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宋蕴蕴江曜景闪婚后我真香了

宋蕴蕴江曜景闪婚后我真香了

宋蕴蕴江曜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宋蕴蕴江曜景闪婚后我真香了》讲述的宋蕴蕴江曜景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事后男人轻吻她脸颊,低沉的嗓音充满餍足的嘶哑,“我会来找你。”说完快速的离开这里。宋蕴蕴好久没起来身,腰部硌在桌子边沿,火烧火燎的疼。这时被推到桌子边缘,堪堪没掉下去的电话响了。她伸手抓起来,那边传来急促的声音,“陈医生,急救中心这边有出车祸的伤患,伤的十分严重需要抢救,你快点过来。”宋蕴蕴调整声音,平静的回答,“好,我很快就到。”放下电话,她神情呆滞了好几秒,刚刚……

主角:宋蕴蕴江曜景   更新:2022-09-10 04: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蕴蕴江曜景的其他类型小说《宋蕴蕴江曜景闪婚后我真香了》,由网络作家“宋蕴蕴江曜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宋蕴蕴江曜景闪婚后我真香了》讲述的宋蕴蕴江曜景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事后男人轻吻她脸颊,低沉的嗓音充满餍足的嘶哑,“我会来找你。”说完快速的离开这里。宋蕴蕴好久没起来身,腰部硌在桌子边沿,火烧火燎的疼。这时被推到桌子边缘,堪堪没掉下去的电话响了。她伸手抓起来,那边传来急促的声音,“陈医生,急救中心这边有出车祸的伤患,伤的十分严重需要抢救,你快点过来。”宋蕴蕴调整声音,平静的回答,“好,我很快就到。”放下电话,她神情呆滞了好几秒,刚刚……

《宋蕴蕴江曜景闪婚后我真香了》精彩片段

宋蕴蕴结婚了,新郎却从始至终不曾出现过。


红色的被褥,墙上的喜字,醒目的颜色像一个个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羞辱!不甘!?  


可是又能怎么样?


从出生,她的人生都是掌控在别人手里的,包括婚姻。


嫁进江家,也只是因为她父亲的贪婪。


她的爷爷曾经是江老爷子的司机,一次意外中,为救江老爷子死了。


家里经营的小公司,背上了巨额债务,面临破产,精明的父亲知道一旦开口向江家要钱,这个人情就用完了,于是他想到一个损人利己的方法,提出要求让江老的孙子江曜景娶她。


这样以江家的财富,完全可以给一大笔的彩礼。


又能和江家做亲家。


江家碍于面子,也不好拒绝。


这门婚事引得江曜景极度不满,所以在只有两家人的婚宴上,都没出现,并且提出要求,不准她在外面以他妻子的身份自居。


整件事情,没有人问她愿意不愿意。


她睁着明亮的眸子,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藏着几许倔强。


正当她不知道怎么打发这新婚第一夜的时候,接到了同事的短信。


求她帮忙代班。


她打车到医院。


红嫁衣,换成了白大褂。


咣当一声,值班室的门忽然被大力的推开。


她刚想抬头,只听见啪嗒一声,房间里的灯灭了。


宋蕴蕴惊得汗毛竖起。


“什么人……”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摁倒在了桌子上,哗啦一声桌上的东西滚落一地,一把锋利的刀子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威胁道,“别说话!”


昏暗的光线下她只能看到男人一张满是血的脸和一双凌厉的眸子。


鼻尖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她知道这个男人受伤了。


或许是职业关系,练就了遇事冷静的性格。


她轻轻的弓起腿,试图袭击男人的软肋,然而她才一动就被男人发现,用力夹住她不安分的双腿。


“我明明看到他往这边来了。”


脚步声直逼门口。


听他们的动静马上就会开门。


情急之下,男人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宋蕴蕴反抗,轻易的就推开了男人,他并没有用手里的利器伤害自己。


她愣了一下。


咔嚓!


