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霍司砚温知羽

霍司砚温知羽

霍司砚温知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霍司砚温知羽的书名叫《霍司砚温知羽》,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温知羽有些难过。她不是没有想过报复顾长卿,可是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撼动不了他分毫,再说她要照顾阮姨,阮姨这辈子没有吃过苦的……温知羽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四点时,手机忽然响了。她以为是骚扰信息,拿过来想删掉,一看却怔住。竟是霍司砚发的一条微信。【睡了没有?】他还附了一张照片,应该是在他高级公寓的露台拍的,角度俯视B市最繁华街道的夜景,而栏杆处放着一个高脚杯,透明杯身映着夜晚灯光,流光溢彩。

主角:霍司砚温知羽   更新:2022-09-10 1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司砚温知羽的其他类型小说《霍司砚温知羽》,由网络作家“霍司砚温知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霍司砚温知羽的书名叫《霍司砚温知羽》,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温知羽有些难过。她不是没有想过报复顾长卿,可是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撼动不了他分毫,再说她要照顾阮姨,阮姨这辈子没有吃过苦的……温知羽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四点时,手机忽然响了。她以为是骚扰信息,拿过来想删掉,一看却怔住。竟是霍司砚发的一条微信。【睡了没有?】他还附了一张照片,应该是在他高级公寓的露台拍的,角度俯视B市最繁华街道的夜景,而栏杆处放着一个高脚杯,透明杯身映着夜晚灯光,流光溢彩。

《霍司砚温知羽》精彩片段

温知羽上楼。


走到二楼时,她又忍不住朝楼下看去。


霍司砚的车仍停在那儿,名贵的金色欧陆和老旧小区格格不入,这地方更不是霍司砚这样身份的人该来的。


温知羽想,霍律师该出现在名流酒会上。


今晚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就像是生命中投下的一抹涟漪,睡一觉就该忘了。


温知羽不敢再看,快步上楼。


霍司砚看着顶楼的灯光亮起,这才将车开走。他却不知道,暗处停了一辆黑色跑车,车主人在楼下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


——霍司砚跟温知羽在车里抱了多久,顾长卿就在楼下等了多久!


顾长卿一袭黑衣从车内出来,黑色车子黑色衣服,衬得他的面孔更为白皙俊美,他轻靠在车身上低头点了支香烟。


薄薄烟雾轻轻吐出,又快速被黑夜撕碎。


方才的一切,他都看见了。


顾长卿嗤笑一声。


呵!才这点时间,温知羽就喜欢上了霍司砚?她不是最喜欢他顾长卿的么?


顾长卿盯着楼上灯光,拨了个电话出去。


“可以动手了!”


吩咐完他挂了电话,冷冷一笑:“温知羽,这是你自找的!”


……


温知羽回家才开了灯,阮姨就穿着睡衣从卧室里出来。


“怎么这么晚?”阮姨语气带了责备。


温知羽给自己倒了杯凉水,咬了下唇还是决定不说:“错过末班公交,迟了点儿。”


阮姨看了她好一会儿:“我给你热点儿夜宵。”


温知羽总觉得阮姨知道些什么,可是她又不好解释,毕竟她跟霍司砚之间什么也不是,更不会有未来。


约莫五分钟阮姨端了碗面出来,放在小餐桌上叫温知羽过来吃。


温知羽确实饿了,小声说:“谢谢阮姨。”


阮姨就坐到她对面,支着下巴看着她,温知羽被看得不自在:“怎么了阮姨?”


她问,阮姨像是憋了很久的样子,问:“是那个姓霍的律师送你回来的吧?你和他……还有来往?”


温知羽嗯了一声:“平平常常地往来,以后可能不会见面了。”


阮姨略有些失落。


一方面是为了温伯言,另一方面也是为温知羽。


温知羽四年感情喂了顾长卿那条白眼狼,在她心里是很希望温知羽找个比顾长卿更优秀的男人,狠狠将顾长卿比下去。


可惜……


温知羽知道阮姨心思,她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说:“您忘了,霍律师和顾长卿早晚是亲戚,我根本想都不敢想。”


阮姨轻轻叹气,她又说:“那也不能将你带出去,一口饭也不给你吃!你身上还一股烟味儿……”


温知羽正喝着水,呛到了!


她尴尬无比。


回到房间,温知羽洗了澡躺在床上,她总睡不着有些胡思乱想。她想着阮姨的态度,阮姨似乎接受了爸爸要蹲两年的结局。


温知羽有些难过。


她不是没有想过报复顾长卿,可是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根本撼动不了他分毫,再说她要照顾阮姨,阮姨这辈子没有吃过苦的……


温知羽翻来覆去睡不着。


凌晨四点时,手机忽然响了。


她以为是骚扰信息,拿过来想删掉,一看却怔住。


竟是霍司砚发的一条微信。


【睡了没有?】


他还附了一张照片,应该是在他高级公寓的露台拍的,角度俯视B市最繁华街道的夜景,而栏杆处放着一个高脚杯,透明杯身映着夜晚灯光,流光溢彩。



温知羽有被轻轻撩到。


她细长手指在手机上轻轻抚摸,犹豫再三还是没有立即发微信,而是在半小时后发过去。


【抱歉霍律师,我睡着了。】


那边,霍司砚手里握着一杯酒,看见温知羽的消息后很轻地笑了一下。


——温老师的矜持,有一点点可爱。


他没有再回,只是慢慢地啜着高脚杯里的红酒。


接下来几天霍司砚没再出现,但是偶尔会给温知羽发条微信,有时是一张照片又或者是一两句话,语句慵懒却透着成熟男人特有的味儿。


温知羽并不会次次回复。


但他们之间的暧昧,彼此心知肚明。


这天清早,温知羽在上班的路上接到霍司砚的电话。


她犹豫了一下接起:“霍律师?”


霍司砚坐在车里,膝上放着一份文件,赫然就是温伯言案子的文件。


霍司砚想起昨晚向姜铭律师拿的时候,姜律师意味深长地笑笑,说:“司砚你怎么改主意了?因为温老师?我看着温老师很不错,姜锐就很喜欢她……”


当时霍司砚淡笑,让姜铭先不要跟温知羽说。


他说还要再想想。


此时霍司砚轻轻翻动文件,对那边的温知羽说:“我要出差一周!等回来时……见一面吧!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温知羽猜不出,但她心里知道跟霍司砚打好关系,没有坏处。


她轻声说好。


霍司砚心头忽然就软了下,他压低嗓音像情|人一样呢喃:“怎么这么乖这么软?知不知道这样会被男人欺负?”


