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师娘们请自重啊

师娘们请自重啊

不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玄是个十足的软饭男,吃软饭吃的毫无羞耻之心。没办法,他有九个美若天下且能力超群的师娘,她们一个比一个宠爱自己,在九个师娘的爱护之下,陈玄就是想逆天都可以!然而真正有能力的人,是能够替师娘们摆平一切的陈玄,他只不过是非常低调,从不在意那些虚名罢了。

主角:陈玄,林素衣   更新:2022-08-22 11: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玄,林素衣 的武侠仙侠小说《师娘们请自重啊》,由网络作家“不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玄是个十足的软饭男,吃软饭吃的毫无羞耻之心。没办法,他有九个美若天下且能力超群的师娘,她们一个比一个宠爱自己,在九个师娘的爱护之下,陈玄就是想逆天都可以!然而真正有能力的人,是能够替师娘们摆平一切的陈玄,他只不过是非常低调,从不在意那些虚名罢了。

《师娘们请自重啊》精彩片段

“唉,如果帅是一种罪,那么我已经犯了滔天大罪,如果有型是一种错,那么我已经一错再错,做个帅哥真他娘的有压力……”

太平镇,太平村外面的小河边上,陈玄低着头,一脸自恋的瞧着水中倒映出来的那张稚嫩,显得有几分清秀的脸庞。

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扛着锄头带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走了过来,陈玄见状,对着来人热情的打招呼;“王婶,下地啦,咦,小英也在,我帮你们干活吧。”

看见是这小王八犊子,王婶立即加快脚步;“是陈玄啊,不用了。”

话才说完,这王婶拉着那妙龄少女就快没影了。

“靠,本帅哥有那么可怕吗?不就是上次偷看了你家小英洗澡嘛!”陈玄暗恼,然后骂骂咧咧的朝着太平村走去。

“小英,往后离那个小王八犊子远一点,知道吗?”不远处的路上,王婶看着自己这水灵灵的女儿告诫道,那个小王八犊子就是太平村的祸害,哪家女儿没被他骗着拉个小手亲个小嘴。

年纪轻轻的,简直比那些老爷们都猴急。

好几次甚至还带着村里的小娃娃组团去偷看人家王寡妇洗澡,完了自己脚底抹油先溜了,害的那几个小娃娃被王寡妇一顿胖揍。

所以,在太平村,陈玄这货绝对是最不受欢迎的人之一。

但奈何这家伙有两个美若天仙的师娘,两人不仅人长的漂亮,一个还会医术,村里面有什么大大小小的病痛,都得求人家,另一个也不得了,看似娇弱,三五个大汉都近不了身,这些年村里面那些打她们主意的老光棍几乎全被揍过。

基于此,太平村的人虽然很不喜欢陈玄这货,但基本上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看见他躲远点就行。

回村的路上,陈玄看着自己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咧着嘴自言自语的说道;“东陵大学,虽然不是天朝国一流的学府,不过也不错了,两位师娘应该会喜欢吧。”

话才说完,因为地上的泥路太滑,这家伙直接摔了一跤,地上的石块还把裤裆给划破了!

陈玄心头一惊。

“还好,还在……”这家伙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不多时,陈玄回到了自己家,他和两位师娘居住在太平村尽头,同样是一个土胚房,整个太平村几十户人家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房子。

“大师娘、二师娘,我回来了!”这家伙扯开嗓子朝着屋里面叫唤了一声。

“叫什么叫?当老娘耳朵聋是吧?”说话间,一个年纪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女子从屋里面走了出来,对方穿着朴素,一头长发随意的扎在头顶,身材高挑,约一米七五左右,不过那张脸堪称是倾国倾城,即便是没有化妆,也比电视上那些女明星好看多了。

在一个偏远山村里面能看到这般如同国宝级的大美女,那绝对是比大熊猫还稀有的。

女子叫林素衣,今年三十岁,正是陈玄的大师娘。

陈玄舔着脸嘿嘿笑道;“大师娘,我这不是怕你们在家里面洗澡嘛,先通知你一声。”

“滚犊子,当老娘是王寡妇不成,洗澡还能让你这小贼给偷看了。”林素衣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不是去拿录取通知书了吗?给我看看。”

