到病房门前想到罗成督谈一谈,手术室的女孩已经被推进病房里了,到的时候,罗成督刚好从里头出来,两指捏着眉心说不出的疲倦,看到她时,一怔,随即目光变得坚定。

“怎么样了?”先是询问着里头女孩的情况。

“不是很好。”罗成督苦笑着回答。

暮以静看着他的笑容,也是想苦笑:“成督,我妈打了电话来……”她想说,如果没事了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继续婚礼了。

但是未来的小姑子却从里面出来,很是不耐烦的冲她吼,“我哥很累你没看到吗?你怎么这么不贴心啊。”

“程程!”罗成督叫住了妹妹,看着暮以静的眼神很抱歉:“静静,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说。”

“我们的婚礼,取消吧。”

 


胸口像是被什么敲了一下的。

暮以静觉得自己心疼的厉害,可不能表现出来。“为什么?你不是说喜欢我,要和我过一辈子,会对我好,等我们生了孩子,会叫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吗?”他和自己从初中就认识,明明知道,自己最期盼的是什么。

“罗成督,你是不喜欢我了吗?”

“不。”罗成督痛苦的反驳她,“我很喜欢你,静静,我很喜欢你,我错了,我错了,静静,你给我点时间好不好?”他不想失去心爱的人,要好好的想一想。

我给你时间。

谁来给我时间。

暮以静很难过的看着他,可是看着他抱着头一副很痛苦的样子,闭了闭眼,心说算了,算了,再睁眼时,尽管内心很生气,但咬咬唇还是压抑住了“今天我们的婚礼是办不成了是吗?”

他没有答话。

她却已经知道了答案。

苦笑一声的。

转身离开。

“静静,你去哪?”罗成督惊慌的喊住她。

暮以静很生气的想甩他一句要你管,可这话到了喉咙处死活吐不出来,最终到底是软了心的说,“亲戚朋友都还在等着,我回去把婚礼暂时取消。”

到底相识多年。

她坚信,他不是会无缘无故背叛自己的男人。

自己的眼,不会瞎成这样的。

罗成督高兴不已,从后边上来将她抱了住,“谢谢你,静静。”

在这一瞬间,暮以静的心彻底的软了,到底这个男人是疼自己,爱护自己的,手裹住了他的,正要说话,他的妹妹却忽然尖叫一声,“哥,快来,意轻姐醒了!”

腰间的手刹那被松开,身后的温度也瞬间没了。

暮以静苦笑一声。

罗成督跑进病房后才想到她,想出来道歉,可病床上的女孩却哭的梨花带雨,让他没法放心的离开一步。

不禁想,静静很坚强,不会有事的,等事情过去后我再好好的补偿她。

暮以静说出婚礼暂时取消的时候,家里乱成了一锅粥,母亲问她怎么回事,回答不上来,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说出成督因为另一个女人来不了婚礼,妈妈一定会觉得丢脸生气,所以没办法的,编了一个谎言说,“和成督一起在车内的同事流了孩子,她的丈夫远在国外赶不回来,这么大喜的日子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觉得不大吉利,所以暂时取消了吧,妈,我和你一起去,让大家先回去吧,我跟他们说声对不起。”

亲戚里有很多是远在外地的,为了婚礼千里迢迢的赶来,她眼眶有些泛酸,却又时间难过,赔笑的和父亲母亲一起把亲戚送走了。

她听到了大姑留到了最后,和父母说,“这把结婚弄的跟儿戏似的,啧,二哥,传出去也太丢人了。”

“丢什么人,只是弄出了人命又不是以静嫁不出去了。”暮父说,还是比较维护女儿的。

暮以静胸口又暖又悲伤,向父亲说,“对不起爸爸。”

暮父叫女儿这一道歉弄得有些蒙,“道歉干什么,又不是你的错,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别想太多了。”

“恩。”

送完了亲戚,送走朋友和同学,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暮以静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里,一进门,就被母亲喊了住。

“等等,今儿究竟出什么事了,你过来说清楚。”语气有点凶的,显然很不开心。

“不是说了吗?”她一边换鞋一边道,“成督出了车祸。”

“你这借口骗骗别人还可以,拿来骗我,你这孩子很是要气死我。”暮母恨铁不成钢的念着,“有什么事不跟你爸妈说你想跟谁说去啊,到底谁才你亲爸亲妈啊!”