温知羽面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霍司砚笑笑,放过她。


挂了电话,他又拿着文件看了好久……做出这个决定并非单纯一场交易,当中夹杂着对温知羽的怜惜,他想就当是对她的补偿好了。


*


那边的温知羽放下手机,她猜测着霍司砚一周后要跟自己说的事情。


她胡思乱想,差点儿坐过站。


匆匆赶到音乐中心,打卡时同事们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


温知羽不明所以,最后还是和她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同事悄悄告诉她:“温知羽,你在外面兼职的事情被总监知道了,等会儿应该会找你谈!……我听说是丁橙告得密,你和她同时进咱们这里,你教得好,优质学员都跑你这儿学,她不高兴很久了这次总算是抓到机会了。”


温知羽怔了一下。


同事又低声说了许多,类似于她现在困难,大家能理解云云。


这时,黎总监的助理过来,客气地请温知羽过去。


温知羽跟着她来到二楼总监室,助理敲了门:“黎总监,温老师过来了。”


“进来。”一道女性声音传过来。


温知羽找开门进去。


黎总监是个40出头的女性,精明能干。此时她坐在办公桌后低头看文件,温知羽进来,她示意温知羽坐下。


温知羽想解释,黎总监做了个手势打断她:“确实是丁橙跟我告得密,但我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你家里有困难!但是温知羽,从昨天起就陆续有家长知道你在外面兼职的消息,要换掉你的声浪很大,我一天接到几十个电话!……你也知道,在我们这个音乐中心学琴的孩子,背景非富即贵,别说我就是王总也得罪不起这帮人。”


她说到这份上,温知羽自然懂了。


她不想为难向来对她照顾有加的总监,更不能厚着脸皮不走。温知羽轻轻摘下工作牌放到桌上,轻声说:“谢谢这几年您对我的照顾。”



黎总监有些恨铁不成钢。


她吐出一口气说:“你知道你离开音乐中心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你手里握着这么多优质生源,有多少人眼红?”


温知羽知道!


可是她又能怎么样呢?她只能哽咽着向提携自己的前辈道歉。


黎总监烦躁极了。


她点了支细长的女士烟,抽了半根后抬眼说:“温知羽,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温知羽沉重点了下头。


她知道凭丁橙掀不起风浪,这当中必定有顾长卿的手笔!她真的想知道,顾长卿为了对付她还能使出多少手段?


黎总监将烟熄了,她还是觉得可惜:“为了安抚那些家长,温知羽你只能先离开音乐中心,以后有机会……我再捞你回来。”


话虽这样说,但她们都知道经过这样的风波温知羽再想在业内站起来,谈何容易?


温知羽走出黎总监的办公室,面色刷白!


收拾东西时,其他同事都很同情,只有丁橙阴阳怪气:“温知羽,你该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啊!别仗着你是黎总面前红人就明知故犯,这下好了……在业内名声臭了!以后谁还敢找你教导钢琴?”


温知羽深吸了口气,冷冷地说:“你和顾长卿合作的吧?丁橙,你跟顾长卿那样的人合作,你就不怕最后被吃得皮|肉不剩?”


丁橙凑近她,嘲弄笑笑。


她压低声音开口:“温知羽你以为我是你?告诉你……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呢!早在你和顾长卿在一起时我和他就约过,懂意思吧?”


丁橙一字一顿地说:“我-和-他-做-过!”


温知羽听了一阵反胃!


她对顾长卿厌恶至极,面前的丁橙却还沾沾自喜,温知羽冷着一张脸说:“那恭喜你了!”


她抱起纸箱就要离开,丁橙却一把扯住她的手臂。


她不让温知羽走!


温知羽的反应不够!远远不够!


凭什么!凭什么温知羽生来就顺风顺水拥有一切——


黎总监的赏识!顾长卿女朋友的身份!


而她丁橙努力了那么久,始终处于温知羽下方,是她比不上温知羽吗?不,是因为她出身不好,她来自小城市,多多少少被人看不起!


现在,她终于将温知羽踩在了脚底!


丁橙得意地说:“知道顾长卿为什么不碰你吗?因为温知羽你总是一副矜持的木头模样,男人看了就没有胃口。”


温知羽垂眸冷笑:“那我祝你和顾长卿天长地久!”


说完,她用力推开丁橙,快步离开。


丁橙气得脸色发青!但随即她又得意起来:温知羽现在没有了家世、没有了事业,犹如丧家之犬,还有什么值得她嫉妒的?


丁橙心情很好地坐下,她发了条微信出去。


【我买了套黑色真丝睡衣,你过来……我穿给你看?】


信息发出去,约莫两个小时男人才回,也很冷淡。


【最近很忙!没事别发信息给我!】


丁橙有些委屈,但又有些甜蜜……她深信自己能拿捏得住顾长卿,他对霍明珠那位大小姐不过就是利用,只有她丁橙才留得住他的心。



顾时允订婚这晚,温知羽在酒吧喝得酩汀大醉。


    她认错人,在幽暗过道抱住一个极品帅哥,同他疯狂接吻。


    一吻过后,双方感觉都不错。极品帅哥低头凝视怀中女人,声音暗哑性感:“玩真的?”


    温知羽清醒了些,认出眼前男人。


    ,国内首席大律师、名下产业无数,妥妥的都市精英男。


    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顾时允未来的大舅子。


    温知羽退怯了。


    但她随即又想,顾时允能劈腿绿了她,她为什么不能放纵享受?


    温知羽非但没有挣开,反而搂紧了霍司砚。


    她生得好看,身材更是一流。


    霍司砚不轻易冲动的人,也愿意和她来段露水姻缘。


    他搂着她纤细腰身,高挺鼻梁同她相抵,斟酌了一下问:“换个地方?”


    温知羽未经人事,但她装作老练的样子,贴着男人耳根吐气如兰:“我没试过这儿。”


    霍司砚皱眉。


    这女人竟是资深玩家!


