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三房长女有点可怕

三房长女有点可怕

女子无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末世穿越而来,被错认成了穷山沟里的李家三房长女。病弱的母亲,年幼的弟妹,偏心眼的爷奶和刻薄奸猾的叔婶,这极品人家,李宝儿知道未来的路艰辛着呢!可她也坚信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宁肯打出来,也绝不受一肚子窝囊气。

主角:李宝儿,殷文远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宝儿,殷文远 的武侠仙侠小说《三房长女有点可怕》,由网络作家“女子无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末世穿越而来,被错认成了穷山沟里的李家三房长女。病弱的母亲,年幼的弟妹,偏心眼的爷奶和刻薄奸猾的叔婶,这极品人家,李宝儿知道未来的路艰辛着呢!可她也坚信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宁肯打出来,也绝不受一肚子窝囊气。

《三房长女有点可怕》精彩片段

天刚蒙蒙亮,村口老李家的院门被飞快的打开又合上了。王氏手里挎着个篮子,左右看了看尚无一人的土路,就飞快的往村西头走去。

王全的婆娘陈氏刚好起来上茅房,一见王氏从自家门前走过,立即就开门追了上去,“李山家的,听说李宝儿从山上摔下来,摔成傻子了,这事是不是真的呀?”

王氏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见是陈氏立即转身就走,一边飞快的推说,“没有的事,东子娘,你别听人瞎说!”

由远而近的说话声和脚步声,让李宝儿猛然睁开眼睛,她从土炕上挺身坐起,打量着这间陌生而破旧的低矮茅屋,又偏头看了眼身边还睡着的两个孩子,轻手轻脚的起床走了出去。

她在末世制造雷爆与丧尸群同归于尽时,从没想过爆炸之后迎接她的不是死亡,而是穿越之后,在倾盆大雨中以每秒两百多米的速度坠落。

末世的人类早已突破了基因的奥秘,她的身体经过基因改造,即便是从高空坠落也不会有事,可她想不到坠着坠着竟还能碰到个和她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孩。

她落地后,强悍的身体让她打个滚就站起来了,而那女孩摔到地上却一下就扁了。李宝儿把那女孩给埋了,捡了她的背篓,顺着山路找到了这个村子。

然后村里认识“她”,而她不认识的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撞到头了,才会变得对这个世界懵懂无知的。他们怜悯的把她领到这座小院前,告诉她:她叫李宝儿,是这个村里李家三房的长女。

可只有李宝儿自己知道,她是从末世的地球穿来的,那个与她同名同姓的李宝儿已经被她亲手埋葬在山里了。

通过旁敲侧击,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名叫大梁的国家,文明程度只相当于地球的隋唐时期,而她此时所在,正是这个国家北方一个名叫王家囤的小村子。

“嗨,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宝儿昨天回来时那一身的血,大家可都是看到了。”陈氏追着王氏,不依不饶的道,“而且要不是真出事了,你这一大早提着个篮子往村西头跑干嘛呀?那李树一家可是被你们家老爷子和老太太给赶出来的,你就不怕给他家送东西,回头被你婆婆责罚啊?”

“东子娘,你既然什么都知道,那还扯着我说什么?”王氏被缠得烦了,脸上已经微微有了怒色,却不想浪费时间与陈氏争执,只好强忍着一口气埋头往前走。

“哎,我这不就是想关心关心你们家宝儿吗?”陈氏追着王氏不放,一面谄笑道,“你看你家宝儿今年也有十三了,这脑子摔坏了就不好说亲了,正好我娘家族里有位小叔还没成亲……”

王氏一听这话顿时就怒了,转头朝她啐道,“我说你就省省吧,老陈家的陈大傻子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别说我家宝儿人没傻,就是真傻了,我家三叔就是留她在家做个老姑娘,也不会把她许给一个傻子的。你要真觉得那陈傻子好,怎么不把老王家的闺女嫁过去啊?”