这时门把手被扭动。


宋蕴蕴心一横,仰头将吻送了上去,她主动搂住男人的脖子。


她的声音发颤,却在强装镇定,“我可以救你。”


男人的喉结上下滚动一翻,下一秒就反被动为主动,炙热的呼吸落她耳边,低沉而性感,“我一定会对你负责。”


不,他误会了,她只是想演个戏。


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


她学着电视里面哼了一声,那一声隐忍娇媚婉转的喘息,让男人着了迷。


更是让门口的人,听得心神荡漾。


“卧槽打野战的,在医院里偷情,真他么的刺激。”


房门被推开,闪了一道宽缝,走廊的灯光倾斜一进来一束,照在宋蕴蕴的身上,男人压住她的身体,挡住门口人的窥探,昏暗的光线下只看能看到令人血脉喷张交织在一起的身影。


“绝对不会是江曜景,他伤成那样,给他天仙他也享受不了。”


“这娘们叫得真带劲。”


“他妈的快走,找人去,不然我们都得死!”


窸窸窣窣地响动,脚步声渐远。


男人知道那群人走了,可是他发现自己竟控制不住自己了,被这个陌生的女人激起前所未有的渴望。


或许是氛围到了,又或是两人姿势过于暧昧,积压在宋蕴蕴心理从不敢表露的叛逆那么一瞬间爆发。


被左右的人生,让她的生活一片黑暗。


她用放纵自己的方式去反抗!


宋蕴蕴也没有过多的抵挡,直接顺着男人,在疼痛中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


事后男人轻吻她脸颊,低沉的嗓音充满餍足的嘶哑,“我会来找你。”说完快速的离开这里。


宋蕴蕴好久没起来身,腰部硌在桌子边沿,火烧火燎的疼。


这时被推到桌子边缘,堪堪没掉下去的电话响了。


她伸手抓起来,那边传来急促的声音,“陈医生,急救中心这边有出车祸的伤患,伤的十分严重需要抢救,你快点过来。”


宋蕴蕴调整声音,平静的回答,“好,我很快就到。”


放下电话,她神情呆滞了好几秒,刚刚……


凌乱的衣衫,身下的粘腻感,都告诉她,刚刚并不是梦,真切的发生了,她在新婚之夜这晚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她这辈子,做的最叛逆的一件事情!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她穿上衣服赶去急救中心。


忙了一夜。


回到值班室,还是一室的狼藉。


她似乎想到昨晚的事情,双手微微握紧。


“宋医生谢谢你替我值班。”陈温妍笑着走过来。


宋蕴蕴勉强扯动唇角,“不客气。”


“我的事情办完了,你回去休息吧。”陈温妍看到屋子里的凌乱,挑眉,“这怎么弄得?”


宋蕴蕴扭头,掩饰住眼神里的那一丝慌乱,“我不小心碰掉的,既然你来了,我就先回去。”


陈温妍觉得她奇怪,倒也没在意,进屋收拾地上的东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院长带着江曜景的助理霍勋出现在门口。 



院长说,“她就是昨晚值班的医生陈温妍。”


霍勋走进来查看了一眼陈温妍的工作牌,说道,“跟我走吧。”


陈温妍有些懵。


“去哪儿……”


“哎呀快走吧。”院长不容她多问,就拉着她,“别让江总等久了。”


很快她被带到院长的办公室。


江曜景陷在沙发里,修长的身躯笔直又挺括,不仔细观察根本窥探不到他薄唇上的那抹苍白。


医院里的消毒水气,掩盖了他身上的那一丝血腥气。


他身着纯黑色的西装,脸上的凌厉之感卷着一丝大风大浪里磨砺出的强势气场,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人望而生畏!


助理绕到江曜景身后,俯身小声说道,“昨晚的所有监控都被人刻意毁坏,应该是追杀你的人,怕留下证据,故意破坏掉的,这位就是昨晚那位值班的医生,叫陈温妍,院长也确定了是她值班,我刚刚去看过排班记录,昨晚确实是她的班。”


江曜景抬眸。


陈温妍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天聚集团的老总吗?