    外表清清纯纯的,真看不出来。


    但不过是身体上的欢愉罢了,他也没有那么在意,于是重新低头吻住女人。


    他们像是都市许多食色男女一般,急不可耐。


    温知羽总归喝了酒,被男人吻了一会儿就有些意乱晴迷。她靠在男人肩头,猫儿一样轻喃:“顾时允……”


    一切嘎然而止。


    

松开女人,他靠在过道墙壁上,低头点了支香烟。


    他玩味注视她。


    顾时允……


    真有意思!面前女人竟是他未来妹夫的前女友。


    温知羽无措,她猜出霍司砚应该调查过她。


    霍司砚掸了下烟灰,很随意地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吧?和我接吻时什么心理?想睡了我狠狠恶心顾时允一把?”


    温知羽没法否认。


    霍司砚太有名了,若她说不认识未免太虚伪。她只能低头道歉:“对不起霍先生,打扰了。”


    她要走,霍司砚也没有拦着。


    这在这时,温知羽的手机响了,是阮姨打过来的电话。


    “温知羽你快回来,家里出事了。”


    温知羽追问,但阮姨说不清楚只让她快回去。


    挂了电话,温知羽双腿发软,她再次向霍司砚道歉:“霍先生,对不起。”


    她是有眼色的,对方的身份她得罪不起。


    霍司砚深深注视她。


    他站直了身体,将一件外套扔给她:“披上,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有矫情,轻声道谢上了他的车。


    霍司砚开的是一辆宾利欧陆,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温知羽偶尔会看他。


    霍司砚侧颜完美,五官轮廓分明,身上衬衫看不出品牌但很矜贵。


    温知羽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


    到了地方停了车,霍司砚侧头看她,目光在她修长白皙的小腿流连片刻,尔后,他从前面的置物柜取了张名片递给温知羽。


    成年男女那档子事情,稍稍想想就能心领神会。


    温知羽想不到在知道身份后,他还想同自己发生关系。


    她拒绝了。


    她轻声说:“霍律师,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就在这时,温知羽手机轻响一声。


    她以为是阮姨,拿出来一看,竟是顾时允发来的微信。


    【温知羽,你在哪?】


    霍司砚也看见了,很轻地笑了一下:“温小姐挺长情的!”


    温知羽有些难堪,她想解释。


    霍司砚却风度翩翩地下车替她打开车门,温知羽只得下车,却忘了还他外套。


    霍司砚坐回车上,对这一场未遂的艳遇并没有多少怀念。


    温知羽很美,但他身边从不缺少主动追求他的美丽女人。




温知羽才进屋,就见阮姨坐在沙发上发呆。


    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


    温知羽四处看了看,不由自主地问:“阮姨出什么事儿了,爸呢?”


    阮姨是温爸爸第二任妻子。


    听到温知羽问话,阮姨忍不住痛骂。


    “顾时允这个白眼狼,他太狠了!”


    “前几年顾氏低谷你待他不离不弃,现在他缓过劲儿甩了你不说,还要将你爸爸送到牢里,你爸爸现在看守所。”


    “温知羽,我早说顾时允不适合你,你偏不听。”


    ……


    阮姨不停抱怨。


    温知羽怔忡片刻,说:“阮姨您别急,我……问问顾时允。”


    温知羽想,做不成夫妻总有过去情份在,顾时允不至于赶尽杀绝。


    她拨了电话,那头很快接起。


    温知羽放低姿态:“顾时允我们已经分手了,我求你不要牵怒我爸爸。”


    顾时允嗤笑。


    他说:“那么一笔亏空,总得有人负责。”


    温知羽还想求情。


    顾时允话锋一转:“还有一条路,就看你愿不愿意!温知羽,只要你跟我五年,我就放过温叔。”


    温知羽怔住。


    她没想到顾时允能恬不知耻到这种地步,前途靠山他要,她的身体他也想占有!


    温知羽气到颤抖:“顾时允,你真让我恶心!”


    顾时允不在意地笑笑:“我是什么人,你不是早就知道?”


    温知羽咬紧牙关。


    她说:“我不会当你晴妇!顾时允,你休想!”


    顾时允轻呵出声,“那就准备给温叔请律师吧!温知羽,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么大的数目至少判十年。”


    温知羽冷笑:“我会请最好的律师!”


    “你是说霍司砚?”顾时允从容笑笑:“温知羽你忘了他是我未来大舅子,他会帮你打官司?”


    温知羽从头凉到脚!


    顾时允轻轻丢下一句话:“温知羽,我等你求我!”


    ……


    温知羽才挂上电话,阮姨痛骂出声。


    “王八蛋!”


    “他作梦呢!我们家就是死绝也不会送你给他糟蹋。”


    阮姨说着说着就落泪了:“那位霍律师是这白眼狼的大舅子,我们怎么请得到?温知羽,你想想办法。”


    温知羽垂眸。


    过了片刻,她低声开口:“我和这位霍律师有一面之缘,我试试看。”


    阮姨是女人,敏感得很。


    她闻到温知羽身上酒味,再看到她身上披着的男性外套,就猜到发生什么了。


    阮姨没有挑破。


    *


    温知羽想要见霍司砚并不容易。


    “杰英”律师事务所大厅,前台小姐客气疏离:“对不起小姐,没有预约我不能放您上去。”


    温知羽后悔昨晚没有收下名片。


    她问:“我现在预约的话,什么时候能见到霍律师?”


    前台小姐查了一下:“最快也得半个月。”


    温知羽不禁有些着急。


    就在这时,大厅拐角处电梯门开了,里面走出一对男女。


    男人正是霍司砚。


    他一袭黑白经典西装,衣冠楚楚,十足精英模样。


    女人身材火辣、30出头的贵妇。


    霍司砚一出电梯就看见温知羽了,但他却像不认识她一般,径自送客户到门口。


    他拿捏着分寸,同女人握手道别。


    女人声音千娇百媚:“霍律师这次多亏了你,不然我怎么可能顺利离婚分到财产!你都不知道,他有了新欢后对我有多抠门……”


    霍司砚淡淡一笑:“应该做的。”


    女人发动攻势:“霍律师,晚上喝一杯?”


    温知羽目光落在女人身上,觉得这身材条件,一般男人拒绝不了。


    霍司砚不是一般男人。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委婉拒绝:“真不巧,晚上有个约会。”


    那女人也识趣,知道这位霍律师是看不上自己。


    她妩媚道别,上车离开。


    霍司砚送完客户,特意在前台那儿停了一下。


    他看着温知羽说:“改主意了?”

