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归你你归我

我归你你归我

一团暖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两年的婚姻,他们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再也坚持不下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顾颜熙就这样消失了。四年之后,顾颜熙高调回归,为了不被发现孩子的存在,她从没有和孩子出现在公开场合,可还是被祁京寒那个狗男人知道了,被逼到走投无路想要再度逃跑时,祁京寒居然高调向自己求婚。

主角:顾颜熙,祁京寒   更新:2022-08-08 13: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颜熙,祁京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归你你归我》,由网络作家“一团暖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年的婚姻,他们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再也坚持不下去,留下一纸离婚协议,顾颜熙就这样消失了。四年之后,顾颜熙高调回归,为了不被发现孩子的存在,她从没有和孩子出现在公开场合,可还是被祁京寒那个狗男人知道了,被逼到走投无路想要再度逃跑时,祁京寒居然高调向自己求婚。

《我归你你归我》精彩片段

“顾颜熙!你竟敢背着祁少偷人,还怀了野种?!今天你必须把胎打掉!”

顾颜熙被继母江丽粗鲁的压在手术台上,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她连忙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小腹,惶恐又倔强道:,“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许你动她!”

“你的孩子?”江丽目光刀子似的扫过顾颜熙的肚子,冷笑:“不要脸的东西!你跟祁少结婚三年,祁少从未回国看过你一眼,你肚子里的到底是谁的孽种!”

三年前,顾颜熙意外救下一位老奶奶。对方为了报答顾颜熙的恩情,便将自家唯一的孙子许配给她,可谁知新婚当夜,她才知道,她的新婚丈夫竟然是全球首富——祁京寒!

婚后第二天,祁京寒就去了海外!

结婚三年,她连一面都没见过自己的丈夫!

他们的婚姻,名存实亡。

然而就在一个月前,她去参加好闺蜜的生日宴会,一杯酒下肚后就没了知觉。第二天醒来后,却发现自己满身暧昧的痕迹。

直到前两天她突然发现自己怀孕,这才确定,那天晚上她真的被人陷害失去清白!

一想到这儿,顾颜熙心中一阵苦涩,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我会跟祁少离婚,不会让祁家抹黑的!”

“但是你,没权打掉我的孩子!”

话音刚落,‘啪!’

江丽一巴掌打了过来,怒骂道:“你敢!”

“你爸公司的生意,人家都是看在祁家面子上才和我们合作的!没了祁家的帮衬,我们全家去吃西北风啊?”

“你要是敢擅自离婚,我就把你送进地下会所去当陪酒的!给你弟弟妹妹换学费!”

弟弟妹妹?

就那两个从不把她当人看的人渣,也配说是她弟弟妹妹?!

当年她考上最好的名牌大学,江丽故意怂恿父亲不给她交学费,差点害她读不成书。

可江丽的那双子女,却读着几百万一年的贵族学校!

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千金公子,而她顾颜熙就是街边的乞丐!

这些年,他们更像是蚂蟥一样,趴在她身上,恨不得吸干她的血!

如今眼看着她怀孕的事儿快要瞒不住了,竟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打掉她的孩子!

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她!

顾颜熙积压多年的怨气一瞬间爆发,“做梦!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是你,你的儿女,还有顾家的摇钱树!你们死心吧!”

眼看着顾颜熙就要挣扎起来,江丽着急对医生喊:“快点把麻醉药拿来,把她弄晕。”

顾颜熙心底一沉,立马卯足力气将江丽推开,并一把夺走工具盘上的手术刀,跌跌撞撞地爬下手术床。

“别过来,否则别怪我动手!”

“死丫头,你敢动我一个试试!”

江丽狰狞着脸,扑上去抢顾颜熙的手术刀,两人扭打在一起时,忽然刀刃划过,溅出一地鲜血。

“啊......我的脸!”

江丽捂住流血的脸颊尖叫起来。

顾颜熙也被眼前画面吓住了,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她什么都顾不上,慌忙地跑出了手术室。

身后传赖江丽如同恶魔的吼叫声:“顾颜熙,被我抓到,我一定弄死你!”

