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她是我解不开的结

她是我解不开的结

陆星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眉头都不抬一下,递给我一碗甜豆浆,「他说你和我有点像,问你是我姐姐还是我妈。」我差点把刚喝下去的豆浆喷出来。「我和你哪里像了!」不对,这不是重点,「那话什么意思,我有那么老?」陆星宇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压低声音:「逗你的,其实他以为你是我女朋友。」我哑然失语。

主角:周茜陆星宇   更新:2023-01-06 15: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茜陆星宇的其他类型小说《她是我解不开的结》,由网络作家“陆星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眉头都不抬一下,递给我一碗甜豆浆,「他说你和我有点像,问你是我姐姐还是我妈。」我差点把刚喝下去的豆浆喷出来。「我和你哪里像了!」不对,这不是重点,「那话什么意思,我有那么老?」陆星宇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压低声音:「逗你的,其实他以为你是我女朋友。」我哑然失语。

《她是我解不开的结》精彩片段

空气突然安静得跟狗一样。

我淡定地说了句「马上下来」,然后淡定地挂了通话,走进卫生间淡定地看着蓬头垢面的自己。

切,姐根本没慌好吗?

飞快收拾了下,我化了个淡妆,又配上条淡黄的碎花长裙就立刻下楼。

陆星宇一身黑酷炫的穿着,靠坐在银灰色的机车上,和那天晚上简直天差地别。

「久等了。」

他看向我,寒星般的眸子微动了一下,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嗯,比刚才没睡醒的样子好多了,至少眼屎和口水印子洗掉了。」

我嘴角抽抽,这弟弟的关注点属实有些另类。

「走吧,我请你吃早饭。」见我瞪他,陆星宇的笑意加深,随后递来个头盔,示意我上车。

刚坐上去手不知道往哪放,只好搭在他肩上。

他侧过头,建议道:「我的速度很快,你最好抱着,不然我怕你会掉下去。」

说完拉下前风镜启动机车。

切,姐根本不怕好吗?

机车开出去的瞬间,一股向后的惯性猛地将我往后扯,我死死揪住陆星宇的衣服。

他在前面飚速,我在后面尖叫,直到停在一家早餐店门口。

我吓得脸色惨白,他则被我勒得像关二爷。

「……」

我俩瞅了对方一眼,都忍不住笑了。

早餐店的老板似乎和陆星宇很熟,看了看我偷偷和他咬耳朵,陆星宇居然微微红了脸,轻咳了声对老板说:「你再八卦,我就进某团某了么某点评给你刷差评!」

老板笑骂了他一句就去忙了。

我很好奇:「你们是在说我吗?」

他眉头都不抬一下,递给我一碗甜豆浆,「他说你和我有点像,问你是我姐姐还是我妈。」

我差点把刚喝下去的豆浆喷出来。

「我和你哪里像了!」不对,这不是重点,「那话什么意思,我有那么老?」

陆星宇顿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压低声音:「逗你的,其实他以为你是我女朋友。」

我哑然失语。

气氛有些尴尬了,我没吭声,夹起只小笼包塞进嘴里慢慢咀嚼。

这个时候还是老实装死吧。



不知不觉到了地方,我摘下头盔仰头一看,不免疑惑:「游戏城?我们来这里干嘛?」

「她们几个说要会会我的女朋友,」陆星宇停好机车,走到我身边,「放心,我会罩你的。」

我满头黑线。

怎么有种动物争地盘的感觉……

见到陆星宇的追求者之后,我的脸更黑了。

三个妹子各顶着「红绿灯」色的头发,年纪应该不到二十,穿着紧致小短裙,耳钉、鼻钉、唇钉一样不差,关键是紫红色的口红,差点令我窒息。

「你就是陆星宇的女朋友?」

其中红头发的女生盯着我问,我当时注意力全在她的骷髅头项链上就没反应过来。

一旁的陆星宇揽住我的肩,挑眉道:「明知故问。」

我立刻清醒过来,想动又不敢动,只好朝她们笑笑。

「giao,原来你喜欢老大姐,口味挺重啊!」绿头发的女生白了我一眼,不屑地哼哼。

老大姐?

