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禁欲贵公子的乡下妻

禁欲贵公子的乡下妻

胖仔爱吃土豆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天之骄子一样的男人,她从不敢奢望能与之有交集,奈何命运的牵绊,他们走到了一起。南宫翊从小到大都是矜贵着养大的,哪成想有一天被告知自己有一个乡下长大的未婚妻,这种突然被做主的人生,南宫翊着实不爽到了极点,连带着墨染这个陌生的未婚妻都恨上了。

主角:墨染,南宫翎   更新:2022-09-14 12: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墨染,南宫翎 的武侠仙侠小说《禁欲贵公子的乡下妻》,由网络作家“胖仔爱吃土豆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天之骄子一样的男人,她从不敢奢望能与之有交集,奈何命运的牵绊,他们走到了一起。南宫翊从小到大都是矜贵着养大的,哪成想有一天被告知自己有一个乡下长大的未婚妻,这种突然被做主的人生,南宫翊着实不爽到了极点,连带着墨染这个陌生的未婚妻都恨上了。

《禁欲贵公子的乡下妻》精彩片段

村里面刘寡妇走失多年的养女又回来了,但好景不长,这个养女的亲生父母找上了门,听说家里面还有权有势呢,刘寡妇本来还想敲诈豪门一笔,却突发恶疾染病离世,也让村里面的人很是唏嘘。

“这怪物走了也好,整天一副阴侧侧的表情怪唬人”

“谁说不是呢?听说墨家也有一个娇小姐,这小怪物回去,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豪门里的水可深着呢!”

“如果真的看重这个失踪多年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不派人前来接待?恐怕去了也是一个不得宠的花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被村民讨论的当事人墨染此刻正骑着摩托车,飞驰在下河村的街道上。

......

刚离开村庄的墨染就遇到了麻烦,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正朝着她这个方向走过来。

墨染被迫停下摩托车,长腿支撑在地,身上穿着的机车服,显得她这个人又美又飒。

隔着头盔的墨染扫了一眼步步紧逼的几个小混混,嘴角扯出一抹凉薄的笑意。

几个小混混走过来,领头的是一个浑身花臂,理着板寸的肌肉男,脸上的表情更是欠揍,如果不是身高不允许,恐怕恨不得用鼻孔看人。“你就是墨染?”

墨染没有回答,反而淡定的摘下头盔,一头长发整齐的束在脑后,五官精致,明眸皓齿,一双多情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眉心有一颗小小的泪痣。

唯一不足的是这张巧夺天工的脸上还存在着一些未褪去的稚气。

几个小混混瞬间看的傻了,连此行的目的都差点忘了,眼神里面只剩下赤裸裸的惊艳。

恍然大悟为什么墨大小姐要让他们毁了这小姑娘的容貌,简直太漂亮了吧!漂亮到是个女人都会嫉妒程度。

小混混们直白炙热的眼神让墨染不喜,扫了他们一眼之后,用温柔的嗓音说出了霸气的四个字“是你爸爸”

如此嚣张的一句话,成功把几个小混混的注意力转移了过来,故作凶狠的模样,从裤子里面掏出了几把匕首,不停地在手中旋转。

“小姑娘年纪不大,说话倒是挺嚣张的,你谁爸爸呀?一会儿小爷我们打的你叫爸爸”

一边说一边试图用手中的匕首威胁墨染。

墨染神色冷漠的下车,单手抱着头盔,随后简单的活动了一下手脚“别罗里吧嗦的,要打架的话一起上,姑奶奶我还忙着呢!”

“大爷我们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的人“话音刚落,领头的板寸男就被头盔砸了个正中。

“今天你就见到了”墨染十分嚣张。

板寸男鼻血直流。

其他几个混混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呆愣的站在原地。

板寸男捂住自己流血的鼻子,气得在原地上窜下跳“兄弟们,给我上,今儿谁要是敢对这小贱人手下留情,就是我王大勇的仇人”

王大勇说完,率先冲了上来。"贱人,今天老子要在你脸上刻个sb"说着举起自己手中锋利的水果刀朝着墨染的脸处砍去。

就在这危急关头,墨染猛地一侧身,躲开了水果刀。

一击不中,王大勇又挥舞着匕首朝墨染刺去。

一旁看戏的众人见状,赶紧跑过来帮忙。

墨染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垃圾"说完,一把抓住王大勇的胳膊,用力一拉,王大勇的胳膊就脱臼了。