......

祁氏海外分公司。

总裁办公室内,一道身穿高定西装的挺拔身影坐在办公桌前。

男人梳着大背头,几缕发梢垂在眉峰上,冷眸深邃如渊,高挑的鼻梁,薄凉的薄唇与下颌连成一道冷硬优美的弧度。

整张面容英俊且完美到无可挑剔。

助理于风拿着一个从国内寄来的信封走进来,“祁总上个月你回国时闯进你房间的女人已经找到了。”

祁京寒冷淡淡地启齿,“安排见面,通知少奶奶让她准备签字离婚。”

“是。”于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不过,少奶奶一个星期前就联系不上了,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一家私人医院,”

祁京寒眉心微拢,家里只要一个电话拨过去就会有家庭医生上门服务,她为什么还要去私人医院?

于风递上一份信件,“刚才收到少奶奶从国内寄给你的信件。”

祁京寒冷眸轻抬,浑身散发着冷傲的气场,伸手接过信封,打开。

里面几张薄薄的文件滑落出来,上面‘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格外醒目。

在落款处还有女人秀丽的签名。

祁京寒冷眸微沉,关于这个妻子,他没什么印象。

当初奶奶用继承权逼他娶了那个女人,新婚之夜他就到海外去了。

上个月因公事回城一趟,不料被人算计导致和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夺了对方的清白。

即使顾颜熙不提,他也会申请离婚的。

想到这,他没有迟疑,在一旁的空白处落下名字。

......

四年后。

返回金城的飞机上。

顾颜熙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梦境中,男人急促的呼吸声在耳畔边不断回荡,幽深的冷眸就像暗夜里的嗜血恶魔又如地狱来的罗刹,将她从头到脚包围后,便是数不尽的相缠。

意识迷迷糊糊中,她摸到男人右侧肩上有一道伤疤,伤疤上纹着一个太阳形状的图腾,忽然她感觉到男人动作加重,随即一阵刺痛感传来......

把顾颜熙惊醒了。

她抹掉额前的冷汗,说是梦,但更像是脑海里被封住的一段记忆。

如果是记忆的话,那男人难道是她孩子们的亲生父亲?

“妈咪,你不舒服吗,是不是飞机飞得太高了?”

“妈咪别怕,会保护你哦~”

两道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齐齐昂着粉剔稚嫩的小脸,瞪着水粼动人的眼眸,天真无邪。

顾颜熙回过神,揉揉他们的小脑袋,“妈咪没事,谢谢宝贝关心。”

四年前她从手术室逃走,继母还不死心一直在找她,恰巧这时学校通知她申请留学名通过,她拿着奖学金到海外留学,并生下一对双胞胎。

哥哥叫皓皓,弟弟叫朗朗,虽然一个人带着两个小萌宝很辛苦,但她从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她学业结束后,成为一名自由的设计师,当然了,这只是她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金城一家很出名的五星级酒店总裁联系请她回来为新楼盘做设计,离国多年,她也想回来看望奶奶,于是就答应了。

打算完成任务顺便看看奶奶就离开。

两个小时候,飞机落地。

顾颜熙给两个小萌宝戴上口罩,然后拖着行李往门口走。

忽然两个小萌宝停住脚步,昂起水灵灵的眼眸,害羞嗒嗒道:“妈咪,我想去趟洗手间。”

顾颜熙点点头,两小宝从小就很独立,还很精灵,完全不担心这种小事情。

“妈咪去门口看看酒店来接我们的车到了没,你们快点噢!”

两个小宝点点头,转身就跑开了。

顾颜熙低着头在看手机,她脚步往匆忙往门口走,没注意右边有人推着行李走来,砰的一下,双方撞在了一起跌落地面。

顾颜熙身子扑倒在男人的胸膛里,结实的肌肉散发着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男人的体温就像一把火点燃了她的血液。

男人的手很自然地搂住了她的细腰,两人毫无距离的紧紧拥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是热恋的情人相聚。

顾颜熙抬起眼眸,对视上男人深邃如渊的冷眸,随即呼吸一滞!

祁京寒!