温知羽一愣。


    随即她脸烫得要命,提起手中纸袋:“我过来还霍律师的外套。”


    霍司砚伸手接过。


    他矜持了点了下头,“麻烦你了。”


    说完,他就径自走向电梯,一句废话也没有。


    温知羽急了,她跟上他的脚步:“霍律师,我想求您……”


    霍司砚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开,温知羽厚着脸皮跟着进去。


    霍司砚斜睨她一眼。


    他对着镜子整理衬衫,语气淡淡的:“我不会接你的案子。”


    温知羽手脚冰凉。


    看来,霍司砚已经知道她家的事情!


    她轻声问:“顾时允跟你打过招呼?”


    霍司砚在镜子里与她对视,很淡地笑了笑:“他没那么大的面子!温小姐,我只是喜欢公私分明。”


    温知羽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跟他来一段刺激,他欢迎,但若是涉及公事就免谈。


    她有些难堪。


    霍司砚并不勉强她。


    温知羽虽然生在他的审美上,但不足以让他破例。再说大白天的,他兴致也没有那么好。


    简短几句话,电梯到了28层。


    霍司砚的秘书等在门口,她见到温知羽有些惊讶,但多年素养让她并未失态,仍是恭敬地说:“霍律师,马先生已经到了。”


    霍司砚将手提袋丢给秘书,交待:“送去干洗。”


    秘书识趣先行离开。


    霍司砚低头刷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漫不经心地对温知羽说:“你找其他律师吧!……还有,女人的腰带还是别太松!”


    他说完,就走出电梯。


    温知羽觉得他虚伪又闷骚!


    ……


    温知羽被霍司砚拒绝,她想尽办法也见不到人。


    家里阮姨越发着急,不停发着牢骚,温知羽压力很大,她约了大学同学白薇见面。


    白薇毕业就结婚了,嫁的是B市一个富二代,交际挺广。


    温知羽请白薇帮她想想办法。


    两人约在咖啡厅里见面,温知羽把事情说了一遍。


    白薇大骂顾时允,解完气,她眼睛一转:“那晚你真和霍司砚差点擦枪走火了?”


    温知羽脸红,轻轻搅着咖啡。


    白薇压低声音:“温知羽你可以啊!霍司砚眼光出了名的高,鲜少有绯闻的。”


    温知羽苦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我也不会麻烦你。”


    霍司砚在那个圈子里权势很大,白薇帮她,很容易得罪人。


    白薇挺仗义,她用了些人脉拿到霍司砚的行程。


    *


    周六下午三点,霍司砚约了人在俱乐部打高尔夫。


    温知羽跟着白薇夫妻过去,意外看见顾时允也在。


    温知羽呆了一下。


    白薇狠掐了自家老公一下,埋怨:“你不打听清楚,顾时允在这里温知羽怎么放得开?”


    白薇老公认真道歉:“温知羽对不住啊!怪我没打听清楚。”


    温知羽才要说话,霍司砚已经看见他们了。


    他着一身白色休闲装,身高卓然、五官英挺……在人群中有众星捧月之感。


    和事务所一样,霍司砚装作不认识温知羽,只同白薇老公打了个招呼。


    白薇老公受宠若惊,赔着笑脸。


    这时,霍司砚像是才注意到温知羽。


    温知羽原本皮肤就好,今天又特意穿得清凉。


    白色宽松T,浅灰运动短裤。


    茶色微卷长发扎了个丸子头,清新中又多一分妩媚。


    霍司砚的目光掠过温知羽白皙修长的腿,漫不经心地说:“这位没见过……”




温知羽一愣。


    随即她脸烫得要命,提起手中纸袋:“我过来还霍律师的外套。”


    霍司砚伸手接过。


    他矜持了点了下头,“麻烦你了。”


    说完,他就径自走向电梯,一句废话也没有。


    温知羽急了,她跟上他的脚步:“霍律师,我想求您……”


    霍司砚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开,温知羽厚着脸皮跟着进去。


    霍司砚斜睨她一眼。


    他对着镜子整理衬衫,语气淡淡的:“我不会接你的案子。”


    温知羽手脚冰凉。


    看来,霍司砚已经知道她家的事情!


    她轻声问:“顾时允跟你打过招呼?”


    霍司砚在镜子里与她对视,很淡地笑了笑:“他没那么大的面子!温小姐,我只是喜欢公私分明。”


    温知羽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跟他来一段刺激,他欢迎,但若是涉及公事就免谈。


    她有些难堪。


    霍司砚并不勉强她。


    温知羽虽然生在他的审美上,但不足以让他破例。再说大白天的,他兴致也没有那么好。


    简短几句话,电梯到了28层。


    霍司砚的秘书等在门口,她见到温知羽有些惊讶,但多年素养让她并未失态,仍是恭敬地说:“霍律师,马先生已经到了。”


    霍司砚将手提袋丢给秘书,交待:“送去干洗。”


    秘书识趣先行离开。


    霍司砚低头刷着手机上的信息,一边漫不经心地对温知羽说:“你找其他律师吧!……还有,女人的腰带还是别太松!”


    他说完,就走出电梯。


    温知羽觉得他虚伪又闷骚!


    ……


    温知羽被霍司砚拒绝,她想尽办法也见不到人。


    家里阮姨越发着急,不停发着牢骚,温知羽压力很大,她约了大学同学白薇见面。


    白薇毕业就结婚了,嫁的是B市一个富二代,交际挺广。


    温知羽请白薇帮她想想办法。


    两人约在咖啡厅里见面,温知羽把事情说了一遍。


    白薇大骂顾时允,解完气,她眼睛一转:“那晚你真和霍司砚差点擦枪走火了?”


    温知羽脸红,轻轻搅着咖啡。


    白薇压低声音:“温知羽你可以啊!霍司砚眼光出了名的高,鲜少有绯闻的。”


    温知羽苦笑:“我也是没有办法了,不然我也不会麻烦你。”


    霍司砚在那个圈子里权势很大,白薇帮她,很容易得罪人。


    白薇挺仗义,她用了些人脉拿到霍司砚的行程。


    *


    周六下午三点,霍司砚约了人在俱乐部打高尔夫。


    温知羽跟着白薇夫妻过去,意外看见顾时允也在。


    温知羽呆了一下。


    白薇狠掐了自家老公一下,埋怨:“你不打听清楚,顾时允在这里温知羽怎么放得开?”