“哎,我好心好意的给你家宝儿介绍,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啊?”东子娘被说的脸上挂不住,看王氏转身又急着走,眼珠子一转就故意大声嚷嚷起来,“我说李山家的,你这一大早的提着个篮子往李树家跑,别是又拿那大米白面的接济她们家吧?”

农村人都起的早,陈氏这一喊,附近听到声音的人家都不禁开了门出来看。

王氏立即站住了脚,气的一口气冲到了头顶心,回头死死的瞪着使坏的陈氏,想咬死她的心都有了。

李宝儿虽然还不太清楚李家三房人的恩怨,可也不想让好心的王氏为难,她快步延着土路迎过去,隔得老远就朝王氏挥手喊道,“大伯娘,你回去吧。”

“宝儿,你能认得大伯娘了?”王氏看到李宝儿先是一喜,接着又忍不住难过起来,她被陈氏喊破了行迹,要真把篮子里的鸡蛋给宝儿,反而会让老二家的羞辱宝儿娘儿几个,所以也只好隔得远远的问她,“你今天觉得咋样啊?头还痛吗?”

李宝儿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又朝她挥手,道,“大伯娘,你回去吧。”

王氏看着明明已经十三了,却还没有自家十一的女儿长的高的大侄女,只觉得心酸不已,点点头就捂着嘴飞快的走了。

王氏一走,陈氏眼珠子一转就笑着朝李宝儿走过去,“宝儿啊,你看你也大了,婶子……”

“你还是闭嘴吧。”李宝儿打断她的话,冷冷的道,“别当我什么都不知道,那陈傻子要真这么好,你自己嫁过去得了,省的好事都落旁人身上了。”

附近出来看热闹的几户人家,一听这话都不由笑喷了,更有人高声调侃道,“陈氏,宝儿说的没错啊,那陈傻子既然这么好,你当初怎么就没嫁他,反而跟了王全了呢?”

陈氏被众人笑的只觉没脸,狠狠瞪了李宝儿一眼就灰溜溜的扭头跑了。

李宝儿转身回到院子里,才发现“她”的弟弟妹妹们都醒了。

“姐,你今天还是没想起我吗?”四岁的李满是这个家被照顾的最好的孩子,圆圆的脸,大大的眼,拧着小眉毛歪头看她的样子能把人给萌化了。

“我现在知道你是我弟弟了。”李宝儿笑着过去拍拍他的小脑袋,转头问九岁的李佳道,“那个东子娘是什么人啊?”

“东子娘就是王全的婆娘啊。”见李宝儿皱眉,李佳就解释道,“王全是村里的无赖汉,他哥哥王盛是咱们村出了名的土霸王,因为他们家的人又凶又无赖,还和村长家沾着亲,所以村里的人平时都不敢惹他们的。”

李宝儿点点头,转身进了灶房。她昨天刚来时就已经见识过这个家的贫穷了,原本该撑起这个家的母亲刘氏重病在床,父亲李树为了生计只能长年在外打工,家里的重担都落到了李宝儿和李佳身上。

 


米缸里现在就只剩下一把碎米粒了,李宝儿叹了口气,把米缸盖好,就朝李佳道,“我进山去找点吃的。”

“姐,你今天就在家休息一天吧,别再进山了,咱家还有一只老母鸡呢,要不我把鸡拿去村口换粮食了吧?”李佳死死抓着她的手,一副深怕她跑了的模样。

李满也扑上来抱住她,扁着嘴道,“姐,我不吃鸡蛋了,你不要再去山里了,我害怕。”

那只老母鸡是已死的李宝儿养来给年幼的弟弟补身子的,以前李佳和姐姐也没少挨饿,可这却是李佳第一次提出要把鸡卖了。

宝儿自认不是个容易受人影响的人,可看着李满眼里满满的信赖和依恋,以及李佳眼里的担忧,自小就失去了父母亲人的她,心里还是不由的一暖。

“不去山里找吃的,就真的只能拿老母鸡去换吃的了。”她无奈的拍拍李满的头,看向李佳。

“我去换。”李佳却似听到了什么好事般,高兴的转头就跑。

李宝儿摇摇头,对李满道,“你以后要没有鸡蛋吃了。”