“昨晚帮我的是你?”江曜景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丝审视。


陈温妍立刻低眸,不敢与他对视。


“是,是我。”她不知道昨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如果能和他攀上关系,只有好处。


这个时候又是恰逢是去第二军区总医院实习的节骨眼上。


说是实习,其实大家都知道,去了之后就会留在那里。


那里的资源比这里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如果能得到江曜景的匡助,去第二军区,绝对是她的囊中之物!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包括婚姻。”江曜景表情寡淡,想到昨晚的事情冷硬的面孔多了一丝柔和。


“这个……我……”好事来的太快,陈温妍语无伦次。


“你想清楚了,可以来找我。”江曜景起身,命助理将自己的联系方式给她。


院长亲自去送,“江总。”


“不必送了。”江曜景的脸上又是惯有的冷漠,好像想到什么,他的脚步停了一下,“她在医院,麻烦你多照看一下。”


“您放心,我会的。”院长陪着笑。


确定不会有人听见,助理小声提醒,“您已经结婚了,婚姻……”


怕是不能许诺给陈小姐了。


想到那个被硬塞给他的女人,江曜景脸上的表情逐渐阴沉,唇角扬起一道冰冷的弧线,“找死。”


助理打了一个冷颤,也不知道他是在说,那个嫁给他的女人,还是促成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


宋蕴蕴回到别墅,这里是她新婚丈夫的住处。


“少奶奶。”一进门吴妈就迎了上来,“你怎么一夜不在。”


“临时有个班。”她低声。M.㈧柒七zw.cΟM


她的眼睛很红,神色疲惫。


吴妈看她似乎很倦,便没多问。


她走上楼,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回想昨晚的事情,脸颊竟止不住的发烫,她将头埋进臂弯内。


心里其实是有几分复杂的。


毕竟就这么把自己交出去,还不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而且,她——已婚。


似乎又对不起她的新婚丈夫——江曜景!


洗完澡,她穿上衣服,然后出门。


吴妈见她又要出去,走过来说道,“你还出去啊,不吃早饭吗?”


宋蕴蕴看了一眼时间说,“我上班会来不及。”


吴妈听说她是医生,知道她的工作性质,而且医生这个职业也是值得人尊敬的,便去拿了牛奶,“热的,你喝了在走吧。”


宋蕴蕴看着吴妈,她的关心让她有种温暖的感觉,轻轻的垂下眼眸,轻声说,“谢谢。”


“哎呀,不客气。”吴妈笑着,圆乎乎的脸显得十分和蔼可亲。


宋蕴蕴喝完,吴妈将杯子接过去,她迈步走出去。


她没有直接去医院上班,她这么早出来,是因为她要去一趟去住院部。


她的母亲在监护室。


进到里面,她查看了母亲的状况,情况还是一样的糟糕。


心情不由的沉了沉。


她母亲患有心力衰竭,而且已经到了末期,想要续命只能换心,而换心,需要大笔的手术费。


她会答应父亲嫁进江家,是因为,父亲威胁她,如果不答应不会出钱。


现在只要等有合适的心脏,她的母亲就有救了。


她看着母亲,声音低低的发涩,“妈,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因为母亲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


嗡嗡——


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蕴蕴,帮我一个忙。”电话那端传来声音。 



打电话的是她师哥,他们毕业于同一家医学院,只是他比自己高两届,去国外进修过,如今在国内已经很有名气。


他对自己一直很照顾。


所以两人也算是很好的朋友。


“什么,你说。”她很爽快。


“我有个病人,我这边有急事实在赶不过去,你替我去一趟。”


宋蕴蕴看了一眼时间,她今天没有门诊,下午有两台手术,上午是有时间的,便说道,“行。”