    白薇老公认真道歉:“温知羽对不住啊!怪我没打听清楚。”


    温知羽才要说话,霍司砚已经看见他们了。


    他着一身白色休闲装,身高卓然、五官英挺……在人群中有众星捧月之感。


    和事务所一样,霍司砚装作不认识温知羽,只同白薇老公打了个招呼。


    白薇老公受宠若惊,赔着笑脸。


    这时,霍司砚像是才注意到温知羽。


    温知羽原本皮肤就好,今天又特意穿得清凉。


    白色宽松T,浅灰运动短裤。


    茶色微卷长发扎了个丸子头,清新中又多一分妩媚。


    霍司砚的目光掠过温知羽白皙修长的腿,漫不经心地说:“这位没见过……”


霍司砚装,白薇老公识趣儿配合:“白薇的大学同学温知羽,才女,钢琴老师来着。”


    霍司砚轻笑一声:“原来是温老师!”


    他看似和善伸出手掌。


    四周,那些出身显贵的男人们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也有些艳羡!他们都看得出这位漂亮的温老师是冲着霍司砚来的。


    有人起哄:“霍律师好福气。”


    温知羽毕竟面皮薄,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她颇有些羞涩地伸手。


    柔软手掌被握住。


    霍司砚一握即放,嘴角勾着迷人微笑:“温老师,打一局?”


    说完,他便朝着球场走去,有种不容她拒绝的意思。


    温知羽只得跟过去。


    身后,顾时允握着高尔夫球杆,一脸阴沉。


    ……


    霍司砚心情很好,温知羽说不会他也不恼。


    “我教你!”


    这话一说,旁人便知霍司砚的意思,于是眼神就更暖昧起来。


    温知羽并不傻,霍司砚跟自己亲近,只说明一件事情——


    他不喜欢顾时允!


    温知羽站在霍司砚前面,由着他从身后抱住自己。她穿的运动短裤,露出一大截白皙腿儿紧贴在他身上,甚至,她还能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源。


    温知羽脸热得不像话。


    “温老师,专心点儿!”霍司砚薄唇贴在她耳边呢喃,特像情人间的喃语。


    温知羽一怔。


    霍司砚已经握住她的手,挥出一杆。


    四周响起鼓掌声,那些人的马屁肉麻至极。


    “霍律师和温老师配合得真好。”


    “是霍律师带得好!”


    “霍律师再挥一杆,就要进洞了。”


    ……


    男人们习惯这样说话,并不觉得怎么样。


    温知羽面色带着淡红。


    霍司砚抵着她柔嫩耳根,轻笑:“温老师,我们再来一杆?”


    他技术好,果真一杆进洞。


    四周又是鼓掌声,霍司砚英挺面容迷人,意气风发。


    温知羽身体一阵悸动。


    今天,明明是她存心勾引,却被他肆意摆布。


    她有种直觉,若是霍司砚想撩骚,百分之95的女人都抵挡不住,只不过是他这样身份的男人,不轻易自降身份罢了。


    温知羽被他抱在怀里,又进了好几球。


    中场休息时,温知羽坐在霍司砚身边。他倒未同她多说话,大多跟旁人谈谈生意上的事情,偶尔也涉及法务方面。


    温知羽很是讨好。


    递饮料,拿毛巾……霍司砚自自然然接受。


    白薇觉得有戏。


    她拉着温知羽进洗手间,说悄悄话:“真看不出来霍律师这么闷骚!从前聚会见过几次,正正经经的样子。”


    白薇怕温知羽玩火自焚陷进去,因为以霍司砚的身份不大可能会娶温知羽,再说他们中间还夹着一个顾时允。


    温知羽看得透彻,她轻声说:“最多是身体上的事儿,我不至于那么天真。”


    白薇放了心。


    两人正要出去,顾时允推门进来。他一进来就推着温知羽将她抵在墙壁上,面色阴沉。


    白薇急了,伸手拉他:“顾时允你想干什么?”


    顾时允伸手一挡,就将白薇推了出去。


    门被反锁上。


    外头,白薇拼命拍着门板,压着声音骂:“顾时允你这个王八蛋,你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这种小儿科,顾时允根本不在乎。


    他若不心狠,怎会舍得甩了温知羽又赶尽杀绝?



===第5章 你和他有过几次===


从头到尾,温知羽都没有反手之力,正如他们那段消逝的感情。


    她看着顾时允,眼里只剩下了恨意。


    顾时允松开她,嗤笑:“想要傍上霍司砚?你有那个能耐?圈子里都知道他眼光高,不轻易跟女人沾染。再说……温知羽你被亲一下都僵硬得要死、男人脱你衣服,你受得了?”


    温知羽不想看他那张脸。


    她垂眸:“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顾时允居高临下注视她,声音阴柔:“还是你根本忘不了我,故意接近霍司砚在我面前晃,你以为我会在意?”


    温知羽被恶心到了,她抬眼看他:“顾时允,如果不是你陷害我爸爸,你娶霍明珠、李明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自作多情!”


    顾时允盯住她。


    温知羽逼自己和他对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软弱。


    许久,顾时允嘴角带着嘲弄:“温知羽,你会愿意跟我的!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他就打开门离开。


    豪华木门“哐”一声,晃来晃去……温知羽腿软,她侧头靠在墙壁上,眼角缓缓滑下眼泪。


    顾时允他真狠!


    四年感情,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却换来他的背叛!


    到现在温知羽才明白,顾时允同她在一起只想玩弄她,他从未想过娶她!


    而她,却时时幻想他们的婚礼。


    温知羽流着眼泪,自嘲地笑了。


    ……


    “温知羽。”


    耳边,传来白薇的声音。


    温知羽擦掉眼泪,抬眼,随即她呆了呆。


    门外,除了白薇和她老公,还有霍司砚。


    霍司砚换了一身衣服,深蓝衬衫,铁灰色西裤,很商务的装扮。


    白薇很担心温知羽,但她对顾时允只字未提,反而解释:“突然下雨了,暂时打不了球。”


    她老公也附和:“是啊是啊!改天再约吧……霍律师,要不您送一送温知羽,我和白薇正巧有点事儿。”


    霍司砚瞧着温知羽和她眼角那抹红,眼神晦暗不明。


    片刻,他淡声开口:“举手之劳。”


    白薇松了口气,同时又心疼温知羽。


    温知羽没得选择,她跟着霍司砚离开。


    外头果真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停车场是露天的,霍司砚去拿车。


    片刻,一辆金色欧陆缓缓开到温知羽面前,温知羽手里没伞,她也没有胆子让霍司砚下车接她。


    几步距离,她衣服湿了大半。


    坐到车上她有些不安,怕霍司砚会不高兴。


    霍司砚侧头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发动车子。


    这所俱乐部在半山腰,车子绕了几个圈才到山底,车内开了冷气,不一会儿温知羽就冷得直哆嗦,唇色也变得苍白。


    等待红灯时,霍司砚拿了件外套扔给她,“穿上。”


    温知羽轻声道谢。


    她披上他的外套顿时暖和不少,霍司砚却没关掉冷气,他一直注视前方路况。


    暴雨天气,交通很堵,跳了几个绿灯车都没挪动。


    霍司砚从置物柜里取出一包烟,抽了一支低头点上,他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像是很随意地问:“跟了顾时允多长时间?”


