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楚莘萧墨染全文免费阅读

楚莘萧墨染全文免费阅读

楚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而她楚莘,则被太子哄骗,家族利诱,以冲喜新娘的身份嫁给了当时还在昏迷的萧墨染。但前世两人并不是以这种场合见面。他也不曾爬过她的窗。他们是在……南院竹林见的第一面。

主角:楚莘萧墨染   更新:2022-09-10 04: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莘萧墨染的其他类型小说《楚莘萧墨染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楚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而她楚莘,则被太子哄骗,家族利诱,以冲喜新娘的身份嫁给了当时还在昏迷的萧墨染。但前世两人并不是以这种场合见面。他也不曾爬过她的窗。他们是在……南院竹林见的第一面。

《楚莘萧墨染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从南院竹林出来后,萧墨染就跟到了这里。


他只想确认一件事情。


梦里,那个四肢被人砍掉,装入酒壶的女子,是不是眼前的楚二小姐。


他明明看不清梦里惨死之人的真容,可在南院竹林第一次看到楚莘的时候,他有一种非常强烈的错觉。


他不自觉的把楚莘代入梦里的那个女子!


就在这时,楚莘从屋子里走出来了。


她身后跟着几名松青院的婢子,其中一人扶着她的左臂。


萧墨染的目光顿时定格在楚莘的身上,他与她虽离的远,可是习武之人的远视非常人所及。


他能从这个角度清楚的看到楚莘那张清丽的小脸,还有那一双狡黠的黑眸。


她走到院中时,突然停下脚步,仰头看向了枣树这边。


正好盯着他藏身之处。


两人隔着叠叠层层的树枝繁叶相望。


就好像……


她知道他藏在这里。


可就算如此,萧墨染的脸上也丝毫不心虚。


这个梦,纠缠了他整整一个月,他虽然看不清女人的面容,却记得女子的左眼下方,有一颗红色的泪痣。


“小姐。”身旁的丫鬟银福唤了一声。


楚莘回过神来,道:“我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你留下来帮琴姑姑,我回清芙院拿我的药箱便行。”


入丞相府时,她只带着三套衣服和一箱行医箱。


走的时候,她也没打算拿丞相府的一针一线!


楚莘回到清芙院,拿出自己的衣服,换下了身上这套林氏刚为她定制的芙蓉浅粉裙。


干净利索的短裙,让楚莘觉得更加自在。


身后的窗门突然呼一声响起。


一阵凉风吹拂过楚莘的颈脖。


紧接着,低沉醇厚的男音,从窗地那头传来:“戏演的不错。”


楚莘站在落地铜镜前,那道熟悉的身影刚好映在她的铜镜上。


再见萧墨染时,楚莘的心情就像一面平静的湖,被一颗大石搅成一潭涟漪。


她动作僵了僵,脸上的表情也凝住了,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铜镜里洒脱不羁,朝气蓬勃的萧墨染。


这个时候的萧墨染,还未因前往翁山巢匪被奸人暗算,落下病疾,成为体弱之躯。


他还是那足以令燕京城未出阁的大家闺秀痴迷成狂的翩翩少年郎。


可是很快……


他将遭遇不可逆转的伤痛,内力丧失一半,双腿重创,昏迷整整三个月。


而她楚莘,则被太子哄骗,家族利诱,以冲喜新娘的身份嫁给了当时还在昏迷的萧墨染。


但前世两人并不是以这种场合见面。


他也不曾爬过她的窗。


他们是在……南院竹林见的第一面。


那时她的钰翎钗被抢,因懦弱怕事,不敢计较追究。


楚姚雪三人轮翻威胁后,便先离开了南院竹林。


她则蹲在地上委屈低泣,而萧墨染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站在她面前。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燕京惊才艳艳的融安世子,她只觉得他贵气又好看,衬得她楚莘更像一只小丑。


她以为;他也是来羞辱她的。


谁知……


他却对她说了一番话:“哭什么,别人能抢走的东西,你也能再把它抢回来。”


萧墨染的话,并未能让前世的她醒悟。


她当时心情原本糟糕透了,萧墨染又用这漫不经心的语气对她说这样的话。


她对萧墨染的第一印象大大折半。


她抹着眼泪站起身说:“用不着你管。”


然后她收起眼泪,跑出了南院竹林。


如今这一世,两人相见的方式不同,但萧墨染那份潇洒不羁的贵公子气质,却丝毫未变。


楚莘拢回思绪,转身盯着萧墨染道:“多谢融安世子为我作证,楚莘感激不尽。”


他从窗上跳下来,顺手又关上了窗门。


若非楚莘了解他心性,早就把他当贼人打发出去了。


他自顾自的坐在靠窗的茶位椅,修长笔直的背部慵懒倚靠在梨花木椅上,英俊绝美的容颜勾起了一抹很浅的笑。


他的眸光幽黑明亮,锋芒犀利。


像是在审视什么!


