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81年从捡漏开始

重生81年从捡漏开始

我爱吃西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古玩界泰斗林然,却有一个难以启齿的遗憾,他纵使功成名就,财富满满,却没能庇护住自己的家人。如今重活一世,在这百废俱兴的八十年代,林然带着前世的智慧头脑和记忆,开启了鉴宝之旅。

主角:林然,袁千云   更新:2022-08-08 1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然,袁千云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81年从捡漏开始》,由网络作家“我爱吃西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古玩界泰斗林然,却有一个难以启齿的遗憾,他纵使功成名就,财富满满,却没能庇护住自己的家人。如今重活一世,在这百废俱兴的八十年代,林然带着前世的智慧头脑和记忆,开启了鉴宝之旅。

《重生81年从捡漏开始》精彩片段

大柳镇,下林村。

夕阳斜挂,炊烟笼罩,满眼红妆。

时不时远处响起几声鞭炮声,小孩打闹间那银铃般的笑声此起彼伏,尽显欢愉。

年三十,阖家欢聚的好日子,

眼下已经到了年夜饭的时间,家家户户都是欢聚一堂,热气腾腾的饺子和年菜下锅,升起的袅袅炊烟,似乎是人们对来年更好的祝愿。

步步高升,青云直上。

村口的柳树下,也有拄着拐杖伫立远望的寂寥身影,那是年迈的老人对未归家游子的挂念。

“大妹子,不是当大伯的不讲情面,大过年的,我家里也穷的揭不开锅了,你们要是再不还钱,我家日子也没法过了……”

“是啊大妹子,我家里也等着用钱呢,你看是不是……”

“实在不行的话,你先还咱几十块也好啊!”

然而,在村东头的一间土坯房内,十七岁的林然正愣愣地瘫坐在炕上,满眼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环视四周,狭小昏暗的房间内,泛黄的木桌和几块掉了白皮的墙壁,再加上桌上那个印着“花开富贵”字样的热水壶。

一切的一切,都是显得那么熟悉。

下意识地抬眼望去,凹凸不平的墙壁上,还有浸水的淡淡痕迹。

为了遮住水痕,家中素来都喜欢挂上一本挂历充当“装饰”。

定睛细看,那本已经撕了大半的挂历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

一九八一年2月4日!

自己重生了!

还重生回了一九八一年的大年三十!

环视着周围熟悉的一切,阵阵酸楚和自责伴随着回忆再度侵袭而来。

无数熟悉的画面和记忆涌上心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家里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起码日子也还算凑合。

自己成绩素来不错,更是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

作为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全家都希望家里能飞出去一只金凤凰。

然而,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让这个贫穷的家庭更是入不敷出。

为了挣钱,父亲带着同村的乡亲外出打工。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

工程出现了塌方事故,父亲也在这次事故中重伤。

承包商卷款一走了之,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农民工,和自己可怜的父亲。

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更是因此欠了一大笔外债。

直到如今,依旧缠绵病榻。

大年三十的晚上,村里的债主们纷纷登门讨债。

年三十的这顿饭,成了他们一家人吃的最后一顿团圆饭!

送走了债主,绝望的父亲在初一当天,气急攻心,影响了病情,多重并发症缠身,不治而亡。

而母亲遭受打击,精神失常,随后也郁郁而终。

后来,姐姐毅然扛下了所有的债务,一边供自己读书,一边打工还债,日夜操劳,积劳成疾,在不到四十岁就撒手人寰!

尽管自己很争气,毕业后还进入了国博馆工作,更是凭着扎实的鉴宝功底和资历,成了后世的业内泰斗,风光无限。

但面对家人至亲的相继离世,这是无论多高的成就,也永远无法遮掩和抹去的伤痛!

1981年2月4日!

林然永远无法忘记这一天,更永远无法原谅懦弱的自己!

如果父亲不会为了给自己挣学费,就不会工地上出事。

倘若不出事,这个家,也不会家破人亡……

明明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彼时的自己却以年小为借口,逃避着一切责任,眼睁睁看着悲剧造成!