陈玄把录取通知书递给林素衣。

“东陵大学……”林素衣皱了皱眉,陈玄急忙解释道;“师娘,我这不是怕离你们太远了吗?东陵大学刚好在咱们江州,这样我也能时常回来看望两位师娘嘛。”

林素衣沉默着没有说话,陈玄有些忐忑,别看他在村里面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对于自己这两位美女师娘,他本能的有些畏惧。

良久,林素衣才说道;“东陵大学也好,正好在东陵那边你有一门婚约,这次过去刚好可以见见人家。”

“婚约?”陈玄一愣,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不知道自己有一个未婚妻。

“先过去见见吧,当年我救了那家的主事人,坚持与我定下这门婚约,如果对方还可以别辜负了人家,而且你九师娘也在东陵……”

“九师娘在东陵!”陈玄的眼睛一亮,除了大师娘和二师娘之外,其他七位师娘他都没见过,不过大师娘和二师娘却经常在他面前提起另外七位师娘,说她们个个美若天仙,倾国倾城。

听说九师娘置身商界,身家亿万,八师娘进入娱乐圈,已经是名动天朝国的大明星,七师娘年纪轻轻,却是天朝国特勤局局长,这其中六师娘最为博学,是天朝国某大学教授。

至于五师娘,听说是皇族后裔,不过关于她的事情,陈玄听到的很少。

还有四师娘和三师娘,陈玄貌似一直没有听到过关于她们的事情,显得很神秘!

想到这里,陈玄有些期待。

林素衣把通知书丢给陈玄,走进屋说道;“决定了明天就滚吧,省得在村里祸害人家小姑娘。”

“这么急……”陈玄一脸幽怨的看着林素衣那窈窕的背影。

“怎么,莫非你这小贼是舍不得我们这两位美女师娘?”在林素衣走进去后,又是一位女子走了出来,她身材娇小,约一米七左右,其一脸慵懒的靠在土胚房的房门上,那一双充满着十足诱惑性的眸子,简直就是天底下任何牲口的克星,看一眼都会让人沉沦其中。

这是陈玄的二师娘,叫赵南初,不过别看她身材娇小,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花,但是那身手和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绝对是成正比的,每次都足以让陈玄不寒而栗。

瞧着这女人那双笑眯眯的眸子,陈玄吞了吞口水,立马后退了一步,捂着裤裆一脸戒备的说道;“二师娘,你想干啥?”


对于自己这位二师娘,陈玄可谓是又恨又爱。

小时候美曰其名给自己洗澡,都差点把他给玩废了。

赵南初白了他一眼,不屑说道;“本姑奶奶看不上,等养几年再说吧。”

听见这话,陈玄松了口气,自己这位二师娘古灵精怪的像个妖精,整人的手段层出不穷,其中最让陈玄记忆犹新的便是有一次趁他睡着了抓来一百根毒蛇放在自己的被窝里,以至于陈玄第二天早上差点去见了阎王爷,好在林素衣医术高超,不然他就真嗝屁了!

当然,诸如此类的事情陈玄自己都数不过来了,他依稀记得还有一次这娘们还骗自己吞下了一根筷子长的蜈蚣……

有时候陈玄都在想自己能活到现在,简直他妈的就是一个奇迹!

“对了,等下把我的衣服洗了。”说完,准备走进屋的赵南初又偏过头来对着陈玄充满诱惑性的说道;“那里面可有我的贴身衣服哦,你小子要是敢偷偷藏起来有什么歪想法,老娘就废了你那祸害人的玩意儿!”

看着走进屋还不忘比了一个剪刀手的赵南初,陈玄顿时打了个寒颤,忍不住加紧了双腿,小时候被整蛊的一幕幕,犹如电影一般划过他的脑海。

不过想到自己明天就能够离开这个恶魔师娘的身边,原本有些不舍的陈玄顿时又有些期待了起来!