我沉默三秒,一把推开陆星宇,双手交叠在胸前,目光锐利地扫过她们的脸,冷笑道:「小妹妹们这么葬爱,想必阅历比姐姐还要丰富吧?」

「大姐,你很拽啊!」

「废话不多说,你们以后再缠着陆星宇,休怪姐姐不客气。」

说完,我拽住陆星宇的胳膊扣在怀里。

红绿头发还想说什么,就被黄头发的妹子打断:「大姐,你既然这么硬气,不过我们来比赛车,你要是赢了,以后我们就从你和陆星宇的世界里消失,怎么样?」

赛车……不会是刚才陆星宇骑的玩意儿吧?

我看向陆星宇,他压低身子在我耳边说:「就是个游戏,你怕了?」

这小子,不是说会罩我吗!

被赶鸭子上架,我坐在仿真游戏汽车上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不过!

陆星宇教我操作方法,我认真听着,突然觉得手感越来越熟悉……

半小时后。

「红绿灯」全部被我杀退,就连陆星宇都惊呆了。

我霸气地撩了下碎发:「希望你们信守诺言,哦对了,姐姐今年才 25,你们最好去挂个眼科,别耽搁治疗了。」

三个妹子气呼呼地走了。

我长舒了口气,笑意爬上脸颊。

奔三的女人在气势上绝不能输!



「周茜!」

我一怔,还没反应过来,陆星宇就挨了一拳,嘴角渗出血丝。

胳膊被人狠狠一拽,我吃痛抬头,撞见杨彻怒气汹涌的眼神。「你什么时候搭上别人了,还是这种小毛孩!所以,之前你故意和我吵架,就是找到了下家吧?」

他的语气满是对背叛的怒斥。

可笑!

他有什么脸来我说?

我想甩开他的手,但他捏得死紧,那股力道恨不得要嵌进我的肉里,我咬着牙冷眼看他,「杨彻,你再不放手,我就报警处理了。」

「周茜,我只是要个解释。」

我气笑了:「我现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请问你凭什么跟我要解释?」

他眸子暗了几分刚想开口,一旁的陆星宇扣住他的手腕,语调冰冷:「聋了吗,你没听到她说放手?」

「我们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嗤——」陆星宇轻哼了声,眸中迸射出寒芒,指尖略微用力迫使他松开了我。「很不凑巧,我踏马就爱管她的闲事。」

我趁机退后:「以后别来恶心我,还有,和我朋友道歉!」

「……我不会放弃。」杨彻眼中情绪复杂,挣脱开陆星宇转身要走。

只是没走两步,就被抓住衣领揍了一拳。

不偏不倚,同一个位置。

陆星宇甩甩手:「可以了,滚吧。」



大概是看不下去了,他合上书放到一旁,黑潭般幽深的眸子带着笑意:「你喜欢这个调调的男人?」

我脸上有些羞臊,虽然是佩佩的作品,但我也拜读过,前段时间确实有一丢丢的着迷。

程度不大, 也就是夜深人静之际,在床上边姨妈笑边翻滚的状态。

「额——」我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佩佩她是个专攻姐弟恋的作者,这是她的书。」

陆星宇好半天才点头,说了个「哦」字。

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有点心虚的感觉,只能借口给他处理伤口将这事揭过去。

我跪坐在沙发上,他则仰着头任由我消毒涂药膏。

一开始没觉得奇怪,当对上那双专注的视线时我心头微怔了怔,他的呼吸喷在我的指尖,热热痒痒的,带着暧昧的气息。

我抿抿唇,飞快地给他贴了个 OK 绷。

「处理好了,这两天最好别碰水……」说到这儿,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刚才连累到你了,也谢谢你再次帮我解围。」

陆星宇「嗯」了一声,跷起二郎腿,单手撑着脑袋:「所以,你又欠我一次,是吗?」

我的笑脸僵住。

这家伙眼角微弯,紧盯着我,显然没有好事。

「下周六,我需要一个吃苦耐劳的采西瓜帮手。」

果然!