懦夫!

赤果果的怂货软蛋!

脑海中回想着过往的种种,每一次的回忆,都像是一把小刀一样在他的心口上割来割去,林然的心宛若刀绞般刺痛!

这扇老旧的木门,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

自己在里头,家在外头。

上辈子,自己不懂事,没有勇气去推开这扇庇护自己的大门。

这一世,既然老天让自己重来,那就绝对不会再让悲剧再次重演!

要像个男人一样堂堂正正走出去,做为家人遮风挡雨的那扇门!

站在门口,定了定心神,深吸一口气,林然眼神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径直推推开了这扇隔绝两个世界的木门。

“妈!”

“姐!”

林然的声音有些哽咽,喉咙颤抖,轻轻呼唤出来这两个久违的名词。

这一刻,望着站在自己跟前真真切切的母亲和姐姐,林然觉得自己回到了那段清贫而又无比温馨的时光!

看到林家的小儿子出来了,外头围了一圈的债主也显得有些诧异。

而原本讨债的村民们,一时间也纷纷住口。

毕竟都是一个村的,祸不及家人,更何况是从小看着长起来的孩子。

“小然,乖,你先回屋,跟你没关系。”

眼见自己儿子出来,母亲袁秀芬强挤出一丝笑容,眼中满是慈爱。

“小然,听妈妈的,你先回屋。”

姐姐林婉君的声音有些委屈,眼眶红红的,背过身去用袖子擦了擦眼泪。

然而,林然却是走到了众人跟前,对着这些同村的叔叔伯伯深深地鞠了一躬。

冲着所有人,目光中透着坚定,郑重的说道:“各位叔叔婶婶们,我家年关没能清账,要各位带着债过年,我林然先跟各位长辈说一声抱歉,对不起。”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各位长辈来要钱,这是理,是理就得认。”

“我爸是为了给我挣学费才出的事,我是他的儿子,事情也是因我而起,这笔账理应算在我头上,我爸欠你们多少钱,麻烦大家重新打一份欠条,全都算我林然头上!”

声音不高,却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林然三言两语便将一屁股的饥荒全都揽到了自己头上。

然而,听到这话的母亲,却是顿时气上心来。

“你个小兔崽子在这胡说八道什么!”

原本和颜悦色的母亲气得浑身发抖,顺手抄起了一旁的扫帚,就要往自己身上招呼,想把自己打回屋里去!

林然知道,这是妈妈在保护自己!

她不想让自己卷入这浑水中,她想跟姐姐把责任担起来,从而保护自己不受牵连。

林然不闪也不避,硬着头皮挨了母亲一下打,虽然疼,但他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坚定。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说的。”

不等母亲再劝,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林然二话不说,将每个债主手中的欠条拿了过来,转身回到屋里,找来纸和笔。

趴在锅台沿上,用隽秀的笔迹重新写下一封封新的欠条。

只是,与原版相比,欠债人的落款从父亲变成了林然本人。

准备按手印的时候,突然间想到,家里并没有印泥。

想了想,干脆直接咬破了食指,在每一张欠条上,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这个刚高中毕业的孩子再给他们打欠条,一个个的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好了,各位叔叔伯伯婶婶,以后,这账就算在我头上了。”

“大不了以后不上学了,去打工!打工种地的钱不够,就卖房卖地,卖房卖地的钱不够,就卖血卖肾!”

“男子汉说话算数,一口唾沫一个钉。”

“只要我林然还活着,这钱,就不会少了各位叔叔伯伯一分!”

林然笑着说话的时候,牙齿上还沾着手指上的血迹。

感受着林然语气中的坚定,一时间,债主们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归根结底,这笔钱并不是林家想赖债,而是林家真的没钱。

大家无非就是怕林父撒手人寰之后,村里都讲究人死债消,到时候没人担也没人认,孤儿寡母的成了坏账,一毛钱收不回来才出此下策。

如若不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又愿意被人戳脊梁骨呢?

最重要的是,林家在这下林村的名声,绝对是有口皆碑!

