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下玄门震动

天下玄门震动

浮梦流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十年前的那一场战役,南越王率领百万阴兵北伐,而桂西南的陆仙琴敢以一己之力将其阻隔在镇南关外……那一场战役可谓是轰动天下,所有玄门都为之震撼!三十年后的今天,陆仙琴的孙子陈促,同样继承了骆越的巫蛊之道。

主角:陈促,云青岚   更新:2022-08-22 1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促,云青岚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下玄门震动》,由网络作家“浮梦流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十年前的那一场战役,南越王率领百万阴兵北伐,而桂西南的陆仙琴敢以一己之力将其阻隔在镇南关外……那一场战役可谓是轰动天下,所有玄门都为之震撼!三十年后的今天,陆仙琴的孙子陈促,同样继承了骆越的巫蛊之道。

《天下玄门震动》精彩片段

我一出生,就克死了父母。

阿婆算出我四柱至阳,是焚天之命。

这命格刑剋六亲,逢单岁还有夭折横死之灾。

就算都避过了,也活不到成年!

阿婆不认命,三天两头不是喂我喝符水,就是用枉死尸肉磨粉往我身上抹。

连寻常孩童生日该在家庆祝,我都要去坟地,和横死的尸体在棺材里躺上一夜。

直到有一天,阿婆用不知从哪找来的人血,在我胸前纹了只骆越小人,说她以后就是我的守护神,我才好好地活了下来。

这些年下来,在阿婆的熏陶下,我也学会了她不少本领,大学的时候还为了考究古董法器,特意选了考古专业。

只是刚毕业,没等我去社会上闯荡,就被她召回了家中,说是给我许了一门亲事。

“上门?我相貌堂堂,不缺胳膊不缺腿的,怎么可能给人当上门女婿?!”

“不愿意?!”她精瘦的面颊垮了下来,眼睛寒光乍现。

我暗抽冷气,发现无法忤逆她的任何要求。

“阿婆,那我多嘴问一句……云家什么来路?凭什么我就得上门?”

“云家是大老板。”

阿婆凝眉看了一眼身后不说家徒四壁,但也搭建了多年的老旧房子。

我心道这压根不是钱的问题,这里面肯定有鬼。

而且以她的身份,提钱就太俗了。

要知道,我国自古就有‘南茅北马’之说。

南茅以道术镇鬼,北马以通灵驱邪,皆有人鬼莫测之能。

而我们桂西南,也有着一种独特的骆越巫蛊文化。

它不同于茅山养鬼,北马五仙名闻于世,却能通过授印的方式,用巫蛊饲鬼之法,小豢一鬼消灾下蛊,大以虎符而驱万鬼,堪比陆地神仙。

阿婆正是传承了骆越巫蛊之术的仙婆。

我之所以没有反抗,也正因为没有她这层身份在,怕早给埋甘蔗地里了。

可无法反抗,就意味着必须接受。

三天过后的傍晚,村里果然来了迎亲车队。

气派的加长红旗轿车停了下来,陆续下来一男一女。

西装革履的司机人情达练,谨小慎微地走到了阿婆面前:“小辈见过陆奶奶,请问哪位是陈促先生……”

“茅山的娃仔吧?”

“是。”

“吉时要过了,把他带走,不要耽搁时间。”阿婆说完背手转身进门,头也不回。

一男一女目光聚焦我身上。

挂泥的大裤衩,拖鞋,背心。

草率了。

本以为会早上来迎亲,所以一整天都和发小在地里挖番薯,没来得及换衣服。

不仅我尴尬,人家表情都不对了。

“带上你的家当。”

偏偏这时候,屋里一只二手蛇皮袋还被扔了出来。

阿婆,你脸都没露,就把我‘逐出’家门了?

而且哪家傍晚才接‘媳妇’上门的?