看着墙角架子上的一堆衣服,陈玄只能老老实实的做起了洗衣工,不过这种事情也只有赵南初才会让他干,大师娘林素衣虽然看上去也大大咧咧的,但是从来没有让陈玄洗过她的衣服,至于贴身衣服就更别提了。

“老大,你真想让这小王八犊子明天就离开?”屋里面,赵南初翘着腿一脸慵懒的坐在一张躺椅上嗑着瓜子,对着一旁正在架子上摆弄着药材的林素衣问道。

林素衣淡淡道;“近二十年了,他也该出去了,别忘了他背负的责任!”

赵南初黛眉一皱,然后说道;“这小王八犊子突然要离开,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不过外面那些花花世界这小东西能挡得住那种诱惑吗?要是他在外面找了一堆女人咋办?也不知道咱们九个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居然最后都会便宜……”

“老二,你说的太多了!”林素衣挥手打断她,说道;“你应该明白,他身上背负着什么,属于他的命运轨迹,也该开始运转了。”

赵南初没有再多说什么,属于那个小子的命运才刚开始,但是属于她们的命运早在十几年前就注定了!

那个小王八犊子可是她们九个的克星啊!

“二师娘,我洗好了!”陈玄这时从外面走进来。

闻言,赵南初抬起头来,伸出自己的大长腿笑眯眯的对他说道;“小犊子,过来,给师娘捶捶腿!”

这活儿陈玄愿意干,立马屁颠屁颠的走了过去,蹲下身给赵南初捶腿,赵南初虽然已经二十九岁了,而且还生活在这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面,但是她保养的很好,水嫩嫩的肌肤,仿佛吹气可破,犹如十五六岁的少女一样。

当然,捶腿归捶腿,陈玄可不敢吃自己这位恶魔师娘的豆腐,他要是做了,能不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一个问题。

“小犊子,你隔三差五的去偷看王寡妇,不知道我这皮肤和她比起来,哪个更嫩一些?”赵南初笑眯眯的看着目不斜视正在给自己捶腿的陈玄。

闻言,陈玄嘿嘿一笑,说道;“当然是二师娘你了,王寡妇哪里能跟二师娘你比。”

赵南初继续笑眯眯的盯着他;“既然如此,那咋不见你来偷看二师娘洗澡了。”

“呃……”陈玄心里大汗,急忙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不敢!”

“哼,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赵南初伸出玉手在他的后脑勺拍了下,继续说道;“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和你大师娘谁更好看一些?”

陈玄的额头上已经流下了冷汗,他偷偷的看了眼正在摆弄着药材的林素衣,他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回答得罪任何一个只怕都没好果子吃。

“大师娘和二师娘一样漂亮,以后我娶媳妇一定要娶像大师娘二师娘这样的。”

闻言,林素衣和赵南初内心同时一颤。

“哼,油嘴滑舌的家伙,你这个回答我不满意。”赵南初瞪了他一眼,再问道;“你说,如果让你在我们当中选一个做老婆你会选谁?”

陈玄的眼睛睁的贼大,不停的在林素衣和赵南初的身上扫来扫去,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两位师娘可都是祸国殃民级别的,这让他还真不好选。

林素衣也朝他看了过来,其眼神里面有着危险的信号释放,仿佛是陈玄的回答让她不满意的话,挨揍那绝对是少不了的。

“要不,两个都选?”这货的眼神在林素衣、赵南初的身上打量了下,试探着问道。

“好啊,你这小王八犊子果然对我们有想法……”赵南初和林素衣都眼神不善的看着他,大有动手的意思。

见此,陈玄急忙说道;“停停停,二师娘,能不能再换一个问题?”

“好,那我就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说我和你大师娘谁的身材更好一些?”

“没量过……”这货脱口而出。

不过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两道如同要杀人一样的目光已经齐齐落在了他的身上。

随后,屋子里面顿时传来了一阵哭爹喊娘的声音。

论身手,陈玄很清楚,十个他恐怕也不是这两位变态师娘的对手,到头来只能挨揍。

足足半个小时,当陈玄这家伙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进气多出气少的时候,在他眼中就如同两个悍妇一样的师娘这才停下手来。

瞧着这货躺在地上不动,赵南初直接踢了他一脚;“行了,别装死了,就你这小犊子那身皮子弹都打不穿,看在你明天就要滚蛋了,今晚二师娘给你一个特别的奖励。”

听说有奖励,陈玄立马蹦了起来,舔着脸问道;“二师娘,啥奖励?”