“地址玫瑰园a区,306,你说你找霍先生,门卫就会通知。”


“嗯。”


“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也不要多问,你只管给他治疗。”那边嘱咐。


“我知道了。”


宋蕴蕴应声,挂了电话她打车前往地点。


这里是一片高档小区,安保,和私密性都是顶级的。


门卫处拦住了她,她说找霍先生,门卫打了一通电话确认,经过同意才放她进去。


她找到306摁响门铃。


很快房门打开。


霍勋看到来的不是沈之谦,眉头紧皱,“你是……”


宋蕴蕴从沈之谦的话里感觉到,这个病患似乎很在意隐私,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给自己带来麻烦,所以她带了口罩。


“是沈医生让我过来的。”


霍勋看了一眼她手里提着的医药箱,“知道怎么做吗?”


“知道,沈医生都交代我了,我不会乱说话。”


霍勋想沈之谦应该不会随便叫人过来,便让她进来。


他带着宋蕴蕴穿过宽大的客厅,到二楼,朝着一间卧室走去。


房间里没开灯,她说道,“这么黑,我怎么治病?”


江曜景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他拉过丢在一旁的外套,搭在脸上,冷冷的说,“开灯。”


霍勋将灯摁亮。


屋子里瞬间敞亮。


宋蕴蕴听着声音有一丝熟悉感,却没有深究,她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男人,白色的衬衫上的血迹已经干枯,透着一股暗红色。


她没有多打量,她只是来治病的。


对方明显不想人知道他的身份,她也该有自知之明。


她将医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从里面拿出医用剪刀剪开受伤位置的布料。


很快她看到伤口,是用纱布简单的处理过,剪开纱布,右侧肋腹部有两处刀伤。


她丢下剪刀,熟稔的清理伤口。


动作冷静麻利。


“麻药过敏吗?”她问。


经过她的检查伤口不深,没有伤到内里,但是也需要缝合。


这就需要局部麻醉。


她的声音太冷静,完全和昨晚的惊慌失措不同。


所以,即便听着她的声音,江曜景也丝毫察觉不出什么。


心里肯定她的医术,够利落,冷淡的开口,“不过敏。”


宋蕴蕴混药,然后在需要在缝合的周围注射麻药。


过了两分钟药效起,她开始做缝合工作。


一个小时的时间处理完毕。


可以说很快了。


她手上沾到了血,“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间。”


“楼下有,你去吧。”霍勋说。


她走出去。


确定她到了楼下,霍勋关上门走过来。


“已经查清了,昨晚的人是沐琴派的,大概是你摘除了她安插在公司所有的眼线,她狗急跳墙,想要治你于死地。”ωwW.八⑦7zω.còΜ


江曜景起身坐在床边,衣衫不整好不狼狈,但是这样一幅本该虚弱的病态身躯,却散发着惊人的凌厉之气。


他抬眸,眼波流转黑如深潭,“是不是那个女人进门,和她也有关系?”


霍勋顿了一下,小声说,“是,我查到她和宋立城接触过,这个事儿也是蹊跷,宋立城指名道姓要你结这个婚,却不是江曜天,可想而知,她肯定是动了手脚的。”


“她接二连三送我这么大的礼,我不回她一点什么,显得我不懂得礼尚往来。”他只是出了一趟国去办些事情,就有人趁着他不在搞出这么多事儿。


他的眉眼堆满漠然,却挡不住那深藏眼底的摄人寒意,“我听说江曜天在中心路,经营一家名为‘魅’的娱乐场所。”


霍勋立刻明白,“公司已经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他们就靠着那家娱乐场所收入呢,若是拔掉可想以后他们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去吧。”江曜景低声。


霍勋走到楼下,宋蕴蕴正要上楼。


霍勋知道沈之谦一定交代过她了,是嘱咐也是警告,“今天的事儿,若是透露出去,你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要是江曜景受伤的事情传到沐琴和江曜天那对母子耳朵里,肯定会趁机搞事情。