我心中腹诽,却只能硬着头皮提袋上车。

车子后排很宽敞,中间的扶手除了触摸屏还有冰箱,唯一不好的,是豪华程度和我的蛇皮袋相冲了。

我想端详身边的女子,可她故意扭头看着车外,除了皮肤白皙,看不清长相。

我不能总盯着对方看,据说上门女婿都很没人权。

就在我还是觉得这事透着诡异时,前面的女助理终于递过来一份文件。

我暗道算是有个正经人了。

不过看了这份文件,我心下咯噔一跳。

文件直白明了。

云家,桂西南首府南市跨国酒店投资集团。

我身边的女子,是云氏千金,目前名义上的掌舵人:云青岚。

文件上详细记录了她爷爷的遗嘱。

其中,云氏集团的产业如果不是我入赘云家,一分一毫都捐献给国家;而为了起到保护云青岚的效用,意外身亡也在其例,考核期三年。

之后我将得到云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可自由离婚。

我心中咋舌,别小看这几个点,那足以让普通人一辈子衣食无忧。

当然,这么大笔的数目,我要付出什么?

难道仅仅是倒插门?

而且如果不指定了是我,连亿万家财都要捐了?

这什么操作?我有那么值钱么?

就在我转头看向身边人的时候,云青岚也正好冷冰冰审视我。

一瞬,我吓得右手扶在了车门上!

不是因为她冰肌玉骨倾国倾城,而是眼前身着喜庆红裙的大美女,立即是要枉死的气象!

我是生日时才会这模样,她该不是天天都这样吧?

还是返程路上要应验的节奏?

撞车?坠山?落石?还是直接暴毙?

不管如何,新婚枉死,红衣至凶!

云青岚呀,你还有空嫌我邋遢,脚下蛇皮袋脏?

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

不对,司机也不知道?阿婆不是叫他茅山的娃仔么?能让阿婆这么称呼,多半也是行内人吧?

“陈先生,我开车还算稳,山高路远,您只管坐稳就是。”司机好像看出我的紧张。

我心道这司机文绉绉的,难道是高人?

既然这样,看破不说破,我也该沉住气,不能丢阿婆的人。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猜测的事都没应验,反倒应验在更恐怖的事上了!

不说赶吉时了,车开到深夜,依旧于山路大雾中兜转不出,车队前车看不见后车。

等我再次回头寻觅时,吓得我脸都绿了,那是终生难忘的一幕。

后方车队变成了一辆辆扎了白色花圈的纸糊冥车,车头那,赫然摆着云青岚的结亲照!

而且和她合影的绝不是我,是个不认识的白脸青年!

这是猛鬼迎冥亲!

我毛骨悚然,一入赘一迎亲,一对活一对死!

别家是恨不得嫁个好婆家,阿婆,你给我安排的什么亲事!?

是让我和猛鬼抢媳妇,争着上门么?


我自小开了阴阳眼,凡人当然看不到这一幕。

磁场为阴魂弥留提供了条件,十几年前路不好,下雨那天载满村民的大巴,就从这条路翻下了山。

后来这里成了著名的事故多发点,临到鬼节,常有苦主来此烧纸钱纸车。

是这群阴魂?不对,云青岚的结亲照怎么解释?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后面的冥车已经冲了过来!

眼看着马上就要追尾,我甚至清晰地看到冥车司机那张绿油油的脸。

嗤嗤!

司机仿佛看到后面冥车要撞过来,车子忽然极速踩了刹车拐弯避开!

听着旁边山石落下山崖的声音,一旁助理吓得脸都白了。

“差点,旁边就是山崖,雾太大了,我们停车等一等后面车队?”司机意味深长地看向我。

没等我点头,他在连环的弯路上加速一段,呲溜一下开双闪停了车。

“陈先生,我在这开车尾箱,你拿三脚架设置下警示,雾散人来了就走。”

这哪是征求我的意见?