看着那殷红鲜血按出来的手印,一众债主不由得有些惭愧。

一个个的心里都挺不是滋味,谁都知道,林然是村里头唯一的大学生,难得的金凤凰,未来的前途一定是辉煌无量的。

为了要债,居然逼得一个前途无量的大学生退学还债……

不过,就冲林然这种不怕事、敢担事的气魄,谁也得挑大拇哥赞叹一声“真爷们!”


将欠条揣回兜里,大家都觉得有些臊得慌。

心里五味杂陈,只得说了几句讨巧话,红着脸如潮水般散去。

留下了母子三人面面相觑,更是百般滋味涌入心头。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

“让你躲在里面,你出来做什么!你不该冲动强出头的,这下好了,小小年纪,背了这么多饥荒。”

母亲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又把林然拉了过来轻轻拍了拍。

心疼的看着儿子咬破的手指,小心的擦了擦,伤口的牙印清晰可见。

“刚刚没打疼吧?”

感受着久违的母爱,林然鼻头一酸。

“妈,一家人,就要共同面对嘛。”

“再说了,我都是大学生了,男子汉哪有躲在你们身后的道理。”

“唉,你们啊……”

咕~

就在这时,一声肚子的饿叫响起。

没好气地点了点姐弟俩的小脑袋,林母便带着两人进了厨房。

可看着空空如也的灶台,一家三口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

这事搞得……

明明是大过年,可锅里居然连饺子都没有!

大年夜,一家人围在桌上,喝面糊糊。

所有人看着这一盆面汤,心情沉重,一言不发,沉默不语。

窗外的烟花更是映衬着一家的愁云惨淡。

“妈,姐,你们放心,这个家会好起来的!”

说话间,林然大口吸溜了起来,吃的满口面糊,假装开心得像个孩子。

此时此刻,这碗自己魂牵梦萦了无数次的清淡面汤,显得格外珍馐。

林然眼中闪过了前所未有的坚毅和决心。

自己这一辈子,没有别的追求,就想让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小然啊,以后可不许再胡说了,知道吗?”

“我和你爸都没啥文化,你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就安安心心去上。”

“这学费和生活费,妈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不会让你犯难!”

吃饭间,林母又一次语重心长的说了起来。

以往那觉得不胜其烦的母亲唠叨,在此刻林然才知道,是有多么的珍贵。

“是啊小然,你乖乖上学去,有我和妈妈在家里呢!”

姐姐也是懂事地拍了拍林然,更是让林然心头一暖。

“妈,姐,我知道了。”

应付了一句,林然的脑中,早已经开始布局起了这一世的恢弘计划。

……

次日一大早,跟母亲和姐姐招呼了一声,林然满腹心事地出了门。

徘徊在熟悉的老街上,看着眼前的童年状景,故地重游,自然别有一番风味。

街头吆喝着的小商贩正推着自行车缓缓行进,自行车的后轮座位上,挂着一垛糖葫芦。

“八十年代,百业待兴,干点什么好呢?”

闲庭信步地往前走着,林然显得有些犹豫和纠结。

要知道,眼下这个时代,由于大环境的政策扶持,下海经商的风潮早已经逐渐掀起。

只要能够精确找准赛道,孤注一掷,往往就能够吃到时代的红利,换来几辈子也花不完的财富!

但想起昨天那顿没吃饱的面汤,林然只能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自己想要下海,手里也得有资本啊!

更何况,这些行业都是实打实的长线投资,短则四五年,长则一二十年,自己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昨天打的欠条里,欠二伯家的400块钱只有不到四十天的时间了,父亲躺在医院,更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所以自己必须要赚快钱!

最好还是那种可以空手套白狼,一本万利的买卖!

在这个万元户都还属于凤毛麟角的时代,自己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要想现在不到四十天的时间里赚将近五百块钱,无异于痴人说梦!

要知道,现在的工厂职员的月薪,也才在三十五块左右!

五百块,那可是工厂职工一年多的工资!

想到这,林然不禁皱了皱眉头,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遍全身。

任何人,在时代的洪流面前,都宛若蝼蚁!