不!


他在看她的脸。


半晌后……


萧墨染抬起手点了点自己左眼下方的位置问道:“天生的?”


楚莘一愣。


回头瞥了一眼铜镜。


萧墨染所指的位置,正是她左边眼睛下面的红色泪痣。


收留她的爷爷告诉过她,女子在这个长痣,不好。


说她命苦、多灾多难,日后要多行善积福,才能消除业障……


可到了楚家,被富贵迷了眼,失了心,杀了人,不得善终!


她回过神来:“天生的,有什么问题吗?”


萧墨染“哦”了一声:“倒没有问题,只是想起了前几日一位高人提到过的事。”


他口中的高人,应该是他们平南王府一位懂得天文地理、精通玄术的谋士吧。


“高人说这里有痣的女子很爱哭,更有一个荒唐的说法。”


“这样的女子,前世还有未尽的缘分……”


楚莘身子微微一僵。


若是上一世有人跟她说这样的话,她会觉得这人在胡扯。


可是重生之后……


她不得不承认前世今生。


只是这未尽的缘分,不知是指哪一方面?


萧墨染抬起手,抵着自己的下巴,又细细的观摩她左眼角的泪痣,道:“不过高人也说,泪痣长在左眼角的女人,聪明好学、智商绝顶,遇事绝不退缩,善于攻心!”


在南院竹林,她的举动的确让萧墨染大开眼界。


别人以为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他看来,楚莘不简单。


这样的人,若到了战场上,一定是一把杀敌的“好刀”!


楚莘不自觉的拧眉。


萧墨染跑到她的院子,就是为了来确认她左眼角的泪痣?


不对啊……


他这样的身份,什么世面没见过,怎会因为这小小的一颗痣,这般上心。


莫不是同她一样重生了?


可若真的重生了,他大可不必这么关注她眼角的痣,因为她整个人都不曾有过丝毫变化呀!


萧墨染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想借着她眼角的痣,威胁她。


她在楚家无权无势,他也犯不着威胁她什么。


楚莘左想右想,始终没想通萧墨染的目的。


但这一世与上一世不同。


这一世他们回到了起点,她不再是他的妻子,不能再像前世那种方式与他接触。


“我不信命!”楚莘柳眉有了一丝松展:“我只信我自己,还有,多谢融安世子的提点。”


萧墨染剑眉微挑。


楚莘继续说道:“做一个不退缩,善于攻心的女子,也未必是坏事!”



萧墨染扯开薄唇,轻笑了一声,然后端起了一旁凉掉的茶水,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楚莘看了一眼,阻止道:“茶水是昨夜的……”杯子也是我平日用的……


萧墨染未作任何回应,甚至在楚莘的话还未说完时,将杯子里的茶水一口饮尽。


楚莘嘴角僵了僵。


这时院外传来了琴姑姑的声音:“二小姐,你收拾好了吗,老夫人叫奴婢过来帮忙。”


楚莘盯着萧墨染看,眼神示意萧墨染该离开了。


然后又朝着门外的琴姑姑道:“琴姑姑,我已经收拾好了,马上好。”


萧墨染已经打开了后面的门,身子轻盈的跃上窗台。


楚莘想到半个月后;萧墨染将会被昭元帝派去翁山剿匪而惨遭重创的事。


脚步下意识的朝萧墨染的方向走了两步。


“融安世子,小心身边有鬼。”


萧墨染回头看她,漆黑的眸子波澜不惊:“你说本世子身边有小人?”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越是融安世子认为很亲近的兄弟朋友情,越要小心谨慎,特别是在关键时刻,不要把你的背交给除了父母以外的人!”


楚莘不能当面对他说,半个月后他会被昭元帝派去翁山剿匪。


更不能当面告诉他,他会在翁山遭身边人的毒手,九死一生。


重生的事情,本就很不可思议。


她得等一个机会,再把那幕后小人的消息,暗中传递给他。


萧墨染反问她:“你学过医?”


楚莘点点头道:“学过六年。”


“医术如何,十分精湛吗?”