一阵剧痛传遍全身,疼得王大勇冷汗直冒。

王大勇的几个手下见状,纷纷拔出武器,准备围攻墨染,只不过没等到他们靠近墨染,就被墨染踢翻在地,躺在地上惨叫起来。

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墨染冷哼一声。

“太弱了”

王大勇的几个手下,被墨染踢倒在地之后,立马爬了起来,手握着匕首朝墨染冲去,不顾自己的伤势,准备一搏,这次墨染并没有选择逃避,而是一脚踢碎了王大勇手中的匕首,随即,墨染也快速出击,一拳一脚的把王大勇的几个手下打翻在地。

正当两方人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辆低调的大众在不远处默默围观。

司机从车里探出头来,眼神里面全部都是看热闹的兴奋,甚至还冲着后座的南宫翎说“三爷,前面有人打起来了,打得还挺激烈呢。”

南宫翎并没有理会,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司机的话音落下还没几分钟,车子就缓缓的行驶离开了。

墨染若有同感的转头,正好和一人对上眼。

临走之时,司机还有一些依依不舍“刚才那个小姑娘好历害!只是可惜没找到您要找的人。”

听到这话,南宫翎低沉的咳嗽了一声,睁开眼看了一眼后视镜的苗条身影,嘴角不自觉的带上笑意。


墨染收拾完这几个小混混之后,骑上心爱的小摩托,开始了自己的进城之旅。

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把车停好过后,才懒洋洋的开始打量起面前的这栋豪华别墅。

眼神眯了眯,意味不明走过两米高的雕花铁门。

背着背包站在客厅门口,门并没有关上,悦耳的钢琴声从里面传出来,墨染停下了脚步。

打开门,客厅里面一位身形矫好,气质高挑的女孩,正在那里弹钢琴。

坐在沙发上的贵妇秦诺就是墨染失散多年的亲生母亲。此刻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台上的女孩。

一曲完毕,女孩扑进秦诺的怀里撒娇“妈咪,你觉得我弹的好不好呀?”

“这位小姐,你找谁呢?”王妈从厨房走出来,就看见墨染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墨染并没有回答,径直走了进去。

“小姑娘,你怎么私闯民宅呢?小心我报警了”王妈追上来吓唬墨染。

客厅里面的秦诺鼓掌毫不吝啬地夸赞“弹的真好听,不愧是妈咪的宝贝女儿”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相处的是多么融洽,好一副母慈子孝。

墨染淡漠的在王妈的呼声中,背着背包走了进去。

墨染猝不及防的出现打乱了两人母女情深的气氛,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女孩木着一张脸,穿着一身不误正业的机车服,脸上还有一些擦伤,显得和这个家里格格不入。

母女二人的表情变得逐渐微妙,最后还是墨漓儿主动开口打破了这僵硬的气氛。

“妈咪,这应该就是妹妹吧”

秦诺僵硬的点了点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相处。

当年失去女儿的痛苦还历历在目,如果不是墨漓儿整日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当年的她可真的不能从那件事情里走出来。

本来想要好好弥补一下墨染,可是看着桀骜不驯的墨染,秦诺只觉得一阵头大。

总归不是在自己身边养大的孩子,看来以后教导墨染的这件事情任重而道远。

墨漓儿看见这张比自己还要美上几分的脸蛋,眼神里面流露出一丝狠毒和嫉妒,王大勇是怎么办事的,这贱人怎么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虽然满肚子的坏心肠,但面上不显半分,主动迎上去伸手“墨染,你好呀,我是你的姐姐墨漓儿,欢迎回来,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了“

“我的房间在哪?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先休息了”墨染态度一幅冷冰冰的样子,显然是不愿意跟她们两个人在多说话。

到底是亲生的,秦诺就算不喜欢墨柒这种目中无人不知礼数的样子,也没说什么,“染染,你的房间在三楼尽头的左手边,一路风尘仆仆的赶过来,赶紧去洗个澡下先吃饭再休息吧。”

“谢谢”墨染随口道了声谢,背着背包就上了三楼。

上了三楼房间的墨染刚想推开门走进去,就被一只手臂横空拦住,她不由眉头轻皱,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这个家里面生活下去了,所以我希望你身上的坏脾气可以改一改,毕竟这里不是乡下,免得让外人误会我们家教不好”