「女朋友」的身份刚卸下,「瓜农」的身份立马就安排上了。

不愧是他陆星宇。

我还是答应了,谁叫我欠人家的呢。

等他走后,佩佩狠狠拍了下我的后背:「不用我教,你俩进展也很快嘛,这就决定了下次约会的地点和活动。」

我:「呵呵——」

转眼到了下周六,陆星宇又是一大早来接我。

这次我学聪明了,将视频通话转接语音通话,他顿了片刻才说:「这么清醒,是怕被我截图你没睡醒的样子?」

我一下子从被窝里坐起来。

这种无厘头的事,他或许真做得出来。

「十分钟,我马上下来。」

刚下楼,陆星宇扔给我一个煎饼果子,我问他怎么不去那家早餐店?

他别过头闷闷地说:「吃腻了,换换口味。」

……这口吻,八成是那老板得罪他了。

我快速吃完,戴好头盔坐上他的机车。

今天他好像有心事,开得并不快,途中有几个大妈开电瓶车都超过了我们,更有甚者回头打量。

被看得发毛,我低头躲在陆星宇的背后。



陆星宇皱眉,摘了个成熟的西瓜夹在腰间:「老妈,你什么时候走?」

「你这孩子,三个月没见也不说想妈妈,我刚来半小时就喊我走,真是伤心哦。」陆妈妈掩面欲泣,还偷摸打开指缝看陆星宇的反应,结果他压根就不理她。

我蹲到角落,边敲西瓜边观察。

现在的处境比较尴尬,我很识相地躲远,希望他俩也能当我是空气。

想法还没落地,陆妈妈就把目标朝向我,热络地凑过来聊天。

从陆星宇救我那次聊到他幼儿园尿了几次床……

她兴致勃勃讲着,我战战兢兢听着,不时扫到陆星宇逐渐发黑的脸。

就在讲到他爸爸的那一刻,某人忍不住了。

「死人还提他干嘛!周茜,我们去隔壁的瓜棚。」

他拉起我朝大棚外走去,我回头看向陆妈妈,只见她缓缓站起来,本来满是笑意的脸上添了几分无奈与落寞。

这也许就是他们母子的禁区了。

不多时,大棚外面响起汽车启动的声音,应该是陆妈妈离开了,但陆星宇没有吭声只是埋头干活。

直到入夜,星月升空。

我支起腰,瞧着满满十几箩筐的西瓜,虽然累,但心底滋生出几分自豪感。

「走吧,我请你吃烤肉。」

陆星宇的心情貌似好了一点。

我摆摆手:「不用了,我想回去洗洗睡了,累!」

刚说完就感受到他杀猪般的视线,逼得我只好改口:「其实,我也好久没吃烤肉了。」

他挑挑眉,带我来到一处野营体验馆。

于是乎,旁边燃着篝火,我俩坐在帐篷前,翻着烤肉喝着啤酒相看无言。

酒足饭饱后,我的眼皮开始打架。

看他租了两个帐篷,今晚大概率是要露宿了。

好在我提前和佩佩发了信息,也省得她担心。

睡到半夜,我觉得口渴,爬出帐篷找水喝,却发现陆星宇躺在草坪上一动不动。

心头一惊,我立刻上前检查。

只不过,我刚伸手过去探他鼻息,就对上一双清亮的眸子。