“我不会。”宋蕴蕴低着头,“我拿着医药箱就走。”


她上楼看到男人背对着门,身上带血的衬衫已经脱掉,整个后背清瘦宽阔,他的腰很窄,没有赘肉,与臀部紧实的线条相连,匀称而笔挺,隐隐约约又透着一股力量感。


“还不走?”男人没有回头,似乎也察觉到她直视的目光,声音慵懒又掺杂着一丝嘲讽。


宋蕴蕴忙低头,刚刚她竟看的出神了。 



她垂下眼眸走过来收拾医药箱,不忘作为一名医生的职责,嘱咐说,“伤口暂且不能沾水,一天消毒一次,衣服尽量宽松一些,不要摩擦到伤口。”


她将药放下,“这是口服的,这个是外用的。”


江曜景没有回头,很淡的嗯了一声。


宋蕴蕴也没多说话。


提着医药箱就了走出去。


她打车回到医院,已经快十一点,她去医院的食堂吃了一点东西,刚回科室,就被院长叫去了他的办公室。


“去第二军区学习的事情,我准备让陈温妍去。”院长神色严肃,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宋蕴蕴心里一愣,不死心的追问,“不是说让我去的吗?”


“你也知道,我们医院那些高科技的医疗设备,都是天聚集团捐赠的,江曜景嘱咐我,让我关照陈医生,我也不好不做。”


宋蕴蕴听到江曜景这个名字,不禁有些紧张,虽然她在两家的承认下,成了江曜景的妻子,但是,两人没正式见过面。


她只在财经杂志和电视上见过他。


他和陈温妍?


宋蕴蕴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却极冷静,“是这样吗?”


“是的,你的职业素养和医术,我们是肯定的。”院长安抚,在她们这波年轻的医师里面,院长是最欣赏她的。


宋蕴蕴低眸,“我明白了。”


她这个硬塞给他的妻子,根本不值得一提,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我下午有手术,就先走了。”她说。


她的心里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无法挽回了。


院长叹息一声,让她去忙吧。


下午投入工作,两台手术下来她已经精疲力尽,她洗了手脱掉蓝色的手术服,坐在椅子上休息。


陈温妍走了进来。


“宋医生。”她笑着,“我请你吃饭吧。”


“我还有事情。”她婉转拒绝,她和陈温妍的关系并不是十分要好,只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她们毕业同一个大学。


还是一届的。


但是陈温妍是那种强势的性格,喜欢出风头,还喜欢和别人攀比。


而她喜欢安静,喜欢看书,两人不是一路人。


故而没有成为好朋友。


“这样啊。”陈温妍面露难色,“我找你其实有事和你说。”


宋蕴蕴起身挂衣服,没看她,“你说吧。”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她和江曜景有关系,她更加想远离陈温妍了。


“你应该听说了吧?真的很对不起,我不知道院长会……”


“没事的。”宋蕴蕴打断她。


陈温妍垂着眼眸,眼珠子转了转,“还有,我昨晚没在医院的事情,你能不能帮我保密?因为我要去总医院实习,我不想节外生枝。”


理由有点牵强。


宋蕴蕴知道她这个人喜欢这一套,说道,“我不会说的。”


本来帮同事临时顶班也是常有的事情。


大家谁都有急事的时候。


医院外。


天色渐暗,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豪华商务车,沈之谦也在车内,他有些炫耀的说,“我学妹医术还可以吧?”


江曜景坐在车里姿势慵懒的仰着,想到给他处理伤口时,那种冷静和利落,对她的能力还是肯定的。


“陈小姐。”前面霍勋提醒。


江曜景降下车窗。


陈温妍走过来。


沈之谦看到她,微微挑眉,“陈温妍。”


“你认识?”霍勋回头问。


沈之谦点头,“我学妹。”


江曜景抬眸,眼底似乎有光闪过。


昨晚是她救了自己,今天给他处理伤的还是她?