    温知羽怔了一下。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了:“四年。”


    霍司砚有些意外,目光掠过她修长白皙的腿,眸中多了分欲色。


    他挪了下身体,漫不经心的样子:“睡过几次?”

霍司砚问得直接,温知羽有些难堪。


    事实上,她从未和顾时允做过!


    她和顾时允在一起时,最多就是一个浅吻,再无其他!


    温知羽沉默良久。


    霍司砚没有追问,他慢慢吸完一支香烟,正巧车阵挪动了。


    他将车停到路边。


    温知羽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细微声响,他解开了她的安全扣。


    接着,她被抱到他的腿上。


    外套剥开,里面的身子穿得清清凉凉,衣服又是半湿、很快就将他铁灰色西裤晕染得颜色深了一片,光是看着就觉得淫|靡。


    外面,狂风大雨。


    车挡玻璃前,雨刷有节奏左右摆动……车内情景,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温知羽被迫趴在男人身上,同男人接吻。


    霍司砚技术很好,三两下就让温知羽缴了械、投了降,她迷迷蒙蒙地倒在男人怀里,被他为所欲为。


    偶尔睁开眼,她看见车窗上自己的浪荡样子,也暗暗吃惊。


    这样放|荡的女人,是自己么?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霍司砚这样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在车内解决,他抵着她小巧的嘴角,嗓音暗哑地问:“旁边有一家高档民宿,去那儿过夜?”


    温知羽清醒了点儿。


    她虽被吻得晕头转向,但还是分得清的,目前为止霍司砚只想同自己来段露水姻缘,她搂着他的脖子轻声哀求:“霍律师,等一下……”


    霍司砚没了兴致。


    他探了手又拿了支香烟点上,缓缓吸了一口后才说:“玩不起就不要玩,挺没意思的。”


    温知羽厚着脸皮,又亲了亲他。


    霍司砚没有回应,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看。


    温知羽脸红红的,她从不曾这样,只是这点儿撩拨根本不足以影响霍司砚。


    他吸了半支烟就掐掉了,声音恢复了冷淡:“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脸再坐他腿上,只得慢慢挪开。


    男女那档子事儿,成年男女都明白,进行到一半急刹车谁也不好过。


    霍司砚盯着她的脸,呼吸炽了些。


    温知羽重新坐到副驾驶,她没有再披他的外套,轻轻扭过头看着车窗外头。


    她明白她这样儿的,根本影响不了霍司砚。


    她多少带了些绝望。


    接下来的时间,车内一阵静默,谁也没有说话。


    霍司砚将她送到家,雨停了。他没有下车帮她开车门,只是矜持地冲她点了下头。


    温知羽不想放弃:“霍律师,加个微信?”


    霍司砚拒绝了,但他想了想就温和开口:“你找姜铭姜律师吧,他在业界也很有名。”


    说完,他倾身在置物柜里挑了张名片出来:“姜律师的联系方式。”


    名片递到温知羽指尖,彼此体温熨烫了一下。


    温知羽失神抬眼。


    面前是霍司砚放大的俊颜,他样貌极好看,此时又收了脾气。


    温知羽心悸了下。


    霍司砚却直接越过她替她打开车门,并淡声说:“温老师,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温知羽再厚的脸皮,也没有办法再赖在车上。


    她下了车,车门才关上,霍司砚立即将车开走了。


    温知羽站在暗夜里,全身泛起冰冰的冷意……

温知羽回家。


    阮姨正在烧香,见她回来眼里升起希望。


    温知羽苍白着脸,摇了摇头。


    阮姨失望,想责备几句但终究还是心软,只说了句:“衣服都湿了,去洗个澡,别着凉了。”


    温知羽点头。


    她洗了澡又吃了药,但还是感冒了,头晕晕的。


    半夜12点,白薇打来电话,迫不及待想知道结果。


    温知羽哑着声音说了一遍。


    白薇目瞪口呆:“霍司砚是柳下惠转世吧?都抱在一起亲成那样儿了,他都忍得住?温知羽……会不会是他身体有毛病?”


    温知羽轻声说:“不会,我感觉挺正常的!”


    白薇放了心,她又鼓励温知羽:“只要他身体上没病,就不信拿不下他。”


    温知羽苦笑。


    她心里清楚,除非霍司砚想要,否则自己勾引不了他。


    和白薇聊了半响,挂了电话后她继续睡觉。醒来时已经是次日中午,阮姨不在家,屋子里静悄悄的。


    温知羽觉得更难受了,一量体温,竟到了39度5。


    她撑着起来吃了点东西,打车去了医院。


    医院人多,排了一个小时才叫到号,医生给她开了点滴。


    温知羽挂上点滴时,已经是下午三点。


    她奔波多日实在疲惫不堪,半个小时后靠在简陋的椅子上睡着了。


    霍司砚陪母亲到医院拿药,准备离开时,正巧看见输液室的温知羽。


    温知羽睡着了。


    白皙手背扎着针管,沉睡的柔美脸蛋有些苍白,看着楚楚可怜。


    霍司砚目光多停了几秒。




从头到尾,温知羽都没有反手之力,正如他们那段消逝的感情。

她看着顾时允,眼里只剩下了恨意。

顾时允松开她,嗤笑:“想要傍上霍司砚?你有那个能耐?圈子里都知道他眼光高,不轻易跟女人沾染。再说……温知羽你被亲一下都僵硬得要死、男人脱你衣服,你受得了?”

温知羽不想看他那张脸。

她垂眸:“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顾时允居高临下注视她,声音阴柔:“还是你根本忘不了我,故意接近霍司砚在我面前晃,你以为我会在意?”