但想到家中母亲和姐姐当日的窘迫和委屈,林然眼中再次多了几分决然!

这救命钱,自己说什么也要赚到!

“林小子,你想啥呢!”

“都要撞树上了!”

就在这时,一阵沙哑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听就知道是个老烟民。

林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坎肩的大爷正笑眯眯地给自己招手,

“哟!杨大爷,您这是忙啥呢?”

看着眼前的老头,林然也是热情地走了上去。

这杨老头,原本也是下林村的,后来到城里机床厂上班,便一直定居在了城里。

小时候自己经常去他家串门,老头喜欢抽烟,帮忙洗一次烟筒,就给一颗糖。

算是林然童年记忆中不可多得的好爷爷。

“害!我那女儿不是在苏州买了房子。”

“说是一个人住太空了,这不要把老头子我接过去享享清福!”

“这不,快走了,收拾收拾家私,把不要的垃圾都给扔咯!”

谈到自己事业有成的女儿,杨老头脸上满是骄傲。

“还得是杨大爷啊!到了苏州,可要记得少抽点烟!”

打趣了一句,两人相视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说话间,被杨老头随意堆在门口的一个花瓶,却是陡然吸引了林然的注意力!

“莹润开片,浓胎厚底,裹足刮釉,暗足浅挖,显然是个南宋的汝窑……”

林然职业性地嘀咕了一句。

再而后,一道平地惊雷便在脑中蓦然迸开!

无数的灵感和想法涌入识海,一股茅塞顿开的快感油然而生!

看着眼前这个被当垃圾丢在门口的汝窑瓷瓶,林然差点激动得不能自已!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八零年代,在这个大家疲于奔波,忙着温饱的时代,又有多少人会将注意力放在古玩身上呢?

要论一本万利,要论来钱之快,除了刑法里的,试问还有什么比得上捡漏!

抬头看了看杨大爷那忙碌的身影,林然二话不说便冲上前去。

“大爷,您坐着抽烟!”

“这活啊,我来帮您!”


感受着林然突如其来的热情,杨大爷放声笑了笑。

“林小子,今天大爷可没糖给你啊!”

“大爷您这是什么话,我俩的交情,岂是用那些东西来衡量的?”

“这不看您要走了,我搭把手,送送您!”

说话间,林然便娴熟地给杨老头取来了烟筒,笑眯眯地塞到了对方手中。

满脸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架势。

“好孩子,大爷小时候没白疼你!”

猛地吸溜了一大口烟筒,吐出几个烟圈,杨老头心满意足地回了一句。

而林然,早已经在屋里忙碌了起来。

目光则始终放在门口那个宋代的汝窑瓷瓶之上。

要知道,像这样一个保存如此完好的南宋官窑粉青釉纸槌瓶,在后世的苏富比拍卖会上,可是拍出了6000多万的天价!

眼下这个时代能卖多少钱林然不敢保证,但他知道,光凭这件宝贝,足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忙活了约莫大半个小时,院子里头不要的杂物终于都被林然给分类搬到了门外。

而杨老头也有些意犹未尽地放下了手中的烟筒,拍了拍林然的肩膀。

“小子,累坏了吧?”

“你这腰不错!有大爷我当年的样子!”

听着大爷吹了一堆自己年轻时候的牛,林然也是很合时宜的搭着话。

“来来来,这次走了就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你了。”

“这十块钱你拿回去,听说你考上大学了,是个好苗子!”

杨老头边说边从衣服的夹层中翻出了一个塑料袋。

被揉的褶皱的塑料袋中,正整整齐齐地包裹着一沓毛票。

望着大爷递过来的十块钱,林然急忙摇了摇头。

“大爷,您这是做什么!”

“这钱我不能要!”

眼下这个年代,10块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财帛虽然动人心,可他林然又岂是那种人!

扫了一眼门口的南宋瓷瓶,林然更是毫不犹豫地将钱给推了回去。

“傻孩子。”

瞧着林然不要,杨老头对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又多了几分喜欢。

“罢了罢了!”