他怎么在这儿?!


男人那双深如黑渊的冷眸,俊美冷酷的脸庞,完美的比例如同上帝完美之作,眉宇间凝聚着疏离感,同时浑身散发出威严与锋芒。

顾颜熙的整整了三秒钟才跳出祁京寒的怀抱,被他抱过的腰身好像还在燃烧。

顾颜熙撇开视线,“这位先生,抱歉…”

祁京寒也是花了几秒时间才认出眼前的女人,容貌娇致,出尘如仙,与曾经那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区别很大。

明明认出他,却装不认识?

顾颜熙头皮都急冒烟了!

要是被祁京寒知道她四年前婚内怀孕,生的却不是他的孩子,觉得她丢了祁家的脸面,而迁怒到孩子身上就危险了。

“......我先走了。”说完她就想赶紧跑!

她刚转身手腕就被攥住,祁京寒眯起冷眸,“你故意装偶遇,就这么走了?”

当年她就留下一张离婚纸就没了踪影,是不是这些年她过得不好,所以想找他要赡养费又不好意思开口?

顾颜熙被他的整懵了,装偶遇?她?

“刚才纯属意外,你松开我的手,转身走出门口,我们这辈子都不会相见,我保证!”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她还特意竖起三根手指以证决心。

祁京寒见她较真的模样,难道真是误会了?

顾颜熙抽回手腕,目光往身后回望,就看到两道小小的身影朝她走来。

决不能让祁京寒发现孩子!

她转身疾步走开,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好像刚才遇上的不过是一个事不相关的陌生人。

不远处两个小萌宝走来,一眼就看到人群中最亮眼的男人时,内心一阵澎湃!

回国前他们就用娴熟的黑客技术把祁家的资讯全查了一遍,眼前这位就是祁氏集团的总裁祁京寒。

最让他们激动的是,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他们的爹!

因为他们不管从神态还是五官都和祁京寒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个好机会,弟弟上!”

说着,皓皓推了一把朗朗,只见小小的身影就像小飞机一样撞进祁京寒的怀里。

祁京寒刚要转身出门就被一道小小身影再次撞上,低头就看到两张可爱的男孩,不过他们戴着口罩,只能看到两双水灵动人的眼睛。

助理于风关心问,“祁总,你没事吧?......这哪里来的孩子?”

祁京寒看向两个打扮可爱的萌娃,口罩遮住了五官,只露出如痛星星般闪亮的眼睛,他心底的不悦莫名地被驱散。

朗朗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对他招了招手,祁京寒半蹲下来,与两人的视线打平。

“帅叔叔,有没有撞疼你呀?”皓皓说着就伸出小小在祁京寒的身上乱摸,佯装出关心他有没有受伤的样子。

祁京寒轻笑,这孩子真懂事,“小朋友不要乱跑,快去找你们的妈咪。”

皓皓使了一个眼神给朗朗,“好哒帅叔叔!”

说完,两个小家伙手拉手地跑开了。

直到祁京寒看不到他们的距离才停下脚步,皓皓从怀里神秘兮兮拿出一台手机,正是他刚才假装关心祁京寒的时候从西装口袋里顺出来的。

朗朗竖起拇指,“哥哥真棒!”

“你们两人怎么乱跑,来接我们的车到了,我们快上车吧。”顾颜熙抱着两个小萌宝坐上酒店的接送专车。

皓皓陈妈咪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把手机塞进她的袋子里。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

接待顾颜熙的是聘请她的薄总助理,“ky小姐,总裁说你一路奔波辛苦了,请你好好休息,薄总安排了明天和你吃饭。”

助理带着三人进了电梯,到了二十八楼的总统套房前,“ky小姐薄总已经为你付了全部费用,酒店内的全部娱乐场所你都能去的。”

“好的,谢谢。”顾颜熙带着两个小萌宝进了房间,放下行李。

她给宝贝们摘掉口罩,“我点餐送上来吃,如果出门的话记得带上口罩,知道了吗?”

