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超级狂医小说

超级狂医小说

柳雨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大舅舅继承家业,在外公几年前去世后,就成了南嬅集团新任董事长,掌管着南家的生意。有两个儿子,大表哥南时谦,也走了继承家业的路,从商,已经进入公司做事了。二表哥南尘苏则在去年就去了神武学院,因为他在两年前,激发了异能,是一名空间系异能者。

主角:杨洛柳雨薇   更新:2022-12-05 14: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洛柳雨薇的其他类型小说《超级狂医小说》,由网络作家“柳雨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舅舅继承家业,在外公几年前去世后,就成了南嬅集团新任董事长,掌管着南家的生意。有两个儿子,大表哥南时谦,也走了继承家业的路,从商,已经进入公司做事了。二表哥南尘苏则在去年就去了神武学院,因为他在两年前,激发了异能,是一名空间系异能者。

《超级狂医小说》精彩片段

晚上回家吃过晚饭,南雪骅对杨洛道。



“禾禾,再过两天你大舅他们就能赶回来了,你也可以见到他们了。”



杨洛听言,开心的笑道:“那太好了,我也很想见见他们。”



之前南雪骅跟杨洛说过母家的人员情况。



南雪骅在南家排行二,上面有一个兄长,下面有一个弟弟。



也就是杨洛的大舅舅和二舅舅。



大舅舅继承家业,在外公几年前去世后,就成了南嬅集团新任董事长,掌管着南家的生意。



有两个儿子,大表哥南时谦,也走了继承家业的路,从商,已经进入公司做事了。



二表哥南尘苏则在去年就去了神武学院,因为他在两年前,激发了异能,是一名空间系异能者。



二舅舅是外公的老来子,所以年纪比较小,今年才二十六,还未成家。



是闻名九州的影帝。



最近不凑巧,正好去长垣州拍戏去了,短时间内赶不回来。



这也是为什么,杨洛回来一个多星期,南家人并没有出现的原因。



南雪骅眉眼温柔的摸了摸杨洛的头:“禾禾这么可爱,你大舅舅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杨洛笑着点点头。



这个她相信。



倒不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讨喜。



而是因为根据原主那些年,以魂体陪在商家人身边时,看到的记忆。



记忆中,南家的人也很好,一样护犊子。



十二年里,寻找原主的事情上,大舅舅一家和二舅舅,也都在跟着出力,从来没有断过。



得知原主死后,南家人也陪着南雪骅度过了一段难过灰暗的时期。



尤其后来,商家的人被周宴尧一个个害死,南家人也没能幸免。



同样一个个都被周宴尧算计身死。



短短两年时间,商家和南家的人,全都死绝。



只剩下帝都还有南家的两脉还活着。



但也没活到最后。



小说里写过,南家老爷子的两个兄弟那一脉,后来查到了商家和南家的事情,准备找周宴尧报仇。



可最后,被护犊子的原世界女主,全给弄死了。



从此南家,是真的绝脉。



这时,杨洛的手机响了。



看到是齐绅越的微信来电,杨洛眸光敛涟出一丝微光,接通了。



“小姑奶奶您忙吗?我这有个兄弟快死了,需要您过来看看。”



说完,齐绅越似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给钱的。”



杨洛听言,唇角勾起一抹笑:“地址发给我,我现在过来。”



“好的好的。”



因为是微信电话,旁边的商家人全听到了。



商闫和南雪骅倒也没有干涉杨洛的决定,只是提出。



“禾禾,已经是晚上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让弟弟陪你去吧?”