她——


霍勋也感慨,“这是月老觉醒了?”


终于想起来要给他老板牵红线了?


沈之谦皱眉,“你在说什么?”


“江总。”


这个时候陈温妍走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她失落转身。


走出医院,她站在台阶上。


心里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了。


晚上。


她来到蓝桥。


站在门口,她正准备走进去的时候,看到了陈温妍。


陈温妍怎么也在这里?


很快想到她和江曜景的关系,也就不奇怪了。


她抬步走进去,鬼使神差的跟在了陈温妍的身后。


她看到陈温妍走进一个包间,里面却不是江曜景。


而是大学时期,一个追求过陈温妍的富二代。


富二代虽然有钱,但是长得不太好看,所以陈温妍一直看不上。


陈温妍怎么会和他见面?


好奇心使然让她想要探个究竟。


她悄悄上前透过门缝看见富二代竟然很亲昵的搂着陈温妍。


而且陈温妍也没推开。


宋蕴蕴心中很多问号。


她不是和江曜景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她给江曜景戴绿帽子?


想到这里,宋蕴蕴的心脏颤了一下。


以江曜景的脾气,要是知道,能掐死她吧?


这时里面传出声音,“若撤,我们好聚好散,我们分手吧?”


若撤脸色瞬间就变,“你提出分手,是不是找上了别的男人?”


陈温妍慌忙解释,“没有,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


若撤嘲讽,“你花我钱的时候,也没说,我们不合适?”


若撤笑,本来就不好看的脸,显得有几分猥琐,态度坚决,“我是不会和你分手的。”


陈温妍看着他的脸,再想想江曜景的脸。


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丑的简直令人想吐,她想要马上就和他划清界限!


免得让江曜景发现,她有男人。


陈温妍知道他不会轻易的同意分手,心里有准备的,说道,“我花了你多少钱,我可以都全部还给你。”


确实,她和若撤在一起,只是因为他有钱。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江曜景扯上关系。


若是知道,她死也不会招惹若撤这样的男人。


现在想甩掉,又没那么简单。


“全部还给我?”若撤还真是低估了陈温妍的决心,还钱的话她都说出来了。


“行啊,一百倍的还给我……”若撤心里清楚的很,她虚荣心强,私下生活奢侈靡费,根本就没存款,花他的那些钱,全部用来买了奢侈品和享受。


她根本就拿不出钱还给他。


“你怎么不去抢?!”陈温妍被激怒了。


“陈温妍我告诉你,我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他是很喜欢陈温妍的!


里面若撤将陈温妍压到了沙发上。


陈温妍挣扎着,“你放开我!”


“你装什么清纯?”


“你别过分,快一点放开我!”自从觉得自己和江曜景有可能了,再看到若撤,她只觉得厌恶的要死。


根本就和他亲密不了!


反感的要命!


“老子就是要你!”若撤不管不顾,压着她在沙发里,撕扯她的衣裳。


陈温妍推搡着,“你放开我!不许碰我!”


宋蕴蕴觉得画面不堪,她可不想看,转身要走时结果却撞到了一堵‘墙’,本来偷窥别人就心虚,谁知身后有人,吓得出声……


但是才一张口,嘴就被捂住。


她抬起眼眼眸,就看见江曜景。


他修长挺拔的身姿,被屋顶悬吊的灯管投射在地面,散发出冷飕飕的阴暗之感。


宋蕴蕴害怕的吞了一口口水,他是不是也看到了?听到了?


她吞咽的动作,像是在吸江曜景的掌心,柔软的唇瓣,紧紧的贴着他的肌肤。


呼吸的气息,热热的,柔柔的,还有些痒痒的,尽数落在他的手心内。


撩拨他的心,一时片刻的失控,强装镇定的低眸警告。


宋蕴蕴,“……”


她被瞪的莫名其妙。


里面不断传两人争执的声音。


但是江曜景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就这样一边捂着宋蕴蕴的嘴,一边听着。


宋蕴蕴浑身紧绷也不敢动,他是不是被陈温妍给气糊涂了?