「干嘛,以为我死了?」



半年后在一次应酬宴上,陆父连着喝了两斤的白酒,原本患了肝硬化的身体一下吃不消,就这样死了。

他的死没有让陆星宇伤心,反倒是一种解脱。

之后陆妈妈为了担起这个家,就把他托付给乡下的姥爷,她则一直在外打拼,鲜少回来陪伴他。

后来姥爷走了,母子俩也逐渐疏远……

我静静听完,随着他的视线望向夜空那颗最明亮的星,他说:「姥爷走之前告诉我,每次想他可以在天晴的日子看一看夜空,那颗最亮的星会代替他陪伴我。」

心头突然一阵悸动,我躺在他身边一起看星星:「姥爷或许是想告诉你珍惜身边的人,比如你的妈妈,我看得出来,她其实很爱你。」

他怔了片刻,后又笑着继续看着天空。

过了好一会儿,他问起我和杨彻的事,或许是出于好奇吧。

我闭了闭眼,听着篝火的滋滋声,语气淡然地讲述了那段过去。

等到讲完,我忽然发现我和杨彻其实经历的不算多,感情也没有那么浓厚。

喜欢比爱淡得多,我很庆幸对他的只是喜欢。

第二天我从帐篷里醒来。

打着哈欠出去一看,陆星宇已经摆好了早餐,他朝我笑笑:「吃完我送你回去。」

朝阳微暖,橘红色的光打在他的侧脸上照出荧荧的光,煞是好看。

我第一次被这样的他帅到,脸上稍稍发烫。

还好,他没看出来。

吃完早饭,我们刚准备回去时佩佩打来了电话:「糟了茜茜,杨彻那个不要脸的居然把你爸妈带来了,说你先移情别恋,正好昨晚你又没回来……现在几尊大佛就在我家客厅坐着呢。」

「佩佩,对不起,我妈性子急,一定说了难听的话吧?」

她迟疑了几秒,笑着说:「傻瓜,阿姨是关心你,我反而觉得她可爱。」

挂了电话后,我捏紧头盔不停地骂「混蛋」,越骂越急,直到怒极反笑。

杨彻,你还真是了不起啊!

「回去后我和你爸妈解释,至于那个姓杨的,该打。」陆星宇戴上头盔,示意我上去。

我默了默,想到了什么。「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

半个小时后,我们回到佩佩家。

刚进门,我妈就上来把我拉到身旁,她看了眼陆星宇,然后瞪着我说:「茜茜,妈妈是怎么教你的,对待感情要一心一意,你怎么能在领证前和别人乱来?」

「什么乱来?妈,你别听杨彻胡说!」

我家注重礼教,从小到大我都是乖乖女,也只交过一个男朋友,即使住在一起也仅止于牵手亲吻。

想不到我曾喜欢了几年的人,居然不惜在我爸妈面前将我踩进污泥里。

我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杨彻,他眼中闪过一丝心虚,起身解释:「阿姨,茜茜只是和我闹别扭,我相信她和那个男的没有半分关系。」