商黎也做出一副保驾护航的样子,显然是要跟着一起去的。



杨洛笑着点头:“嗯,弟弟也一起去。”



商遇衍医院有手术要做,还没回来。



而商言煦则有应酬,也没回来。



于是就是商黎一个人陪着杨洛一起出了门。



齐绅越发来的地址,是医院。



商黎一看,诧异道:“这是二哥所在的医院。”



杨洛笑道:“那正好,正事办完,可以去看看二哥哥。”




人来到医院,按照齐绅越给的地址,找到了VIP病房,远远就听到病房里大吼大叫,混乱一片。



杨洛和商黎对视一眼,快步朝病房走去。



正好被出来接她们的齐绅越看到,他眸光一亮。



“小姑奶奶,你总算来了,快快快,里面请。”



齐绅越一边带着两人往里走,一边对杨洛道。



“我这兄弟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天天闹着要自杀,前几次都被家里的佣人看到,及时阻止了。”



“可这一次,直接割了手腕,要不是发现的早,早就死了。”



“刚才我们来看他,正好遇到他要跳楼自杀,还好被护士及时拉住。”



“我看他嘴里一直嘀咕着什么我来陪你,兄弟这就来陪你,不会让你孤单等等,觉得他似乎中了邪,这才想请小姑奶奶来看看。”



齐绅越满头大汗,显然也是刚经历了一场拉锯大战。



说话间,三人穿过外间,走到了最里面的病房。



就看到一群医生护士站在病床边,一个年纪大的男医生,正在询问一个背影特别好看欣长的男医生。



“君先生,您看这病人是不是脑神经出了什么问题?”



“我们给他做了身体检查,就连脑部神经等,也都做了全面详细的检查,依旧没有查出什么问题。”



“可他一直像是精神恍惚,自言自语,闹着自杀。”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没想到病人闹自杀,刚好吸引了这位闻名九州的神医君砚先生,给了他们近距离接触和交流的机会。



只见君砚身边的助理,从提着的手提箱里,掏出好几种消毒用具,开始给病人的手腕消毒。



仔仔细细,前后足足有五遍。



弄好了一切,君砚才伸手,修长如玉白皙的手指,搭在了病人的手腕上,似在诊脉。



周围的医生护士们眼底虽然闪烁着好奇,却都没有震惊,显然是知道君砚有洁癖的。



一个个全都放低了呼吸,安安静静的看着。



短短几秒后,君砚收回手,将那只特别好看修长的手,伸向了助理。



助理立即熟练的拿出一瓶很特殊的,装着蓝色液体的试管,尽数倒在了青年医生的手上,似是在消毒。



清洗后,青年医生从衣兜里掏出手帕,一边擦拭着手,一边道。



“身体没问题,他的家人应该给他找道士。”



医生们:???



这话什么意思啊?……



杨洛看得津津有味,这人通身禁欲清冷,只是背影,就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



还有严重的洁癖,说话也很犀利直接,一语道出关键。



看起来架子大,本事倒也不小,真是个妙人。



杨洛正打算看看这人的过去未来,就被旁边的齐绅越一把抓住了手臂。



“这里这里,不用找,这里就有位能救命的大神!”



然后下一秒,前面背对着她们的人,瞬间齐刷刷转身看了过来。



包括君砚。



杨洛看着他慢慢转过身来,一张清冷禁欲,俊美无双的脸,展露无疑。



眉眼如画,凤眸深邃冰凉,直直看过来,有种犀利冷漠的穿透感。



整个人犹如盛开在雪山之巅的兰花,幽静高冷,生人勿进。



杨洛眸光几不可见的顿了一下,随后似有潋滟的水波荡漾开来。



居然是他。


第41章 太欲了,头皮一麻



杨洛仔细端量这人,别说,还真是从头到脚,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若不是灵魂气息没变,就是她,也看不出来,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会是同一人。



君砚见对面的女孩,唇角带着笑,一双暖泉般的眸子,给人一种温暖的错觉。



但他却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肆无忌惮的打量,以及一抹让人看不懂的兴味和好奇。



他眸色加深,让那双深冷禁欲的凤眸,越发冰凉犀利起来。



“胡乱冒充有本事的大师,就是神棍,要坐牢的。”



犀利的语气,性感磁性的声音,简直让人苏到骨子里。



太欲了!