“记得,妈咪。”

两小宝回答完就像脱缰的小野马在总统套房里乱蹿。

顾颜熙拿着电脑到办公桌上查看工作的事情。

她在邮箱里看到一封来自祁氏的通知邮件,说她的作品被选上,邀请她明天到公司见面。

她什么时候发过设计稿给祁氏?

肯定是皓皓和朗朗搞的鬼!

这两个小家伙真会给她捅娄子。

顾颜熙连忙回了一封拒绝聘请的邮件,就算全世界没有设计公司都倒闭了,她也不会去祁氏工作的。

......

另一边,祁京寒在车内,手里拿着平板在看电子文档。

于风回头汇报:“祁总,刚刚收到ky设计的答复,她......拒绝了你的聘请。”

祁京寒冷眸微眯,一开始应聘语满是挑衅,现在又拒绝?

是嫌钱少?

“加三倍价,不够的话可以再加。”

于风应声:“好的,我现在就联系。”

这时,于风手机再次响起,他看了一眼,“薄总的电话怎么打到我这里来了?”

他把手机递了过去,祁京寒放下手里的文件,接上。

“你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薄承言嗤嗤道,怀疑他故意不接电话。

祁京寒眉心微拢,下意识伸手找了一下口袋的手机,是空的。

哪个小偷不知天高地厚敢偷他的手机?

祁京寒淡淡启齿:“有事快说。”

“知道我的新楼盘请了谁来给我做设计吗?”那头薄承言的声音有些得意。

两人打小就认识,关系很铁,经常会有些商业的合作。

祁京寒峻眉微拢,冷声道:“没兴趣知道。”

“你怎么那么不会接话......懒得跟你计较,我请了最近在澳洲非常有名的设计师,ky小姐来给我的新楼盘做设计!”

听到这个名字,祁京寒眼底撩过一丝暗芒,“你说ky设计师?”

这头拒绝祁氏的聘请,那头就答应接薄氏的工作?这个ky设计师还真是会脚踏多船!

“对啊,厉害吧,听说她可不是随便接单子的。”薄承言满脸的自豪,“我明天还约了她吃饭,你要不要过来?”

“地址给我。”说完,祁京寒挂下了电话,随即冷眸变得更加深邃几分。

“查一下我的手机定位!”


酒店,总统套房,门铃响起。

顾颜熙刚洗完澡,裹着浴巾就走过去开门。

映入瞳孔的是男人颀高的身影,深如渊的冷眸仿佛要把人的灵魂吸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从头到脚实实地把顾颜熙笼罩着。

这一刻她就像被逮住的猎物,无处可逃。

顾颜熙秀眉微拢,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祁总,你…怎么知道我的房号?”

祁京寒眸光闪了闪,准确的说是被眼前雪白的肌肤亮了眼。

顾颜熙刚洗完澡,微微松垮的浴袍,领口软塌榻地敞着,冰肌细腻,脸颊因为泡过热水而微微泛红,沾湿的羽睫显得眼眸更加迷人。

她注意到祁京寒灼热的视线,立即把衣领拉拢,追问道:“你是不是找错房间了?”

祁京寒嘴角溢出一抹冷嘲:“偷走我手机,故意引我来看你穿浴袍的?”

顾颜熙脑袋上大写的问号,“祁总你是什么时候得了臆想症?”

祁京寒冷眸微敛,沉声道:“还装?把我手机还回来。”

说着他就要进门。

两个孩子还在房间里面呢,祁京寒进去不久发现她的秘密了?

顾颜熙眼疾手快挡在门口不让他进,“我没拿你手机!堂堂大总裁该不会连个手机都没钱买,要来讹前妻吧?”

祁京寒沉着冷眸,拿出一台新手机,拨通他的手机号码。

几秒钟后,一道震动声从房内传出来。

顾颜熙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几倍,心脏一沉,还真在她的房里!

这回祁京寒没给她反驳的机会,而是跨步走了进去,环视了一圈后,最后目光锁定在她的袋子上。

顾颜熙着急地跟进去,眼见他就要动她的包急得不行,“你不要翻我的东西,我给你拿。”

包里放着很多关于两小宝的生活物品,要是被祁京寒发现就解释不清了!