她医术如何,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生,可治白骨,死,可一针见阎王。


若没有这样的本事,她的父亲楚正德和太子墨鸿祯,也不可能选中她。


但是楚莘并没有正面回应自己的医术如何。


她说:“若有朝一日融安世子用得上我,可以来找楚莘。”


“嗯~”一句轻淡的回应,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窗台上……


楚莘在他离去后,快步上前关上了窗门,连她自己都没发现,那微微苍白的唇瓣勾起了一道很浅的弧度。


她关上窗门后,并没有任何动作。


她在想,就这么离开楚家,让楚姚雪继续顶着楚家嫡长女的风头,过她的生日宴,实在是太便宜了。


从她重生归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应该是楚姚雪的地狱。


她转身走到行医箱前,从里面拿出了几瓶药粉,倒入了一个黑色瓶子里,轻轻摇晃了几下,再将那黑色瓶子收进了衣袖内袋,这才走出了房间。


“琴姑姑,我好了。”


琴姑姑看了一眼被楚莘身上简朴中短裙,暗暗摇头。


看来二小姐是真的生夫人的气了,夫人也做的太离谱了。


虽说大小姐是亲养长大,但二小姐毕竟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


琴姑姑没说什么,便与楚莘一前一后离开清芙院,只是刚走出没几步,楚莘又道:“琴姑姑,我忘了拿祖母送我的紫晶手钏,你先回松青院,我马上过来。”


不等琴姑姑回应,楚莘就急匆匆的往清芙院赶。


直到确认琴姑姑先回松青院,楚莘才从清芙院走出来。


此时,她手里拿着一枝细软的竹枝,那枝叉上长着几片青葱的竹叶片。


风一吹。


叶片便往东南方向摇曳。


她缓缓往松青院而去,路过楚姚雪的芙蓉阁时,风向突然转变,叶片转向北——正好是办宴大厅方向。


楚莘暗暗勾唇,趁着四下无人,拿出了自己配制好的药粉,倒在掌心。


摊开手掌时,风卷起细腻的粉末,飞向北边……



楚姚雪喜爱用百花做香囊,那些东西应该很喜欢,只是今日吃宴的人,恐怕也要遭殃了!


药粉散去后,楚莘快步离开。


那道玄紫色的身影,也在暗处默默看着这一切。


待楚莘走后,萧墨染对暗处的影卫道:“去告诉平南王妃,四公子吃伤了身子,上吐下泄,晕倒在楚家茅房,本世子提前把人送回去了,让她早些回王府。”


暗处的影卫嘴角一抖……


四公子在茅房里吃美食,也不可能晕倒在茅房。


萧墨染又道:“再暗中观察楚府,有任何异动第一时间禀报本世子。”


话落。


萧墨染脚尖一点,身子踩着比手指还细的竹枝叶,飞离楚家。


丞相府的暗卫,丝毫未察觉到萧墨染进出过丞相府内院……


……


前院,大厅。


喜色满园,宾客云集。


这就是身为楚家嫡长女的尊荣。


但不属于真正的楚家嫡长女楚莘。


楚姚雪脸上戴着绣工精湛的面纱,重新上了眼妆,被林氏从内院带到宾客面前。


“雪儿,你别害怕,有娘在你身边,你今日就跟着娘,娘不会让你在众人面前失了脸面的。”


林氏安抚的低声说道。


楚姚雪的嘴是被楚老夫人打肿了的,无论用再厚的胭脂水粉,都无法掩盖她高肿起来的嘴巴。


林氏才让她以面纱示人,这样也保留了身边燕京第一美人及第一才女的神秘感。


楚姚雪委屈的靠着林氏,道:“娘,你相信阿雪吗,我没有对妹妹那样。”


林氏想到楚莘刚才的态度,眉头深深蹙起。


一个除了会点医术却不懂得琴棋书画的女儿,不要也罢。


等宴会结束后,她就找个由头把楚莘打发出府,待阿雪嫁入东宫,再把楚莘召回来,免得坏了这门婚事。


“娘会替你做主。”


“可是祖母那……”


“楚夫人,这位就是你们府上的大小姐吧,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呀。”


“还是去年宫宴上,见过楚大小姐展示惊鸿舞,那真是惊艳了整个燕京城呀。”


一群贵妇拉着自己的嫡女,簇拥而上。


楚姚雪听到众人对自己的夸赞,心情一下子释然。


她楚莘算什么东西,也犯得着她为这点破事而上心。


林氏享受着众人的追捧与讨好,将刚才发生的一点不愉快抛之脑后。


“今日雪儿,也准备在生辰宴再展示惊鸿舞,以答谢诸位百忙抽空参加我大女儿十六岁的生辰宴。”林氏笑盈盈的说道。


楚姚雪眼眸娇羞,冲着众人福了一个身。


这时外头传来通报声。


“太子殿下到——”


楚姚雪听到通报声时,下意识的挡了一下自己的脸。


当摸到脸上的面纱时,楚姚雪又松了一口气。


只要今日不露脸,再养几日的伤,便能揭去面纱示人了。


太子墨鸿祯,穿着一袭墨色长袍走入大厅。


那长袍胸口的鲛蟒,寓意着他的身份与威仪。


满园女眷纷纷行礼:“拜见太子殿下!”