那种一本正经,穿着白马褂的欲,简直致命。



就是齐绅越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看着这人,滑动了一下喉咙。



这男医生,真是越看越该死的迷人!



受不了了!



齐绅越连忙收回视线,不敢再去看这个仿佛有着一股魔力的男人,拉着杨洛上前来。



“小姑奶奶,你快帮孙儿看看,我这兄弟到底是怎么了?”



病房里的一众人:???



孙子?



姑奶奶?



这家辈分到底是相差有多大?



才能让一个二十三岁的青年,叫一个十多岁的少女为姑奶奶?!



“咳咳……这个,齐小少爷,这位小姑娘是?”



旁边一名中年医生出声询问。



齐绅越道:“这是我姑奶奶,请来给我这兄弟看看。”



“既然他已经打了镇定剂,稳定下来了,你们就先出去吧,不要打扰我小姑奶奶做事。”



医生们:……



差点就以为这不是医院,而是私人住宅了。



医生提醒道:“齐小少,病人的情况很特殊,而且极不稳定,可不能胡乱折腾。”



“本少可没折腾,你们不懂,我小姑奶奶可厉害了,走走走,你们先出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医生们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这时杨洛开口道。



“齐绅越,没事,不影响,我已经看好了。”



看好了?



齐绅越一愣,连忙问:“那怎么样?是不是中邪了?”



杨洛缓缓一笑:“差不多,不过不是中邪,是被你们一个兄弟缠上了。”



“我们的兄弟缠上了?”这话他怎么有些听不懂?



杨洛提醒:“一个星期前的晚上,酒吧闹事,你不是有个兄弟被误杀了吗?”



齐绅越顿时瞳孔一缩,整个的跳了起来:“卧槽!”



众人被他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吓了一跳,心脏都跟着抖了抖。



“我说齐绅越,你要吓死人啊!”



“就是,一惊一乍的,差点魂都给你吓没了!”



旁边另外三个年轻人拍着胸脯抱怨。



齐绅越只觉遍体生寒,一边警惕的看向四周,一边吞着口水道。



“你们知道个屁!”



“没听到我小姑奶奶说吗?是瓜田!瓜田这臭小子回来找我们了!”



三个年轻人顿时后背一寒,连忙怕怕的说。



“靠!你别胡说八道!”



“就是!人鬼殊途,你别在这里吓人!”



“瓜田头七都过了,早就投胎去了,还来找我们干什么?要找也该找误杀他的凶手啊!”



“他一个人太寂寞了,所以才想找你们这些身前的好兄弟去陪陪他。”



一道甘冽婉约,甜中带着一丝苏的女音响起,顿时让在场除君砚外的所有人,头皮一麻,遍体生寒。


第42章 留着兄弟们,还能多给你烧点纸钱



所有人僵硬的转头,看向一脸带笑的杨洛。



这一次,完全不觉得有被小仙女治愈到。



反而被吓的不轻!



三个青年快哭了。



“小姐姐,您能不能不要吓唬我们?你就不害怕吗?”



杨洛笑语:“他要找的是你们喔,不是我,我有什么好怕的。”



三人:……



行吧,这话没毛病!



齐绅越连忙再次一把抓住杨洛的手,差点又给跪下了,欲哭无泪的说。



“小姑奶奶救命啊!求小姑奶奶把瓜田送去投胎吧,让他不要找我们了,天人永隔,阴阳有别啊兄弟!”



“你都已经到了阴曹地府了,就重新找玩伴吧,我们这些兄弟留在阳间,这不还能给你多少点纸钱嘛……”



商黎听得眼皮狂跳不止,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话是自家姐姐说出来的,他当然不能拆台,还得支持!