“行了,以静都这么累了你不让她休息下想什么呢。”

“除了想她好我还能想什么……”

这是爸爸的声音,和妈妈的声音混到了一起,最终越来越大声,她脑袋抽啊抽的疼,回到房间把门一关时,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十多年了,从自己小到大,总是这么吵吵吵。

没完没了的吵。

就不能顾虑下自己的感受吗?

她这么想着,拉开阳台走到外边想吹吹风,站在四楼高的地方有时候真有种,跳下去就一了百了的念头。

可惜胆子小,那只脚,迟迟不敢迈出去。

一道嗤笑声响起。

她侧头看到了同样站在阳台的男人,脸蹭的一下就红了,更多的是狼狈:“你在那多久了?”

男人是邻居,大学毕业后就在外工作。

很少回家,今儿居然这么巧的回来还撞上了自己狼狈的样子。

真丢人。

“没多久,从你进来时就在了而已。”

这不就是把她狼狈的样子都看了去么。

暮以静觉得有点难堪,可是又不能怪他,只能闷着气回到了屋里头,顺便把窗户关的砰砰响,借以表示自己在生气,躺到床上时,又觉得这举动真是幼稚的要命。

邻居那头的男人不以为意,双手插在兜里静看了下万家灯火后,便回到了屋里,至于隔壁的情况他不在意,今儿婚礼他也有去,对于暮以静的情况他也有听母亲说起,除了觉得这女人白痴外,别无他想。

不论心里再怎么累,怎么想一觉睡到自然醒,可闹钟一响的时候还是得爬起来,去上班。

暮以静下楼的时候拖得很慢,到了大厅的时候果不其然的听到了妈妈又在念,脸色很坏,爸爸已经去上班了。

“我上班来不及了,不吃了。”找了个借口,就匆匆的走。

身后。

暮母语气又气又急,“我怎么养了这么个没出息的女儿,有事不和家里说想和谁说去啊!”

这些年听得太多,也就麻木了。

“以静,不好了!”到了公司的时候,刚打了卡,暮以静就叫同事给拉了出去。

在医院的顶楼,一个穿着病服的孤零零身影就那么站在高处,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

怎么回事?

有人跳楼?

她一蒙,反抓住同事的手说,“赶紧报警啊。”

“警察已经在了。”话落音,有两名同志过来问她,“你是暮以静吗?”

 


他们将她带到了顶楼,罗成督在,还有两位中年妇女喊着女儿别做傻事,有事我们下来好好说。

“阿姨?叔叔?”暮以静是认得这俩位的,吃惊的去看跳楼的女孩,更震惊了,“意轻?”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来不及想通,就被啪的打了一巴掌,脸火辣辣的疼。

“暮以静,你就非要逼死我女儿不可吗?”泪流满面的控诉,仿佛自己做了什么罪不可恕的事。

“我……”她干了什么了?

体谅到了二老在担惊受怕里,忍了这口气,暮以静问罗成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成督眼眶都急红了,除了对不起,还是对不起。

她气得够呛,这个时候对不起能够干什么?“意轻,你下来,我们好好谈谈。”

“暮以静,我求求你了,放过成督吧,我不能没有他,我已经失去了他的孩子,我不能失去他,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死给你看。”

“意轻……”罗成督的眼睛是红的,看着暮以静的目光是愧疚的。

这一出绝佳戏剧没有因此落暮。

身后一惊呼响起。

竟然是爸爸妈妈也来了,暮以静的心刹那就凉了下去。

而意轻的母亲就这么跪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求道,“让以静放了我女儿,放了成督吧,不要破坏他们了。”

大庭广众之下,说的好像是自己抢了她女儿的男人一样。

暮母气得浑身发颤,看来的目光让暮以静心一凉:“这话说的,以静和成督是两情相愿的事,怎么到你口里说出来像我女儿做了亏心事?”