「……相信?你有什么脸说我!」



半年后,我和陆星宇身着伴娘伴郎服站在两侧。

奢华的「海洋之心」婚礼舞台中央,佩佩含情脉脉地望着她的新郎,两人在司仪的指导下深情拥吻,全场众人热烈鼓掌。

突然她停了下来,大喊着要手机,我连忙递过去,结果这丫头居然开始打开备忘录记起了写作灵感。

司仪蒙了,但新郎没有在意,他笑着捧住她的脸继续加深那股浓烈的爱意。

我擦去眼角的泪,嗐,这丫头终于有人治了。

扔手捧花的时候,我退到了一旁,陆星宇居然站在其中一副势在必得。

最后果然还是被他抢到了。

司仪让他上台说两句祝词, 他却看向了我的方向。

聚光灯跟随他的脚步,如同彗星的尾巴,朝我缓步而来。

娇嫩的花捧落到我眼前,灿星般的眸子含笑,他问:「周小姐,有没有兴趣做我的瓜棚老板娘?」

我那时没有答应。

兴许是因为我比他大几岁,考虑的东西多了些,我不希望在前一段感情创伤还没愈合前就匆匆答应另一个人的心意。

那不是喜欢,只是情感寄托。

不论是对他还是对我,都是不公平的。

时间晃晃又是五个月。

自从佩佩嫁人后,她的小套层全租给了我。

一个人无聊,于是我养了只黏人的小三花,每天下班后做做晚饭逗逗猫,生活也算过得恣意。

陆星宇被当众拒绝,并没有放弃,反而常常带我去「体验人生」。

有时在瓜棚劳作,有时去看他的机车竞赛,偶尔还会做义工照顾那些流浪的小动物。

我都在怀疑,他是故意使唤我的。

天气晴朗的时候,我们会去野营,他说在那儿看星星很自在。

我的生活没有多大变化,但有陆星宇的日子似乎在不经意中占据得越来越多。

其间他和我表白过几次,我很好奇他究竟喜欢我什么。

「喜欢需要理由吗?还是说,你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

见我迟疑,他无奈一笑:「没事,我会等到你也喜欢我的那天。」



陆星宇在外面等我。

我朝他一笑,问:「是你打的电话?」

他双手插兜,一脸无所谓:「本来想报警的,但是看她的状态,还是先送去治脑子吧。」

「谢了,其实你不打,我也准备叫了,她确实有病——」

他突然一把将我拥入怀中,下巴抵在我发顶,声调晦涩低哑:「周茜……今晚去我家吧。」

我脸一红,挣扎了几下没挣脱,过了半分钟他才把我放开。

「好了,他走了。」

我微愣,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杨彻离开的背影。

「幼稚吗?」

「不觉得,还挺有趣的。」陆星宇勾起唇角,拍拍他的机车后座,「我妈今晚亲自下厨,你要是不去,她大概率一晚上都要睡不着了。」

我抿抿唇:「看来你们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嗯,多亏了某人那晚的话。」

唔。

那个某人是我?

我故意装傻,陆星宇垂眸盯了我半晌,最后无奈笑着摇头:「走吧,我妈在等我们了。」

他戴上头盔朝我伸出手。

我犹豫几秒,还是将手覆了上去。

此时风吹流云,阳光正好。

她又拒绝了。

大概是第七次了吧。

即使有啰嗦的老妈在旁协助,还是没有成功。

送她回家的时候,我问理由是什么。

她想了半天,回了句:「我比你大三岁,有代沟。」

嗬。

就这!?

我一本正经:「女大三抱金砖,我们刚好合适。」

她扑哧笑了一下:「你是认真的吗?」

搞笑,我陆星宇像那么随便的人?

「当然。」

她点点头:「好,我们可以尝试做一个月的情侣,最后你还是不后悔的话,我们就在一起。」

「一定不会后悔!」

晚上她就给我发来一份表格,上面罗列了「优质男友」该做的所有事。

其中还包括了如何照顾卡丁车,额,那是她家猫的名字。

看来,她真的很喜欢玩那款游戏。

第二天,在老妈的期待下,我拎着行李箱住进周茜家。

和她……做起了室友。

她把隔壁次卧整理出来让我住。



我赶紧缩手,找了个小靠椅坐下,人也清醒了几分。

「是啊,担心你喝多了酒精中毒。」

陆星宇撑着坐起来,抬起手背敲敲额头。「我没有那么傻,才不会和那个人死得一样。」

那个人……

我顿了下,脱口问出:「是你爸爸?」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倒没有生气,继续躺下望着天空:「对,不过,他不配做父亲,更不配做丈夫。」

原来在陆星宇小的时候,陆父因为生意失利总是酗酒,有时还会动手打他们母子。

那时候的他才五六岁,就劝过妈妈离婚离开这个家。

可是哪个母亲会舍得抛下自己的孩子?

半年后在一次应酬宴上,陆父连着喝了两斤的白酒,原本患了肝硬化的身体一下吃不消,就这样死了。

他的死没有让陆星宇伤心,反倒是一种解脱。

之后陆妈妈为了担起这个家,就把他托付给乡下的姥爷,她则一直在外打拼,鲜少回来陪伴他。

后来姥爷走了,母子俩也逐渐疏远……

我静静听完,随着他的视线望向夜空那颗最明亮的星,他说:「姥爷走之前告诉我,每次想他可以在天晴的日子看一看夜空,那颗最亮的星会代替他陪伴我。」

心头突然一阵悸动,我躺在他身边一起看星星:「姥爷或许是想告诉你珍惜身边的人,比如你的妈妈,我看得出来,她其实很爱你。」

他怔了片刻,后又笑着继续看着天空。

过了好一会儿,他问起我和杨彻的事,或许是出于好奇吧。

我闭了闭眼,听着篝火的滋滋声,语气淡然地讲述了那段过去。

等到讲完,我忽然发现我和杨彻其实经历的不算多,感情也没有那么浓厚。

喜欢比爱淡得多,我很庆幸对他的只是喜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