“无论跟谁说话都要有礼貌,知道吗?”墨漓儿露出落落大方的微笑,然后温温柔柔的说道。就像是一个知心大姐姐在教导迷途的孩子。

只用短短几句话,瞬间就定义了墨染是个不懂礼貌的野孩子,

墨染意味不明的目光扫了一眼墨漓儿,步步紧逼。

突然,墨染猛地抬起手。

墨漓儿还以为墨染要动手打人,下意识的紧闭上双眼。

下一刻,一把精致小巧的蝴蝶刀顺着墨漓儿脸颊旁的发丝划过,一缕发丝飘落在地,蝴蝶刀直直的射入了墙壁里。

墨漓儿哪里见过这种大场面,当即就被吓得腿软倒在地上。

墨染步步紧逼,捏住墨漓儿的下颚,语言十分直白的戳穿了墨漓儿的阴谋诡计“这把刀正好为今天的事讨个公道,你说是吧?好姐姐。”

直白大胆的目光让墨漓儿温和的笑意僵硬在嘴边,心底忍不住发怵。

墨染竟然知道那些人是她派过去的。

那些人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暗自咬了咬牙,虽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当面拆穿,可是内心总有些惶恐不安。

不过就算墨染知道又怎么样?她才是外界公认的墨家大小姐,家中最受宠的女儿。根本就不用惧怕。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下去了,”墨漓儿推开墨柒的手逃也是的离开。

而墨柒推开门的一瞬间,眉头皱的更紧。


怎么房间里面的布局全部都是粉红色还有蕾丝花边,真是一个好幼稚的房间!

皱着眉头把房门关上,低头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除了洗漱用品之外,就是几身简单的换洗衣服。

打开衣柜,衣柜里面都是粉粉嫩嫩的小裙子,自己的衣服放在里面格格不入,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直接把门关上。

收拾完东西,墨染躺在大床上发呆。

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就响了,来电人是“臭豆腐”

墨染毫不犹豫的点击了接听,电话那头顿时就传来了中年大叔喋喋不休的聒噪声。

“墨染,你不是说你忙完这段时间之后就来帮我做这个研究的吗,这都耽误多长时间了,连你的影子都没看见”

“你是不是又想放我鸽子?”

墨染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过声线里面仿佛蕴含着笑声“我保证这一次不会再放你鸽子了,我这里突然出现了一点突发情况,绊住了脚步,等我解决完这里的事情就去找你”

电话那头的大叔没有得到丝毫的安抚,反而更加的暴躁了“什么事情能绊住你的脚步?你该不会是故意找的托词吧?”

“我最近刚刚找到了亲生父母”话音刚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与此同时,Z国最顶尖的研究所,挂断电话的中年大叔在走廊上走来走去,还振振有词的安慰自己。

“小丫头找到了亲生父母,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还是不要耽误人家阖家团圆了,这个实验还可以再放一段时间。”

想着一会还要下去吃饭,应对所谓的亲生父母,墨染一个头两个大。

洗了个澡,换了一身白色的T恤和黑色裤子,吹干的长发扎成一个丸子盘在头上。

墨染下去的时候,家里面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除了亲生父母之外,还多了两个从来没见过的外人。

应该就是名义上的哥哥吧。

墨染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等待吃饭。

一个看起来不太聪明,长的还算是俊俏的男人主动凑了过来“墨染,我是你二哥墨辰,这是你三哥墨星”

“二哥好,三哥好!”墨染特别干脆的叫了两声哥哥。

不过这两个哥哥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怎么一直盯着自己傻笑?

“妹妹,我给你布置的房间,好看吗?”墨星迫不及待的就开始邀功,心里面盘算着,只要是个女孩子肯定都会喜欢那个粉粉嫩嫩的小房间的。

墨辰也不甘示弱的紧跟其后“妹妹,我给你挑的粉色小裙子好看吗?有些还是限量款的,我还耗费了好多功夫才买到的,你喜不喜欢啊?”

猝不及防被围攻的墨染嘴角抽搐,原来那个粉色房间是这俩布置的呀。

该怎么说呢?挺意外的!