“今晚给我们暖床!”

闻言,陈玄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陈玄就被林素衣和赵南初给赶出门了。

瞧着自家那紧闭的大门,顶着一对熊猫眼的陈玄可怜巴巴的。

“唉,哥这一去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师娘,你们可要在太平村等着我回来啊!”陈玄不舍的朝太平村望了望。

不过当他再次转身,这货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兴奋;“终于可以走出太平镇到外面去看一看了,东陵,城里的姑娘们,我陈玄来了!”

“这小王八犊子走了!”

距离村口不远的一座山上,林素衣、赵南初两人站在这里目视着那个少年远去的背影。

林素衣淡淡的说道;“你要是舍不得可以去陪他,这里有我一人守着就够了!”

“切,老娘会舍不得那个小王八犊子……”赵南初虽然一脸不屑,不过其眼神深处还是有着不舍,怎么说这也算是她养大的小崽子啊!

“猛虎出笼,这天下终将会风云莫测,把消息传给神都那边吧!”

林素衣抬头望着这片天地,其清澈的美目中,有着摄人的神光绽放!


通往东陵市的火车上。

陈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其那双贼眼睛正不时的偷瞄着上车的女同胞,不过看了一会儿,这家伙就没什么兴趣,这些女人浓妆艳抹的,还没有他家里的两位彪悍师娘漂亮了。

火车启动,开往东陵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过去的陈玄悠悠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后,他便是看见了坐在他对面位置上一个长的十分漂亮的美女,对方长了一张标准的瓜子脸,身材高挑,眉眼如画,灵动的眼眸仿佛会说话一般。

这样的美女让人看一眼都难以忘记。

这个发现让陈玄的眼睛一亮,他娘的,他的对面什么时候坐了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虽然比不上两位师娘,不过也算是万里挑一了。

“你的狗眼乱看什么?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江无双有些厌恶的看了眼陈玄。

闻言,陈玄顿时有些郁闷,难道城里的姑娘都这么高傲吗?连看一眼都要挖他眼珠子?

“双儿,不得无礼。”江无双身边一个老人朝着陈玄笑了笑,说道;“小兄弟别介意,你应该还是一个学生吧,是去东陵大学的?”

陈玄点点头。

老人继续笑道;“东陵大学虽然不是国内一流的学府,不过也还算一个好去处,现在距离开学还有半个多月,小兄弟去这么早作甚?”

虽然陈玄穿着朴素,一看就是农村出来的,不过想当初他也是从农村走出来,一步步打拼才有现在的地位,所以,老人对陈玄这样从农村走出来的年轻人倒是很有好感。

陈玄说道;“老人家,我在东陵市有一个未婚妻,这次过来是想提前和她见见面的。”

“就你,未婚妻?就算有我看也是多半要被人甩。”看着抱着一个包袱土里土气的陈玄,江无双一脸不屑,这年头还有人背着包袱出门,这种土包子在城里还有未婚妻?

“双儿。”老人瞪了江无双一眼,笑道;“小兄弟你别介意,这丫头心眼不坏的。”

陈玄当然也没有把江无双这话放在心上,临行前大师娘就告诫过他城里的姑娘眼光很高,让他遇事要忍。

当然,对陈玄这货而言,能忍则忍,不能忍还得靠拳头说话。

这时,老人突然闷哼一声,手捂着胸口显得有些痛苦。

“爷爷,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老人,江无双有些着急,急忙拍着老人的后背。

“别碰他……”陈玄一把抓住江无双的手。

“你这土包子想干什么?放手。”被陈玄那只粗糙的手抓着,江无双气不打一处来。

“他这是旧疾复发了,你这样做轻则有可能让他休克的,重则可能让他当场丧命,你让开,我是医生。”陈玄严肃的站起来。

“医生?”江无双冷笑道;“我看你就是个屁。”