可在祁京寒的眼里只觉得她又想耍把戏,抓起包就打开,拿出亮着屏幕的手机。

他拿着手机在顾颜熙的眼前晃了晃:“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我…”顾颜熙支支吾吾地一句话都解释不出来。

她怎么知道祁京寒的手机怎么会在她包里!

见她说不出话,祁京寒深邃的冷眸紧盯着她的小脸,嘲讽道:“以前怎么就没有察觉你这么开放?”

“你没察觉的多了。”说完,顾颜熙讽刺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你找回手机了,可以离开了吧?”

她话音刚落,浴室就传来东西掉落的声音。

哐当了一声,很响。

祁京寒冷寒的眼底骤然掀翻起一股寒意,“你房里藏了男人了?”

是藏男人了,还是两个!

顾颜熙背脊骨的冷汗一层接一层地冒,肯定是两小宝在里面洗澡时发出的声音。

她现在只想赶紧把祁京寒‘请’出去,“祁总,我们已经离婚了,婚丧嫁娶各不相干,我房里有没有男人与你无关吧?”

空气像是静滞了,两人对视间仿佛有无数火苗在飘荡,仿佛下一秒就会点燃,焚烧整个房间。

过了片刻,祁京寒似是不愿在跟她计较,嘴角轻哼:“你说得对,你偷了我的手机的事情就走司法程序,和你算账到底!”

他的怒是有形的,顾颜熙仿佛感受到他眼里的刀子一把把飞落,扎在她的身上。

她无奈道:“行,你可以去告我,但,现在请你出去。”

只要不让他发现两小宝的存在,告就告,她无所谓。

祁京寒本想吓唬她一下,不料这女人态度这么强硬?以为他不敢?

他冷哼了一声“你等着”,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关门声传来,顾颜熙整个人就像过度紧绷的弦突然间松了下来,整个人就要瘫坐在在地面了。

这时浴室的门被打开,门边探出两颗小脑袋,皓皓眯起水眸动人的眼睛,“妈咪刚才我们不小心把花洒弄倒了,有没有吓到你呀?”

何止是吓到了,简直连魂魄都要出窍了。

顾颜熙轻叹了一口气,“你们赶紧穿好衣服出来,不要着凉了。”

两小宝应了声,小脑袋又钻回浴室里去了。

不一会,两个可爱的小宝穿着奥特曼的睡衣走了出来,头上的短发还是湿漉漉的,稚气天真的小脸冲着妈咪笑。

顾颜熙拿着毛巾走过去,给两人擦头发,一边嘱咐他们:“只要一走出这个房间,你们就要戴好口罩,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们的样子,记得了吗?”

皓皓眨着水粼粼的眼眸,好奇问:“为什么呀妈咪?”

“长得帅就是让人看的啊!”朗朗附和哥哥的话,稚气萌萌的声音像块甜心糖在顾颜熙的心里融化了。

顾颜熙被逗笑,说话时恢复一脸认真道:“就是因为你们太帅了,妈咪担心有坏人会抢走我的心肝宝贝,所以记得要戴口罩,除了在妈咪面前外,一律不能拿下,记得了吗?”

两小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反正有理没理,妈咪说的都对!

“妈咪,你别怕,有坏人来的话,我们会保护你的。”

说着,皓皓和朗朗手舞足蹈的打了一套自编的武术,那模样有趣又可爱。

母子三人吃过晚饭后,在房间里玩了一会,然后就上床睡觉了。

清晨,日出之际天边的白云被渲染成一片橙红色,明媚的阳光从窗帘倾泻进房,照亮了床上三道依偎在一起的身影。

两小宝早早就起床了,把四米大的双人床当蹦蹦床跳,还一边高兴地喊着:“妈咪起床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你带我们去玩水吧?”

“好,满足你们的要求。”顾颜熙睡饱,精神也好。

起床后三人准备一番,穿着泳衣到酒店室外的游泳池。

此时,四楼的会议室窗边,站着一道颀高的身影。

祁京寒正在打电话,目光被泳池里一道蛮力的身影吸引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