李满抱紧了她的腰,道,“我不要吃鸡蛋,我只要大姐好好的。”昨天李宝儿一身是血的回来,都把他给吓坏了。

奶声奶气的童言带着神奇的魔力,温暖了李宝儿的心,她捏了捏李满的小脸,抓着他的后衣领,就将人给提了起来。

李满猛然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看李宝儿又看看地面,然后无声的笑眯了眼睛。他懂事之后,怕瘦弱的大姐和二姐抱不动他,可是已经有很久没被大姐抱这么高了呢。

外头传来“嘭”的一声轻响,李宝儿走出灶房,只来得及看到李佳匆匆远去的背影。

“得,既然你二姐去换粮食了,那咱们就先洗锅烧水吧。”李宝儿把李满提溜着放到灶前的小板凳上,就撸袖子开始干活了。

相较于在遍地都是丧尸和吃人植物的末世,这个四面漏风,屋顶漏雨,要啥没啥的家让李宝儿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全和宁静。

洗锅加水,点火,添柴,这些事情李宝儿以前都没做过,可真正上手做起来,却又哪样都难不倒她。

“看着火,等里面的木柴烧的只剩下两根的时候,你再塞一根进去,知道没有?”李宝儿指着灶堂叮嘱完李满,就转身收拾屋子去了。

李家三姐弟的衣服都是刘氏拿自己和李树的旧衣服拼凑成的。

虽然衣服整的跟拼接服一样,而且还打满了补丁,每人却都有两三套之多,已经算是这个穷家不可多得的财富了。也亏得李宝儿有多余的衣服,不然她那身来自末世的军工服可就要无所遁形了。

李宝儿把三人的房间收拾好,又去了刘氏的房间,把门窗打开,夜壶倒了,药碗收了,换下来的脏衣服也都一并拿了出去。

“宝儿,这些事情先放放吧,你昨天才摔了,先好好歇着吧。”刘氏虚弱的靠在炕头,眼里满是对女儿的愧疚和心疼。

“我没事,你放心吧。”李宝儿很小的时候爸妈就被丧尸祸害了,刘氏看着她的眼神是她曾经渴望而不可得的,这种温暖的感觉让她依恋。

李宝儿甚至忍不住会想,或许老天爷让她穿越到这一方世界,就是想让她代替那个已死的女孩,在这个家里活下去的。她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搓洗衣服,没一会儿就把一大盆的衣服都搓洗干净了。

村里的土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李宝儿原先并没有在意,可等她打上两桶井水把衣服瓢洗过一遍,正准备拧干水晾起来时,听那脚步声正朝着她们这一方小院而来,她连忙起身走了出去。

来人是个皮肤黝黑,长得很壮硕的少年,他一见李宝儿出来,立即就欣喜的一边朝她挥手,一边叫道,“宝儿,你快去看看吧,你二婶硬赖李佳拿去村口杂货铺换的鸡是从李家老宅抓的,正逮着李佳在那儿骂呢,骂的可难听了。”

“小佳!宝儿……”刘氏在屋里失声惊叫起来。

“你先别急,我去看看,不会有事的。”李宝儿冲屋里喊了一声,转身把从灶房跑出来的李满拎进了刘氏屋里,蹲下身看着他,叮嘱道,“我去

带你二姐回来,你在家照顾好你娘,懂吗?”