是通知我如果不下车解决问题,车上的人都得翻下山崖。

我暗骂倒血霉了,搞好了今晚城里吃自己的席,搞不好明天全村都来吃我的席!

可眼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拖着蛇皮袋下了车,此时后车厢也被打开了。

同一时间,一堵光墙竟挡住了冥车。

回过头,果然车尾箱没有三角架,只挂着法镜,铜钱剑,令旗!

看出来司机有点本事,他不下车是保护车上大小姐,前提是我要解决后面的冥车!

有了准备时间,我趁机打开了蛇皮袋。

结果手一摸,里面全是带泥的番薯!

这一幕,让冥车里主驾驶和副驾驶都露出了瘆人的笑容,嘴巴打着颤就飘了出来。

我脸色铁青,一股脑把蛇皮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铜印,铜剑,道袍,法帽,罗盘,黄纸,公鸡血……

东西看着齐备,我却差点没哭出来,阿婆一件救急私货都没夹带进来!

尽带番薯了!

阴魂开始撞击光幕,我急匆匆披上了打着补丁,花花绿绿的道袍和法帽。

别看这行头跟低配唐三藏似的,对阴魂野鬼来说,它和人世间的官服一样唬人!

可装备还没穿齐备,没正主亲自加持的法阵光幕啵的一下,破了!

阴魂猛然张牙舞爪扑过来了!

“见通阴校尉,还敢上前!?”

我操起小铜剑断喝一声,趁着阴魂给吼声吓停顿的工夫,连忙捡起铜印念起了咒语:“律令!阵前集结!”

铜印是官印,是骆越巫师最为重要的法器。

印也分三六九等,而我的铜印九品都算不上。

与之搭配的还有兵符,官印大小,影响可带阴兵强弱多寡,是当年阿婆随手丢桌上,让我顺来的。

那会还有样学样,刻字封自己为通阴校尉,因为校尉可大可小,汉时还有将不如校的说法。

当时就想学阿婆,用这官印骗个千八百阴兵鬼将做小弟。

谁知道半夜没到坟地,兵符里就跑出两病怏怏的亡魂,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回来后因为嫌弃,这些年再没碰过这官印。

好在今天没让我失望,咒语令行禁止,两道绿光后,兵符里一男一女的阴魂再次出现!

可没等高兴一阵,乍看它们久病惫懒的样子,我一口老血就差没喷出来!

这么弱的阴魂,风大点不会吹没了吧!?

果然,冥车那边的阴魂已经面露轻蔑诡笑,要不是车尾箱还挂着茅山三件套,估计就绕过我抓云青岚了。

居然敢小看我!?

我看过阿婆豢养阴魂,这些被官印收服的鬼物最爱公鸡血,所以我捡起地上的矿泉水瓶,将猩红的血倒在了碟子里!

官印按在碟子里,顿时饱蘸血液。

两张黄纸被我快速折成了三角形,啪啪两声,官印直接按在了黄纸上!

然而恍惚间,我觉得身上有什么给抽走了,精神瞬间跌落谷底!

我以为被阴魂从身后缠住,可顾不得犹豫,哆嗦着用打火机点燃黄纸!

下一刻,病恹恹的阴魂打了个激灵,打了鸡血似的怒吼起来!

明黄色的衣服穿在它们身上,还出现血痕一般的大印!蜕变成阴兵后,立马和扑来的阴魂厮打在一起!

哧!

哧哧!

但凡被阴兵碰到的阴魂,身体直接冒起了青烟!

骆越豢养阴兵,必行鬼蛊之术,公鸡是破晓驱邪的生灵,血液更是其中精华。

阴兵一旦适应,甚至嗜血,将凶戾于寻常同类。

所以两阴兵轻易压制了阴魂!

我学着阿婆的语气,提剑举印说道:“将令!收摄甲兵!”

几个被重创的阴魂听到我的命令后,都拜服在地。

剩下四散而逃的给阴兵撵着打,被收服只是时间问题。

看来第一次做法乱作一团,但成效不赖。

可没等我做法收兵,冥车方向就有丝丝阴气吹来!