看在两个哥哥用心布置的份上,墨染还是特别违心的说道特别喜欢。

墨惊天看见家里面的孩子相处得如此融洽,向来不苟言笑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余光不经意之间扫过墨漓儿,墨漓儿眼神里面的妒忌之色还没有完全收敛,墨惊天心里面有了个盘算。

如今,亲生女儿已经找回来了,这个养女一直呆在家里,墨染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面肯定还是不好过的。

这个养女不闹事还好,养在家里就当多养了个闲人,如果闹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墨漓儿坐在温暖的客厅之中,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总感觉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一样。

饭菜上桌的时候,墨染还没来得及动,墨星墨辰就跟比赛一样,把面前的小碗堆得满满当当的。

墨漓儿食不知味的用筷子戳着碗里面的米饭,墨染没回来之前,二哥和三哥就整天做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还以为他们本性如此。

不曾想,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眼前的这一幕,就好像是几十个大巴掌抽在她脸上似的。

脸真疼,原来以前冷淡并不是他们的本性,只是还没有遇到让他们宠爱的那个人。

一顿饭结束之后,除了墨漓儿之外,几乎每个人都吃撑了。

“染染,漓儿,明天六点左右的时候南宫家有个聚会,你们记得打扮一下,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参加”

墨漓儿毫无预兆的红了脸颊,羞答答的问到“南宫家的人都会到场吗?”

墨惊天点点头“自然,染染,你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可千万别怯场,假如有人欺负你,你就给我欺负回去,老爸给你做主。”

“墨星,墨辰,你们大哥在外面出差,现在你们两个就是家里面的顶梁柱,可别让外人欺负了我们家人”

墨漓儿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爸爸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也属于那个外人的行列吗?

南宫家族的聚会为什么要带一个乡下的泥腿子去,爸妈还真是不怕丢脸。

不过只要一想到明天就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南宫三爷南宫翎,墨漓儿就差激动的彻夜难眠了。

南宫家族不仅是豪门第一世家,三个少爷也是人中龙凤,盘旋在军政商三界,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听说好像还有一个小女儿在外留学,也不知道这一次宴会上能不能见到南宫家的小公主。

如果能跟南宫家的小公主打好关系,墨漓儿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有了十足十的把握。

墨家大小姐的名头是她的,墨家的家产也是她的,墨染你别想从我手中抢到任何东西。

......

时间一晃,来到第二天下午六点,墨惊天带着一家人出现在了南宫家的宴会厅。

豪华宴会厅内,人声鼎沸,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宴会大厅中央,一张巨型长桌摆放其上,上面铺着洁白的丝绒桌布,桌布上摆满了美味佳肴。

墨漓儿穿着一身红色及膝短裙,带着同色系的珠宝,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挽着秦诺的手臂。

趾高气扬地打量着面前的场景,心中暗自感叹不愧是第一家族,这么大的宴会厅居然都是用金子打造而成的。

金碧辉煌,又华贵又漂亮,等她成为了南宫家族的少夫人,一定要把这个宴会厅讨过来放在自己的名下。

墨染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绑着高马尾,和这个宴会厅显得格格不入。

墨惊天倒也没说什么,一切都以墨染的意见为主。

墨漓儿余光瞟过墨染那一身打扮,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就没停过,这么高档的宴会厅,穿着一身破烂的休闲服就来了。

墨染啊,我是该说你没脑子,还是该说你有心机呢?

一身休闲服的打扮,的确赢得了很多人的注目,纷纷都在嘲笑这是哪个土包子来参加上流社会的宴席了。

墨漓儿挽着秦诺,笑得好不得意。

秦诺却有一些脸红和愧疚,这些贵夫人们正在讨论的人是墨染,是她女儿,讨论声让秦诺脸红。

愧疚却是没有在出门前再坚定一点,让墨染换身衣服,就这么糊里糊涂的由她去了。

墨染进来之后,拿了一些点心,找了个小角落,默默的呆着。

不曾想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也有人在,也是和她穿的一样的休闲服。没有穿礼服。

这个宴会上看来不止她一个另类呀。

穿着休闲服的女孩坐在角落里面,像个小仓鼠一样,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

墨染觉得这个女孩子还挺有趣的,于是默默的走过去,坐在这个女孩子的旁边。

女孩子看见有别人过来,抬起头来,眼神里面散发出奇异的光芒“你怎么不穿晚礼服呀?”

说话声还伴随着咀嚼声。

墨染一本正经的反问“你不是也没穿吗?”

“我一直都不太喜欢穿裙子,太麻烦了,影响我办事,本来以为这场宴会上就我一个奇葩,没想到还有个伴呢。”

南宫倾城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含糊的说道。

墨染的眼神不知为何突然变得亮晶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