这种事情都不去阻止?


不怕陈温妍真的被若撤得逞?



包间内。


“陈温妍我告诉你,想要分手,你休想,还我钱也不行!”若撤大概是真的喜欢陈温妍,才会这般难缠。


“我又不喜欢你。”陈温妍也被逼急了。


“是你不依不饶地缠着我的,我看你可怜才给你机会的,你也别不知好歹!”


若撤气急,陈温妍这句话,简直就是触碰了他的底线,“陈温妍你真当我没脾气是不是?”


“若撤……你放开我……放开……”


里面的声音不断……至于发展到哪一步,也不清楚。


江曜景没有捅破,黑着脸,拽着宋蕴蕴走。


进到一个包间内,宋蕴蕴立刻开口问,“你怎么会在……”


江曜景才没心情回答她。


他比宋蕴蕴来的晚,路过走廊时,看到她在偷看,于是走过去,结果……


他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浓烈的寒意。


那晚的所有美好都被打破。


他恶心至极!!!


他没想到陈温妍竟然是有男人的!


可是他记得,自己要的那个女人,明明是处女!


那种青涩,根本就不是装出来的!


这么想来,陈温妍不一定是?!


“那个江总……”


“闭嘴!”


宋蕴蕴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江曜景严厉打断!


他掏出手机,给霍勋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你去医院查查,那天晚上,到底是谁!”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挂断电话,他随手把手机往桌子上一丢。


啪的一声!


宋蕴蕴吓得一愣。


静静的站在一旁,一声不敢吭。


和前男友纠缠不清楚这种事情,搁在平常人身上都不能忍受,何况是不可一世的江曜景!


“那个……”她小声,试图开口。


江曜景正在气头上,此刻就连看宋蕴蕴也很不顺眼。


他无法冷静,来回走动,后牙槽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他自己心里清楚,他那么生气,是因为觉得自己要的女人有不堪的一面!


破坏了他对那晚所有的美好幻想!


似乎在这里,他就会想到,刚刚听到的那些不堪。


他跨步走出包间。


宋蕴蕴下意识的追出来,“江总……”


江曜景怒火中烧,“滚!”


她停住脚步,就算江曜景有心给她机会,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他也不会好说话吧?


宋蕴蕴识趣的没在跟上。


今天来这里,就是希望江曜景能对她高抬贵手,让她可以继续当医生,有工作,现在看来暂且是不能了,于是她抬步也准备走。


却看到门口正要进来的男人。


顾怀来消遣,在门口碰到了江曜景,笑着打招呼,“江总……”



江曜景看了他一眼,没做理会,大步走出去直接上了车。


顾怀没放在心上,江曜景的脾气不好,是出了名的。


他依旧笑眯眯的。


宋蕴蕴离的远没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只看到顾怀和江曜景说了什么,脸上还带着笑。


她的心瞬间一紧。


上次江曜景就是想让这个男人糟蹋她的!


这次江曜景故意把她引过来,是想故技重施?


有一瞬间,她想要和江曜景同归于尽!


这个男人,太坏了。


不,简直就是畜生!


就算不喜欢她,也不至于这么一次次的糟蹋她吧?


她转身往回走,想要找个地方躲藏,然而还是被顾怀发现。


“宋蕴蕴!”顾怀觉得她的背影熟悉,小跑上来,抓住她的手臂。


宋蕴蕴惊恐转头。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跑!”顾怀正到处找她,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稳住心神,笑着说,“我哪里跑了,上次我是有急事,不得不先走。”


顾怀眯着一双桃花眼,“你真当我是傻逼吗?那么好哄骗?我的伤都还没好呢,我可没忘记,你用刀子抵着我的凶狠模样!”