温知羽被恶心到了,她抬眼看他:“顾时允,如果不是你陷害我爸爸,你娶霍明珠、李明珠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少自作多情!”

顾时允盯住她。

温知羽逼自己和他对视,她不愿意在他面前软弱。

许久,顾时允嘴角带着嘲弄:“温知羽,你会愿意跟我的!我们拭目以待!”

说完,他就打开门离开。

豪华木门“哐”一声,晃来晃去……温知羽腿软,她侧头靠在墙壁上,眼角缓缓滑下眼泪。

顾时允他真狠!

四年感情,她为他做了那么多,却换来他的背叛!

到现在温知羽才明白,顾时允同她在一起只想玩弄她,他从未想过娶她!

而她,却时时幻想他们的婚礼。

温知羽流着眼泪,自嘲地笑了。

……

“温知羽。”

耳边,传来白薇的声音。

温知羽擦掉眼泪,抬眼,随即她呆了呆。

门外,除了白薇和她老公,还有霍司砚。

霍司砚换了一身衣服,深蓝衬衫,铁灰色西裤,很商务的装扮。

白薇很担心温知羽,但她对顾时允只字未提,反而解释:“突然下雨了,暂时打不了球。”

她老公也附和:“是啊是啊!改天再约吧……霍律师,要不您送一送温知羽,我和白薇正巧有点事儿。”

霍司砚瞧着温知羽和她眼角那抹红,眼神晦暗不明。

片刻,他淡声开口:“举手之劳。”

白薇松了口气,同时又心疼温知羽。

温知羽没得选择,她跟着霍司砚离开。

外头果真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停车场是露天的,霍司砚去拿车。

片刻,一辆金色欧陆缓缓开到温知羽面前,温知羽手里没伞,她也没有胆子让霍司砚下车接她。

几步距离,她衣服湿了大半。

坐到车上她有些不安,怕霍司砚会不高兴。

霍司砚侧头看她一眼,没说什么,发动车子。

这所俱乐部在半山腰,车子绕了几个圈才到山底,车内开了冷气,不一会儿温知羽就冷得直哆嗦,唇色也变得苍白。

等待红灯时,霍司砚拿了件外套扔给她,“穿上。”

温知羽轻声道谢。

她披上他的外套顿时暖和不少,霍司砚却没关掉冷气,他一直注视前方路况。

暴雨天气,交通很堵,跳了几个绿灯车都没挪动。

霍司砚从置物柜里取出一包烟,抽了一支低头点上,他徐徐吐出一口烟圈,像是很随意地问:“跟了顾时允多长时间?”

温知羽怔了一下。

但她还是实话实说了:“四年。”

霍司砚有些意外,目光掠过她修长白皙的腿,眸中多了分欲色。

他挪了下身体,漫不经心的样子:“睡过几次?”



顾时允订婚这晚,温知羽在酒吧喝得酩汀大醉。

她认错人,在幽暗过道抱住一个极品帅哥,同他疯狂接吻。

一吻过后,双方感觉都不错。极品帅哥低头凝视怀中女人,声音暗哑性感:“玩真的?”

温知羽清醒了些,认出眼前男人。

霍司砚,国内首席大律师、名下产业无数,妥妥的都市精英男。

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顾时允未来的大舅子。

温知羽退怯了。

但她随即又想,顾时允能劈腿绿了她,她为什么不能放纵享受?

温知羽非但没有挣开,反而搂紧了霍司砚。

她生得好看,身材更是一流。

霍绍霍不轻易冲动的人,也愿意和她来段露水姻缘。

他搂着她纤细腰身,高挺鼻梁同她相抵,斟酌了一下问:“换个地方?”

温知羽未经人事,但她装作老练的样子,贴着男人耳根吐气如兰:“我没试过这儿。”

霍司砚皱眉。

这女人竟是资深玩家!

外表清清纯纯的,真看不出来。

但不过是身体上的欢愉罢了,他也没有那么在意,于是重新低头吻住女人。

他们像是都市许多食色男女一般,急不可耐。

温知羽总归喝了酒,被男人吻了一会儿就有些意乱晴迷。她靠在男人肩头,猫儿一样轻喃:“顾时允……”

一切嘎然而止。

霍司砚松开女人,他靠在过道墙壁上,低头点了支香烟。

他玩味注视她。

顾时允……

真有意思!面前女人竟是他未来妹夫的前女友。

温知羽无措,她猜出霍司砚应该调查过她。

霍司砚掸了下烟灰,很随意地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吧?和我接吻时什么心理?想睡了我狠狠恶心顾时允一把?”

温知羽没法否认。

霍司砚太有名了,若她说不认识未免太虚伪。她只能低头道歉:“对不起霍先生,打扰了。”

她要走,霍司砚也没有拦着。

这在这时,温知羽的手机响了,是阮姨打过来的电话。

“温知羽你快回来,家里出事了。”

温知羽追问,但阮姨说不清楚只让她快回去。

挂了电话,温知羽双腿发软,她再次向霍司砚道歉:“霍先生,对不起。”

她是有眼色的,对方的身份她得罪不起。

霍司砚深深注视她。

他站直了身体,将一件外套扔给她:“披上,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有矫情,轻声道谢上了他的车。

霍绍霍开的是一辆宾利欧陆,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温知羽偶尔会看他。

霍司砚侧颜完美,五官轮廓分明,身上衬衫看不出品牌但很矜贵。

温知羽知道,这样的男人不会缺少女人。

到了地方停了车,霍司砚侧头看她,目光在她修长白皙的小腿流连片刻,尔后,他从前面的置物柜取了张名片递给温知羽。

成年男女那档子事情,稍稍想想就能心领神会。

温知羽想不到在知道身份后,他还想同自己发生关系。

她拒绝了。

她轻声说:“霍律师,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就在这时,温知羽手机轻响一声。

她以为是阮姨,拿出来一看,竟是顾时允发来的微信。

温知羽,你在哪?】

霍司砚也看见了,很轻地笑了一下:“温小姐挺长情的!”

温知羽有些难堪,她想解释。

霍司砚却风度翩翩地下车替她打开车门,温知羽只得下车,却忘了还他外套。

霍司砚坐回车上,对这一场未遂的艳遇并没有多少怀念。

温知羽很美,但他身边从不缺少主动追求他的美丽女人。


霍司砚问得直接,温知羽有些难堪。


    事实上,她从未和顾时允做过!