李满大大的眼里闪着害怕,却仍红着眼用力点了点头。

李宝儿从房里出来,先去灶房把灶堂里的火灭了,这才闪身出了院子,抬脚往村口的方向飞奔。

“我去?宝儿最近吃仙丹了吗,怎么能跑的比兔子都快?”王凡目瞪口呆的看着绝尘而去的李宝儿,扶着惊掉的下巴,连忙抬腿去追。

“快去看啊,老李家的二媳妇又在逮着三房的孩子骂了。”

“我怎么听说是那李佳去李家老宅偷鸡,被许春花给抓住了,所以才逮到村口的杂货铺那儿骂的?”

“屁啊!李树家就养了一只花毛的老母鸡,平时那鸡被宝儿两姐妹当宝贝似的供着,就指望着那鸡给李满下蛋吃的。这怕是昨天宝儿摔伤了,不得已才想把那鸡拿去杂货铺换粮食,偏又被许春花给撞见了吧。”

“这老李家真是作孽呀,那三个孩子就这么饥一顿饿一顿的,我瞧着李宝儿都觉得心酸,好好的一个十三岁的姑娘,长得都还没我家十岁的小子高呢。”

李宝儿一路往村口飞奔,两只耳朵也没闲着,远远近近的听了不少村民的议论,却并没有为村民们的议论而停留,一阵风似的从人群中跑过,直奔正传来阵阵不堪骂声的村口。

“咦?刚刚那跑过去的是李树家的宝儿吧?”

众村民反应过来,也顾不得站着聊天了,立即兴奋的相互招呼着都往村口跑,“快快,有好戏看了,李宝儿往村口去了,大家赶紧去看呀。”

村口杂货铺前的空地上,此时已经三三两两聚了不少人,李佳抱着老母鸡站在杂货铺前,瞪着三步之外的许春花,任她嘴巴一张一合的骂,她就是红着眼倔强的不发一言。

 


“……你们不是都很有骨气,发誓不要我们这些叔伯接济也能活的吗?现在不要脸的来偷鸡又是怎么回事?你个偷鸡贼,赶紧把鸡还来。”

许春花伸手想抓李佳,却总被她灵巧的躲过去,两人老鹰抓小鸡似的追逐了一会儿。直把许春花累得半死也没能抓到人,她气不过,只好吊着嗓子嚷嚷道,“大家都来看啊,看看刘氏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教出来的偷鸡贼。”

李佳倏然大喊,“我没有,这是我家的鸡,你休想抢走我家的东西,这是我家的,我家的。”

“就你家那穷酸样儿,你家能有鸡?”许春花插着腰得意的昂起了头,大声嚷嚷道,“谁能证明这鸡是你家的?这明明是我家院子里的鸡,我亲眼看到你从我家偷出来的,你还不承认?”

“这本就是李佳养的鸡,我们为什么要证明?”李宝儿穿过人群骤然闪身出现在李佳身边,顿时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姐!”李佳看到李宝儿,立即就委屈的红了眼,跑过来躲到了她身后。

李宝儿伸手在她头上拍了拍,安抚道,“别怕,这里我来处理,你去换粮食吧。”

“换什么换?你们那是贼脏?谁敢换粮食给你们?”许春花一见李宝儿,就开始撸袖子,“李宝儿我告诉你,那鸡就是我看着李佳那小赔钱货从老宅里抓的,你们要敢拿它卖钱换粮食,我就敢去官府告你们偷东西。”

李宝儿转身打量着许春花,只一眼就觉得这人刻薄、自私,那张脸打心底里让人讨厌。“你这人不只嘴巴臭,连心都是黑的。”

话音方落,李宝儿一个闪身过去,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许春花捂着脸就尖叫起来,“你敢打我?李宝儿你个小贱人,你敢打我?”