我打了个寒颤,大雾中传来了不知道是风,还是鬼的呼啸声!

身穿暗色衣服,双目翻白的女阴魂出现在迷雾之中!她歪着脑袋看向我,两眼纯白,没有下巴的脸不断地抽搐着,仿佛低声细语什么。

我倒吸一口冷气,面目缺失、狰狞身亡的可都是厉鬼!

对于阴魂而言,等于是自带凶煞了!

它们对磁场影响剧烈,所以形象都会停留在死前挣扎弥留的时候,好比记忆中,总有印象最深刻的事!

反而冤死的纵有怨念,也不如此类厉鬼可怕。

阴兵后退了,它们就算再没脑子,也会对强于自己的阴魂退避三舍!

我也忍不住颤栗了。

厉鬼的存在,会对磁场形成不断地改变,凡人体虚或神经衰弱,就很难承受磁场弥留的记忆入侵。

一旦记忆叠加难免混乱,分不清自己是谁,就成了传说中的撞邪。

根据精神抵抗力,轻者浑浑噩噩,重则寻死觅活!

甚至执念下从旁边山崖跳下去,重演一次坠山也不奇怪!

平时阿婆在,我心中总有底气!

可一旦独自面对这等凶戾,才知道什么叫绝境!

女厉鬼飘飘摇摇走过来,阴魂四散而逃!


我哪敢停止做法,官印丢进了鸡血中,对着一叠黄纸就按了下去,血当下透了七八层的黄纸!

耳畔嗡嗡作响,我精神像是被抽空一般。

“律令!阵型压制!”我大喝一声提神,俩阴兵血气上涌,又凶了三分。

其他阴魂臣服我的兵符后,身上也挂了血痕,吃痛后激起凶性,面露狰狞。

看到阴兵率先扑向女厉鬼,其他的阴魂也跟着围上去!

青烟滋滋冒起,被七手八脚地抓住,女厉鬼痛苦地发出了尖啸声!

磁场之间强弱悬殊,下一刻阴兵阴魂全给弹飞了!

新兵蛋子收束都难,更受不了饱蘸鸡血的黄纸反噬,指望它们是不成了。

我没别的办法了,只能用绝招了。

我拉开衣服,亮出胸膛,一声大吼:“你过来呀!”

这可不是干不过女鬼就耍流氓。

而是为了亮出阿婆为了保护我,在我胸口上纹的那个骆越小血人。

那就是我最后的倚仗!

女厉鬼扑了过来,刚刚冲到我面前,下一刻就惨嚎一声,当场弹飞了出去!

我没有丝毫犹豫,抄起一把盖过官印的黄纸就扔了出去,“将令!收摄英灵!”

阴兵和阴魂们乌泱泱扑向女厉鬼,把她按在中央。

女厉鬼哪里挨得住这压制,身体发虚,仿佛不堪一击。

我拿起官印和将令,连忙做法收摄!

而就在我做法完成的一刹那,忽然,一阵光芒从浓雾中照过来!

冥车?

我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

结果‘嗤’的一声,车子在我面前刹住了。

看车内是人不是鬼,还往我这边张望,我松了口气。

不过也再没精力照顾他们会想什么了,连忙收拾家伙事,摇摇晃晃地回到主婚车。

见我法袍都不脱就上车,助理急了:“陈先生,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这样就上车?”

“有……糖么……”我打着哆嗦问道。

“抱歉!宾客那边才有!”助理气呼呼地说道。

我现在脑海空白和迷糊交替,仿佛精神给抽干了,顾不得形象,抓起带泥的番薯就啃起来。

“你!”助理气得是够呛。

连云青岚估计也要鄙视我了。

她们并不知道,我在生死线上走了个来回。

但我好歹知道阿婆为什么在蛇皮袋里塞番薯了。

这东西含糖高,是救命的家伙事!