宋蕴蕴心里发颤,上次是有准备,才侥幸逃出魔掌,这次她毫无防备,想要像上次那样轻易逃脱,几乎不可能。


只能面上和他周旋。


赔着笑脸,“误伤,绝对是误伤,我不是故意的……”


“是吗?”是不是误伤,顾怀心里跟明镜一样,只不过没有和她争辩,他笑的邪恶,“既然上次是误伤,那证明,你是愿意的?现在,我们就把上次没完成的事情,继续完成?”


宋蕴蕴心慌的厉害,“那个……”ωwW.八⑦7zω.còΜ


“不愿意啊?”顾怀冷笑了一声,“不是说是误伤吗?”


他的神色一凌,“我告诉你,这个世上,还没有人敢伤我,你是第一次个,我要是轻易放过你,我就不是顾怀!”


他蛮力钳制着她的手腕,“跟我走吧!”


宋蕴蕴用力挣着,她知道,如果自己要是老实跟他走了,自己就完蛋了!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是江曜景告诉你的吗?”


她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那个男人没有丧心病狂到这个这个程度!


顾怀不耐烦的应了一声,“嗯。”


反正这个女人,一开始就是江曜景找给他的。


宋蕴蕴心里发冷。


果然,是江曜景!


“我在这里有私人包间,我们到包间里,好好的玩,说来也是奇怪了,像你这样的极品美人,江曜景竟然不自己享受,难道他真的不喜欢女人?”顾怀笑看着宋蕴蕴。


江曜景一直没有女朋友,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身边只有男人,没有女人。


很多人,说他性无能。


说他同性恋。


总之就是不正常!


宋蕴蕴冷笑,他哪里是不喜欢女人?


是不喜欢她而已!


瞧瞧他因为陈温妍和前男友纠缠,他气的。


他那么生气,不还是因为在乎吗?


“不过我真得好好谢谢江曜景。”顾怀笑,“没有他,我怎么能认识你?”


那天虽然被伤了。


但是这个女人,拿刀威胁他的那冷静模样,让他印象深刻。


一般女人就算不愿意,不是只会吓得大喊大叫吗?


可是她没有!


宋蕴蕴眼底都是冷意,咬牙切齿,“我也得还好谢谢他!”


顾怀眼前一亮,“怎么,愿意跟我?”


宋蕴蕴嗯,“愿意……”


她的话音没落,低头一口咬住他抓着自己的手臂,顾怀吃痛,宋蕴蕴趁机又一头撞上他的脸!


顾怀的鼻子一下就冒血了,“唔!”


他呼痛捂住脸。


宋蕴蕴趁机跑掉。


她很慌,却也不留余力!


她知道,要是被抓住,一定会很惨!


她必须成功。


她跑的快,脚下像生了风似的,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顾怀有没有追上来。


即便没看到人,她也不曾松懈,一直跑到人多的地方才梢缓一些。


汗水浸湿透她的头发,实在没力气了,她才停下来,坐在路边。


她喘着粗气,看着人来人往的马路,形形色色的人,忽然捂住脸,哭了出来。


她用力的咬住嘴唇,心里恨死了江曜景!


他一次一次的这样害自己。


她不能在和江曜景生活在一起。


不然,早晚会被他害死!


她一定要摆脱这个男人!


只是一时间,她想不到好的办法!


她无助的卷缩在路边。


像是被人丢弃的小狗,可怜又孤单。


她不敢回别墅,她害怕江曜景。


可是她又没别的去处。


没有钱就没有依靠,现在只要她弄到钱,就有了生存条件。


她站起来,决定回一趟宋家。


看来只能从宋立城哪里弄钱了。


打定主意,便起身拦出租车,


她坐上出租车,视线望向窗外,心情冷静了不少。


到了地方她付钱下车,迈步走进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客厅内,白秀慧穿着丝质的睡衣,身形妖娆的坐在沙发里。


看见宋蕴蕴挑了挑精致的眉毛,“呦,这不是蕴蕴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