弟弟不拆塔,却有其它被吓到的人看不下去了。



“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这人应该是经历了亲眼看到自己好朋友死去,受到了刺激,并不是什么鬼啊神啊的。”



“是啊,几位,我们应该相信科学,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哪来的那些邪乎玩意儿。”



“几位还是离开吧,让病人好好休养休养,再被你们这么折腾,他这没事都要有事了。”



医生们七嘴八舌的劝说,语气都带着两分埋怨。



不过实在是杨洛长的太好看了,他们也不好意思对一个小姑娘抱怨,所以只能对着齐绅越四人说。



这时,一直没再说话的君砚,看着杨洛问。



“你要怎么做?”



这话一出,医生们全都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那高岭之花。



这还是传说中脾气不好,生人勿进的神刀圣手,君砚君先生吗?



居然会主动跟人搭话。



而且没记错的话,这是第二次了吧?



刚才似乎就已经跟这女孩搭话了……



一时间,其中两个女护士,只觉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果然,要吸引美男,就只有同为美人的美女才可以!



杨洛笑盈盈的看着君砚:“这位医生也感兴趣吗?”



“那你就留下来一起看看吧,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想看的话,得支付点观赏费。”



君砚深邃冰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那眸底的情绪,太过深沉,让人根本看不透。



但总给人一种特别危险的感觉。



商黎警惕的上前一步,挡在自己姐姐面前。



与君砚对视。



可惜,君砚只是冷淡的扫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他说了两个字:“可以。”



杨洛笑意加深,看向其它医生:“那就请几位医生们先出去吧。”



“你们放心,我们不会做什么的,只是留下来说说关于病人的事情,都是私密话,不太方便给大家听。”



众人:……



他们不方便听,不方便看,那君先生就方便?



小仙女,你确定是为了对方支付的观赏费,而不是为了对方那张脸,或者神刀圣手的名头?!



杨洛要是知道几人的心声,一定会说冤枉。



她连对方现在扮演的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好吧。



杨洛还没看对方的过去,所以确实不知道。




等医护人员们被齐绅越几人请出去后,齐绅越连忙把里里外外的门全都锁上,弄得神神秘秘的。



赶忙跑到杨洛面前,白着脸问。



“小姑奶奶,现在怎么办?还有瓜田,他、他不会也在这吧?”



杨洛看了眼远远躲在客厅的瓜田,点了点头。



“他在客厅里。”



“什么?!”齐绅越兄弟四人直接吓得跳了起来。



其它三个也脸色泛白的挤成一团,看着杨洛,又是怀疑,又是害怕。



“这、这位小仙女,你、你确定?”



杨洛一脸笑意的问:“你们要看吗?”



“不不不不……”三人顿时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杨洛见此,看向齐绅越,不需要问,齐绅越立马摇头。



“我也不要看了,之前送瓜田的时候,已经瞻仰过他的姿容了……”



杨洛看向了君砚,笑得一脸甜美:“这位医生是出观赏费的,你要不要看看呢?”



君砚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一下,差点就因为对方眼中那小孩般邪恶兴奋的光芒,给刺激的崩人设。



这小姑娘实在太邪恶,太调皮了。



难怪敢做出那么大胆不要命的事情来!



君砚眸色又暗沉了两分,道:“可以。”



杨洛听言,笑得越发灿烂了。



当即走到君砚面前,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



杨洛发现,现在这身体,似乎比之前见到的时候,矮了一公分。



之前大概一八三的身高,现在大概一八四。



只见杨洛抬手,两指合并,从君砚眼前,慢慢划过。



她的手指并没有触碰到君砚的眼睛,君砚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细白如葱的手指,嫩嫩粉粉的指腹。



倒是挺好看。



让人想把玩。



君砚垂放的手指,不自觉的揉搓了一下。



杨洛轻轻一划后,就收回了手,笑道:“你可以去客厅看看了。”



君砚闻言,收敛了神思,心下若有所思。



他并没有看到女孩手指上有任何不同,不过还是迈着修长的大长腿,走出了病房,去了外面的客厅。



其他人好奇的跟上,杨洛和商黎也走了出来。



大家东张西望,愣是什么都没看到。



然后就看到君砚定定的看着窗边的角落,一张禁欲的俊颜,似乎更冷了三分。



他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太丑。”



几人:!!!