意轻的母亲只哭不说话。

就像是受了天大的侮辱一样。

暮以静太阳穴砰砰直跳,忽的耳边有惊呼声,竟是意轻往外迈出了一步,随时有往下坠落的可能。

她苦笑一声,心凉到不行,侧头去看罗成督,被避开了目光。

看着意轻,自己曾经一起长大的好友,道,“没有成督,你就活不下去了是吗?”

“是。”意轻含泪点头。

“那你就去死吧。”暮以静的话震惊了很多人,包括罗成督,他上来,有点震怒的抓着她的肩膀,很大的力气掐的她生疼“静静,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意轻她,意轻她……”

耳边传来几声尖叫。

他们看去。

原本站在边缘的意轻失去了身影。

只余下一只素白的手抓着栏杆……

有几道人影迅速的冲上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劲,把人拉上来,意轻脸白的厉害,哭着哭着就昏了过去。

肩膀一松。

暮以静看到了罗成督松开了自己,跑了过去,耳畔只余下他的惊慌失措的话音,“我们解除婚约吧,对不起。”

她想,对不起真是这世界上最不负责最讨厌的三个字了。

暮父气得够呛,一个憋不住,血压升高,暮以静吓坏了,将人送到医院后,暮母看着昏迷中的丈夫,再也忍不住打了她一巴掌,“这么大的事你居然还瞒着家里!孽障!你走……”

“等爸爸醒来我就走。”大庭广众被注视下,有点儿难堪的。

“你爸有我,不用你在这里碍眼。”

“好,我走,你别生气了……”怕续父亲之后,母亲也被自己气坏了身体。

离开了这层楼,她找到了意轻所在的病房,屋里热热闹闹的在她来到的刹那僵了住,暮以静苦笑一声,对罗成督说,“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意轻紧张的抓着他的手。

“我很快回来。”罗成督在暮以静背过身时,心底一阵酸楚蔓延开来。

“静静,意轻已经经不起刺激了。”他欲言又止的,对眼前的女孩亏欠太多,可是她很坚强,即便没了自己也没关系。

意轻不一样。

他不能让父母为自己操碎了心,不能背负上一条性命。

这么一想,咬咬牙的,将随手带出来的信封给了她:“你不是一直奢望能去旅游吗?这是去张家界的飞机票,还有两万块钱。”

暮以静原本就累的心情就叫他的话再度打击的支离破碎,愤怒的看向他。

罗成督不敢正视她的目光。

“静静,算我求你……”

他说,算我求你。

相识十多年,恋爱三年,以为他是全世界最懂自己的,掏心掏肺,最终,竟然换来这么个结局。

“罗成督。”

暮以静苦笑一声,觉得如果再来个什么事,或许她真的就抗不住了。

“你们怕意轻自杀,就不怕我自杀吗?”

眼见他眼神惊慌的抬头来看自己,转瞬,有点生气,又很悲伤,“静静,我已经很累了,你别再拿这个威胁我。”

累,有谁比她累呢?

暮以静想,收下了信封,然后,把过来的目的解决了。

将订婚戒指还给了他。

“从此,一刀两断,即便路上见了,也不要打招呼,如果你和她结婚了,我只笑看她向上天祈祷,你能一辈子一心一意,而别再像我一般的,哪日冒出了又一个‘意轻’”

这话讽嘲意味太浓。

罗成督听出来了,脸也跟着白了,“对不起,对不起,静静。”他也很痛苦,是真的是真的喜欢她的,可是没办法。

他需要为自己的过错弥补。

暮以静心口泛酸,苦笑一声的,对不起有什么用啊,对不起能够弥补什么?

她最讨厌这三个字了,一辈子的!

家里空空的没人。

无处可去,只能在街上晃荡。

最后,撞上了熟人。

君礼倾伶着一大包东西从超市里出来,说,“暮以静你就这点出息?”皱皱眉心的样子,仿佛很瞧不起她。

她也很瞧不起自己,真窝囊。

可是,能怎么样?

“走。”可能是她太狼狈,也可能是君礼倾同情心泛滥,带着她到了罗家的地下车库,说等我下,然后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桶油漆。

“你要干嘛?”她目瞪口呆。

“你不想出出气?”哐当一声的,他把两桶油漆放下,低头,看她,“如果你不想的话,可以现在就走。”

最后,暮以静将两桶尤其全数泼在了罗成督的爱车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