“老头子我也没有什么好给你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看看这屋里有什么用得上的。”

“拿回去就当是个念想了!”

听到杨老头这句话,林然顿时眼前一亮!

但还是颇为拘谨的挠了挠头,才指了指门口那个被老头当作垃圾的瓷瓶。

“大爷,我妈就喜欢插画,那花瓶若是你用不上的话,我就带回去哄哄我妈!”

“诶,这书包和相框也不错,我就一起带走了啊!”

一看这小子居然要个被自己丢了的破花瓶,杨老头也是没好气地笑了笑。

“得嘞!你个傻小子打小就孝顺!”

“喜欢的话就拿回去吧!”

“以后出息了,记得带着你爸妈来看看老头子我!”

得了大爷的允诺,林然才兴高采烈地跑出门外,小心翼翼地将瓷瓶踹在了怀里。

而那个掩人耳目的书包和相框,则是被毫无违和感地背在了身后。

看着手中的瓷瓶左右打量,仔细端详一番。

没错,就是这个味!

“大爷,那我就先走了哈!少抽点烟,保重身体啊!”

对着大爷挥了挥手,林然眼中满是感激。

“去吧,瓜娃子,记得好好读书!”

又嘱咐了几句,杨老头便继续低头猛地吸起了烟筒。

吐出阵阵眼圈,眼中满是欣赏。

……

此刻这个轻若微鸿的瓷瓶,在林然手中,却宛若千钧!

原因无他,上头承载的,是自己一家人的命运!

一想到时间的紧迫,不再拖沓,万分小心地捧着怀里的宝贝,林然便凭借着过往的记忆,急匆匆地朝着镇上的典当行走去。

过了约莫半刻钟,才在一间店铺前面驻足下来。

放眼打量几圈,高悬于店铺正门其上的,赫然正是一块红制牌匾。

上书“勺缶斋”四个大字,力透纸背。

“希望能遇到了明白人吧。”

林然苦笑了一句。

典当行这个行当,可谓是自古有之。

但挂羊头卖狗肉的占了一半,黑心压价趁火打劫的又占一半,其中靠着大忽悠低买高卖的,甚至是强买强卖的,更是占了七成以上!

两世为人,又是业内泰斗,林然只想说这个行业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

黑!

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近年来大环境相对宽裕了些,所以眼前的这家典当行,规模还算可观。

整了整衣衫,定了定心神,林然便推门而入。

身上更是带着一股与这个年纪不相符的稳重和老练。

“哟,爷您这是来出质的还是落码的?”

“我们这儿最近可是有好几件流当硬货呢!保准您满意!”

林然一进门,就有名伙计热情地迎了上来。

“您客气了,不瞒您说,我手里带了点东西,所以过来请请眼!”

林然礼貌性地躬身一笑。

环视四周,厚重古色的装修,乌木成鼎的柜台,纯木质地的板墙,一股年代气息扑面而来。

而伙计和林然所说的“出质”、“落码”、“请眼”,都是这行的黑话。

作为昔日的国博巨擘,这些术语对林然来说,早已经烂熟于心。

“嚯!那感情好!一看您就是贵人哩!”

“您且稍作喝茶,我这就去请我家大掌柜来给您看看!”

见林然云淡风轻地接住了自己的黑化,伙计又不由得重视了几分。

招呼几句,又给林然上了热茶,这才笑眯眯地退了下去。

未过多时,一位方头大耳的中年男子便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手中还把玩着一品盘得包了浆的紫砂壶,身穿唐装,显得颇为富态。

推了推眼镜,上下打量了几眼林然,便和气地坐了下来。

“小兄弟,听说你有宝贝要出质?”

一看正主来了,林然也是不疾不徐地抿了一口茶,才缓缓开口道。

“宝贝谈不上,这不祖上有点东西,所以拿过来看看。”

他的目光缓缓落在了中年男子手中把玩的紫砂壶上面,笑道。

“倒是老哥手中这尊清中叶的黄玉麟觚棱壶,那才叫气派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