围观众人一见许春花面如厉鬼般的向李宝儿扑去,不禁齐齐惊呼起来。

“我不只敢打你,我还敢杀你,你信吗?”李宝儿轻松躲开向她脸上抓来的手,脚下一转就绕到了许春花的背后,抓住她的头发就往下狠狠一扯。

“啊!”许春花大叫着往后倒去。

所有人都被李宝儿羚羊挂角般干脆利落的动作给惊呆了,偏她自己没事人似的,一边扯着许春花的头发,任她尖叫咒骂,她只管拖着她快步往人群外走。

不过走了两步,她还不忘回头叮嘱李佳,“你换了粮食赶紧回家做饭,我把这个女人解决了就回去了。”

“李宝儿你个小贱人,你敢这么对我,你二叔和堂哥不会放过你的……娘啊,爹,你们快来看看,李宝儿这个小贱人目无尊长,不敬长辈,她就是一只白眼狼啊……”

李宝儿对许春花的咒骂充耳不闻,只自顾自的扯着她的头发快步往一个方向拖。

李佳抱着鸡站在杂货铺外头,看着一群人都跟着李宝儿走了,还愣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

“李佳,你姐不是让你换了粮食赶紧家去吗?”开杂货铺的秀芬婶子出来叫她,“你发什么愣呢?

李佳这才忙把手里的鸡递给秀芬婶子,“婶子,麻烦帮我要换一斗糙米。”

秀芬婶子闻言就忍不住撇撇了嘴,看着她,道,“哟,你家的日子都过成那样了,怎么还换糙米啊?换粗粮吧,粗粮还能多吃两顿呢。”

李佳坚持道,“麻烦婶子了,我娘和弟弟吃不了粗粮,我就换糙米。”

“行吧,行吧,看你可怜,就给你换糙米。”

李佳没在意秀芬婶子占了便宜还卖乖的嘀咕,转身看着李宝儿他们离去的方向,脑子里还在不住的想着:大姐怎么会变这么厉害的?

这头跟在李宝儿和许春花身后看热闹的村民,都觉得这是老李家的家务事,而且本来就是许春花先找李佳麻烦的,因此大家谁也没阻止李宝儿收拾许春花。

一众村民看戏不怕事大的跟在两人身后,一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都想看李宝儿是不是要把许春花给一路拖回老李家,找李家两老评理去。

可大家跟着跟着就发现不对劲了,一个村民突然疑声道,“这是往河边去的路,老李家在另一个方向啊。”

“哎呀,宝儿该不会真摔坏了脑子,想直接弄死许春花吧?”

这个猜测一出,众人都慌了,当下谁也顾不得看热闹了,几个男人立即快步朝她们追了过去。

而此时得了消息赶来的李家众人,也都看到了李宝儿抓着许春花的头发,将她一路往河边拖。

“娘!”

“李宝儿,你敢动我娘,我弄死你!”

李宝儿停住脚,回头冷冷的看向正朝她跑来,说要“弄死她”的李平泰,单手轮起想要挣扎着起身打她的许春花,就扔到了十几米外的河里。

在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村民都惊呆了。

李宝儿因为常期营养不良,身高也就十岁左右的孩子大,她的胳膊更是细的跟芦苇杆一样,而许春花整天好吃好喝的,虽然没胖的跟猪一样,但好歹也有一百四五十斤重。

李宝儿竟然抬手就把她给扔出去了,而且一扔还是十几米。

许春花尖叫着“扑通”一声落到了河里。

更让人惊恐的是李宝儿扔完了许春花,就转身朝李平泰冲了过去。

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李宝儿就到了李平泰面前,她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语调不带丝毫温度的道,“想要我死的人都死了,你也不会例外的。”

一旁的李平康听得心惊,忙扑上来想掰开她的手,“李宝儿,你想干什么?快放了我弟弟。”

李宝儿眼也不眨的反抓起他,往后一扔。

李平康就尖叫着直直朝着不远处的河水飞了过去,“扑通”一声摔进了水里。

慢了几步追上来的李家人都惊呆了,李海更是惊怒交加的叫道,“你不是李宝儿,你倒底是谁?”

李宝儿一听这话不由高兴的点点头,道,“我早就说了我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李宝儿,偏我之前怎么说你们都不信。现在说清楚就好了,免得我杀了人还要牵连别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