车子再次启动。

我一路上连啃四五个番薯,要不是恢复了点精神,脸皮逐渐挂不住,一蛇皮袋都不够我吃的。

放下半截番薯,浑身发软的我眼睛都睁不开了,心道再来一拨意外,我也管不了了。

这么想着想着,我竟沉沉睡去……

……

“陈先生!”

“陈促!都什么时候了!你赶紧下车呀!”

我模糊睁开眼,身旁车门已经打开,女助理连拉带拽着我的手要我下车。

正大为光火,可一看她身后穿着正装的一群男女,我顿时清醒了三分。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来到了繁华的城市中。

在金碧辉煌的星级酒店灯光下,我相形见绌的打扮格外刺眼。

嘭!

另一侧,车门重重关上,云青岚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一声不吭地就扬长而去了。

在高跟鞋的衬托下,她身材高挑,显得气质拔群。

一群刚才还围观鄙夷我的年轻人,苍蝇似的卑微跟在她屁股后面。

“呕……”

我一阵的反胃,但不是因为那群穿着名牌西装的富二代。

酒店门口的花盆前,我大口地呕吐起来。

“陈先生,辛苦了。”司机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暗道这司机是明白人,但现在我没时间感激他。

“今早的土酒!哎哟!可惜了!”

“促哥!你没事吧!?”

就在我吐得稀里哗啦时,俩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没等回过头,我就给两只手夹住了。

“毛苔!武良夜!他娘的,来了也不吭声?”我忍不住骂道。

“……”

司机和助理听到我叫唤,人都愣住了,还以为我想喝酒。

“我妈推我上车的时候我还发蒙!”

“对呀,我是给我爸踹上来的,说你马上要发大财了,以后让我听你使唤了。”

右边瘦高个是武良夜,左边搀着我的胖子叫毛苔。

二货都是家门不幸出了酒鬼,登对起了这奇葩名字。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阿婆可能觉得贱名好养,给我取名陈促。

“使唤个屁,我身上就几十块。”我白了他们一眼。

没等两发小哭爹喊娘叫苦,干练的小助理先横了眉:“陈先生,能换件衣服么?或者嫌这打扮不够引人注目?”

我也知道这样不合适,所以准备跟小助理去换衣服。

可就在这时候,一群人手忙脚乱从酒店里跑出来了!

我们定睛一看,脸当时就白了!

不是因为人群里有云青岚,更不是因为身边男女老少都慌慌张张的。

而是为首的满头大汗的中年壮汉,此刻叠罗汉似的,背着两个人!

或者说,是一人一鬼!

要知道背着有些瘦弱的红衣中年人已然不易,背后趴着个穿着白衣服的女子还能健步如飞!?

可能么!?

今天活见鬼了,运势那么低!?

就在我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中年人另一侧,若隐若现的,有个小女孩正拉着他的手!

妈的,这也太凶戾了!

这男的是犯冲了怎么的?竟招来这俩脏东西!

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那小女孩木讷地扭过头,全白的双目煞气十足,嘴角还裂到了后耳根!

我连忙装成没看到,扭头去看旁边的司机!

结果司机装得比我都无辜,就跟瞎了眼似的!

“去主婚车!”

我和司机都决定装瞎蒙混过关,云青岚却义不容辞了,甚至带着壮汉往这边跑来!

“救人呀!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启动车子!?”云青岚看我们这表情,急眼了。

我在哪里?

出了什么事?

一脸懵圈的我给司机硬塞进了副驾驶位。

至于脸色青灰,面容扭曲的中年男子,则被背他的壮汉扶到了后座。

白衣的女鬼和小女鬼就跟活人似的,不是搂着中年男子手,就是挂在他脖子上!

我面色铁青,司机也是脸色惨白!

这还不是最绝的,后面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云青岚!

“爸!您没事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