墨鸿祯目光落在楚姚雪的身上,看她面戴飘纱,眼眸含媚,他脸上的神情不自觉的柔和。


“今日是楚家大小姐的生辰,诸位夫人小姐免礼吧。”


话落。


众人附和:“谢太子殿下。”


众人起身。


墨鸿祯的目光就没离开过楚姚雪:“刚才孤在外面就听到你今日要展示惊鸿舞。”


楚姚雪刚要说话,林氏拉着楚姚雪的手,走前了一步笑道:“回殿下,阿雪近日染了风寒,这两日才好了一些,她本想唱一曲日落南山,可嗓子一直没好全,便改为惊鸿舞。”


“你病了?”


楚姚雪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可这一眼看在墨鸿祯眼里,就像一只病还未好全的小猫儿,惹人怜惜。


墨鸿祯又道:“惊鸿舞能跳吗?”


楚姚雪点点头,轻微的发声:“能的。”


“好,孤也想再看看楚大小姐惊艳燕京城的惊鸿舞。”


众人纷纷找地方坐着,又或是站着。


而墨鸿祯则坐在首位。


微风拂过院落,人们并未察觉到那细微的飘浮物,悄然落在了满园……



楚姚雪回厢房换自己的舞衣,身上散满百花香的花水。


惊鸿舞的最高~潮是可引蝶入院,与蝶为舞,因此而惊艳四座。


她穿着红衣,一袭黑发全然散落在背后,墨发顺滑细稠长极腰部,脸上戴着一抹配有珠饰的面纱,双眼画着精致的蝶翼眼妆。


她一出场,那一身装扮就惊艳了众人。


贵妇们都以楚姚雪为榜样,要自己的女儿向楚姚雪好好学习。


四周赞扬的声音,让林氏很满意,也大大的满足了楚姚雪的虚荣心。


乐声渐渐响起,楚姚雪在偌大的院中舞台翩翩起舞。


她的舞姿伴着满园花香,与百花争艳,惊叹声、鼓掌声不时的传开。


墨鸿祯眼神温柔的盯着楚姚雪。


林氏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楚姚雪身上时,转头看了一眼墨鸿祯的方向。


见墨鸿祯那痴迷的神情时,林氏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好楚莘的事情,没有耽误了姚雪的前程,想必今日过后……


“咦,你看天上那是什么?”


“听说惊鸿舞可引蝶,那一定是蝶群被吸引来了。”


“嗡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很快……


一只,两只,三只……


甚至一群又一群黑呼呼又密密麻麻的东西,快速的涌入丞相府大院内。


其中有一只黑蜂落在了一名贵妇的手背。


那贵妇看到黑蜂时,尖叫了一声:“啊,是黑寡妇!”


黑寡妇,是最不吉利蛰人极痛的蜂类。


那贵妇一下子跳起来,将手背处的黑寡妇狠狠甩开。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人的大叫声:“黑寡妇,好多黑寡妇。”


“是楚大小姐引来的,快叫她停下来。”


“啊啊……快走开,快走开!”大批黑寡妇飞入院内,群攻身上散发着百花香气的楚姚雪。


楚姚雪因为驱赶萦绕于周身的黑寡妇,不小心扯掉了自己脸上的面纱,露出了红肿的嘴巴。


五岁孩童顿时指着楚姚雪道:“她的嘴巴被蜜蜂蛰肿了。”


众人听到孩童的声音,一边赶黑蜂,一边看向楚姚雪的方向。


那黑蜂才刚刚入院,楚姚雪的嘴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蛰肿了。


这分明就是戒尺刑罚而成。


“快,大家往屋里躲。”有人机灵,抱着孩子跑入旁边的厢房。


院里的人四处乱蹿,走地快的很快脱离现场。


可楚姚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一批一批黑蜂,前扑后涌围着楚姚雪,“嗡嗡嗡”的蜂群声,在院里震耳欲聋。


楚姚雪只觉得浑身上下快痛死了,哪里还顾得着自己脸上的形容。


她面目狰狞,张牙舞爪的尖叫:“娘,救命,啊……快走开,走开……”


林氏早已坐不住了,她吩咐身旁的怜嬷嬷道:“快救大小姐,快!”


听说黑寡妇的毒针很毒,万一姚雪的脸被毁了……


林氏可不敢想,上哪再去找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儿。


墨鸿祯抢在下人救楚姚雪之前,先脱去外袍,飞上舞台。


他甩动外袍,想以此驱走楚姚雪身上的黑寡妇,谁知那些黑蜂连他也一块攻击。


一开始一小片,最后成群成片附上他的身体。


楚姚雪与墨鸿祯抱成一团,这下更多人慌了。


“快救太子殿下!”


几名宫中侍卫,冲上舞台。


与此同时,一名手里拿着叫花鸡的圆脸少年,另一只手里拎着刚从茅坑里“掏”出来的fen。


径直走上舞台,把fen泼向了楚姚雪与墨鸿祯的方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