真能看到?!



齐绅越连忙问:“君先生,你真能看到?你能跟我们说说你看到的是什么样吗?”



君砚沉默了一瞬,还是开口道:“全身刀伤,是被人砍死的,致命伤在脖子大动脉。”



事实上,此时的瓜田比这更丑,全身鲜血直流,伤口狰狞外翻,简直惨不忍睹,恶心至极!



齐绅越四人瞳孔骤然放大,瞬间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天!”



四人下意识挤在一起,抱成了一团。



其中一人颤抖道:“瓜、瓜田死的时候,就是……就是这样的……”



齐绅越连忙上前两步,躲在了杨洛纤细的身躯后面,仿佛这样才更有安全感。



“小姑奶奶,麻烦您赶紧跟瓜田说说,大家都是兄弟,我们一定每逢节日多烧点纸钱给他,让他该去哪去哪吧,别在人间徘徊了,这里已经不是他该逗留的地方了。”


第44章 他是比鬼还可怕的人



杨洛看向缩在角落,似在瑟瑟发抖的青年。



“你听见了吧。”



杨洛若有所思的打量瓜田,见他满眼惊悚又害怕的盯着君砚,似在畏惧什么。



瓜田瑟瑟发抖的说:“我、我只是死的太憋屈了,我想要兄弟们陪陪我,我一个人实在太孤单了……”



杨洛道:“人鬼殊途,你既已经死了,就该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既然是兄弟,又何必害了他们呢。”



瓜田低垂了头,不说话了。



杨洛转眸,看向君砚:“他似乎很怕你。”



这人现在应该是分身,不是本体,倒是上次见到的那个红衣美男,应该才是本体。



不过因为灵魂是同一个,灵魂散发出来的那种比恶鬼还要恐怖的阴煞血腥气,让魂体惧怕。



他呀,是个比鬼还可怕的人呢。



君砚眉梢几不可见的挑了一下,声音清冷磁性。



“怕我的人很多。”



杨洛想到他另外一个样子,还有那群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手下。



那个叫血杀的,一见面就要削她的手掌。



什么样的属下,就有什么样的主子。



怕他的人多,也正常。



不过……



杨洛眨了眨眼,笑得一脸甜美:“刚才忘记了,他不是人,是鬼喔。”



“连鬼也惧怕的人,看来这位医生,不是什么白衣天使呢。”



君砚目光深沉的看了杨洛片刻,忽而一笑:“确实,我从来都不是白衣天使,你也不是。”



杨洛眼底笑意泛滥。



好玩好玩。



实在太好玩了。



这人果然很有趣。



商黎听不懂这两人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但他听懂了,对方说自家姐姐不是小天使,这不能忍!



他立即走上前来,神色不善的看着君砚。



“这位医生好歹也是成年人了,说话应该要懂礼貌。”



“我姐姐可是最温暖可爱的小天使,你自己不是天使就算了,没必要拖我姐姐下水吧!”



君砚目光冰凉的看着商黎,那深邃的凤眸,里面是一片寒戾。



被这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看久了,就让商黎有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脊梁骨突然就窜起了一股寒意。



可还不等他细看,君砚就收回了目光,不咸不淡的说。



“我在和你姐姐说话,随便插嘴别人的谈话,也很不礼貌。”



“何况,我说的是事实。”



这小丫头看着跟个小天使似的,实则恶劣薄凉的很。



还很邪恶爱玩。



之前趁着他使用毒系异能反古后,记忆倒退,回到了小时候,占他便宜,喊他儿子。



分明就是故意拿他玩乐!



要不是看在那颗糖果,让他的异能和古武全都有了意想不到的突破的份上,他一定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后悔来到这世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