操,这娘们羞辱他可以,但是羞辱他的本事就不行了,这可是大师娘教他的看家本领,羞辱他的本事,就是羞辱他师娘。

不过这老人目前的情况有些严重,陈玄也懒得去理会这目光短浅的娘们,然后只见他打开包袱,从里面取出来一套银针。

江无双这会儿十分着急,一边扶着老人一边打着电话,陈玄也不知道她给谁打的,总之这娘们的语气很冲。

陈玄也懒得管她,他对这老人的印象不错,能帮自然要帮一帮。

旋即只见他取出一根银针,朝着老人的头顶插了下去。

“混蛋,你干什么?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你快住手……”正在打电话的江无双脸色一变,她急忙要去拔掉老人头顶上的银针。

“娘们,你如果不想让他死,最好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然后把嘴给我闭上。”陈玄瞪了江无双一眼,这娘们连村里的王寡妇都不如,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江无双正准备说话,老人这时已经好了很多,其那张苍白的脸都逐渐变得红润了起来,他说道;“双儿,不可对这位神医无礼。”

江无双立即问道;“爷爷,你感觉怎么样了?我已经给江东之地最好的神医打了电话过去,他们那边现在正在赶来东陵市的路上。”

“不用了,神医就在眼前。”老人抬着头看了陈玄一眼,说道;“看走眼了,没想到小兄弟竟然是一位神医。”

他自己的情况他自己清楚,即便是江东之地最好的神医到了,也不能立即控制住他的病情,不过陈玄轻而易举便控制住了,足可见对方的医术有多高明。

“学过几年郎中而已。”陈玄耸了耸肩,不过这话他倒是有些谦虚了,林素衣曾经说过,这货如果认真一点,只怕华佗见了他都得称呼一声老师。

这些年在林素衣的教导下,陈玄的医术可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素衣这位神医都不敢说比陈玄厉害。

陈玄这话,老人自然是不相信,他笑道;“那么不知道小兄弟认为我这病还有得治吗?”

陈玄一脸轻松的说道;“不就是练功堵塞了经脉而已,又不是什么大毛病,当然能治,而且我现在就能给你治好。”

“吹牛。”江无双一脸不屑,她爷爷这病江东之地的神医都看过了,根本没得治,即便神都那边的神医都束手无策,除非是有强大的天人之上的武者能帮他打通经脉。

听见陈玄这话,老人却是有些激动,陈玄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毛病,而且还知道武者的存在,这让他看到了几分希望;“小兄弟,此言当真,我这病真能治?”

陈玄懒得解释,说道;“您老把衣服脱了,我现在就给你治。”

“好。”老人不疑有他,当真脱掉了衣服。

江无双急了;“爷爷,这个土包子的话你怎么能相信了,他就是个骗子……”

骗子?我骗你妹哦!

陈玄翻了翻白眼,如果不是这老人他看着顺眼,按照他的个性,他才懒得出手了。

“双儿,你闭嘴。”老人深呼一口气,朝陈玄道;“小兄弟,我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动手吧。”

他这一生阅人无数,陈玄虽然看着年轻,但其身上无形中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自信,他只在很多真正的大人物身上见到过,所以,他愿意让陈玄出手试一试。

陈玄也没有耽搁,取出九根银针,朝着老人的背部一根根的扎了下去。

此刻,如果有医术高手在这里的话,必定会发现陈玄施展的乃是很罕见的刺芒针,这种针法,很多大国手都不一定会。

见到陈玄真的动手,江无双此刻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她可不相信陈玄真的能治好她爷爷的旧疾。

九根银针下去,老人顿时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变得无比暴动,使得他脸色极其潮红。

看到这种情况,江无双瞪着陈玄说道;“土包子,我爷爷要是被你治出个好歹来,我江无双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娘们有些讨厌,还没有我们村的王寡妇招人喜欢。”自己救她爷爷,还被她嫌弃,陈玄有些不喜欢这个女人。

“你……”江无双恨得咬牙切齿,这混蛋竟然把自己和那些山村农妇作比较,他眼睛瞎了吗?

不过没过多久,老人潮红的脸色就恢复了正常,而且在他体内那暴动力量的冲击之下,堵塞的经脉已经冲破了。

堵塞的经脉被打通,老人这时已经陷入了一种玄妙之境中,在这个境界停留多年,他现在即将破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