    她和顾时允在一起时,最多就是一个浅吻,再无其他!


    温知羽沉默良久。


    霍司砚没有追问,他慢慢吸完一支香烟,正巧车阵挪动了。


    他将车停到路边。


    温知羽还没来得及问,就听见细微声响,他解开了她的安全扣。


    接着,她被抱到他的腿上。


    外套剥开,里面的身子穿得清清凉凉,衣服又是半湿、很快就将他铁灰色西裤晕染得颜色深了一片,光是看着就觉得淫|靡。


    外面,狂风大雨。


    车挡玻璃前,雨刷有节奏左右摆动……车内情景,时而清楚时而模糊。


    温知羽被迫趴在男人身上,同男人接吻。


    霍司砚技术很好,三两下就让温知羽缴了械、投了降,她迷迷蒙蒙地倒在男人怀里,被他为所欲为。


    偶尔睁开眼,她看见车窗上自己的浪荡样子,也暗暗吃惊。


    这样放|荡的女人,是自己么?


    眼看着要擦枪走火,霍司砚这样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在车内解决,他抵着她小巧的嘴角,嗓音暗哑地问:“旁边有一家高档民宿,去那儿过夜?”


    温知羽清醒了点儿。


    她虽被吻得晕头转向,但还是分得清的,目前为止霍司砚只想同自己来段露水姻缘,她搂着他的脖子轻声哀求:“霍律师,等一下……”


    霍司砚没了兴致。


    他探了手又拿了支香烟点上,缓缓吸了一口后才说:“玩不起就不要玩,挺没意思的。”


    温知羽厚着脸皮,又亲了亲他。


    霍司砚没有回应,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看。


    温知羽脸红红的,她从不曾这样,只是这点儿撩拨根本不足以影响霍司砚。


    他吸了半支烟就掐掉了,声音恢复了冷淡:“我送你回去!”


    温知羽没脸再坐他腿上,只得慢慢挪开。


    男女那档子事儿,成年男女都明白,进行到一半急刹车谁也不好过。


    霍司砚盯着她的脸,呼吸炽了些。


    温知羽重新坐到副驾驶,她没有再披他的外套,轻轻扭过头看着车窗外头。


    她明白她这样儿的,根本影响不了霍司砚。


    她多少带了些绝望。


    接下来的时间,车内一阵静默,谁也没有说话。


    霍司砚将她送到家,雨停了。他没有下车帮她开车门,只是矜持地冲她点了下头。


    温知羽不想放弃:“霍律师,加个微信?”


    霍司砚拒绝了,但他想了想就温和开口:“你找姜铭姜律师吧,他在业界也很有名。”


    说完,他倾身在置物柜里挑了张名片出来:“姜律师的联系方式。”


    名片递到温知羽指尖,彼此体温熨烫了一下。


    温知羽失神抬眼。


    面前是霍司砚放大的俊颜,他样貌极好看,此时又收了脾气。


    温知羽心悸了下。


    霍司砚却直接越过她替她打开车门,并淡声说:“温老师,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温知羽再厚的脸皮,也没有办法再赖在车上。


    她下了车,车门才关上,霍司砚立即将车开走了。


    温知羽站在暗夜里,全身泛起冰冰的冷意……



温知羽轻垂眸子,无比清醒地说:“是他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

顾长卿并不爱她。

他只不过是接受不了依附霍家的耻辱,他想在其他方面挽回一点颜面,而她温知羽,一个曾经爱他至深的女人,便是他精准捕捉的目标。

白薇更难过了,她抱住温知羽:“咱不理他,他有精神分裂!”

温知羽轻嗯一声。

她心里已经有了打算,等爸爸的事情结束她会带着阮姨离开b市,换个地方生活。但她总归内疚难过,因为她的感情害得爸爸坐牢,害得阮姨晚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白薇安慰了许久,后来有事先走了。

等待温知羽的还有更糟的,顾长卿赶尽杀绝,温知羽兼职的地方一个一个电话过来,同她解除了合作关系,温知羽木然地点头。

最后一个电话是顾长卿打过来的,温知羽接了。谁也没有先说话,只有彼此呼吸交错在手机两端。

终于,温知羽木然开口:“顾长卿,你还想怎么样?”

他想怎么样?

顾长卿凉薄一笑:“我想怎么样,你会不知道?”

温知羽不出声,他忍不住又开口:“温知羽,你求我!你求我这一切都能解决,你现在失去的我全部加倍补偿给你,你会比从前过得更好,嗯?想想以前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

温知羽冷笑:“是我在公寓等你吃饭,你却和丁橙在滚床单的那种开心吗?”

顾长卿声音紧绷:“谁告诉你的?”

温知羽轻轻吐出几个字:“你说呢?”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呵!让他们狗咬狗好了!

那边顾长卿慢慢放下手机,黑眸里满是凌厉。

丁橙,她是活腻了!

他与她不过是春风一度、男欢女爱罢了,她还真当自己是他顾长卿的真爱,竟敢在背后嚼起舌根来!

顾长卿立即按内线,想叫秘书过来,但想不到的是丁橙耐不住寂寞竟然不请自来了,秘书挺为难地说:“顾总,我跟丁小姐说顾总您在开会。”

顾长卿拉开领带,冷声说:“让她进来。”

秘书有些意外,连忙带着丁橙过来。

丁橙是特意打扮过的,一袭紧身裙子勾勒出娇好的身材,她一来就搂住顾长卿,很善解人意的样子:“心情不好?我约你你也说没空。”

顾长卿握住她纤细的脖子,低头跟她接吻。

他吻技好又狂野,丁橙很快就软了身子,情不自禁地配合……一时间办公室里尽是男女动情的声音,让人听了脸红心跳。

情动之际,顾长卿轻揪丁橙的长发,情|人般喃语:“你将我们的事情告诉了温知羽?”

丁橙此时陷在深情中,她没有防备地轻哼出声:“长卿,提她做什么……我们继续……”

“看来是真的!”顾长卿贴着她的脸,轻轻咬了她的脸颊一下。

丁橙微愣。

她终于感觉到顾长卿的异样!他跟平时很不一样,可是她又说不出来。

就在丁橙出神之际,她的头皮一阵剧痛。

顾长卿揪着她的头发用力一摔,瞬间她的额角撞击到冰冷桌面,鲜血淋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